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全能神带领我走上真正的信神之路

98

1991年我因病蒙恩一步登天直接跟随了全能神。那时我对信神的事什么也不懂,但奇妙的是,吃喝全能神发表的话语就感觉有享受,就感觉神话说得太好了,唱诗、祷告时也常常被圣灵感动得泪流满面,心里那种甘甜、那种享受总像有喜事临到似的。尤其是聚会场合圣灵大作工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仿佛超脱了肉体活在了三层天上,属世的一切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心里别提有多幸福、多快乐了,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所以,那时我认为信神就是享受神的恩典。

随着神发表的话语越来越多(那时神的话语是一篇一篇陆续发到教会里的),我知道的也越来越多了。这时的我不再只满足于享受神的恩典,当看到神话中提到“长子”,并且得知神给长子的福分很大时,我就追求做长子,期望将来能与神一同作王掌权。后来又看到神话中说时间不多了,我更是心急火燎,心想:我信得这么晚,会不会得不到这上好的福分呀?我可得多付点代价。于是,当教会安排我复写时,我特别积极,不怕吃苦。为了能得到长子的福分我决定不找对象了,工作也不干了,反正只要能做长子,撇弃什么都行,付什么代价我都愿意。其实,神在他的话中从来没有确切地说过我们是长子,只是因着人有野心、有奢侈欲望,认为以前神称呼我们“儿子”,现在神又高抬了我们,那我们肯定是长子。就这样,我便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当成了长子。后来,看到新发下来的神话中频频提到“效力者”,而且对效力者审判的话越来越多,我心想:幸亏我跟随了全能神,不然我也就成了效力者了。看到神对长子的祝福、应许,我就认为其中有自己的一份,看到神对长子的安慰、劝勉,我也觉得是对自己说的。尤其看到神说:“大灾大难必不临到我儿,我所爱的,我会时时刻刻、分分秒秒地看顾我儿,你们必不会受其苦、受其难,而是为了成全我儿,在他们身上应验我的话,好让你们认清我的全能之所在,更加生命长大,能早日替我担负担,为我的经营计划的完成,献上你们的全人。你们当为之高兴快乐,为之欢喜,一切都交给你们,让你们掌管,交在你们的手中,儿子承受父亲的一切产业,更何况作为众长子的你们?你们真是有福的,不是遭受大灾大难之苦,而是享受永永远远之福,何等荣耀!何等荣耀!”我心里更是乐开了花,心想:我这不是在做梦吧?天上掉下这么大的馅饼就这么不偏不倚地落到了我的头上?我真有点不敢相信,但怕弟兄姊妹说我信心太小,所以又不敢不信。

有一天,我兴冲冲地去聚会,看到教会里来了两个工人。在一起交通时,他们说他们是效力者,听后我非常吃惊,追问道:“你们要是效力者,那我们岂不更得是效力者了吗?”他们便毫不隐瞒地道出了实情:“我们中国这些人几乎都是效力者……”听他们这么一说,我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这是真的吗?但看着他们一脸沉重、痛苦的表情,其他人的脸也都跟苦瓜似的,又不容我不信。可我转念又一想:人家做工人的为神的工作撇家舍业,受了那么多苦,付了那么多代价,我跟他们比起来差得太多了,人家都是效力者,我还有啥说的,效力者就效力者吧。因此当时我心里并没有觉得太难受。

回到家后,我又拿起神话重新看看神对效力者是怎么说的,看到神说:“为我效力的人听着!在效力之时得到点我的恩典,也就是暂时让你们知道以后的工作、以后的事情,但根本享受不到,这是我的恩典,若效完力就马上退去,不要停留。作为长子的不要骄傲,但可以自豪,因我赐给了你们无穷无尽的祝福;作为灭亡的对象,不要自寻烦恼,自己为自己的命运而忧伤,谁叫你是撒但的后裔呢?为我效完力之后,就可以重新回到无底深坑去了,因你在我面前没有用了,我开始用我的刑罚对待你们了,我是一不做,二不休,既作必成,既成必到永远,对众长子、众子、子民也是,对你们也是,既刑罚必到永远。”这一看不要紧,一种从未有过的痛向我袭来,我迅速合上神话不敢再看了。一时间,委屈、不解、不满一起涌上心头:昨天我还在幸福的摇篮里,今日却被赶出了神的家;昨天我还是神的儿子,今日就成了神的仇敌——撒但的后裔;昨天还有神的无尽祝福等待着我,今日无底深坑是我的去处,而且还要刑罚到永远。不给祝福也就算了,为啥还要刑罚我呢?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不愿面对这个现实,也无法面对这样的现实。我闭上眼睛不愿再去想,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从那以后,我一想到自己是个效力者,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真不敢再看神话了。但神太智慧了,在他审判揭示人的话语里又贯穿着奥秘的揭示,还有预言以后的灾难以及国度前景等方面的话,这些都是我想知道的,所以我还是离不开神的话。看神话的时候,神利剑般的话语不断地刺透我的心,使我身不由己地接受着神的审判、刑罚,感到神威严烈怒的审判总是不离开我。痛苦之余,我知道了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原来,我是大红龙的子孙,是撒但的后裔,是灭亡的对象。无奈之下,我不敢再奢望得到什么福分,愿意接受神的命定做一个效力者。当我自以为能安心做效力者的时候,神再一次“引狼出洞”,把我里面隐藏的东西给显明出来。一天,我在神的话中看到神说:“我回锡安之后,地上仍旧赞美不息,那些忠心的效力者仍旧等着为我效力,但他们的功用已尽完,只好是思念我在地的情景。那时我开始降灾于那些受祸的,但人人都相信我是公义的神,我绝对不会惩罚那些忠心的效力者的,我只让他们蒙我的恩典。”看到这里,我心里偷偷地想:长子的名分我是不想了,大的福分我也不要了,现在我就追求做一个忠心的效力者吧,这是我唯一能追求的了,以后无论教会安排我干什么我都要尽上自己的忠心,千万不能再失去做忠心效力者的机会。如果连忠心的效力者都当不上,只是单纯做一个效力者,效完力之后还得回到无底深坑或硫磺火湖里去,那我图啥呀?还不如不信了呢!这个想法我没敢对任何人说,却逃不过神眼目的鉴察,神用利剑般的话语穿透了我的心,剖开了我的魂。神话说:“人的本性除我以外谁也测不透,都认为自己是为我尽‘忠心’,岂不知在‘忠心’当中掺有杂质,这种杂质就把人断送了,因这杂质是大红龙的阴谋,早被我揭穿,我是全能的神,这么简单的事我能不清楚吗?我能透过你的血、透过你的肉看见你的存心。人的本性在我并不难测,但人却自作聪明,认为自己的存心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但岂不知在天地万物中间还有全能的神存在吗?”“现在多数人还抱着一点希望,当希望变成失望时,那时他就不干了,就要求退去了,我说过我不强留一个人,但你当心你的后果会是什么,不是我威胁你,这是事实。”看到这些话我的心怦怦直跳,感到神真是鉴察人心肺腑,人心里想什么神都知道,人私藏一点小的盼望都是神所厌憎的,都是神不允许的。此时,我心里对神才稍稍有了一点敬畏之心,决定不再跟神搞交易了,老老实实地做一个效力者,任神摆布。

后来我才知道,这三个月所经历的是效力者的试炼,是神在人身上作的第一个话语试炼的工作。经历了效力者的试炼之后,我知道了神不仅是怜悯、慈爱的神,也是公义、威严、不容人触犯的神,他的话语有权柄、有威力,让人不得不产生惧怕之心。同时我也知道了人是神造的,人就应该信神、敬拜神,这是天经地义的,没有理由,没有条件,更不该有野心、有奢侈欲望,人若为了从神得到什么而来信神,这样的信是在利用神、欺骗神,是没有良心理智的表现,即使人信神什么也得不到,最后还得受惩罚,那人也该信他,因他是神,人就应该信神、顺服神。另外,我也认识到自己本是大红龙的子孙、撒但的后裔,是灭亡的种类,神是万物的主宰,神无论怎样对待我都是应该的,都是公义的,我应该无条件地顺服神的摆布安排,不该讲理,更不该抵挡。回想自己在这次试炼中所流露的丑态,我真是蒙羞惭愧,看到自己真是地地道道的撒但的后裔,狂妄无理智,一心想得到高的地位、大的福分,甚至想与神平起平坐,和神一同作王掌权,也不知自己是什么东西,够不够资格,就在那不知廉耻地、贪婪地争夺,当看到自己所盼望的福分没有得到还得受祸时,就想背叛神不信了。这些赤裸裸的表露让我清楚地看到自己信神的目的就是为了得福,是在赤裸裸地与神搞交易,我真是狂妄到了极点,完全失去了人该有的理智。要不是神这样智慧的作工——用效力者的试炼来征服我,将我得福的野心破碎,我的良心理智根本不可能得到恢复,我更不可能老老实实地接受从神来的真理、道路、生命,这样,我就永远不可能达到蒙拯救被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