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没有全能神的审判刑罚就没有我今天

101

“苍白面孔 凌乱的头发 我曾经孤苦又落魄 站在你面前 却与你很疏远 因为我们是陌路 柔善荣颜透出你的尊严 这颗心很美很柔和 言语不能描绘你的无限 哪怕是日月与星辰 寒冷的夜晚 享受你的温暖 复苏的我迎来了新人生 我的生活充满活力……”每当唱起223首生命经历诗歌《你是我真正的生命》,都让我感受到心灵的震撼与冲击,多年来因饱受撒但毒素的苦害,虽然遇上了千载难逢的与神重逢的机会,但我却死抱肉体的前途命运不放,活在消极中与神对抗,曾是那么的沮丧、失魂落魄,与神相隔那么的遥远,形同陌路……是全能神的柔美、善良在温暖、感化着我,更是全能神的威严、烈怒在审判刑罚着我,才唤醒了我麻木、沉睡的心灵,改变了我错谬的信神观点,带领我走上了真正的信神之路。若不是全能神的审判刑罚,我不知早死在什么地方,没有全能神的审判刑罚就没有我今天!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一直向往那种清静无为、舒适恬淡的生活,对人生没有太高的追求,只想能嫁个合意的人,有衣有食、轻松平安地过一生就足矣,这就是我最大的满足与幸福。1992年,已步入大龄的我虽然定了婚,但根本不如意,再看看周围的人,一个个为肉体生活奔波、卖命,活得好苦好累,我就感到忧心,我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是如何,若也要像他们那样活着倒不如死去,但我知道自己根本超脱不了这样的生活。正在我徘徊观望之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姑姑回老家给我们传了耶稣福音。读圣经时,首先抓住我心的是耶稣的话:“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于饮食吗?身体不胜于衣裳吗?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你们哪一个能用思虑使寿数多加一刻呢?……所以,不要忧虑说,‘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们需用的这一切东西,你们的天父是知道的。你们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25-33)看到耶稣的应许,我的眼前一亮:是啊,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神尚且还养活它们,使它们活在欢乐、自由的境地里,无忧无虑、无牵无挂。我若信靠主耶稣,把自己交托给主,求主安排我以后的生活,从此不再为生活忧虑、操心,活在一种自由、愉悦的境地里,那该多好啊!从耶稣的话里我找到了理想中的生活方式,心灵有了归宿与依靠,也有了避开现实生活的世外桃源,对信神满怀信心与希望。于是,我退了婚,义无反顾地跟着姑姑来到繁华的都市,开始在“复临安息日会”信耶稣。

开始的几年中,主的爱激励着我,虽然我找了份工作边上班边信主,但我把主要精力都用于查经、聚会、守安息日上,此外还参加青年弟兄姊妹的各种活动,看望老年、病残信徒,参加教会“圣诗班”,为教会做些事务性工作等,几乎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充实与快乐,主耶稣也赐给我许多恩典:姑姑待我如亲生女儿,我与弟兄姊妹的关系也非常融洽,又得到牧师、长老的器重与厚爱。我感到信耶稣实在太好了,活在主爱的大家庭中真是太幸福了,于是暗立心志:无论谁不信耶稣我也得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教会的嫉妒纷争日渐突出,牧师、长老争权夺势,教会分成了完全对立的两大派,各派中的人也是三五成群,各拉一帮,教会内部矛盾重重。看到这些我虽然有些难受,知道这不合主的心意,但我的信心仍然没有减少,我认为末世的老底嘉教会有软弱也是正常的,于是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为教会的合一献上祷告,求主复兴教会。1996年,我放弃了工作开始全时间在教会作工,成了教会里仅有的几名“献身青年”之一。为此教会特意给我安排了住房,每月还发放生活补助。对这一切我感到很满意,心中暗想:谁下岗我也不会下岗,教会中几千人,难道还养活不了我们这几个人?所以,当后来表哥说我的户口还在农村,生活补助又少,要为我办理城市户口并找份更好的工作时,我婉言谢绝了,甚至当我看到表哥那令很多人羡慕的豪华新居时,我的心也不为所动,因我深信耶稣必来接我们进天国,耶稣给我们预备的要比世上的一切好得太多太多。因此,虽然我的婚姻之事还迟迟没有着落,但我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信心:一切都交托给主,我的婚姻主也必预备,即使主不预备,能清心地事奉主一生也无怨无悔。那时,我认为自己的信心非常好,像我这样的信神才是真正的信神。

时间不知不觉到了1999年5月,全能神已道成肉身在中国作工的讯息震动了我的心,正如诗歌中唱的“神的道成肉身震撼了各宗各界,震动了渴慕神显现的人的心灵”。经过两位传福音的弟兄从各个方面见证全能神的作工,我从两方面认准了这是真道,认准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其一,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国度时代的工作是神经营计划中的三步工作,是一位神作的,耶和华、耶稣、全能神是一位神在不同时代所取的代表神不同性情的名。为什么耶和华神那么严厉,而主耶稣对人却那么宽容、慈爱,甚至为人类钉在了十字架上?因为神的作工是分时代、分步骤的,时代不同,工作不同,神的名就不同,神所发表的性情也不同:耶和华作的是律法时代的工作,人只要按着耶和华颁布的律法生活就能得着耶和华的看顾、祝福,否则就会遭到击杀,耶和华发表的是怜悯、咒诅的性情;耶稣作的工作是救赎人,为了让人得着赎罪祭,他必须对人施下丰丰富富的恩典,所以主耶稣的性情主要是慈爱、怜悯;末了的国度时代,全能神作的是审判刑罚人的败坏、洁净人的罪的工作,所以他所发表的性情主要是公义、威严、烈怒、审判。一个时代,一步工作,只能代表神的一部分性情,三步工作综合起来才能显明神的所有性情,只有认识神的三步工作才能看见神的全部性情。其二,教会的嫉妒纷争并非正常现象,而是因神已作了新的工作,不再作恩典时代的工作,所以仍停留在恩典时代的教会就没有圣灵作工了,随之教会便荒凉了。后来,两位弟兄结合约瑟被卖埃及地时迦南地出现的饥荒,及神不作律法时代工作时圣殿的荒凉谈到了圣灵作工的转移,使我明白了不管神的作工怎么转移,圣灵的作工从未停止,而是一直往前的,人信神就得随着圣灵的作工往前,否则就会被圣灵的流所淘汰。对弟兄们所谈的,我是心服口服,不但解开了我心存多年的谜团,而且也让我找到了教会嫉妒纷争的原因,明白了该如何选择以后的信神之路,认识到神已不再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再持守耶稣的名已毫无意义。然而,对神末世作工以道成肉身的方式来作我却总感到难以接受,怎么也想不到神的再来会以第二次道成肉身的方式向人显现,我梦寐以求的被接升天的愿望就这样落空了,我的内心如翻江倒海般难受,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但事实终归是事实,神的作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在神的带领下,我别无选择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

接受神的新作工之后,通过吃喝享受神的话语,我看到以前看圣经所不明白的奥秘全向人打开了:神三步作工的宗旨、每步作工的背景与三步作工是怎样步步进深拔高的,圣经的内幕和圣经的来源,什么是基督以及道成肉身的奥秘,征服工作的内幕与审判的真意,神作工与人作工的区别等等。每一方面的真理都使我耳目一新,一些从未听过的全新的属灵术语——“被征服”、“蒙拯救”、“被成全”、“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的结晶”等也令我惊喜不已。当我唱起新时代的赞美诗歌《走上新的生活》“神哪!如今我走上新的生活,在国度操练里度过日日夜夜。我总愿来在你面前,这样才不受谴责,如今我才明白是神你爱了我”时,我深深地感受到是神的爱手在牵拉着我,使我踏上了通往国度的道路,我情不自禁地数算着神的恩典:接触传新工作的弟兄姊妹时,教会还没有被封锁,否则我根本不能轻易地听到神的新作工;为把我从宗派中带出来,弟兄姊妹多次往返奔波,光是给我见证神的新工作就花了十几天的时间,把涉及神新作工的相关真理交通得非常透亮;因担心我回到原派别站立不住,弟兄姊妹又多次给我交通,让我权衡利弊、慎重考虑,才使我选择不再回去而直接留在了教会;出门时我没有带衣服,教会为我拿来衣物,弟兄姊妹也施舍帮助,使我感受到了神家的温暖;起初我虽然啥也不懂,但教会还是安排几个一线传福音的姊妹先后带着我操练传福音,使我长了许多见识……这些我所亲身经历、体验到的每一件事,都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神的爱,感受到了神对我的保守、恩待与高抬。

然而,我虽然享受神这么多的爱,但我的心仍然离神太远。虽然定准了这是真道,是神的作工,但我的心总是投入不进去,总是特别留恋恩典时代主耶稣的作工,留恋主耶稣赐的喜乐、平安,留恋以往宗教的信神方式,对以后信神的路到底该怎么走,我有点心中没底,顾虑重重:这次全能神的作工与耶稣的作工大不一样,全能神发表的性情是以公义为主的审判、刑罚、咒诅,以后是不是再也享受不到神的恩典与祝福了?以后信神究竟是怎么个信法?神会怎样审判刑罚人呢?甚至有时我还想:神哪,我又没犯啥罪,像我这样真心信你的人怎么还得受审判、受刑罚呢?再想到如今地位没有了,住房没有了,生活来源没有了,一切还得从头开始,如果有一天神把我带到半道上不管了,如果哪一天我走不上去了,那时哪里是我落脚的地方呢?回到原派别?不,不能,那里没有了圣灵作工只不过是一个群体组织,仪式守得再好神根本不称许;回到老家?也不能,那个家终究不是我长久的立身之地,再说我现在还独身一人如何面对家乡的人;回到世界上?也不能,世人的生活既痛苦又毫无指望……就这样,只要一想到这一点,我就愁怀满腹,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之中,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总也提不起劲来,往日的“信心”消失殆尽。

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我的心情一直处在压抑与消沉之中,时常想念信耶稣时的风光与享受。多少次我也恨恶、厌憎自己,盼望能从消极与肉体的辖制中走出来,像其他弟兄姊妹一样轻装上阵好好追求真理、配合教会的工作,但只要尽本分一没果效,我对前途命运就忧虑、担心开了。在此期间,神也不断地借着话语开启光照我:“你们都当回想:自从你们回到我家以来,曾有谁不想自己的得失,而是犹如彼得一样来认识我?你们对圣经的表皮倒是吃得滚瓜烂熟,而‘实质’你们吃着了吗?就这样,还是持守你的‘资本’,不肯实际地放下自己。当我发声之时,当我面对面与你们说话之时,你们谁曾放下封闭着的‘书卷’,而接受揭开的生命之言呢?……我民哪!‘以往’早已消逝,切不可再留恋!既在昨天站立住,便应在今天为我尽你的真实忠心,更应在明天为我作那美好的见证,而且要在将来承受我的祝福,这个是你们当明白的。”“所以我要求你们的仍是当为我的所有作工献上你的全人,更当将我在你身上的所有作工都认清、看准,为我的作工达到更好的果效而花费你的所有精力,这是你当明白的。不要再你争我夺,不要再自己寻求后路,不要再为你的肉体寻求安逸,免得耽误我的工作,也耽误你美好的前途,这样做只能断送你自己……”“你得为真理而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你别因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丢掉真理,别因为一时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严、你一生的人格。你应当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的道路。这样庸俗地活着而且一点追求目标都没有,这样还不是虚度吗?你能得着什么呢?你应当为一个真理而舍弃一切的肉体享受,你不应该为一点点享受而丢掉所有的真理,这样的人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没有存活的意义!”神的话语犹如慈母的细语在苦口婆心地向我呼唤,又如严父的教诲指给我明确的追求目标,也如长者与我促膝谈心,让我选择、劝我回转。神的话语有揭示与劝勉,有安慰与嘱托,也有要求与希望、责备与警告,更有应许与祝福。从神话的揭示中我看到自己持守的只是如何从主耶稣得到恩典,却不注重耶稣的要求——要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如今神的国已经来到,神又发表真理让我去追求,我不该再为肉体考虑、打算,应在自己的本分上尽上忠心,为追求真理受我该受的苦,为配合好神的作工献上我的全人,追求活出有意义的人生。但我被撒但败坏得实在太深了,贪图肉体安逸享受已成了我的生命,肉体的归宿在哪里,肉体的明天到底何去何从,仍是我挥之不去的一块心病。在一线配合福音工作期间,外表上我也跟着弟兄姊妹东奔西跑,但实际上我的心根本不是为满足神,只是为了肉体能有个栖身之处而已,所以,我无论做什么都是走过场、应付糊弄,根本不用心配合,即使稍微用点心、付点代价,也是生怕没有果效而危及到自己今后的处境。有一年春节,我跟着一位姊妹回到她的娘家,当看到她活泼可爱的女儿来看她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姊妹虽然离婚了,但好歹还有一个女儿,而我连个亲人也没有,到老了谁养活我?有一次患感冒,到姊妹所在村庄的诊所看病时,得知那个瘸子医生还没有娶上媳妇,我里面就闪出个意念:如果没有生活的门路,嫁给他也行。由于我一直顾虑自己的前途后路,不能投入到尽本分中,后来因传福音没有果效被放到了教会中。之后,教会安排我做教会带领,但因我不追求真理,教会中的难处根本得不到解决,同时因我仍受前途命运的辖制,也遭到神一次次的对付修理——处处碰壁。有一段时间,我在本教会找不到固定的住处,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一样东一头西一头地临时找家住。几个月后因我实在作不了教会工作,教会又把我调到二线传福音,但我的情形已跌落到了一个地步,最后完全失去了圣灵作工,教会只好把我安排回了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