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心灵港湾 神不忍心让我堕落阴间

神不忍心让我堕落阴间

——一个公安局治安处长被神话征服的过程

四川省 张军

全能神说:“回顾挪亚造方舟的时代,人类败坏至深,离开了神的祝福,没有了神的看顾,失去了神的应许,活在了没有神光的黑暗之中,进而人类都淫乱成性,堕落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这样的人类不能再得到神的应许,不配见到神的面目,不配听见神的声音,因为他们丢弃了神,他们抛弃了神所赐给他们的一切,忘记了神对他们的教诲之言。他们的心离神越来越远,随之而来的是他们堕落得失去理智,失去了人性,他们越来越恶,进而走向死亡,落在了神的烈怒之中,落在了神的惩罚之中。只有挪亚敬拜神远离恶,所以他听到了神的声音,听到了神对他的嘱托。他按照神话的嘱托造了方舟,收留了各样活物,这样,一切都预备好之后神便开始了毁灭世界的工作。那次的毁灭世界只有挪亚一家八口幸免于难而生存了下来,因为挪亚敬拜耶和华而远离恶。”(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这段神话使我陷入深深的沉思当中……

我的父母都是基督徒,我自小也受洗归向了耶稣,那时我的心灵里是向往光明、美善的。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我的父亲被送到深山老林去“劳改”,从那以后便没了音讯,我的母亲作为四类分子加上信耶稣被判为反革命!没有一个学校愿意收留我这个“反革命”的后代,一直到我20岁时我才找到一份工作。经历了长期的被打压和压抑,我决心奋发图强,后来,通过努力我由一名普通干警坐上了市公安局治安处处长的位子。

当时我也曾为自己官位的提升而暗自庆幸,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看似“好事”的背后却是更多的令人触目惊心的黑暗向我袭来,我被一双无形的黑手拖向了罪恶的深渊。说实话,进入这个行业后我觉得自己跟土匪强盗没什么区别了,平时我们的工作不是为了抓捕坏人,维护社会稳定,而是为了搞钱。我们甚至暗地里指使妓女去勾引人,随后再去抓人,目的就是为了罚款捞钱,抓到人后,我们经常以欺、哄、骗等手段敲诈犯人的钱财,这些例子数不胜数,也是司空见惯的事了。夜总会、歌舞厅等色情场所每个月都要暗中送给我们几千元不等的“保护费”,如果不给,就没有他们的好日子过了,我们随时都可以去“踩扁”他。这些色情场所的妓女都怕我们几分,她们不仅主动投怀送抱,还白拿钱给我们花。我们局里有一个未婚的警察,打着“谈朋友”的幌子,骗财、骗色玩弄女性上百人之多。可以说,我身边的干警都和妓女有染,后来,我也深陷其中欲罢不能。

作为警察,我们搞钱的地方很多,随便耍点手段都会搞到钱。比如一些建筑单位要盖房子,我们就暗中让黑社会的人出面去把路堵了,修建单位自然就会来找警察,此时我们就假惺惺地出面“解决”,将那些“捣乱的”摆平,那些不知内情的企业、单位便对警察感恩戴德,因此每个月都心甘情愿地给我们奉上好处费,但这些钱仅仅是“零头”。我们对这些企业找茬儿的真正目的是想一分钱不出在企业里参干股,我们通常是先把这些企业负责人的底摸清,如果对方不同意,我们便采用招数:好色的,派妓女去勾引,然后去抓现场,以此相要挟;喜欢赌的,就抓住他罚款;啥都不买账的,就让黑社会把他们赶走,清出我们的地界。老百姓常说“警匪一家”,警察与黑社会是鱼与水的关系,这些话都是准确的。一开始干这些坏事时,我心里总是惴惴不安,觉得自己搞的都是昧良心的钱,是不义之财,但每一次同事拉我去做,我都无力拒绝,时间久了这仅有的一点良心的感觉也没有了,我陷在了这个黑洞里无法自拔,只要能搞到钱就行。

我现在回想起搞拆迁的事更觉得痛心疾首,那全是坑蒙拐骗,全是作恶。国土局、拆迁办联手欺负老百姓,目的就是为了整钱。比如,这一片区有多少房子,修建单位预估一个价后,便与政府勾结,如果能得到一百万的拆迁款,那政府便会与公安配合,努力将拆迁费用降至最低,这样他们赚的差额就越多。一般遇到这种事情政府为了维护它的形象是不会露面的,会让我们公安出面,对于那些对拆迁款有异议的老百姓,有的就把他们抓到监狱里强行拘留;有的把他们的房子强行拆除,一分钱不给;有的就给他定为违章建筑,让他一分钱拿不到;有的就直接用挖掘机强行推倒,把房子挖烂;有的给一点钱;有的光承诺不给钱……为了搞老百姓的钱我们玩尽了“欺、哄、骗”的手段。我记得一个在其他县任职的公安局的朋友在酒桌上向我炫耀说,他们那边拆迁时有一家人自己有三层楼,拆迁时只给他们赔两层,硬说另一层是违章建筑。强拆时,房主不干,大闹。警察就叫来黑社会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拿刀片把房主双脚的脚筋割断了,场面极其残忍。当时有很多围观的群众拿手机拍照,最后这些人的手机全部被公安缴了,其中有人为房主鸣不平,就被“请”去“谈一下”,只要一到警局,那些人就被关起来了。还有一个地方拆迁时,房主不服,建筑老板与警察商量后,直接叫推土机当场把那房主轧死了,看到碾压现场的很多农民愤怒了,把开推土机的司机抓下来打,警察就把现场的二三十个农民带到公安局,进去后又打又关,对顽固的就给其注射针药(一种刺激神经的药),被打针药的人就如同患脑震荡留下后遗症一样,变得呆傻、恐惧,啥都不敢讲了。面对我们这样的国家执法机关,老百姓告到哪里都告不赢,老百姓与政府、公安对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实际上,很多征地拆迁的手续根本不合法,都是强占土地、强行拆迁,很多地方都是拿过去的政策欺哄百姓,目的就是多在老百姓身上榨油水。有的土地甚至是少批多占,比如上面批了一百亩地建桥,地方政府用不合法手续多占了两百亩,这两百亩就由政府、警察、黑社会瓜分了,各自卖给开发商,从中谋取暴利。据我所知,有一个派出所的所长仅在一块地上就挣了上千万!

做尽这些泯灭人性的坏事之后(虽然有些事我没有亲自去做,只是参与),我觉得我整个人都变得恶毒、冷酷、无情了,我的内心也越来越黑暗,不再向往光明与美善的事物。我的家庭也越来越糟糕,我妻子天天打麻将,一天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地输或赢,天天都是深夜才回家,孩子没人照管,家务事没人料理,我的家庭生活乱七八糟。我们夫妻之间如同仇敌,经常吵架,打得昏天暗地,离婚都闹了若干次,后来就“各管各”,她打牌,我就放荡,我花钱如流水,夜夜笙歌,身边不乏女人,我和妻子形同路人,这哪叫家呀?那时我觉得自己虽然每天都能搞到很多钱,却觉得活得很痛苦,就像一个行尸走肉一样,没有思想,没有灵魂,任凭撒但败坏自己的肉体,活在了被诅咒的生活之中。

但是有一点我一直没有忘记,我是信耶稣的,我知道神是不能触犯的。大约十多年前,国家就发布重要文件,主要抓那些信神的,抓到后按“扰乱治安”定罪并拘留15天。抓进去后,主要是罚款、搞钱,必须要抓到有钱的才拘留,如果是没钱的就不抓,不然他的生活费都没人出!但是每到抓信神的人时,我就躲着不露面,因为我知道这是得罪神的事,一旦得罪了神那是要遭报应的,我也看到我的许多同行都是在抓捕、毒打信神的人之后遭到了上天的惩罚,有的死得很惨!

可是面对这样的黑暗势力,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没法扭转乾坤的,我无力反抗,只能随波逐流。为了减轻心灵里的痛苦,我便常去教堂聚会,但我却发现教堂里的牧师已不再是虔诚的信徒了,都变成了贪官污吏:三自爱国委员会的主任把教堂的住房全部卖了,贪污了大部分钱财;政府宗教局局长李×勾结这一届三自爱国委员会的主任汪××把信徒捐献的钱拿去买车赚钱,后被人揭发开除;下一届委员会主任郝××借教堂买椅子沙发之机贪污,被揭露后开除;张牧师把教会的门面房做抵押贷了巨款,给自己买了车,给宗教局也买了一辆,还与一修女发生了关系,最后他被判刑三年,宗教局却为他脱罪,欺骗教会信徒说:“张牧师去美国学习了三年!”我看到宗教界也是一样的肮脏,这些假牧师一个个都遭到了神的惩罚!但这一桩桩黑暗的内幕让我觉得厌烦,那时我才突然发现这个国家的各个阶层都是一样的黑暗。我觉得很沮丧、很失望,我找不到一丝的光明,便离开了教堂。

2001年,我老家的朋友来给我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当时我十分狂妄,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那时,我因工作需要常调换地方,但每到一个地方都有人给我传神的末世作工,但都被我回绝了(现在才知道那都是神的主宰安排),我一点都不相信神来了。一直到2005年,我母亲的许多教友都接受了,那时我才有点知觉:“是不是神真的来了?”不久,我妻子也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妻子再次向我传福音时,我才决定看看神话书,但我看不懂,可心里就想一探究竟。在去聚会的几个月中,我很痛苦,因为心里总对神疑惑,所以聚会老打瞌睡,加上上班又累,我决定找理由逃跑,继续去搞钱。

当我打算去重庆上班时,有个弟兄劝我:“你千万不要离开神呀,你也不要去发那些不义之财,否则搞再多钱都会被挪去!”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话,到了重庆没几天我就搞了三万。一个同事告诉我有个人偷了一辆车要卖,只卖两万八,我们打算去抓,如果车很新就买来赚钱。我们一见车九成新,价值三十多万,我就决定买了,我从刚搞的钱里拿出两万八打到那偷车人指定的银行卡上。等我打完款,卖车的人却不认了,硬说是我抢他的车,还报了“110”,随后我们一起到了派出所。卖车的人被打得死去活来,他就是不承认,说要找他的上司。他打电话后,来了八个光头彪形大汉,带了车的一切手续证明此车是出租车,我们无可奈何只好放人。事后我才感觉到我赚的不义之财是被神挪去了,我心里有点震惊,这真的是真神呀!从此以后我休班时都要去聚会,但我没有多少进入,还是愿意飘荡在这个充满罪恶的世界上,心里也没有神的地位,但神从没放弃对我的拯救。

秋天,我和一个同事去外地追案件款。信全能神后我虽然不追求,但一直洁身自好,因我知道犯淫乱是神最厌憎的,同事却诱惑我去按摩,我经不住引诱去了。当时按摩完才下午两点多,我们决定去旅馆,我同事就叫了两个学生妹,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我妻子打电话说:“你现在已经按摩了,你还打算去旅馆,你做了错事,神会惩罚你!”我一听就被吓住了,她怎么知道的?一连串的疑问让我心神不宁!我告诉同事我信了神了,神都看得到的,我不去了。他不相信,把电话抢过去,听到的是我妻子对他的警告。他连连说:“你信的是真神,你们信的那个神太厉害了,我们用的那种监控器,只要脱了衣服,身上没有附着物就不管用了,现在你我都脱掉衣服了,看来你们那个神的仪器比我们的先进多了。”后来我想打个电话,才发现接妻子来电之前,显示我的电话给她拨通过,通话时间长达三个小时。也就是说,我们从按摩到进旅馆期间三个多小时的事情,我妻子全知道。但我弄不明白的就是,我的手机不用时都是自动锁机的,“难道是神把电话拨通的?”我心里有些不安,与同事一合计,准备把两个学生妹退掉,结果两个学生妹死缠硬磨,就在这时,我的右胸口突然莫名其妙痛起来,我同事的额头上方也痛得不得了,我们感觉好像有什么不祥之兆,但我们却没能经受住引诱。两个学生妹走后,同事又说:“出差还有几天的时间,咱们再找两个小妹陪着去,我不相信会出什么事。”我也就稀里糊涂随从了,他很快又找了两个小妹,下午六点左右,我们四人就出发了。在路上,他开车我就睡觉,我两次都梦到车里没有方向盘、没有刹车,结果同事开出两三步就差点撞车,又开了一段时间差点坠崖,我心里提心吊胆的,后来我就换下他,我来开车。在经过贵州山区一处急转弯时(前面是悬崖),我就感觉和梦里的情景是一模一样的,没有方向盘,没有刹车,突然一束光照到我,我看见前面是悬崖,就使劲一扳方向盘,车撞到了山石上,由于撞击过猛,我当场昏死过去。当我慢慢醒来时,看到交警正在锯方向盘,原来方向盘已死死地抵住了我的右胸,他们无法将我拖出来。醒过来后,我感到右胸痛得钻心,呼吸之间疼得心都要碎掉了。我一抬头,看见我的同事被甩在车前几米处的大石头上,身体正对着我,额头上横着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他满脸是血,将他的面部染得瘆人,好像死了。我转头又看到后座上的两个小妹,她们一动不动,躺在血泊中,我想她们也死了,不然怎么只在救我一个呢?当他们把我抬上担架时,我又昏死了过去。当我再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中午,妻子坐在旁边,我就问其他三个人的情况,她说都没死。这时我感动得哭了,我哭着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啊,都是你在拯救我,要不是你,我早死了!这是你对我的惩罚,更是你的爱,从今以后我再不去做这些事了!我知道我错了!”后来我看到神话说:“因你们不会生活,也不知怎么活着,你们活在这淫乱罪恶之地,属于淫乱污秽之鬼,他不忍心让你们再堕落下去,也不忍心看着你们这样活在污秽之地,让撒但任意践踏,不忍心让你们坠落阴间,只愿意把这班人得着,把你们彻底拯救回来,这是征服工作作在你们身上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拯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四)》)神的话使我明白了神的心意,在这看似“坏事”的背后却隐藏着神对我的拯救,我真实地体会到了神的爱,这事过后我对神定真了!

后来,我逐渐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了一些认识:以前我也挣了不少钱,但都是些不义之财,真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干了坏事后我的精神始终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不是家庭不顺,就是临到各种灾祸,可以说是惶惶不可终日,我看到我身边的同事也是这样的,总是祸不单行。我看到神话说“恶人必被惩罚”,这才醒悟过来,神的性情是不容人触犯的,人做了坏事必然要遭报应的!从那以后我决定丧良心的事再不去干了,只挣点工资,够用就行了。虽然钱少了,但我心里平安、踏实。可我又产生了顾虑:以后不搞钱就要过穷日子了!但在经历中我发现,一切都在神的主宰之中,只要人真心顺服神,神就大大祝福人。我不干坏事后,经济上就紧张起来,一次,小孩正好需要交12000元的学费,我想找人借钱但实在开不了口,一时间把我愁坏了。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小区里一个住户就来我家敲门,我不认识她,她主动介绍说她老公认识我,她一直想卖房子却没人买,头天晚上她做了个梦,梦中有人告诉她我能帮她卖掉房子,而且只有我才能卖得掉,所以她无论如何一定要我帮这个忙。我推不掉,就顺便在楼下找了个中介把她的信息放过去,奇妙的是当时就有人来看房子,两天时间房子就卖了,中介给了我一万,邻居给了两千,正好解决了孩子的学费。这件事让我看到了神的作为,的确是神帮我解决了燃眉之急。还有一次,也是有人来找我卖房子,房子的价格卖得不错,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就挣了几万。那时我才稍有醒悟,原来我只要按神的要求行,神就会给我开辟出路,一切都在神手的摆布安排之中,我再不用去提心吊胆地赚取那些不义之财了。我还看到神带给我们这个家庭很多的祝福:信神后妻子十多年的麻将瘾竟奇迹般地断根了,她身上原来有严重的胃病、风湿病不知不觉也好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大变,容光焕发;我不再作恶了,精神上特别得释放,夫妻之间和和美美,我才体尝到那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

经历了神的爱与拯救,享受到心灵里的平安、踏实,内心深处越来越向往光明,我好像又找回了儿时对神的信靠与依赖,我再也不愿做坏事了,反复考虑后,我决定辞职,永远地离开这个行业,但就在我立定心志的时候,领导却说要提拔我,还向我许诺给我提高工资并配辆奥迪车。这些条件令我心动不已,我一晚上都没睡着觉,我向神祷告:“神啊,这个工作我到底辞不辞啊,我喜欢奥迪车,我这一辈子都想要奥迪车!”这时妻子突然打来电话:“你怎么还没回来呢?”我向其说明原委,她说:“你还舍不得辞职,那你就要死到奥迪车上了!”我心里明白妻子的突然来电是出于神的摆布,于是,我下定决心辞职了。没想到,一个月后,震惊世界的“5·12”汶川大地震发生了,震后第二天,我以前一个手下的妻子给我打电话:“你快点来汶川,我丈夫死了!”(他出去开会,正好开车路过汶川。)我赶过去后看见同事坐的奥迪车被巨大的山石压扁了,车里的人也被压扁了,唯独他妻子中途下车上厕所逃过了这一劫。他妻子问我:“你为什么要辞职?我丈夫一直想抢你的位置,你对他那么好,他却总是想把你踩在脚下!”我告诉她:“我辞职是因为我信了全能神!”并给她讲了我信神以来的种种经历,她也接受了全能神!我回头看着奥迪车中昔日的同事惨死的样子,我当场失声痛哭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啊,是你又一次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中救出来,若不是你拯救我,今天死在这辆奥迪车中的人就是我呀!”

这时我想起神的话:“回顾挪亚造方舟的时代,人类败坏至深,离开了神的祝福,没有了神的看顾,失去了神的应许,活在了没有神光的黑暗之中,进而人类都淫乱成性,堕落到了不堪入目的地步。这样的人类不能再得到神的应许,不配见到神的面目,不配听见神的声音,因为他们丢弃了神,他们抛弃了神所赐给他们的一切,忘记了神对他们的教诲之言。他们的心离神越来越远,随之而来的是他们堕落得失去理智,失去了人性,他们越来越恶,进而走向死亡,落在了神的烈怒之中,落在了神的惩罚之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神的话令我心深受感动:神是在告诉我们,他要赏善罚恶,但又在呼唤人回到他面前享受他的保守看顾!回想自己从信神到堕落,榨取钱财、淫乱败坏,都是因着心中不再敬拜神导致的,若不是神来拯救我,我的结局就跟挪亚时代背叛神的人是一样的,再看看那些堕落的宗教牧师、惨死的同事都落在了神的烈怒与惩罚之中!但是当我向神回转之后,我心中有了神的地位,当我努力按照神的话去行时,神不但拯救我脱离罪恶,在生活上祝福我,还挽救了我的生命!我这才知道神说“只有挪亚敬拜神远离恶,所以他听到了神的声音,听到了神对他的嘱托。他按照神话的嘱托造了方舟,收留了各样活物,这样,一切都预备好之后神便开始了毁灭世界的工作。那次的毁灭世界只有挪亚一家八口幸免于难而生存了下来,因为挪亚敬拜耶和华而远离恶”这话的含义。神是要告诉我,挪亚是因着凡事按神的话行,敬拜神、远离恶才蒙神祝福剩存下来的!今天的我们也要按神的话去行,不管人以前是什么样,有多么败坏,神一律不记念,只要接受真理后能按神的话去行,就能得到神的救恩!相信所有的同胞们通过神作在我身上的工作,就能体会到神真的是最大限度拯救人,他不愿让一个无辜的灵魂坠落阴间!

广大的公安干警,我的兄弟们,以上这些话都是我的肺腑之言,我知道有很多时候你们也有很多的难言之苦,也有很多的不情愿,但你们千万不要再受迷惑与全能神对抗了,因为亵渎、抵挡神的罪今生来世都不得赦免!在这件事上要给自己留有余地,否则就把自己逼上绝路了,因为人一旦做出触犯神的事那是永远都挽回不了的,就像河南的公安局长任长霞,她就是在疯狂逼迫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后遭到横祸的,她死时相当悲惨。人怎么能与上天斗呢!另外,我的亲身经历也能告诉你们,神真的不记念人的过犯,只要你能归回到神的面前,你也会享受到幸福和平安的!但是现在恩门快要关上了,神的工作是不会等待哪一个人的,你们快来听听全能神的发声,抓住这仅有的一次机会吧,相信你们一定会得到神的救恩的!回家吧,兄弟们!回来吧……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末世基督的见证人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