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基督审判的经历见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9 神的刑罚审判带我走上追求真理的正道

河北省 铭恩

我是个地位心特别重的人,信神以前就注重怎么能让人高看,总盼望有一天能出人头地、高居人上。记得刚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时,一个姊妹问我:“你的致命处是什么?”我脱口而出:“地位!”信神后,因着地位我消极、软弱过,甚至想背叛神,可我从来没有认真寻求真理去解决自己的致命处。自从信神后,我尽本分一直是一帆风顺,没有经历过被撤换,因此我便认为自己在上级带领与弟兄姊妹心中是比较追求真理的人,每次神显明我为地位追求时,我只是祷告神,跟神承认承认自己的败坏,找一些神揭示地位方面的话语对对号,在弟兄姊妹面前认识认识就过去了,以至于跟随神几年,我追求名利地位的心不但没有脱去还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充当撒但的差役搅扰打岔了教会工作还浑然不知。直到近一年来经历了神多次的审判刑罚我才幡然醒悟,看到了追求名利地位的危险后果,愿意脚踏实地地追求真理,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来安慰神心。

2012年11月底的一天,我与一个小姊妹接受了同样的托付,我从心里感到这是神恩待,便暗下决心作点实际工作来安慰神心,就是拼上老命也得不辱使命,不能辜负神对我的期望。当时虽有这心志,但受败坏本性支配,我又不由自主地活在名誉地位里。想到我信神、尽本分时间都比小姊妹长,若工作果效比不上她,那别人会怎么看我呀!于是我拼命工作,就想超过姊妹。那段时间虽然我与小姊妹不在一个地方,但我还是暗暗地与她展开了竞争,每天不是给小姊妹打电话问她那边的果效如何,就是从负责人那里旁敲侧击地了解。一听说她那边果效比我这边好,我就暗中使劲,她能达到的我也能达到,神是公义的,绝不会亏待我。之后我不分白天黑夜给弟兄姊妹加班加点地聚会、交通。神鉴察人心肺腑,知道我走的路不对,开始兴起环境对付我。我越与小姊妹比,神越向我掩面不搭理我,好长时间我所负责的教会不但工作没果效,反而乱了套,有的带领没负担,甚至有个地方的教会带领违背原则办事,给弟兄姊妹带来亏损,弟兄姊妹怨声载道。因我一心想着怎么尽快提高工作果效超过小姊妹,所以对此也没有及时去处理。就在这时,我不断听到弟兄姊妹说小姊妹尽本分怎么有负担,发现问题能及时解决等等,每当听到这些话我就十分消极,紧接着又听说小姊妹被提拔了,我心里更不是滋味了。虽然我也承认小姊妹的工作能力、素质、负担、见识各方面都比我强,但眼看着自己成为手下败将,我还是不甘心,便消极得超了负荷,认为人家是培养的对象,我这个样子哪方面也不行,要什么没什么,再卖力也得不到负责人的赏识,就尽点力所能及的本分算了,再也别跟人比了,走到哪儿算哪儿……就在我心灰意冷、破罐子破摔时,看到讲道交通中说:“人若不追求真理而注重追求名誉地位或注重与神搞交易得赏赐就不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结果被显明淘汰,因此其走的就是失败的路。走失败的路都是因为人不追求真理,因此信神多年不能真实认识自己,没有真实的悔改,更没有生命性情的变化,仍属于活在撒但权下抵挡神、背叛神的人,所以信神到最终就成了敌基督。可见,失败的路就属于敌基督的路,一点不错,保罗所走的路就是失败的路,就是敌基督的路……”“保罗开始信神时就注重追求圣经知识、追求地位名誉、追随效忠于犹太教与祭司长,走的根本不是追求真理的路,所以在耶稣作工时,他就充当了抵挡耶稣的急先锋,可见保罗所走的正是敌基督的路。”(摘自《生命的供应·怎样看人信神的成功与失败》)对照保罗的这些表现,再看看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才认识到自己完全就是保罗的化身,走的正是敌基督道路。保罗信神就追求名誉地位,追求得福,他以为这样追求是最合神心意的,最终必能得着神所赐的公义冠冕,他的作工、花费自始至终都是建立在这一基础上。我也是一样,信神多年一直在争名夺利,追求出人头地、让人高看,认为只有这样才蒙神喜悦,这样信神才有意义,在这样的存心支配下,我尽本分特别积极。当看到自己的作工果效不如别人,虚荣心没有得到满足时,我就认为自己被神显明了,再追求也就这样了,开始消极怠工、得过且过,甚至拿教会的工作当儿戏,拿弟兄姊妹的生命开玩笑,明知教会中有好多问题急需处理,我却视而不见,任由弟兄姊妹的生命受着亏损,我哪里还有一点人性理智?今天我蒙神高抬能作工事奉神,应该努力追求真理,以神的托付为己任,处处为教会工作着想,为弟兄姊妹的生命进入着想,及时解决教会的各种问题,把弟兄姊妹带进神话语的实际,带到神的面前,这才是合格的带领,才是一个有良心有理智的人当做的。可我却站着地位不作一点实际工作,时刻把名利挂在心上,当自己的欲望得不到满足时连教会工作也撒手不管了,我所做的不正是在拆毁神的工作、积攒神的怒气吗?此时此刻我才看清,自己信神多年至今还未走上追求真理的道路,而是毅然决然地沿着保罗的路往下走,所做所行都是与神背道而驰的。若不是神及时的拯救,到神工作结束之时,我只能如保罗一样遭神惩罚了。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有些后怕,来到神前祷告:“神啊!感谢你的显明让我对自己所走的错误道路有了点认识,看到多年来我一直在苦苦地追求地位,想走追求真理的道路却总不能随心所愿,可见我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争强好胜的本性早已根深蒂固。神啊,求你在这方面摆设更多的环境来显明我、审判我,使我早日扭转不对的追求观点,走上追求真理的人生正道。”

神垂听了我的祷告,开始摆设环境显明我。转眼到了年底,负责人要给我与某某姊妹聚会,提前接到通知后我就苦思冥想怎样汇报工作才能让负责人高看。聚会那天,听着某某姊妹津津有味地谈着她们是怎么安排、落实教会各项工作,又是怎么看见神作为时,我蔫头耷脑半天没说一句话,心想:“完了,我这边的果效跟姊妹那边比起来真是差太远了,这哪是果效呀,真是一败涂地……”负责人看出我的情形不对了,便问我为什么不说话,我有气无力地说:“我听着呢,我这也没果效,说什么呀?”负责人马上给我交通神的心意,可我哪能听得进去,因着在人面前显露不了自己,我就像打了败仗似的抬不起头来。此时我不但不认识自己,反而还想再次维护在人心中的地位、形象,于是找了许多理由、借口,说教会带领办事没原则,还光喊难等等。负责人继续针对我的情形耐心地交通,扭转我不对的观点,可我已经完全落在了撒但的网罗中,不管她们怎么交通,我根本不扭转,而且还不知好歹地消极对抗,认为她们今天就是针对我来的。之后负责人带着几分失望说:“本来想让你再负责一项本分,可你作工多年还这么脆弱,一点靠不住,让人不可信赖……”听到这话我的本性再也掩盖不住了,彻底暴露出了自己的丑恶嘴脸,心想:“反正得不到你们的赏识了,豁出去了!”叛逆的话脱口而出:“我也不合用,就没打算再接别的本分,我也不敢接。”这话一出口,我灵里马上受责备:我跟随神这么多年,现在正是教会工作最需要人的时候,我竟然撂挑子拒绝神的托付,这不是背叛神嘛!这时我心里懊悔不已,痛苦中神的话在里面审判我:“没有人性的人对神根本不会有真实的爱,环境安逸或是有利可图时便对神百依百顺,一旦他们的欲望受到破坏或最终破灭时,这些人就立即起来反抗,甚至一夜之间就由一个满面堆笑的‘好心人’变成一个满脸横肉的刽子手,竟然无缘无故地将昨日的恩人当作不可一世的仇敌,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若不驱逐出境岂不是心头之患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神话语的字字句句如同利剑直扎在我的心上,我看到自己正是神揭示的那种卑鄙小人、恩将仇报的刽子手。为了达到自己出人头地的目的,我对神百依百顺,无论做什么事都冲锋在前,一旦欲望破灭我便立即与神反目成仇,不管不顾地赌气耍蛮,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也敢说,简直丧失去了理智,失去了人性!回想这些年,神一直高抬我尽带领本分,给我操练的机会,在我身上花费了很多心血代价,今天当教会需要我多尽一项本分时,我却不识抬举,因着自己的奢侈欲望没得到满足就想当叛徒、逃兵,还给神的是没有一点人情味的毒言恶语,是严重的抵挡、背叛,太让神伤心失望了!认识到自己的真实情形后,我心里难受极了,觉得自己完了,名利地位太致命了,因着它我能做出弃绝神、得罪神的事,因着它我能拿教会工作撒气,能与神势不两立,这不是活撒但吗?神还能拯救撒但吗? 我浑身瘫软,对追求真理失去了信心,彻底陷入了消极之中。

虽然我这样悖逆,但神的爱手并没有离开我,仍在我身上作着开启、引导的工作。那天我们聚会时正好看到讲道交通说:“因为大红龙一天没有垮台,神的作工就还没有结束,现在正是追求真理的好时机,有一两次失败跌倒并不可怕,就怕人自暴自弃否认神、背叛神,那就不可挽救了。凡是消极太重的人都有否认神、背叛神的实质,都没有真实的信心,若还不能追求真理真实悔改就不可救药了,看来追求真理实在不是简单事,必须得经历各种试炼、患难才能进入真理实际成为真实爱神的人。”(摘自《生命的供应·在与撒但的争战中能够真实爱神才是被神成全的人》)读完这段话时,我已经热泪盈眶了,此时我仿佛看到神如慈母一般在提醒劝勉、安慰鼓励我,让我重新站起来与神配合。从中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神显明我不是要淘汰我,而是让我认识自己的撒但本性之后能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凭着信心往上够,更多地去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与试炼熬炼成为真实爱神的人,因这是达到蒙拯救的必经之路。神的心是美善的,可我却以小人之心猜测神,被显明后就认为神不会再拯救自己了,我的本性实质自私、卑鄙、毒辣,也怀疑神会像人一样小肚鸡肠,对人没有怜悯、没有爱,我真是瞎眼、愚蠢、无知,我的消极里面隐藏着对神的否认、背叛,更是对神的亵渎。接着我们又读道:“人都知道败坏人类不配神来爱,神为什么还要求人去爱他,这正是神的可爱之处,神因为爱人、为了拯救人类才有意降卑自己从天上来在地上,穿戴一个普通的肉身忍受天大屈辱,卑微隐藏与人类同生活、同起居,与人面对面、心贴心地拯救人、成全人,这就是神对人类的爱,这种爱太真实、太伟大了,没法用语言说透。……神要求人爱神原本是因神太爱人了,神爱人如自己的骨肉,如自己眼中的瞳人,以此来唤醒人对神的爱,凡认识不到神爱的人当然也就没有爱神之心,当人真正看见许多神的可爱之处时才感觉到只有神才能这样真实地爱人,而人对神的爱的确太少了,而且带有掺杂,真是没有良心理智。神为什么用爱来阐述神与人的关系,为什么神一再要求人爱神,对这里面神的可爱之处人就永远述说不完,如果人真能把神的爱说透一两分,那人对神早已产生真实的爱了,还报神爱才是义不容辞,人没有良心理智就永远意识不到这一点。神就是要在末世作工中成全一班真心爱神与神同心合意的人,神在中国作工结束时就要作成一批得胜者成为初熟的果子,这一班人都是真心爱神的人,所以神要求人爱神这实在是神对人类的破例高抬、恩待与厚爱。其实人原本不配爱神,但神还这样要求人追求真理成为爱神的人,这其中的意义就太深了,因为神太爱人才要求人爱神,这让人都能看见神实在太可爱,只有神配受人类的赞美与敬拜。”(摘自《生命的供应·在与撒但的争战中能够真实爱神才是被神成全的人》)此时我已泣不成声,感动、亏欠、自责、懊悔一齐涌上心头。神那么至高伟大、圣洁高尚,却为了拯救人卑微隐藏成为普通人的形像,与败坏至极的人一同生活起居,忍受着人的悖逆抵挡、弃绝毁谤,就是巴望人有朝一日能得着真理性情变化,彻底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可我信神多年心怀鬼胎、不务正业,始终为了自己的野心欲望追求,为了一文钱不值的名誉地位,我一次又一次地消极对抗,甚至不惜背叛神、与神为敌。神的心该有多失望、多伤痛!与神的无私、伟大相比,更感到我的自私卑鄙、低贱渺小,不配活在神面前。我暗立心志不能再这样辜负神的良苦用心与急切期待,不能就这样任意践踏神的爱了。我来到神面前向神呼求:“神啊!你所作的一切都是对我的爱与拯救,在你的审判刑罚中,我看见了自己的败坏丑相,看到自己的本性不把握,随时随地都能否认你、背叛你,此时我真是恨恶我自己。同时我也明白了你的心意和要求,认识到追求爱神才是真正的人生正路,追求爱神才是一生中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事。神啊!求你拯救我脱离撒但本性的捆绑与辖制,我不愿再为名利地位追求了,愿意接受真理、实行真理,早日成为一个真实爱神的人。”

随后我翻开神的话看到神说:“你们本是从淤泥中分解出来的,不管怎样是属于在残渣余孽中挑选出来的,原本是属污秽的,是被神厌憎的,只因原本属它,曾被它践踏、玷污,因此说是从淤泥中分解出来的,并不是圣洁的,而是撒但早已愚弄过的非人之物,这是对你们的最合适的评价。要知道你们本是积水污泥中的杂质,并非淤泥中美不胜收的鱼虾之类,因在你们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可供享受之物。说穿了,你们本是最低贱的下层社会中的猪狗不如的兽类,说实话,就这样的称呼对你们来说并不过分,不是言过其实,而是把问题早已简单化,这样的说法可说是对你们的尊称,就你们做‘人’的见识、言谈、举止,以及所有的生活与你们在这淤泥中的地位,就足可证明你们的身份‘与众不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人原有的身份与人的身价到底如何》)是呀,回想多年来我外表打着作工尽本分的旗号,可又是怎样在神面前尽自己本分的?曾做过多少让神心得安慰的事呢?尤其是自接受这个托付到现在,我想的不是如何脚踏实地追求真理、作实际工作还报神爱,而是处处与人比试高低,在弟兄姊妹中间争名夺利,总想高居人上,得到上层带领的夸奖和弟兄姊妹的高看,若得不着就撒泼耍蛮、消极背叛,实在是没有一点良心理智、人格尊严,没有见识、不明事理。就我这样满身的污秽、败坏,还总想出人头地让人高看,把工作搞得一塌糊涂还厚着脸皮想让人赏识,真是不自量力、不知羞耻,想到这些我自己也感觉恶心,又怎能不让神恨恶厌憎?此时我才看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是一个蛆虫,身上没有一点可供神享受的东西,今天能有尽本分的机会,那是神特殊的恩待,我应该时刻谨记这一点,不应对神有任何要求,这是受造之物该具备的自知之明与良心理智,只有按着神所说的“功用不一样,身体只有一个,各尽其职,坐在自己位上尽上全力,有一份热发一份光,追求生命成熟……”(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十一篇说话》)我应该面向神去尽本分,为了满足神尽上自己的全力,这才是我该有的追求,才是信神该走的正路。

经历了这次审判刑罚,我对追求名利地位的性质及后果有些认识了,对自己的身价也看清了许多,在后来的尽本分中灵得释放一些,不怎么受名利地位的辖制了,尽本分也不注重做在人前了。有时还流露这方面败坏时,想起这次的失败经历,我就有意识地祷告背叛自己,找相应的神话对号,不敢再对神有任何的奢侈要求了,只愿老老实实地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弥补自己对神的亏欠。一段时间后,我感觉自己能背叛肉体实行点真理了,直到最近神又摆设了一个环境把我显明,我才看清追求名利地位的败坏性情不是经历一次审判刑罚就能变化的,得需要神长期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来对付、洁净。

教会要求带领同工在隐蔽期间操练写文章,每个月每人至少写出一至三篇讲道文章或经历见证文章。收到信后我不甘落后,心想:“我平时做什么工作总是落在别人后面,这次可得赶紧写,不能总让负责人催,虽然我对写文章也发怵,但依靠神、祷告神尽力写吧!”于是,我一连好几天晚上熬夜,中午不休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写好了一篇。写完后,我还给接待家姊妹读了一遍,问她觉得怎么样,她说:“行,语句通顺,写的每件事也能听明白。”我听后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己虽然没有丰富的词句,但写得还算实在吧!哪怕就是不合格选不上,但起码让住在一块儿的两个姊妹看见我带头写了,另外也让带领知道我竭力迎合神家的要求了。因我存心不对,是想借用写文章的机会达到显露自己让人高看的卑鄙目的,并不是为了见证神、满足神,因此神的对付很快临到了我。交走文章的第二天晚上,我正在写下一篇文章时收到了一封信,打开一看,是我的文章返回来了,并附有批语:文章写得比较肤浅,不是针对现实生命进入存在的问题写的,没什么价值,写文章避免抄袭,一定要用心,不要应付着凑数。看到这样的回复我傻眼了,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心里翻江倒海一样难受:“完了,露多大脸现多大眼,本想着露一手让人高看的,却换来了‘肤浅、没价值、抄袭、凑数’这样的评价,这下脸可丢大了,上层带领会怎么看我呀,与我住在一块儿的两个姊妹会怎么看我,这封信还有其他几个弟兄姊妹也知道,他们又会怎么看我?……”此时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名誉、地位。“唉!反正我就这点素质能力了,就这也是使上全身劲儿配合的,你们看着还不行,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就这样,我里面满了狂妄自是、不服不满,反抗、背叛、自暴自弃,也不打算写文章了。直到接待家姊妹问我怎么不继续写了,我才反省自己:刚才我还给接待家姊妹交通写文章的意义,让她也操练着写,怎么看了一封信自己就判若两人了?弟兄姊妹给我提出文章中存在的问题是为了帮助我写出合格的文章,我心里怎么没劲了呢?通过揣摩、挖掘内心深处的东西,我才意识到自己又在追求出人头地了,写文章不是为了高举神、见证神,而是利用神满足自己的欲望,想借写文章的机会一鸣惊人,让人夸奖赏识,结果没有如愿以偿就又一次消极对抗、背叛神。看到我信神多年,始终不务正业,到现在信神的观点还未扭转。我不禁有些困惑:为什么经历了神一次次的审判刑罚、击打管教,我还能老病重犯呢?神的话说:“多少年来,人赖以生存的思想腐蚀着人的心灵,以至于人变得奸诈、懦弱而又卑鄙,人不仅没有毅力、没有心志,而且变得贪婪、骄纵,根本没有一点超脱自我的心志,更没有一点摆脱这黑暗权势辖制的勇气。人的思想腐化、生活腐化,以至于人信神的观点仍是丑陋不堪,甚至人信神的观点一说出来简直是不堪入耳,人都是懦弱、无能、卑鄙而又脆弱,对黑暗势力不感觉厌憎,对光明、真理却不感觉喜爱,而是尽力驱逐。”(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神的话一针见血地揭示出了我总是身不由己追求名利地位的根源所在。原来我始终不能摆脱名誉地位的捆绑,完全是因为从小撒但就将“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等毒素灌输到我里面了,这些撒但毒素一直在腐蚀着我的心与灵,让我觉得做人就应该高居人上、让人崇拜这才是活得有尊严,把这些撒但的谬论当成了正面事物,当成了做人的目标,做什么事都是为了这个目的,所以一涉及到自己的名誉地位就能身不由己地追求,再加上我的本性又不喜爱真理,看不透事,所以才导致信神多年还是凭这些撒但毒素活着,总是身不由己地抵挡神、背叛神。看着自己的贫穷可怜,我又一次来到神前呼求,求神拯救我,在圣灵的带领与引导下我看到讲道交通中说:“如果人尽本分是为了得到权力,为了享受点肉体的利益、地位的福气,为了让人高看、让人顺从、让人围着自己,这是什么性情?这就是撒但性情。那这样的人走的是什么路啊?毫无疑问,走的是敌基督道路。这样尽本分的存心是代表一种性情,这是撒但来打岔搅扰神的作工,老想在神的作工中达到自己的欲望、存心目的,这是不是属于撒但差役?你这种心境与神的心意相合吗?不但不相合而且是抵触的,因为你是抵触神的话,跟神有抵触的心,带着这样一颗心做事,这是不是带着撒但的试探来的?这样的人是带着撒但的试探、撒但的诡计来到神面前,想借着尽本分达到自己的欲望目的,这就成了撒但差役了。所以你的存心如果不改变,不是真实顺服神,不能真实爱神、满足神,圣灵就不会作工在你身上。没有圣灵作工那你尽本分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就成了事奉神却抵挡神的人,这走的就是保罗的道路。”(摘自《讲道交通(七)·关于神话《你们当思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的讲道交通(二)》)对照讲道交通中所解剖的情形,我才认识到自己所流露的不仅仅是一种败坏性情,更是带着撒但的试探、撒但的诡计来打岔搅扰神的作工,纯属撒但的差役。人尽本分是在履行受造之物的职责,是在追求真理、实行真理的过程中达到高举神、见证神,把更多的人带到神面前,因人是神造的,本应敬拜神,心中不应有任何人的地位。而我却如天使长一样,处处与神争夺地位、比试高低,企图借着尽本分的机会达到自己作威作福的目的,在所有人心中都占有一席之地,想把所有人都带到自己面前,一旦达不到这个目的就背信弃义,抵挡神、与神对抗,真是大逆不道!这哪里是在尽本分满足神,分明是在拆毁神的作工。回想跟随神的这几年中,神一直给我尽本分的机会,让我追求真理、追求蒙拯救,可我却与神的要求背道而驰,在尽本分中搞自己的经营,不知作了多少恶,让神厌憎、恨恶。我走的就是错误的道路,又怎能把弟兄姊妹带到正路上呢?在事实面前我才看到自己就是敌基督一类的人,狂妄、阴险、卑鄙,该被神定罪咒诅。

在神一次次的显明、对付与刑罚审判中,我终于看清了自己的真实面目,我信神、尽本分多年从来不是为实行真理满足神,而是一直在追求着名利地位不肯放松,口里喊着顺服神的同时却在抵挡神,外表撇弃花费的同时却在欺骗神、利用神,带给神的全是伤害、痛心与失望。而神在厌憎、恨恶我败坏本性的同时却一直在竭力拯救我,带着伤痕一次次作工在我身上,当我争名夺利不务正业时,神兴起环境对付、管教我,向我显明他公义、圣洁的性情,迫使我回到神前反省自己、懊悔自己;当我看见自己的败坏实质与丑恶嘴脸灰心失望、消极退后时,神又用话语开启、引导、安慰、鼓励,扶持我重新站起来往前行;当我老病重犯自满自足时,神又一次摆设环境显明我、熬炼我,让我看清自己的真实身量,看清自己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事实真相,从而继续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得着洁净。看看自己多年来因着追求名利地位不走正道所流露的种种悖逆抵挡,对比神在我身上所作的、所付出的,我真是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深感神对我的爱太深,神的胸怀太宽广,我能走到今天,全是神的包容与忍耐换来的,若不然,不知我早死在了什么地方。此时此刻,我真实体会到了神的审判刑罚是对我极大的拯救、极大的爱,神所作的一切都是为让我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走上追求真理的正道。我的心彻底被征服了,在神前暗立心志:不论以后临到什么样的环境,不论今后的道路有多坎坷,我只愿脚踏实地地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尽上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来安慰神的心。

回想这几年我走过的路,虽然因着自己的败坏、悖逆、不义,我经历的多数是神的审判刑罚、苦难熬炼,也受了一些苦,流了不少泪,但在此过程中我却蒙了神极大的拯救,对追求名利地位的实质与后果有了认识,对自己的撒但本性有了些恨恶,对什么是敌基督道路与什么是追求真理的成功之路也有了些分辨,心里不再受撒但本性控制,也不再忧虑、害怕、担心自己走敌基督道路,背叛自己不对的存心、观点也不像以往那么难了,从心里看见追求真理达到蒙拯救满有希望,这一切都是神的爱、神的刑罚审判换来的。我只愿更多地经历神的刑罚审判、试炼熬炼,从而达到真实爱神,来还报神的拯救之恩。

上一篇:一次写文章的意外收获

下一篇:屡遭“不幸”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