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看见自己败坏的真相

102

西班牙 张敏

神的话说:“以往说这些人是大红龙的子孙,实际上说得明白点,这些人就是大红龙的化身。”(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虽然我口头上承认神的话是真理,揭示的都是我们的实情,但是我心里并不承认自己就是大红龙的子孙、大红龙的化身,总觉得自己能跟随神、为神花费,跟多数弟兄姊妹也能相处得来,而且周围的人对我评价也不错,即使有败坏性情,也不至于像大红龙那样恶毒。直到经历一些显明后,我才看清自己被撒但败坏的真相,身上满了大红龙毒素,大红龙能做出来的事我也照样能做出来。

我在教会中尽整理文稿的本分,一天,组长跟我说以后各教会整理文稿的工作都由我和配搭姊妹负责,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在一起讨论交通。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些意外也感觉压力很大,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现在各教会的文稿都让我们参与,看来我这个人还能起点作用,在教会里还是个有才干的人。”我的“责任感”不禁油然而生,不知不觉就站在了审核人员的位上说话做事。一次,在与各教会文稿小组的弟兄姊妹交流时,我发现组里有一个弟兄很活跃,临到问题总会积极发表自己的观点,有时组里的弟兄姊妹问问题,我在群里已回复消息了,他还要在我后面发表他的观点,而且与我的观点还不同。每当这时我心里就不太乐意,心想:“他在这个群里还挺活跃的,大家也比较赞成他发表的观点,他是不是想要高过我呀?哼!看样子他是对我不太了解啊,不知道我是尽什么本分的,还想跟我比高低,太不自量力了吧!”想到这儿,我心里便有些反感这个弟兄了。

后来,我组织各教会文稿小组的弟兄姊妹一起交流文稿中存在的问题,多数弟兄姊妹都能接受我的建议,而这个弟兄又谈出了不同的领受,并点出我的不足之处。我心里也知道临到问题有不同的建议很正常,只要对本分有利就应该接受过来,但一想到他当着这么多弟兄姊妹的面否决了我的建议,心里就满了抵触、不服:“别的弟兄姊妹都能接受我的建议,没有什么不同观点,就你事多,你是不是故意让我难堪,好显出你对工作多负责、多能看透事啊?你这个人真是太狂妄、太不好接触了!”我越想心里就越反感这个弟兄,甚至不愿再跟他多说一句话。没过几天,这个弟兄发过来一篇文稿让我们看,说这篇文稿写得很好,应该发出去让大家共同参考。一听他说话的口气有些肯定,我心里就有些不舒服,心想:“这些文稿都是我们看过的,没有被选用肯定是有些问题的,你连这都看不出来,太没眼力了吧。”就这样我强压着心里的不满,很不情愿地又重新看了看这篇文稿,并把我的看法与里面存在的一些问题拿出来跟他交通,可他并不接受我的建议,还提醒我要认真对待每一份文稿,或者让上层负责人再看看等。此时,我心里的抵触更大了,心想:“自跟你接触以来,我的建议你很少接受、听从,还总提一些不同的建议让大家参考、采纳,处处显示你的能耐,你这个人太狂妄了,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跟你这样的人接触实在太麻烦、太痛苦了!”我甚至还想,“教会怎么会选用他整理文稿呢?像他这样狂妄性情严重的人,根本不适合尽这个本分,我是不是向带领反映一下他的问题,让带领好好衡量一下他还适不适合尽这个本分,最好把他给调走。”当有这样的想法时,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我对这个弟兄并没有足够的了解,不能轻易下结论,应该公平对待人。但我只是这样想想,并没有在此事上更多地反省自己,寻求真理解决自己身上的败坏问题,而是对这个弟兄一直耿耿于怀。

一天,带领建议我们和各教会的带领同工交流一下,怎么能更好地掌握写文稿的原则,抓好这项工作。我答应后,心里特别紧张,这是第一次跟中层带领同工聚交流会,再加上自己表达能力差,很担心到时候交通不透亮场面尴尬,为此我心里很受煎熬。然而就在交流会的前一天,我突然收到了这个弟兄发来的信息,问我他可不可以参加这次的交流会。看到这个信息,我几乎要崩溃了,心想:“之前你参加过几次交流会,我们的建议你也没接受多少,你参加还有什么意义呢?本来这次的交流会我就感觉压力很大了,如果你到时再给我出一个难题,不是让我更难堪吗?”一想到他要参加这次交流会,我心里就一百个不愿意,想着说什么话能让他不要参加。可琢磨了一阵,也没想出什么合适的理由,于是我便直截了当地回复他说:“这次的交流会和上次咱们聚会的内容差不多,你可以不参加。”本以为我这样回复他就不会再说什么了,谁知他又发信息说:“我明天有些时间,想听听大家的交流。”看着他的信息,我心里感到特别痛苦,但又没有理由再拒绝他,只好勉强答应了,可我还是迟迟不想把他加到组里,心想:“你这人真是,怎么总也甩不掉你呢?有你在,这次的交流会能达到果效吗?你是不是有意让我难堪呢?”我总想找个理由拒绝他,甚至想删除他的号,但又想想:“让你参加也行,如果你再像上次交流会那样‘不服、找茬’,大家也会看出你狂妄自大,到时自然就不会高看你了……”此时我才发现我对他的成见已转化为仇恨,意识到自己所流露的都是恶念,若再任其发展下去我不敢想象自己会怎么对待这个弟兄,于是便赶紧向神祷告呼求,愿神能保守我的心。静下心来,我开始反省自己为什么临到不合己意的事反应这么强烈,为什么接受不了反对自己的声音,为什么对这个弟兄产生这么大的成见呢?

寻求中我看到一段讲道交通:“做带领的人怎样对待不合己意的弟兄姊妹,怎样对待反对自己、完全和自己意见相反的弟兄姊妹,这实在是一个严肃的问题,应该谨慎对待。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没有真理的进入,遇到这类事肯定会实行排斥打击,这种做法正是大红龙抵挡神、背叛神的本性的流露。如果做带领的人追求真理,具备良心理智,他就会寻求真理,正确对待这事……我们做人要公平公正,做带领办事要根据神的话才能站住见证,如果凡事凭己意,任着自己的败坏性情做事,那就会一败涂地。”(摘自上面的交通)这段交通使我的心特别受触动,想想自己之所以对这个弟兄这么抵触、反感,甚至到了仇恨的地步,不就是因着他不认可我的交通,还提出一些不同建议让我的脸面受损了吗?不就是看到他在组里活跃得到大家的赞成、抢了我的风头吗?原本弟兄姊妹在一起配搭尽本分,因着素质与领受不同,有些问题有不同看法是正常的,这个弟兄也只是发表他自己的观点,并没有什么恶意,可我总想让他听我的、顺从我,无论我说什么都想让他赞成接受,不能有不同的声音;当弟兄所做的触及我的脸面地位时,我就心生抵触,甚至排斥弟兄,不想让他参加交流会,即使让他参加,也是想让他出丑。我解剖自己这些心思意念,看到自己所流露出来的全是凶恶、狂妄的撒但性情,真是太卑鄙、太丑陋了!

接着我又看到讲道交通中说:“不管是谁,只要对他不服,就是他整治的对象,这是什么性情啊?是不是跟大红龙一样?大红龙就是唯我独尊,以我为中心‘你不服我,我就整治你;你敢起来反抗,我就用武力消灭你’,大红龙就是这个政策,大红龙的性情就是撒但、天使长。有的人一做带领工人后,他就推行大红龙的政策,他是怎么推行的?‘我现在是带领,我的第一任务就是让所有人先对我这个带领完全心服口服,然后我才能正式作工作。’”(摘自《讲道交通(十三)·进入真理实际必须得注重生命性情变化》)“一个真正有真理的人,一个能接受真理、实行真理的人,如果弟兄姊妹对他有意见、有看法,或者发现他有缺点、错误,对他提出指责、批评或修理对付,他会不会仇恨哪?他首先要考察:‘你说这个对不对,符不符合事实啊?要是符合事实我就接受;如果你说的对一半,或基本符合事实,那我也接受;要是不符合事实,但我看你也不是恶人,是弟兄姊妹,那我包容,正确对待你。’”(摘自《讲道交通(八)·实行认识自己必须解决的偏差与误区》)从讲道交通中看到,大红龙掌权从来不为老百姓的利益考虑,也不想着怎么把这个国家管理好,让人民过上幸福生活,它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权力。为了永久统治人民,把人牢牢地控制在它的手中,它实施统一思想、统一口径,不允许任何人提出反对意见对它说不,只要是它提出来的、所倡导的,不管对错都得接受,都得绝对地顺从,谁若不服、反抗,它就要革谁的命,就要制裁谁,它所奉行的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撒但法则,凡是对它提出异议的人,它都会视为心腹之患,它恨不得将所有反对它的人都赶尽杀绝,斩草除根。震惊中外的六四屠杀大学生事件就是个典型的例子,那些学生只是反腐倡廉、提倡民主,就被中共视为仇敌,他们把学生运动说成是反革命暴乱,对这些学生采取了血腥镇压。对照大红龙的这些表现,我流露的不正是和它一样的性质吗?我是一个败坏的人,性情没有一点变化,也不具备一点真理实际,提出来的观点不一定正确,还总想让别人对我言听计从、百依百顺,否则就对其厌烦、远离,甚至势不两立,想方设法将其除掉,我真是太邪恶、太没人性了!想想教会安排我和弟兄姊妹在一起尽本分是为了让我们互相取长补短,和谐配搭,共同尽好本分满足神,可我心里想的却不是这些,而是考虑我的地位能不能站稳,我的脸面、尊严是否受伤害,别人能否服从我,对与自己有不同观点的人采取的都是排挤、压制,真是成了占山为王的响马,我这哪里是在尽本分满足神,简直就是在作恶抵挡神!想到这些,我心里感到更加蒙羞,看到自己太狂妄自大,大红龙有什么样的性情我也有,它能做的事我也照样能做出来。这时,我才看到自己的的确确就是大红龙的子孙,身上满了大红龙的毒素,如果不追求性情变化,就能身不由己地做出打岔搅扰神作工的事,最终因触犯神的性情而遭到神的惩罚、咒诅。此时,我才稍稍明白了一点神的心意与良苦用心,如果没有这样的环境临到,我根本就认识不到自己狂妄自大、唯我独尊的大红龙实质与抵挡神的撒但本性。同时我也明白了,神摆设这样的环境对我这个狂妄自大、唯我独尊的人来说的确是最好的保守,如果弟兄姊妹都对我拥护赞成,没有一个人提出异议,我会更加狂妄自大,处处让人听从我、顺服我,不知不觉站在神的地位上,搞起自己的小王国,导致触犯神的性情被神厌弃。认识到这些,我从心里向神献上感谢与赞美,同时,也放下了对这个弟兄的成见与看法,不管这次的交流会结果怎么样,我愿意背叛自己的撒但本性,顺服神的摆布与安排。没想到结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那天在神的带领下交流会很顺利,我跟这个弟兄交流时也能达成共识,而且还达到了互相补足,我们靠着神的带领轻松地聚完了这次交流会。

借着神这次的显明,我认识到自己的确就是大红龙的子孙,而且大红龙的毒素早已成了我的生命,若不脱去这些败坏性情,最终只能遭到神的厌弃被神淘汰,彻底失去蒙拯救的机会。想到神的话说:“作为一个生在大红龙国家中的子民,无疑大红龙的毒素不是只限在一点儿、一部分这样的字眼儿上,所以我作这一步工作的着重点主要是在你们身上,这也是我道成肉身在中国的一个方面的意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一篇》)“以往说这些人是大红龙的子孙,实际上说得明白点,这些人就是大红龙的化身。”(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从神的话中我也明白了,神作工拯救人很实际,很智慧,神发表话语揭示我们身上的大红龙毒素与撒但本性,又借着事实的显明,使我对自己身上的大红龙毒素有了些认识与分辨,从而弃绝它、背叛它,不再受它的败坏、苦害。我知道我身上的撒但哲学法则、大红龙的毒素还有很多,今后我只愿好好追求真理,接受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争取早日脱去身上的各种大红龙毒素,活出人样来安慰神心!

相关内容

  • 基督徒见证:与人相处有秘诀

    神话说:“不要总看别人身上的毛病,而要常常省察自己,然后能主动向对方承认自己做哪些事对对方构成搅扰,或者给对方造成伤害,学习敞开心交通,另外也常常在一起学习往神话实际上交通。常常活在这样的生活环境里,弟兄姊妹之间的关系就正常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进入真理实际最基本的实行原则》)

  • 我找到了认识神的途径

    神的话说:““认识神得借着读神的话,认识神的话。有人说:‘我也没见过道成肉身的神,该怎样认识神呀?’其实神的话就是神性情的发表,从神的话当中可以看见神对人类的爱,神对人类的拯救,神拯救人的方式……因为话是神发表出来的,不是借着人写出来的,是神自己亲自发表出来的,神自己发表自己的说话,发表自己的心声。”

  • 浅谈世界黑暗邪恶的根源

    感谢神话语的开启使我看清了世界黑暗邪恶的根源,心里对撒但产生了真实的恨恶,也明白了只有基督才能带领人脱离黑暗之地,进入光明之中,人只有跟随基督、敬拜基督才能脱离撒但的苦害。今后,我愿好好追求真理,顺服基督的带领,接受神的话作我的生命,除去我身上的一切大红龙毒素,摆脱撒但黑暗权势的控制,彻底背叛撒但。

  • 与人配搭时,该学会“舍”

    神话说:“一涉及到地位,涉及到脸面,涉及到名誉,每一个人的心都蠢蠢欲动,总想出头,总想出名,总想露脸。不想让,总想争,争还不好意思,在神家不兴争,不争还不甘心,看谁出头就嫉妒,就恨,就怨,就觉得不公平,‘为什么我出不了头?为什么总没我?为什么总让他出面,为什么总也轮不到我?’有点怨气。有怨气自己还克制着,克制还克制不了,就祷告,祷告完好了一段时间,过后一临到这事还胜不过去,这是不是身量幼小?人陷在这些情形里这是不是网罗?这是撒但败坏本性对人的捆绑。”

  • 解决血气的“良药”

    正是因为神博大的胸怀,使他有了悔改的机会,也因着神话语的审判使他认识了自己的败坏丑相,而他仅仅是按着真理实行了一点儿,就感受到胸怀坦荡,释放了很多,看到真理的权柄和威力,更看到实行真理的价值和意义。林杰在心里默默向神献上感谢与赞美,他下定决心以后要在尽本分中,好好追求真理满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