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基督审判的经历见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5 传福音被抓捕后……

四川省 得胜

2001年上半年,“复临安息日总会”寄给我一份复印单,题目是《警惕“东方闪电”》,里面说“东方闪电”的人打人……我看了里面的内容后感到很惊奇,就跪在神面前祷告:“神啊!我没有听说过信神的人会打人,求你让我能见到这些人,我愿帮助他们认识你,使他们以后不打人……”几个月后,神成全了我的祷告,去外地传福音时我见到了“东方闪电”的人。通过与他们在一起接触、交通,我才知那份复印单上所说的纯属毁谤、捏造,更知道了主耶稣早已重返肉身作工在中华大陆,作了一步审判洁净人的工作,我非常激动地接受了。通过看全能神的话,我看到神真是察看人心肺腑的神,神的话能将我里面隐藏的事揭穿,把我对神的观念、看法都揭示得淋漓尽致,像利剑一样刺透了我的心,也看到神今天的行政、诫命、要求比原来的拔高了,也明白了如果没有神这步审判洁净的工作,人不能变化,更谈不上进天国。我定真了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准备回去后就把我所带领的弟兄姊妹都带到全能神面前,然而,撒但却不甘心失败,竭力打岔、搅扰神的工作。

正在这时,刘姊妹(我们一起听道的四个姊妹中的一个,当时我们三个都接受了,只有刘姊妹是假接受)跑去公安局告我,说我信了“邪教”,并且把我接受全能神的事报告给总会的覃某某,覃某某立即来封锁教会,用各种办法阻拦我给弟兄姊妹传福音,并采取最卑鄙的手段:在我丈夫、女儿面前无中生有捏造一些事实来毁坏我的名声,以此来拦阻我信全能神——我丈夫听信了他们的鬼话气得咬牙切齿,扬言非要打死我,否则他们父女就无脸见人……覃某某她们达到目的后仍不罢休,又怂恿我女儿与她们联合伺机将我送进公安局,还告知原派别的弟兄姊妹只要发现我回来就互通电话开始行动,我当时被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

2001年9月19日,我满心欢喜地来到原教会的一位姊妹家给她传福音,谁知,他们见了我害怕得就像见了麻风病人一样,在神话语的激励下,我坐下来耐心地与他们交通。没想到大约十分钟后,就听到警车的叫声往这儿传来,我自知事情不妙,走上阳台,看见警车已停在楼下,这时从车上跳下来四个人,我怎么也想不到其中一个竟然是我的女儿。女儿见到我后说:“妈,你为什么要做那些事,刘阿姨说……”此时,我才明白这是刘某某幕后怂恿我女儿这样做的,今天这一幕是她们早已设计好的。我心中非常愤怒:“咱们本是在一起事奉的好姊妹,你们怎么这么不讲情面,竟把我交给公安局。况且,信神是咱们教会内部的事,怎么能交给属魔鬼的中共政府来解决?”不由我多想,三个恶警就拽住我的胳膊把我推上了警车。坐在车上,我想起了马太福音24章9节说:“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和马太福音10章35节说:“因为我来是叫人与父亲生疏,女儿与母亲生疏,媳妇与婆婆生疏。”我默默地祈祷:“全能神啊!今天你来了,让我体会到了主耶稣在两千年前所预言的:在末世人要因你——全能神的名被灵胞们陷害、恨恶,被儿女出卖,这使我更定真你就是主耶稣的再来,更定真这道就是真道。神啊!万事万物都在你手中,今天这事临到有你的许可,我现在不求什么,只求能满足你的心,使我能按照你的旨意去做,即使你让我死,我也乐意顺服你,但我身量太小,求你加给我力量,使我有勇气面对这黑暗的敌势力,能在你的带领下为你站住见证。”

“嘎——”车停了,我被带到了治安拘留所办公的地方。一个女警搜我的身,结果什么也没搜到。她又开始审问我:“你出去这么长时间都去了哪些地方?住过哪些家?老实说,要不就会判你刑的,这里有很多举报你的材料,你打电话通知那么多人上哪儿去?干什么?”我想到主耶稣说:“我差你们去,如同羊进入狼群;所以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太10:16)就用智慧回答说:“我出去是想打工挣钱养活自己,我有严重的心脏病,丈夫嫌弃我,而且他还有外遇,所以,我也想离开他出去散散心。因有病一直没找到工作,我带的钱又不多,还得吃饭、吃药,晚上只好在车站木椅上过夜,根本没有钱打电话,钱花光了,我就回来了。”后来她又审问过几次,但不论警官怎样审问,在全能神的保守下,我始终这样回答。女警没有从我口里得到什么,气得叫人拿来手铐、脚镣给我铐上,叫我别动,不然越动越紧。然后,他们把我送到牢房门口,故意用力推我进去,我身不由已地跌倒撞在了厕所凸出的墙角尖上,当时便昏了过去。我醒过来时已不知是什么时候,借着从铁门外射进来的一点亮光我发现自己躺在厕所旁边,这屋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赤着脚用尽力气拖着那又长又粗的沉重的脚镣,挣扎着想爬到那边的床——水泥板上。由于没有喝水,没有吃东西,我饥渴得发慌,头上的伤也阵阵疼痛,加上锁链太重,我已经精疲力尽根本无法爬过去。这时,从门外传来了一阵讥笑声,我才知道还有两个给我“守卫”的犯人。我没理睬她们,用尽所有力量好不容易靠近了那块水泥板,但无力爬上去,只好跪在那里默默祈祷:“全能神啊!我是初生的婴孩,不会向你祷告,也没有什么向你献上,我只有一颗心献给你,坚信你就是主耶稣的再来,是国度君王,感谢你拯救我,把我带进国度时代。全能神啊!求你开启那些还没来到你面前的弟兄姊妹,使他们及早认识你,能早日来到你的面前,享受你国度的丰富。神啊!也求你坚固与我一同接受你新工作的两个姊妹的信心,使她们不受刘某某的搅扰。全能神啊!我愿向你起誓,如果我说出教会的事,说出任何一个弟兄姊妹的地址,愿你惩罚我,像惩罚犹大一样。神啊!也求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为你站住见证,荣耀你的名,使老撒但蒙羞,除此之外我别无所求。”祷告后,我觉得心里特别亮堂,想向神献祭(向神献舞)。于是,我努力站了起来,想着献祭的舞蹈动作,不顾那脚上的锁链,用力提脚,谁知刚一提脚,“哗啦”一声,锁链掉到地上了,脚一下子轻松了,我激动万分,竟忘了手上的手铐,用手去摸时,意外地发现手也自由了。我摸那手铐是锁着的,但手是怎样出来的我却不知道,此时我恍然大悟:这是神的大能。我在心里一个劲儿地感谢神:“全能神啊!我这不配蒙你拯救的人,你是那样的爱我,使我看到你奇妙的作为!”当时,我不知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只记得眼泪不住地往下流,可能是喜极而泣吧。那时我真的体会到了约伯所说的“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伯42:5)这句话。脚镣掉下的响声惊动了门外的监守人,她们便把女警叫来了。女警用手电照着我,看到脚镣、手铐真的全脱落了,她惊呆了!无奈地对两名监守人说:“好好看着!可不能大意,我也不知她信的是什么,那么坚固的锁链都给挣掉了,真不可思议!”

次日清早八点,铁门开了,她们把我从治安拘留所转移到刑事拘留所,我被关进押女囚犯的十九仓。我深知来到这里的人都是要判刑的,这里有八个人,其中有三个是信主耶稣的。来到这里以后,她们又多次提审我,警察见还审不出什么结果,就又利用我女儿来劝说我:“妈,你说了吧!刘阿姨什么都知道,凡刘阿姨去过的地方现在都已被抄家了,你也别隐瞒了,只要你把知道的都说了,警察就会放你出去的。”当时,全能神的话开启引导我,我意识到这是撒但的又一诡计,因此,我对女儿的劝说置之不理。警官见这一计也不奏效,气得大发雷霆,把我硬拉过去又送进牢房。我坐在床上靠着墙陷入了沉思:“全能神啊!昨日,我和刘某某还在共同扶持教会,今日就仅仅因着我接受了你的新工作,与她们所持守的旧工作不一样了,她们便与我彻底决裂,还把我当成势不两立的仇敌对待,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她们竟然与属魔鬼的官府联合起来整治信神的人。全能神啊!我真的没想到她们能做出这样的事,平时口里还常喊着要遵守主的教导爱仇敌,这哪有一点爱呀!再看看传你新工作的那些弟兄姊妹,他们却那么有爱心,遇事知道依靠你、寻求你,用真理解决问题,人性活出非常敬虔,由此,我更定真你就是我们所等待的那一位。神啊!为了给我传福音,这下不知有多少人要因刘某某的出卖而遭难了,我今生今世无法弥补对你的亏欠,若以后能出监,我愿全力与你配合,把更多被撒但蒙蔽的弟兄姊妹带到你面前,若不能出去,我愿坐穿牢底,把生命献给你……”这时,我觉得里面似乎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支撑着我,我便把神来又作了新工作及我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讲给三位信主耶稣的狱友听,她们都激动地接受了神的这步工作。从此,女囚犯十九仓里天天传出合唱的歌声:“耶稣的再来对于能接受真理的人是一个极大的拯救,对于不能接受真理的人就是被定罪的记号。你们当选择自己的路,不要做亵渎圣灵弃绝真理的事,不要做无知狂妄的人,不要做无知狂妄的人,当做顺服圣灵引导、渴慕真理的人,这样对你们才有益处。”(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你们应做接受真理的人》)这首歌是我在听道期间学会并背下来的国度时代的新歌,真唱出了我的心声。当时,我让她们出监后想办法找到全能神教会,因为我以为警察会判我的刑,一时半会儿我是出不去了。可是,神没有按我的想象让我长时间在监狱中呆下去,而是以他的大能兴起我弟弟奇妙地把我救了出来。

2001年10月18日中午,本来每天都要午休的弟弟心里很烦躁,一心想上街,好像有什么事要亲自去办,但又不知办什么。他来到大街上正好遇到我女儿,看见她手里拿着一包东西,我弟弟无意中问她拿的是什么,她说:“我妈妈教会的会计账本,刘阿姨叫我全部找出来给她送过去。”我弟弟一下子把账本抢了过来,大骂她说:“你还没把你妈害死!我告诉你,你把这东西一交在她们手上,你妈就没救了,你真是糊涂透顶!”弟弟拿着账本回家仔细翻阅,发现收款凭证上有刘某某收款的签名,还有覃某某拿教会多少现金的签名。他便跑到刘某某的家,告诉刘说:“这下该我告你了,你们是诈骗团伙,证据都在我手上!”刘知道这“证据”指的是什么,吓得急忙打电话给总会覃某某,覃指示刘立即撤回举报材料,并让刘想尽办法保我出来。刘某某当天下午就去公安局办理好了一切手续,之后便急忙赶到我弟弟家让他去接我,并向他赔礼道歉。当即,我弟弟带上现金到了公安局,交了一千元保证金,下午我就被获释了。出狱后,在全能神爱的带领下,我又投入到传福音的行列中,走上了见证神的道路。

通过这次入狱、坐牢、出监的经历,我看见了失去圣灵作工被撒但利用的人所暴露的丑恶嘴脸,也看见了神的奇妙和全能,更定准全能神是真神。以后不论临到什么样的环境,我都愿坚持传福音见证神,让那些寻求真理渴慕神显现的人早日回到神的家中,以此来还报神爱、安慰神心!

上一篇:面对丈夫的背叛 她如何放下仇恨

下一篇:福音路上显“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