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游戏 拜拜(有声读物)

52

长 进

2016年6月份的时候,我在本分之余,开始在平板电脑上搜寻各种游戏。一天中午,我找到了一个角色扮演类的游戏,那个游戏里面的很多环节和我之前喜欢的网游很是相似,3D画面也十分精美,打斗场面也很刺激,凭我玩游戏的经验,能够确认这个游戏正是我所喜欢的那一种。其实,我也知道玩游戏不好,但想到我只是用业余时间消遣一下,只要不沉迷在游戏里就可以了。下午的时候,我就毫无顾忌地用两个小时的时间玩通了里面所有功能上的操作,心中不觉暗自窃喜,终于找到一个好玩的游戏了!就这样,在我丝毫没有防备的时候,试探已经悄悄地临及我。

一开始我只是用业余的时间来玩,随着游戏等级越来越高,我的心被游戏吸引了,在上面花费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一周不到的时间,我和平板几乎可以用形影不离来形容。白天尽本分的时候,我把平板偷偷放在显示器旁边,挂机游戏,时时关注游戏里的战况。晚上休息的时候,大家都睡了,我就偷偷地在被窝里面玩,还用被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以防平板透出来的光线被还没有睡着的弟兄们看到。有时晚上玩得很晚,白天尽本分的时候一点精力也没有。当时我整个人已经完全沉迷在游戏里,甚至连上厕所都会带上平板……因着心被游戏占有,读神的话也没有丝毫的开启和亮光,也不愿祷告了,里面摸不着神的同在,每天心里都空荡荡的。由于游戏里的每个时间段都有不同的任务,一到游戏任务的时间,我的心就会受搅扰,有时甚至会停下手中的本分去完成游戏里的任务,等完成任务再来尽本分时,思路就跟之前的有些接不上,就得从头开始,导致我尽本分的效率很低。有时候会想到对本分掉以轻心就是严重的背叛神,有时候脑海里也会闪现一些神的交通:“人打游戏时间长了,人的意志就没有了。外邦人有一个词叫什么?‘颓废’,总打游戏,总玩电脑,人就颓废了。‘颓废’这是外邦人的词,用咱们的话说,这人就没有正常人性了,被游戏里打打杀杀还有虚拟世界那些东西灌满了,正常人性的东西就被它剥夺了,被它充满、侵占了,人思想里的东西被它侵占了,思想的空间被它侵占了,这样人就颓废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信神应首先看透世界邪恶潮流》)我心里很清楚游戏不是正面事物,玩游戏会使自己堕落、颓废,甚至被断送。我也知道这是出于圣灵的提醒,但我不愿意接受从神来的审判,因为一旦在真理上求真,就意味着要放弃游戏。因着我舍不得丢弃游戏,所以一次次地选择了放弃实行真理。就这样,我偷摸着玩游戏玩了半个多月。就在我沉迷于游戏而执迷不悟的时候,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

神的审判刑罚

一天下午,我突然发现有一张卡里的素材找不到了,我心里一惊:是不是当时那个弟兄给我卡时,我忘记拷贝了?不由得冒了一身冷汗,心想:“要是真没了,会耽误工作进度的,我这不是打岔搅扰教会工作吗?”我越想越害怕:看来这次是要在神面前形成了一次过犯。当确定素材真的没有拷贝时,一直处于心跳加速的我迅速找到给我卡的那个弟兄,问弟兄还留没留备份,弟兄递给我一张卡,说只剩这张卡里的素材没删除,其他的都删除了。当我接到那张卡的时候,看到还有一丝希望,我赶紧跟神祷告说:“神啊!我知道自己沉迷游戏,在本分上玩忽职守让你厌憎,今天的事是你对我的提醒,不管这张卡里是不是我没有拷贝的素材,我绝对不会再这样下去了……”回来后打开卡,看到卡里正是我忘记拷贝的那些素材,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心里不住地向神献上感谢!我心里很清晰地意识到,今天临到我的这件事绝对不是偶然,是神在借着这件事向我说话,借着这事对我提出警告,想到之前读过的一段讲道交通中说:“神跟我们说话的方式是什么?一个是圣灵的开启光照,这是神跟我们直接交往说话的方式。还有什么?借着各种人事物向我们说话,给我们警示,借着各种环境来引导我们,跟我们说话,借着各种试炼熬炼用事实跟我们说话。如果你真是有灵的活人,这些你就应该能悟到,应该能明白。如果我们这样经历神作工,这是不是与神的真实交往啊?虽然我们眼睛看不见,但是用我们的心、用我们的灵完全能感觉得到。……一次你疏忽了,两次你疏忽了,十次八次你还定真不了吗?神恨恶人的悖逆,当人有意识悖逆神的时候,体贴肉体满足自己的时候,神就掩面,神就远离,那时我们灵里的感觉就是黑暗,就是下沉,就是痛苦,摸不着神,没有一点快乐享受。在这里神向我们作了什么?显明他性情的工作。告诉你什么了?‘你悖逆神,我不喜欢你,我向你掩面,我远离你,我不搭理你。’就这个意思。”(摘自《讲道交通(十)·关于神话〈认识神是达到敬畏神远离恶的途径〉的讲道交通(三)》)从这段交通中我认识到,神在通过人事物来与我对话,通过人事物来传达神的心意。今天临到的事有惊无险,这是神向我提出的警示,同时也传达着神的态度和神的性情:神厌憎我的悖逆,当我明知故犯,不理睬圣灵的责备,有意识悖逆神的时候,神向我掩面,我里面的情形是黑暗的。最近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我明知自己的心被游戏占有,心不在焉地对待本分,也明知自己情形不正常,灵里黑暗下沉,但却不知向神悔改而是选择躲避神,为了满足肉体有意识地悖逆神。因着我把心思和精力都用在游戏上,不但生命进入受亏损,而且在本分上掉以轻心,差点耽误了教会工作,若不是神维护自己的工作,这就形成了一次无法弥补的过犯。经历了神这次的警示、对付,我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了一点点认识,当我违背神话真理活在邪恶中的时候,是神最恨恶、厌憎的。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不敢再明知故犯,肆意放纵自己的肉体喜好,尤其是在尽本分时,我一旦有想玩游戏的心思意念,就会有意识地背叛肉体,安静在神面前,不愿在本分上掉以轻心,重蹈覆辙。

一段时间后,我的头脑里还是会偶尔出现游戏的画面,心里依然会牵挂着游戏。因为没有寻求真理解决这个问题,慢慢地我的心志动摇了,开始迁就自己,心想:“也不用对自己要求太高了,每天只要规划好时间,玩游戏不耽误本分应该就可以吧。”就这样,我因着克制不住自己就又开始玩了。当玩游戏的时候,为了不让身边的弟兄姊妹看到,我就跟做贼一样时不时地留意别人有没有注意到自己,手在玩游戏的同时,还时不时地用眼睛的余光扫视着周边的环境是否“正常”。这种不诚实的眼神和做贼心虚的心态经不住神的鉴察,我感觉自己在神眼中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但还是选择无视神的鉴察。有时为了能挤出玩游戏的时间,我早上就少睡会儿觉,起来的第一时间不是灵修,而是完成游戏里的每日任务。本想着能不耽误本分就可以,实际则不然,当游戏里的某个任务跟我尽本分的时间发生冲突的时候,我就会很想去玩,可是本分还要尽,即使我勉强选择了尽本分,但为了能赶上游戏的里某个任务的时间,心里受搅扰,在本分上就应付糊弄,只为完成任务,有时做出来的素材弟兄姊妹看着都不满意,还要让他们来重新修改。因着一天到晚我满脑子里充满的都是游戏里的场景,尽本分时脑袋木木的,没有圣灵的开启光照,灵里丝毫感觉不到神的同在;聚会交通的时候,自己也没有什么话可说,灵里很干巴,不得释放;平时读神的话也成了走形式。我也知道不能再继续玩了,这样下去会断送自己的,可我的心总是身不由己地被游戏牵引着。就这样我硬着颈项又玩了半个多月后,神的管教又临到了我。

硬着颈项与神作对

一天晚饭后,我和几个弟兄一同散步。附近有处约4米多高、50多米长的钢索滑道,我们常用绳子系在身上,被另一个人牵着从一头滑向对面。轮到我的时候,我中途手突然失力,从4米多高的高空中掉了下来,下落的过程中,我的双手和绳子摩擦着,因着下落的速度很快,双手十指有八个都被绳子磨破了,其中右手两个手指有一层皮被摩擦得脱落了。掉下来后不到一分钟,因着摩擦产生的高温,我的手掌立刻起了好多泡,产生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难以形容,我从小到大还没有感受过这种疼痛。回来后,两只手疼得难以挪动鼠标和操作键盘,我心里很清楚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是神的管教临到了我。晚上,我看到神的话说:“当试炼再次临到你的时候,神还要看你在这个时期的观点、想法与你对神的态度是否有所长进。……神时时守在人的身边观看人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每一个心思意念。对于人身上发生的每件事:人的善行、人的过失、人的过犯,乃至于人的悖逆与背叛,神都会一一记录下来,作为定规人结局的证据。”(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怎样认识神的性情与神作工要达到的果效》)从神的话中我看到,神时时守在人的身边鉴察着一切,人临到事的观点、人对神的态度,神都在看着,记录着人的一言一行。想想这两个月以来,玩游戏使我的灵生活、尽本分都受搅扰,心里虽然常常有责备,但我一直无视圣灵的开启与责备,为了满足自己肉体的喜好,就把神当成空气,一次次悖逆神的话、违背圣灵的开启光照,做了很多经不住神鉴察的事。想到不久前自己刚经历过神的对付管教,差点给神家工作带来打岔,而现在我仍然没有悔改,外表看我玩的是游戏,其实走的是一条悖逆神的道路。如今划破的手连操作鼠标、键盘都困难,我心里清楚是自己不务正业该遭神管教!当看到神的话说:“对于恶的、属罪的东西、邪恶的东西他会深发怒气,以至于怒气不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面对游戏的试探,我一直都知道游戏里那些暴力的东西属于邪恶,人追求这些是神不称许的,但我仍是不能背叛它。借着亲身经历神的管教和审判,我才体会到神对这些邪恶事物的态度是恨恶的,是有怒气的,神的公义性情中有对邪恶事物的咒诅,我再这样沉迷下去的话就是在挑战神的怒气。如今,我所临到的管教正是出于神的公义性情,是神对我悖逆本性的刑罚和审判,也是对我的保守和拯救。如果我依然执迷不悟、刚硬到底的话,接下来临到自己的只能是神的厌弃和淘汰!这次的管教让我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神的存在是那么的真实,而且神透明、公开地传达着他的性情,在鉴察我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的同时,为我预备着合适的环境,给我警示,给我管教,同时还给我机会,等着我回转。这次的管教让我对神有了点敬畏,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不敢再与神较量,然而神的检验并没有结束。

自那次管教后,我把游戏删了,期间再没接触游戏,有时不经意间看到平板近在咫尺,虽然头脑里还是会浮现出游戏的画面,但心与游戏之间隔着的是不久前经历过的那次管教,隔着的是经历中对神性情的体会,这些成了约束自己放荡肉体的防线。自上次的管教后,我已经有段时间没再接触游戏了,手上的伤疤早已愈合,疼痛也随之消失。然而没过多久,有一次几个弟兄几乎都出去了,我心想在这样的环境中放荡肉体不用躲躲藏藏了。开始的几天我还能背叛自己,不放荡肉体,可没坚持几天,自己想玩游戏的心越来越强烈,就又一次在平板上下载了那款游戏。安装好游戏后,我迟迟不敢登录,但想到游戏里面的那些场景和各种华丽的技能,就很想再去体验体验,我心跳加速,战战兢兢地再次登录了游戏。玩游戏的时候我感觉神就在看着我,也感觉这种行为是在试探神,但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就玩这一次,以后就不玩了。可是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也随之而来。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游戏又一如既往地回到了我的生活里……但是这个时期玩游戏我心里感受更多的是难受、自责、痛恨和懊悔,恨自己不争气,一点实行真理的心志都没有。因着背叛不了肉体感觉亏欠神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打自己的脸,当我打自己耳光的时候能感受到神的心是忧伤的,想到神的话说:“他的‘哀’是因为他所期盼的人类落入黑暗之中,是因为他在人身上作的工作并不能达到他的心意,是因为他所爱的人类并不能尽都活在光明之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了解神的性情很重要》)从神的话中我感受到,神看见我落在撒但的网罗中,被撒但愚弄、苦害而无力挣脱,神的心是哀愁的,是忧伤的;神希望人能够接受真理,实行神的话,活在神的看顾保守中,尽早摆脱撒但的苦害。可面对试探,我却没有背叛肉体与撒但决裂的心志,一次次陷在试探中,不寻求神的心意与要求,更不体会神的心是否忧伤,只顾满足自己的私欲,随从肉体继续玩游戏,一点见证都没有,我真是太自私、太堕落了!尽管我这样的悖逆,但神仍没放弃对我的拯救,当体会到神心忧伤、神对我的牵挂时,我的心就受感动,眼泪也止不住地流,我就跟神祷告说:“神啊!我太悖逆,太低贱!在这段时间的显明中,我已经对自己没有信心了,沉迷游戏给我带来的都是苦害,让我常常远离你、躲避你、悖逆你,即使我曾经历到你的管教,但是凭我自己还是丝毫不能胜过试探。神啊!我不想活在黑暗中,不想活在与你对立的情形中悖逆伤你心,更不想被你厌弃。神啊!你是我唯一的依靠,求你拯救我摆脱游戏的诱惑,变化我悖逆的性情……”那段时间,我的心不再躲避神,常把这事带到神面前向神交托仰望。有时我很想在神面前立下誓言,但又害怕自己真立誓言后做不到,那段时间我的心一直处于挣扎的状态。一天,我听讲道交通中说:“最贪玩的指什么人说的?包括最爱打游戏的人,这样的人都没出息,都得被淘汰。我最厌憎、恨恶的,神也最厌憎、恨恶的就是三十来岁、二十多岁的人没事打游戏。游戏机都属于魔鬼的游戏,他就对那个感兴趣,那破玩意儿是真理吗?是正面事物吗?有的人玩那玩意儿一玩几个小时都不吃饭、不睡觉,这种人纯粹都是魔鬼,一事无成,那是被淘汰的人,是人类当中的垃圾、渣滓、废人、不务正业的人。现在神家尽各种本分的人,有没有没事偷着打游戏的?把这样的人隔离,他如果不悔改不要他尽本分。……一点真理都不能接受的人是不是败类呀?都是败类!什么是败类?就是一点真理都不接受,不可救药了,这都属于败类,属于不可挽救的人。”(摘自《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第一百二十五辑》)圣灵使用之人针对人玩游戏、不走正道很严厉地对付了三次。每一次的对付,句句都扎在我的心上,好像是神在面对面地审判刑罚我一样,使我认识到神对玩游戏这类人的态度是厌憎、恨恶的。想想我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心都在游戏上,无心追求真理,没有心思尽本分,心里装的都是污秽、不义,颓废地随从世界邪恶潮流,不但本分耽误了,自己的生命受亏损,也辜负了神的恩待。神供应我真理、生命,而我却不追求得着,不肯丢弃邪恶选择真理,始终没有生发与游戏决断的决心,我这不是魔鬼吗?不就是最让神厌憎、遭神惩罚的对象吗?如果再执迷不悟,继续背着神玩游戏,我的命就真的被断送了,一旦到了神不再忍耐宽容我的时候,临到我的只会是神的厌弃。我很害怕自己会在游戏上栽倒,被神淘汰,也很害怕自己跟随神的生涯就这样结束了,就很想脱离游戏的捆绑。圣灵使用之人的修理对付让处于徘徊中的我鼓起了与游戏决裂的勇气,当天晚上,我便向神立下了永远不玩游戏的誓言。

向神祷告立志

此后的日子里,游戏虽然不再玩了,但想到在这将近三个月的时间里我的心被游戏占有,明知真理也不实行,一次次地悖逆抵挡神,对待神给的托付掉以轻心、应付糊弄,看到自己败坏太深,悖逆太严重,有时候就会想神还拯救我这样的人吗?我心中隐隐地感觉到自己与神有了距离,有种不配读神的话、不配跟神祷告的感觉。我就把自己的这种情形向神祷告,之后想起大卫的经历:大卫在男女上有了过犯,但是当他临到神的审判的时候,他能马上接受顺服,能真实的悔改,他以自己余生的悔改表明了他在神面前的真心。揣摩着大卫的经历,让我看到神的性情是公义圣洁的,即使是神称许的人犯罪抵挡神了,同样也会受到刑罚咒诅,我今天悖逆了神,而且本性完全是抵挡神的,又岂能逃脱神公义的审判与刑罚呢?反省中有点领悟到,我心里跟神有隔阂,只不过是不想面对也不想接受神的公义性情临及自己这一事实,如果我能够从心里真实地接受神的性情是公义的,不仅在别人身上有公义,在我身上丝毫也不例外,那我就不应该跟神有距离,不应该防备、误解神,反而更应该因着亲身经历到神的公义而献上感恩、赞美才对。揣摩着神在大卫身上所作的,我也认识到神不根据人的过犯来定人的结局,而是根据人的实质,看人犯罪之后有无真实的悔改,看人信神最终追求的是什么,如果人能悔过自新,神会随之改变他对人的态度。正如神的话说:“神的性情是完整的,并不是分裂的,他无论是发怒还是怜悯宽容人,都是他公义性情的发表。神的性情是活灵活现的,他根据事物的发展而改变他的心思与态度,他对尼尼微人态度的转变告诉人类他有心思、有意念,他不是机器人、不是泥像,他是活生生的神自己,他可以向尼尼微人发怒,也可以因着他们的态度而饶恕他们的过去,他可以决定降灾祸于尼尼微人,也可以因着他们的悔改而改变他的决定。”(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从神的话中,我对神的公义性情有了点认识,神对待人是有原则的,当人顽固悖逆神时,神击打管教人,人如果始终刚硬到底,神就会惩罚咒诅人;但当人有真实悔改的时候,神还会怜悯人、宽恕人,给人悔过自新的机会。大卫能用余生证实自己的悔改,实行敬畏神远离恶,我与神立下了誓言,那我是否也能用上自己的一生来守住?此时我明白了神的公义性情临到对我是一个极大的保守,目的是为了带领我走上人生的正路。神的公义性情中不光有威严、有烈怒,更有怜悯、有宽容,神不纪念人的过犯,只要人能向神回转,远离恶道,不再悖逆神、抵挡神,就能得到神的怜悯,不被神定罪淘汰。这时我对神的公义性情能在自己身上显明有了一点感恩,感受到神的审判、刑罚、击打、管教虽然带有神的公义、威严,但对我是保守,更是拯救。这种真实的体会是神宽容忍耐我的悖逆换来的,有神的心血代价,也包含着神的爱。虽然玩游戏悖逆神的那段时期是我最不愿面对的,但其中有苦也有甜,苦是因着我刚硬、悖逆所受的刑罚,甜是我对造物主公义性情有了切实的体会、认识,还有对神宽容怜悯性情的感恩,所以我不能放弃追求真理的心志与决心。

和游戏说拜拜!

反省自己平时也承认玩游戏不好,明知玩游戏对自己是苦害,可为什么还是陷入其中很难走出来,这里面一定有真理可寻求。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就是你在那样的环境里,在你身量还幼小的时候,你没分辨的时候,你就能先入为主把那些邪恶潮流的东西当成正面的,当成很正常、很正当的一个事情,‘为什么我不能模仿模仿?为什么我不能有那样的愿望?这是很正常的’。这是撒但毒害人的一种方式,你说撒但邪恶不邪恶?撒但败坏人真是多种方式啊。可以说,凡是看过这类电影的人都有这样的愿望。有一个小孩,看完魔幻电影后,没事就在自己家后院骑着一个苕帚飞,一开始怎么飞也飞不起来,终于有一天真的飞起来了。他不是自己飞起来的,是一种外界的力量使他飞起来了,飞起来之后,身不由己地发出跟电影里一样怪异的叫声,这是一种灵进到他里面去了。骑苕帚这个事是人类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吗?骑马、骑牛都行,非得骑个苕帚,还要飞起来,这是可能的事吗?这一看就不是正常人该做的事。苕帚就是个物质的东西,它不长翅膀飞不起来,只有借助邪灵的力量才能飞起来,这是撒但做的。撒但尽做那些人意想不到的、诡异的、别扭的事,正常人不做的事。看这类电影的时候,人只是当电影看,岂不知有的人还真去模仿,真去这么做,还真飞起来了,这事一成真,你就感觉恶心了。这个时候,你感觉中这样的毒可不可怕呢?当你意识到它的可怕、意识到它的恶心的时候,你对撒但作的有没有点分辨呢?你的态度应该是什么?是不是应该弃绝这些东西?没事你就整理整理自己的思想,看看自己思想里还有哪些怪异的事。你们的思想里怪异东西多,为什么呢?因为你们这个年代中毒太多了,飞檐走壁,当蜘蛛侠,当蝙蝠侠,这些事太多了!凡是正常人性不该有的,正常人性不具备的,不是正常人性需要的,你硬追求,硬下功夫去品,去体验,就有可能招来另外一种灵来作事。人一旦被邪灵掳去一次就麻烦了,神就不要了,那就不是危险不危险的事了。你被撒但掳去了,神还能要你吗?神不要你,你就危险了。这事怎么解决?人应该常常求告神,不要陷入试探,不要被撒但迷惑。在这个邪恶的时代,在这个污鬼、魔鬼群居的时代,能够祈求神的恩待、神的保守常常与你同在,让神看顾你,保守你,使你的心不远离神,争取能达到用心灵和诚实敬拜神。这个道对不对?那你们愿不愿走这条路啊?你们是愿意常常活在神的看顾、保守之下,常常活在神的管教之下,还是愿意活在自己的自由世界之中呢?如果管教你们,让你们有时候肉体受点痛苦,你们愿不愿意呢?(愿意。)到时候看看你们的表现。你们谁不听话或者谁太悖逆,生了大病,看看你们埋怨不埋怨。别看你们现在说愿意,‘愿意’这两个字不好做到,就怕年轻人不定性,不务正业,心里没正事。”(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信神应首先看透世界邪恶潮流》)从神的话中我认识到,网络游戏就是撒但残害人的工具,撒但借用网络游戏诱惑人,使人陷在里面无法自拔,觉着现实的世界没有意思,活在它为人制造的一个虚拟的世界中,脱离现实,脱离正常人性里的一切,从而远离神,没有心思来接受神的拯救。我平时大脑放空的时候,头脑里浮想的多数是电影、动漫、游戏里面的打斗场景,想象着自己也能像那里面的角色一样能御剑飞行,能为所欲为,能凭着“义”字当先逞英雄……头脑里这些画面都不属于正常人性里该有的,我却以此为享受,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更不认为这些是属于邪恶的。我这段时间沉迷在其中,心里就会常常琢磨如何提高游戏里角色的等级和装备,吃饭、走路,甚至读神的话时脑子里也会常常出现游戏的画面。游戏里的角色等级越高,地位也就越高,玩的时候心里越有满足感,无形中我就把在游戏里所使用的角色当成了自己的化身,不知不觉身陷撒但的网罗却丝毫没有觉察,完全成了撒但的玩物。从神的话中我也看到,人如果没事总去追求、去体验、去想象、去品那些非人类的东西,有可能就会招来另外一种灵,人一旦被邪灵掳走,神就不要了,神就放弃了,人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沉迷于游戏就能让人走向一条不归路,顿时我感到有点毛骨悚然,原来游戏的背后竟然隐藏着撒但这样恶毒的诡计。借着神的开启与显明,我对撒但的诡计有点分辨的时候,对自己沉迷游戏就感觉后怕,想到神告诫人“人应该常常求告神,不要陷入试探,不要被撒但迷惑”,从中看到,当我们看不透邪恶潮流的时候要常常求告神,让神来看顾保守,宁愿活在神的管教之下,也不要放荡地活在自己的自由世界里。这时我有了背叛肉体、实行真理的心志与信心,不再给撒但作工的机会,不再上它的当。知道自己失败的根源后,再临到这类的试探,我就有了实行的路途。有时我独处的时候还会有想玩游戏的冲动,当有这样的心思意念时我就有意识地将心安静下来揣摩神的话,神的话说:“你以为你的誓言都已废去了吗?我告诉你们,就是你们的肉体废去,你们的起誓却不可废去,末了的时候,我要按着你们的起誓来定你们的罪……”(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们的人格太卑贱!》)因我已经在神面前立下过誓言,也曾经历过神的管教,体会到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神在鉴察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也按着我的所做所行来定我的结局,这时我就能保守自己的脚步,不敢再做出悖逆、试探神性情的事。有时候我晚上睡不着,头脑里还会冒出游戏里的场景,当我想随从心思意念在心里去体验那种感觉的时候,就会想到神的话:“游戏那是魔鬼的世界。……现在,世界上多数年轻人思想灵魂里都是什么东西?……思想里的那些东西已经不能用‘肮脏’‘邪恶’这两个词来形容,太多的东西是非人类的东西。”(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信神应首先看透世界邪恶潮流》)当我想到神话语的时候,知道这些意念是撒但的诡计,就能有意识地去背叛它,不再去想游戏里的那些画面、场景。尽本分的时候,当我在电脑上无意间浏览到某个网游的宣传片时,就很想关注一下,这时想到讲道交通中的话:“聪明人见祸躲藏,愚昧人前往受害。”(摘自《讲道交通(七)·什么样的人才能被神成全》)我知道自己的本性就是喜爱这些邪恶的东西,容易在这方面跌倒,需要更加谨慎自己的脚步,借着安静在神面前就能约束自己,不给撒但作工的机会。

至今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我不仅没再接触过一次游戏,而且在这方面的心思意念出来的时候,我对其有分辨并能够背叛它,心灵里得到了自由释放。是神的公义性情使我蒙了保守和拯救!经历中我体会到,当我明知故犯,继续悖逆神时,神向我显明他不可触犯的公义性情,使我产生敬畏神之心,对游戏的追求才开始“放手”。若不是神的公义性情,我还沉迷在游戏的世界中不能自拔,仍受着撒但的苦害和捉弄,把自己的精力和时间都用在邪恶事物上,颓废地活着,不知道什么是人生正道,是神公义的审判拯救我脱离了游戏的试探。感谢神!因着神的公义性情,才使我对善恶与美丑有了分辨;因着神的公义性情,才使我对邪恶的道路望而却步;因着神的公义性情,才使我产生了喜爱正面事物、向往光明的心。经历中我真实地体会到,神对我的爱太实在!我身上还有很多不合神心意的地方,愿今后能更多的经历神的审判、责打和管教,使我对神的公义性情认识更深,早日成为一个敬畏神远离恶的人被神得着!

感谢您的聆听,一切荣耀归于全能神

相关内容

基督教会电影《孩子,回家吧》是神拯救了网瘾少年...
网购陷阱(上)
摆脱堕落生活 走上人生正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