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解决应付糊弄才能尽好本分

212

日本 敬献

平时聚会、灵修,我虽然也常常读神揭示人应付糊弄方面的相关神话,但并没有太注重自己的进入,在我心里并不认为这方面的问题在自己身上有多严重,所以也很少寻求真理解决自己尽本分应付糊弄的问题。直到我因着应付糊弄导致工作出现大的问题,给教会福音工作带来亏损的时候,借着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我才对自己尽本分应付糊弄的表现及根源有了点认识,看到应付糊弄的问题如果不解决实在让神厌憎恨恶,早晚有一天会被神显明淘汰。之后,我便开始注重追求真理解决应付糊弄的问题,往合格尽本分的目标上够。

一天,我在听其他教会的弟兄姊妹交流传福音的一些好的实行路途时,发现去年我就听过这样的交流,当时我也觉得这样实行比我们的实行法果效更好,可过后当我跟几个福音组的负责人落实这些实行法时,他们却说因种种原因我们这边不能那样实行。听到大家都这么说,我虽然感到有些遗憾,但也没求真,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再次听到这样的交流,我心里有些印证,觉得这些传福音的路途真好,就想再和负责人沟通一下怎么吸取人家的长处。于是,在聚会中我就跟几位小组负责人说了自己的看法与建议,说完后,我看到有的负责人并不是太在意,还有的负责人提出这种传福音方式在我们这里不可行的原因。我听得出他们有挺多老旧的思想观点放不下,这次交通并没有达到果效,可一想到这些小组负责人传福音经验多,我虽然负责抓这项工作,但并没有多少传福音的经历,如果我交通不出实际路途,就凭几句简单的话是很难改变他们的想法的。我心想:“要让他们接受这些新的实行路途哪有那么容易啊!要想说清楚这种实行法可行的根据,交通得清楚明白,我还得向更多有经历的弟兄姊妹寻求,说不定要找多少人细节地了解、要说多少话才能达到果效。唉!我身边也没有这样的弟兄姊妹,去找其他国家的弟兄姊妹我又不认识,解决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也是个难处,既要花心思,又要花时间、精力,要付很多代价,这太麻烦了。我还有其他工作要作,哪有那么多精力专门去解决这个问题啊!我该说的也说了,别人能接受多少那是别人的事,算了吧,也别较这个真了,我做到这个程度也差不多了。”就这样,由于这个问题没有及时解决,导致福音工作仍然没什么起色。

接下来的几天里,一想到这事我就感到很不踏实,我也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就来到神面前祷告寻求。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们做事、尽本分的时候,有没有常常省察自己的行为、自己的存心?如果省察得少,就容易做错事,那你们的身量还不行;如果从来都不省察,这就跟外邦人没什么区别;如果有时省察,这还有点信神的意思。得多省察,凡事都得省察,省察自己的情形,看自己是否活在神面前,做事的存心是否正当,做事的动机、源头是不是能经得住神的检验,是否接受神的鉴察了。有时候就一个意念,‘这事这么做也行吧,差不多吧’,就这两个‘吧’就是人对待事的一种态度,对待本分的一种心态。这个心态就是一种情形,这种情形是不是对待本分没有责任心、应付糊弄的一种态度?你们可能还不会省察,觉得这是一种很自然的流露,是人性里一种正常的表现,不算什么,但是你如果常常处于这种情形、这种状态之下,背后就是一种性情在支配。这值得省察,值得认真对待,要不你里面就没有什么变化。”(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解决尽本分应付糊弄的问题》)“你尽本分要是不用心,稀里糊涂的,怎么容易怎么做,这是什么心态?这就是应付糊弄,对待本分没有忠心,没有责任感,没有使命感。每次尽本分都是用一半力,用一半心,不太用心,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就跟玩一样轻松,这是不是就麻烦了?最终人会说你这人尽本分就是走过程。在神那儿神会怎么说?不值得信赖。就是把这个工作托付给你了,不管你是负主要责任的,还是负一般责任的,你没尽心,没尽到你的责任,没把这个事当成神给你的使命、给你的托付,没把它当成自己的本分与义务去做,这就坏事了。‘不值得信赖’,五个字给你的尽本分定性了,神说你这个人的人品不行。托付你一个事,你就用这个态度对待,用这种方式处理,那以后还能托付你尽本分吗?还能托付你办大事吗?也可能能托付你,看你的表现,但是在神心里对你总有一份不放心。神对你总有一份不放心,有一份不满意,这不就麻烦了吗?”(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面对神话语的揭示,我心里特别受责备、受控告,看到自己对待本分这种态度是在应付糊弄、偷奸耍滑。回想自己一开始听到关于传福音好的路途时,我从心里认可、赞成,觉得应该接受实行。可当实际去交通落实弟兄姊妹通不过的时候,我也知道自己应该交通真理扭转弟兄姊妹老旧的思想观点,但一想到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多付代价,多花时间和精力,这是一个“大工程”,不是一下子能解决得了的,自己就嫌麻烦,怕肉体受苦,所以就应付糊弄走形式、走过程,认为“我做了”“我也尽点力了”“差不多就行了”“谁能凡事较真呢”,以此迁就自己,就想睁一眼闭一眼把这个问题放过去,我也不管达没达到果效,认为能过得去就行了,这就是我做事一贯的标准。我只是表面上给负责人交通交通,并没有真的为解决他们的问题受苦付代价,反而认为自己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其实我这是在用外表一时的作法来掩人耳目,以后有人说起这个问题时我能答对得了,而且福音果效不好的责任也不在我,是他们不接受好的实行路途导致的。我甚至还敷衍神,“神哪,我只能做到这里了”,这时我才认识到自己并不是真心实意地在临到的每一个难处上摸神的心意,力求按神的要求去实行满足神,而是常常应付糊弄欺骗神,我真是太圆滑诡诈了!明明知道弟兄姊妹传福音的难处并没有解决,自己的责任也没有尽到,可我为了不让肉体受苦,看到福音工作受拦阻也不管,这不是拿神家工作开玩笑吗?看到自己丝毫没有良心理智,太不值得信赖了!我又看到神的话说:“我未曾造你们以先,就已知道人内心深处所存留的不义,就知道人心中所有的弯曲诡诈。所以,尽管人的不义行出之时毫无蛛丝马迹,但我还是知道你们心中存留的不义胜过我创造万物的丰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落叶归根之时,你会后悔你所行的一切恶行的》)此时,我清楚地意识到是神的审判刑罚临到了我,神鉴察人心肺腑,我内心的鬼道道没有人知道,但神却察看得一清二楚。对待神交给我的托付,我不负责任,偷奸耍滑,给福音工作带来了拦阻,外表看我也在尽本分,事实上却是在糊弄、欺骗神,我太没有敬畏神的心了,在神的话面前我蒙羞惭愧。

灵修

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做什么事多一份心,多一份好心,多一份责任心,多一份体贴,你就能多下点功夫;你能多下点功夫,你尽本分的效果就会提高,就会好,就会让人满意,让神满意。”(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生命进入得从尽本分开始经历》)还有讲道交通中说:“什么叫应付糊弄?简单地说就是走过程给人看,让人看见‘我做了’。这样的作法能不能达到果效?(不能。)没有负担的人就这么做事,就这样尽本分。他没有真实的负担还要作这项工作,不作还不行,不作会让人看见这个带领有问题,所以他就得走过程给人看。神说‘这就叫效力,他不是尽本分’。那效力和尽本分的区别在哪儿?真正尽本分的人,他有责任心,他是出于真心想解决问题,真心要作好工作,要满足神,要还报神爱。所以他做这个事的时候,他的心志是什么?是事在必成啊,必须做好,问题必须解决,不做好不罢休,不解决不罢休,他是带着这样的负担去作工作,所以就很容易达到果效,这就叫尽本分。你作工作、尽本分达到果效了才是尽本分;达不到果效,应付了事,得过且过,这就叫效力,没有果效的尽本分就属于效力,这个千真万确,丝毫不差呀!”(摘自《讲道交通(十一)·怎样进入分辨假带领、敌基督方面的真理》)从神的话和讲道交通中我找到了实行的路途,尽本分需要真心实意、认真负责地对待每件事,这样才能满足神的心意,临到难处就采取回避不解决实际问题,应付糊弄走过程都是欺骗、糊弄神的作法,肯定达不到果效。神不愿看到我尽本分应付糊弄抵挡神,而是希望我能诚实地面对神的托付,我应摆对心态尽本分,实际地面对一切难处,多用心琢磨怎么能解决问题,怎么能达到果效,这样实行才是合神心意的。此时,我意识到福音组的问题不能再放过去了,虽然交通扭转大家的老旧观点不是容易的事,但是我也不愿意再回避了。接下来,我就找机会与负责人张弟兄和赵弟兄一起细细分析我们这边传福音中存在的问题,怎么灵活采用其他地方好的传福音方法,吸取其长处。交通后,张弟兄和赵弟兄也愿意接受,摸索着实行。之后,弟兄姊妹传福音就比之前灵活一些了,果效也有所提高。

经历这件事之后,我对自己尽本分应付糊弄的情形有了些分辨,开始有意识地去背叛肉体,注重实行真理忠心尽本分。但是我对应付糊弄的实质、根源以及后果的严重性还没有多少认识,后来,神又摆设环境让我继续学功课,解决应付糊弄的问题。

一段时间后,我发现福音组存在一些问题:一方面,负责工作的张弟兄比较狂妄,说话做事都比较强势,不容易接受弟兄姊妹的建议,他的配搭赵弟兄也受他辖制,两人不能在一起商量、寻求解决福音工作的实际难处;另一方面,赵弟兄也很守旧,传福音守规条的作法太多。这两方面的原因拦阻了福音工作的进展。针对他们的问题我也专门给他们交通过多次,可是转变不大,后来我就想不要求他俩的配搭多和谐,能基本维持就行了。在张弟兄不太接受别人建议的问题上,我有时选择让步,有时只是监督一下,并没有寻求真理解决这个问题。几个月前,赵弟兄因严重守规条给工作带来打岔,我也和他交通过一次,他也能接受,但后期我发现他还有些地方很守规条,不灵活,有时给他提这方面,他挺持守自己的,我心想:“要想扭转他的观点还挺费劲,得找些原则再结合他的实际表现和他谈,可能还得找有传福音经历的弟兄姊妹一起交通才能达到果效。”想到解决这个问题实在有些麻烦,我也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虽然对于张弟兄和赵弟兄的问题我能意识到会影响福音工作,但觉得福音组里暂时也没有更好的人来担当这个托付,他们尽本分也不是一点果效都没有,只要能说得过去,上层带领也不会找我谈话就可以了,那要是操心有操不完的心,也有解决不完的问题。所以对待他们两人身上的问题,我就没有更多地寻求到底怎么对待才合适,也没有衡量他们尽本分是弊大还是利大。

没多久,教会进行民意测调,结果让我很惊讶。不少弟兄姊妹反映张弟兄一贯不接受别人的建议,常常独断专行,一个人说了算,还常常站高位教训人、对付人,一些弟兄姊妹都害怕与他接触,对他的安排只好逆来顺受,受辖制活在消极里。事实显明张弟兄正在走敌基督的道路。而对赵弟兄,弟兄姊妹反映他很守规条,又持守自己,很少带领弟兄姊妹进入原则,在传福音的过程中让弟兄姊妹作了很多无用工,显明他不通灵、不懂原则。他们的所做所行给福音工作带来严重的拦阻和打岔,也给弟兄姊妹带来许多辖制、痛苦,根据原则,张弟兄和赵弟兄都要被撤换。

因着自己应付糊弄不作实际工作,导致福音工作受亏损,给弟兄姊妹也带来很多难处。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特别受谴责,感到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就向神祷告:“神啊!今天给教会工作带来这样的亏损,都是我玩忽职守、应付糊弄、贪享地位之福、不作实际工作造成的,我亏欠你,也对不起弟兄姊妹。神啊!我愿在这事上接受你的审判刑罚,更深地认识自己,真实地向你悔改。”

后来,我看到讲道交通中说:“如果在尽本分上还能应付糊弄神,还能投机取巧搞欺骗,这就证明他是弯曲诡诈的人,还是属撒但的人。”(摘自上面的交通)“所有人尽本分都存在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应付糊弄。好像谁也不配得着人的‘认真’,如果有谁给某人办事特别认真,那人肯定是他最敬重的人,或者是对他最有利的人,或是对他有大恩的人,否则是没有人会认真办事的。在人的本性里都是‘利’字当头,为利才能换来‘认真’,无利就采取应付糊弄,这是人的本性,也是败坏人类的一个特征。人都是唯利是图,所以人都会应付糊弄、得过且过。人如果真把尽本分看成是给神、为神当做的事,或许会好一些,人若真有敬畏神之心,尽本分就不至于应付糊弄了。”(摘自上面的交通)对照讲道交通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感到特别蒙羞,看到自己的本性特别自私、诡诈,处处维护自己的利益,奉行“无利不起早”的生存法则,有利的事就做,没利的事就不做,尽本分不是为了还报神爱,而是与神搞交易,总想少付代价多得福,所以就能应付糊弄欺骗神。回想在对待张弟兄和赵弟兄的问题上,我明明知道他们这些表现会拦阻福音工作,但看到他们外表上也尽着本分,又觉得没有更好的人选来替换,就只是给他们交通过几次,见没有达到好的果效,就不愿再付代价去解决了。我尽本分只满足于在人面前能说得过去,上层带领发现不了什么大的问题就行了,根本就不在意神怎么想、怎么看。我明知道没把问题解决彻底,也不寻求他们的问题的根源和实质是什么,以致拖了这么长时间才撤换他们,给福音工作造成很大拦阻。神高抬我尽这么重要的本分,希望我能体贴他的心意,我却不思还报神爱,竟充当撒但差役糊弄欺骗神,拆毁神家工作,我还哪有一点人性,真是可憎可恨,实在不配活在神面前!神的公义性情不容人触犯,我的所作所为怎能不让神厌憎呢?

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人尽本分心里存什么,用多大的劲,神鉴察,神能看到。尽心、尽力很关键,人的配合这一部分也很关键,争取做到尽完的本分、做过的事过后没有后悔的,做到不亏欠神,这才是尽心、尽力。现在没尽上心,没尽上力,过后一旦发生了错误,造成后果,再后悔还来得及吗?造成永久的亏欠了,这就是污点哪!污点在人尽本分当中是过犯。争取做到尽心、尽力做好自己分内要做的事、该做的事,不应付糊弄,不留下遗憾,那你在这个期间尽的本分就蒙纪念了。蒙纪念的事在神面前是善行,不蒙纪念的事就成什么了?(过犯,恶行。)成过犯了。现在如果说是恶行,人心里可能接受不了,但当有一天这个事造成一个严重的后果,形成了一个负面影响,那时候你就觉得这不仅仅是一种行为上的过犯了,而是一种恶行了。当你意识到那个的时候,你就会琢磨: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当初多花点心思,多下点功夫,就不会有这事了。这个永久的污点在你心里是挥之不去的,造成永久的亏欠那就麻烦了。”(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解决尽本分应付糊弄的问题》)揣摩着神的话,我特别受触动,想想自己受诡诈、自私的本性支配,在尽本分中总是偷奸耍滑不付代价,才没有及时发现并调整不合用的负责人,导致福音工作受到拦阻,弟兄姊妹也活在黑暗辖制中,自己在神面前已留下过犯。若不是神及时的审判刑罚制止了我作恶的脚步,这样发展下去我还不知道要作多大恶呢!此时,我越想越后怕,尽本分应付糊弄实在太危险了,随时都能作恶打岔教会的工作啊!看到应付糊弄导致的严重后果后,我才认识到如果不注重接受神的审判刑罚,不注重实行神的话,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尽着本分,永远不能达到对神有忠心,更不可能脱离撒但的败坏性情蒙神拯救。这时,我也有了些追求真理达到忠心尽本分的心志和愿望。

接下来,我们按原则找到相对合适的负责人来接替张弟兄和赵弟兄的本分,但福音组存在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我就向神祷告:“神啊!福音组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一些好的实行方式没有彻底落实下去,因我之前没有用心寻求,导致问题搁置到现在。这次我一定要寻求清楚,看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神啊!愿你带领引导我。”之后,我就找福音工作果效比较好的弟兄姊妹细节地了解传福音路途,这使我收获很大。接着我就准备和大家聚会交通解决我们尽本分存在的问题。那天晚上,我一边看资料,一边揣摩、寻求怎么整理能达到果效,总结出了几方面的问题,并找相关神话语解答,就在我整理到一半时,发现后面还有很多细节问题,我一看时间也不早了,不知不觉心里那种迁就、应付的想法又冒出来了:“后面这些问题还得花费不少精力、时间去找参考资料,唉……这么晚了,要不就别整理那么细了,反正大方向的内容都差不多了,弟兄姊妹也能看明白了,就这样吧。”就在我想去休息时,我内心感到不安起来。这时,我想到神的话说:“每当你想应付糊弄的时候,你想偷懒的时候,你分心想玩的时候,你就琢磨琢磨,‘我这么做是不是不值得信赖呀?我这是在用心尽本分吗?这么做是不是没忠心哪?这么做是不是辜负了神对我的托付啊?’就得这么反思。说‘这事我没太求真,当时心里觉得有点问题,但没当回事,稀里糊涂就过去了,到现在这问题还没解决,我这人是不怎么样!’找出问题了,对自己有点认识了。对自己有点认识就完事了?你认罪就完事了?得悔改、回转呀!”(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常常揣摩真理才能有路行》)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使我认识到自己又想应付糊弄了,又在体贴肉体想走捷径。同时心里也清楚要是不把关键的问题都找出来针对性地交通,肯定会影响果效,为了达到好的果效,我得背叛肉体。于是,我认真揣摩,把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一一列举出来,虽然熬到很晚,但是心里特别踏实。第二天,我们聚会针对存在的问题交通,弟兄姊妹对新的路途和方式都特别赞同,看到长期困扰我们的问题终于解决了,大家也释放了,我心里特别得安慰。接下来,我们就按新的路途和方式实行,福音工作逐渐有了一些果效,我从心里不住地感谢神!

经历过来,我真实地感受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已经失去良心理智,虽然外表也能撇弃花费,甚至在一些事上也能付点代价,但因没有得着真理生命,还是败坏性情在里面掌权。弯曲诡诈、唯利是图的本性时时支配我,做什么事都为了得利,尽本分总想偷奸耍滑糊弄神,丝毫意识不到一个受造之物最该做的是还报神爱、体贴神心。借着神的显明,我看到自己太卑鄙丑陋,没有一点人的样式,特别是想到因应付糊弄给神家工作带来亏损,我感到自己太不可信赖,太伤神心了。我也对自己多了一些恨恶,更加想脱离败坏性情蒙神拯救。愿神摆设更多环境来审判刑罚我,使我在尽本分上早日达到对神忠心。

相关内容

  • 名利地位害我不浅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追求名利地位是完全与神的心意和要求背道而驰的,神的要求是让我们做一个能顺服神、安分守己地尽好受造之物本分的人,能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地做人,默默无闻、勤勤恳恳地做事,这才是一个真正的受造之物该有的追求。只有凭神的话活着,按神的要求做人做事,才能不再活在争夺名利地位的败坏性情当中,摆脱撒但性情所带来的消极反面的情形,才活得快乐幸福,自由释放!

  • 今天我才明白了顺服神的真意

    顺服,信神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把顺服神看得很简单,就认为只要听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多受苦、付代价,多尽本分这不就是顺服神了吗?但借着实际地经历神审判刑罚的作工,才使我看清了顺服神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也明白了到底怎么实行才是真正的顺服神……

  • 基督徒见证:如何胜过嫉妒心?我找到路途了

    经历了神话语的审判揭示、责罚管教,他才对撒但的苦害有了点分辨,再看到别人比自己好、比自己强时,能够背叛撒但败坏性情,凭神的话活着,虚心学习别人的长处,这样活着心里释放、踏实平安,经历中李智真实地体会到凭真理做人活得才有意义、有价值,才是真正人的样式

  • 审判是光

    神的审判刑罚就是光,就是神赐给人的最大的恩典,最好的保守,最宝贵的生命财富,正如全能神的话说:“神的刑罚、神的审判是人最好的保守、最大的恩典,只有神刑罚人、审判人,人才能觉醒,才能恨恶肉体、恨恶撒但。神严厉的管教使人摆脱了撒但权势,脱离自己的小天地,能够活在神的面光之中。刑罚、审判实在是最好的拯救!”

  • 挣脱地位的“枷锁”

    撒但就是利用名誉地位来捆绑、苦害我,让我为了一点名誉地位就与弟兄姊妹打破头地争,让我无法与弟兄姊妹和谐配搭尽好本分,这就是撒但败坏我的方式。以往多少时候,受败坏性情支配,我总想出头露脸、高居人上,跟弟兄姊妹争名夺利,导致彼此之间产生成见不能和谐配搭,使教会工作受到亏损,现在又因为谁作汇报、名字写前写后的事心里记恨弟兄,不愿意跟弟兄配搭尽本分了,这实属撒但在拆毁神的作工啊!我要是再跟弟兄争名夺利,岂不是又中撒但的诡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