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白大褂后的黑色幽灵

49

四川省 小白

我是一名护士,也是一名党员,从小接受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思想的教育,是在学唱演样板戏中长大的。1975年,我初中毕业,正赶上全国都在响应毛泽东号召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我就到了农村为大红龙歌功颂德。那时干劲十足,下雪天还上山用白灰在石头上写标语“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等,非但感觉不到苦和累,反倒认为是件值得骄傲的事。

1977年是邓小平上台恢复考试制度的第一年,我随大流考上了护士学校,毕业后成了一名护士。在医院上班期间,领导看我工作积极主动,就提拔我为护士长。随着邓小平改革开放“搞活经济”政策的出台和“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笑贫不笑娼”等口号的流行,医院也成了无利不起早的地方。

为了“搞活经济”,医院主动给医生们回扣,美其名曰“提成”。医生只要开一张检查单就能得到10%的检查费,最后医院还把这种手法列在了薪酬制度里面,由暗箱操作升级到了光明正大,这也逐渐成了行业里面公开的秘密,但没有人反对,因为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有了“单位制度”这把大大的保护伞,医生就更加有恃无恐。就说一个小感冒,以前是先吃点药,吃不好再检查。现在呢,说不定让你心电图、脑电图、B超、验血、胸透等全部先走一遍,甚至有时还要劝病人住院观察;如果收治了一个住院的病人,院方会给医生10元到20元的提成,要住院的病人原本只需在门诊作一次体检就可以了,但医院又来个霸王规定,要求病人必须作第二次更全面的检查,以此来多收取费用,还说什么门诊是门诊,住院是住院蒙骗病人,致使病人怨声载道。药品方面也有许多猫腻,厂家为了推广自己生产的药品就招聘代理商,代理商又招聘医药代表,医药代表再把药品推销给医院,就这样层层累加,羊毛出在羊身上,吃亏的还是看病的人。例如,庆大霉素(8ml)一盒10支,5.50元/盒,厂家为更多地盈利,把一盒10支搞成独立包装,变成一支一盒,10支便成了10盒。厂家给代理商每支5.5元,医生每开出一支药能得到3元回扣,药房每支得1元,院长一次性拿回扣3000-5000元,有时甚至上万元。医生开药时都会看看哪种药的回扣高,即使要考虑患者的病情,也会在同类药品中选择高回扣的,如此偷梁换柱是不会有人察觉的;有的医生还偷偷从病人账上开药,但不告诉对方,之后又把这个已经付了钱的药再次转卖给别的病人;有的干脆把病人领回家里给病人打针输液并卖药;有的明目张胆地在家里开药房。

作为护士,我们也无法拒绝金钱的诱惑。记得有一次我给病人输液,液都输完了却忘了加药进去,回来查对时发现了这个问题,但又怕被同事发现,就慌忙把药藏进自己的抽屉里。之后我看见医生乱开药,就觉得自己做的比医生错误小多了。其实很多护士也公开找医生开药,把账记在病人头上,回头护士又将开出的药以半价卖给医院的药房,还有的护士直接通过医生卖药给病人。为了钱人泯灭了良心,甚至连亲人、朋友来了都不放过赚钱的机会。例如,一支丙种球蛋白100ml,外面药店卖8.00元,医院要卖26.00元,护士说我去帮你买,卖出去12.00元,结果不仅每支赚了别人4元钱还赢得别人的感谢,真是“又当婊子又立牌坊”。

我们天天活在对金钱的欲望中乐此不疲,没有任何的良心不安,因为这是在“搞活经济”,医院还经常得到国家发给的奖状,被誉为响应国家政策的先进单位呢!

正当我沉浸在现代经济的大染缸里,不知何为人生之时,神怜悯了我,把我带到了他的审判台前。有一天我看见神话说:“你失去了本该拥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赐给你的一切,进入了无边的苦海之中,没有救助的力量,没有生还的希望,只是在挣扎、在奔波……从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被那恶者苦害,远离全能者的祝福,远离全能者的供应,走上一条不归路。千万声呼唤难以唤醒你的心、你的灵,你沉睡在恶者的手中,被那恶者引诱进入了无边的境地,没有方向、没有路标。从此,你失去了起初的天真、无邪,开始躲避全能者的看顾。”通过神话的揭示,我才有点清醒过来,原来自己是生活在污秽之中,受着撒但的践踏,已失去了一个人该有的人格、尊严。神的话让我陷入深思中……

是啊,医院作为救死扶伤的地方,医生、护士作为“白衣天使”,为什么医患矛盾越来越尖锐?纵观我们这一行,我也曾感觉有一只只看不见的黑手将我们拽到一个个欲罢不能的诱惑漩涡之中,医院里的人事关系也挺复杂。在国外,医生这一行很有职业操守,受人尊崇,而我们这个国家的确是很有“社会主义特色”:尽管国家三令五申地打击,有的地方非法行医仍很猖獗,有的无证上岗,甚至皮肤科医生坐诊妇科;有个教授级医生月拿回扣10万元,还要医药代表帮他找“二奶”;做护士的也有护士的潜规则,“每逢过节必收礼,收礼只收护士的”,你得会讨好巴结领导!得“懂事”!有些领导甚至公开对护士提出肉体交易;就算你奋斗到博士、博士后,只要没有在医院混上个一官半职,说话还得小心,不然有你的“小鞋”穿,一切都是领导说了算,奖金想多给就多给,想少给就少给。我们医院就有个博士毕业生,起初自认为对病人认真负责,结果越做越没有积极性,他就说医院里充满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他想走,但哪里又有净土呢?

相关内容

末世基督的发表《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五 神的圣洁(二)》第三部分...
末世基督的发表《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三 神的权柄(二)》第五部分...
末世基督的发表《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公义性情》第二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