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一名基督徒的心路历程

30

佳 佳

寒冬腊月的一天上午,西北风呼啸着刮过地面,街道上冷清清的,十字路口旁三五个等车人不禁打起了冷颤,他们有的搓手,有的跺脚,本能地抵御着寒冷,嘴里还不时地发出“真冷”的唏嘘声。

云华静静地站在人群的后面,两只手冻得发红,脚边放着一个黑色旅行袋。她呆呆地看着地面,一脸的失落、忧伤,泪水在她发肿的眼眶里打转,她下意识地把脸转到一边,抬起头,使劲眨了眨眼睛,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哎!你走不走?”售票员刺耳的喊叫声传来,云华扭脸见那几个等车人已争先恐后地上了车。云华这才回过神来,拎起鼓鼓囊囊的包蹒跚地上了车,找到一个靠窗口的座位坐下。

客车缓缓启动了,云华神情凝重地望向窗外,负责人李姊妹的话再次回响在她的耳边:“咱们小组的工作进度慢,果效一直都不好,不能为国度福音的扩展尽上什么力量,所以不得不停止咱们的本分,你们交接完工作就回本教会尽本分吧!……本分停了,这是神公义的审判临到,也是神对咱们的拯救。神的话说:‘在神的烈怒发出之前,神早已把每件事情的实质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对每件事情早已给出准确清楚的定义与结论,所以神作每件事情的目标都很明确,他的态度也很明确,他不是稀里糊涂,不是盲目,不是一时冲动,不是随随便便,更不是没有原则……’(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从神的话中看到,神做事是有原则的,就算是向人发怒,也是根据人做事的实质来决定的……咱们回去后好好反省自己,省察咱们尽本分没果效的原因……”李姊妹说的每一句话都刺痛着云华的心,她内心翻江倒海,难受不已:“这段时间我每天起早贪黑地忙碌,已经写出几篇讲道稿,眼看就要通过审核了,没准还能被福音组采纳,怎么这时停了本分呢?是不是上层带领没弄清楚情况过早地下断案把我们小组的本分停了?还是哪儿出了问题?等讲道稿的结果出来了,大家就会知道我是有能力胜任这个本分的。现在倒好,不但没得到大家的赞赏,还被打发回来了,这要是让教会的弟兄姊妹知道了,我的脸可往哪儿放呀,他们会怎么看我呢?”云华在心里猜忌着、揣测着,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云华眼睛呆呆地望着车窗外,不禁想起了两个月前她坐车离开本地去尽本分时的情景,同样是在车上,那时云华的脸上挂着微笑,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心里充满了期待,这次能被选拔去外地尽本分,她感到自己太荣幸了,她立志要把本分尽好,不辜负神的期望……“嘀嘀——”汽车的喇叭声打断了云华的思绪,她坐直了身子。回想昨日的心志,再看看今天的失败,云华感到心如刀绞,觉得无颜面对神,也没法面对家乡的弟兄姊妹……此时,忧伤、痛楚充满云华的内心,她鼻子一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滴落下来……

客车到站时天色已晚,云华拎着沉甸甸地行囊,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家里走去。家里没人,云华进屋后没有开灯,独自坐在卧室的床上,思索片刻,她起身跪在床边把心里的苦楚向神诉说:“神啊!现在我的本分停了,心里感到很痛苦,我不知道你要借着这样的环境洁净变化我哪方面,愿你能开启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

祷告后,云华的心里平静了一些。

卧室的门开了,母亲随手开灯,见是云华,高兴地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边说边坐在了云华旁边。

“妈,我刚回来。”见到多日不见的母亲,云华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本分那么忙,你怎么有时间回来呀?”

“哦,是我尽本分没有果效才让回来的。”云华红着脸,眼神有点躲闪,不好意思地说。

母亲听后心情有些沉重,但没有责备她,只是认真地说:“既然教会安排回来,咱就好好反省自己寻求神的心意吧!”

“嗯,好。”云华点头应答着。

清晨,天刚蒙蒙亮,云华坐在书桌前读神的话,忽然一段神的话映入她的眼帘:“衡量人的所做所行是善是恶的标准是什么?就是看你心思所想的、所流露出来的、所行出来的有没有实行真理见证,有没有活出真理实际的见证。你如果没有这样的实际,没有这样的活出,那你无疑就是作恶的人。作恶的人在神那儿怎么看?就是你心思所想的、你外表做出来的不是在为神作见证,不是在羞辱撒但、打败撒但,而是在羞辱神,处处都是羞辱神的记号;你不是在见证神,你不是在为神花费,不是在为神尽上你的责任与义务,而是为你自己。‘为自己’言外之意是为了什么?为撒但。所以,到最终神就会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赏赐没有了,神不纪念了,你所做的在神那儿不是善行,成恶行了,这不是一场空吗?”(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读着神的话,云华感到心惊胆战,仿佛神就在面对面审判她一样,把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动机、心思全部揭穿,她顿时感到羞愧难当,痛苦万分,看到神威严公义的性情不容人触犯。云华明白了在神眼中作恶的人原来是在尽本分中只为满足自己的脸面、私欲、利益,却从不体贴神的心意,不实行真理,神对这些人是恨恶和厌憎的。对照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云华对自己的情形开始有所认识,她的眼泪不由得滴落了下来,思绪也回到了前段时间尽本分时的情景中……

“云华,这段时间你跟着丽丽她们一起操练写讲道稿能有些收获吧?”负责人李姊妹笑着寻问云华。

云华微笑着:“嗯,我现在只是掌握了一些写讲道稿的理论知识,接下来还得多实际操练。”

负责人点点头鼓励道:“多在业务上下功夫,多寻求真理原则,尽本分就会有长进。不明白的问题可以跟弟兄姊妹寻求交通,大家在一起和谐配搭,多祷告依靠神,神会带领咱们的!”

“感谢神!我一定跟姊妹们和谐配搭,根据真理原则尽好本分。”云华看着负责人期待的眼神,深感责任重大,她挺直身子,显出一副雄心勃勃、意气风发的样子,迫不及待地想用实际行动向大家证明自己的工作能力,好让负责人看到没有选错人,让组里的弟兄姊妹也能认可她的工作能力。

蔚蓝的天空被一层薄雾笼罩着,显得室内有点昏暗。云华坐在电脑前心情有些烦躁,她皱着眉头,用笔帽挠着头,思索着:“是不是跟王姊妹、刘姊妹她们寻求交通一下,看看她们有什么好的解决路途,顺便让她们也帮着检查检查,看我写的这篇讲道稿还有没有问题,若是发现问题也好及时修改,这样讲道稿的进度和质量也会提高些。”可她转念一想,“我以前就辅导过弟兄姊妹写讲道稿,也算是有这方面特长,如果让两个姊妹帮忙,她们会不会觉得我不行啊!那不就被她们看扁了嘛?以后我还怎么在组里立足啊?还怎么能显出我的工作能力呢?”一想到这儿,云华就觉得不是滋味,算了,我还是自己多下点功夫吧。为了自己的脸面、形象,云华放弃了找姊妹们交通原则共同解决问题的想法。

寂静的夜空中,月亮看着熟睡的人们,露出了笑脸。云华坐在电脑前不知疲倦地查阅各种资料一直忙到深夜,趁大家休息的时候,她点灯熬油偷偷地查资料、找路途,一心想把这些难题攻破,写的草稿废了一张又一张。

工作室内,姊妹们都在紧张地忙碌着。云华看着好不容易写出的讲道稿,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这下终于可以松口气了,要是姊妹们问起我是怎么攻破这些难题的,也有话应对了,面子也能过得去了。”

王姊妹拿着一沓整理好的福音资料走了过来。

云华底气十足地说:“王姊妹,我这篇讲道稿的初稿已经出来了,但还需要一些资料,你再给我找一些吧?”

“哦,初稿已经写好啦?”王姊妹笑着问。

云华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咧着嘴笑着回答:“嗯!”。

王姊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眉头微皱:“对了,云华,之前丽丽她们写这类讲道稿时资料就挺少的,要不你也参考参考丽丽她们写的,看看怎么写能更合适。”

王姊妹善意的提醒触及了原本想证明自己的云华,她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有些难受,这是王姊妹第三次提醒云华参考丽丽她们写的讲道稿了,云华觉得是王姊妹不信任她,虽然她也知道自己刚尽这个本分,只是掌握点理论还缺少实践,姊妹这样提醒是出于好意,但好胜的云华不愿让人小瞧,就坚持说道:“我见其他弟兄姊妹也有这样写的,也审核通过了,我想尝试一下。”

“哦,那好,我找到资料下午给你。”

看着王姊妹离开的背影,云华觉得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比不上写出一份合格的讲道稿来得实在,这样才能证明她的实力。这份讲道稿的成功失败对她来说太重要了,她感到自己心里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她暗暗告诫自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云华趴在书桌前,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脑上的讲道稿,旁边还放着一沓作废的稿纸。云华心想:“下午李姊妹就来取稿了,可不能再出什么差错了。”她来回修修改改,生怕哪里出了错。检查几遍后,云华觉得可以了,就打印出来准备让李姊妹拿走。

云华翻看着打印的讲道稿,突然她发现有一处问题,她的心“扑腾扑腾”地跳着,懊恼自己不检查好就打印,万一打印机的声音被刘姊妹和王姊妹听见,她们肯定知道是自己出错了才重新打印的,这可让她们怎么看哪?再说负责人李姊妹随时都会来,她若看到我写了这么多天到现在还不能定稿,会不会小看我啊?云华的脸上火辣辣的,生怕这时有人进来会看到,她急急忙忙地改着,最后总算手忙脚乱地弄完把稿子交了。云华庆幸自己的难堪没被别人发现,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稿子交走后的几天里,云华很是纠结,她期待着结果的到来,但又怕等来的是不好的消息,换来大家对她的小看。她的心像猫抓一样难受,做什么都没心思。

晚上,李姊妹带来了云华要的消息。

“云华,你写的讲道稿姊妹说里面有可取的部分,但还存在一些原则性问题,过后她们会给你详细指点的。云华,咱刚开始写有偏差、缺少也正常,咱正确对待,吸取教训,再接再厉,就会越写越好的。”李姊妹进屋就说。

一听说讲道稿有可取的部分,云华心里一阵高兴,这段时间的功夫总算没有白费,但一听讲道稿有问题,她心里就有些失落,脸也耷拉了下来,还好负责人鼓励的话给了她一些安慰,她紧绷的心也舒缓一些了,她朝李姊妹点点头,心想:我得加把劲,争取下次成功。

黑漆漆的夜空,星星似乎都睡着了。

云华满脸沮丧地站在窗前,心里感到失落、压抑,她想到这段时间自己为了尽快写出成功的讲道稿,每天起早贪黑地努力奋战,可整理出来的讲道稿还是不合格,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成功,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李姊妹关切地说:“云华,如果你自己写讲道稿有难度,可以找个配搭,小丫姊妹尽这个本分时间长,对原则比较掌握,要不让她和你配搭?……”

云华不想让负责人觉得她没有工作能力,立马回绝:“哦,不用了,我自己还行!”之后,她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尽快将之前两次的失败在大家的脑海里覆盖掉,她不分昼夜地埋头苦干,点灯熬油地查资料寻找路途,但因着她尽本分的存心不对,获得不了神的带领,十天过去了,她的讲道稿才写了一半,并且写起来很吃力。

负责人了解完工作,表情凝重地问云华:“云华,你能独立完成吗?”

云华虽然感觉没有多少把握,但为了不让负责人小看,她硬撑着说:“能行,没问题!”

云华看着眼前写了一半的讲道稿,还有一份份积压的资料,她感到压力很大:“连续失败两次了,如果这次再不出成果,负责人肯定会认为我没有能力胜任这个本分,那我还怎么在组里立足啊?弟兄姊妹又会怎么看我呢?”云华感到有种危机感,她在心里告诫自己,这次无论如何都得写成功,这样才能向大家证明自己的实力……

奋战了三天,云华的讲道稿还没有写完,眼看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她知道这样耗下去会耽误本分,这牵扯到整个组的工作进度和福音工作,云华良心有些不安,才向负责人提出要和小丫姊妹一起配搭。

当这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云华的脑海中浮现时,云华看到自己尽本分时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根本不是为了满足神,处处都在为自己的脸面、地位考虑打算,她感到扎心、难受,看到神的话说:“人本身就是个受造之物,受造之物能不能达到无所不能?能不能达到完美?能不能达到没有瑕疵?能不能达到凡事都精通、凡事都明白、凡事都能做到?不能,是吧?但是人里面有个弱处,一学一样技术,学一项业务,人就觉得自己有能耐了:我是有身份的人,我是有身价的人,我是某某专业人士。不管有多大点能耐,还没等亮就想把自己包装起来,伪装成高大的人物,变得完美无瑕,没有任何缺陷,就想把自己武装起来,在别人眼中变得高大,强悍,什么都能,没有任何不能的,没有做不到的事。如果有求于别人,那显得自己无能,显得自己弱势,不如别人,让别人看不起,就总想装。人问:‘这事你知不知道怎么做啊?’‘知道!’‘那你做吧!’他两三天做不出来,做不出来也不说,背后偷摸找资料,查呀,看哪,学呀,学了好几天也不明白。人家又问了:‘你知不知道怎么做啊?做得怎么样了?’‘快了!快了!’心里琢磨:‘快了?这还早着呢!这也没头绪,不知道怎么做呀!不行,不能放弃,还得继续装,不能让别人看不起,不能让别人看出我的漏洞与弱势。’这是什么问题呀?这是什么性情啊?狂得没边了,是吧!他不想做普通的人,不想做正常的人,不想做凡人,总想做超人,甚至想做一个有特殊功能的人,做有异能的人,这就太麻烦了!凡是正常人性的弱点、缺点、无知、愚昧或者是不明白的,他都包着,裹着,不让别人看见,一个劲地装,伪装。……人如果总有这样的野心,总想把自己变得脱俗超群,变得与别人不一样,变得另类,这就要麻烦!首先你这个思想的源头就不对。”(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信神正轨具备的五方面情形》)看了神话语的揭示,云华眼前一亮,她明白了人只是神手中的受造之物,不可能什么事都精通明白,也不可能达到完美。但自从人被败坏后,思想里都想追求高大的东西,想成为名人、伟人,所以,有点特长就极力地用各种手段包装自己,伪装自己,想把自己变得与众不同、无所不能,以此达到在众人中脱颖而出,得到别人的高看、崇拜。就人这样的追求根本不符合神的心意,也不是正常人该有的,这样追求下去,只能失去神的祝福、保守,落在撒但的愚弄与苦害中,活得痛苦、压抑,不得释放。这时,云华看到自己就像神的话揭示的一样,不管做什么,总想做到最好、最完美,让别人挑不出毛病。所以,她在别人面前从来不把自己的缺少、软弱、不足暴露出来,而是极力地去掩饰、伪装,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别人的认可、高看。云华想到自己刚开始写讲道稿有缺少、不足也是正常的,遇到难处应该和王姊妹、刘姊妹配搭共同商讨,互相取长补短,而她却认为自己有这方面的特长、素质,就把自己端到一个高位上,什么问题都自己去解决,觉得若是让别人帮忙就显得自己太无能了,总怕姊妹们看出她的缺少、不足会小看她,所以就宁可一个人下苦功,也不和大家共同商量、寻求,出了错也不敢让姊妹们知道,每天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的地位形象,导致尽本分获得不了神的带领,写了两篇讲道稿都以失败告终。负责人看到云华独自完成讲道稿有难度,一再询问她需不需要找人配搭,云华觉得找人帮忙就是承认自己工作能力差,显得自己弱,失去在负责人心中的地位,就宁可自己苦苦奋战,即使写不出来影响工作,也不接受负责人的提议,丝毫不为教会的整体工作考虑,最后耽误了工作的进度,打岔、拦阻福音工作。认识到这儿,云华的心情变得有些沉重,她继续思想着……

云华看到自己骨子里追求、向往的就是成为高大、完美的人,让人高看、仰望。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满足自己的名利地位心,她一个劲儿地伪装、包装自己,不把自己真实的一面亮给大家看,真是太虚伪、太诡诈了!就这样信神信到最终也得不着真理、生命,活不出人样,即使尽本分也能下功夫,卖力气,但因生命性情没有变化,所做的也是在抵挡神、悖逆神,又怎么能蒙神称许呢?难怪神说“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对照自己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云华深知自己作了恶,今天本分被停不是上层带领弄错了,而是神的公义性情临到了她。此时云华心里感到痛苦万分,猜想自己败坏这么深,尽本分没预备上善行还作恶抵挡神,神肯定厌憎她,不拯救她了,她伤心地痛哭着,内心深处感到无比绝望。

母亲看到云华活在过分的懊悔、自责中误解神的心意,责备道:“云华,咱不能误解神哪!神显明咱们是为了让咱认识自己身上的败坏,目的是为了拯救,不是一棒子要把你打死,定你的结局。咱认识到自己作恶了,那就赶紧悔改呗,这也是接受真理的态度,要是一直活在自责中,误解神定规自己,只能越来越消极下沉,活在撒但的愚弄中,心离神越来越远。”

云华一时理解不了母亲的话,她恨自己败坏太深,觉得自己无可救药了,神肯定不要自己了。

母亲打开神的话,读道:“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尽他的怜悯慈爱,以至于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撒但来换取全人类,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们是末了各从其类的时候,拯救你们的方式不是怜悯慈爱,而是以刑罚、审判来更彻底地拯救人类。所以,你们接受的尽是刑罚、审判与无情的击打,但你们该知道,在这无情的击打里并没有一丝的惩罚,无论话语怎么严厉,临到你们的只是几句在你们来看没有一点人情味道的话语,无论我的怒气有多大,临到你们的仍是教训之语,并无一点意思要伤害你们,也并无意思要将你们治于死地,这不都是事实吗?你们知道,现在无论是公义的审判,还是无情的熬炼与刑罚,都是为了拯救,不管现在是要各从其类,还是要显明各类人,所有的说话、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那些真心爱神的人。公义的审判是为了洁净人,无情的熬炼是为了洁净人,严厉之语或责打都是为了洁净,都是为了拯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神的话如同一股暖流涌进了云华的心,让她倍感温暖。揣摩着神的话,她明白了自己被撒但败坏至深,身上满了败坏性情,但因着不明白真理,不认识自己,看不到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神今天摆设实际的环境来显明她,话语严厉地审判她,都是为了使她认识自己,看到自己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都是让神恨恶的,从而寻求真理背叛自己不对的心思意念,放弃错误的追求,按神话语的要求去实行,脱离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与辖制,活出神话语的实际被神得着。云华感受到神的审判显明里饱含着神对她的拯救与爱,就如父母严厉管教孩子,目的是让孩子学做人走正道,不是不要她了,更不是恨她。此时的云华看到神的实质是那么美善,神对人类的爱是那么真挚,她被神的爱感动着,为自己不认识神,对神误解、猜疑而感到亏欠、自责。明白了神的心意后,云华的心释放了许多,她立志以后不再追求名利伤神的心,只愿按神的要求踏踏实实地做人做事,这才是她该走的路。

宽阔的街道两旁绿树成荫,一辆客车急速驶过,扬起的灰尘不一会儿被阵阵微风吹散……

云华坐在客车上,看着窗外的景色,她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这次去外地尽本分,得以教会工作为重,不能再辜负神,给自己留下遗憾了。”

“云华,你先整理福音资料吧!”负责人程姊妹笑着说。

云华一愣,心想:“虽然之前见王姊妹她们整理过,但自己并没有实际地做过,这要是整理不好,大家会怎么看我呢?会不会说我之前写讲道稿,现在连福音资料都整理不了,弄不好,还会再次被打发回去呀!”云华的心揪了起来,开始惴惴不安,这时她想到神的话说:“你应该先考虑神家的利益,考虑神的利益,考虑神的工作,把这些都放在第一位,其次再想自己的地位站没站稳,别人怎么看自己。这个可不可以?分两步走,这样折中一下,你们是不是就感觉容易一些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给云华指明了道路,尽本分得活在神的面前,面向神做,不是面向哪一个人,要以教会利益为重,处处考虑怎么把本分尽好,就能胜过脸面地位的捆绑、束缚。只要心摆对,即使素质差或是对业务不熟悉,不能做到最好,但能尽全力与神配合就蒙神称许了。认识到这些,云华的心里有了方向,也有了实行真理满足神的心志。当她带着一颗单纯的心去尽本分时,心里没有压力了,也不受败坏性情的捆绑了,遇到不懂的或拿不准的问题就主动向弟兄姊妹寻求,有时候姊妹跟她交通完她还不明白,她就放下脸面继续问,直到弄清楚为止。当云华按着神的话实行时,心里感到踏实、平安,有享受。

一阵微风吹来,随之泥土的芬芳也扑面而来……

“云华姊妹,你好!你整理的福音资料后面还附有各类资料的说明,方便区分,这个方法挺好,有参考价值,希望再接再厉……”云华读着负责人的来信,眼睛一亮:“有参考价值?我整理资料的方法竟然还有参考价值?现在负责人都说好,看来我还是有点用啊!”她有点沾沾自喜,心中暗想,“以后我还得更加用心,争取整理出来的资料一次比一次好,这样大家肯定会觉得我有工作能力。”

夜色越来越浓了,人们都进入了梦乡。

云华坐在电脑前埋头整理着资料,一点睡意也没有,她一想到负责人信中说的“有参考价值”这话,心里就美滋滋的,这次我若是整理得不如上次的有价值,大家会怎么看我呀?不管受多大苦,也得对得起“有参考价值”这个称号啊!她边整理边做着详细的记录,稍有点不合适的地方,她就反复地核实、修改,比平时更“认真”“用心”了。

不久,组内新增两名成员。

“我在整理福音资料方面缺少太多了,前两天负责人针对我的缺少,在我整理的资料上标注了一些,要不咱一起看看吧!”辛姊妹说。

田姊妹快言快语地说:“这方面我也不太懂,咱们一起看看吧。”

云华看辛姊妹整理的资料的确问题不少,她心想:“你们要是看了我整理的,肯定会觉得我比你们强。”云华的心开始浮躁起来,她再也没心思细看辛姊妹整理的资料中存在的问题,只盼着辛姊妹快点说完,她好拿出自己整理的让她们看看。

辛姊妹话音刚落,云华就急不可待地把自己整理的资料拿出来让大家看,并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是怎么查找资料,怎么受苦付代价的。辛姊妹和田姊妹听后,向她投来认可的目光,云华心里美滋滋的。

两天后,程姊妹急匆匆地来找云华。“云华,因着工作需要,你还是继续写讲道稿吧。”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令云华措手不及,但她还是特别的高兴。程姊妹临走时还交代,因云华一段时间不尽这本分了,原则也掌握不好,让她等丽丽和孙姊妹过来交通原则后再写。

云华在心里盘算着:“丽丽之前教的那些业务知识,我掌握得也差不多了,只要再把最新原则掌握了,我就能做出成品活,在组里跻身前列了。”

天色有些昏暗,似乎要下雨了。

云华坐在窗前,心情有些郁闷:“这都四天了,丽丽她们怎么还不来呢?这不是耽误我工作的进展吗?唉!”云华微皱着眉头,在卧室里来回踱着步,心里焦躁不安,她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便默默地跟神祷告,求神安静她的心。随后,云华就在心里琢磨着:“是呀,我这么着急到底是为什么呀?真的是为了满足神吗?”她开始省察自己的存心,想到那天负责人告诉她,让她继续整理讲道稿时,她流露出来的心思意念,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么着急掌握原则,并不是为了体贴神的心意满足神,而是想在组里崭露头角,得到弟兄姊妹的高看。云华也认识到丽丽她们迟迟不来是神的主宰,神是借着这个环境,让她反省自己尽本分不对的存心好及时扭转,这里面有神的良苦用心啊!

看到自己还在追求脸面地位,云华心里不禁有些难受,想到自己在神面前立下的心志,可怎么临到事还流露这方面的败坏性情呢?败坏性情真是成了自然流露,想控制都控制不住,于是,云华来到神面前祷告,求神开启带领她能够更深地认识自己,从脸面地位这个败坏性情的捆绑中挣脱出来。祷告后,云华想起神的话说:“有些人特别崇拜保罗,就喜欢在外面演讲、作工,喜欢聚会,喜欢让人听他的,喜欢让人崇拜他,喜欢让人围着他,喜欢在人心里有地位,喜欢让人都注重他的形象。我们从他这些表现来解剖一下他的本性,他这样一个人,有这些表现,他的本性是什么?如果他真是这样的表现,就足以说明这个人狂妄自大,丝毫不敬拜神,并且他追求的是站高位,他想辖管人,他想占有人,他想在人心里有地位,他的本性特别突出的就是狂妄自大,不敬拜神,让人敬拜他,这是典型的撒但形象。从他的这些表现完全可以看透他的本性。”(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人的本性》)在神话语的揭示下,云华认识到她总想让大家围着自己转,高看、仰望她,这是受狂妄自大的本性支配的,想站高位辖管人、占有人,实质是让人崇拜她,心里有她的地位,这可是抵挡神,是严重触犯神性情的事。想想保罗作工期间总是追求名利,总想得到人的高看崇拜,最后触犯了神的公义性情,遭到了神公义的惩罚。这时,云华想到自己尽本分以来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她第一次出来尽本分时,起早贪黑地忙碌为名利追求落在黑暗中,受撒但的愚弄残害苦不堪言,这次因着神的怜悯又给了她尽本分的机会,她警醒自己不要再追求名利地位,可当看到自己整理的资料得到负责人的赞同、认可时,为了对得起“有参考价值”的头衔,她点灯熬油地检查、修改,目的是想在弟兄姊妹中间树立自己的威望;看到辛姊妹整理的资料问题多,她就迫不及待地拿出自己整理的来显露自己,还见证自己是怎么付代价写出来的,使得两个姊妹都高看她,这不就是把人带到自己面前了吗?如果不是借着调换本分,她不知道自己还会作出什么恶来,想想真是太可怕了,自己已经走到了危险的边缘还浑然不知,还想借着再次写讲道稿,达到让人崇拜、仰望的目的。云华看到自己所流露的跟保罗一样,走的都是敌基督道路,若再不悔改,最终只能被神厌弃淘汰,失去蒙神拯救的机会。认识到追求名利地位的严重后果,云华感到胆战心惊。

云华走到窗前,看到天上的乌云逐渐散去,阳光出来了。

云华回到书桌前,她又看到神的话说:“这就是说你信神仍然不追求真理,还是追求外面做,出人头地,追求得福,为经营自己的名利,跟世人走的道路、出发点、观点没什么区别。不在乎你怎么跟随,不在乎你人在哪儿,在神那儿看就是这么回事。你们说这些人到底是可怜,还是可悲,还是可恨哪?(都有。)那你们愿不愿意走他们的道路啊?(不愿意。)”(摘自神的交通)“作为受造中的一员,人一定要守住自己的本位,老老实实做人,本本分分守住造物主给你的托付,别做越格的事,别做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事,别做让神厌憎的事,不要追求做伟人、超人、高大的人,也不要追求成为神,这些都是人不应该有的‘愿望’。追求做伟人、超人是荒唐的事,追求成为神更是可耻的事,是令人作呕、令人唾弃的事,而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这才是难能可贵的,才是受造之物最当持守的,是所有的人都当追求的唯一目标。”(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一》)

从神的话中云华看到,要想摆脱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选择走什么样的道路很关键。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能尽上自己的本分,这是神的恩待,但如果在尽本分的过程中总是为自己的地位脸面说话、做事,总追求让人高看、崇拜,不以自己的本分为重,那最终只能走上抵挡神的敌基督道路。此时的云华真实地感受到信神只有追求真理,站在受造之物的地位上,老老实实地尽上自己的本分,这样活得才有人格尊严,走的才是人生正道。想想基督来在地上只是默默无闻地尽自己的职分,不管为人类付出多少心血代价,受了多少屈辱痛苦,从不夸耀见证自己,基督卑微隐藏的性情实在是太可爱!而她自己,一个被撒但败坏得没有人性理智的受造之物,身份与实质都是那么卑贱,不想着怎么追求真理脱去撒但败坏性情,活出点人样来还报神的爱,却总想成为完美的、有特殊才能的人,说话做事处处显露自己,树立自己的地位形象,让人崇拜、仰望,真是太邪恶、卑鄙,太不知羞耻了,真不配活在神面前!在神美善圣洁、卑微隐藏的生命所是面前,云华看到自己凭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追求名利地位真是丑陋不堪,她立志在以后尽本分中要按神话语的要求去实行,达到早日活出点人的模样来安慰神的心!

明媚的阳光射入室内,显得格外明亮。

“云华,你看这几句话,说得有些啰嗦,要不把这几句话再精炼一下?”新成员小丫笑着说。

“哦,我看看。”

云华眼盯着小丫指点的地方,觉得确实是存在小丫说的问题,但具体怎么改,她感到有一定的难度,这时她有点着急了:“如果我连这点问题都处理不好,姊妹会怎么看我呀?会不会说我就这点水平,还整理讲道稿呢?小丫刚过来,我可不能让她说我不行,无论如何我也得把这儿处理好。”

云华盯着要改的那几句话,皱着眉头,绞尽脑汁地想:怎么才能表达完善呢?可云华琢磨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思路,她用余光偷偷扫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小丫,感觉小丫的眼神正往她这边投来,似乎正在等待着她修改的结果。云华心焦如火,恨不得立马就把这几句话捋顺,给小丫一个满意的答复,保住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形象。可是云华越这样想越没有思路,心乱如麻,理不清头绪,她的心就像堵了一块大石头一样压抑难受,她把头埋得很低不愿让小丫看出她的窘态。这时,她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想到神的话说:“你做事总想做给人看,不接受神鉴察,你的心里还有神吗?这样的人没有敬畏神的心。做事别总为自己,别总考虑自己的利益,别考虑自己的地位、脸面、名誉,你得先考虑神家的利益,把神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应体贴神的心意,应反省自己是不是为神家的工作着想,尽好自己的本分没有。”(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把真心交给神就能得着真理》)神的话安抚了云华的心,她看到自己这么痛苦,都是受撒但败坏性情苦害,她不愿意再活在撒但的权下,愿意存着敬畏神的心,按照神话语的要求去实行。于是,她来到神的面前跟神祷告,求神带领她放下脸面地位,全身心投入本分中,不再顾虑自己是否被人高看。祷告后,云华不再顾及小丫对自己的看法,而是根据自己能领受到的去修改完善。

“小丫,你看看这么修改合适吗?”云华坦然地说。

“可以,这样表达挺好的!”小丫看后说道。

云华没有为小丫的夸赞而感到高兴,而是因实行真理得到的轻松、释放感到喜乐。云华回想自从小丫来了以后,她就很关注小丫对自己的态度,生怕失去在小丫心中的地位,当她看到小丫对丽丽热情时,心里就挺羡慕丽丽,也想让小丫对她热情点,总是受这些败坏性情的辖制,活得真是不得释放,这次实行出点真理,她真实地体会到了活在神面前的踏实、快乐。在接下来的配搭相处中,云华不再注重别人怎么看自己,而是心怀坦荡地尽自己的本分,大家探讨思路时,她也能诚实地说出自己的观点、看法,正常地寻求交通。当这样实行时,她的心灵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安、释放自由,也终于体尝到了做人的快乐,她不禁在心里感慨道:“神的话就是真理、道路、生命,是人生存的根本,凭神的话活着,心灵才能真正的释放、自由。”此时,云华真实地感悟到,在这个撒但掌权的黑暗时代,不管是在家里、学校里、社会上,不管是父母、亲戚、老师还是朋友,没有一个人能告诉她人该怎么活着才有意义、有价值,可以说人人都在“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出人头地,高居人上”“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些撒但毒素的支配下追求做人上人,把追求名利地位当成自己一生追求的目标。云华回想自己寒窗苦读十几年,为了拥有高的社会地位,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她身体劳累不说,心灵里还背负着沉重的枷锁,从来没有快乐过;上班后,为了树立自己的完美形象,她不愿暴露自己的短缺之处,常常偷摸加班加点做工作,只想让领导高看;信神后,因撒但的生存法则仍深深地扎根在她的心里控制、左右着她做人的方向,使她身不由己地追求让人高看、崇拜,不但自己活得痛苦不堪,还给教会工作带来打岔搅扰,差点走上敌基督道路断送自己。云华感受到自己虽年龄不大却饱尝撒但毒素的毒害,身心都受到严重伤害,心灵也背负着沉重的枷锁不得释放,活得真的很苦很累,从来没有体尝到做人的真正快乐和幸福。经历了神话语的审判,她明白了神对人的要求,看清了追求名利地位的邪恶、丑陋,同时体尝到按神的话去实行的快乐,明白了神这样要求人的意义和价值,看到基督口中发表的话语太宝贵,正是神赐给人的生命,是人该追求的唯一目标和方向。云华感受着神的爱与拯救,从心里发出对神的感谢和赞美,愿意以后好好追求真理,早日脱离撒但败坏性情的捆绑,活出真理的实际,踏踏实实地尽自己的本分,成为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来见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