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关于神话《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的讲道交通(二)

● 顺服神话的权柄是敬畏神远离恶的实际、标准

人经历神作工一方面是神话的审判刑罚,一方面就是修理对付,这些太有必要了。神话的审判刑罚使我们因着明白真理达到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对神的性情有真实认识,这样就使我们能更深地恨恶撒但,恨恶肉体,达到真实悔改。有时候有些人在追求真理上差点劲儿,他不注重神话,不注重吃喝神话明白真理,接受神话的审判刑罚果效不是太好,这样的人怎么办?就得在修理对付上给他补补课,在试炼熬炼上给他加点码,你不好好吃喝神话,那我就修理对付你,让你在这方面有点经历,达到明白真理的果效。有的人为什么临到试炼熬炼呢?他如果真在神话上下功夫,交通真理,进入实际,经历神话,那试炼熬炼就少多了,修理对付也少多了;他不在神话上下功夫,他平时不好好吃喝神话,然后尽本分还应付糊弄,那就来点修理对付,给他补补课,修理对付一次不行两次,轻微的不行来点严厉的,严厉的再不行就开除,这就妥了。他一被开除,大的试炼临到了,人受不了了,就哀哭切齿,他要有点喜爱真理的意思,有点追求真理的意思,就开始反省自己,这都是对人的拯救,或许这一次严厉的修理对付或者开除就成了他生命进入的转折点。他要丝毫不喜爱真理,这就是被淘汰的人。有一些带领工人我不对付,他就没有变化,信神这么多年还没有真理实际,我看是对他太客气了,我开始说话严厉了,开始打他脸了,人说“说话不揭短,打人不打脸”,我不管这个,越是带领我越打你脸,让你脸没地方放,让你挂不住,这样的修理对付对人有没有益处啊?如果真有人经历了许多这样的修理对付,达到有敬畏神之心了,达到真明白真理认识自己了,这是不是对人的拯救?有些人信神时间短,两三年、三四年,我不敢对付,这信两三年什么身量呢?我要对付严厉能不能消极,能不能跑?我心里没底,没底我怎么对付?轻描淡写地点点吧,他要能明白,能顺服,那还可以。如果真消极了,倒了,我说这个人很麻烦,在危险边缘啊。其实不管我怎么修理对付要看一个果效,就是看你有没有反省自己明白真理,是否真认识自己了,最后是否真产生敬畏神之心了,达到有敬畏神之心,这是目的。有的人经过修理对付,觉得“我没消极,我没倒下,我还正常尽本分呢”,这算不算最佳果效啊?应该达到在真理上进深,生命有长进,最后成为敬畏神的人,这才是达到蒙拯救的标准了。

如果你真是敬畏神的人,还用我修理对付吗?如果一个普通弟兄姊妹给你提出来、点出来,你能不能顺服?普通的弟兄姊妹他不如你,地位没有你高,身量比你还小,但是他说的合乎真理,你能不能顺服?这个事实最显明人有没有敬畏神的心,就用这个试验显明最灵、最准。人尽本分合不合格,关键看实不实行真理。有时候实不实行真理人不容易看,找不着见证,看不准,用什么事实显明最准呢?他无论跟谁配搭,他们俩和谐不和谐,人家给他提建议的时候他接受不接受,就这个细节太关键了。一个普通弟兄姊妹或者一个初信的没什么身量,他做得也不怎么样,但是他看事看得就准,他给你提的建议就合神心意,就是出于圣灵的,就合乎真理,你怎么对待、接不接受最显明人有无敬畏神之心、是否顺服真理。看他是否真是顺服真理的人、顺服神的人,最好拿这个事来试验,试验一百次一百个准。你看我对待一般弟兄姊妹,谁要跟我说一句建议的话,我一听对,我就得郑重其事地跟他说:“你这个建议挺好,我接受。”有些事我故意问弟兄姊妹:“你说这个事怎么办好呢?”我就征求他们的意见,他们有的时候说的对,我说“你说的对,就按你的来,就这么做”,我这么做合不合适?谁说的对我就按谁的来,你们说我能按着普通弟兄姊妹的意思来,我是不是显得掉价?好像我做事没主意一样,谁的话都听,是这么回事吗?那这是什么问题?问题的实质在哪儿呢?就是能顺服真理,这个标准很厉害,不管谁说的是真理,神话的权柄高于一切,不是这个人高于一切,就是他初信,没有真理实际,他说的这个建议、这个说法正好是出于圣灵的,出于神的,这个亮光、这个建议就是权柄,我就该顺服,没说的。我跟人相处可能多数人都看见这一点,谁说的对我就照谁的来,我这个人好商量。你们说能做到这条容不容易?我做了多少年才做到,原来我这个人也很倔强,狂妄自是,谁也不服,跟你们比毫不逊色,我要有权力也是一个人说了算,别人想插手,休想。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我这方面变了,谁说的对我都顺服,谁说的对我都听,但你说的不对,我得告诉你:“你说这个不对,我这么看的,你看怎么样?”他说“你这么说对,还是你对,我就按这个来”,这么跟人相处,这么配搭合不合适?我说的这一条,这里面的原则是什么呀?是顺服真理。我为什么交通这个事呢?这是一条顺服真理的实行原则,也是人顺服真理的标志。有人说:“你讲敬畏神远离恶,你怎么提这个事呢?这个话题你说这么多什么意思?”你们说这条原则与敬畏神有没有关系?关系太大了,你真是敬畏神的人你能做到这一条,你就成功了,这就是敬畏神的实际、标志、标准,你能实行出这一条真理,你能具备一条这样的原则,我敢肯定你就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这不是简单事,外表上看,你不就能听别人一句对的话吗?可以说就这么回事,那你能不能做到啊?你要真能做到,你也不错,你也有实际,我也赞成你。有些人说他们能做到这一条,虽然不一定都能做到,也不一定能做太好,但肯定他们有这个心志,愿意得着这个真理,愿意进入这个实际,他们如果眼前做不到,以后还有希望能做到,得给人时间哪。这一条要能做到,你们说关系到哪几方面的进入?第一,顺服神的进入你有实际了,谁说的合乎真理你都能顺服,神话成了你的权柄,你顺服神就有实际了;第二,你能顺服真理说明你有敬畏神的心,你顺服真理就是敬畏神,你不敬畏神你不会顺服真理的,你不会掉价去顺服的,你不会放下自己、放下身份去顺服的,这说明你敬畏神,你没站在高位上,没顾自己脸面,这是背叛肉体,这是在实行真理。所以能顺服在神话的权柄之下,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对象、什么样的环境,他都能绝对地顺服神话的权柄,这就是敬畏神的人。人到底是不是敬畏神的人就看人有没有顺服神话权柄的实际,这方面的功课你们说深不深?我这方面有进入,但是我觉得我进入得不是太深,还有一些事、一些情形我还需要进深,我能做到一些,但是也不是完全理想,还有差距,如果让神打分的话可能给我打七十分,及格了,我觉得我打不了满分。你们在这方面真理的进入上能打多少分?能不能打六十分,算不算及格?要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进入这方面的实际有没有必要?很关键,一般的人看不到这儿。看一个人到底还狂不狂妄自是,就用这一条衡量,如果能绝对顺服神话的权柄就没有狂妄自是了,即使有也已经解决一多半了。

人都愿意当家做主人。“做主人”是什么意思?就是都想自己说了算,都想自己掌权。你如果不是顺服真理的人,你掌了权,那是什么问题?是撒但掌权,这不麻烦了嘛。你如果是顺服真理的人,你要掌了权那是谁掌权了?神话掌权了,真理掌权了,不是咱们这个人掌权了。我在神家里外表上也掌权了,我说了算,你们说是我说了算还是让神话说了算、真理说了算呢?我掌权那实质能不能代表真理掌权、神话掌权?(能。)那有人又有一个问题:“你是人哪,是人他就得有人的掺杂,你敢不敢说你做事没有人的掺杂?你如果有人的掺杂,那你掌权到底代不代表神话掌权、真理掌权?”有些人一听还蒙了,蒙什么呀?这不是实际问题吗?那怎么能达到人掌权就是神话掌权、真理掌权呢?神说成全人就成全你掌权,给你地位让你说了算?那成全人什么呀?就是成全你让你得着真理,让真理在你身上掌权,把你这个人征服了。征服到什么程度?成全到什么程度?让你成为真理的奴仆,你愿意不愿意呀?你不是要当家做主人吗?你想当家做主人,最好先做真理的奴仆,你要真成为真理的奴仆,那你就真正当家做主了,你当家做主那就是真理掌权。你现在是不是真理的奴仆?够不上了吧?那要成为真理的奴仆得从哪儿进入呀?先从顺服神话的权柄、顺服真理的权柄进入。当你能绝对顺服真理的权柄的时候,你就是真理的奴仆了,真理在你身上掌权了,神话支配你一切了,你才有权掌权,神才能膏立你,让你做祭司。你现在顺服真理的权柄实行得怎么样啦?别人要说一句合乎真理的话你能怎么对待呢?那些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会怎么对待?“你是谁呀?你跟谁说话呢?你以为你明白真理呀?”要这么对待人怎么样?这是顺服真理的人吗?这就麻烦了,你是看地位下菜碟,谁地位高你就听谁的,谁地位低你就瞧不起,那你就不是顺服真理的人,你是一个崇拜撒但权势、崇拜地位的人,你是撒但的奴仆,不是真理的奴仆。有人问:“你有没有掺杂呀?”有掺杂,但是看你这个掺杂是什么性质,如果你有一点小的意思、人的好心,没打岔真理,没违背真理,没违背神的旨意,这就不算问题;如果你的掺杂违背真理了,抵挡真理了,与神作对了,走上错误的道路了,那就不是掺杂的问题了,那是你的实质不对了,你这个人不对了。所以有一点人意的掺杂,不影响神话掌权,不影响真理掌权,因为你基本还是实行真理了,基本还是按照神指引的路走的,基本还是按神的心意做的,那点掺杂就不算问题了。咱举个例子,上面的工作安排带的路对不对?这代不代表神话掌权、真理掌权、基督掌权?上面所交通的一切真理对不对?上面亲自决断的一切事合不合乎神要求的原则呀?这代不代表真理掌权、神话掌权、基督掌权?这么衡量就对了。那有人又问:“圣灵使用的人作工有没有人意掺杂啊?”有,但是这个掺杂的成分是很小的,基本还是可以肯定真理掌权、基督掌权、神话掌权,他做的事没有打岔,虽然对一些真理的交通认识程度不是达到百分之九十,但是也达到百分之五十、六十、七十,没有违背、抵触现象,所以基本上可以确定还是基督掌权、真理掌权、神话掌权,没偏离轨迹,他的掺杂是很小的,顶多就是在真理的领受上有的地方稍微浅一点,没达到真理的最高实质那个高度,那是经历的事,人经历真理、经历神话无尽无休,因为真理不是人想象的就那么点深度、那么点高度,任何一方面真理对于我们人来说都是永远经历不完的。所以神说了一句话来证实真理的深度:人类在神面前永远是婴孩。你们看我在神面前是婴孩,那神看我也是婴孩,不管人看谁身量多大,其实人在神面前永远是婴孩。“婴孩”这就决定了人的作工多多少少都有人意掺杂。我不是为自己开脱,而是说明一个事实,是人多少都得有点错,都得有掺杂,是神就没错,没掺杂,人跟神总是有距离的,天壤之别。我以前跟你们说过,我跟你们再交通,再做,我能把你们带到什么程度是有限的,我讲一百次道不如神显现给你们讲一次道达到的果效好,这次神向我们一显现,连着交通几篇话,人都震惊了,都说“哎呀,基督就是基督啊”,尤其韩国那些新信的人说什么?“基督的交通跟圣灵使用的人交通就是不一样啊,基督交通的就是实际呀,太好了,把神的心意、神的心思意念、神的性情交通得太细了,太实际了!”我跟神也说:“就你把这些神话交通得这么细,把神的所有所是交通得这么细,我一辈子也达不到,累死我也达不到。”我说到这儿,再提一句话,人的作工难免有掺杂,即使是被神成全的人也有掺杂,只是掺杂的大小、多少不一样,轻重程度不一样。有一些神话我就不敢解释,我为什么不敢解释?我一解释就出于人意,我一解释就是掺杂。你明知道你不明白,你还敢讲,还敢解,这不是有意掺杂吗?所以重要的事、重要的决定我就得问问神,跟神说:“这个事现在是这种背景、这种环境,我这么决定合不合适?”神说“合适,发”,工作安排就发了,在那种背景、那种环境下就是这么决定的。还有一件事我想说一下,有些人积极主动地配合传福音,就有圣灵作工,就有圣灵引导,他那种配合、那种作法在我这儿就有点限制,觉得有点担风险,后来我看见他有圣灵作工,我就不敢限制了,我就不敢持守我那套了,我怕拦阻圣灵作工步伐,你们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要限制让他谨慎好吗?你说我怎么做?在这种情况下,我要不限制都让他这么做,环境就大了,环境多了,如果神有这美意,圣灵要这么带,我要限制就怕限制圣灵作工。在这两难之际我怎么办?我就一个劲挠头,不知该怎么说,最后我这么说:“在国度福音扩展中必须以随从圣灵引导为主,但不能明知道危险还去冒险,要注意安全,不要做外面的事情,不要明知道环境不好还公开在外面做招来环境的事,不要大张旗鼓地在大街上传福音见证神。”我做了几个规定,但是我还让人顺服圣灵的引导,结果怎么样?他也没听我的话,不少地方弟兄姊妹都跑大街上去了,都出事了。那些人就说什么?“就是因为违背了工作安排出事的。”这事你们说我有没有责任?我这么做合不合适?我心里坦然,没责任,我话说了,但神选民那儿出了不少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呀?圣灵作事,圣灵允许人临到的事都是神选民该学的功课,人插不了手,不是人插手的事。但是有一些人要追究责任,要抓这些带领工人的把柄,这又出问题了,我怎么办?我给那些带领工人定罪吗?我不定罪,我告诉人经历神作工难免有失败,遇到一些挫折正常,只要吸取教训,既往不咎,完事了。别抓住人的过犯一个劲儿地“打”,把人治死,那不对,那不是拯救人的工作,神是借着这个事让人吸取教训,让人明白真理,让人经历神的作工。神允许神选民临到各种试炼熬炼、各种环境,有的人被抓了,经历经历、见识见识大红龙怎么邪恶、怎么迫害神选民、怎么抵挡神的,这也没什么坏处,这叫学功课,这就应验了神的话:“我会让你们有足够的功课学习的……”有一些事就是圣灵允许的,有一些邪灵在教会里鼓动这么做那么做,神选民没有真理没有分辨,上了圈套了,结果被大红龙抓去了,正好圣灵借这个事让神选民学功课,认识大红龙,看透大红龙的真实面目,这是不是坏事变成好事了?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与敬畏神有什么关系?敬畏神的人任神摆布安排,顺服神安排的一切,别抵挡圣灵作工,这是不是该学的功课?不要凭己意胡作非为,圣灵要那么带,你非要那么限制,这就不行。你说话就得有原则,就得负责任,这里有没有功课?你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就在这里学习敬畏神的功课吧。敬畏神远离恶这功课深不深哪?太深了。

● 经历神作工达到办事有原则才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

敬畏神远离恶是借着什么达到的?经历神的作工。经历神的作工是指什么说的?最主要就是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最后达到敬畏神远离恶。能敬畏神了,说明人明白真理了,认识神了;没有达到敬畏神,说明人不认识神,心里没有神的地位。约伯敬畏神,他里面有没有对神的认识?没有认识是不可能的,没有认识达不到敬畏神。约伯对神的认识是什么?约伯跟他三个朋友谈论的那些话里面就是他对神的认识,他没有认识能说那么多话吗?能滔滔不绝吗?除了国度时代咱们这一班人,律法时代的约伯,按他对神的认识,对神全能主宰的认识,他也是世界高人哪!咱们是因着听神的话太多了,比他高那么一点,但是咱们具备的实际不如他,咱们是话语上的巨人,实际进入的矬子、矮人,说真理呱呱叫、夸夸其谈,像高楼一样,讲具备的实际认识、敬畏神的果效那是贫穷可怜,没有约伯的见证,高不过约伯。咱们经不住神的试验,一临到试验,咱们比约伯差多了,所以让咱们蒙羞。约伯知道的那么少,做的最好,咱们知道那么多,做的最差,这是什么问题呢?是咱们人性不好,没良心,没理智,人性里缺少太多了,人性不及约伯。就像一个人拜师拜得挺高,学艺学得不精,因为什么?体质太差,是病瘫之人,遇着高师也不行。约伯体质好,经过一般师傅一指导那就是高手,咱们体质太弱,名师都不收啊,病瘫之人再教也成不了高手。咱们人性比约伯差太多了,喜爱真理的程度太差,总也实行不出真理,总体贴肉体,体贴脸面,注重脸面,凭情感,另外特别狂妄自是,谁说的再对也不接受,不接受真理,这还容易走上正路吗?这能作出见证吗?人家说的再对都不听,如果让我们再看看各种名人、大人物成功失败的案例,那些人是因为什么失败的?不都是因为狂妄自是吗?不就是因为不接受别人的建议吗?你不能接受真理,这就注定你要失败,你能接受真理就注定你能成功,这句话很关键吧?你能凡事寻求真理就注定蒙神祝福得着真理,你不寻求真理,还凭自己的观念想象去做,那你注定失败跌倒,“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一点都不差。我一听到哪一个带领工人别人提建议他就不听,非要坚持自己的意思,结果给教会带来许多麻烦,我心里就反感,我就要问问这个人到底信几年了?怎么这么狂妄自是呢?太不合用了,一点敬畏神的心都没有,你要真有一点敬畏神之心,也应该接受正确的建议,也应该维护神家工作,你就想显露自己的能耐,显露自己的权柄,总想让人看见你说了算,这不是撒但性情吗?你说了算有什么用啊?你说了算就荣耀了,那是羞耻,那是卑鄙,你顺服真理才是荣耀,你顺服别人才是荣耀,才是理智,顺服别人正确的,否认自己错误的,这才叫聪明,才叫智慧。敬畏神是智慧,人一有敬畏神的心,他所作出的决定都是智慧的,人没有敬畏神之心所作出的决定肯定都是错误的,都是荒唐的,必然遭致惨败。人逆天而行,倒行逆施,不惨败才怪呢?注定得受惩罚。所以有敬畏神的心就能保守自己,有敬畏神的心就能行真理的道、正确的道,有敬畏神的心就能活在光中,就能活在神面前,不至于走错路。你们说人有敬畏神的心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聪明还是愚蠢哪?是有真理的人还是有知识的人?有知识的人能不能敬畏神?有知识的人只能狂妄自大,只能抵挡神,所以有知识的人都是最蠢的人,真是这么回事。你们印证了吗?是百分之百?你如果只是听着道理对,“话是对”,那就麻烦了;如果你真有经历,根据你的经历印证这是对的,你说这话就有分量,我愿意听。如果你说“听着道理上是对的”,那证明你没得着,你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是。听上去道理是对的,这就麻烦了,你能不能用你的经历印证一下子?成为敬畏神的人不容易呀,得追求真理,得操练寻求真理、顺服真理、实行真理,这是永远的功课。凡事都寻求真理,凡事都学会顺服真理,这个你实行怎么样了?做什么事不管你对这个事是否真明白、能否看透,先寻求真理,祷告神:“神哪,这个事我可没做过,这事对我是新事物,我没经历过,看不透,这个事的原则是什么呢?我怎么做能合乎神心意呢?”就在这上下功夫,“我怎么做这个事合神心意?我怎么做这个事能达到果效?”然后找出实行原则,当你确定了实行原则之后,这个事就有把握做好,当你做完这个事的时候,弟兄姊妹一看,说“你这个事办得漂亮,成功”,那你做这个事就合神心意了。因为什么达到成功的?下过什么功夫啊?你说:“我经过多次祷告,我寻求真理怎么能把这事办好,我还找人交通过,还咨询过,我在这个事上花费的时间不下二十个小时,问过五六个人,祷告过几次,读过几段神话,揣摩多长时间,最后把这个事办成了。”你把这个事办成了,在这个事上你寻求到了真理,找到了原则,你并且按照原则把这个事办好了,这是不是对真理的经历、对神话的经历呀?这是不是达到合格尽本分的见证啊?那你的尽本分有没有寻求真理的过程、祷告神的过程,跟弟兄姊妹交通的过程、咨询的过程?你是脑袋一想,想得简单,自以为就这么回事,然后就那么办了,办得毛毛糙糙,结果碰壁了,没果效,你这样的尽本分、这样的办事有没有原则呀?你办一切的事、尽一切的本分如果都是凭你的意思这么做,没经过寻求真理,没经过交通真理,没经过咨询,没经过祷告,没经过揣摩,最后都没确定出实行原则就那么办了,就那么做了,你就是办事没有原则的人,你的尽本分就不合格。

怎么看人是不是敬畏神的人呢?看他办事有没有原则,尽本分是否能实行真理,就看这两条就妥了,“板上钉钉”,确定无疑。有的人交通真理挺好,说话干净利索,但是办事没有原则,尽本分一塌糊涂,一看就是口唱高调没有实际,绝对不是敬畏神的人。衡量一个人敬不敬畏神就看你办事有没有原则,你怎么对待真理,对待真理的态度就是对待神的态度,你尊重真理你就尊重神,你喜爱真理你就是喜爱神,你对真理不感兴趣,置之不理,那就说明你对神冷淡,心里没有神的地位,根本就不是敬畏神的人。有的人什么坏事都能干,把神的祭物还能借给撒但,这样的人有没有敬畏神的心哪?这是卖主求荣,这是犹大一类的人。有的人跟外邦人签约,光答应外邦人的要求,不把神家的要求写在约里面,这叫卖国求荣,讨好撒但,这样的人有没有敬畏神的心?为神家办事你出卖神家利益,为自己办事你寸利必得,寸利必争,你是什么东西?纯粹是犹大一类的,是唯利是图的卑鄙小人。这么看人合不合适?这样的人神家还能用吗?用这样的人等于用魔鬼撒但,你不维护神家利益,还敢出卖神家利益,你不但不是敬畏神的人,你还是出卖神的人,如果你被大红龙抓去,你肯定是犹大。现在有很多人尽本分都不维护神家利益,一临到尽本分有点难处,问我怎么办,这是什么问题?看见神家利益要受损失了,你在现场问我怎么办,我说要是你的钱、你的东西临到危险了,你说怎么办?你会处理不?要是你的利益受到损失的时候你知道怎么办,神家利益受到威胁的时候你不知道怎么办,这是什么问题?有没有敬畏神的心?有敬畏神之心的人他对神有忠心、有顺服,能急神所急,想神所想,能体贴神的负担,这条他没做到,说明什么?他心里不爱神,所以他不维护神家利益,问我怎么办,他如果找不到我,这个事他就不做,不做就危险,到时候出事了,他说什么?“我没找到上面,没联系上,所以这个事我不能乱做。”你们说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不是推脱责任?那一般正常、有理智的人如果对这个事真看不透了,找我还找不到,他应该怎么做?你看大红龙临到了特别重大的环境危险,赶紧召开政治局会议,撒但的国还知道召开紧急会议呢,你为什么不知道召开紧急会议呀?你连撒但都不如啊,撒但知道维护它的国,你是教会的带领,你不知道维护教会利益?这是不是问题呀?对这样的人你说我怎么想?我要跟神说一声,我说发生这么一个事,那些人找不到我,不知怎么办了,神的心有没有安慰,有没有享受啊?神说这些人是废物,用他们没用,疼他们白疼,这些人不办正事,越到节骨眼越让人失望啊。要是你的利益受损失的时候,你有八个心眼知道怎么做,有八条路解决问题,要神家什么事临到了,你一条路都没有。托付给你那么多大事,你怎么就连这么点心都没有呢?没有敬畏神的心一事无成,真不值得重用,人没有敬畏神的心怎么提拔也不行,怎么说也不行,怎么交通也不行。你说约伯临到那个试炼有路吗?他经历过吗?他没经历过,以前没经历过这个事,谁不蒙啊?但是约伯一开始不吱声,祷告神,琢磨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那几个朋友来了之后,他才开始说话,他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撒但就等着听下一句,“你收取了我反对”,发怨言。最后约伯还是要感谢赞美神,撒但就蒙羞了。在那个事上约伯站住见证了,他有路行,他知道怎么见证神,怎么让神满意。……

你们说如果不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神喜不喜欢?(不喜欢。)为什么不喜欢?他不是人,不配称为人,是畜生、魔鬼。信神多年还不能敬畏神,这是什么东西?是不是魔鬼撒但?是不是畜生?敬畏神远离恶的人才是真正的人,有真正人的样式,也可以说就是义人、完全人,肯定蒙神称许,这么说丝毫不过分。你要信神多年,不是敬畏神的人,你就是废物、畜生,不是人,没心没肺,没人性,肯定不是好东西。信神多年一点敬畏神的心没有,你还配称为人吗?谁跟你当弟兄姊妹相处啊?谁敢跟你相处啊?他怕跟你相处有后患,有危险。要是我心里就会想“你要恼羞成怒、恩将仇报就麻烦了。你要是敬畏神的人我放心,这人绝对不会作恶,你敬畏神远离恶,我愿意跟你交朋友”,不光我愿意和你交朋友,神也愿意跟你交朋友,你要能做神的知心人,神就找这样的人。神总跟我说:“在教会中有几个能跟人相处的好人呢,能召到身边唠唠嗑说说话呢?”我说:“海外不好说,我还没发现,大陆可能有几个。”在神话里有这样一句话“更是为了我能与我的众长子早日同相聚”,被成全的人就是神盼望得着的人,神盼望得着更多的知心人,能说点知心话。神道成肉身也寂寞呀,没有人能和他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真理,神一听外邦的处世哲学就恶心,神就不愿意跟你说话,你得能说出点知心话,有人味,有人性,有真理,有实际,这才行。现在我跟人相处都打怵,我说这个人是不是敬畏神的人呢?能不能接受真理?是不是追求真理的?要不是那样的人,我可不跟他处,没有意思,处完了遗憾。有一些人经过一些修理对付还真有变化,我感到挺欣慰,我说这人行,这人相对可靠了,能托付点事了,能接受修理对付,我怎么说,他一听,“对,就那么办”,这样的人办事就能让人放心一些了,他看不透的事再寻求、再问问,我就更放心了,挺好,这样的人值得相处,有点敬畏神之心了,有希望达到蒙拯救。有些人刚信神一两年、三五年,我都不敢修理对付他,我说“这人能不能接受真理呢?看不透”,所以不敢修理对付,万一修理对付,一消极,跑了,这不麻烦吗?你说人在蒙拯救接受神作工期间是不是都挺危险哪?都还挺麻烦。跟这样的人相处都不知道要临到什么事,不知道背后他怎么看你,怎么对待你。没有敬畏神之心的人神不放心,人也不敢相处。人一有敬畏神的心,基本就定型了,这个人是蒙拯救的人,问题不大,跟他处应该是安全的,不会有危险。你或者有什么败坏流露了,有什么地方不注意,说话伤害到他了没有危险,他能担谅,能包容,他能根据真理对待,这就安全了,要不他来个恼羞成怒、恩将仇报还麻烦了。为什么外邦人临到人受伤了、求救了不敢伸手?他反过来咬你一口,你没处说理去,所以外邦人就总结出一句格言“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隔肚皮”,这人太难测了。所以人都说江湖险恶、官场险恶,就是这么回事,“官场险恶”说白了是世界太险恶,不是仅仅江湖险恶,世界凡是有人群的地方都险恶,是人间险恶。我说这话有些人总不大接受,说我把人间描绘得太危险了,我说的是不是事实?我说的如果是事实,你接受不了,说明你阅历太浅了,你没见过世面,你不知道人间险恶。

上一篇:关于神话《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的讲道交通(一)

下一篇:神话《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