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导演梦

2020年7月1日

韩国 白雪

全能神说:“人的一生要想得着洁净,性情达到变化,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得接受神的刑罚审判,让神的管教、击打不离开,使你脱离撒但的摆布,脱离撒但的权势,活在神的光中。你得知道神的刑罚、审判就是光,就是拯救人的光,就是人最好的祝福,是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以前我对这段神的话没什么实际的认识,就觉得我们信神常常读神的话,能坚持尽本分,神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实行,这样就能够蒙神称许,为什么非得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呢?再说,神审判人,那人不就被定罪了吗?怎么说审判刑罚对人是拯救、是保守呢?直到后来,我亲身经历了一些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才对神的这段话有了一些认识和体会。

我的导演梦

以前,我在教会尽唱歌本分,因着我对节目的呈现形式有一些思路,负责人就安排我去和尽导演本分的弟兄姊妹共同完成一些策划。听到这个消息,我特别激动,从心里感谢神的高抬。刚开始,我觉得自己缺少很多,就常常祷告依靠神,说话做事也比较低调,特别的谨慎小心。一段时间后,我的观点多数被大家采纳认同时,我就觉得自己行了,是金子早晚会发光。然后我的话也变得多了起来,腰板也直了。尤其和配搭姊妹一起商量工作时,我就总想表现自己,有时候她还没说话,我就抢先发表观点,甚至还跟姊妹抢话,慢慢地,姊妹有些受我辖制。看到姊妹情形不好,我没有凭爱心去帮助,还嫌弃、小瞧,甚至用责问的口气让她赶紧好好反省自己,结果姊妹听后更加消极,甚至都不想尽这个本分了。我不但没反省自己,还想着她要是不尽了,说不定我就能取而代之……可没想到,姊妹通过读神的话情形慢慢地调整过来了。我嘴上说感谢神,心里却有些失落,眼看着到手的机会没了,心里特别不甘心,这伯乐怎么就发现不了我这匹千里马呢?负责人怎么就看不到我有这方面的才干呢?为了证实自己,我比以往尽本分的劲头更大了,吃苦、付代价、熬夜,努力钻研业务,一段时间后我的观点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我就更觉得自己是当导演的料。

没多久,负责人安排我去跟进拍摄现场,我一想这可是做导演的工作,看来这是要把我往导演方面培养啊,我越想越开心,到了拍摄现场还没等安排好,我就拿着麦克摆出一副导演的架势,开始指挥全场,当配搭姊妹提出我的思路有问题时,我就觉得姊妹还不如我呢,所以根本就不想听,只顾发表自己的“独到见解”,就想着:等这首歌拍完,我就能成为导演了。

拍摄结束后,负责人找到了我,我心想这应该是要让我尽导演本分了,可令我没想到的是,负责人指出我尽本分中的问题,说我狂妄自大、独断专行,在拍摄现场不听取他人建议,弟兄姊妹都受我辖制。听到这些话我的心就像被浇了一盆凉水,那股热劲全给浇没了。我不服,心想:我狂妄自大吗?我那明明是有负担。负责人看我对自己没什么认识,就让我继续尽唱歌本分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更加难受,想着前几天我还在台上耀武扬威,这就灰溜溜地回组里了,这让弟兄姊妹怎么看我呢?我对负责人也满了埋怨,“为什么就不能让我做导演?我也付了不少代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我越想越委屈。回到组里后,我练歌也是没精打彩的,连最基本的发声位置、气息都找不到了,我就想导演没当成也就算了,现在连唱歌都成了组里最差的一个,我从来都没有这么失败过,心里特别消极。身边的弟兄姊妹看到我的情形不好都来帮助扶持我,我更觉得丢尽了脸面,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我不知道该怎么经历,就向神祷告:“神啊,我好痛苦,我不知道该怎么经历这样的环境,求你带领我明白你的心意。”

后来我看到神的话说:“虽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对地位你们仍是不放松,一直苦苦地‘追问’着,而且天天在观察着,深怕有一天身败名裂,人贪享安逸的心始终没有放下。……别看你们现在跟随着,对这步工作有点认识,但就你们的那个地位心仍没放下,今天地位高了就好好追求,地位低了就不追求了,就这个地位之福总挂心头。为什么多数人总消极起不来呢?还不都是因为前途‘暗淡无光’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为什么不愿意作衬托物呢?》)神的话揭示的就是我的情形,我现在这么痛苦、消极,不就是因着我的地位心没得到满足吗?我和导演配搭尽本分时能积极发表观点,能熬夜吃苦付代价,都不是为了追求真理尽好本分满足神,而是为了得到导演的地位让人高看。配搭的姊妹受我辖制消极了,我不凭爱心帮助,还巴不得她倒下去,我好趁机取代她。为了能当导演,我在拍摄现场一个劲儿地显露自己,凭己意独断专行,丝毫不听取弟兄姊妹的建议,导致很多镜头重拍、补拍,耽误了整体工作的进展。最后我被撤回组里,我追求地位的野心欲望破灭了,我就消极、埋怨,甚至想撂挑子,我这哪有一点良心理智啊。我能有机会尽这么重要的本分,这是神对我的一份托付,但是我却并不宝爱这份托付,反而去追求名利地位。为了满足自己的野心欲望,我熬夜吃苦付代价,把尽本分当成了展现自己的平台,我这样的付出、这样的花费怎能不让神厌憎恶心呢?再想想我也没有什么专业特长,我就是有那么点配合的心,圣灵就开启带领我,能有这点成绩我不想着怎么去感谢神的带领,反而把这些都当成我的资本,不知羞耻地去窃取神的荣耀,我真是太没有良心理智了!我追求的观点与那些追逐名利的外邦人有什么区别?认识到这些,我来到神面前向神悔改:“神啊,我尽本分不务正业,追求名利地位,给神家工作带来了亏损,也给弟兄姊妹带来很多伤害。神啊,我错了,以后我愿意脚踏实地追求真理,尽好自己的本分。”

感谢神的高抬,没过多久,因着本分的需要,我又和之前的导演继续配搭尽本分了,我特别感谢神。我也时刻提醒自己,这一次我一定要守好自己本位,不再争名夺利了。可因着我对自己的败坏本性没有多少认识,对追求名利地位的实质和后果没有看透,随着我的一些观点、想法再次被大家赞同、采纳时,我里面的野心欲望又开始膨胀起来,心想:这回可以“东山再起”大干一场了,做出点成果让大伙瞧瞧,我还是可以的。

接下来排练时,大家都按我的指挥排列队形,那一刻,我似乎又找回了那种指挥全场做导演的感觉,我的地位心越来越膨胀,也不想着祷告神、依靠神了,就沉浸在那种指挥别人的享受里。不久,我提出的一些方案开始出现了问题,我有些不知所措,很多问题都看不透了,有的看出来也不知怎么解决,就感觉自己像进了一个死胡同,没有圣灵的开启和带领。弟兄姊妹提出我尽本分上的一些问题和偏差,我就特别敏感,猜疑弟兄姊妹是不是说我尽本分不行了;当负责人找我聊情形时,我更是提心吊胆,猜想这是不是要调整我,是不是不让我继续尽这个本分了;看到配搭的姊妹提出的观点、思路比我的好,我就特别不安,觉得是不是要提拔她不用我了?那一段时间我天天就这样察言观色,感觉特别累,我的心思一点都不在本分上,本分的难处依旧在那儿摆着,可我一点思路都没有了,我还不敢对弟兄姊妹说,生怕大家看透我的实底,就不让我尽这个本分了。因着我不务正业,整天包着、裹着、伪装着,为了名利地位患得患失,情形越来越不好,本分因此受到了影响,耽误了神家工作的进度,最后我被调整了本分。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就感觉一夜之间,我又从一个指挥全场的导演角色变成了被人指挥的一员,又一次从“地位”上被拽了下来。当时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环境总临到我,我想要做一个导演就这么难吗?就不给我这个机会吗?我越想越消极,弟兄姊妹都在唱赞美神的诗歌,但我却是一脸愁苦。面对本分的调整,地位的剥夺,脸面的破碎,那种想得又得不到的煎熬让我感到生不如死,甚至我心里都萌发了想要背叛神、撂挑子的意念,我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中,想扭转也无能为力。

一天晚上,我下楼梯时扭伤了脚,不能动了。弟兄姊妹都在热火朝天地排练,我却躺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什么本分都尽不上了,就像个废物一样。本想东山再起,想要大干一场,可是现在我却落得这样一个窘迫的境地……我越想越心酸,这才开始反思:为什么我活得这么痛苦?为什么总是身不由己地追求名利地位呢?

我看到神的话说:“撒但用名和利来控制人的思想,让人的思想只想着名和利,为名利奋斗,为名利吃苦,为名利忍辱负重,为名利牺牲自己的一切,为名利作出任何的判断或者决定。这样,撒但就给人戴上了一个无形的枷锁,这个枷锁戴在人身上,人没有能力去挣脱,也没有勇气去挣脱,不知不觉地,人在戴着枷锁的情况下一步一步艰难地往前走。为着这个‘名’和‘利’,人类就远离神、背叛神,就变得越来越邪恶,就这样,一代又一代的人被毁在了撒但的名和利当中。”(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六》)看了神的话我明白了,原来撒但是借着名利地位来迷惑人、控制人,人越追求地位名利就越败坏、越痛苦。以往我没有觉得追求名利地位有什么不对,还把“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些撒但的逻辑法则当作至理名言,觉得做人就得这样,这么追求才叫有志气。所以不管是在学校读书还是在教会尽本分,我都凭这些撒但法则活着,一个劲儿追求名利地位,追求让人高看,总想高人一等,特别不甘心做一个平凡的人。想想这次回来和导演配搭尽本分,我就一门心思想得到导演的地位,我觉得只要当了导演就能让人高看,就能指挥别人,所以再次站在监视器前去指挥别人的时候,我就特别有享受,那种东山再起的野心欲望想压都压不住,为了名利地位受什么苦、付什么代价都值,没有了地位我就受煎熬,甚至觉得活着都没意思。名利地位就像无形的枷锁一样,牢牢地捆绑着我,想放都放不下,我活在争名夺利的情形中,跟弟兄姊妹不能和谐配搭,给神家工作也造成了严重的拦阻,看到追求名利地位不是一条正道,人越追求名利地位,活得越没有人样,让神厌憎,也让人反感。回想我在导演组两起两落,其实这是神对我的拯救,因为我的地位心太重了,必须经历这样的熬炼,才能迫使我来到神面前反省认识自己,去寻求真理,脱去这些撒但性情,这是神洁净拯救我的最好方式,是神对我的爱。此时此刻我真实地体会到了,神的审判刑罚确实是对人极大的拯救和保守,只有借着神这样实际的作工,才能唤醒我这刚硬麻木的心灵,虽然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但却对我的生命性情变化太有益处了。想到这儿,我俯伏在地向神祷告:“神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体尝到了活在撒但权下追求名利地位带来的痛苦和折磨,你审判我、管教我,用这样的方式唤醒我,这是对我极大的爱,是实实在在的拯救,我看到了,也体会到了,我不愿意再去继续追求地位名利,我不想再去争了,不管接下来给我安排什么样的本分,我都愿顺服,尽好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

不久,教会通知我,让我在脚伤不受影响的情况下也参加排练。能再次尽上本分,我很感激神,也很珍惜,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角色,我都觉得是那么的宝贵。当时我排练的这个剧情部分的意境是:一班跟随神的人,在大红龙的残害下过着黑暗痛苦的生活,被各种撒但毒素、包袱压得喘不过气来,一声声嘶吼,一次次挣脱都无济于事,因着神的光照进了这个黑暗之地,所有人因着神的话、因着神的救恩而冲破了撒但黑暗势力的辖制和捆绑。我在台上排练这部分的剧情时,心里特别有感触,觉得歌中描述的情景就是我的情形,我也在这黑暗之地苦苦挣扎了太久,被名利地位这个枷锁捆绑得太痛苦了,所以每当这束光照进来时,我都特别激动,也特别感谢神带领我脱离这些名利地位的辖制和捆绑。

后来,负责人通知我代替一个姊妹站位置。刚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有些波动,心想:不上台也就算了,还让我替别人站位,觉得低人一等。这时我意识到又是地位心作祟了,就赶紧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我想起一首诗歌:“神哪!无论我是有地位或没地位,我现在认识自己了,我地位高也是你的高抬,我地位低也是你的命定,一切都在你的手中,我没有什么选择,没有什么怨言,你命定我生在这个国家,命定我生在这个邦族,我只有完全顺服在你的权下,因一切都是你的命定。……”(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得站好自己的位置,脚踏实地地追求真理,用心对待神给我的本分,就是做一个小角色,也得用心把本分尽好。在接下来排练的过程中,我就用心投入,为这个角色的姊妹提供更多的方案,也许我起的作用不大,但能尽上自己一份力,我就觉得这样尽本分心里踏实、甘甜。后来,负责人又安排我去替另一个姊妹站位置,这次不仅要把位置站好,还需要设计一些动作。我知道这是神对我的检验,没有名分、地位,看看我还能不能竭尽全力配合。于是我就祷告寻求神,摆对心态,在神的带领下,这个本分完成得很顺利。当给姊妹交接的时候,我心里很踏实,没有交易,没有存心掺杂,就是明白神心意而实行了一回真理,尽上了一次受造之物的本分,觉得这样尽本分才仗义。

一段时间后,我听到身边的弟兄姊妹对我说:“你现在不像之前那么浮躁狂妄了,尽本分脚踏实地了许多。”听着这些话,我深知这是神话语的刑罚审判在我身上达到的果效,是神带领我一点点地挣脱了名利地位的枷锁。没过多久,负责人通知我尽导演本分,听到这个消息,我不像一年前那样因得到地位而得意和狂妄,而是感觉到这是神给我的一份托付,这是一份责任,也深深地体会到了神的良苦用心。神摆布了这么多的环境不是为了难为我,也不是为了把我打趴下,而是为了洁净我的败坏性情和存心掺杂。通过神话语的揭示与事实的显明,我看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了,这些撒但性情已经成了我的本性,没有神的审判刑罚、试炼熬炼,我根本脱离不了撒但性情、撒但权势的捆绑,我深深地体会到了神的审判刑罚就是对我最好的保守和拯救。

上一篇: 撤换之后
下一篇: 一个军官的悔改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我因为什么走上了法利赛人的道路

彼得被成全是因为他有真实爱神的心,更因着他有追求真理的心志和毅力,我虽差得太远,但我不愿再为保全自己而卑鄙龌龊地活着,愿意以爱神为追求目标,在本分上竭尽全力、受苦付代价,真正担起自己的一份责任,在尽本分中实行真理进入爱神的实际。

我不追求出头露脸了

神的话使我对神的心意明白了一些,知道了神喜欢什么人,拯救、成全什么样的人。神希望我能老老实实地守住自己的本位,脚踏实地地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在尽本分的过程中追求真理,脱去自身的败坏性情,走敬畏神远离恶的道路,达到顺服神与神同心合意,这样神就满意了。神的话使我感到亲切,感到释放自由,看到神对我们的要求都特别实际,是我们能够得上的,更是一个受造之物应该追求的正确人生方向。

明白真理才能真正认识自己

神的话说:“你的双唇比鸽子还善良,但你的心中却比那古蛇更阴险,甚至你的双唇犹如黎巴嫩的女子一样漂亮,而你的心却并不比黎巴嫩女子的善良,更不比迦南之人的美丽,你的心太诡诈。”

经历大患难我获益匪浅

神的话说:“我自己的工作作完之后,下一步就是人走自己该走的路了,人该走的路自己都得明白,这路就是苦难的路、苦难的历程,也是熬炼你爱神的心志的路。你该进入哪些真理,该补足哪些真理,该怎么经历,该从哪方面进入,这些你都得明白。现在你得装备,等到患难临到那就晚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