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诚实人的一点经历

2020年10月29日

韩国 永随

做誠實人的一點經歷

3月底的一天,带领给我们聚会的时候,说到有一个弟兄被警察抓捕后遭到酷刑折磨,在非常软弱的情况下被迫出卖了两个弟兄姊妹,过后他特别懊悔自责,看了神审判揭示人的话语,他认识到自己失败的根源,有了真实悔改。带领问我们对这样的经历该怎么看待,到底算不算真实的见证,接着就让大家都发表各自的观点。当时我心里有些紧张,就开始揣测:带领为什么让大家讨论这个问题呢?是不是为了测试我们看问题准不准?我心想这个弟兄只是一时软弱出卖了弟兄姊妹,留下了过犯,但过后他对自己有认识,也有真实悔改,这样的见证应该还是成立吧,但又拿不准,就想着还是先听听大家的观点吧,免得说错了或者说得不清不楚的,显得我太差劲。之后大家就开始发表观点。刚开始,一个姊妹和我的观点差不多,我心里挺认可。紧接着,另一个姊妹说这个弟兄已经背叛神做了犹大,这样的见证根本不成立,达不到见证神的果效。过了一会儿,又有几个弟兄姊妹肯定地说这样的经历不算是见证。看到好几个弟兄姊妹都这么说,而且说得有理有据,我也开始拿不准了。这时带领说,认为这类经历不是见证的举手。看到几个弟兄姊妹举手了,但我还不太确定就没举手,心想:可千万别举错了,万一举错了不是显明自己素质太差,啥事都看不透吗?我正想着,带领问我怎么没举手,我一听,心想:这下坏了,没举手肯定是错了,要不带领怎么会这么问呢?我就赶紧把手举起来了。当时我的心怦怦直跳,心里就开始打鼓,举手到底是对还是错呢?其实我心里觉得这也是见证,但还拿不准,没琢磨清楚呢,这手怎么就举起来了?我开始抱着观望的态度看大家都怎么表态。这时候大家都发表自己的观点,我也开始冷静下来揣摩,其实这个弟兄有一些真实悔改,这类见证应该是成立的,我感觉自己刚才举手可能举错了。这时我很想再说说自己的真实想法,但因为还没有完全看透这个事,就想:如果说对了还好,万一说错了带领会怎么看我啊?会不会说我不但经历浅,也没啥素质?如果被带领看透自己素质差,那肯定是不值得培养了,以后在神家也没什么地位、前途了,而且这么多弟兄姊妹在场,万一错了实在是太没面子了。思来想去,我好几次想说都没张口。

最后,带领交通说这类见证完全成立,而且这样一个因着软弱背叛过神,经历审判刑罚有了真实悔改的经历是很好的见证,这对许多弟兄姊妹都是一个激励,能让人看到神对真心信神的人满有怜悯。神知道人败坏到什么程度,只要人真有懊悔,能向神回转,神就给人悔改机会,这类经历见证最能荣耀神,羞辱撒但。紧接着,带领点出我们领受不纯正,不能根据神话看事,而且太圆滑诡诈,太鬼道,一看到让大家讨论就猜测这个经历有问题,特别会揣测人的心理,连句真话都不敢说。带领还耐心地给我们交通说,什么事得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观点,不管对错最起码得说真话,这是做人的底线。听到“做人的底线”这话时,我就感觉特别难受,是啊,自己实话实说,哪怕说错了,也比随风倒强啊,最起码有自己的观点和立场,这也是做诚实人了。当时就特别恨自己怎么就不说实话呢,就短短的十几分钟,在一件需要表态的事上,我耍诡诈,不实行真理,失去了做人的底线,这不光是一句话说错了,一件事做错了,而是做人失败了。

聚会结束后,我灵修时看到神的话说:“人信神、做人得走正道,别搞歪门邪道。什么是歪门邪道?信神总想凭小心眼儿,耍花招,玩弄小聪明,掩盖自己的败坏,掩盖自己的缺陷、毛病、素质差等问题,总凭撒但哲学办事,在明面的事上讨好神,讨好带领,却不实行真理,不按原则办事,总好察言观色讨好人,说‘我这段时间的表现怎么样?大家拥不拥护我?我做的这些好事神知不知道?神知道了会不会夸我?我在神心里是什么位置啊?有没有分量?’言外之意就是他信神还能不能得福。总琢磨这些事,这是不是歪门邪道?这都不是正道。那什么是正道?人信神追求真理,能够得着真理,达到性情有变化,这才是正道。(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生命有长进的六个指标》)看到神提醒、警告我们做人、信神一定得走正道,注重追求真理,实行真理,如果不在这些正事上下功夫,每天所思所想的都是怎么掩盖自己的缺少,怎么表现自己,想方设法讨好带领,注重自己在教会有没有地位,在带领、在神心目中对自己是什么看法,这走的就是歪门邪道。我的表现就是神揭示的这样,我明明看不透这个经历是不是真实见证,但我没有实话实说,反而是察言观色,耍心眼,揣测人的心理。带领问我怎么没举手,我就猜测没举手是错了,看到多数人的观点是这类见证不成立,我就赶紧转话风,随从大流,自己这些表现就是一个特别会看风使舵的小人,流露的都是诡诈的撒但性情。反省自己为什么连说句实话都这么难,其实就是怕说错了丢面子,被带领看透自己什么也不是,就不看重、培养自己了,如果这类事发生多了,也有可能被撤换本分。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保住这个地位,我就掩盖自己素质差,又极力地表现自己,想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素质好、明白真理、什么事都能看透的人,不管什么问题都希望自己的回答是对的,答得合乎带领的心思,来讨好带领,在带领心里留一个好印象,弟兄姊妹听了也能赞成、佩服。看到我的心思太复杂、太诡诈,很简单的一件事到我这里也要绕许多弯,说句实话、心里话都那么难,而且我察言观色,用一些圆滑的方式来保住自己在神家的地位、前途,我走的就是歪门邪道,不是正道。当时我只是认识到这些,就没有更多地去反省了。

直到6月份,有一次听神的交通,我听到神说:“敌基督用对待人的方式与基督接触,说话、行事处处看眼色,说话听音、听口风,没有一句实情的话,没有一句真心话,就知道讲空话、讲道理,欺骗、蒙蔽在他眼中的这个普通的人。他说话的方式就跟蛇行走的方式一样,路线是曲折的,不是直接的。他说话的方式、方向又像瓜藤一样,顺着杆往上爬。你说这个人素质不错,可以提拔,他赶紧说这个人如何如何好,有哪些表现,有哪些流露;你要是说这个人不好,他赶紧就说这个人怎么坏、怎么恶,怎么在教会当中搅扰打岔。当你问一些实情的时候,他就没话了,就支支吾吾等你下定论,听你的口风,探你的意思。他说的这些话里面,除了好听的话、巴结的话、顺杆爬的话以外,你从他嘴里听不到一句真心话。(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二十》)听到神这些话时,我感到特别扎心,几个月前自己耍诡诈、看风使舵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虽然我不是直接与基督接触,但在神摆设的环境当中,我不接受神的鉴察,总想表现自己、讨好带领,处处探口风,察言观色,捋杆爬,没有一句实话、真心话,都是欺骗、掩盖,自己说话行事的方式真的就像蛇一样,让神厌烦、恶心。我认为这样看眼色行事就能欺骗、蒙蔽带领,认为只要回答问题时好好表现就能给带领留个好印象,就能保住自己在神家的地位,我这么想实在太愚蠢了,这是在欺骗神。因为我根本不相信神在鉴察一切,自己的素质、身量,所思所想,对一件事的看法、观点如何,神都一清二楚,即使眼前能蒙骗人,但却蒙骗不了神。其实,神看的并不是我在人前这一时的说和做,神看重的是我对待真理的态度,我每一天的实行、活出,每一天尽本分的表现,这些点点滴滴神更在鉴察,看我到底是不是一个喜爱真理、实行真理的人,一时的假象根本不可能蒙骗过神。这时我才认识到,自己流露的不仅仅是说谎耍诡诈而已,而是在否认神的公义,否认神鉴察一切,这是不信派的表现啊。之前,听神解剖敌基督藐视基督,讨好、巴结基督的时候,我还觉得跟自己没有太大关系,我认为自己从来没有接触过基督,不会流露这方面的撒但性情。现在才意识到我错了,不一定要接触基督才会流露这方面性情,就在面对带领的时候,总想讨好,总察言观色,捋杆爬,想借用这样的方式、手段保住自己在神家中的地位,流露出来的都是一样的撒但性情。一旦哪一天真的接触基督,肯定会流露得更加明显,身不由己地欺骗神、抵挡神。

那几天我也揣摩,这个问题虽然我们答错了,但带领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修理对付我们,或是谁说错了就说谁是素质差,就撤换谁,不培养谁了,带领只是问问我们的观点,知道我们的偏差、缺少后再给我们交通真理,指导原则,也揭露我们的败坏性情,让我们反省认识。带领所做的都是为了扶持帮助我们。在神家,弟兄姊妹相处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揣测。又想到神的话说:“神有信实的实质,所以他说话向来都是可信赖的,他作事更是让人无可挑剔、无可疑义的,所以他喜欢对他绝对诚实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告诫三则》)神说话做事是最值得人信赖的,神对待人是真诚的。起初神造人的时候,神告诉人园里的果子哪些可吃、哪些不可吃,神说的话很简单,很直接,不需要人去猜测什么;恩典时代,主耶稣也常常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在这一步作工中,我们也能够感受到神说话也是实实在在,很多时候都是掏心窝子的话,那么亲切、温暖,虽然有时候揭示我们的败坏性情话语严厉,但说的都是实情,都是为了洁净、拯救我们。神对待我们的态度是真诚的,是透明的,没有半点虚假。可自己临到事都是揣测、研究,没有一点诚实的成分,感到自己真是太诡诈,太卑鄙!

我又想到神的话说:“我很欣赏对别人没有猜疑的人,也很喜欢肯接受真理的人,对于这些人我很照顾,因为这两种人是我眼中的诚实人。你是一个很诡诈的人,那你就对每件事、每个人都有防备之心与猜测之意,所以你对我的信也是建立在猜疑的基础上的,这样的信是我永远都不能承认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以前我不明白为什么神说对别人没有猜疑和肯接受真理的人是神眼中的诚实人,现在再揣摩神的话,我才有点儿明白了。诚实人对神、对人没有猜疑,特别单纯,临到事不是用人的头脑揣测、研究、分析,而是来到神面前寻求真理,明白真理就能接受,就肯实行,神怎么说他怎么做,他面对真理有一颗诚实的心,这颗心太宝贵了,这就是小孩子的样式。神祝福、恩待这样的人,圣灵就作工在这样的人身上,开启带领他,他就容易明白、得着真理。相反,一个人即使平时能说点实话,尽点本分,但是他的心思太复杂,对人、对事都是猜疑、防备,甚至对可爱善良的神也满了研究、猜疑,这就是最诡诈、最鬼道的人。这时我也有点明白了为什么神说诡诈人不能蒙拯救,一方面是神太信实,神恨恶诡诈人,不拯救诡诈人,另一方面也在乎我们的主观追求。诡诈人心思太复杂,对人、对事、对神全是猜疑、研究、分析、防备,又特别注重看人的脸色,这些东西把人充满了,人根本就不会去寻求真理,圣灵也没法在这样的人身上作工,所以他永远也不可能得着真理。就像神的话说:“神不成全诡诈人,你的心若不诚实,你不做诚实人,神永远得不着你,你也永远得不着真理,得不着神。(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生命有长进的六个指标》)这时再回过头反省自己,我临到事不是存着一颗诚实的心来到神面前寻求真理,而是特别注重听别人的话音,就连平时和弟兄姊妹一起探讨问题时,这种情况也很多。有时自己根本没把问题看透,但看到多数人都这样领受了,就附和着说几句;有时自己有一个观点,但怕说错了,就先不说,先听听大家的看法,确定自己观点是对的再说,如果不对就正好不用说了,免得丢丑……看到我的心太诡诈,太复杂,在看不透的事上总是这样人云亦云,察言观色,随大流,导致自己总也不能真正明白真理。其实素质差、不明白真理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不明白还掩盖、包装,还耍诡诈蒙混过关,这样下去永远也不会明白真理。这时候就感到自己再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做诚实人太重要了。

之后我就寻求再临到这类事自己应该怎么实行做诚实人,应该守住哪些原则。看到神话说:“坦诚相待,首先你心里得先放下个人的意愿,别管神怎么对待你,你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说了之后有什么后果,你不去想,不考虑,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别带存心,别想用说话达到什么目的。‘我要说这个事,不说那个事,我挑着说,我要达到什么目的’,这是不是有存心了?话没说之前在心里已经绕过十八个弯了,已经加工过好几遍了,在脑子里已经滤过多少遍了,这话一出口就带着撒但的诡计,这就不是坦诚相待。(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二十》)不管什么事向神都是赤露敞开的,都是坦诚的,这是人在神面前唯一应该保持的状态与情形。就算你不敞开,其实你在神面前也是敞开的。在神那儿无论你是否敞开神都知道,如果看不透这一点,这是不是愚蠢?那怎么做聪明人?既然知道神鉴察一切,神什么都知道,那就别以为神不一定知道,既然能确定神在暗中察看人心,聪明人就应该坦诚一点,单纯一点,做诚实人,这是明智之举。……一讲究方式,一过大脑,一琢磨就出麻烦,他心里总想‘怎么说能让神高看我,还不知道我内心是怎么想的,怎么说合适呢?得包着点儿,得委婉点儿,得有点儿方式,或许神还能高看呢’,你总这么琢磨,你以为神不知道吗?你怎么琢磨神都知道,你这样琢磨累心啊,实话实说多简单,活得也轻松,在神那儿神说你这人诚实、单纯,有一颗坦诚的心,这就太值钱了。有坦诚的心、诚实的态度,即使有时候做过头了,愚昧了,在神那儿也不是过犯,也比你心眼儿多强,也比你心里总琢磨、加工强。(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带领工人选择道路太关键了 九》)看到对待神,对待神给摆设的环境,最重要的也是最起码得做到的就是要坦诚相待,自己的心向神应该是赤露敞开的,没有掩盖、包装,也不去研究、加工,说话不应该带着存心目的,或采用什么方式,就实事求是地说自己的想法、观点,在自己看不透的事上就承认自己不明白,然后存着一颗单纯诚实的心去寻求真理,这才是聪明人。神鉴察一切,对人了如指掌,自己素质高低、明白真理多少、经历深浅、能不能看透事,在神那儿都一清二楚,我在神面前本来就是完全敞开的,又何必总掩盖自己的缺少,把自己包装成一个明白人呢?这不是自欺欺人,太愚蠢了吗?其实,自己总耍心眼,揣测别人的心理,就连发表一个观点都想这想那,拐弯抹角,脑子确实很累,心也累,还让神厌憎。现在我明白了,有一颗单纯、坦诚的心太重要了,这样的一颗心在神那儿看为宝贵,而且自己活得也轻松释放。我也明白了神看待一个人不是只看人素质高低,看人发表观点对错,而是看人的心,看人对待真理的态度,看人在这个过程中流露的性情。即使有时候说错了,但实话实说做诚实人了,神不看人愚昧素质差,也不会因此定罪一个人;但如果耍诡诈,察言观色,即使对了,但在这个过程中自己流露的诡诈性情最让神厌憎、恨恶。我立下心志一定要实行做诚实人,在神摆设的环境中,心能向神敞开,在跟人接触时也得有一颗坦诚的心,有什么就说什么,明白多少就说多少,一点一点解决自己这虚伪诡诈的败坏性情。

记得有一次,我们向带领寻求一首教会诗歌的问题,其中有两句话我们认为有些空洞。带领看完没有说这两句话的问题,而是直接说这首歌没有价值,不成立。当时我随口就回应说“嗯,是”。刚说完我意识到自己又耍诡诈了,我根本没看出带领说的问题,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就随口附和,这不还是在随口风,不懂装懂吗?当时就挺反感自己怎么说谎话张口就来,我就想这次不能蒙混过关了,不明白就是不明白,也想到神话说“诚实就是做事、说话不掺水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做诚实人最基本的实行》),这也是一条说话该进入的原则,我得把刚才的谎话纠正过来说实话。我就对带领说,刚开始我只以为那两句话有问题,没看出来这首歌没价值。带领听后又耐心地给我们说了这首歌里的具体问题:没有中心,太散,不成歌。借着交通,我对这首歌也看明白一些了,心里感觉挺踏实的,觉得说话做事或发表观点不需要包装,就简简单单做一个诚实人,实事求是最好。平时和组里弟兄姊妹探讨问题时,我也操练做诚实人,不管对错,都如实地发表自己的观点,不明白的就提出来,说错的就改正,这样实行觉得心里挺坦然的。现在我离诚实人的标准还差得很远,但从心里感受到了做诚实人的重要性,明白了只有做诚实人才能蒙拯救,也向往做一个诚实人,愿意继续往这个目标努力追求。感谢神!

上一篇: 做诚实人才有人样
下一篇: 这样做人才有人样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顺服的功课

“什么是真实的顺服?如你意了,你什么都满意,觉得什么都合适,让你出头露脸了,也挺光彩的,你说感谢神,你能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把你放在犄角旮旯,你总也出不了头,总也没人搭理,你就觉得不是滋味了。……顺境一般都好顺服,逆境,不合你意的,让你伤心,让你软弱,让你肉体受苦、脸上没光的,让你虚荣脸面都得不到满足的,让你心灵受苦的,这些你也能顺服,你就真长大了。这是不是你们应该追求的目标啊?你们如果有这个心劲、有这个目标那就有希望。”

解决应付糊弄才能尽好本分

神的话说:“你尽本分要是不用心,稀里糊涂的,怎么容易就怎么做,这是什么心态?这就是应付糊弄,对待本分没有忠心,没有责任感,没有使命感。每次尽本分都是用一半力,用一半心,不太用心,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就跟玩一样轻松,这是不是就麻烦了?最终人会说你这人尽本分不怎么样,就是走过程。”

顺服圣灵作工太重要了

圣灵不仅在某些神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更在教会中作工,说不定在谁身上作,这一段在你身上作,你经历了,下一段时间在他身上作,你赶紧跟随,越跟随现时的亮光,生命越能长大。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是圣灵作的,你都跟随,从你经历中去实际体验他的经历,你又得着更高的东西,这样实行长进更快,这是成全人的路,是生命长进的一个途径。

顺服的生命

神提拔我们这些穷乏人,精密计划、精心安排我们尽各自的本分,世界上那么多有能耐的名人、伟人神没有看中,就看中了我们,这完全是神的恩待、破例高抬呀!若不是神的厚爱临到我,我哪有机会尽这个接待本分?再不要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