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跨越血缘关系的父女情(有声读物)

87

湖北省 夏子轩

灰色的童年

子轩的童年里没有父母的陪伴,她不知道城里孩子说的蛋糕是什么味道,没看过鱼缸里的金鱼吐泡泡,每天晚上听到的不是格林童话,而是姥爷讲的七侠五义白玉堂。亲生父亲的遗弃,母亲的改嫁,成了子轩幼时自卑的沟坎,更成了她心灵深处难以驱散的阴影。尤其每当看到同龄孩子有亲生父母的呵护、陪伴时,子轩心里便泛起一阵酸楚。

抹不平的隔阂

千禧年间,母亲将子轩接到了城里一起生活。虽然继父对子轩很好,但在子轩心中认为“血浓于水”,只有建立在血缘关系上的亲情才是真情,继父毕竟不同于生父,和自己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继父永远不可能把自己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即使对自己再好那也都是故意表演给母亲看的假象,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地对自己好。因此,子轩心里很排斥继父,与继父之间总会因着一点小事发生争执,尽管有些矛盾的起因小到不值得一提,但只要一出现在他们父女之间,就会演变成一场跨越理智的争吵,十几年间,家里的战争不断,矛盾越来越恶化,每个人都活在痛苦中……

父母吵架,家庭争吵,家庭矛盾

记得有一次,说起“香菇到底焯还是不焯”的问题,子轩和继父各执一词,最后闹得不欢而散,两人长达半个月都没跟对方说话。子轩的妈妈夹在他们中间左右为难,不知道究竟该向着谁,她索性选择中立态度,各打五十大板,把双方都痛骂一顿,然后就用“尊老爱幼”这一传统美德来约束父女俩。子轩和她的继父因着这些约束在子轩妈妈面前变得“非常和谐”,谁也不愿给她添堵,但只要子轩妈妈不在的时候,他们仍会争吵不休。每次都是子轩先挑事,做一些无理取闹的事让继父无可奈何,但因着子轩是晚辈,只能是被指责、教训的对象,她很不甘心也觉得不公平,认为凭什么最后把责任都推到她身上,都是她不对,这使子轩很痛苦,也让她更加印证了继父总归是继父,跟自己没有血浓于水的亲情,就是不关心自己、爱护自己,要是生父绝不会这么对待自己。就这样,子轩从心里不喜欢继父,他们之间似乎有了一道永远都无法逾越的鸿沟。

燃尽的缘分

虽然子轩和她的继父在子轩妈妈面前多数时候相处得都比较“融洽”,但外表的和谐终究不能长久。那一年,因着一件小事双方忍不住大爆发,争吵不断升级,将这个家庭推向了濒临破裂的边缘,这是他们全家最为崩溃的一年……

冬至到了,温度下降,继父的老毛病——鼻窦炎又犯了,家里一开暖气他就闷得上不来气,为了通风换气,继父就把阳台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而子轩觉得交着暖气费,家里却大敞四开,跟露天大棚似的,这不白花钱嘛,再加上她血虚怕冷,所以坚决不让继父开。两人在此事上谁也不退让,子轩认为继父就是不如亲生父亲,不知疼爱自己,继父则认为白养子轩十几年,为她付出了那么多还暖不热她的心,对他一点体谅都没有。子轩妈妈看到他俩互不相让,她的忍耐也达到了极限,实在受不了了,向他们吼道:“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了?这么多年你们经常因着一点小事争吵不休,从来都不考虑我的感受!我夹在你们中间十八年了,你们知道我的处境吗?……”继父觉得很心寒,也实在忍不下去了,向子轩的妈妈提出了离婚。子轩也早就受够了这样的苦日子,她气愤地对继父说:“好啊!那咱们以后各走各的路,你回你的高老庄,我回我的流沙河。我已经成年了,我能养活我妈,至于什么家产、房子都是你的,我一分不要,你赚钱把我养大,这些钱我以后会还给你的!”妈妈看到一家人闹成这样,她很无奈,只能坐在客厅里不停地抹眼泪。那年的冬天,对他们一家三口来说真成了寒冬。在这样尴尬的环境中生活,子轩感到特别痛苦、压抑,倍受煎熬,她无法接受继父,但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每天对着天空默喊:“老天爷啊!我该怎么办?你救救我吧……”

神手来救起

基督徒的生活

在子轩最痛苦无助时,神的救恩临到了她,由此改变了他们一家人的命运,也挽救了他们濒临破裂的家庭。子轩看到神的话说:“一个人的父母、亲人是谁,周围人事物是什么,人不能选择,而他与周围人事物的关系如何,周围人事物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对他有怎样的影响,同样都是人不能选择的。那么这一切都是由谁决定,谁来安排的呢?既然不是人能选择的,也不是人自己决定的,当然更不是自然形成的,那么这一切人事物的形成不言而喻就都掌握在造物主的手中了。造物主为每一个人安排了特定的出生背景,当然也为每一个人安排了特定的成长背景。如果说一个人的出生为周围的人事物带来了改变,那么一个人的成长也不免会影响其周围的人事物。就如有的人出生于贫寒之家,却在富足的生活环境中长大,而有的人的出生给富贵之家带来衰落,因而在贫苦的生活环境中长大。任何一个人的出生都不是在一个特定的规则下出现的,而任何一个人的成长背景也没有其规则与必然性,这些都不是人能想象与操控的,它产生于一个人的命运,决定于一个人的命运。当然,归根结底它决定于造物主对一个人命运的命定,决定于造物主对一个人命运的主宰与安排。”(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话使子轩茅塞顿开,原来每个人出生的家庭,成长的背景,还有父母、亲戚、朋友会是谁,等等,都源于造物主的主宰与命定,不是由父母决定,更不是由自己选择的。子轩想到自己从小出生在贫穷的家庭中,童年没有父母的陪伴,而是与姥姥、姥爷一起生活,后来母亲再婚,自己被母亲接回身边又与继父成为一家人,这些成长的环境与背景都是造物主的命定与安排。而子轩这么多年受中共无神论、进化论的熏陶,一直不知道有神,也不知道人的命运都由神主宰与命定,就总对自己有这样的家感到不满意,抱怨自己的命不好,认为没有亲生父亲的陪伴就不是完整的家,即使继父对她再好也不如生父好,因而与继父之间产生隔阂,总是争争吵吵,一直活在痛苦中,这不都是对造物主的主宰、命定对抗、较量造成的吗?可是子轩想不通,到底是什么原因使自己对造物主的命定不满呢?

夜晚,子轩坐在书桌前手捧着神话语书继续找寻着答案,她看到神的话说:“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摘自《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但是当你能真正认识与承认神主宰人命运的时候,当你真正认识到神为你主宰安排的一切对你来说太有益处、是太大的保护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这种痛苦逐渐在减轻,而你全人也逐渐变得轻松、自由、释放了。”(摘自《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子轩心里豁然明亮,原来自己这么多年一直不能与继父和睦相处的根源,就是因着自己受撒但的传统思想“血浓于水”“没有血脉相连就不是完整的家”的错谬观点影响、灌输,错误地认为只有和自己有血缘关系的才是真正的亲人,才会真心地对自己好,继父总归是继父,不能与亲生父亲相比。因此,子轩总猜疑继父对她的好不是出于真心,即使继父对她再好,也都被她视为假象,所以十几年来她一直无法接纳继父、理解继父,常为一些不值得一提的小事和继父争吵不休,享受着继父的养育却不知感恩,没有一点正常人该有的良心、理智与人性,不仅给继父带来了伤害,给妈妈也带来了极大的痛苦,自己也备受煎熬。这时,子轩想到自己的生父特别好赌,子轩长这么大生父从来没有管过她,即使姥姥、姥爷年龄大了,无力养活她了,生父也从没有给过抚养费,而继父虽然和子轩没有任何血系相连,但他却愿意承担起抚养她的责任,供养她的吃穿、上学。想到这些,子轩才感到造物主给她安排的都是最好、最合适的,是神的爱使她在继父家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可她凭着撒但的错谬思想扭曲了心态,一直无法接纳继父,融入不到这个再婚家庭中。此时,子轩鼻子酸酸的,她想到自己享受着造物主的爱却从来没有感恩的心,对继父十八年的养育之恩也没有丝毫的感激,自己真是太没有良心理智了!明白了这些后,子轩心里终于亮堂了,笼罩在她心头多年的阴霾也一扫而光。子轩向神献上祷告:“神啊!你给我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可我一直受撒但的迷惑,被‘血浓于水’的思想观点捆绑,对神主宰命定的家庭感到不如意,活在了误解埋怨中,不能接受、顺服你的主宰安排,给继父和妈妈带来了很大的伤害与痛苦。神啊!现在我愿意放下以往的错谬观点,顺服你对我命运的主宰和安排,公平对待继父,凭你的话活出人样。阿们!”

新的开始

早晨太阳升起来了,曙光出现

从那时起,子轩开始珍惜造物主给自己安排的家庭、亲人,在神话语的浇灌下,她好像一下子长大懂事了。子轩不再把继父看成外人,而是当亲人一样对待,她也学着凡事都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理解、体谅继父和母亲的难处,在这个家中发挥自己的功用,力所能及地做到自己该做的:子轩主动担负起家里的一日三餐,最低限度保证继父、妈妈每天回到家里就能吃上自己做的饭食;太阳出来时,子轩主动把继父的被子拿出去晒;继父发表什么观点时,她不再抵触作对,而是学着尊重继父,如果继父的看法对就赞同。渐渐地,子轩发现神给自己命定的家庭太好了,她在点点滴滴中感受到的都是爱……

一天中午烈日当空,继父冒着酷暑炎热到远处给子轩买了她最爱吃的外地香瓜,回来时脸已被晒得通红,大汗淋漓,继父背着子轩对子轩妈妈说:“这香瓜可难买了,是专门给孩子买的,你少吃一点。”子轩凌晨两点还在看书,继父专程去市场给她买了一个亮点的照明灯,方便她晚上用……继父的这些举动平时也常有,但以前的子轩不以为然,可扭转观点后的她再重新看待这一切时,却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子轩真实体会到造物主给她命定的家一直都有爱的温暖,只是她一直活在埋怨中并没有感受到而已,她感激地向造物主献上感谢与赞美!

后来,继父去菜市场买菜时,子轩就经常去帮忙提菜,邻居看见了都很羡慕。继父经常背着子轩在她妈妈面前夸子轩长大了,懂事了,知道体谅人了,子轩妈妈的脸上也绽放出了久违的笑容,子轩也终于从多年的痛苦中走了出来,活得轻松愉快了。

从此,神的话成了他们一家三口的相处原则,更成了他们的行事准则。曾经的战争被实行真理代替,曾经的埋怨、误解被爱、理解与包容取代……子轩与继父虽不是亲生父女却胜似亲生父女,他们之间的关爱、体谅胜过了血缘关系,这都是因着神的话语给他们带来的变化,使他们这个濒临绝境的家缘尽重始!

相关内容

再婚家庭的战火平息了
是谁挽救了她的婚姻(有声读物)
神爱驻我家(有声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