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三)

● 从罗得行义得救认识神拯救什么人、惩罚什么人

他们向罗得来要人,罗得是怎么做的呢?从原文中得知,罗得并没有把他们交出来。罗得认识这两个神的使者吗?肯定不认识!但是他为什么能救这两个人呢?他知道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吗?他虽不知道这两个使者的来意,但他认得出这两个人是神的仆人,所以他接待了他们。”罗得对这两个使者认不认识啊?(不认识。)不认识怎么就接待了呢?这里说明一个问题:有的人接待人是建立在一个条件、基础之上,就是必须得认识,必须得有好感,必须得帮助过他,这样的人他才能接待。那这样的人这个义行明显不明显呢?够不够义行啊?(不够。)罗得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你如果是神的使者,你如果是神差派来的,不管我认不认识我都要接待”。罗得这个义行比原来那个接待法高不高了?(高。)这就高多了。好比说,有的人看到自己认识的两个弟兄姊妹在城里传福音,“你俩怎么来了呢?”“我们到这儿传福音也没传着人哪,没地方住了。”“那到我家吧!”他就接待了。如果这两个人没地方住了,有一个人也信神,但不认识这两个人,一看,“这两个人像好人,好像是信神的,如果真是信神的,那我得接待呀,我不能光接待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只要是信神的我也接待。”于是上前问问:“你们两个人是干什么来了?你们是不是信神的?”“我们是信神的,在这个地方没有认识的人,没人接待。”“既然是信神的,那我接待你们。”这个人怎么样?这样做合不合神心意呀?(合神心意。)他接待神的使者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只要是神的使者,不管我认不认识我都接待”。有的人的爱心就这么一点,“我认识的、有恩于我的、帮助过我的我接待;我不认识的、没帮助过我的我不搭理,他受什么苦我也不搭理。谁纪念我的恩哪?谁纪念我的善行啊?”这两个人有没有区别?(有。)哪个人更蒙神悦纳呀?(接待陌生人的。)陌生人他都能接待,这个厉害呀!所以说神家里有一些人就这样,一听说是神选民有难处了,不管他是哪个省的,也不管他是男女老少,也不管他外表长相怎么样,“快快快……帮助帮助……神选民有难处,这义不容辞啊!”这样的人有没有爱心哪?(有。)罗得在这个事上就是接待了两个不认识的神的使者,“我灵里有直觉,这两个人是神的使者,是信神的,我必须得接待,我得保护啊!因为他们到这座城了,这座城的人邪恶呀!人要看见他们能把他们吞吃了!”这个时候他就不顾个人的安危接待了这两个使者,罗得因为接待这两个神的使者临到祸患了,他后不后悔啊?(不后悔。)他不后悔,反而主动拿两个女儿来平息这个事,他是诚心的。罗得就这样跟所多玛人谈判、交涉,后来没奏效,人家不答应,结果神的使者做事了,保护了罗得。罗得他的信心、他的人品、他的爱心在这里就显明出来了。

神的使者临到的时候,人能挺身而出去接待、去保护,这是不是神子民的职责呀?(是。)如果是信神的人看见神选民遭难了,不救,不管,觉得与自己无关,只保护自己,这样的人算不算神子民哪?(不算。)能不能称得上是跟随神的人?(不能。)不配呀!有一次,有些神选民在河南的一个城里聚会,全部被大红龙抓捕了,后来,当地的几个弟兄姊妹一听说这个事就四处找人,托关系,花钱,把这些人一个一个地都弄出来。当时是一个外地的工人在那儿组织的聚会,当地的一个带领工人一看:如果大红龙了解了这个情况,这个外地的工人可能就要判刑。他就自己承担了,他说:“这次聚会是我组织的,这些人都是我召集的。”那个人被抓过五六次了,他也不在乎,就把这个事揽下来了。后来他们每个人交出一千二百块钱就被放了,公安局发了一笔小财,完事了。临到这样的事,有些弟兄姊妹就能出面,有人的找人,有关系的找关系,有钱的拿钱,就给解决了。这是不是善行啊?(是。)这类的善行虽然说比罗得的义行差一点,但是这个事就蒙神称许,这些人能在神选民遇难的时候都尽上自己的责任,能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代表什么?代表他们的信心,代表他们的善行,真心信神的人就能这样义不容辞。

在律法时代,罗得就做了这样的事,就得到了神的称许,最后当神毁灭所多玛这座城的时候,神说:“这座城里还有一个有义行的,我得把他救出来。”就差派两个使者把他救出来了。这说明什么?神不忘记有义行的人。哪一座城里有多少信神的人,在信神的人当中有几个有义行的,有几个义人,哪些是不信派,在神那里了如指掌啊。那罗得能不能称得上是义人呢?神说不算,他只是有义行,还称不上是义人。就罗得有这样的义行,跟义人沾点边了,神都没有忘记呀,先把他救出来,然后再毁灭所多玛城。那我们看看神毁灭所多玛城,这里一方面有神的公义,另外还有原则,就是这里如果有义人、有义行的人,神绝对要将他搭救出来。所以神毁灭一座城不是玉石不分,而是有原则的。这个事看清楚了吧?(是。)咱们现在就感觉败坏人类是什么呀?那就是粪土,那就是一个可怜的灵魂哪!在神那儿败坏人类连灰尘都不如,但是只要你具备义行,神还顾念,神还要把你搭救出来,在这里我们对神该怎么认识啊?神作事有没有原则?(有。)神对人类有没有爱?(有。)神毁灭所多玛是不是公义?(是。)当我们把这些事都认识透的时候,我们读完了这篇神话就没白读,算有点收获。

现在整个中国都是所多玛城,世界各国都有一些所多玛城,在每一座城里真正的义人多不多?(不多。)有人说:“有一座城里有好几十处教会呢,好几千人哪!”这“好几千人”都是具备义行的人吗?在神面前具备义行的人和信神的人有什么区别?信神的人都具备义行吗?这两个概念得弄清楚,不能混淆,不能一概而论。当神把定意要毁灭所多玛城的事向亚伯拉罕通报的时候,亚伯拉罕是怎么说的?他最后说:若这城里有十个义人,你还灭不灭这城?神说:这城里若有十个义人,我也不灭这城!现在每一座城里至少都有一两处教会,至少都有百八十人,这是不是比所多玛城里的义人多得多呀?有人可能会那么数算。在神眼中不是看教会人数有多少,而是看有义行的人有多少。那有人说:“值得神纪念的义行是什么标准哪?”就是有点代价。什么代价?有时候就涉及到了坐监,涉及到灭门之祸,有性命之忧啊!你的义行如果有这样的代价,在神那儿一看:“这是义行了!”如果你的义行就值一分钱,什么危险也没有,只是多花几块钱、几十块钱的事,那这样的事多行,你常做也行,你这一生都是这么做的,这也蒙神纪念,就像外邦人说的“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小事你常做也行;但是涉及到性命的、涉及到坐牢的大事你如果做了一件两件三件,这就值得神纪念了。如果一个人信神多年,看他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件值得神纪念的善行,那这个人在神眼里不算数,神不承认他是跟随神的人。这句话是不是很关键哪?(是。)那如果按这个标准衡量,这一座城里有多少能行义的人哪?能不能根据教会的人数来算了?(不能。)有的教会有一百人,但是在神眼中一个人也没有,这样的教会有没有?(有。)因为这个教会里的人都是糊涂信,就是为得福来的,就是为享受恩典、吃饼得饱来信的,没有一个追求真理的,所以神说这里没有教会,他的灵没有在这个地方作过工,神不承认哪!那现在一座城里到底有几个行义的人?咱不说义人,就行义的人、真正具备善行的人有几个,这个算数。也可能一个教会有五十人,但是在神看就五个人有义行,是好人,是敬畏神的人,是真正跟随神的人;有的城里有二百个信神的人,在神看可能就十个是有义行的,那这十个人就是神打算要搭救的,其余那些人跟外邦人一样,灾难临到时一同毁灭。没有义行神不救啊!其实神在毁灭所多玛之前就打算救罗得一个人,说“罗得这个人有义行,得把他搭救出来”,那他妻子、女儿是不是也跟罗得一样信神哪?(是。)但是那些人都不具备义行,就是借光,神不承认她们有义行。结果怎么样?罗得的妻子一回头变成盐柱了!那所有信神的人在神眼中都算数吗?(不是。)有义行的,也就是预备足够善行的人在神眼中算数,神要毁灭这座城的时候,神要把他救出来。

咱们把这个事交通清楚了,人就知道在神眼中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信神的人,起码得具备足够的善行,没有足够的善行不行!假带领、敌基督有没有善行?(没有。)不但没有善行,而且恶行累累、作恶多端,总打压神选民、开除神选民。你有地位了,神选民揭露你也好,分辨你也好,检举你也好,你应该正确对待,你为什么要打压人?为什么要开除人?为什么要赶尽杀绝呀?开除了还不算完,人家上神家网站下载东西不行,跟教会的人接触不行,要求回教会不行,非得向你跪地求饶,非得满足你,你才允许接纳,你算个什么东西呀?你把自己当神了?你给自己当老祖宗呢?神选民揭露揭露、分辨分辨,那咱们就正确面对,正好有这么一个人监督咱们,咱们有什么败坏、有什么鬼性、有什么错误的地方就认识,反省,完事了。如果真是追求真理的人应该怎么对待分辨、揭露自己的人啊?不说感恩戴德吧,但是你应该承认:“这是神的安排,有这么一个人监督,对我的生命进入有益处,对我信神走追求真理的路是个保守。”应不应该这么看哪?(应该。)如果他揭露你、分辨你,你都能接受过来,再跟那个弟兄姊妹谈谈心:“你揭露得太对了,这是神的爱临到我了,这是对我的拯救!我真有这些问题,我都没认识到,多亏你的揭露、分辨哪,这对我的生命进入太有益处了,我谢谢你!”你说那个弟兄姊妹会怎么看这个人哪?他还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揭露你吗?还能拿你当仇敌吗?不可能。他会说:“我没想到这个带领工人还真是追求真理的人哪,人家能这么对待咱们,那咱们没什么说的,咱们拥护他做带领。”原来他揭露、分辨也是为了维护神家工作,也不一定完全出于个人存心,就是有个人存心,咱们也得认识自己。你有这个错误,你这样对待人就不行,你这样作工作尽本分就不行,对弟兄姊妹危害太大,所以应该正确对待神选民的揭露、分辨。如果把揭露、分辨、检举他的神选民都当仇敌对待,这是恶魔的本性啊。有一些弟兄姊妹发现我的错误,也给我写封信指点出来,这不是揭露。我一看这个人挺好,有这个人在不错,我说这样的人不能开除,得留着,谁打压也不行。谁如果因为给我来封信指点我的错误被打压,那我得保护他,人家这不是作恶呀,这是维护神家工作呀,这么做对神选民有益处,所以得正确对待他。在神结束时代的时候我们就得这样信神预备善行、体贴神的心意。罗得就是因为具备了义行,他就蒙拯救了,在所多玛城遭毁灭的时候幸免于难哪!我们生在末世,当神结束这个时代的时候,如果我们预备了足够的善行,我们也能蒙神恩待,蒙神拯救脱离这灾难。所以现在预备善行太重要了,千万别作恶呀!有几个人监督你、揭露你、检举你,对你的生命进入有没有益处?(有。)太有益处了,这是好事啊!如果人都阿谀奉承,都溜须拍马,都崇拜你、赞美你,你就乐了?我看那是有祸了!所以你要做一个好带领怎么办?你就把一些专门爱提意见、爱挑毛病的人留在身边,总让他们说话,给他们机会说话,这样对你是极大的益处、极大的保守。是不是这么回事啊?(是。)有的人就容纳不了那些敌对的人,凡是好挑毛病的人,好揭发、检举人的人,他就当作眼中钉、肉中刺,非要把他拔掉,非要把他开除心里才痛快。这是什么本性啊,这是不是撒但本性啊?(是。)他不搅扰神选民,他不作明显的恶你就别管人家,把他留下怕什么呢?他揭露你,那你要是真做得好,大伙儿看得清楚,大家心里有数,你还怕人反对吗?还是你没真理,你才怕人反对呀!现在大红龙是不是这样啊?全面打击异己!凡是跟它意见不一样的,都想方设法地除掉,最后怎么样?自己也走到死亡的路上了——自取灭亡啊!

现在就是预备善行的时候,如果人信神到现在不管多少年,没有一点善行,反而有一些作恶的记录,这样的人能不能剩存下来,能不能像罗得一样幸免于难?这就不好说。这末世的救恩就这一次,也就这么点时间,这短暂的三五年之内就结束了。这三五年之内你要是没有什么善行,没有什么义行,那就白信了,真完了,以后再没有机会了!神跟我说过这句话:“这些灵魂从哪儿来的?就是历朝历代那些信神的,他们以前没达到合格,所以在末世降生,最后给他们这么一次机会。这一次的机会如果人把握好了,预备善行多了,得着真理了,他就得着末世的救恩了,就能达到被成全;这一次如果他不追求真理,也没有足够的善行,那就永远地灭亡!”我看见有一些弟兄姊妹,在追求真理上开始下功夫了,开始写见证文章,开始操练写剧本,开始操练做视频,为神作见证;有的人撇下一切尽本分;有的人家里比较富裕,移民到海外专门接待弟兄姊妹。这些人在预备善行啊,他们知道在神末世的作工中一个是得着真理很重要,一个是预备足够的善行太重要了,这是把财宝积攒在天上!那我们从所多玛城被毁灭这一事上得的启示到底是什么呀?所多玛城被毁,这是神的公义性情决定的,但是在当代的所多玛城被毁的时候,也就是这个时代结束的时候,什么样的人能剩存下来?得着启示没有啊?神显明这个奥秘没有?(显明了。)罗得,他就是一个典型,他的作法就是蒙神纪念的义行。罗得这个善行的代价在哪儿呢?他把两个最心爱的女儿舍出来,这代表什么?舍弃一切。有人说:“‘舍弃一切’,他自己的命舍了吗?”他把两个女儿舍出来,能不能代表他能舍命啊?(能。)那个时候他如果把自己交给人家,人家不要,不管用!如果他把自己交给他们,有他就够了,他就交自己了,因为做父母的一般都能为儿女舍命,对不对啊?(对。)在那种情况下,他能把两个女儿交出来就代表他能为这两个神的使者舍自己的命了。那罗得的义行标准是什么?就是为神舍弃一切,包括能舍弃性命,这样的义行就足够蒙拯救,就足能救自己。

…………

但是他为什么能救这两个人呢?他知道这两个人是来干什么的吗?他虽不知道这两个使者的来意,但他认得出这两个人是神的仆人,所以他接待了他们。”就这一句话太重要了!神的仆人也就是事奉神的人。“咱们正好在这个城里住着,神的使者——这两个神的仆人来到这座城了,咱们得接待,这就是咱们的责任,义不容辞啊,赶紧得把他们接待好、保护好,这是天经地义啊!咱要不这么做没良心,不是人!”当时罗得心里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接待了他们。“他能称神的仆人为主就可见罗得平时是跟随神的人,与所多玛城中的其他人不同,所以当神的使者临到他的时候,他能冒着生命危险接待了这两个仆人,同时,他又以两个女儿来作交换保护了这两个仆人,这是罗得的义行,这也是罗得此人的本性实质的具体表现,也是神打发仆人救他的原因。”罗得在神差派两个使者救他的时候,他的义行就行出来了。神要救的人在临到事的时候真有实际,真有义行,不服不行。神鉴察人心肺腑,神就知道罗得能做到。“当危难临到的时候,罗得不顾一切地保护了这两个仆人,甚至想用他的两个女儿换取这两个仆人的安全。”这些事罗得都做到了,罗得正是这么做的,所多玛城的人作证,这两个神的使者也作证,撒但也得服气呀,没说的。“在那城中除了罗得能做这样的事之外,还有其他的人能做同样的事吗?”有没有其他的人哪?(没有。)罗得家里那几个人呢,罗得的妻子能做出来吗?(不能。)不是她接待,她也没做。她如果出去说“我把我的两个女儿交给你们”,那他的妻子也能蒙拯救了,是不是啊?他的妻子绝对没有罗得的信心,所以在这座城中除了罗得能做这样的事以外,没有其他的人能做同样的事。“所以,除了罗得以外,所多玛城所有的人都是要毁灭的对象,都是应该被毁灭的对象,这是不言而喻的。”人在末世经历神的作工要被作成什么样的人才能剩存下来呀?是作成罗得这样的人还是作成罗得的妻子那样的人呢?(罗得。)那你如果信神多年顶多就做个罗得的妻子,能不能蒙拯救啊?(不能。)你要是罗得的女儿那种信法呢,能不能蒙拯救?(不能。)效力都不合格。非得做罗得这样的人,危难临到的时候挺身而出,义不容辞,甚至能献上性命啊。罗得这个人的人性品质是什么?首先,他对神的信心完全具备,“凡是神差派来的我都要接待,都要保护,甚至可以牺牲自己!”他对神的信心就这么大,能为神忠心,为保护神的仆人、使者献上性命,这就是罗得的人性品质——心地善良,喜欢义,能忠于神!他为保护神的使者能献出性命,能舍掉性命,舍掉一切。他信的绝对不是渺茫的神,而是实际的神、是真神,否则他就做不到这一点。宗教里的人就行不出这样的义来。凡是信神感觉渺茫、信渺茫神的人,他就做不出这样的事来,“哪有使者啊?哪有仆人哪?看不见,不认识,不承认!”

除了罗得以外,所多玛城所有的人都是要毁灭的对象”,这“所有的人”包括什么人哪?包不包括那些也承认有神的人?包不包括那些信老天爷的人?包不包括那些信神但是不能接待神的使者,到患难临到的时候舍不出性命、付不出代价的人?都包括呀!“所以,除了罗得以外”,就是除了能具备蒙神纪念、蒙神拯救这类义行之外的人都得被毁灭呀!有的人说:“现在我信全能神了,无论多大的灾难临到,我都不会死了。”这话说得对不对啊?(不对。)不对在什么地方?没有善行不行!你信全能神没有善行就等于你信得不真,你是随帮唱柳,你是瞎起哄,你是挂名的信徒,你是有嘴无心的信哪,不是真心信神的。凡是信神没尽上本分的人,在神那儿看是什么?不信派!所以当所多玛城被毁灭的时候,只有什么样的人能蒙神拯救啊?具备足够善行或者具备义行的人,起码得像罗得这类人才能够得上蒙拯救的标准。听明白了吧?(明白了。)那我问你:“你也是信神的人,你比罗得怎么样?你具备罗得所具备的义行吗?你的信心有罗得的大吗?你对神的忠心有罗得的大吗?”你不敢说吧?如果你所在的那座鬼城被毁灭的时候,你能不能剩存下来呢?有没有把握?(没有。)没把握这就不行啊!有一些人在灾难中有了见证,蒙了保守,说:“有一次发洪水的时候,我那房子没被冲倒,所以以后再有大的灾难发生我肯定也能剩存下来。”这个推理准不准确?(不准确。)那次让你剩存下来是为了给你留个蒙拯救的机会,你刚经历神作工,这个机会神不能给你夺去;但是如果这个机会时间过了,你不具备足够的善行,照样是被毁灭的对象。我说这话你们能不能领受?(能。)这话准确呀,你这么想对你有益处。所以你别满足于“那一次我就是尽点接待的本分,我就是保管一点神家的东西,我就蒙拯救了,那以后临到什么灾难肯定我也能剩存下来”,这话不能这么说,这么说可危险哪,千万别这么想,赶紧预备足够善行。行义不能止步,预备善行不能见好就收啊!明白了吧?(明白。)

有两个人把神的托付赶紧推给别人之后高兴得跳起来了,如释重负,“这下子可把担子推给别人了,我们轻省了,为此庆贺吧,欢呼吧!”把神的托付、重担推给别人以后,自己激动得跳起来,兴奋得跳起来,这个表现怎么样?你们喜不喜欢这个镜头啊?(不喜欢。)这是个什么镜头啊?你们看了有什么感觉?他们对待神的托付的态度就是推给别人以后如释重负、欢呼跳跃,这样的人能不能预备什么善行呢?(不能。)能不能像罗得一样在危难的时候挺身而出,为保护两个使者把自己心爱的女儿都献上?他们做不到啊。如果他们真有点良心的话,看自己的素质差一点,人家比咱们强,为了神家的工作,把这个责任、重担交给别人,但是自己负不了这个责任,也没受那个苦、付那个代价,他会感到痛心、懊悔,向神祷告:“神哪,这是你给我的托付,我这个素质不行啊,我也没有忠心,暂时没这个身量,所以我交给了别人,但是我还要努力呀,要弥补这个损失!”他们没有这样的祷告,而是欢呼跳跃,高兴得跳起来,这就是人对待神的托付的态度。这样的镜头让神看见了神会怎么想呢?“你们真有自知之明,你们真有人性、有理智,我赞成”,神能不能这么说?(不能。)那神会怎么想?“你对神的托付竟然是这样的态度,你对神也没有忠心哪!”神会伤心,“你没有良心哪!”你说在末世神的作工快要结束、日子不多的时候,神的托付咱们一个人担不了,那就两个人担着,三个人担着,咱们同心合意共同顶着,担着重担,这不就解决了素质差的问题了吗?你有这个心也行啊,你怎么没这个心呢?担一点重担就想把它推给别人,“没有重担一身轻才好呢!”你不想受苦付代价呀!神为拯救人类受这么多苦都没有怨言,也没觉着是立多大功。那我们对待神的托付该怎么想、怎么看?把重担推给别人的时候自己还不痛心,哪怕你说“虽然我推给你了,但是我也有责任,我配合你,咱们共同担当”,这样还能稍满神意、稍安神心,也不至于激动得跳起来呀。那一跳是个什么味道?什么感觉呢?罗得行那个义的时候对神有这样的表现:“咱们得体贴神的心意呀,别做让神伤心的事啊!”神的使者看在眼里,神看在眼里,神的心是不是稍得安慰呀?(是。)神怎么想啊?神说:“罗得信神这么多年,虽然比亚伯拉罕差一点,不够义人,但是也可以了,这也是义行啊,值得纪念了!”所以神说,就因着这个义行他救罗得不后悔。

今天我们交通这些话有没有收获?(有。)最大的收获是什么?看见了神的公义性情。所多玛那座城已经毁灭几千年了,但是在末世还有很多的鬼城即将被毁灭的时候,神要拯救一些人。当神毁灭世界的时候,当神毁灭这个邪恶的、败坏至深的人类的时候,神的心痛不痛啊?(痛。)神的心也痛啊!但是你用什么来安慰神的心,这是最关键的。就是像罗得这样的义行要更多一些。所有神的选民如果都具备了罗得这样的义行,或者具备了足够的善行,或者有更多的人达到被神成全,让神得着,这就让神得安慰了,是不是?(是。)那现在你选择什么路啊?怎么对待神的托付?该怎么追求真理?你要作哪些贡献?我最关心的就是神家的电影、神家的合唱团还有神选民的见证文章。这些见证文章都写好了,神选民有一批人明白真理了,达到对神有真实认识的时候,神就得着了一班像约伯一样敬畏神远离恶的人,如果再有一些像彼得一样能达到爱神至极、顺服神至死这样的人,那神的心意就更满足了。你到底做哪一种人哪?你起码得做像罗得一样具备足够善行、有义行的人,是不是?(是。)那每一个人应不应该选择自己的路啊?(应该。)怎么对待神的托付啊?能做电影的想办法怎么能把电影做好,用点心行不行啊?搞合唱的人想办法怎么能把歌唱好,用心唱啊,唱每一首歌都让它感动人,让人听了都流泪,都来寻求真道。写剧本的人多祷告神,寻求圣灵开启,学习别人的长处,多用点心,绞尽脑汁啊。现在神家电影就卡在剧本上了,能写好剧本的人怎么这么少呢?有的人写了多长时间一个剧本都写不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啊?到底用没用心哪?有的做电影的到现在也做不出来一个合格的电影,几个月了?做不出合格的电影是什么问题呀?在这些本分上都得用心哪!你要用心,神鉴察、神知道;你没有用心,应付糊弄,神也知道。如果你尽本分始终不用心,这样的人有没有善行啊?(没有。)没有善行的结果是什么咱们不用说,站立不住,到时候不能剩存下来,那个时候你就后悔了。预备善行到底表现在什么地方啊?就是在尽本分上竭尽全力,有忠于神的表现。在尽本分上人如果不能忠于神,不能满足神,不能体贴神的负担,那人就是没良心、没人性啊。为什么就不让有的人尽本分?“你快走吧!你在这儿不好好尽本分,总搅扰,不务正业,人不愿意看,你是魔鬼没人性啊!”

罗得的义行给咱们什么启示,心里清不清楚啊?罗得在那座城里能尽什么本分啊?就是接待,别的本分尽不上。如果真有神的使者、真有到这城里传福音的人,“有我罗得在就有人接待,就有人保护”。罗得对他的本分也是忠心哪!尽本分有忠心那就是对神有忠心,对本分不能尽心的人对神有没有忠心哪?尽本分不能尽上全心对神就没有忠心,这样的人就属于欺骗神的人,他没有善行;没有善行,那神也不纪念他,到毁灭这座城的时候,神就不拯救他。所以到以后普天下都降大灾的时候,神要拯救谁,神心里有数啊!到那个时候神差派天使来搭救哪些人那都是有数的,神没告诉天使搭救谁天使不搭救,天使就按照神的吩咐办事。神对任何一个人都是公义的。神家里的这些敌基督显形了,他作恶了,你还保护、还袒护他,这是得罪神的事啊!在这个事上别为撒但说好话,这些敌基督是魔鬼,在神那儿神不拯救。现在人尽各种本分,那就是神给予你蒙拯救的机会,说白了就是给效力的机会,让你效效力,没真理的人都是效力的。但是在效力期间,有的人人性挺好,还能追求真理,就获得圣灵作工了,有圣灵作工的人能达到明白真理按原则办事,这就是尽本分的人了。那些一点真理没得着的,不会按原则办事的,效力对他来说仅仅是个机会,他没把握住机会,还在那儿随帮唱柳、瞎起哄,胡作非为、随从己意、应付糊弄,那这个机会就容易被剥夺,容易失去,人随时就能被淘汰呀。你说没有真理的人来神家尽本分,这是不是给了一个效力的机会?那些没效力的呢,连机会都没有,在神那儿就不算数。

那所多玛城里到底有几个义人?不是所有信神的人都是义人,罗得一家全信神,但就罗得一个人是有义行的人。所以信神的一家人也可能连一个义人都没有。神说罗得只是能行出这一次义,光有这么个义行,严格地说都不够义人,那就是仅仅得救啊。亚伯拉罕才够得上是义人。“因信称义”那个说法是错误的,不成立呀,因信罪得赦免就不错了,怎么能称义呢?怎么还能算义人呢?什么叫义人?得预备许多义行才算义人。因信称义那是人的话,那是保罗的话,那不是主耶稣的话,不是神说的,所以现在在尽本分上没预备义行的、没预备善行的能不能蒙神拯救啊?到“所多玛”被毁灭的时候全毁呀!神说“这个城里没有一个义人”,然后人在那儿说:“那不有一个教会吗?好几十号人呢!”神说:“没有一个行义的,没有一个义人,那些人信我我不承认,与我无关!”也可以拿出那句话来解释,主耶稣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太7:23)这么处理,用这一句话打发你:“我从来就不认识你!因为你在灵里从来就没跟我有真实的相交,你在灵里从来就没寻求过真理,你听了这么多的道你也不寻求真理,你也不实行真理,所以你那个尽本分就是应付糊弄,就是来搞交易,就是来向神索取天国的福分,就是来试探神的!”所以神就不承认你,你别以为你信就能蒙拯救,错了!你得预备义行,得有足够的善行。现在多数人尽本分怎么样?就是效力的,一点不追求真理的人就是效力。追求真理有变化,预备足够的善行,在尽本分中真起到作用了,真作实际工作了,真对神旨意的通行起到关键作用了,这才叫预备足够善行,这才能蒙神拯救。你以为一信,跟着出点力就蒙拯救了?想得倒好,信到最后你还是个老浑人,敌基督迷惑你能跟随敌基督,假带领迷惑你能跟随假带领,有瞎起哄的起来你还跟着瞎起哄,还总对神有观念,神从来就不认识你,在神心里不承认你。有的人听了好几年道还是稀里糊涂、没有分辨,一点真理实际也没有,整个就是一个浑人,能成为义人吗?干听道听不明白,听了几年也听不明白。出现一个敌基督,“这是什么?”“弟兄姊妹。”这不是浑人吗?出现一个假带领,让他分辨分辨这是什么,“好带领,追求真理的。”完了,浑人一个!现在有些人效力做点小事,有点果效,但是一旦有了地位还能作恶,还是敌基督,那这样的人怎么回事啊?没地位的时候表现得挺好啊,一旦有了地位还是敌基督,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不能。)我看危险,因为他本性没变哪!现在没作恶只是因为没有地位而已,一旦有了地位他还能作恶,这样的人不能蒙拯救,记住了啊。那什么样的效力者能剩存下来呢?就是有人性的人。你给他地位,他素质差作不了工作,但他不作恶、不做坏事,有这个人性能剩存下来。有人现在效力效得挺好,但你如果让他管理神家祭物,他保证能偷钱,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不能。)他没管理祭物的时候他没偷,你说他没作恶,这是事实,但是不等于他不能作恶,他是因为没那个合适背景才没作出恶来,一旦有了合适的背景他还能作恶,那这样的人能不能蒙拯救呢?你不能因为他现在没有那个背景,他没作恶,你就说他是好人,他就能蒙拯救,要这样说的话,神的公义在哪儿?人的本性里有一些东西隐藏着,人看不出来,但是神知道。对不对啊?(对。)所以说人如果不追求真理,不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不把这里面罪恶的撒但本性连根解决,早晚还能作出大恶来,早晚还能背叛神,这是肯定的。

上一篇: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二)

下一篇: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六)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