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经受恶魔残害更知神恩宝贵

206

内蒙古 徐强

我叫徐强,曾是一名工程承包商,每年领着许多人承包工程,收入还不错。在同龄人眼中,我家庭美满,工作顺利,前途无量,应该是最幸福的人。然而,在享受物质生活的同时,我心中却总有一种莫名的空虚感,尤其整天为了揽到工程,我得讨相关部门领导的欢心,察言观色、溜须拍马都要运用得恰到好处,否则就赚不来钱,再加上同行之间勾心斗角,互相防备、算计,这更让我费尽心机……为此,我感到好苦好累,自己仿佛成了木偶,成了赚钱的机器,完全失去了尊严与人格。直到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教会生活的释放自由以及弟兄姊妹的单纯、坦诚让我很受感动,我很愿意过教会生活,与弟兄姊妹一起交通神的话,谈各自的经历认识,也很珍惜这样的时光。随着不断地读神的话、参加聚会,我明白了很多真理,心灵得到了很大的释放,特别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真正的人生,找到了真正的幸福,心里充满对神的感激之情,若不是神把我从世界的苦海中拯救出来,我的生活永远没有盼望。后来,我开始积极传福音,乐此不疲地奔走在那些考察真道的人中间,让他们也尽早听见神的声音,得着全能神的救恩。

然而,在中国这个无神论国家,老百姓没有任何的民主、人权,尤其人信神敬拜神更会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迫害,我也因信神遭受了中共的抓捕与惨无人道的折磨,在中共监牢里度过了近两年地狱般的生活……经历了这段艰难痛苦的生活,我看清了中共疯狂抵挡神、仇恨真理的恶魔实质,更真实感受到神的话就是真理,能作我的生命,为我指明前行的方向,若不是神的话语时时引领我,加给我力量与信心,我不可能活到今天,神的拯救之恩我终身难以忘怀!

那是2005年12月18日的上午,我正和几个弟兄姊妹聚会,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砸门声,还没容我们多想,十多个警察就已破门而入,他们个个怒目圆睁、杀气腾腾,那阵势就像电影里抓捕特大逃犯的场面一样。他们不容分说就把我们的鞋都脱掉,以防我们逃跑,又抽出我们的裤带把我们的手从背后捆住,将我们身上的手机、手表、现金等物品全部洗劫一空。警察喝令我们靠墙跪成一排,如果我们行动缓慢就连推带踹把我们摁倒在地。随后他们翻箱倒柜四处搜查,一会儿工夫,家里就被翻腾得一片狼藉。看到这一切,我气愤地问:“我们没有犯法,你们为什么抓我们?”没想到一个警察冲上来一拳把我打倒在地,并恶狠狠地冲我大吼:“我们抓的就是你们这些信神的人,不把你们清理干净,我们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上!”这一阵怒吼将我震住了,也让我清醒了过来,中共最仇恨的就是神,它怎么会放过我们信神的人呢?我真是太瞎眼无知了!这时我默默祷告神,求神保守我们能站住见证不背叛神。不一会儿,看守我们的警察逼问我:“谁让你们到处传教的?教会带领是谁?”我说:“我们传福音都是自愿的。”他骂道,“胡说!你小子别嘴硬,一会儿有你好看的!”就在这时,从另一个房间传来一个女警的吼骂声:“给我拿针来,我让你躲藏……”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这才发现我们中间少了一个小姊妹,小姊妹是想藏起来躲避警察的抓捕,结果被发现了。那女警抓住小姊妹,用钢针猛刺她的手指甲缝和脚心,还狠毒地将她的头发一绺一绺揪扯下来。最后,他们撂下昏过去的小姊妹,押着我们连同搜刮到的财物迅速离开现场。

大约中午时分,警察把我们押到了派出所,随后就将我们分开审讯。负责审讯我的是一个身材魁梧、膀大腰圆的警察,一进审讯室就吼叫着让我给他跪下,我说:“我只敬拜神,只有天地万物的主宰者才配受人的跪拜,我决不会给你下跪!”他一听,指着我咆哮道:“告诉你,就是阎王来到这儿也得横着走!你他妈的算老几?不让你死几次,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给老子跪下!”说着一脚将我踹倒在地,接着就逼问我,“给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教会带领?教会的书放在哪里?”我心里有些慌乱,不知如何应对,只有一个劲儿地呼求神加给我智慧,好与这恶警周旋。祷告后,我心里平静了下来,也有了力量:宁死也不能出卖弟兄姊妹,不能背叛神!于是我对他说:“你问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你让我说什么?”话音刚落,那恶警就朝我的头上猛捣一拳,紧接着对我一阵拳打脚踢。我被打得眼冒金星,天旋地转,脑袋像裂开一样疼痛难忍,一头栽倒在地上。接着,他又拿着从我身上搜出来的传福音笔记威逼道:“你看看,证据都在我们手上了,你他妈的还嘴硬,说!你是不是带领?要不你不会有这些东西!”见我不说,他又话锋一转诱劝道,“你别死脑筋,好好配合我们,把知道的都说出来,明天就可以离开了。”这时,神开启我想到了神的话:“撒但与神在灵界争战的时候,你该怎么满足神,该怎么为神站住见证?你该知道,每一件事临到对你都是一次大的试炼,都是神需要你作见证的时候。你从外表看事好像不大,但这些事临到就能看出你这个人到底爱不爱神,若爱神就能为神站住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神的话使我清楚地看到这是灵界的争战,我不能中撒但的诡计,一定要为神站住见证,不管他们掌握了多少所谓的证据,我都不能透露一点教会的信息,这是我在神面前该持守的忠心与爱神的见证。借着祷告,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不管他们怎么折磨我,我始终一言不发。最后,恶警气急败坏地摔门而去。

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警,他慢慢地把我从地上扶起来坐到椅子上,还给我倒了杯水,对我说:“弟兄,喝口水,你受苦了。”我心里一惊:怎么回事?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称呼我“弟兄”?不容我多想,他又接着说:“弟兄,咱们今天得活得现实一点,凡事得灵活,像你这样他们非把你打死不可。不瞒你说,我以前也是信神的,我知道信神是好事,可因信神受这么多苦,再把命搭上,这也不值啊!你要是被判了刑,这会给全家人脸上抹黑,你的父母都健在吧?你若是坐上几年牢,出去后父母也不在了,亲人们怎么看你?……”因我对父母的情感最重,这人说的每一句话都刺痛着我的心,父母年迈的身影也浮现在了眼前,我心里一下黑暗软弱了:“是啊,如果我被判刑坐牢了,父母怎么办?谁来照顾他们?……”想到这里,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那男警立马趁机诱劝:“所以说嘛,好好配合他们,明天你就自由了。”听到这话,我突然清醒了,心里闪出一句很清晰的话“坚决不当犹大背叛神!”好险啊!这个狡猾的警察正是撒但打发来引诱我背叛神的。此时,神的话也引导我,“只有忠心才可回击魔鬼的诡计,……”(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十篇》)我明白了警察说的话正是魔鬼的诡计,他们想利用肉体情感来引诱我背叛神,我决不能上撒但的当。于是我在心里默默祷告神,相信我父母的一切都由神掌管、主宰,愿把父母都交托在神大能的手里,坚决为神站住见证。我坚定地对他说:“谢谢你的好心,我心领了,教会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这恶警见目的没得逞就暴跳如雷现了原形,指着我恶狠狠地骂道:“你就等死吧!”说着一把将我从椅子上拽下来,揪着我的衣领将我拖到门口,又用铐子把我吊铐在房梁上,最后甩下一句“你就慢慢‘享受’吧”就离开了。我双脚不能同时着地,一只脚着地,另一只脚就得抬起来,随着身体的晃动手铐就往肉里嵌,钻心地疼。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恶警们酒足饭饱后回来了,阴笑着问我感觉怎么样。此时,因着疼痛我身上的棉衣棉裤早已被汗水浸透了,被放下来时双手肿得像面包一样,已没有了知觉。这帮恶警真是心狠手辣,我心里恨透了他们,同时也看清了中共的邪恶、凶残,他们就是一伙抵挡神、仇恨神的恶魔,我对中共这个邪党的仇恨也急剧上升。

当天晚上七点多,恶警们把我和另外四个姊妹塞进警车,要把我们带到其他地方去。姊妹们个个面无血色,看得出她们也同样遭受了酷刑,我们用坚定的眼神互相勉励着。到了看守所,恶警们只让四个姊妹下了车,之后载着我继续行进,我问他们要带我去哪儿,一个警察诡秘地笑着说:“虽然你什么都不说,但我们也知道你不是个小人物,所以不敢怠慢,请你吃点‘宵夜’……”我知道这帮恶警不安好心,心里一刻也不敢放松,一直在默默地呼求神加给我力量,保守我不背叛神。很快我被带到了国保大队,接收我的是两个彪形大汉,他们把我带进审讯室,只见满地的刑具犹如一只只不发声的饿虎一样让我毛骨悚然。这时,一个恶警恶狠狠地对我说:“听说你挺硬,我们就喜欢啃硬骨头!……”话音没落,两个恶警就扑上来边吼边使劲地揪我的耳朵。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了两张狰狞扭曲的脸,心禁不住怦怦直跳。这时又听见一个恶警狂笑着说:“今天遇到我算你倒霉,先给你洗个澡……”说着一把拽住我连撕带扯地扒光了我的衣服,我一丝不挂地站在冰冷的地面上冻得浑身抽搐,上下牙直打架。那恶警拉来一根水管,对准我打开了阀门,霎时间,一股强劲刺骨的冰水射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觉皮肤像刀割一样疼痛难忍,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不一会儿就一点知觉也没有了。恶警们一边给我冲水,一边吼叫着威胁我:“识相的就快给老子说,不然的话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强忍着痛苦低头不语。一恶警咬牙切齿地说要给我加加温,也就是要电击我。这时我早已被折磨得没有半点力气,感觉死亡在一步步向我逼近,心里急忙呼求神:“神哪!人太渺小,不能为你做什么,今天我愿以死来羞辱撒但,只求你保守我的心在任何时候都不远离你,不背叛你。”他们强行掰开我的嘴,把一条湿毛巾塞到我嘴里,毛巾的另一端连着一根电线,电线的一头夹在我的耳朵上,接着他们按下了手里的开关。瞬间,我感到浑身的血液都往头上冲,头就像要爆炸一样,疼得我眼珠都像要迸裂出去似的,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剧烈地抽搐,感觉快要绷断了。这伙恶警看到我痛不欲生的样子都哈哈大笑,不一会儿,我就昏死了过去。紧接着,我又被一盆凉水浇醒,醒来时毛巾还在嘴里含着,一恶警狞笑着问我:“味道怎么样?如果想说点什么你就点个头。”此时我想起神的话说:“当人把命都豁出来之时,那么一切都不在话下了,谁也不能将其难倒了,什么能比‘命’更重要呢?所以撒但在人身上无法再作什么,撒但拿人也没办法。”(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三十六篇》)神的话使我更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今天我要豁出命来为神作见证,决不向撒但低头。我心想:“你愿怎样就怎样,反正我就这一条命,大不了一死了之,但你休想从我嘴里套出一个字来。”我没有回答他,闭上眼睛不看他。我的这一举动又激怒了那恶警,他又一次给我接上了电,这次比上一次的电流更大,我在心里疾呼:“神哪,救我!我不行了!”就在这个时候,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一幕清晰地呈现在我眼前:凶恶的兵丁把一根半尺长的铁钉钉在主的手心,穿过皮肤,穿过骨头……主耶稣受的苦让我心痛不已,我不由得放声大哭,在心里向神祷告:“神哪!你是圣洁的,你不属罪,但为了拯救人类,你却把自己交给那恶者被钉在了十字架上,为救赎我们人类流干了最后一滴血。神啊,我是个败坏至极的人,是该灭亡的对象,接受了你的救恩有幸经历你的作工,就应该为你献上。神啊,我清楚地知道,现在你就在我身边陪伴我受痛苦,你一直在爱我,为我付出,我愿献出自己的所有来满足你,不让你再为我受苦,为我担忧。”这时,两个恶警停止了电击。看到神在体恤着我的软弱,我心里对神满了感激!接下来他们虽然没停止对我的残害,但我已经感觉不到痛苦了,我知道是神在保守我,担当了我的痛苦,我心里被神的爱深深感动,一直流着泪。后来,有个警察进来看了我一眼,就对那两个恶警说:“别打了,你看他被打成那样了也不说什么,肯定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们这才停手。我知道这是神奇妙的摆布安排,神不许可这伙恶魔伤害我的性命,就调动人事物来拦阻,我真切地感受到了神的爱。

恶警们败下阵来不再审我,半夜十二点左右将我送到了看守所。管教把我带到一个关押着三十多个犯人的号房,打开门放我进去时,我听见他阴笑着交代号长说:“一会儿声音小点,不要动静太大。”号长瞄着我上下一打量,嘴角一歪,对管教说:“你就放心吧!”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号长脸色一沉,压着声音一声令下:“老规矩,兄弟们,上手!”所有犯人就都坐了起来,虎视眈眈地盯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号长一挥手,这些人如同恶狼一样向我扑来,摁住我把我的衣服扒了个精光,用平板鞋底狠劲往我身上抽打,最后把我打得昏死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六点钟,我看见自己被塞在一个角落里,浑身肿得很高,根本穿不上衣服。就这样,我在大铺上整整躺了六天,浑身的伤痛加上嘴里被恶警用电烤得成了死肉,我疼得一口饭也吃不下去,管教怕我死了给他们带来麻烦,才打发犯人们轮流给我喂点菜汤。

待我的伤稍好一点儿后,犯人们受恶警挑唆继续对我欺压、凌辱。他们让我每天早晨背监规,背不好就得挨打,还让我打扫卫生、为有钱的犯人洗衣服,我稍有不慎就会被拳打脚踢。他们知道我是信神的,就故意在我面前说很多亵渎神的话来刺激我,还羞辱我说:“信神的人是不是挨打不疼、干活不累?是不是受多少苦都无所谓?……”为了折磨我,他们让我用手疏通便池,恶心得我肠胃都要翻出来了;还让我用牙刷刷洗地板砖;把我的馒头故意扔到便池里;管教查房检查卫生,脱了鞋穿着白袜子走一圈,发现袜子脏了就对我拳打脚踢……面对恶警和犯人们无休止的折磨,我心里十分软弱也很消沉,觉得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好。在我极度痛苦软弱时,神的话给了我活下去的信心与动力,我想起神说:“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在以往,你们都听过这句话,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是神的仇敌,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受逼迫,所以,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神的话使我认识到,今天能因着信神受羞辱、遭折磨,这是神的破例高抬,也是我的荣幸!可我却懦弱没骨气,因着肉体受点痛苦,脸面受点羞辱就对神失去信心,不愿为站住见证还报神爱而受苦,神为拯救我付出了那么多的心血代价,我怎能就这样“还报”神?怎能就这样昧着良心消极应对?不行!我决不做没骨头的弱者,决不能让神的名因我受羞辱!于是,我赶忙向神祷告:“神哪,感谢你的开启,使我明白了受苦的意义,我愿为你的荣耀而忍受一切的痛苦,就是把牢底坐穿也要满足你,只求你与我同在,开启我、引导我,使我能在撒但的残害中为你作刚强响亮的见证。”祷告后,我感觉浑身有了力量,也有勇气面对苦难的环境了。

过了十几天,恶警们又来提审我,并威胁说若我现在与他们配合还不算晚,否则就让我以后的日子更加难过。在经历了几次的酷刑之后,我早已看透了他们的恶魔实质,对他们恨之入骨,所以不管他们怎么诱劝、威胁、恐吓,我都坚定信心毫不动摇。后来他们就每隔半个月来提审我一次,最后见从我这里实在得不到任何信息,就以“扰乱社会治安、非法聚会”的罪名对我实施两年劳教。

2006年2月24日,我被送往劳教所。因信神我被定为“政治犯”,狱警们故意将我分配到了最苦、最累、最危险的砖窑里劳改,我的任务就是将烧好的砖从窑里掏出来。砖窑内的温度起码有300度,早上温度最低,但也有100多度,这样的高温作业,狱警却不给我们配备耐高温的工作服,我们戴的安全帽在窑内待上两分钟就会被烤化,为了不被烫伤,我们只能屏住呼吸,速进速出。由于没有耐高温的鞋子,我们进去后两只脚只能轮流站立,稍不小心就会被烫起泡来。犯人刚去的时候不习惯,进去后五秒都待不了就得往外跑,队长就安排小组长拿一根装满沙子的PVC管,看见谁跳出来就用管子抽打谁,这样的管子虽打不断骨头,但肉皮上会肿起一道红印,犯人们管它叫“抽筋棍”。我们进到窑里不敢吸气,一吸气就像是把火吸到了鼻孔里,掏上几块砖就得赶紧拉着车往外跑,如果车胎爆了不但会受罚,还会加刑期,会以“破坏生产工具、抗拒改造”的罪名被处理。犯人每天的任务是大砖一百一十五车,小砖九十五车,在那样的高温下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但狱警不问你因为什么完不成任务,而是问你为什么会有抵触劳动的情绪。由于高温下作业出汗太多,导致我严重缺钾,几次晕倒在地上,他们就把我扔在窑墙上风凉几分钟,醒来后让我喝杯盐水继续干活。我第一次体尝到了什么是极限,什么是苦不堪言,什么是生不如死。在这里没有人会关心你是死是活,队长只关心你这一组的任务有没有完成,完成了什么话不说,如果完不成任务,队长也不说话,手指一下窑门就走了,随后组长就把没有完成任务的人叫到窑里面一顿暴打,摔倒后身上被地面的高温烤得全是水泡。除此之外,还要每天加二十车的任务,直到你求饶才罢手。面对这样的环境,我心里特别软弱,几天的折磨就像下地狱走了一遭,想想两年是个多么遥远的期限啊,我不知以后的日子要怎么度过,担心自己就是不被恶警打死也得被高温烤死。我越想越觉得无路可走,这个魔鬼监狱我实在呆不下去了,就想到了死。接下来,我每天都在寻找“解脱”的机会。

终于有一天机会来了,一辆拉满砖的汽车发车离开之际,我一头冲到了车底下,可是车轮在离我仅一尺远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原来车坏了。几个犯人把我拉出来,管教大队长说我是“不服管教,旧性不改”,开始处罚我。他们把冒着火花的电棍塞到我的怀里,痛得我在地上乱滚,然后又把我的手反铐在电线杆上,用电棍毒打我。晚饭后,又开批斗大会对我进行思想“更正”教育……无休止的痛苦折磨使我感到极度的恐惧、绝望、无助,就在我为怎样活下去而挣扎徘徊时,一段神的话在我的脑海中浮现,“不管神怎么熬炼,你信心百倍,对神不失去信心,人该做的你也做到了,神要求人的就是这些,让人的心能够完全归向他,心里每时每刻都向着他,这就是得胜者。神所说的得胜者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撒但的围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势力里人还能站住见证,还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对神的忠心,不管怎么样你还能持守在神面前贞洁的心,持守你对神真实的爱,这样在神面前就站住见证了,这就是神所说的得胜者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神的话使我几近绝望的心感受到了一丝光亮和温暖,是啊,神最后要作成一班得胜者,这班得胜者是在任何恶劣环境下仍然能持守住对神的信心、忠心,凭神的话活着,最后在撒但面前为神作刚强响亮的见证。而今天撒但百般折磨我,残害我,就是想利用我肉体的软弱将我攻垮,迫使我背叛神,我不能成为羞辱神的记号!神对我的爱太实在了,就是在我因着肉体的软弱想一死了之的时候,神依然在暗中看顾我,保守我,不让我死。不管我如何软弱,神没有一点要放弃我的意思,对我的爱始终没有改变,仍然开启带领我,让我从痛苦中走出来。我决不能让神失望,让神伤心。感谢神的引导,使我又一次识破撒但的诡计,从死亡线上走了回来。我不禁默唱起教会诗歌:“把爱与忠心献给神,完成使命荣耀神,坚决为神站住见证,绝不向撒但屈膝。啊!头可断血可流,子民骨气不能丢,神的嘱托挂心头,定要羞辱魔鬼撒但,受苦受难神预定,忍屈受辱忠于神,不让神心再流泪,不让神心再担忧。”(摘自《跟随羔羊唱新歌·我愿看见神得荣日》)

当我顺服下来愿意忍受一切痛苦来满足神时,神为我开辟了出路:因队长不识字,就让我帮他写报表,从此以后我的拉砖任务就减轻了。后来,教会的一位老姊妹来看望我,她抓住我的手,老泪纵横地说:“孩子,你受苦了,弟兄姊妹们都特别担心你,天天都在为你祷告,你要坚强,不要在撒但面前低头,要为神站住见证,我们都等着你回来。”在这个冷酷无情的人间地狱里,除了神的安慰之语,就没有听过一句温暖的话,如今听到久违的弟兄姊妹亲切的话语,我心里感受到莫大的安慰和鼓励。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我被神的爱激励,心里轻松了许多,干起活来也有劲了,那是我在牢狱生涯中过得最快的日子。尤其是最后的四个月,每个月公布减刑名单时我总是排在第一位,以往每月的减刑名额只有号长、组长、小哨的,没钱没势的犯人都轮不上,像我这样被中共定为“政治犯”的基督徒更不可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所以犯人们总是围着我问:“你是怎么做到的?”每当这时,我都会从心里感谢神,因我知道这是神对我极大的怜悯,是神的爱给我带来的力量。

2007年9月7日,我提前刑满释放,不久就回到了教会,重新过上教会生活,并再次加入到了传福音的队伍中。经历了这次患难,我比以往更坚强、更成熟了,也更加珍惜尽本分的机会,因我看见了中共政府抵挡神、残害人的真面目,更感到神救恩的宝贵,从此,我尽本分时的心态与以往也大不一样了,感到扩展福音工作、拯救灵魂太重要了,愿尽上忠心、花费毕生精力将更多的人带到神面前,让他们也能从无神论政府的迷惑、愚弄中苏醒过来,接受从神来的生命供应,得着神的拯救。回想这两年漫长的牢狱生活,撒但妄想用它的淫威来迫使我背叛神,但神就借着这恶劣的环境加给我对神的信心、忠心与顺服,洁净我爱神的掺杂,也让我认识了神的智慧全能,深深地体会到神对人就是拯救,就是爱!我心对神发出无限的敬拜与赞美!

相关内容

  • 苦境中散发出爱的芬芳

    在实际经历中我真切体会到,神话语的权柄、能力太大了,神赐给人的生命力是无穷的,能战胜一切的撒但邪恶势力!在苦境中我也感受到,神爱的芬芳时时清新着我的心,使我不致失迷,无论我身在何方,处在何种境地,神一直在守护着我,他的爱始终伴随着我。

  • 无悔的青春

    虽然我人生中最好的青春年华都是在牢狱中度过的,但在这七年零四个月的光阴中我能因着信神而受苦,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明白了一些真理,体尝到了神的爱,我觉得这苦受得有意义,有价值,这是神对我破例的高抬和恩待,是我的偏得!纵使亲友都不理解我,女儿不认识我,但任何人、事、物也隔绝不了我与神的关系,即使死我也不能离开神。

  • 神话引领铸见证

    神的话带着权柄威力,照亮了我的心,驱散了我心中的黑暗,使我明白了活着的价值与意义,认识到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能够追求真理,为了敬拜神、满足神活着,这才是最有价值、最有意义的人生。今天我能因着信神而被抓捕、拘留,能在基督的患难里有份,这不是羞辱,这是荣耀的事。撒但不敬拜神,反而极力打岔、拦阻神的作工才是最卑鄙可耻的。想到这里,我里面充满了力量和喜乐。

  •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神的话说:“神的生命力能战胜一切的力量,更超越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任何的受造之物、任何的敌势力都是难以压倒他的生命力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话句句都是真理,今天让我亲身经历并体尝到了,我三天没吃没喝也没睡,又遭受了那样的酷刑还能挺住,这完全是神加给我的力量,是神在看顾保守着我,若不是神作我的后盾,我早已瘫倒如泥,神的生命力真是太超凡伟大了,神太全能了!我看见了神的作为,更有信心在撒但面前为神作见证了。

  • 苦难试炼——偏得的祝福

    揣摩着神的话,我认识到苦难试炼成就的的确是神的祝福,是神对我最实际的生命供应与浇灌。现在,虽然神赐给我的话语超过了历代圣徒,但还得需要我有信心、有毅力去承受,能在患难中不屈不挠,顺服神的摆布安排,接受神的拯救,这样我才能进入神话语的实际,才能看见神的奇妙作为,若没有这苦的代价,我就没有资格承受神赐给的应许与祝福。神话语的开启引导使我里面更加刚强有力量,我立定心志:要好好与神配合,在这苦难环境中满足神的要求,为神作见证,能使自己有最大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