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全能神的爱太大、太实在

114

2002年9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毕业后几年未见的大学同学给我传耶稣福音。那时我因着照顾长期患病的父亲(半身瘫痪已五六年)而感到身心疲惫,常常感到生命的脆弱与渺小,幻想着人若没有生老病死那该多好啊。在这种情况下,我抱着“信仰是精神寄托”的心态接受了耶稣的福音。记得我第一次去教会听到耶稣的话:“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圣经上还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我的心一下子被触动了,禁不住泪如雨下,忧伤的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主的慈爱与怜悯。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享受到了主赐给我的平安、喜乐以及丰丰富富的恩典,这使我更坚信:神就是爱,神的爱就是包容、忍耐、怜悯、慈爱。

时间飞逝,转眼到了2004年年初,因着神的恩待与拣选,我有幸听到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当我看到全能神说:“以前预言过:以后人必没有眼泪、没有哭泣、没有痛苦、没有人间的病痛。现在神道成肉身就体尝这些痛苦,体尝完之后,以后给人类带来美好的归宿,以前的痛苦就都没有了。为什么没有了呢?就因着道成肉身神自己他已经体尝到这些痛苦了,他就把这些痛苦给人类都免去了,就是为了这个目的。神道成肉身体尝人间的痛苦是为了给人类以后的归宿预备得更好、更美、更完善……”我的心被全能神的话语深深地触动。他的话语是那么的亲切、温柔、慈爱,又是那么的熟悉、似曾相识,他究竟是谁呢?谁能说出这样的话?谁有这样的大能可以将人类的痛苦都免去,将人类的忧伤都抚平呢?……哎呀,全能神不就是主耶稣吗?全能神不正是主耶稣的再现吗?想到这里,我不禁泪流满面,心中对神充满了感谢与赞美,激动的心情无法表达。没想到神为了人类以后没有痛苦,竟用道成肉身体尝人间痛苦的代价来免去人类的愁烦、病痛,给人类带来美好的归宿。全能神的爱太大、太实在了!就这样,我高高兴兴地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接受神的新工作后不久,我将原教会的一个姊妹带出去听道,不料被教会的牧师、同工知道了,他们对我产生了怀疑。对于他们的怀疑我有所觉察,但我总认为他们人性挺好,不会像别人那样抵挡神的新工作那么厉害,所以我抱着一丝希望继续在原教会聚会。然而,事情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一天聚会时,教会的一名同工突然宣布说发现教会里有传“东方闪电”的人,要大家提防,并且让传“东方闪电”的人自觉离开,顿时全场鸦雀无声,空气好像凝固了似的。这时,只见他恶狠狠地盯着我,手指着我大声喊道:“××,你就是传‘东方闪电’的,你马上滚!”顿时,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向我,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我的心怦怦直跳,我头都不敢抬起来,强忍着眼泪伤心地离开了。一出门,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心里不断地呼喊:“神啊,为什么要让我临到这样的事啊?从小到大,人人都夸我,对我爱护有加,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过脸面,受过这样的羞辱!……”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越想越伤心,越想越难过,不禁放声大哭起来。正当我为自己的脸面伤心难过之时,圣灵开启我想起神话诗歌“神为了全人类的生存,他宁肯生在污秽之地忍受一切耻辱,实实际际作着工作。尽管人都讥笑他,人都毁谤他,神仍是这样无私地奉献着,仍是这样在人中间被人弃绝着,他受的痛苦、他受的屈辱不比你们大吗?他作的工作不比你们付的代价多吗?你们还有什么怨言呢?”神的话语给了我很大的抚慰,使我痛苦的心不再忧伤。是啊,神这么至高伟大,为了使人类能早日生活在幸福之地,使人类的生活不再凄凉,他宁肯自己受苦,忍受一切的屈辱来在污秽之地作工拯救人。尽管人类都弃绝他、讥笑他、毁谤他,尽管人类都不理解他、不接受他,尽管人类给他的都是误解、埋怨与打击,但爱人如爱自己骨肉的神仍带着伤痕以他极大的忍耐在败坏的人中间作着最大限度的拯救工作。神承受的痛苦、忍受的屈辱该有多大啊,他为人类付出的代价该有多少啊,可他却没有丝毫的怨言。与神所受的苦相比,今天我受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我又有什么怨言可发?更何况我是一个败坏的人,今天为了配合神的福音工作被人弃绝、受点羞辱这是我的福气,是荣耀的事,因我是在与基督一同受苦,我应为此感到高兴,而不应该消极、退后。想到这里,内心的愧疚、自责一起涌上心头,我不由得俯伏在神面前:“神啊,我真不该为自己的脸面与所谓的自尊而伤心难过,我恨我的自私卑鄙、无情无义,不懂得体谅你的苦楚,不知体贴你的心意,不能理解你的良苦用心,为你分担重担。神啊,今天若不是你摆设这样的环境让我亲身去经历、体验,我对你道成肉身体尝人间痛苦只是一种道理、公式的认识,根本感受不到你为人类所受的痛苦到底有多大,若没有今天这件事临到,我还看不到人类有多凶残,人类对你的抵挡有多严重,更体尝不到你作工的艰辛。神啊,我不愿再为自己计较什么,我愿与你一同受苦。”经历了这次被弃绝之后,我对神的作工更加定真了,对神的爱、对神的卑微隐藏、对神忍屈受辱拯救人的心意有了一点实际的认识与体会。

看到弟兄姊妹都在积极尽本分,我也想像他们那样为神花费,可我却顾虑重重,心想:如果我辞去工作出去尽本分,父亲由谁来照顾,医疗费谁来负担呢?以后的生活怎么办呢?就在我左右为难之际,我看到神话说:“真心为我花费的,我必大大祝福于你。”“我爱一切真心要我的人,你们专心爱我,我必大大祝福你们。”神话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便来到神前向神祷告:“神啊,我愿意尽本分来还报你的爱,真心为你花费,专心来爱你,可我情感太重,放不下我的父亲,我该怎么办呢?求你为我开辟出路。”我这样祷告之后,没过多久,我听说可以给人性好的外邦人传福音,我就把神的新工作传给了姐姐,感谢神的恩待,姐姐很高兴地接受了这步工作。当她得知我想辞去工作出去尽本分时,她不但没有反对,而且还愿意把父亲接到她家去照顾。我知道这一切都是神手的安排,是神的爱、神的祝福临到了我,是神为我开辟了出路,使我尽本分没有后顾之忧。

2004年年底,我辞去工作正式在教会里尽本分。在此后的几年中,我经历了全能神对我另一种方式的爱,深深地感受到全能神这种方式的爱是一种更大更实在的爱。

因着我一直盼望能得到神应许给人的美好归宿,所以在尽本分期间,我特别积极,信心十足,总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在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里,我先后被提拔为教会带领、小区讲道人、小区配搭,直至2006年初,我做了小区带领。随着地位的一路高升,我不由得飘飘然了,开始洋洋得意、自我欣赏起来,心想:如果我在现有的地位上继续追求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当上更大的带领,负责更大的范围,带领更多的弟兄姊妹,那多威风啊!此后,我一门心思朝着这个目标追求,只要可以使自己的地位高升,我就不遗余力地去做。不久,上面下发了一份工作安排,说福音工作接近尾声,神家工作以教会生活为主,要求各级带领抓好浇灌供应真理的工作,使教会生活进入正轨。对上面的这一安排我根本不屑一顾,心想:虽然福音工作接近尾声,但我们这里属于新区,还有许多人没有传进来,我得继续主抓福音工作,只有把福音工作抓好了,被提拔的机会才会大些,至于教会生活嘛,只要弟兄姊妹能正常聚会就行了。随后,上面又发下来一份选拔、调整各级带领的工作安排。对此我依然不当一回事,心想:上面要求选拔人的三条标准也太高了,依弟兄姊妹(多数是外邦人)现在的身量怎么能达到呢?于是狂妄的我将工作安排抛之脑后,按着自己的意思把那些外表谦卑、能撇能舍、有知识有文化、在世上有工作能力的人给提拔了上来,觉得这些人能说会讲,能受苦不受家庭辖制,用他们作工作肯定能把工作搞起来……我一次又一次地悖逆神、抵挡神,不按工作安排行事,这一切怎能逃出神眼目的鉴察呢?最终神的公义性情临到了我——我被撤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