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全能神的审判刑罚变化了狂妄的我

106

我原是召会的一名讲道人,在原派别的时候,不管到哪儿讲道,弟兄姊妹都把我捧为上宾,对我热情有加、言听计从,因此我便觉得自己比谁都好,比谁都强,一般的人我从不放在眼里。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来到教会后,我也常以自己曾是宗派带领为资本,在尽本分中高高在上、谁也不服,总想让别人都听我的,都按着我的意思做事,否则心里就不舒服。起初,教会安排我在教会里传福音,我觉得这对于我来说就是轻车熟路,所以在与弟兄姊妹配搭传福音的过程中,我总是发表自己独到的见解让别人接受,而自己却不听取弟兄姊妹的意见。结果,不但弟兄姊妹不采纳我的意见,带领在交通中还总点我狂妄,让我放下自己,注重认识自己,因此我心里特别窝火,心想:你们这些人没有传福音的能力,还总是挑我的毛刺,想我在宗派时弟兄姊妹都顺从我,从没有人反驳我,而你们老是跟我对着干。当时我嘴上没说什么,却把这些气都压在了心底。一次我在传福音时违背了原则,出于对工作的负责,带领抠问了我几句,这下我可受不了了,把积压在心底的怨气全部爆发出来了,冲着带领生气地说:“我看咱们教会没有一点爱心,还不如恩典时代的弟兄姊妹,我尽本分受了那么多苦,不但没有人安慰、体贴,反而一见面就指责我的不是,让我认识自己,工作没有果效还要挨对付修理……”之后我对带领的看法越来越多,见到弟兄姊妹就散布说:“带领不会用人,放着好人不用,反而把没有能力的人用上了。”还说:“带领没有爱心,一点也不关心人,不体谅人的实际难处。”因着我的散布,好几个弟兄姊妹都对带领产生了成见,见此我心里很得意,总算为自己出了一口气。

这么做我心里是舒服了,可我的恶言恶语却触动了神的怒气,随后神的管教临到了我。一天,我心里突然感到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滋味,特别痛苦,想哭却没有眼泪,想唱诗歌也没有力气,想祷告跪在神前又无话可说,像个木头人一样。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心里常常感到莫名的烦躁不安、火烧火燎,简直就像得了精神病一样。尤其到了晚上更是难熬,我感觉好像到处都是污鬼,我就置身于其中,恐怖极了,我吓得一个劲儿地呼喊全能神的名,只有这样心里才感觉平安一点儿,可是只要一停下来,莫名的恐惧感又向我袭来。就这样,在这种恐怖的气氛中我熬了十几天,当时我心里清楚地意识到,这是因我触犯了神的性情才临到了这样的惩罚,是我罪有应得,因神说过:“神将在审判期间作恶多端的人放在了邪灵群居之地让其任意毁坏其肉体,他们的肉体散发着死尸的味道……”我想: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得被邪灵附体,精神失常,然后死去。从此我活在了痛苦的绝望中。然而,全能神并没有因着我作恶多端而彻底放弃我,在我尝尽了离开神的看顾保守而被邪灵苦害的痛苦滋味之后,神又用他的话语来开启我,让我认识自己。一天,我在吃喝神话时,看到全能神说:“今天审判你们、刑罚你们,也定你们的罪,但你该知道定罪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定罪、咒诅、审判、刑罚都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这都是为了你的性情能变化,更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的身价,让你看见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义,都是按照他的性情来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计划去作工,他是爱人、拯救人,而且是审判、刑罚人的公义的神。”“我是烈火,不容人触犯,因为人都是我造的,我说什么、作什么人都得顺服,不得反抗,人没有权力来干涉我的工作,更没有资格来分析我作工、说话的对错,我是造物的主,受造的物该以敬畏我的心来达到我所要求的一切,不该讲理,更不该抵挡,我是用我的权柄来治理我的民众,凡从我造的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我的权柄。”

审判,拯救,狂妄

全能神犹如慈母又如严父面对面的教诲之语唤醒了绝望中的我,使我看到了生还的希望。我不禁对神感激涕零,原来是我误解了神,今天神管教我、惩罚我并不是要将我置于死地,而是为了让我认识自己,变化自己的败坏性情,更是为了让我认识神的公义,认识神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的性情,从而能对神产生敬畏之心。神是造物的主,凡是受造之物都应该顺服在神的权下,不管人信神多少年、名望有多高,都是一个小小的受造之物,根本没有资格在神面前指手画脚、耀武扬威。而我不知天高地厚,狂妄得没有一点理智,来到教会后不好好追求真理,反而以信神多年为资本,在尽本分中无视教会的要求,凭着自己的素质,任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心中没有一点神的地位,即使自己做得不合适,也不许说不许碰,谁说我谁就是我的冤家对头,就是我要打击、报复的对象。在弟兄姊妹中间我更是无法无天、狂妄自大、谁也不服,总想称王称霸、一手遮天,让弟兄姊妹都听我的,都按着我的意思行事。当我的野心不能得到满足时,就兽性发作在弟兄姊妹中间散布对带领的成见、怨恨,释放毒言恶语,挑拨离间、拉帮结伙,我简直就是在教会里搞破坏的活撒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神岂能容让我这样肆意地在他的家中胡作非为?这段时间我精神受压,遭受污鬼邪灵的搅扰,这正是神公义性情的发表,是神的烈怒临到了我,更是神对我公义的惩罚!此时我才感到后怕,这才知道自己所做的不是在与哪个人作对,也不是与哪个人过不去,而是在直接抵挡神,与神对着干。同时我也明白了全能神在末世是以他的公义性情向人显现,是满载公义、威严、烈怒的满有权柄的神自己,神的性情已不再像绵羊,而是像狮子。我真是太瞎眼了,吃喝了那么多神话却不认识神的实质,也不了解神的性情,以致在神面前大胆放肆,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对神没有一点敬畏之心,若不是神的怜悯,我早就被神击杀了。想到这,我不由得俯伏在神面前:全能神啊,从你公义的惩罚中,我看见了你的威严、烈怒,看见了你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更看到了你严厉的击打管教是对我极大的爱与保守,要不然我对你的性情不会有认识,对自己的狂妄本性也不会有认识,还会像以往一样随意论断、任意妄为,到有一天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神啊,你作的真是太好了,今后我愿存着一颗敬畏你的心,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地顺服在你的面前,不再张牙舞爪,只愿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