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神的审判刑罚对人是最大的拯救、最真实的爱

140

我是个本性特别狂妄自大、喜爱追求名利地位的人,与人接触总愿意被人高看,喜欢让人注重自己。多年来,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地位,我不知受了多少撒但的苦害与折磨。后来,借着经历全能神在我身上作的审判刑罚的工作,我才一步步从撒但的捆绑中超脱出来,真正得着了释放自由,活得轻松愉快起来。

多年前我得了乙肝病,因着这一短处我找了一个比我大十多岁的对象。结婚后,我常常为自己不如意的婚姻感到痛苦。为了不被人小瞧,我就竭力装饰自己,穿着打扮尽赶潮流,并常在人面前说丈夫如何爱我、如何待我好等。可这样并不能真正掩盖我内心的痛苦,为此我很郁闷,时常跟丈夫发脾气,弄得全家人生活得都不快乐。1995年我信了耶稣,外表上虽有了一些好行为,但我里面自命清高、追求高居人之上的心却丝毫没有减少。为了能让人高看,我天天祈求主给我安排一份好工作,为此还托关系找门路、请客送礼,力没少出,钱也没少花,忙活了半天,到头来却是一场空,我悲观失望痛苦极了,但外表上还得伪装自己,在亲友面前说丈夫怕我受苦不让我上班,说主耶稣赐给我的够用就行了。就这样,我一直活在自我欺骗、自我愚弄之中,活得又苦又累。

就在我活在痛苦中不能自拔时,1999年2月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段时间后,蒙神高抬我被提拔为小区带领。看到弟兄姊妹都高看我,有啥事都问我,接待家庭的弟兄姊妹对我也很热情,我心里非常高兴,觉得自己盼望多年在世上没能得到的今天在教会里终于得到了,心里很满足也很得意。此后,为了带领这个地位,我竭力地尽本分,教会怎么安排我都顺服,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带领怎么说我就怎么听,即使挨了对付修理心里再难受,表面上我也虚心接受不反驳。后来,教会又提拔我做办事员,我暗自欣赏自己,觉得自己在弟兄姊妹、同工中间已是佼佼者了,看到以往的同工有的被撤换了,有的不追求了,而我却步步高升,我心里更加感到自豪。

转眼到了2006年,我又被提拔为区带领,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我在作工中处处排挤配搭的姊妹,总怕她超过我。福音、事务方面本是配搭主抓的工作,我也争着抢着干,把配搭的姊妹架空;当我与配搭的姊妹一起给带领、工人聚会时,我尽量耐心地多给他们交通、解决他们的情形,想让他们说我比配搭的姊妹会交通;当看到弟兄姊妹注重配搭的姊妹或在我面前夸奖她时,我心里就难受、嫉妒她;当看到配搭的姊妹写的文章语句不通顺时,我就看不起她,甚至当着弟兄姊妹的面有意贬低她、讽刺她;在吃喝神话时,我不结合自己的情形认识自己的败坏实质,总是把眼光盯在配搭身上,拿神话与她对号。因着我一直争名夺利、不认识自己,导致灵里越来越黑暗,神话也看不进去,学诗歌一个下午都学不会一句;因着我不认识自己,给弟兄姊妹聚会也只是讲一些字句道理,导致整个区多数弟兄姊妹都不会吃喝神话,不会认识自己的本性实质,生命也没有什么长进,并且教会中配搭不和谐的事也频频发生;因我不认识自己,没有真理的装备,在选人、用人上也看不透人的实质,只是看人的外表,导致选用的人多数都是弯曲诡诈的人,给教会的工作及弟兄姊妹的生命造成了严重的损失。针对我的情形,带领也多次给我交通,解剖我的本性,并说配搭的姊妹比我能看透事,让我放下自己吸取姊妹身上的长处等。听了带领的话,我不但不认识自己,反而更加消极了,认为自己在带领眼里还不如配搭,最后消极到一个地步,完全失去了圣灵作工。

2007年11月我被撤换了,并且是一撤到底,什么本分也不让尽。面对这一结果,我惊呆了!自从信神以来,我第一次遭受这样的打击,好像一下子掉进了无底深坑,此时的我悲痛欲绝,浑身瘫软如泥,坐在接待家的沙发上哭得撕心裂肺,心里不住地埋怨神:我信神多年付出花费那么多,现在落得个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了,教会不该这样对待我,别人被撤换后还有尽本分的机会,而我却什么本分也不让尽,那我以后怎么办?我撇家舍业出来好几年了,就这样把我打发回家了,我该怎么面对家人、面对家乡的弟兄姊妹?……我带着满肚子的委屈、怨言,流着泪回到家中。在家期间,我也吃喝神话、祷告神,也听上面的讲道交通反省自己,可我越反省越觉得自己过犯太多、败坏太深,越反省心里越痛苦,越觉得自己罪孽深重,神不会饶恕我了,我就是再追求也不能蒙拯救了。为此我心里愈加黑暗痛苦,灵里非常压抑,活在了对神的误解中倍受煎熬。就在这时,正好上面的讲道交通第十二辑发下来了,里面谈到关于事奉神方面的真理。听完后我的心都碎了,这才认识到自己做带领这几年并没有追求真理,而是一直在追求名利、地位,整天狂妄自大、谁也不服,总想高高在上,一手遮天,站高位辖管人,事奉神却在抵挡神,我就是拦阻弟兄姊妹生命进入的拦路虎、绊脚石,是魔鬼撒但的差役,是专门来打岔、搅扰神工作的恶魔。我越想越觉得自己作恶太多,越想越恨恶自己,为自己给教会工作带来这么大的亏损深感痛心。

我虽痛恨自己的过犯,但对自己的本性实质根本不认识,狂妄本性依然在我里面支配着我,即便与家人在一起也相处不来。有一次,丈夫穿了一件衣服我看着不合体,就嘟嘟囔囔地说个不停,丈夫很反感,瞟了我一眼就出去了。后来,我又见到了母亲(她刚接受神的新工作),在和母亲的交谈中,听她总说世上的事,并说谁谁家的儿女多孝顺,我就反感,猜疑母亲是在说我不孝顺,于是我哭着把母亲说了一顿,见我这样,母亲生气地说:“我要不是信神了,你这样又哭又闹我真受不了,也不容你这样!”听了母亲的话,我深感内疚,忙向母亲认错、道歉。神借着周围的人来显明我、对付我,我这才认识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了,狂妄本性在我里面根深蒂固,我总想让别人的所说所做都合我意,总要求别人都顺从我,我不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吗?不是太没有理智了吗?如果我不变化,那我与谁接触也处不来,其实不是别人不好,而是我太狂妄、太不可理喻了。此后,我开始每天多看神话,追求变化自己,因着神话的光照,我在家人面前也没有那么多花花事了。

一个多月过去了,教会还没有安排我尽本分,我心里非常受熬,心想:难道我真的成了废物,什么都做不了了吗?如果这样下去,过犯弥补不了,善行预备不上,那我还能蒙拯救吗?在熬炼中我多次向神祷告:“全能神啊,现在我认识到自己罪孽深重,作恶太多,深知自己不配得着你的宽恕,但我相信你没有丢弃我,我愿意在你面前尽上自己的本分,无论尽什么本分都行,愿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一个多月后,教会安排我到一个地方搞接待,我没考虑就答应了。在搞接待期间,我所接待的都是我以往的同工与作工对象,虽然表面上我笑脸相迎、热情接待,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尤其看到她们在一起交通,而我却一个人在厨房里做饭,这时我的名誉地位心又出来了,心想:难道我这辈子就只能搞接待吗?天天跟锅碗瓢勺打交道能有什么出息呢?我作工这么多年,虽说做不了带领,可做个小区工人或教会执事也行啊,总比在这搞接待强吧。再说,现在教会里的很多教会带领、小区工人还不如我呢,为什么不让我去带教会呢?真是大材小用!岂不知我的所思所想神尽都知道。一天,我在吃喝神话时,看到神说:“现在即使你不是作工的人,但你能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追求一切任神摆布,神怎么说你都顺服,什么患难、熬炼你都能经历,虽软弱但心还能爱神。对自己生命负责的人是愿意尽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这样的人追求的观点就对了,神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你作了不少工作,别人从你也得着了教导,但是你自己没有变化,你自己没有一点见证,没有一点真实的经历,到死之前你所做的事还是没有一点见证,这是有变化的人吗?这是追求真理的人吗?”“你们别把自己看得比天高,应看自己比任何一个有理智的追求爱神的人都低,这是你们进入的路,看自己比谁都矮一截,何必那么高得了不起呢?何必那么高看自己呢?”我揣摩着神的话,感到神既是在严厉地审判我,又是在耐心地教导我,使我感到温暖,又甚是蒙羞。反省自己信神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外风风火火地奔波忙碌,但我所做的根本不是为了追求真理,也不是为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满足神,而是一直在追求名誉地位,得到地位时我就能撇弃、能吃苦,失去地位时我就消极发怨言,跟神讲理,看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地位,我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得到地位才来信神跟随神的,我的地位心太强了,信神的存心太卑鄙了!按我的所作所为早已该死该灭了,今天我还能有这口气息,还能让我搞接待,已是神对我极大的宽容与忍耐了,已是神对我极大的高抬了,可我不知自己的半斤八两,还把自己看得很高,觉得让自己搞接待是屈才,竟厚着脸皮要求教会安排我做带领、做工人,我真是太狂妄、太不知羞耻了!神要的是能尽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是能任神摆布、能顺服神、对自己生命负责的人,有这样追求观点的人所走的路是正确的,是合神心意的。人能否满足神不在乎做不做带领,而在乎人是否追求真理。我以前做了那么多年带领也没有追求过真理,没有预备上善行,反而作了许多恶,今天我要吸取以往的教训,脚踏实地地追求真理,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甘心情愿地搞好接待,在接待的本分上尽上我的忠心,哪怕是做一顿饭,我愿把对神的爱、对神的忠心溶入到里面,只有顺服神、满足神才是我最好的善行,这样才合神心意,才能安慰神心。之后,我的情形一天好似一天。在这个环境里,我天天吃喝神话、学诗歌、祷告神、听上面的讲道交通,每天生活得很充实,心里也感到很踏实,不知不觉心里也没有想当带领的欲望了。三个月后,教会又安排我去外地尽浇灌的本分,我非常高兴,认为自己又能派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