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代表救死扶伤的“十”字不再圣洁

35

山东省 刘欣

我是一名任职于一所二级甲等医院的护士。因为我的姨妈是医院的领导,所以在入院应聘时我很容易就通过了考试。应聘考试分为笔试和面试。当时,我们那一批应聘护士中有很多是与医院领导有关系或者之前就送过礼的,所以在笔试考试结束后,我看到监考老师(护理部主任)把我们几个人的试卷与其他人的试卷分装在不同的档案袋中。到面试时,人数大约有20人。在等待应试的过程中,我看到她们个个都显得很紧张,但我相对好些,因为姨妈的关系,大多数领导都认识我。前几个进去应试的人都用了很长时间,且问的问题也很多,但轮到我时,却只让我报了个人简历,然后问了两个最简单、最容易的问题就结束了,出来后别人都问我为什么这么短时间就出来了,我只是笑笑就离开了,因我心里清楚,应聘考试只是走走形势,不管成绩如何,只要有关系都能过。两天过后,我便接到了医院通知我去上班的消息。

我是2008年5月份入院工作的,在分科室之前,我们被安排在医院会议室学习,名义上是学习,实际上就是在会议室里玩,只要跟班长请个假就可以不去。我们在会议室里共“学习”了两个月左右。在这两个月中,每月工资260元,而且第一个月还被当作“押金”扣下不发。在大红龙掌权的国家,人权被任意侵犯,无人敢问理由是什么。后来,由于姨妈的权位,我被分到了当时效益最好、收入较多的所谓的“龙头科室”——骨科。骨科的工作人员中多数都是医院内部的关系或是送礼买通进去的。

门诊部

在医院,科室工资的分配根本不能做到“同工同酬”“公平合理”,每到月底,工资科算出来各人的“工资数”后,再由护士长除去每月的花销,像医生的写病历费、手机费、餐费、乡村医生带病号入科、入院的提成(乡村医生带一个病人入院做检查的提成为10-20元,住院的提成为50元,若让病号入科室住院,科室还给提成)等乱七八糟的费用后,剩余的才是医生和护士的工资,所以我们拿到手的工资就微乎其微,不知内情的还以为护士的收入很高呢。我在骨科工作期间,平均每月工资在1000元左右,工资是由科室主任全权掌控的,他愿意给谁涨就给谁涨。不管科室的效益如何,也不管护士每月的工资多少,几乎每个护士的工资卡上都得“带钱”,“带钱”就是在正常工资的基础上外加300-500元不等的钱款,但带的钱不是整数,总会多出10元、20元不等,多出的这个零钱就是给所带护士的,能平白无故地多拿这钱,我们都特别高兴。至于带出来的钱的去向,有的护士说,是带出来给主任的,但这钱究竟去了哪里,我们都不得而知……“带钱”是医院众所周知的事情。

由于医院给每个科室都下任务,所以各科室的人都有压力。每天早晨,主任都借早班会大谈怎样赚钱,让我们学习“南方人的赚钱手段”“经营与管理”,学习“狼图腾”“狼的精神”即榨干病人的最后一滴血!还说每个人必须得看《狼图腾》,必须要学习,而且看后还要写一篇读后感,还让我们采取一切办法为科室拉病号,从自己的亲戚朋友开始,只要拉一人住院,我们就有80元的提成,后来涨到100元。为了增加病号源和科室收入,对于出院的病人,医生都要定期随访,定期询问出院病人的情况,若病人一旦有什么不适,医生就会立即让其再住院,入院后再一遍遍检查。表面上看这是关心病人,实际上是为科室增加收入。还有,主任为了挣钱,还给每个医生下定额,谁收的病号多,给科室挣钱多,谁才能多拿工资,否则,拿的工资就少。主任还通过给病人开化验单的记录掌握每个医生开化验单的数量,并按这个数量来给每个医生发工资。可见,医院就是用各种手段逼着医生们去“榨干病人的最后一滴血”。

“榨干病人的最后一滴血”这是医院生存的主导思想。病人入院后,不管治不治病,必须作各项身体检查,不管你是因什么病住院,都必须得作全套的检查,病例上必须有各项检查结果,否则,医院就不给结账。往往病人还没治病,就已经花了2000元(全套检查的费用)。在主任的不断“教导”下,我们护士都学会了“看人”,就是看病人的家庭状况、背景、出身等,以此来给病人用药、治病。如果家庭条件好或是工伤、车祸,那花销的费用就比条件差的要多出好几倍。就如普通的骨折,本来住院总花销也就七八千左右,但如果病人条件好,那就可以让他花几万元,同样的药,医院给他用好的(好的是进口的,差的是国产的,但疗效差不多)。若病人的身体状况不适合用“好药”,那就直接给用上“泰能”(“泰能”是最好的抗生素,但若用多了身体出现耐药反应,再用什么药也都不管用了)。而这个给病人用药的大权都掌握在主任手里,用什么药都由他规定,因他可以从中间拿药品提成。如果医生想给病人用便宜药,必须得向主任申请,等主任了解情况同意后才能用,若医生私自给用便宜药被主任知道,那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在医院门诊坐诊的老专家、老主任当中,其实有真才实学的并不多,差不多都是“挂羊头卖狗肉”,这些人并不是本着给病人治病的原则,而是为了最后捞一笔,所以都想尽办法给病人做检查,给病人开能够拿到提成的药,一般他们开的药都是比较昂贵的药。

一次,我在值夜班时接到一个急诊电话,是一个在井下工作时被砸伤腰的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打来的。一听说是工伤,我们都“欣喜若狂”,因为有了这个病号,我们本月的收入就会有所改观。经医生诊断,病人腰椎骨折,下肢已失去知觉,大小便失禁,已经是截瘫。我们先为病人做各项检查、输液,用的全是进口的好药,只要是稍稍符合病人病症的就都给用上了。并且,我们隔几天就给其检查一次:抽血、拍片子等,由于经常抽血化验,病人都抽怕了,就拒绝检查,所以医生开的化验单在我们那里一摞一摞地放着。不仅如此,对于那些工伤好得差不多的病人,医生想法不让其出院,许多人就只好请假回家,但是医生会继续在他们的病例上开药、输液,所以我们护士站里存的药也是一垛一垛的,多得实在没办法,就存到药房里,甚至都扔掉。我们还会以这些工伤病人的名义私自开药、拿药或做检查,把账记在他们名下,对此只要医生在病人病例上稍一改动,就可以掩人耳目。这样,不管是局里查病历,还是工伤审卡都不会查出什么来。有一个膝盖交叉韧带撕裂的工伤病人,本来花一两万元就可以治愈,但因他是工伤,结果让他花了十几万元才给治好。此人在住院期间,医生给用的钢钉都是进口的,用的药也是进口的好药,对此主任、医生可以从中拿到50%-60%的提成。另外,主任还要控制病人的出院数,每天只许出两个,最多不能超过四个,如果病人非要出院,医生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将其留住,若确实留不住了,就再向主任申请。主任也是为了有一个好名声,所以只要病人去找他,他就会笑脸相对,欣然同意。如果科室一个月的住院人数或收入上不去,护士长就会用她父亲的卡(公费医疗)办住院,光开药,不住院,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在医院里,不管是领导还是员工,心里装的不是怎样提高自己的医疗技术,而是怎么赚钱,怎么榨干病人的血。所以,在医院内有句最具讽刺性的话:“不管把哪个人提出来,都是一个赚钱好手!”

医院为了赚钱,就一年定一个指标,提高盈利率的要求一年比一年高,因只有建立更多的科室才能赚更多的钱,所以医院就一个接一个地成立科室,而科室提拔的主任根本就不对口,都是靠关系、靠送礼选上的。以前干内科的可以分到各个分支去做主任,干临床的分到影像科当主任,其实所学的专业根本就很少能对上口的,有些新成立的科室,大夫和护士都是从分院或科室七拼八凑来的。有什么“专业”?都是重新学的!都是赶鸭子上架!

相关内容

基督教会见证分享《神的作工使我活出人样》主爱拯救了我...
基督教会见证视频《神不忍心让我堕落阴间》上帝大能的拯救...
主的拯救《我找到了人生正路》诚实人才能进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