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关于神话《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的人是真心爱神的人》的讲道交通

● 顺服神的实际作工才是顺服“神的‘实际’”

我先交通神话的题目“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的人是真心爱神的人”,当你读完这句话的时候,你就得这样揣摩:“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这里“神的‘实际’”指什么说的呢?如果说对神能绝对顺服按字面就好理解,但这句话带着一个“神的‘实际’”,人就蒙了。揣摩过以后,知道“神的‘实际’”主要是指神的实际作工说的。神在作工当中实实际际地审判你、刑罚你,你有没有顺服?神在作工中实实际际地修理你、对付你,你有没有顺服?神在作工中实实际际地要求你这样实行、要求你那样实行,你有没有顺服?另外,实际的神他亲自说话对付你,跟你面对面交通要求你,你有没有顺服?你在神的话上有一些顺服,你对神本身——道成的肉身有没有顺服?有些神话对你揭示、审判,那是代表神的公义性情、代表神的爱,你顺服了吗?在神话里神修理你、对付你、揭示你、要求你,你应该实际地顺服,道成肉身神的本身跟你接触、跟你说话、对你提出要求,你还得顺服,这是对神的“实际”有顺服。有些人会说“神的话我都顺服了,那我对神也是顺服的”,这话准确吗?有的人虽然在神的话上有一些顺服、实行、进入,但是跟实际的神——基督合不来,这就是对神的“实际”没有顺服。神借着弟兄姊妹或借着带领、工人修理你、对付你,你不接受,这是什么问题呀?证明你还是不能顺服神。有些时候是出于圣灵安排的环境,借着人、事、物来修理你、对付你、管教你,你不顺服,这是对神的“实际”顺服吗?凡是合乎真理的、合乎神话的你都得顺服,不管是谁说的,是神话说的,还是神亲自跟你交通说的,还是借着哪一个人跟你说的,只要是合乎神话,是在神话的原则里说的话、做的事,你都得顺服,这样的人才是绝对顺服神的人。有的人在神话上有一点开启光照,有一点实行,他就以为他是绝对顺服神的人,这话不成立。你在神话上相信是神说的,但是如果有一个人根据神的话来对付你、修理你,你不能顺服,这是什么问题?这样的人是顺服神的人吗?有些人对圣灵使用的人作的工作安排、讲道交通都不能顺服,这样的人是绝对顺服神的人吗?有些人跟同工、弟兄姊妹配搭,别人说得怎么对他也不听,还是硬着性子行事,这样的人是顺服神的人吗?“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包括什么?这都是面对面实际经历当中的事,这不是空谈字句,这不是像在宗教里搞纸上谈兵,这得有实际的顺服。神的话审判你、刑罚你你能顺服,神的话修理你、对付你你能顺服,基督亲自跟你说话你能不能顺服?你跟基督这个人到底能不能合得来呀?你没看见过基督,如果有一天你看见基督了,你对他还能不能有什么观念哪?能不能顺服啊?他怎么说、怎么作,你到底能不能顺服?这些事都是代表对神的“实际”能不能顺服的问题。有人说:“神话上说的我绝对顺服,这是神的话我得听;如果圣灵使用的人他要对付我、修理我,那我就不听,因为他是人。”这话对不对呀?你说“因为他是人,我就不听”,这一句话就把你的悖逆性情、狂妄自大的本性、谁也不服的天性都暴露出来了,所以说,你说这话就错了。这个事该怎么对待呀?应该这么对待:如果是人说的,他说的话合乎真理、是出于圣灵的安排、完全合乎神话你还得顺服,因为凡是顺服出于神的、合乎神话的都是顺服神,这是顺服的原则。你要是实行顺服神没有原则光有规条,那证明你没有真实的顺服,你是在守规条。神的实际来了你不顺服,神的实际作工临到了你不顺服,你说你光顺服神,这话就是欺骗神的,这话就是假冒为善。现在我们经历神作工得讲实际,别凭以往的宗教观念,也不能守规条。有些人对神家的安排、上面的讲道交通不能顺服,这是什么问题?他对神的“实际”不能顺服。对神的“实际”不能顺服就是凡是出于圣灵的、出于神话的、合乎真理的、出于神安排的你不顺服,从实质看本身就是不顺服神。你不顺服圣灵使用的人,你是顺服圣灵作工的人吗?你不顺服神使用的人,你是顺服神的人吗?在律法时代你不顺服摩西的带领,那你是顺服耶和华的人吗?你顺服神就得顺服神使用的人。另外,你得顺服在圣灵带领之下所作的一切工作、所进入的实际,还有凡是出于神的、出于圣灵的你都得顺服,这样的人才是绝对顺服神的人。你顺服神如果光实行一部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里面的顺服不完全,你里面的顺服不完全,那就证明你不是绝对顺服神的人,你只是能顺服神在某一特定的环境下说的话,只能顺服神话中的某一些话,如果神亲自作工,亲自跟你生活在一起,对你这样说、那样说,你就不能顺服了。有些人能顺服神的一部分话语,但是如果这一部分话语从基督口里直接面对你说出来,并且带着烈怒,你能顺服吗?你就不好顺服了。这些话如果写在纸上、印在书上,没带表情,没带烈怒,你就好顺服多了;如果这些话里面再出来一张脸,是基督的脸,再露出她严厉的怒气,你就不好顺服了;如果这张脸是女人的脸,是普通人的脸,你一看这不是人吗,你还能把神话给否认了,说这是人的话;如果看见神在天上显现的脸,那你还能顺服,如果显现出道成肉身实际神的面目,你就不顺服了。这是什么问题呀?这都属于对神的“实际”不能顺服。有些人我对付他,我说:“你这人太狂了,你这人说得好听,你怎么不做点实际事呢?”他一听就火了,这句话放在我嘴里这么说,变成我的语言,你就不能顺服。如果我把这话变成神的语言,跟神的话相合了,变成神原来说的话,有的人还勉强能顺服。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对神的“实际”不能顺服,因为我说的这句话本身就跟神说的一样,只是用人的口语表达出来,灵意、实质还都是一样的,你就不能顺服了。好比神修理你,说“你是大逆不道的人”,你一看神话里是这么写的,勉强承认:“是,我是大逆不道。”但是再把这话变成人的话,说“你大逆不道,纯粹是个畜生”,你好不好顺服了?就加点人的话“纯粹是个畜生”,你就不顺服了,你认为什么:“大逆不道那是神说的,那我没办法,我不否认,如果再加点人的话,不管意思一样不一样,我听着味道不好听,我就不听,我就不承认这话合乎真理。”这样的人是不是挺多?现在你们能达到绝对顺服吗?如果我给你念神话,然后让你对号,你说“我对上点,我接受”,如果我不念神话,我就按照神话的意思用我的话对付你,你能不能接受?有的人现在说能,临到事,在现场我就这么说,并且我带着怒气,带着对你的不满,还能不能接受?我如果变一种口气说,你就不能顺服了,这是什么问题呀?这还是对神的“实际”不能顺服,你那个顺服太有条件限制。绝对顺服神的人那不管你是什么口气,你在神话里把神的怒气都带上,不管再加上什么样的语气,加上最刺耳、最扎心的话,那也能顺服,这样的人才是对神的“实际”能顺服的人。对神的“实际”能顺服不是简单事,这需要人生命性情有变化,生命性情没有变化的人很难顺服,因为你笑脸说话人愿意顺服,你发着怒说话或者对他不满,他就不想顺服了。人的顺服的成分太少、太有条件,达到能绝对顺服神不容易,必须得有生命性情的变化。这个生命性情的变化那就不是光读读神话、光揣摩揣摩神话就能达到果效,有很多的时候你愿意顺服,但是身不由己,身不由己这是人最大的难处,因人受本性的控制。所以,在神话里我们看见神作工又有一条原则,被成全的人都得经过许多试炼,得受许多试炼之苦,这就是要达到绝对顺服神必须得受许多试炼熬炼之苦,然后才能达到被成全。人如果不受许多试炼熬炼之苦,对神的“实际”很难顺服。对神的“实际”能顺服,这是我们所有经历神作工的人必须进入的实际,这个实际你进入不了,你就不能被成全。

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那这个实际怎么进入啊?首先得转变观念。你别以为“神审判我的话我都能听、都能接受,并且还能咒诅自己、恨恶自己,那我保证就能顺服神了,在顺服上已经达到神的要求了”,这是人的观念,不成立,不合乎实际,所以首先得转变观念。……要顺服神达到“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首先得在圣灵使用的人身上过关,这一关你过不去,你说你是绝对顺服神的人这不可能,这也不成立。所以,顺服神的“实际”对我们达到顺服神来说,是最合适的要求、最准确的要求、最公平的要求。你如果想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顺服神的人,根据什么衡量啊?唯一的一条标准就是对神的“实际”能否绝对顺服,这是衡量人有无顺服的唯一的标准。“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这个“实际”指什么说的,现在清楚了吧。“实际”指什么说的?就是指神的实际作工说的,不是顺服渺茫神的话,不是顺服一些道理规条,不是按照人的观念衡量,是指对神实际作工有没有真实顺服。好比说,你认为你能顺服神的审判刑罚,但是圣灵使用的人揭露你、对付你、修理你,你能不能顺服?各级带领、工人对你的修理、对付、责备你能不能接受?弟兄姊妹对你的揭露、责备如果合乎事实,你能不能顺服、能不能接受?得用这些来衡量你对神的“实际”到底能不能顺服。对神的“实际”能不能绝对顺服不是光根据对神话能不能顺服,还有对圣灵使用的人、对各级带领工人、对弟兄姊妹不管是谁,他说的合乎神的话、合乎你的实情,不管对你是什么脸色、什么态度、什么语气,只要合乎神话、合乎事实,你都能接受,正确对待,这样的人才是对神的“实际”有顺服的人。有一些弟兄姊妹在配搭尽本分的时候就没有顺服,对方说一句话不合他的意就不接受,结果凡属于配搭的都没有和谐配搭,很难达到和谐配搭的果效,这就是人都没有顺服,所以在配搭尽本分上就彻底显明出来了。在配搭上如果对方说得合乎真理,合乎实际,你听不听?这很关键。假如对方地位比你低,是普通弟兄姊妹,但人家说得合乎真理,合乎实际,对神家工作有益处,你身为带领、工人,一看人家是普通弟兄姊妹说得都对,你认为“我如果听他的、顺服他这不有失身份吗,脸面也不好看哪,有点蒙羞啊,那不能听从”,这样的人有顺服吗?如果真是有顺服的人,你有地位,他没有地位,他岁数小或者他过犯很多,人性还不好,但是他说的话合乎实际、合乎真理,你如果还能听从,这是有实际呀。好比说你是带领,有些事你看不透这正常,你能请教一个弟兄姊妹,你说:“姊妹,我对一个事看不透,咱俩交通交通,你谈谈你怎么看的?”姊妹把她的看法一说,你一听:“哎呀,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你说的这个对呀,我接受。”你能这么实行证明你这个人不站地位,跟谁都平等。普通弟兄姊妹中不管什么样的人,他说得对,合乎真理,你都能接受,这就是顺服。人总站着地位,让人高看,这是不是狂妄自大的人哪?你有狂妄自大的性情,如果有地位就更不能顺服了,有地位你就想掌权,就想一个人说了算。若事奉神的人掌了权,因着他生命性情没有变化,不是被成全的人,所以他在一切的事上都想自己说了算,都想自己掌权。这样的人能通行神旨意吗?这样的人肯定是敌基督。凡是不具备真理、生命性情没有变化的人有了地位就想掌权,就想一个人说了算,这都是敌基督的苗子,都是敌基督的种类。人在没有得着真理、生命性情没有变化之前,他应该怎么事奉神呢?只能和同工配搭,借着和谐配搭产生真实的事奉,借着和谐配搭把自己该尽的本分能尽好,这就已经满足神了。如果作为带领,与同工没有和谐配搭,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那这个人是什么人呢?就是抵挡神的人。没有真理的人掌权,是不是敌基督掌权哪?是不是代表撒但掌权哪?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说,你衡量一个带领有没有顺服怎么衡量?不管是哪一级教会带领,你看他尽本分事奉神有没有与人和谐的配搭,临到事有没有与人交通,如果没有这些,都是一个人说了算,都是独断专行,那这个人绝对是敌基督一类的人,败坏人类掌权就是撒但掌权。如果败坏人类达到蒙神拯救了、具备真理了、有生命性情变化了,这个时候再掌权,那还是不是撒但掌权了?那就不是了,因为他有真理了,有真理他能顺服神,他能按照神的话作工作,这就不是撒但掌权了,他是根据神的话来作工,代表真理掌权、神话掌权,代表基督掌权了。如果他不具备真理,只是明白一些字句道理,对神的“实际”还不能绝对顺服就掌了权,就一个人说了算,这样的人掌权就代表撒但掌权。所以说,各级带领如果是一个人说了算,没有和谐配搭,不是借着祷告、不是借着交通配搭产生的真实事奉,那他就代表撒但掌权。有人说有的做带领的在有些事上他是根据神的话决定的,那是不是代表撒但掌权呢?他根据神的话决定的,这要看他对神话的实质认识不认识,如果他对神的话只是明白点字面的意思,神话的实质、真理的实质他不认识,他以为他是按照神的话作工,这代表有真理吗?不代表有真理,因为他明白的是字句道理,他是在走形式,是在守规条,就跟宗教界的牧师作工一样。所以,人在没有真正得着真理、生命性情变化之前,他无论怎么做都不会把神选民带进信神正轨,他无论怎么做都达不到通行神的旨意。我举个例子,假如我不再跟你们交通了,就凭你们现在所明白的你们自己作工,自己带领教会,你带几年能把弟兄姊妹带进生命实际经历当中啊?你用上全身劲儿带上十年八年能带到什么程度?能不能达到实际果效?你达不到。也可能有人不服气,不服气那你就做做试试,像你们现在的身量顶多能做一年,你里面的东西就彻底空了,倒空了之后,又过半年没什么果效,你也就瘪了。有些人可有热心了,就愿意做带领、做工人,让他做两年试试,做两年自己就瘪了。有人不相信,说真能瘪吗?他对这个事抱怀疑态度。有经历的人知道,使劲儿带顶多能带两年就不行了,好比说现在你手下有三十人,你使劲儿带两年,看看这三十人有没有实际,有没有变化,有没有路,如果没有实际进入,这些人还听你的吗?就你那点儿东西倒完了之后,你怎么交通、怎么说人家一听完都厌烦,你没新东西他还听你的吗?谁也不买你的账。没有真理的人无论怎么做,没有人买他的账,这个事得看透。人没有真理不能事奉神,这是绝对的。那要事奉神怎么办?你得先进入实际,你对神得有真实顺服,你对神得有真实认识,你首先得是实行真理的人,你实行真理大家佩服你,你有实际大家对你服气,另外你讲的道有新亮光,有圣灵作工,大家不得不服,你不具备这三样就别想做好带领。有些人就看不透这一点,自己没有真理实际,总要争着当带领,尤其是初信的争得厉害,心想:“大家怎么没选我呢?”有的人没选上带领、执事,就一个劲儿地闹,一个劲儿地折腾,跟弟兄姊妹过不去,跟带领、工人过不去,跟选上的人也过不去,以前两个人关系不错,一看他选上了自己没选上,对他也有成见了,这是什么问题呀?这就是人被撒但败坏以后的败坏性情,没有人样,一点理智都不具备。人一点理智都不具备,这样的人有没有人性?不具备理智的人总讲歪理,不可理喻,没选上带领也闹,没选上尽什么本分也闹,选上的人他不闹,但是他不尽本分,站着地位不办事。没选上的闹,选上的不好好尽本分,这都是什么问题?败坏人类不追求真理就这个德性。不追求真理的人临到点不合己意的事就闹,这一闹里面有顺服吗?一点顺服都没有,一看就是个悖逆的东西,就是个畜生,不可理喻!这样的人也要求我给他聚会,愿意听我给他讲道交通,我如果真对付他,他能顺服吗?他也不能顺服,他愿意听讲道交通,只不过是有那么点热心、那么点兴趣、那么点愿望而已,并不是他愿意听就是追求真理了,就是能顺服神作工了,丝毫都不代表这个。现在有的人尽本分总讲条件:“我好好尽本分,那带领得对我好,带领得哄着我、得捧着我,弟兄姊妹还得高看我,那我才能尽本分。如果弟兄姊妹都瞧不起我,对我冷眼,那我就不尽本分,这种情况下我如果再尽本分,那不犯贱吗?那不愚昧吗?那不是效力吗?”尽本分还讲条件,这样的人是不是效力者?效力者对神有没有顺服?他不是因着顺服神做事尽本分,而是为了个人目的、个人欲望都得到满足他才能尽点本分,才能出点力,这样的人性情好不好?这样的人没有人性。所以有一些人在教会里能传福音,或者能办点事,你看他那个刁难、那个讲究,一看都肉麻,心想:“这人怎么这样呢?这是什么人性?跟这样的人处事怎么这么不开心呢?这也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尽本分为了满足神你跟人讲什么条件?要求人做这个做那个有什么用啊?弟兄姊妹高看你你就尽本分,大家都捧着你、维护着你、以你为中心、恭恭敬敬对待你,你就尽本分,否则就摔耙子、撂挑子、给人晒台,这是不是撒但性情?有的人弟兄姊妹选他,让他尽这个本分、那个本分,他不尽,还说“选上可以,证明我有身份、我有地位、我比你们强,但是尽不尽由我”,这样的人是什么性情?他没有人性。这样的人如果要让我跟他交通,我就只能这么问:“你是追求真理的人吗?你是顺服神的人吗?”他说:“不是。”“你说不是,那这个本分不用你尽了,交给别人吧。”我要是这么说你们能不能顺服?有的人能顺服,有的人就不能,他会说:“你凭什么让我下去?神选民选上我的,你凭什么一个人就把我撤了?你怎么不讲民主呢?”神家教会带领、工人都是选举产生的,这对呀,这是讲民主,但是讲民主对谁说的?是对神选民说的,另外有些事是这么实行,但不是所有事都这么实行,你能要求基督讲民主吗?你能要求神讲民主吗?你民主能选出基督来呀,还是能选出神来呀?有没有人想要求神实行民主的?那你不太荒唐了吗?民主只能对败坏人类而言,因为败坏人类如果没有民主,大红龙一掌权那就祸害人了,所以借着民主选出来的人相对好一点,但是也好不了太多,因为什么?整个人类都败坏太深了,败坏程度都差不了太多,好也好不到哪儿去,没有几个好东西,这些事得这么看。在教会里有的人是大家选上的,但是你能保证都合格吗?不一定都合格。因为有一些人刚进入教会几个月,他的真实表现、本性实质还没有暴露出来,大家一时感觉这个人挺好,就把他选上了,等时间长了显明了,再一看,“这个人也不怎么地,再选举的时候我可不选他了”。所以说选举出来的有一些人也不一定怎么好,没选举上的人如果过了几年再看,也可能有一些比较不错的,这都不一定。为什么教会带领得一年一选呢?就得一年一选,万一选上的那个人不怎么样,有的过几个月又坏了,没有真理人里面性情不稳定,一天一个样,今天心情好尽本分去了,明天心情不好本分也不尽了,这样的人如果真让他做带领能可靠吗?所以,在神家教会带领那是一年一选。现在我们看见,人在生命性情没有达到真正变化之前,无论尽什么本分,或者做带领、做工人都得需要人管着,需要人对付修理,在神家如果没有人管着,那底下有很多人都会无法无天,会成为敌基督,这是事实。现在有一些带领、工人公开说什么?“我是神设立的,凡是神家以后选上的那些带领、工人都属于神设立的,都是神正在成全的,如果有弟兄姊妹胆敢反对,那就是抵挡神。”这种说法成立不成立?神的话早就明说了,只有圣灵使用的人是神设立的,其余的带领、工人都是在教会里选拔出来的,选拔出来的这些人中有些人如果是追求真理的,尽本分越来越有长进,就留下来了,如果不是追求真理的,尽本分越来越不像话,作恶越来越多,就淘汰了。所以神家选上的这些带领都得经过筛选、经过显明,是追求真理的就能剩存下来,就长久使用,不是追求真理的那就随时淘汰。所以说,在经历神作工期间这些带领、工人没有被成全的。既然没有被成全的,那根据什么来确定人能否长久地做带领、做工人呢?那就根据他是否能追求真理,根据他有没有正常人性。是追求真理的人即使有一些败坏流露,但是他能变化,所以能继续作工尽本分;不是追求真理的人,他总也不能明白真理,他做事尽凭己意,所以不知不觉就作起恶来了,就失去圣灵作工了,有的甚至作恶多端,导致让神选民都恨恶,这样的人他做的事太过火了,等到彻底显明了,让神选民都恨他了,他就该淘汰了。淘汰的人都是什么人哪?就是对神的“实际”没有顺服的人。他对神的“实际”没有顺服,他就没有真实的生命经历,讲不出实际,交通不出对真理的真实认识,这样的人就是没有真理的人。没有真理的人做带领后果会怎么样?那就只能是坑害神选民。什么样的人真有实际呢?最关键的一条就是对神的“实际”能真实顺服,这样的人就有生命经历,他就有活出来的实际,这就足以证明他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人对神的“实际”能顺服这说明什么问题?第一,这个人肯定是真心爱神的,第二,他能实行真理,第三,他生命性情有了变化。这三条谁也否认不了。所以,人如果具备了“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这个人就是追求真理的人,因为他能实行真理。他对神的“实际”能顺服,他肯定能交通出实际,因为他有实际经历,他对实际地顺服神的作工有认识、有经历,所以他就能指出实行的路来。弟兄姊妹问他:“我们到底怎么顺服神的作工才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哪?”他说:“你对神的‘实际’得有顺服,对神的‘实际’顺服包括几方面……”他就能讲出自己的经历来,他用自己的经历跟你交通,所以效果就好,弟兄姊妹就有路。对神的“实际”能顺服的人现在就可以定型为追求真理的人,因为他能实行真理。如果有一个人好守规条,外表上能讲很多字句道理,能说很多好听的话,这能不能代表他是追求真理的人哪?因为他自己不能实行真理,他就不是追求真理的人。追求真理得用什么来证明呢?人是不是追求真理就用一条来衡量,就是看人能不能实行真理,你所明白的真理到底实行出来没有,你是光凭嘴说说,还是实行出来了?你实行真理才有实际,你不实行真理就没有实际。有的人光会讲,不会实行,这叫光说不练。光说不练这是不是骗子?这样的人太诡诈,阳奉阴违,口是心非,尽说假话,所以是骗子。有很多人能用讲道骗取很多人信任,但是他的实际一点没有,所以跟他熟悉的人、他身边的人都对他反感。用讲道来骗取人的好感,只能对什么人有效?对离他太远的人、光用通信联系的人有效,对他身边的人就没效。所以一个人他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到底是根据他的讲道交通呢,还是根据他身边的人的见证呢?哪个可靠?不能光听他的说,最主要得看他的家庭成员、身边的弟兄姊妹怎么说,对他评价到底如何,这样最准确。他的丈夫(妻子)、儿女如果说:“哎呀,这个人变了,跟我们家里人都不撒谎,跟家里人都实行真理呀。”家里人都服气了,都说他实行真理,那这个人是实行真理的人。如果你说一个人实行真理,他家里的人一听,撇嘴,笑你,证明你说的这个不实际。这个实际是不是可信得根据他身边的人是不是承认,尤其是家里的人承认,这才可靠。有人说:“我家里就一个不信神的,我在有些事上实行真理他也看不出来呀。”这么说不对,他虽然不信,但是你说不说谎他知道,你到底表现怎么样,你是污秽败坏的还是诚实的他知道,我这么说成立吧。你得让撒但蒙羞,让撒但服气,这才是真实的见证。如果撒但对你不服气,证明你那个见证还不成立,还带着虚假成分、伪装成分,得让撒但蒙羞,让撒但抓不住你的把柄,让撒但能看见你的变化,说“他也有败坏流露,但是越来越少,以前败坏流露挺多,现在少多了,现在的确比以前有变化,现在谎话都很少,这个人信神真有变化,别看我跟他总打架,我对他不满意,但是说心里话,他比以前是变好不少”,撒但能这么说,那证明你真有变化。现在你的见证怎么样?真能达到使撒但蒙羞吗?让你的家里人、不信的人蒙羞、服气,让你身边的弟兄姊妹佩服、承认,这样你就真有变化了,真有见证了。有的人的见证就是对弟兄姊妹表面有那么点好的作法,跟家里的人还是撒但败坏的那一套,还是外邦人那一套,该说谎还说谎,一点儿没有变。到弟兄姊妹跟前,在聚会的时候,看着像个人样,一回到家,一跟不信的人接触,狼性就出来了,这样的人是不是假冒为善?这样的人如果伪装到神作工结束,能剩存下来吗?神的性情是公义呀,他跟任何一个人没有情感,所以说别欺骗自己,你到底是不是实行真理的人,这个能决定你的命运。对神的“实际”能顺服这是最根本的实际,这个“实际”就是:有时候弟兄姊妹揭露你揭露得合乎真理、合乎实际,你能不能顺服;有时候带领、工人责备你、修理对付你完全合乎事实,或者合乎事实一多半,掺点水分,你能不能顺服;或者圣灵使用的人揭露你,他恨你,合乎你的实际情形,你能不能顺服。顺服神得讲实际,别讲形式,别守规条,就是你在实际地经历神的作工中,凡是出于神的、出于圣灵带领的、出于圣灵安排的来修理你,这都代表神的实际作工。你如果一点儿不能顺服,那就麻烦了。有的人说“我就顺服神,任何人说的我不听”,这不是傻话吗?你知道什么叫顺服神?你不认识神的作工你怎么顺服神?你说的那个顺服神带点渺茫色彩,不实际,懂不懂?我说“你学会顺服神,别听人的”指什么说的?有一些带领没有真理,有的弟兄姊妹也没有真理,带领让他这么做、那么做,带领让他听带领的,他不听,是指这个说的。如果你说的那个话“我听神的,不听人的”,你是在抵挡神的作工,那你说的话跟我说的话字句上一样,意思不一样,你拿我说的这句话乱套、乱说,这就不对,你不明白我说这话什么意思。

现在讲“对神的‘实际’能绝对顺服”,这得怎么实行啊?你得追求真理,得好好吃喝神话,正确对待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别发怨言,得顺服神作工,神的作工不是光纸上谈兵,那是让你实际顺服、实际经历。你们说试炼熬炼临到了怎么顺服?灾难临到了,不信的丈夫、妻子、儿女死了,你怎么对待?在这个事上对神的“实际”能不能顺服?现在神要求你好好追求真理、吃喝神话你能不能顺服?要求你在教会里实行真理,跟弟兄姊妹有正常人际关系,你能不能顺服?有些人总是跟弟兄姊妹这个不合、那个不合,跟这个嫉妒纷争、跟那个对立的,这样的人有没有顺服?对神的“实际”能顺服这不是说空话,不是“神当我的面说什么话我听,人当我的面说什么我不听”,而是神给你摆设各种环境让你学会在其中顺服神,实行神的话,顺服圣灵的作工,你得有实际的顺服。有些人就好像除了神他谁也不听、谁也不顺服,那神给你摆设的环境,神使用的人、神安排的弟兄姊妹修理对付你,在这些环境里、在这些客观事实面前你怎么顺服神哪?顺服神不是说空话,神跟你接触的时候对你说话你能顺服,人跟你说话,说的也是神话,你就不顺服,这说明你对神的“实际”还是没有顺服。那你们说我如果对付你们,你们能不能听啊?我对付你能接受,如果有一个带领、工人跟我对付你是一个原则,也是在你流露败坏的时候、不好好尽本分的时候对付修理你了,你能不能顺服?如果你有选择地顺服,那你就不是对神的“实际”能顺服了,你说你能顺服神那是假话。顺服神得用什么证实啊?你得有顺服的实际,没有那个实际,不能受那个苦,神对你说话你也不会顺服。有的人揭露你的败坏、揭露你做的坏事,你怎么对待?这个事你受不了,你反抗、拒绝,然后你还说你能顺服神,这实际吗?这就不实际了。真能顺服神的人,人做得对都能顺服,人怎么修理对付也能顺服,那才能顺服神。好比说一个老年人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给管住了,这十来岁小孩子一揭露老人,老人不反抗,老实了,承认自己不对,这是什么问题?这个人有见证,这个人的性情变了,他不看揭露他的是谁,只要他说得对,十岁小孩子说他也听。你能做到吗?你能听什么人的?比你地位高的,比你有知识、有头脑的,比你厉害的你能听,比你老实的、不如你的你能听吗?如果是个小孩子说得对,你能听吗?用这个事显明人挺准确。现在有的弟兄姊妹对你就有成见,你怎么对待?你到底能不能顺服神的作工?你能不能说“你对我有什么成见你跟我说,我接受,我尊重你”?你得先把人对你有成见、恨你这个问题解决了,人要是太狂妄自大了,真不容易顺服,顺服成了最难的事了,人遵循撒但的法则“不能低下高贵的头”,什么高贵的头?那是撒但的头,高贵什么呀?尊重事实,尊重真理,能顺服神的一切说话。“在事实面前,三岁小孩子说得对,我也低头,我也服气,谁说得对我就听”,这才叫有性情变化了,这是真实的见证。有的人听别人一句话怎么这么难呢?这些事涉不涉及到性情变化的问题?都涉及到有没有实际的问题了,涉及到生命性情变化的问题了。所以说,你别看外面那一点小事,学会在小事上能认识自己,能看见自己的性情变化得怎么样,能看见自己到底能不能顺服神,在这些小事上很说明问题、很显明人哪。你如果不会经历神作工,这些小事你就忽略过去了,你不当一回事,你还凭你的观念活着,结果活了一百年、信神一百年,什么变化没有,你白信!

上一篇:关于神话《脱离黑暗权势就能被神得着》的讲道交通

下一篇:关于神话《被成全的人都得经受熬炼》的讲道交通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