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全能神的审判刑罚征服了我

57

1999年年底,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一年后,仅当过两个月小组长的我被破格提拔为小区带领。看到教会这样重用我,我真是心花怒放,觉得自己与众不同、高人一等了,心想:现在我是小区带领了,带领得器重我,不能无视我的存在,弟兄姊妹也得高看我、尊重我、听我的。那时的我整天趾高气扬、目空一切,把谁也不放在眼里,无论走到哪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都要高居首位,别人都得唯我命是从,说话、交通总是高举自己、贬低别人,看这个人不如自己,看那个人也不如自己,就觉得自己比谁都强,与人相处时老是领导别人、指挥别人,给人当师傅,总认为自己最高明,自己的想法、认识最好,别人都得按着我的意愿来,都得听我的,而我却很少恭听别人的意见,更不接受对付修理,谁若说得不合我意,我当场就能反抗,与其辩论,强词夺理,胡搅蛮缠……我就是这样一个狂妄得失去理智、野蛮得丧失人性的人,简直就跟未经调教的牛马之类一样,如果不是神的拯救,我不知早死在什么地方了,哪还有今天!是神一次次的刑罚审判、击打管教唤醒了我的心灵,使我看到了自己丑陋的灵魂,看清了自己的败坏实质,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低贱,贫穷可怜、赤身露体、没有理智、没有人性、啥也不是,最终在神面前老实了下来。在这个过程中,我真实地体会到了全能神的刑罚审判是拯救我的最好的良方,是征服我的最好的方式,没有神的刑罚审判就没有我今天!

记得那是2001年的春节,带领和我们几个人在一块儿过年。一天下午,我怂恿大家一起到外面玩一会儿,感受一下过年的气氛。大家都不想去,说要在家里灵修,可我还是一个劲地鼓动他们。带领见我光想着出去玩,就责备我说:“你对工作一点负担都没有,整个小区的工作搞得乱七八糟,你不着急,也不上火,还有心情去感受什么过年的气氛!”本来是很普通的几句话,在我听来却格外刺耳,感觉自己受了奇耻大辱似的,我含着眼泪冲进卫生间,把自己反锁在里面哭了近半个小时。最后,还是一个姊妹进去连哄带劝才把我拉了出来。下午聚会的时候,带领交通的内容我一句也听不进去,心里满了委屈和对他的怨气,到吃晚饭的时候我还是一言不发,一直低着头,用沉默与他对抗。但神对付人悖逆的办法还是有的。几天后,我们返回各自工作区域,在乘公交车投币时,我才发现钱包落在接待家庭了,身上分文没有,司机当着全车人的面羞辱了我一顿,当时我感觉全车的人都在嘲笑我,什么脸面、尊严在那时丢得一点不剩。平时在弟兄姊妹面前狂傲惯了的我哪受过这般羞辱,但在这些人面前我却丝毫不敢反抗、不敢多言,平日的张牙舞爪在此地丝毫用不上。等到接待家庭的姊妹把我的钱包送过来后,我去买火车票,本来完全可以买上即时的火车票的,可不知怎么的,我竟买了一张4个小时后才发车的票,白白多等了几个钟头。下车后已是夜里一点多钟了,经过一番周折终于回到了接待家庭。此时我整个人失魂落魄,大脑里一片空白,说话断断续续的,声音像从地狱里传出来似的特别恐怖,连我自己听了都感觉陌生、害怕,而且心里更是像猫抓一样慌乱、难受,那种痛苦的滋味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第一次感受到灵里受刑罚、惶惶不可终日的滋味。后来,借着恳切地向神祷告、呼求,向神认罪、悔改,到第三天我的情形才慢慢恢复过来。这次的管教使我体尝到了神不容人触犯的公义性情,心里对神有了一些惧怕,看到在教会毕竟不同于在自己家里,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放肆就怎么放肆,人在教会里胡搅蛮缠、张牙舞爪,弟兄姊妹也许不会跟你计较,但神的公义性情却不会放过人,人触犯神就要“享受”神的公义性情,就要“享受”神的烈怒与惩罚。在事实面前,我也看到自己比一般的人更野蛮、更难办,非得惹神动怒,遭到管教才肯低头。

此后,我虽在外表上有所收敛,不敢再意气用事,但当临到不合自己意的事或让自己受苦的事时,我又老病重犯了。2002年9月,在划分小区时,带领说比较薄弱的一处小区由我带,相对好点的一处由配搭的姊妹带。我怕自己在比较差的那处小区搞不好工作到时被人笑话,就跟带领大讲理由,想让他重新安排。带领跟我交通神的心意,我一句也听不进去,最后竟冲着带领大声说道:“我不去那个地方,那边的人素质太差了。”这时,旁边的一个姊妹实在看不下眼了,就阻止我说:“咱应该顺服教会的安排,不能这么没有理智呀。”姊妹的话让我猛然一惊,刚回过神来,随即我感觉自己整个人好像一下子掉进了无底深坑里,刚才的嚣张气焰立刻被一种莫名的恐慌感所笼罩,心就像被撕裂了似的,又如万箭穿心一般,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魂飞魄散了一样,痛苦得让我简直无法忍受……一直到晚上,别人都睡觉了,我还在受着无声的刑罚,根本无法入睡。姊妹看我这么痛苦,就给我读了两段神话:“在走今天的道路中你当怎样追求才是最合适的?你当把自己看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来追求?……我告诉你一句实话,今天你有无敬畏的心这无关紧要,我并不紧张也不着急,但我还要告诉你,就你这不学无术的‘才子’也终将断送在自我欣赏的小聪明里,受苦的是你,受刑罚的也是你……”“你也可能能跑很多路,也可能能受很多苦,能忍受很大的屈辱,也可能你感觉离神很近,圣灵也在你身上作一些工作,但是当神要求你做一件不合你观念的事的时候,你还能不顺服,还能去讲理由,还能悖逆抵挡,甚至严重的时候你还能指责神、抗议神,这就问题严重了!证明你还是抵挡神的本性,并没有丝毫的变化。”神的话使我有所醒悟,我这才认识到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狂妄得丧失了人性,没有一点理智,在神面前总是爆发兽性,对神没有一点敬畏之心,总是任着自己的性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发作起来肆无忌惮。今天我能当场顶撞带领,讲自己的理,不顺服教会的安排,拒绝教会的托付,到有一天我也能当场指责、抗议基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此时我才感到自己里面的撒但本性实在太可怕了,如果再不变化,最终只能自取灭亡,落得被神惩罚、咒诅的下场。与此同时,我又一次体尝到神是烈火,神的性情不容人触犯,看到神是大而可畏的神,神太公义、太圣洁了!

之后,在尽本分的过程中,借着更多的事实显明,我逐渐认识到狂妄自大是我的致命弱点,是隐藏在我身上的定时炸弹,足能治我于死地,我若再任着自己的性子发展下去,就会触犯行政被神击杀。因此,再临到对付修理或不合自己意的安排时,我就尽量克制自己,不敢当场反抗。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狂妄本性都没有大发作过,为此,我便以为自己有点变化了。因着我并没有真正明白真理,只是外表上不像以往那样张狂了,但里面的老本性仍旧原封未动,最终,狂妄自大的本性导致我触犯了神的性情。那是2003年下半年的一天,我到一个接待家庭去办事,刚好在那里碰到一个因失去圣灵作工被安排回家的弟兄,我就顺便给他交通了几句,没想到他却像个孩子一样放声痛哭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说:“刚才你进门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好像是神来到我的面前……所谈的话让人不受辖制还有路,心里得安慰,我的灵里一下子得释放了,回去以后我一定好好尽本分。”听他这么说,我先是一惊,随后,心底居然泛起一丝窃喜,心想:他一个作工多年的人还差点把我当神了,看来我还真的不错。当时我也没有特意跟他解释清楚,只是含糊其辞地搪塞了几句……直到半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意识到神摆设那样的环境对我是个彻底的显明。因我没有敬畏神之心,心中没有神的地位,把自己看得太高,处处为自己树立旗杆,实质就是想取代人心中神的形像,我真是活脱脱的撒但、天使长!所以,当被人误以为是神时,我不但不感到害怕反而还沾沾自喜,这真是老撒但显形,这是永远也洗不清的污点啊!认识到这些后,我知道自己触犯了神,认为神肯定不会饶恕我了,自己再追求也不行了,像我这样的人是无药可救了,不可能蒙神拯救了。就这样,我活在了消极、误解中苦苦挣扎,灵里黑暗,生不如死……感谢神拯救的手一直没有离开我,没有丢弃我这个地狱之子,几个月后,我临到了神更重的击打管教,这次的管教使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大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