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基督审判的经历见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19 地位成了我的枷锁

江苏省 李子莹

从小到大我学习成绩都很好,因此被选为学校升旗手、校园主持人,还经常参加各种活动,一直是学校的名人,深得老师的器重与同学的高看,我很享受这种被人高看的感觉。读大专的四年中为了能得到老师的器重和同学的高看,我更是加倍努力学习,并如愿以偿地当上了班长,之后每年的墙报和元旦晚会我都会下功夫精心准备,当老师、同学投来认可的目光时,我很是欣慰,觉得受多少苦都是值得的。那时候虽然我信神了,也看神的话,周末参加聚会,但是因着不追求真理,我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深受撒但的苦害,所追求、向往的尽是无价值、无意义的东西。毕业后,我边实习边开始操练尽本分,没多久我妈对我说:“你在学校做班长把一个班管理好了那不算什么,在教会能凭着真理原则把本分尽好那才是真本事……”听了这话,我争强好胜的心就出来了,心想:“是啊,要是我好好追求在教会当上带领这可比在世上有前途多了。”于是我就不上班了,开始全身心投入到尽本分当中操练尽教会同工本分。

之后,我一路被提拔。2012年9月教会安排我尽上层同工的本分,期间因着中共疯狂逼迫、抓捕基督徒,需要带领隐蔽作工,教会安排我负责一些重要工作,有时带领只与我见面落实工作,然后让我跟另几个同工见面交通,这更助长了我的狂妄本性,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是重点培养的对象。特别是当我看到我们几个人负责的范围差不多,但他们有什么事都问我时,我的地位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尽本分更有动力了,即使工作量很大也从不喊苦喊难。

2013年6月份,我们负责的区域要划分教会,得知要从我们四个同工中选出一个尽带领的本分,我的心便开始蠢蠢欲动,觉得这次带领的人选肯定非我莫属。就在这时,无意中听一个同工跟我说:“上层带领聚会的时候谈了选举带领的原则,说30岁以下的人由于人性不成熟不能做主要带领,只能做副手……”听到这个消息,虽然我嘴上没讲什么,但是内心深处却消极了,心想:“我不够30岁,人性也不成熟,看来这回再怎么追求都不能做带领了。”想到这儿,我以往追求的劲头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整个人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虽然外表每天还在教会尽本分,可心里对教会这一原则满了抵触和怨言,认为要不是这一原则在这儿拦着,我这次肯定能当选带领。就这样我开始破罐子破摔,情形越来越下沉,聚会还老打瞌睡,期间还生病了,可麻木刚硬的我仍不知道反省自己。后来带领与我们几个同工见面,大家都说我情形不对了,可我却死活不承认,还自认为是追求真理的人,即使没有地位也照样追求真理。尽管我如此悖逆,可是神仍摆布人事物拯救我,就在那一场聚会快结束时,看到姊妹们都为我祷告的那一刻,我突然感到特别受刑罚,刚硬的心才有点触动,这才开始反省自己:这段时间我到底怎么了?弟兄姊妹说我活在地位之中,难道我真的在乎那个地位吗?没选上带领我还能消极?我还能这么抵触?难道神不给我地位我就真的不追求真理了吗?我一个劲地在心里反问自己。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别看你们现在跟随着,对这步工作有点认识,但就你们的那个地位心仍没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这个地位之福总挂心头。为什么多数人总消极起不来呢?还不都是因为前途‘暗淡无光’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面对神话语的揭示,我终于低下了那昂得高高的头。我不得不承认,之前我跑路花费那么积极不是我追求真理,更不是我爱神,而是因为有地位可追求。今天教会这一原则将我追求地位的野心欲望打破了,我就消极了,失去了追求的动力。原来,我并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一直以来追求的都是地位,也是这个地位之心才支配我走到今天。想到这些天我还因着没有得到带领的地位跟神耍蛮、讲理对抗,就感觉自己特别可耻、可恨,于是我懊悔地向神祷告:“神啊!感谢你这样的拯救,要不是这件事临到,我真认识不到自己这么危险,竟然把地位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因着不能得到地位,甚至连真理都不想追求了。神啊,我这么悖逆,真不配你这样的拯救。今后我不愿意再为地位追求,愿意重新做人,尽好本分,愿你带领我。”之后,我的情形调整过来了一些,但我只是认识到自己的致命处是地位,并没有找相应的神话语来解决自己的本性。

一个月后我们区域又重新划分教会,令我没想到的是根据教会情况,我被选为了上层带领。有了这个头衔之后,我追求名誉地位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为了证明我有工作能力,把自己负责范围内的工作果效提上来超过别的同工,什么事情我都亲自去安排,压根儿没把教会要求带领同工隐蔽这一安排落实在自己身上。结果选举之后没几天因着我尽本分急功近利、不按原则办事,导致中层带领、传福音人员、教会同工接二连三地被中共抓捕,我也成了被追捕的对象,不得不隐藏灵修。这期间我与所有弟兄姊妹都失去了联系,一个人呆在接待家,心灵倍受煎熬,里面总有种从未有过的惶恐不安。第一次体尝到触犯神性情后的滋味,我心里很消极,觉得自己的过犯简直罪不可赦,也恨自己作工没有原则,恨自己落实工作安排不到位,就这样,我活在了神无声的刑罚之中。直到有一天,我看到神的话说:“针对人的情形,针对人对神的态度,神作了新的工作,使人能对他既有认识又有顺服,既有爱又有见证,这样人就得经历神对人的熬炼,经历神对人的审判与对人的对付修理,若不这样作,人对神永远不认识,永远不能有真实的爱、真实的见证。神对人的熬炼并不仅仅是为了一方面的果效,而是为了诸多方面的果效,这样神才在那些愿意寻求真理的人身上作熬炼的工作,以便人的心志、人的爱心得到神的成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揣摩着神的话,我这才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会临到这样的环境,回想自己从当选带领后,就一心想着怎么证明自己,怎么超过别人,却从不体贴神的心意,没考虑怎么脚踏实地地把各项工作落实到实处,安慰神的心。因着一心追求地位,我压根儿不注重凡事寻求圣灵的作工,更不去寻求怎么才能跟上圣灵作工的步伐,教会要求带领同工隐蔽作工,可是我却打着教会刚划分有很多事需要去办的旗号,明目张胆地违背工作安排,结果给教会带来这么大的灾难,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不都是因为我一味追求地位导致的吗?想到被抓的弟兄姊妹都是我熟悉的,最小的才18岁,不知道他们要面临中共怎样的迫害,想到这一切我就不能饶恕自己,可是细想为什么今天神没让我被中共抓捕,难道神的心意是让我消极软弱吗?我不由地想到神的话:“人都在糊弄神,都知道为自己多滋补点营养品,却并不为神而着急,这是事奉神吗?这是爱神吗?难怪整天无忧无虑,无所事事,就这样,有的人不满足还要建立自己的几分忧伤之感,或许我说得生硬一点,这叫自作多情!是神让你忧伤吗?这不是自作自受吗?难道神的恩典就无一样能有资格作你欢喜快乐的资本吗?从始到终不体贴神的心意,还消极、得病、难受,这是怎么回事?神的心是让你活在肉体当中吗?神的心意不知道,自己心里不畅快,怨天怨地整天闷闷不乐,肉体受痛苦、受折磨,活该!让别人在刑罚当中赞美神,从刑罚当中出来,不受刑罚的辖制,而自己却陷在里边不出来,这种董存瑞的‘自我牺牲的精神’够人‘效法’好几年的。你讲字句道理之时是否觉着脸红,认识自己吗?放下自己了吗?真实爱神吗?前途、命运放下了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四十篇说话的揭示》)神的话句句扎在我心上,我不禁扪心自问,是啊,为什么我会消极软弱呢?不就是因着担心自己以后得不到好的前途归宿了吗?我被名誉地位冲昏了头脑,一心追求超过别人,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但是神还怜悯我给我尽本分的机会,可临到这样的环境我不好好反省认识自己解决过犯,还消极对抗为自己前途归宿考虑,真是太伤神的心了,哪有一点人的良心理智!如果我有点良心理智就应该尽好本分,弥补自己的过犯,可走到现在我还不认识神的作工,不能从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自己当追求的路,想到这些我心里倍感亏欠,默默地向神祷告:“神啊!我被撒但败坏太深了,真是没有一点人样,不配你拯救。你高抬我让我接受这样的托付,可我却不争气,不体贴你的心意,一心追求地位,给教会带来了这么大灾难。要不是你兴起这样的环境,我还不会停下作恶的脚步,肯定会给教会带来更大的灾难,是你的刑罚把我从悬崖边拉了回来,我感谢你,我愿意接受这样的显明,不愿意做懦夫,愿站立起来,靠着你把本分尽好。”之后我从消极情形中走了出来,开始想方设法和教会取得联系,安排处理教会各项善后工作。

原以为经历这一次刻骨铭心的教训我该好好满足神了,但是近段时间借着配搭姊妹又一次把我显明了,使我更加看清自己追求名誉地位的心有多顽固。因着隐藏作工我和姊妹多数时间都在接待家,刚开始我和姊妹还能和谐配搭,可是慢慢地我们在工作上出现了分歧,经常会意见不统一。刚开始出现这种情况时,我特别持守自己,坚信自己是对的,可后来看到自己确实缺少太多,姊妹在处理事上比我老练,考虑问题比我周到,我发表的意见经常被否认,我感到自己在人心目中失去了地位,就猜疑别人看不起我,逐渐地对教会工作没有负担了,开始凡事否认自己,但是我的“否认自己”不是建立在明白真理原则、真实认识自己的基础上,而是处处小心谨慎地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以至于发展到我不敢随便写信,再急也要等姊妹回来一起写,写汇报也是她说一句我写一句,即使我有不同的意见,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接受真理的人,我就在心里把自己的观点给否了。一天,姊妹跟我谈心时说我像变了一个人,我还不以为然地说:“那不是好事吗?以前不成熟,现在稳重了啊!”事后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是啊,以前那么狂妄、不可一世的我怎么好像变得唯唯诺诺,处处受辖制,可我并没有认真去反省这个问题就忽略过去了,就这样我逐渐失去了神的同在,活在了黑暗之中,整天像行尸走肉一样浑浑噩噩地混日子。不久,神的刑罚又一次临到了,好几个教会来信反映两个带领不能和谐配搭。我心里清楚地意识到这是神对我的审判刑罚,那几天熬得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看到这么多教会工作没作好,我没有真理不但供应不了弟兄姊妹,就连自己也活在黑暗权势之下,一想到这些我就揪心地疼,感觉自己走不下去了,有了背叛神的念头,甚至连死的心都有了。人的尽头就是神的起头,神深知我的所需,更深知我的软弱,就在这时讲道交通下发了,借着聚会交通,我对神拯救人的心意比以往更透亮了,想到神为了拯救我们作了这么大的工作,付了这么多代价,心里特别受激励,又有了追求的信心和勇气,觉得不应该逃避,不管遇到多大的难处、挫折都该竭力追求往上够。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在你们的追求中,个人的观念、盼望、前途太多,现在这样作工就是为了对付你们的地位之心,对付你们那些奢侈的欲望,就这些盼望、地位、观念都是撒但性情的典型代表。……你越这样追求,越没有收获,地位心越强的人,越得经受更大的对付,越得经过大的熬炼,这样的人太不值钱!得经受许多对付、审判才能彻底放下,就你们现在这样的追求到最终只能是一无所获。不追求生命的人不能有变化,不渴慕真理的人得不着真理,你不注重追求个人的变化与进入,总是注重那些奢侈的欲望,辖制你爱神、亲近神的东西,这些东西能将你变化了吗?能将你带入国度之中吗?你的追求目标若不是为了寻求真理,那你不如趁此机会回到世界中大干一番,你这样虚度光阴太不值得,何必这么折腾自己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是啊!这些天我总认为是姊妹太狂妄辖制我,却丝毫不反省认识自己,因此总活在痛苦中摸不着神的心意,现在才知道是我追求的观点不对,一直追求地位,追求在人心目中有好的形象,才导致我尽本分总是缩手缩脚,不能在本分上尽上忠心。反省我在尽本分中的流露:看到自己我发表的意见总是被否认,觉得在人心中没地位了,我尽本分就被动、没负担了;商量工作时,我深怕自己提出来的意见被否弟兄姊妹会小看我,就不敢发表意见;当我和配搭姊妹观点不一致时,我就赶紧否认自己,以此证明我是一个接受别人意见的人,却从来不去衡量谁的观点合乎真理,怎样做是维护教会工作,是按真理原则办事;尽本分临到难处就想退缩想背叛神,这些不都是追求名誉地位给我带来的苦害吗?此时我才体会到,追求地位不仅不能使我与神的关系越来越近,而是越来越远,还使我变得阴险狡诈、唯利是图、自私卑鄙,唯唯诺诺,没有一点正义感,甚至能出卖真理、背叛神,得着的都是痛苦,是黑暗,追求地位真是坑人又害己。感谢神的显明,让我看到我苦苦追求的地位就是一副沉重的枷锁,带给我的不是享受,而是无尽的苦难,我暗立心志不愿再虚度光阴,再继续为那一分不值的地位苦苦追寻,愿意脚踏实地地追求真理,凡事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神的心意,当有不对的存心出来的时候能背叛它,按着神的话去实行。就如讲道交通中说的:“发现自己的本性赶紧检查,老得能把自己控制住,尤其有一些钱财、地位、男女界限的念头,赶紧控制好,这就保证没有问题。”(摘自《上面的交通》)当我按着讲道交通去实行的时候,感觉心里轻松、释放了许多,慢慢地我的情形也好转了。

一次跟配搭姊妹一起看开除资料时,我觉得按这个人的表现应该定性为恶人,可姊妹却觉得应该定性为敌基督,我心里不认可姊妹的观点,就一个劲地表达自己的观点想让姊妹接受,看到姊妹不接受,这时我就有意识地祷告寻求,求神鉴察,另一方面也找原则,按原则来衡量,没多久就找到了关于区别敌基督与恶人的交通,借着跟姊妹在一起交通,姊妹的观点也转了,这时我心里感到特别踏实、平安,看到摆对存心按真理原则办事真是轻松加愉快。后来通过给教会带领交通和谐配搭方面的真理还有我的经历认识,他们对自己的情形也有了认识,都从不对的情形中扭转了过来。

这几天借着灵修反省我才看到,这段时间因着我追求地位名誉给教会工作带来多大的亏损。回想前段时间,福音对象和接受神末世作工的人越来越多,我提出应该把两个福音小组划分开时,配搭姊妹说等有合适的人负责再划分,因怕姊妹觉得我狂妄自是,为了维护自己在姊妹心中的地位我就不再提了,直到这次上层带领来信要求我们赶紧选举负责人,把两个福音组分开,免得耽误福音工作,我再次跟姊妹提出划分福音小组时,姊妹马上就同意了,这时我心里特别自责,我深知是因着我总是维护自己的地位拦阻了福音工作的扩展。因着我注重地位名誉,不注重进入和谐配搭的真理,也没及时给弟兄姊妹交通这方面的真理,致使教会带领之间不能和谐配搭,导致教会工作受到影响。回想信神这么多年来我在神面前所行的尽都是恶,简直让神伤透了心。一想到这些我的良心就深受谴责,感觉不配活在神面前。尤其听到讲道交通中谈道:“那你们说凭热心做一切的事,凭己意做一切的事,这是不是彼得的道路啊?这不是彼得的道路,彼得凡事寻求真理,彼得讲究爱神。那爱神与实行真理是什么关系呀?这里面关系可大了,比如说,你做一件事到底是为满足谁,是为满足自己的私欲、喜好,还是为满足神、为爱神而做的,这是不是实行真理的原则呀?实行真理主要原则是以满足神、爱神为存心来做事,这是实行真理的标准。那如果你做事外表上虽然看不出是作恶,但是是为了达到己的目的,是为了满足己的喜好,是为了满足自己做事的欲望,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地位让人高看、让人崇拜,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不是保罗所做的?这是不是走敌基督道路的存心?”(摘自《讲道交通(九)到底怎样追求真理、实行真理才能达到蒙拯救》)看完这些话我心里特别震惊,信神这些年我一直追求撇弃花费、劳苦作工,把这些外表的热心、受苦当作是追求真理、爱神的表现,是走彼得蒙神称许的路,我受苦都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地位,我这样的作工根本不是实行真理,更不是尽本分,而是在利用神,是打着尽本分的幌子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走的正是保罗失败的路。我这样的追求实在太危险了,若不是借着这样的审判刑罚,我真不知要做什么大妖了,即便是因着触犯神的性情遭神惩罚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这时我才感受到自己蒙了神极大的拯救,带着感恩的心我来到神面前祷告:“神啊,这么多年来,我从未追求爱你、满足你,我关心的都是我的地位名誉,撇弃、花费也都是为了维护地位、得着地位,让人高看,没有一样是为了你,但追求这些没有给我带来丝毫的益处,反而使我灵里越来越黑暗、痛苦,做了很多恶,给教会工作带来了打岔搅扰。是你的审判刑罚唤醒了我,使我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的实在是可怜、可恨,更感到你对我的爱太大了,我愿意重新做人,尽好本分弥补自己的亏欠。神啊!借着这样的经历更让我看到我离不开你的刑罚审判,愿你的刑罚审判伴随我一生。”

上一篇:如此“和谐配搭”怎能长久

下一篇:放下地位,活得才有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