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神对神选民提出的最后十一条要求

● 神对人提出的最后十一条要求

现在你们都应尽快省察你们身上还有多少背叛我的成份,我在迫不及待地等着你们的答复。”(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我们属于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在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撒但本性,凡是撒但本性都充满了背叛的成分,所以我们每一个人身上都有许多背叛神的成分,这是公认的事实。那背叛神的成分到底都有哪些?它是怎么表现出来的?我们看看神话就知道了,这十一条标准——衡量人性情变化的标准就是背叛成分的表现。如果你把这些背叛成分解决了,你在这十一条标准上成功了,那毫无疑问你就是性情变化的人。这十一条背叛成分如果没解决,还在你身上顽固地存在,那足以证明你的生命性情没有变化,还是属于撒但的本性!第一条:“如果你真是一个效力者,那你能不能为我忠心效力,不掺有一点糊弄与消极成份?”(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第一条说什么了?“如果你真是一个效力者”,这个概念是什么意思?这是一个真实效力者的概念。真实的效力者具备什么?真实的效力者的条件就是:“你能不能为我忠心效力,不掺有一点糊弄与消极成份?”这是神对效力者的要求,忠心效力者就得具备这个,说:“我知道我是效力者,然后我还能忠心尽本分效力,还不掺有一点糊弄与消极成分。”这叫忠心效力者。有人说:“如果一开始我没忠心,到最后才忠心了,那我还能算是忠心的效力者吗?”就是根据最后算的。好比说,最后神工作快结束的时候,国度福音对西方扩展完了就结束了,本分尽完了,属灵的战役打过了。现在最大的战役已经开战了,如果这个战役打完了,你具备了这个条件:能忠心为神效力,不掺有一点糊弄与消极成分。妥了!你现在达到忠心效力者的最低标准了,那你信神最终结局起码是效力者了。如果到最后神工作结束的时候,你还没达到忠心效力者这个条件,这样的人还能不能剩存下来呢?如果最后几个月你都没达到忠心效力者的身量,那就完了!哪怕最后那几个月你要真成了也行啊!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让你做几个月的忠心效力者,这几个月的苦你都不能吃,你说这样的人有没有一点人格啊?(没有。)让你做几个月忠心效力者都做不成,要做几年呢?那就更完了!最后这半年让你做忠心效力者,你要再做不成,这个人的人品的确成问题了。那他信神里面都是什么东西啊?全是交易,全是悖逆,全是抵挡,一点忠心、顺服都没有,这个人里面的败坏性情就太多了,本性就不用说了,完全是属撒但的,一点都不属神了,一点神的地位都没有了!所以这样的人丝毫不接受真理,一点人性都没有啊!让他忠心效力,吃几个月苦都做不到,那这样的人信神就没什么意义了,赶紧回家完事。对一些人我就得求真,我说:“你敢不敢说你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哪?”他就不敢说。你们说不敢说这里有没有问题啊?肯定有问题,他自己都不敢承认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这问题严重了,这样的人如果再没有回转,再不好好追求真理就报废了。你说你自己都不敢承认自己是追求真理的人,这里面你的问题很多呀!你能不能意识到你存在哪些问题啊?如果能意识到能不能悔改啊?能不能有个真实的反省啊?如果再没有反省,也没有悔改,还继续这么信下去,最终还是被淘汰啊!人不追求真理,他信神没什么意义,神这一步作工就是用真理拯救人,用真理洁净人,用真理成全人,你不喜爱真理那就什么也得不着。信神如果光为得点神的恩典,得点神赐给的物质祝福,那有意义吗?(没有。)你家财万贯,楼房,轿车,银行里存款上亿,明天死了,那些东西还有用吗?身外之物没有用啊,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身外之物你挣得再多,这些东西到底是谁的?你敢说是你的吗?你不敢说。因为什么?你哪天一死,这些东西就是别人的了,有的就是国家的,所以挣那些东西没有用,那不是你的。那什么东西真是你的?就是你心里有的,装到心里的,这别人抢不去了。属于生命的东西你要得着,谁也夺不去;不属于生命的东西你得多少,其实说到家还不是属于你的,人一死什么都没有啊,那些财产都是别人的。如果这一生,你的一切心血代价、劳碌就换来那么点财产,最后还不是你的,这样的人是不是很愚蠢哪?活得没有意义了!如果一生物质东西神给你多少你都知足,但是得了很多属于精神方面、生命里的东西,得了很多真理,那你这个人是绝顶聪明啊!到晚年的时候,人问你:“你这一生都为什么奋斗了?”你说:“我没为物质的东西奋斗,我就为得真理奋斗了。物质东西够我用,够我生活,我没有追求得着更多但是属于真理的我得着不少。”这是不是绝顶聪明的人哪?

我们现在都知道得真理的确宝贝,那得真理怎么得呀?得真理就是把真理接受到心里,最后自己的心因着真理得洁净,因着真理得释放,因着真理被成全,活出一个有真理、有人性的人,这是不是就得着真理了?真理成为你的生命,变成你的实际,那就是什么?真正人的样式、真正人的形象活出来了。你是因为经历神的作工,是因为接受真理、经历真理,最后得着真理作生命,你就活出了一个真正人的样式,就活出了一个美好的见证,那你这个人就是得着真理的人。人问你:“得着真理什么样?”“看吧,就这个样。”“这个样是哪个样啊?”“看看我的人品,看看我的人性,看看我的人格,看看我的尊严,再看看我的人生观、价值观,再看看我的活出、我尽的本分、我作出的见证。这些看完了,你就知道什么叫得着真理、什么叫没有真理了。看看我有没有人样,看看我尽的本分是不是见证,看看我的活出是不是蒙神悦纳、蒙神喜悦,就妥了。”真理就是实际,真理就是生命,你得着真理不是一番道理,非得用口把他表达出来。人得着了真理,真理成为他的生命了,他就有活出来的真理的形象,他活出来的形象是敬畏神远离恶,是绝对顺服神,活出来的形象是尽本分有忠心,一点应付糊弄没有啊!活出来的形象最后让人公认有真理、有人性,让人佩服,让人喜爱,让人赞成,这就是真理变成的生命形象。得着真理宝贵不宝贵啊?(宝贵。)但是要得着这样的真理得付点代价,那得天天经历神话,天天实行真理,天天交通真理,最后达到明白真理进入实际、得着真理、活出生命,就是这么个过程。真理就是生命,每一条真理都成为你生命的一部分,最后你得着许多真理,活出许多真理,那你这个人就变了,有真理的形象啊!有真理的形象,在肉体形象上有没有什么变化啊?外表个头还那么高,长相还那样,但是精神状态不一样了。他没有诡诈、没有弯曲了,他里面没有黑暗,他是释放自由的,他不受任何人事物辖制,他是爱神、顺服神超过一切,他是敬畏神远离恶的人,这些真理实际他活出来了,这就是得着真理的人。现在看得着真理的人外表样式没变,但活出来的形象变了,真理能改变人这是真实的,真理能作人的生命这是真实的,真理太实际了,这是真实的!

咱们再交通第二个题:“如果你得知我从来就不赏识你,那你能不能留下来为我效力一生?”(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这个对人是最大的显明啊!有一些人就知道:“哎呀,我素质差,我领受能力也差,我明白真理太肤浅,神不赏识我呀!”当知道这个背景以后,你还能不能留下来为神效力一生呢?这个就显明人了。神对这样的人就有这样的要求,你能不能满足神?你们当中有没有人知道神不赏识自己?(有。)那你们怎么答复神这句话呀?知道神不赏识你,你能不能留下来为神效力一生呢?(能。)怎么表示啊?(竭尽全力尽好本分。)这个很关键!其实“神不赏识你”是指什么说的?就是你的人品、人性神不赏识,并不是因为你有败坏性情,也不是因为你素质太差。不管你素质差不差,你这个人品得端庄正派,得对神有忠心。因为神对待人的原则是:他给你多少,他就向你要多少;他没给你那么多,他也不向你要那么多;他赐给你多少,他要收取多少。神对待人是公平的。他没给你太高的素质,他要求你做太高的事了吗?他没要求,所以神是对人特别公平的神,他是公义呀!那这个“不赏识”是指什么说的?就说不管你素质高低、信神时间长短,你对神的心得真,你别糊弄神,你别欺骗神,你别玩弄真理,你说话应该算数,你应该做诚实人,你如果能接受真理,做诚实人,忠心尽本分,就是素质再差,神一看你是好人,你对神是真心的,神就赏识你了。明白了吧?败坏人类往往犯一个什么毛病?谁素质高,谁长相好,人就喜欢;谁素质差,长相不怎么样,人就不喜欢。人对待人就这样,没有公平,神对待人是公平。神对人不赏识就是因为你能做到的你没做到,你对神的心不正,对神没有真心,对神没有忠心,没把心交给神,对神总应付糊弄,你太不理解神心了,你太不听神话了,所以神才不赏识你;并不是因为你素质差不赏识你,也不是因为你信神时间短不赏识你。好比说,你能要求一个三岁小孩做五岁小孩的事吗?(不能。)那你能根据小孩的长相来对待他吗?(不能。)你对待小孩还觉得挺公平呢!那神对待人是不是更公平啊?那这个“不赏识”有没有神的责任哪?(没有。)在神那儿有没有问题呀?没有问题。所以你别误解神,神并不是因为你素质不好不赏识你,因为你天生是什么素质是神命定好的,神不会管你多要的,神没要求你太高;但你得把真心给神,这是神要的。就像一个父母对待自己的几个孩子,父母也不可能无条件地要求哪一个孩子对父母特别孝敬,他没要求那个,他有个最低标准:孝敬父母根据你的能力,你挣钱多,你多孝敬一点;你挣钱少,也没要求你孝敬太好;你懂事多,你多孝敬一点;你不太懂事,素质差,也没要求你孝敬太高。父母对孩子的要求还基本公平合理呢!那神对待人的要求不更公平合理了吗?在这里我们得理解神的心,不能误解神的心。那如果你得知神从来不赏识你,你能不能留下来为神效力一生?这是一个显明人的事。另外这里说明一个什么问题,知不知道?即使你素质差,只要你把真心献给神,甘愿留下来为神效力一生,“不管神怎么对待我,不管我能不能蒙拯救,我甘愿留下来为神效力一生。”这一条你具备了,即使素质再差你也能蒙拯救。看没看出这个信息呀?看到了啊。那有人问:“哎呀!我素质差呀,我以前悖逆啊,我以前没把心交给神,我以前尽体贴肉体啊,贪恋世俗,贪恋钱财,那我现在如果悔改了神还能不能赏识我了呢?”这个问题好不好答?“以前我得知神不赏识我,那是神的公义,那是我的败坏,我没将真心献给神,那我该不该悔改呢?”你们说该不该悔改呀?(该。)你现在要悔改了,神以后不就赏识你了吗?如果人以前得知神不赏识,以后还继续不想达到让神赏识,这样的人是什么问题呢?这是什么人哪?这是不是不求进取啊?顽固自守,不求进取啊!不可救药了!你得知神从前不赏识你,为什么不追求以后得神赏识呢?做个这样的人不就解决了吗?神对人是公平的,他不把人一碗水看到底,他希望人能悔改,希望人能变化。

以前我对付过一些人,我对付人的时候口无遮拦,怎么扎心我就怎么说。但神说话不那样,神说话准确,他没有冲动,他不受情感左右。有的人在我对付他以后,他就知道了:“经弟兄这一揭露,我看见我的问题是不少,神肯定也不赏识我了!”那你真临到这样的事,知道神不赏识你,你能不能有个悔改的心,争取以后让神赏识你啊!我对付你不代表你不能转变哪!那我对付的人有没有转变的?也有转变的。我也挺佩服那个人,我说“那个人真不错呀,我那么对付,人家都没倒下,没消极啊!”人家后来的确有一些变化,不能说一点变化没有,也不能说变化很大,真有一些变化。这是什么问题啊?我对付你几回,你真有一些变化,你如果再有一些大的变化,神不就赏识你了吗?那你能不能有点信心哪?再有点大的变化不就妥了吗?你别满足于一点变化。你们说我对付人这是不是好事啊?当时人是受一些苦,尤其我这人说话口无遮拦,话说得重,扎心。当时你受一些苦,但是我感觉如果你真能接受真理,我这么说话过后给你带来的转变是大的,是好的,果效好啊!但是我要按人的观念、按人喜欢的那个说法说,果效就不大了,人也受不了什么苦了,所以也带不来什么大的变化。如果从咱们得的益处、变化这个角度上看,我这么说话对你们有没有益处?(有。)但是有一条你要记住:我无论怎么说话,我心里没有仇恨,没有定罪!就是心急,恨铁不成钢,巴不得你早日变,仅此而已;话我说完了,但我不整人治人,我给你留出路,给你留有机会。你如果真回转了,不管你回转多少,保证给你机会,我不会将人一棍子打死,这点你们放心,我不是整人、治人的人,我是按原则办事。比方说:今天你是货真价实的地道的敌基督,你明天真悔改了,我保证态度转变。你转得多快,我转得就多快,这是绝对的。我这个人一般情况下按原则办事太容易做到了;但如果是特殊情况,你把事做太绝了,这不行了,你能悔改,这也不行。比如你把神的祭物几十万都给弄没了,你还说能悔改,那也不行!再如你把教会好几万人都给开除了,这个事你做得太绝了,你说你能悔改,这个事不能饶恕,没办法。你把事做得不太绝,这个事还好处理,可以宽松一点。这个特殊情况就是:你别把事做绝了,要做绝了那可不怨我了。有没有这种情况啊?大陆那边就有这种情况,把事做绝了,他把几十万、几百万祭物都给贪污了,我还给他悔改机会?那我不得罪神吗?不管你说我是死套规条也好,无论如何这种情况都得处理,你悔改也没用。有些事给悔改机会,有些事做太绝了不给悔改机会,这也是按原则办事啊!你要当犹大了,还让神给悔改机会?我看神都不一定给。这样的事一次就解决,不给悔改机会,这也是符合原则的,不能说违背原则没给悔改机会。听明白了吧?

第二条很显明人哪,你知道你是效力者,你知道神不赏识你,你还能不能留下来为神效力一生?在这种背景下能留下来为神效力一生,这是什么见证?这是不是放弃得福存心甘愿效力了?“不管结局是什么,我为神效力一生我不后悔!”就这样的见证代表什么?对神有没有忠心了?这是为神忠心的见证啊!能忠心尽本分了,不图得福,不求报酬,神怎么对待都行,具备这样忠心、顺服的见证,妥了,就是蒙神拯救的人,就是性情变化的人。那现在你具不具备呀?反省反省吧。如果你在这种背景下做不到,那你的标准还不行,你没有实际,你经历神作工没达到什么果效,没有见证。

第三条:“如果你出了很多力,但我仍是对你很冷淡,那你能不能继续为我默默无闻地做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这一条也挺关键!这也是衡量人性情变化的标准。人背叛神的本性、背叛神的成分就在这类事上显明出来了。有的人总跟神探底,“我如果出了很多力,你对我还冷淡,我到底能不能蒙拯救呢?如果真不能蒙拯救那我就要考虑考虑这个力以后还出不出呢?还跟不跟随神呢?”有这样考虑的人多不多啊?不少。考虑这个的时候也是最关键的时刻、一念之差的时候,如果你能留下来坚定不移地为神效力,不管结局如何,就是死也甘心情愿,这个背叛成分是不是也解决了?这个背叛成分的解决、性情变化的见证在哪儿呢?就在这样的事上体现出来,神就是用这十一条标准来衡量你信神到底有没有见证,生命性情有没有变化。

有的人一看神说到关于人结局的话就消极好几天,心里就没劲啊!这是因为什么?一涉及到自己的结局、命运就难受,就想停下来,就想重新来一次选择,就想考虑以后到底还跟不跟随神。你们说凡是有这种思想的人背叛成分严重不严重啊?太严重了!如果你的心能顺服神的一切安排,能放下得福的存心、意念,“神怎么对待我,我都要忠心到底,最后尽完忠心,就是死了我也毫无怨言!”你敢起这个誓吗?你要敢起这个誓说明你的心已经干净了,你不是在为得福信神,你也不是在为得赏赐出力,你的出力就是忠心为神哪!“就因为神是造物的主,我是受造之物,应该毫无条件地为神效力,没说的!”你要站这个地位上说话来对待神,那你的性情就真有变化了,这是真实的见证啊!等你效完力的时候,临到灾难的时候,你家里人对你说:“你弃绝神死了吧!”你说:“就是我死了,我也甘心、愿意,我没有遗憾,因为我的誓言达到了!”就这句话就成见证了,证明你生命性情变化了,这个见证厉害呀,就这个见证能羞辱撒但,能满足神,能蒙神纪念,能让神得安慰。你们愿不愿意作出一个这样响亮的见证啊?(愿意。)你有没有在涉及到结局的事上消极呀?临到消极你反省过来有信心的时候,敢不敢向神起誓啊?“对神绝对忠心到底,不求报酬,不求得福,神怎么处置我都行,我还追求真理!”你如果敢起这样的誓,敢照着这样的誓言去尽本分,那你就是追求真理的人,你走的路是对的,这个见证就能有希望作出来。那现在你出了很多力,但神仍然对你很冷淡,这说明什么?应不应该检查自身的原因哪?有人说:“我自身没原因,为神忠心效力,甘愿!死了也没怨言哪!”在神对你冷淡,你还找不出原因的时候能不能消极呀?还能不能继续为神忠心哪?这类的事人经历得多不多?这类事都很多呀!我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最后鼓起勇气继续为神尽忠心,不管神怎么对待我,我也要忠心到底!这类的思想斗争都不少,这类的试炼都没少经历。那每次经历完能不能立下心志啊?经历完这样的事你跟神作个祷告:“神哪!不管我以后什么情况,你对我再冷淡,我对你也要忠心到底,我还是要跟随你到底,不管结局如何,就是死了我也心甘情愿,我绝对不埋怨你!因为我是受造之物,这是我该尽的本分,我要不这样尽本分,我就不配称为人!”你跟神作一个这样的祷告,等你作过几次这样的祷告以后,再临到这样的试炼,你就一点消极没有了,这就成功了!不消极了,不痛苦了,很轻松地继续效力,继续对神忠心,这一关就过了。这十一道关你如果都过完了,经历过很多次都站住了,那你的生命性情变化就彻底了,没有背叛成分了,以后不会再背叛神了。这是不是追求真理的路啊?

第四条:“如果你为我付出了一些东西之后,而你的一点要求我并未满足你,你能不能对我灰心失望,甚至怨气冲冲、破口大骂?”(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有很多人为神有一些付出之后,人的一点要求神并未满足,他对神就灰心失望了,有的怨气冲天、破口大骂,有的就退去了,这样的人多呀!你们说这样的人失败在什么地方了?这个事得看透。这种人是不是在跟神搞交易呀?他为神付出了一些东西之后就想得到报酬,就想拿回来一些东西,就想达到一些目的。他为神花费是带存心的,明显地在搞交易;一旦交易失败,没达到自己目的,然后对神就灰心失望,就怨气冲天、破口大骂,这样的人有没有一点人性啊?有没有一点理智良心哪?(没有。)所以这样的人最后都失败了,被神淘汰了,神不要,性情太恶劣了!为神付出了一些东西之后,有一点要求没满足,他对神就没有信心了,那一点要求算什么呀?为神付出不应该啊?你受造之物付出什么都应该!如果有一点要求神没满足你,你祷告神神没听,你对神就失去信心了,那你对神的信心就这么点啊?就看不见神作为,看不见神全能,就不知道神作事有原则,就不知道神公义,就不知道有时神是故意试炼人、显明人,这样的人对神也太没有认识了。你把神想象得太简单了,你以为神是人呢?“我给你办点事,你也得给我办点事;我给你做点事,你得答应我的要求”?你跟人这么办事也不行,也得失败!你得看看对方是什么人,他有什么条件,他能不能为你办事。你跟人办事那么苛刻都不行,你还跟神搞交易呢!这样的人是不是有点蛮横不讲理呀?那你的付出就不应该?你付出的东西不是神给的?不是从神来的?那是你自己的?有的人为神撇下了一切,孩子生病了,他埋怨神:“我为神撇下一切,孩子怎么长病了呢?神你怎么没给看顾好呢?”神是给你看孩子的?孩子长病怎么的了?长病了你该反省自己,因为什么长病啊?可能有客观原因,什么事你都埋怨神,这是不是不讲理呀?这叫胡搅蛮缠!人在神面前得有理智啊!有的人走路摔跟头了还埋怨神:“神怎么不保守我呢?”这是对神真实的信吗?有的人感冒了还埋怨神,难道你不应该感冒啊?你是铁打的?什么事都埋怨神,人是不是不讲理啊?人临到的一切事,你如果有理智都得从自身找原因,反省自己有什么问题,有很多事不像你想象得那么简单。你看约伯临到那个试炼,他那三个朋友怎么看?约伯自己怎么看?这事人说不清,对神没有认识不能乱说话啊,谁也看不透!看不透怎么办?咱就等候神的时候,咱就寻求真理,早晚有一天能明白真相,咱们正确对待,没看透之前别瞎埋怨,别瞎论断,别瞎说话。神最好不过,神最全能,难道你看不见吗?在神那儿没有问题,绝对是人的问题,别总给神栽赃陷害!不反省自己总埋怨神,这是不是人不可理喻啊?第四条也挺关键,也显明人的悖逆、背叛神的成分挺严重。

第五条:“如果你一直很忠心,你对我一直很有爱,但你却遭受到病痛的折磨、生活的拮据,而且亲友的离弃或者任何生活上的不幸,那你对我的忠心与爱是否还能继续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第五条这是对人的成全哪!你越对神有忠心、有爱,往往还越容易遭受到病痛、生活拮据、亲友的离弃,还有生活的各种不幸,临到的试炼越多,这个规律发现了吧?为什么神这么作事呢?这里就有真理可寻求,就该摸神的心意。神对忠于神的人、爱神的人往往加很多的试炼,目的就是要成全人!彼得因为爱神,七年就经历数百次试炼,那多少天一个试炼哪?可能十来天、半个来月、一个月就一次试炼。说每次试炼一般痛苦几天?就跟一场感冒似的,一般一个试炼是三五天。三五天过去了,痛苦消失了,没了,然后快乐三五天,“咔嚓!”又一个试炼临到;痛苦过后又晴天了,挺快乐,“咔嚓!”又临到一个试炼,中间还是隔三五天。这类的试炼是不是约伯那类的试炼?这类的试炼很多,这事我经历得多。有很多事不是外面的试炼,外面你看着是风平浪静,有时候就是因为一句话说得不妥当,心里受折磨了,受熬炼了;有时候就因为一件事没做好,就临到一个试炼;有时候因为一个心思意念想偏了,受熬炼了;有时候因为处理一件事失去原则了,受试炼了;有时候因为表态一句话说偏了,受试炼了。这类的灵里的事试炼不少。外面的事就多了,临到病痛了,临到生活难处了,亲友离弃了,生活上的不幸,这类的事什么都有啊。哪一个试炼都得痛苦三天到五天,最长的一个礼拜左右才能过劲。反正每一次试炼临到,你都得在神面前祷告,一个是祷告、反省,一个是琢磨、寻求真理。有时候你活在消极情形里一段时间,最后找到答案了,从一段神话中就走出来了。就在你临到的各种各样的事上让你受试炼,让你在神面前反省,让你认识自己,让你看见自己败坏,最后怎么样?经历数百次这样的试炼以后,情形不一样了,办事也有原则了,心思意念也对了;另外说话也客观公正了,对人处事都有原则了,都有正确观点了,越来越得洁净,越来越得成全,情形越来越好;越好以后,试炼就减一些了,到关键时刻,根据你最缺少的地方、根据你的致命处再加给你一些试炼,你还得受很多痛苦折磨。所以临到试炼越多,对人越是成全。这就阐明了一个真理,这个真理是什么?对神越有忠心、越有爱、越是追求真理的人,试炼肯定越来越多,这就是神成全人的方式,神就是这样成全人。没有试炼,人得不到成全,这是绝对的。所以根据第五条,如果你一直很忠心,对神一直有爱,你的试炼以后肯定会多,这条确定了吧。在这里能不能明白神的心意呀?有人说:“要这样的话,我可不忠于神了,我可不爱神了!”有没有这么说的?要真有人这么说,那人可犯浑了,那人就真不配爱神了。如果说你对神有忠心、有爱,以后试炼肯定多,这个事你们看透以后,还愿不愿意追求爱神了?(愿意。)那临到受试炼的苦怎么办哪?受苦的时候赶紧寻求真理,赶紧摸神心意,一摸神的心意就有信心,就不消极了。等你受一些苦,看见自己有一些变化的时候,你就有信心了,以后再临到试炼你就不害怕了,你说:“试炼是好事,‘良药苦口利于病’啊!”神看你配得、你有爱神之心、你追求真理才给你试炼,你要不是对的人,想临到这样的试炼还没有呢!想临到这样的试炼神还不作呢!神没那个精力搭理这样的人,神对不追求真理的人不愿意搭理!越追求真理,神越试炼、熬炼你,神就专门寻找这样的人来成全哪!有时候家里突然临到一个事,大人有事了,有难了,或者孩子有病了,有时候是剥夺,那一剥夺,人说死就死啊!那你要没有什么信心,一埋怨神不麻烦了吗?你们如果真临到一些剥夺性的试炼,能不能站立得住啊?突然孩子有病死了,你能不能站住?突然丈夫有病死了,你能不能站住啊?突然父母得病死了,你能不能站立住啊?突然临到灾难了,财产被人抢去了,房子、地被人霸占了,没有生活出路了,能不能站住?认为自己能站住的人有这个心志,就是:“现在我明白了,这类事就是神的试炼,就算不是试炼,真把他夺去,我也不埋怨神!”如果你家里的亲人死了,外邦人问你:“这是神给剥夺的还是人给夺去的?要是神剥夺的,你怎么办?要是人给夺去的,不是出于神的,你对神怎么样?”人就该表态了:“不管是不是神剥夺的,我都要赞美神!感谢神!”人得有这样的信心哪!如果经历这样的事站立不住,那什么试炼都不容易,这是最严重的试炼,这样的试炼要经历得住了,一般的试炼都不成问题,都能顺利通过。就家里亲人死了这个试炼,一般的人站立不住。以前在恩典时代,我给一个教会讲道的时候,我讲这么一篇道,我说:“如果你的父母死了,你埋不埋怨神?”大伙说:“不埋怨!”我说:“你父母死了,你回不回去奔丧、发送?”有个姊妹说:“奔丧、发送?不去!”我说:“你父母死了,你能哭几次,哭几天,还不耽误信神,不耽误聚会,不耽误尽本分?”她说:“我一天也不哭,顶多哭一次,不能哭一天,然后照常聚会尽本分!”结果有一天,她母亲死了,她哭了五天,聚不了会了,眼睛都哭肿了,一个劲儿哭。她以前起誓的时候比谁说得都好,临到事以后不一样了。父母死了,想不哭都不行,身不由己。那这样的人有没有问题啊?问题不轻啊!她没把这个问题的实质看透。一个外邦老魔鬼死了不减轻负担、脱去缠累了吗?你如果能在亲人死了的情况下不埋怨神,还能跟随神照样尽本分,这就差不多了,这话对不对?(对。)这类事你能站住了就行了,就差不多了,其他的事一般都容易胜过,轻松加愉快!如果有一天你不信的丈夫死了,你能哭到什么程度?能不能消极、软弱、跌倒、背叛神哪?有些人说能站住,挺好!你在神面前就这么祷告,祷告之后,神就加给你力量。当时你心里痛苦、流泪、哭,这都正常,别说一哭就是软弱、就是背叛,那不是。你哭的时候你说:“神哪!我心里很痛,但是我爱你,我不背叛你,我还是要跟随你到底!”你就这么祷告就妥了。“心里很痛,但是我绝对不背叛你,这是你的公义,这是你的爱临到了,我顺服你!我感谢你!”你就这么祷告。这么一祷告,撒但听了就逃跑了,蒙羞了,“这么大的事没把这个人打倒啊!人还在那儿感谢神呢!还在那表示跟随神到底、顺服神到底。”这就是见证。你要说丈夫死了,心里一点不痛苦、不流泪那是不可能,这话谁说也不对,肯定痛苦;但是有些人就能站住,就不埋怨神,痛苦一段时间照样尽本分,照样聚会,这就有见证了,这个见证就可以,不错!别要求太高,还要求人不哭,当天还得尽本分,一点不消极、不软弱,那不可能。要求那么高不现实。如果你信神的丈夫死了,怎么办呢?该不该埋怨神哪?那怎么对待呢?信神的人死了,你怎么祷告?你能不能祷告“神哪!他信你怎么还死了呢?那信你的如果都死了还怎么信你了”?(不能。)那应该怎么说呢?“他信你他死了证明神你是公义的!他死了也是该死,虽然我们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神绝对不会作错事,我还是要赞美神的公义,我还是要跟随神。信神的死一个我跟随神、赞美神,死十个、死一百、死一千,我还是要跟随神,赞美神!”这么祷告好不好?(好。)你有这个信心就站住了。

第六条:“如果你心里想象的与我所作的都不相合,那你该如何走以后的路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这个事也显明人哪!你们说有多少人心里想象的与神所作的相合?没有一个相合的。如果人想象的都跟神所作的一致的话,那人就没有观念、掺杂了,还成神了呢!是不是?所以人的想象永远都不会与神所作的完全相合的,即便你得着真理了,你所想象的跟神所作的也不能完全相合,只能相合一部分就不错了。所以自己的想象与神所作的有不相合的地方这类事多,也常见,这类事就很显明人。比如有一个人说:“那个人信神信得挺好,怎么出车祸死了呢?有的人比他坏多了,那个人怎么活得挺结实、挺滋润呢?”这个事与人想象的怎么样?是不太相合吧?这类事你怎么看呢?该死的他有该死的原因,活着的有活着的原因,咱们不是主宰万物的,咱看不透。所以对这些看不透的事、涉及灵界的事人最好别想象,你没法想象啊。他死了也是该死,到死的时候了;作恶的还没死,那是因为他还没作完恶,就是这个衬托物还没作完呢,作完他就该死了,死了以后惩罚更重;但是没作恶就死的,他死后没有大的惩罚,这是绝对的。这么想就对了,万事万物都有神的安排,都有神的时候啊!作恶的一定会受到惩罚,这是绝对不会错的,因为神是公义的。好人死了到阴间、到灵界,他也不会受罪;恶人在阳间活着,他的恶没作完,他死了以后惩罚更重。这是绝对的。神的公义绝对不会有错误,对神应该有这个信心。所以在这里说:“如果你心里想象的与我所作的都不相合,那你该如何走以后的路呢?”以后的路怎么走啊?还该不该凭想象活着?该不该追求真理啊?该不该绝对地顺服神的安排啊?该不该放弃自己的想象啊?想象的不合神所作的就别想了,咱就别凭想象活着,咱就顺服神,无条件地任神摆布,永远地跟随神,这就对了!这是不是很简单的事啊?(是。)但是如果人做不到,这是不是人有问题啊?你还能和造物主的作事完全相合吗?造物主以后怎么作你能想象出来吗?谁也想象不出来啊!甭说咱们现在是追求真理的人,就有一天得着真理了,你想象的也不可能跟神所作的完全一致。这一条我就达不到,有些地方我就有想象,跟神所作的就不合,我一看,“我愚昧、无知了,在这个事上太幼稚了!”我就反省自己,所以丝毫不影响我跟随神的心志,这是理性的。按我的想象大红龙早该灭了,因为我太恨它了,我巴不得它明天就灭亡才好呢!但不行啊!神的工作没作完,有一些衬托物的工作还需要它作呢!你说谁不着急啊?现在有多少神选民有家难归呀?惶惶不可终日,天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睡觉都没一个安稳的地方,东躲西藏,这儿呆几天,那儿呆几天,像打游击似的,尤其那些传福音的、做带领的都是有家难归呀!他们受这苦都是基督受过的苦啊,所以他们在基督的患难、国度、忍耐里有份了。这些人受苦的时候最大的安慰是什么?“神也在陪伴我受苦,神也受了这些苦,今天我能在基督的苦里有份,这是神的高抬呀!”就这个信念支配着人忍受各种痛苦。那种有家难归、寄人篱下的痛苦我清楚,天天提心吊胆,每聚一次会,都得祷告几次,聚会的时候特别留心,外面一有动静,心里就受点搅扰。尝过那种痛苦日子的人都知道。所以神选民都在巴望大红龙早一天被神毁灭,神得荣的日子早一天来到才好呢!那怎么办?赶紧尽本分哪!把本分尽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美好响亮的见证一作出来,神的工作结束得就快了,大红龙被毁灭的日子就快了。现在有一些人脱离大红龙那个鬼窝了,得着释放了,那有多少神选民还得在那个环境下受苦啊?你说哪一个人不盼望大红龙早一天被毁灭?都盼望啊!有人说:“2012年肯定大红龙完蛋!”我说:“这苦日子熬到头了!”结果也没完哪!现在我看清楚:神的作工太实际了,“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太24:27),照到西方这个事还没完成呢!所以人的想象永远跟不上神所作的事实。现在都看清了吧?每一个人的想象都常常和神所作的不相合,这能不能影响我们的信心哪?能不能导致对神灰心失望啊?不能。咱们得认识神作工,神的作工太实际了,不是人想象的不管作到什么程度“咔嚓!”就结束了,不是那么回事。

现在神家英文神话发到了网络上,也登载在了报纸上,随后西方的宗教界、政界就要产生一番震动。这个震动怎么回应啊?就是刚才我交通的赶紧做好各种经历见证视频发出去,来回应宗教界的疯狂反扑。这西方的宗教界和东方的宗教界性质是一样的,都是邪灵,都是敌基督,所以它们反扑的性质是一样的,它们毁谤的话、论断的话都是跟大红龙一唱一和、遥相呼应,证明西方的宗教界是跟随大红龙的,是属撒但的。那我们现在这个见证该怎么作呀?这场战役该怎么打?现在摆在眼前了,做点实事吧!信神不是说嘴的事,得办实事啊!这是不是神选民作见证的关键时刻呀?在西方福音扩展的开始就是神作工最后的阶段。在这个阶段如果人的尽本分完全合格了,达到神的要求,就能达到最有力地见证神,最有力地回击撒但,那我们的见证就成功了,神的旨意得着通行了。我们的见证如果说最有力,让宗教界一看心服口服,“这就是神作成的一班得胜者!”让宗教界寻求真理的人一看,这就是神末世作工的果效,就是圣灵作工的果效,就是神末世作工的成果!看见这些成果就确定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没说的,没有疑问了。我们如果把神的末世作工见证到这个程度,达到这样的果效,我们的见证就合神心意了。你们现在有没有信心作好这个见证啊?(有。)那这个见证怎么作?就看你怎么做视频、怎么做电影。那做这个视频、电影的时候应不应该绞尽脑汁啊?应不应该不辞劳苦啊?应不应该竭尽全力?受苦付代价的时候到了,现在就开始受苦付代价了。以前工作几个小时?现在应该工作几个小时?应不应该加点班啊?如果以前你就干七八个小时还没怎么累,那现在应不应该加一两个小时啊?这是见证啊!这个见证那是受苦付代价换来的,那不是说嘴。你多受了一两个小时的苦、多付了一两个小时的代价,日积月累多做多少啊?时间长了你脸变黑了,你身体消瘦了,体重减了,那个时候你心里享受到的是什么?有一种安慰,有一种满足。这种安慰、满足达到的果效是什么?“我终于有点良心理智了,我终于能还报神爱了,我终于活出点人样。”是不是这样的果效啊?你要没受一点苦,就稀里糊涂地一天工作几个小时完事了,“管它好孬呢!今天没做完明天做,明天没做完后天做”,一天推一天,最后也没累着,也做出点事来,但是从良心上来说:“我不是竭尽全力地尽本分,我不是达到了忠心尽本分,我这里面还有应付糊弄,我这里面没受什么苦,没有代价呀!”所以你也尽本分了,你心里没有安慰,没有享受。从这里能不能看见神的祝福啊?不能。那要达到你心灵里有安慰、有享受,有一种满足感,就是“我看见我活出人样了,我知道什么叫还报神爱了,我尽力了!”有这种满足感,这个享受大不大?这个享受是很美的!所以受完苦跟没受苦过后的果效一不一样?付完代价与没付代价过后心灵的感觉不一样!一个有享受,一个没享受;一个有安慰,一个没安慰;一个有控告,一个良心平安哪!有控告就不好,有良心控告代表什么?是不是有遗憾哪?遗憾终身啊!留下遗憾不好,那是良心永远的亏欠哪!……

再看第七条:“如果你希望能得到的都没能得到,那你能不能继续做我的跟随者呢?”“你希望能得到的都没能得到”(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这个也显明人。以前你希望得到的是真理以外的那些东西——地位、名誉、赏赐、冠冕,那些你得不到,现在你希望得到什么?这是关键哪。现在如果你希望得着真理、得着生命,你再没得到,那怨谁啊?那怨自己。现在你还为不为你以前希望得到现在没能得到的而消极后悔呢?这样的人可能有也是个别的。总要求做带领,没做上;总要求尽什么本分,没尽上;总要求让大家都听他的、顺服他的,也没得到;总要求出人头地,让人围着他转、崇拜他,也没得到。这些没得到,有一些人就不想信了,他说:“信神没意思!”他那个“信神有意思”是什么呀?建立在他的肉体享受上,他样样都满意,那信神就有意思了;他样样不满意,那信神就没意思。这样的人是不是追求真理的人哪?那些属敌基督的是不是就因为希望得到的那些都没得到,他们就不想跟随神了?有这些不正当的存心对人得着真理是极大的妨碍啊!那现在我们希望得到的是什么呀?就是真理,就是生命。得生命就是得真理,得真理就是得生命,如果你得不着真理你就没得着生命,得着真理了就得着生命了。那以后能不能得着真理就看你怎么追求了。现在你如果要追求成为认识神的人、追求得着真理该怎么实行?这是一个问题。如果你得不着真理,素质太差、愚昧无知,还能不能跟随神?这是第二个问题。这两个问题都应该清楚。有的人说:“我素质差,不管怎么信,明白真理也是肤浅,领受真理就像领受规条一样,总也掌握不住原则,那我这样的人还该不该信呢?到底能不能蒙拯救呢?”有很多人心里也问这样的话,那这话怎么回答?就是第七条所说的:“你希望能得到的都没能得到,那你能不能继续做我的跟随者呢?”“继续做我的跟随者”这里面有一个意思,“继续”就是:“以前我要得着的没得着,那我现在该得着什么?按我的素质最低能得着什么?起码能得着什么?就为了这个起码、最低能得着什么我也要继续跟随。”这样理解好不好?有人说:“人家素质好,能明白十成的真理,我素质差,能明白六成真理。”那就为得着这六成的真理该不该继续跟随神哪?有的人说:“按我的素质能得着真理,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有的人说:“按我的素质能达到做忠心效力者就不错了!”那就为做这个忠心效力者该不该继续跟随神呢?(该。)这是最低标准。有人说:“我还有一个更低的标准,我就是成为一个跟随神的人,把我自己所有的力量都使出来,我能做到的都做好,我就知足了,就为了达到这一点知足,我还要继续跟随神。”这个观点正不正确?这个观点正确。这个观点是不是一般的人都能达到啊?(是。)那如果你有这样的一个正确观点的话,跟随神还成问题吗?应该不成问题了吧?有的人说:“哪怕我能效上一点力,我也甘愿跟随神,也不白活呀!即使我活不出真理的形象,哪怕我能活出一点人样来,也值得我跟随神!”这就是最低标准、最低要求,应该起码都能达到,你有心就能达到。有人说:“你能明白真理掌握原则,那我能达到守规条也行啊!就为了这守规条我也要守好,也要尽上全力!”所以说人追求神要得着什么得有心志,有一个最低标准这也算有心志。如果连最低标准都没有,总想达到最高的、最好的,“最好的、最高的达不到,我就不跟随神!”这样的领受纯正不纯正啊?这是不是有问题啊?他太狂妄没理智了!他的这个观点有点荒唐,是撒但的观点!……得真理尽上全力,能得多少就得多少,得多少也得跟随神,得多少也比不得强。得着一分,人有一分的变化;得着二分,有二分的变化。得着一分也值,也比不信强,也得跟随神,别要求太高,别有野心。

现在该第八条了:“如果你从来就不明白我作工的目的与我作工的意义,那你能不能做一个顺服的人,不随意论断、下结论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这个要求高不高?神对人太公平了!如果你从来就不明白神作工的目的与神作工的意义,神对你的要求是什么?“做一个顺服的人”。你不明白可以,关键能不能顺服,这个最重要。怎么顺服?就是接受!神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神家怎么安排你就怎么顺服,别论断,别下结论就完事了,就这么简单。这个好不好做到啊?你不明白别论断就完事了,神家怎么安排就怎么顺服不就完事了吗?这多简单的事啊!如果人不明白,非要论断、非要下结论,这是什么问题?这是什么性情呢?(是鬼性。)现在对有鬼性的人要求别论断、别下结论,这个应该容易达到吧?简单举个例子,有一个信神的人死了,不管怎么死的,病死的或者出车祸死的,或者灾难临到死的,你能不能看透?(看不透。)看不透不瞎说话行不行?(行。)看不透,你别瞎下结论,别瞎说话。好比说有人报信说有一个带领工人死了,是怎么怎么死的。然后有人说:“他肯定不是追求真理的人,是假带领、敌基督,受惩罚了!”这是不是论断?然后还有人说:“这个人外表看着不错呀,但是这个人肯定有问题,要不然神不能让他死啊,神不会作错事啊!这人肯定有问题了,这样的人外表假冒为善的也不少啊,背后说不定干什么事了!”这么给人下结论合不合适?假设有一个做带领的死了,你看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有人问你:“有一个事我没看明白,这个带领平时工作挺好,信心挺大,他怎么就死了呢?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说?你说:“我看不透,不能随意论断,不能随意下结论,这样会得罪神哪!我是敬畏神的人,看不透的事我不能表态。抱歉!对不起!”完事了。这样说是不是很理性啊?这么说话就妥了。什么事看不透别凭想象,想象不可靠。你别以为你怎么想象还有根据,还有道理,然后就当作真理、当作结论来说,这就是狂妄自是,狂妄自是就在这儿出现了。你的想象再有根据也不代表正确结论哪!有根据没用,有根据你那是逻辑推理,那不代表圣灵启示,所以看不透的事千万别乱说话,免得得罪神,免得下错结论。“我看不透我不说,我也不作想象。”想象没用,想象永远不是事实,不成立。想象就是瞎猜,那叫赌博,偶尔赌对了,赌对了也不代表你有认识,也是根据观念想象的;赌错了,也麻烦了,蒙羞了。所以理智一点的人就说:“那个事我看不透,我也不作想象,慢慢神会显明的,我们等候神的时候。”

第九条:“你能不能把我与人在一起时的说话与作工都宝爱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这句话的意义在哪儿?人信神的偏差在什么地方?就在这儿,只宝爱一部分神话,不能宝爱神全部的话语。人如果只宝爱一部分神的作工与说话能不能被神成全哪?经历的神话太有限不行,这就是带着偏见的信神,是耽误自己。有一些人信神信了十年二十年,就会讲那一点经历见证,就那一方面的见证,别的方面的话好像他没听过,都不会说;就会交通那一点、一方面的见证,跟谁见面都是那点话,都是那点见证,最后说得大伙都能给背下来了。所以说要达到生命进深,真正进入真理实际,就得像这里提到的“把我与人在一起时的说话与作工都宝爱”。“与人在一起”就是神道成肉身在地上、在人中间的说话作工对人是全面成全的,都是人最需要的,都是成全人最关键的话语。不能只经历一部分,不能只宝爱一部分、忽略一部分,更不能只注重一点、得着一点就满足,得宝爱全部,都接受。在这个神的要求上人如果不明白神的心意,这样的人领受真理就有问题了。

第十条:“你能不能做我忠实的跟随者,宁可一无所获也要为我受苦一生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这是个心志。就是忠实的跟随者不是为了得着什么,不是为了必须得收获什么;当然忠实的跟随者他是有目标的,是为了追求真理,为了蒙拯救,其他方面就是一无所获也要为神受苦一生。这个“一无所获”是指什么说的?身外的东西,如祝福、赏赐,或者是个人的追求欲望,达到什么目的了。这些没有、一无所获还能为神受苦一生,这是很关键的!你们说如果人有追求真理的心志,到最终也没得着真理,还跟不跟随神了?还能不能为神受苦啊?你有一个正确的心志,最后还是一无所获,你还能不能为神受苦一生?这是不是关键问题?现在人都是为追求真理而信神,都有追求真理的心志,但这个心志很难说都能达到,达到的只是一部分。如果你真有这个心志,万一达不到,你还能不能为神受苦一生?还能不能跟随神到底呀?这个关键了吧?你敢保证你追求真理就能得着真理吗?谁也不敢保证。万一你要得不着真理,你还愿不愿意为神受苦一生啊?好比说现在你信十年了,你现在还没得着真理呢!在我这儿看就没什么真理实际,就不值得一提,那你还愿不愿意为神受苦一生呢?你说:“我信神十年,虽然没有得着真理,只得了点浅显的认识,远远够不上明白真理,但是我还愿意为神花费一生、受苦一生,我甘心愿意!”你有没有这样的心志?你要有这样的心志,你的信心就能站住。

第十一条:“你能为我而不去考虑、打算、筹备自己以后的生存道路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二)》)这句话很关键!“就为了通行神旨意,我不考虑自己以后的道路、生存,是死、是活”,这个能不能达到?有的人考虑什么?“我以后该不该找对象呢?到底该不该守一辈子寡呢?”这是不是现实问题?有的人结婚了,“我还没有房子呢!我还没有车呢!我以后能不能买车、买房子呢?”这个该不该考虑?有的人结婚了,到现在还没计划要孩子呢,“我以后到底还要不要孩子呢?”这个该不该考虑呢?“我结婚了,孩子挺大了,这孩子以后念不念书呢?上不上大学呢?”这个该不该考虑呢?“我现在身体还好,还不生孩子,如果再过几年我身体不好,生不了孩子,以后怎么办呢?谁养我老呢?”这该不该考虑呢?有的人说:“现在我刚找对象,我到底该不该结婚呢?如果再过几年不结婚,错过找对象机会,以后怎么办呢?”该不该考虑?有的人说:“现在我爹妈也老了,还等我孝敬呢!我想尽一两年本分,回去孝敬我爹妈去,看来这本分说不定尽几年,以后我爹妈谁孝敬呢?”该不该考虑?有人说:“现在我在海外(或者在国内),以后我的家安在哪儿呢?以后我走哪条路呢?怎么生存呢?”该不该考虑啊?这些事都别考虑,干脆立定心志:“一生为神花费!任神摆布安排!不管死活,不考虑自己!”有这样的心志你就是被成全的人,神保证带领你、引导你、成全你!你要不把自己以后的一生交给神,你很难获得圣灵的作工,获得圣灵的成全。把你的心交给神吧!把你以后的一生、你的一切都交给神,任神摆布安排,自己不作考虑,不作安排,不去筹备!不考虑这些事,你的心就完全属神了,完全交给神了;你一考虑就等于你没把心交给神,你不相信神为你安排的一切。你就任神摆布,没错!神给你摆布刀山,你就走刀山;神给你摆布一个火海,你就走过火海。你经历刀山的时候,神与你同在,安然无恙!经历火海的时候,神与你同在,你渡过火海!那个时候你是与神同行的人!你是最蒙神祝福的人!还用考虑归宿吗?不用考虑归宿了。以诺与神同行,神最后把他接到天上去了。你们现在还考不考虑自己以后的事了?婚姻的事,别考虑;家庭的事,别考虑;孩子的事,别考虑;父母的事,别考虑;以后住哪儿,在哪儿生存、死活,有没有病痛,别考虑。你就跟神建立好关系,心交给神,任神摆布,有圣灵的作工,相信神安排的比自己考虑、比人给你安排的好一百倍!你就这么经历神作工,保证你能得着神的祝福!你能看见神的奇妙作为!

上一篇:神成全人最主要是成全人认识神

下一篇:如何进入真实顺服达到蒙拯救被成全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