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基督徒的成长——脱去狂妄

51

平 常

2018年元月的第一天,冬天的第一场雪就如期而来,似乎在迎接新的一年。按理说,这样的天气作为一名基督徒应该在家里看看神的话,或者听听讲道交通,可因着中共政府的疯狂逼迫,杨真尽本分的家被中共的眼线盯梢了,为了安全只得在这冰天雪地里连夜搬家。

车在一栋老旧的小区门口停下了。杨真和韩姊妹拎着行李走进房间,室内一张大床,一个白色的衣柜,四张电脑桌,一间十几平方米的简陋房间就是她们新的工作环境。许姊妹也是刚来这里尽本分的,她先到一步,早已把屋子收拾干净了。三个姊妹高兴地聊了起来,之后很快便投入到了工作中,她们共同向神祷告愿同心合意尽好本分满足神。冬天的天气很冷,但她们的心却是暖暖的。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杨真和姊妹们愉快地尽着本分,她们常常向神祷告,神也特别祝福,工作果效比之前提高了很多。杨真口里感谢神,但不知不觉却欣赏起自己的工作能力,认为自己能胜任这个工作,正筹划着接下来怎么提高工作效率。可是,工作并不像杨真想象的那样顺利,最近她和两个姊妹常常出现意见分歧,这令她很头痛,不知怎么做才能把本分尽好。一次,大家在看一篇文稿,杨真和两个姊妹又产生了分歧。

“这篇文稿存在问题,需要退给弟兄姊妹,还不能录用……”杨真极力发表自己的观点。

“要不咱们再看看原则?”许姊妹在征求大家的意见。

杨真皱起眉头,不屑地看了许姊妹一眼,心里嘀咕:“我就是按原则提的建议,还要找什么原则呀,明明就是你们不接受。”杨真坐在那里僵持着,以沉默来回答许姊妹的问话,这是她自是时惯有的态度。

“我还是觉得这篇文稿不能录用,要不先别整理,过后再看看吧!”杨真看向韩姊妹,坚持的同时等待着答复。

“许姊妹你先整理,整理好后再转给负责人看看。”韩姊妹直接越过杨真的建议拍板作了决定。韩姊妹是组里尽这项本分最早的,组里的工作基本都是她指导的多,大家听取她的意见也比较多,在这个问题上,许姊妹也比较赞同韩姊妹的看法。

杨真的意见再次被否,她感觉颜面尽失,脸色沉了下来,左手托着脸,右手拿着鼠标毫无目标地在电脑上点来点去,心里嘀咕着:“你这个姊妹也太狂妄了吧,我提个建议都不接受,这以后本分还怎么尽,我们的意见还没有达到一致就转给负责人,这说得过去吗?”

这时,恰巧负责人过来谈工作,杨真一阵窃喜:来的真是时候!随后,杨真便迫不及待地把问题谈出来寻求负责人的看法。听着负责人的交通,杨真不露声色,心里却暗自得意,经证实自己的看法还是对的,这更助长了杨真的自是。此时,在她心里已完全认为韩姊妹虽然尽这个本分时间长,但自己也并不比韩姊妹差。渐渐地,杨真越来越自是,临到事都是以自己的看法为准。

4个姊妹在聚会

这天,夜深人静,屋里闹钟的指针已指向十一点,杨真和姊妹们还在激烈地讨论问题,丝毫没有倦意。

“这个带领选的神的话是能解决弟兄姊妹的问题的。”韩姊妹很肯定地说。

“解决消极,首先要找到消极的根源,光安慰几句能解决消极情形吗?弟兄姊妹消极的根源她都没看透,她所选的神的话压根儿就解决不了问题。”杨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调明显提高不少,屋子里弥漫着火药味。

“我谈谈个人的观点,我觉得这个带领交通神的心意这也是可以的,弟兄姊妹明白神的心意了,情形不也能扭转吗?”许姊妹谈出自己的观点。

杨真左手拄着下巴在思考着许姊妹的观点,沉默几秒过后,突然坐直了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自是地说:“你们的看法我实在接受不来,你们觉得可以那就先按你们的来吧,我保留自己的意见。”杨真拒绝接受大家的意见。

听到杨真这话,两个姊妹面面相觑,屋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似的。这个问题讨论到最后也没有结果。

时钟指向十二点了,大家都休息了。杨真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眼睛死死地盯着天花板,气呼呼地想着她们争执时的一幕幕,心想:“这么明显的问题都看不出来,我的建议是对的还不听。之前出现几次意见不统一,最后向负责人寻求,不还是我的看法对!怎么临到问题,你们就不能接受我的建议呢?就算你对我的建议提出质疑,也得到神面前寻求寻求吧,看看我的建议到底对不对。”杨真感到心烦意乱,不愿再想下去,她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一头钻进被窝睡觉了。

因着杨真和两个姊妹始终达不到和谐配搭,神的审判刑罚随之临到,工作越来越没果效了。杨真的脸上布满了愁容,心里很痛苦,她活在了消极中,只想逃离这个尽本分的环境。

一天,屋里静悄悄的,大家都呆呆地坐着,一脸的心事。沉默了好一会儿,杨真先开口说话了。

“工作没果效,是我们的情形不对了,我觉得是因着我们之间没有和谐配搭造成的。”

“临到问题有分歧的时候,你都比较自是,很持守自己。你总想让别人听你的,这不是什么好事,这样走下去太危险了!”许姊妹严厉地对付杨真。

杨真诧异地扭头看着许姊妹,一脸不服,随后又把脸转向一边低着头,沉默不说话。杨真感到很委屈,心里不断地在讲理:“我也是为本分着想啊,工作中有问题,我总不能不说吧,你们的建议多数时候确实是不对的呀!你们怎么把眼光盯在我身上,怎么就像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呢?难道你们就没有问题吗?不用反省自己吗?”对许姊妹的提点,杨真一点也顺服不下来,她慢慢开始疏远许姊妹。

杨真坐在床边咳嗽的脸涨得通红,她赶紧端起水杯喝了口水。片刻后她仰着头算算,发现自己咳嗽断断续续已经有一个月了。

“杨真,你都咳嗽这么长时间了,你有没有寻求神的心意呀?”组里新来的沈姊妹走到床边提醒道。

“寻求了,但没寻求到。我不确定是不是神的管教,可能是感冒引起的后发症状吧。”杨真手里转着杯子。

“那你以前咳嗽有过这么长时间吗?”沈姊妹接着问。

“没有。”杨真想了想,摇摇头。

“那你最好再寻求寻求神的心意,这可能就是神的管教。”

“那我再寻求寻求吧。”沈姊妹的提醒引起了杨真的重视。杨真来到另外一个房间,再一次把自己的病痛带到神面前祷告寻求。

姊妹在祷告

第二天天还没亮,杨真睁开眼想到昨天向神寻求,还没摸着神的心意,还需继续寻求,就快速穿上衣服,跪在床边向神祷告:“全能神啊!这段时间我总咳嗽,我不确定是不是你的管教,如果是因我悖逆临到的管教,愿你能带领我,使我认识到自己的悖逆之处,知道自己哪方面做的不合你心意,我愿向你真实悔改。”祷告后,杨真脑海里想起一段讲道交通:“‘如果神的怒气不断地向一个人发出,那无疑这个人的内心与神是敌对的,因为他从来都没有真实的悔改,从来都不向神“低头”,对神从来都没有真实的信服,因而他从来都得不到神的怜悯与宽容。’……那人内心是与神敌对的怎么看哪?……一临到修理对付,一临到人帮助他,他就恼火,他就发怒,他就反抗,他就不服。这样的人内心也是与神敌对的。”(摘自《讲道交通(十二)·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十七)》)杨真赶忙打开电脑找到这段交通揣摩着,她的心里亮堂起来,确定这次的病痛出自于神的管教,也知道了自己哪方面做的不合神心意。她坐在桌前反思:“原来我一直咳嗽没有好转,都是因为我太狂妄,总持守自己的,还不接受修理对付,对神没有丝毫顺服。许姊妹对付我狂妄持守自己时,我表面没吱声,内心却抵触不服讲理,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有错。我总认为自己的观点是对的,所以一直也不反省自己,不向神悔改,神的怒气就一直没离开我,神的公义性情真是不可触犯啊!”杨真感叹。于是,杨真走到床边跪下,低着头祷告,她感谢神垂听了她的祷告带领了她。

屋外暖暖的阳光照着大地,为寒冷的天气增添了一丝温暖,阳光照得人心里暖洋洋的。屋内杨真正和大家分享着她这几天经历神作工的收获认识。杨真在电脑上搜索着,点开一段讲道交通读道:“现在有很多能撇下一切为神花费的人,这些人有悔改,也愿意追求真理,但是常常有败坏流露,有悖逆的时候,有不顺服的时候,这种情况神也向他发点小怒,那就是管教。你们说常有管教这是不是正常的?(是。)有管教和临到神的烈怒一不一样啊?(不一样。)神的烈怒临到那要不悔改就是被毁灭呀,那就麻烦了!有管教,这是神的爱,‘管教的是儿子’。有人说:‘那我要是处处都顺服神、实行真理,连管教都没有,光有祝福,这多好啊!’这能不能达到啊?(达不到。)为什么说达不到呢?因为人在没有达到生命性情变化之前,悖逆神时而发生啊,己的掺杂特别多,己意特别强烈,顺服是很少的,能听信别人的时候是很少的,一般情况都得按照自己的意思,说话总是带着‘在我看……’‘我认为如何如何……’‘我觉得……’‘我感觉应该怎么怎么地……’都是老‘我’当头。这种人因为‘我’字当头,己意太强,总让人顺服他,总让人听他的,总觉着自己是绝对正确,别人都是绝对错误,这样的人该不该受点管教啊?(该。)我就是这么过来的,没少受管教。以前我跟你们一样,己意太强,谁说话没真理,谁说话总谬妄,我就看不起他,我说:‘你那个话你还说啥呀?你那么谬你还不知道啊?’‘你那么消极,你也没啥积极表现,你说那话能在理吗?那不可能啊!’我甚至还说:‘像你这么不通灵,啥真理都不明白,你还狂啥呀?’结果我就受管教了。受管教是好事啊,说明神的爱临到了,是不是啊?(是。)人被成全的过程不光是接受神的审判刑罚,更多的是接受神的修理对付加管教。”(摘自《讲道交通(十二)·关于神话〈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的讲道交通(十七)》)读后,杨真交通:“看了这段讲道交通,我才认识到自己能为神撇弃花费尽点本分,不代表就对神有真实的顺服,因着自己的狂妄性情还没脱去,还能悖逆、抵挡神。以前我还认为自己是个顺服神的人,现在才看到自己对神没有一点顺服,当姊妹修理对付我的时候,我还在心里抵触、讲理,没有一点寻求真理的心,后来琢磨许姊妹对付我的话才开始反省自己,想到每次意见不统一的时候,我总以‘我的绝大多数都对’为资本,要求别人寻求,自己却置身事外,从不来到神面前寻求真理原则,顽固地把自己的意思当作真理来供奉。其实,我让别人寻求的目的也是为让其认同我的观点,别人不听从我的,我就找种种借口理由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每次的争执,我从来没有否认过自己,也没有寻求过真理,都是认定别人是错误的,每次都是‘我’字当头,把自己的观点放在真理前面来要求别人听我的,完全就是在要求别人顺服我,我这不是站在神的地位上了吗?我真是狂妄得失去理智了,对神哪有一点敬畏与顺服?别说自己的观点没有神的话作根据,要求别人听从是不对的,就是自己说的对、说的符合真理也不应该要求别人听自己的呀!当我认识到这些的时候,我才从心里真正接受了姊妹的修理对付,知道神就是为了让我认识自己的狂妄才一直显明我,又借着姊妹修理对付我的,也知道了为什么这次神管教我这么长时间,是因我触犯了神的行政,神的话说:‘人不得妄自称大,不得自尊为高,当敬拜神,尊神为高。’(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神太圣洁,太公义了!我触犯了神性情,就应遭受神的管教与对付。神没有惩罚我就已经是神的怜悯和宽容了,我体尝到神的怒气里没有瑕疵,虽然管教我有一个多月,但都是为了让我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性情,都是为了拯救我,这是神的爱临到了我。”

许姊妹交通说:“你能在神的审判刑罚中学到功课,这都是神的带领啊!从你的经历中我也认识到,我们要想达到顺服神,就得接受从神来的审判与对付,不能顺服神的修理对付,就没法达到性情变化。神的话说:‘顺服神与顺服神的作工本是一个意思,若只顺服神却不顺服神作工的人就不能称为顺服的人,若不是真心顺服而是外表阿谀奉承的人更不能称为顺服的人。真心顺服的人都能在作工中有所得着,而且能达到认识神的性情,认识神的作工,这才是真心顺服神的人。这样的人都能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认识,在新的作工中有新的变化,这样的人才是蒙称许的人,才是被成全的人,才是性情有变化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从神的话中看到真正顺服神的人,是对神的作工、神的性情有所认识的,能顺服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从中寻求得着真理,达到性情变化的人。我们或许就认为自己能为神作工,尽本分有果效了就是对神有顺服了,可当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临到时,还能埋怨、讲理不顺服;有时临到修理对付,外表没吱声,好像是顺服了,但内心却抵触、反抗与神为敌。在神眼中这样的人其实对神是外表的阿谀奉承,是敷衍,是欺骗,他并不认识神的作工,对神没有真实的顺服。神末世发表真理就是以审判刑罚的方式来洁净拯救我们,如果咱们每次总是以拒绝、对抗的态度来对待神的作工,对神、对自己就不会有真实认识,那样咱们也得不着真理,败坏性情也就得不到变化了。”

“你说得一点没错,这次我是深有体会呀!看到自己信神多年,生命里没有顺服的成分,一点真理实际也没有,真是太贫穷可怜了。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顺服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追求认识神的公义性情,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蒙神拯救。”杨真深有感触地说。

“通过今天的交通,我才发现自己经历上的偏差,以往我也认为临到修理对付只要我不辩解、不表白就是对神有顺服了,现在才看到这都是外表的克制、守规条的顺服,我根本没在神这样的作工中寻求得着真理,对神、对自己都没有真实认识,又怎么能顺服神满足神呢!以后再临到神的修理对付,我知道该怎么经历了。”韩姊妹附和着,大家都点头,也都认识到顺服神的作工太重要了。

渐渐地,杨真和姊妹们又能和谐配搭尽本分了,工作果效慢慢也好了起来。不久,韩姊妹接到了工作调动的通知。这一分手,不知何时再见,临别时,杨真把自己的心里话都跟韩姊妹敞开了,她们互相交通,彼此勉励,一起在神面前祷告立志,一定要好好尽本分还报神的爱。

接着,神又针对杨真的败坏和缺少继续摆设环境作审判拯救的工作。一次,教会又有新的要求,杨真组里需负责新的工作项目。接到通知后,杨真就写信给教会落实这项工作,大家也都积极投入到本分中。杨真没有和姊妹们带着负担在新的原则要求上寻求神的心意及要达到的果效,而仍旧按部就班地按照之前项目工作的原则在做。很快,她们就上交了第一批作品,杨真为有这样的工作果效而沾沾自喜,正当她劲头十足地投入第二批的工作时,一场突发状况临到了她,令她感到措手不及。

这天,迎来冬天的第二场雪,屋外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漫天飞舞。杨真却无暇观赏,她正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她和组里的姊妹急着要把手头上的文稿赶出来。突然,房门被推开了,一头短发,穿着红色的棉袄,干练而又精神的叶姊妹站在房门口。杨真抬头看到叶姊妹一脸严肃,好像有什么心事,“今天大冷的天怎么赶来了?”杨真琢磨着带领的心思。这时,负责人苏姊妹也急匆匆地走进房间,取下口罩、围巾,苏姊妹搓了搓冻得发红的手,找个凳子坐了下来。

杨真的心“扑通扑通”地在加速跳着,她感觉气氛不对,隐隐约约猜测到可能是自己尽的本分出了问题。

这时,带领开门见山地说:“我看了你们上交的作品,有的地方有问题。”之后,就一一地把不合适的地方提了出来。果然被杨真猜中了。

“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之前也没出什么问题呀。”杨真一脸自是,眉头紧皱,眼睛盯着电脑,心想:“虽然你是带领,但你不是专职尽这项本分的,你也不一定懂。再说了,我们一直是这样做的,上层文稿组也没提出问题呀?”

“这些问题之前在别的组也出现过……咱们一起读读原则吧。”苏姊妹接着说。

读完原则,杨真恍然大悟:“嗯……我们做的是不合原则……我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接下来我们扭转。”杨真吞吞吐吐,自知理亏,脸发红,尴尬地低下了头。

“杨真,刚才给你提出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你还不接受,你是不是太狂妄了,如果尽本分总狂妄自是,这可是很麻烦的事啊!”带领直言不讳,一番话扎在了杨真的心上。

杨真的脸更加发烫,她咬着嘴唇低着头,努力克制自己顺服下来,但心里还是很难受,不由自主地在心里为自己辩解:“你们交通原则后,我不是已经接受顺服了,而且也承认自己错了吗?再说,你刚开始只是说不合适,又没交通原则,你让我怎么接受顺服呢?况且我也没有看过这份原则呀!如果你交通的符合真理原则,我不接受那是我狂妄,关键你开始也没交通真理原则啊,总不能强迫我接受吧!”杨真低着头,右手紧攥着笔,一直沉默着。带领再交通什么,她都没有听进去。

带领走后,杨真的心久久平静不下来了,她浑身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带领的话一遍一遍地在她脑海中浮现,她越想心里越难受。忽然,她睁开眼,意识到自己这样总找理由借口,不是不接受带领的修理对付吗?这也不是在顺服神的作工呀!她觉得不能再把眼光盯在带领身上了。她立马站起身走到另一个房间,跪在地上向神祷告:“全能神啊!今天面对带领的修理对付,我心里又开始讲理,不能接受顺服了。我知道每天的人事物、环境都是你摆设的,有我该学的功课。神啊!求你开启带领我,使我能明白你的心意,真实顺服下来,行在你的心意上。”祷告后,杨真想到一段神的话说:“不能绝对顺服我的行为是背叛……心里远离我而笑脸相送的行为是背叛。这些行为都是你们一贯都能做得到的,而且是你们司空见惯的事情,你们都不以为然,但我却不这样认为,我不能把背叛我的事情当作儿戏,更不能视而不见。如今我在你们中间作工你们尚且如此,若到有一天你们无人关问的时候,那你们不都成了占山为王的响马了吗?到那时你们闯下塌天大祸,残局又由谁来收拾呢?若你们认为你们的某些背叛行为只是偶尔的一种作法,不是你们一贯的行为,不应这样郑重其事地提出来伤了你们的面子。你们若真的这样认为,那就太不知趣了,越是这样认为的人越是叛逆的标本典型。”(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一)》)在神话语的揭示下,杨真认识到自己不能顺服、接受从神来的修理对付,这种行为是对神的背叛。神的话说出了杨真心里最深处的感受,她低头反思:“带领对付我,我不愿意接受,不就是嫌带领郑重其事地说出来伤了我的面子吗?难道带领对付我狂妄对付错了吗?没有错。我要是真为本分着想,当别人在本分上提出不同建议的时候,我应该接受过来寻求,可我一点没有寻求的意思,反而凭经验作工,摆老资格,认为自己尽这个本分时间长,懂得多,带领不是专职尽这方面本分的,她们不懂,我狂妄得不需带领监督、指导工作,我这不是在走歪歪道,要搞独立王国了吗?我看不到自己的危险,神借着这样的对付让我反省自己。而我临到修理对付却不接受,还把责任推给带领,认为是她一开始没交通原则,若先交通原则我就能顺服了,言外之意自己还是一个顺服神的人,不是那种狂妄得没有理智的人。我对自己一点都不认识,明明错了还在标榜、见证自己,真是太不知羞耻了!更可恨的是在事实显明后,我还能睁着眼睛为自己讲理诡辩,我真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了!想想若不是带领发现问题来提点帮助,自己还不知要作出什么恶来,这才是第一批作品,就出现了原则性的问题,要不及时扭转,接下来整个范围的工作不都要受影响、受亏损吗?今天神借带领修理对付我不接受,若神不管不问,任凭我走下去,最后不就搞独立王国,成为占山为王的响马了吗?到那时可真的就闯下塌天大祸,被神惩罚了。”想到这里,杨真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这才感受到,是神及时的审判刑罚制止了她作恶的脚步,神的拯救临到了她。神的爱就像一个父亲为使自己的儿子走正道,良苦用心地调教,话语虽严厉,心里虽痛苦,仔细品味这般爱时,是那样的温暖有力。唉,自己为什么总是不能顺服神呢?杨真痛恨、懊悔自己对神的悖逆。

第二天吃过午饭,杨真站在阳台上眺望远处皑皑白雪,不由得想,要是自己的败坏性情,脱得像这雪一样干干净净的那该有多好啊,那样就不会抵挡神了。

“杨真,快点,聚会了。”许姊妹小声喊道。

“哦,来了。”杨真边应着,转身回到房间。

唱完诗歌祷告后,杨真开口寻问道:“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想提出来共同寻求寻求。”

“好啊!”大家高兴地回应着。

“读了这么多神的话,道理上我也知道要顺服神,但每次临到修理对付的时候,我心里总是好讲理,不能在第一时间顺服下来,我也恨自己,为什么总是不能顺服神呢?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们知道这个问题的根源吗?知道该怎么解决吗?”

“对这个问题我谈一点个人的领受。我先读一段神的话和讲道交通。”许姊妹说着在电脑上点开神的话,读道:“人的本性就是人自己的生命,是人赖以生存的一种原理,人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就如背叛的本性,既然你能做出背叛你任何一个亲人或朋友的事情,那就证明这个东西是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是你与生俱来的一个天性,这个任何人也否认不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背叛(一)》)讲道交通中说:“人也想顺服神,再说也没有太大的试炼,也不需要付太大的代价,为什么还不能顺服神?到底什么原因?在这些问题上你老得省察,所以进入顺服神这个真理也不简单,别把这个事看太简单了,好像鸭子上架一猛劲儿就都能顺服,那是不可能的。你们说顺服神最大的难处在什么地方?……就是有一个背叛神的本性在里头起的作用太大了,背叛神的本性那就是狂妄自大的本性。狂妄自大的本性老使你狂妄自大、自以为是,所以你就能任意妄为,就能凡事都凭己的意思、凡事体贴肉体,你什么事总有理,总觉得自己对,总是认为自己这么做对,所以就这么做,你总按着撒但的哲学来处理一切的事,结果你就看不见顺服神的真实意义在哪儿,你就看不见你如果顺服神的心意、按着神的心意行到底意义在什么地方,你总觉得自己按撒但的哲学做对,你总觉得按撒但的哲学去行合适、好、你喜欢,结果你就不能顺服神。”(摘自《讲道交通(一)·顺服神的意义》)杨真揣摩着神的话和这段交通。

许姊妹继续交通说:“咱们之所以一次次地不能从心里顺服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都是因为里面有撒但背叛神的本性,这就是问题的根源。撒但从起初就背叛神,它想超乎神的权柄,被神打到半空,仍不思悔改,又在地上迷惑败坏了神所造的人类,与神分庭抗礼,搞独立王国。我们人类被撒但败坏几千年,我们的本性也已成了撒但的本性,里面满了撒但的各种毒素,什么‘天上地下,唯我独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天是王大,我是王二’,‘老子天下第一’,等等。受这些毒素支配,我们的所思所想、所说所做对神都是背叛。不经历神的审判刑罚,这个背叛本性是没法改变的。”

杨真点点头,不禁回想自己在组里尽本分的一贯表现,从心里认同许姊妹的交通。

杨真揣摩了一会儿,说:“对照神的话与讲道交通,看到我狂妄自大的撒但本性确实是背叛神的,就如:临到修理对付我总是辩解、讲理;与别人有意见分歧从不寻求真理,总以自己的意思为准,妄想让别人听从;别人的意见一旦跟我的不合,心里就能论断、远离,就能搞对立;我在人群中总想高居人上,领导别人,也总想凭自己的能力来把工作作好,得到别人的高看;尽本分不寻求真理原则,总以自己的观念、经验为高,甚至打着为本分着想的旗号,满足自己掌权的欲望。我有这些表现不都是受‘唯我独尊’‘老子天下第一’‘高居人上’的撒但毒素支配的吗?凭着撒但的这些毒素活着怎么能对神顺服呢?只能是远离神、抵挡神、背叛神,与神对立。到现在我才看清自己的本来面目,就是与神为敌的撒但的后裔,我的本性实质就是撒但的本性实质,没有什么区别。现在有这样的机会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得着洁净变化,这是神的怜悯与拯救。”

沈姊妹说:“我们再看看神对这类人的态度是什么吧。我来读一段神的话:‘假如说你能为神作工,但是你却不顺服神,不能真正地爱神,这样你不仅没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而且还会被神定罪,因为你是没有真理的人,你是不能顺服神的人,你是悖逆神的人。你只是注重为神作工作,却不注重实行真理,不注重认识自己,对造物的主并不了解也不认识,而且你对造物主不是顺服也不是爱,你是一个天性悖逆神的人,所以说就这样的人造物的主并不喜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通过读神的话,我们对神的公义性情又增加了一些认识,对神喜欢什么样的人、厌憎什么样的人也有了一点了解。神喜欢的是在神的作工中,能注重认识自己、认识神的人,喜欢的是能实行真理顺服神的人,是能真正爱神的人。神厌憎不追求真理只注重作工跑路的人,这样的人在神眼中不是尽受造之物的本分,到最后还会被神定罪、淘汰。就像保罗,他注重为主传道,撇弃花费,作了不少工,受了不少苦,但他不遵行主的话,对神没有顺服与爱,对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没有丝毫的认识,作工到最后依然狂妄自大,谁也不服,甚至瞎眼不认主耶稣是神,说自己活着就是基督,最后触犯神的性情被打入地狱之中。从中看到,人如果不追求真理,不注重追求认识神,临到事就不可能顺服神,只能悖逆神、抵挡神,与神为敌,最终被神毁灭。”

沈姊妹的交通使杨真对神的性情有了更深的认识,同时对神的心意也更加明白了一些,她接过话题结合自己的经历交通:“想想我刚信神时就认为自己为神有点花费,能把本分尽好就是对神有顺服了,经历神的审判刑罚后,虽然这方面的观点有了一点转变,但我没有注重实行真理,导致临到审判刑罚、修理对付的时候,我对神还是没有顺服。现在来看,我走的完全就是保罗所走的路,按我这样走下去,最后也是被神惩罚、淘汰的对象。我现在总算看清楚了,如果对自己背叛神的本性没有认识,不可能达到真实恨恶自己,更不可能追求性情变化达到顺服神。”

“是啊,我们已经看见神所作的一切工作都是为了拯救人、成全人,我们还不能顺服,这比不信神的人更悖逆,更抵挡真理,若始终不悔改,到神作工结束之际,只能遭到神的咒诅惩罚。我们是神造的,理应顺服神、爱神、满足神,这是神对我们的要求,起初神造了我们这个人类以后,就希望我们能顺服神、敬拜神,按着神的要求在地上生存。只有顺服神才能得着神的祝福,才能活在光明中,只有顺服神才能蒙拯救,活出真正有意义的人生……”许姊妹交通着。

大家都激动地点头,很快聚会时间就过去了。

晚上,杨真独自在一个房间里,打开窗户透透气,她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着,米黄色的窗帘随着凉风飘动着,屋里没有开灯,借着外面路灯的光线,能清晰地看到房间里的一切。杨真坐在床边,此时她心里痛苦、难受,如今方才看清自己的本来面目,她不禁反问自己:“这些年我到底在追求什么呢?唉,我根本就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人,信神到现在竟然是一个背叛神的人。这么多年神花费了多少心血代价来拯救我呀!”一想到神的等待与期望,杨真就觉得没脸活在神的面前,眼泪湿润了她的眼睛,“是呀,神知道我的本性是抵挡神、背叛神的,因此,神在拯救我的同时还要忍受我对神的悖逆抵挡,甚至是背叛。即便这样,神都没有放弃对我的拯救,一直在供应扶持我,等待我回转。神的爱是那样的圣洁、无瑕疵,是那样的浩瀚!”杨真没法用语言形容神的爱,她的心受神爱感动,从心里恨恶自己的野蛮、没人性,恨恶自己的撒但本性,她立志在以后的时间里,多实行真理顺服神,让神心得一点安慰。

“神啊!我以后该怎么实行才能满足你呢?……”杨真趴在床边小声地跟神说着心里话。之后,她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拿过电脑,她看到神的话说:“神对人类、对跟随他的人的准确要求,那就是:神需要跟随他的人对他有真心的相信、忠实的跟随、绝对的顺服、真实的认识与由衷的敬畏……当神对你有任何要求的时候,神试炼你的时候、审判你的时候、对付修理你的时候、管教击打你的时候,你对神应该有绝对的顺服。不要问理由,也不要讲条件,更不要讲原因,必须绝对地顺服。”(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十》)“彼得信神是追求一切满足神,追求顺服一切出于神的,刑罚、审判他能接受,熬炼、患难、生活的缺乏他也接受,一点怨言没有,这些都不能改变他爱神的心,这不是爱神至极吗?这不是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了吗?或是刑罚、审判,或是患难你都能达到顺服至死,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该达到的,这才是爱中的纯洁的成份。人如果达到这个程度那就是一个合格的受造之物,这最能满足造物主的心意。”(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在神话语的谆谆告诫中,杨真对神的心意、要求有了更清楚的认识。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应该对神有绝对的顺服,顺服从神来的一切,无论是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还是管教责打,不管神作的合不合自己的观念,自己理不理解,都要无条件地接受、顺服,追求绝对地顺服神这是作为一个受造之物该有的理智与本分。彼得就是一个绝对顺服神的人,当他出于好心不愿让主耶稣钉十字架的时候,主耶稣对他斥责“撒但,退我后边去吧!”(马太福音16:23)彼得当时不明白神的心意,但他顺服神的审判刑罚,反省认识自己的败坏。还有当神话语的试炼临到彼得,说要把彼得交给撒但的时候,彼得说出“神即使拿我当玩物,我何尝不是甘心乐意呢?”彼得依然能心甘情愿地顺服神、赞美神,彼得真正做到了对神顺服至死,最后得到了神的成全。彼得这样的活出令杨真心生羡慕,她知道自己还很败坏,不能跟彼得相比,但她愿意效法彼得,竭力往神的心意、要求上够。

转眼春天到了,路边的野花开了,树上、房顶上的小鸟在“叽叽喳喳”地叫着,不时地飞来飞去,它们歌唱着春天的来到,给春天增添了一份活力。

杨真坐在电脑前高兴地哼唱着诗歌,她神采奕奕,整个人精神焕发。经历了神的审判刑罚,杨真的人生目标又向前迈近了一步,她立志要做一个绝对顺服神的人,她也不断地在神摆设的环境中操练实行真理顺服神。

一段时间后,文字工作上又有新的要求,杨真和组里姊妹赶紧按着最新的要求来尽本分。当工作有点起色得到负责人的认可时,杨真心里很高兴,她就想多钻研一些业务,她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别人认可自己的工作能力。因着存心不对,神的审判刑罚再次临到了她。

一天晚上,负责杨真工作的兰姊妹来到组里,针对组里每个组员所整理的文稿中存在的问题作了交通。

“这些文稿出现这么多问题,转走之前,你们都在一起看了吗?”兰姊妹严肃地问大家。

“这些文稿是我最后一个看的,是我没认真看,应付糊弄了。”虽然有些文稿不是杨真整理的,但她觉得责任在于自己,自己应该主动承认。

兰姊妹看了看杨真,接着说:“你当时是怎么看的?为什么这些原则性的问题没有看出来,现在再看就看出来了呢?是不是有败坏性情拦阻着,或是尽本分的存心不对?……”杨真静静地听着兰姊妹的交通与对付,在默默地反省着自己。

兰姊妹继续说:“衡量咱们尽本分是否合格,一是看咱们尽本分的存心是不是为了满足神,走的路对不对;二是看咱们是否能按着神家的原则要求来尽本分。咱们走的路对,按原则尽本分才能得到神的祝福。接下来咱们要赶紧进入原则,这个月得解决这些问题。”

“好!”杨真点头答应着。

第二天,杨真坐在电脑前一言不发,只顾埋头作工作。

“杨真,你情形还好吧?”许姊妹坐到杨真身边,关心地问。

2个姊妹在说话

“嗯,还好。说实话,这次尽本分违背了原则,这是神对我的审判刑罚,心里虽然难受,但我知道神的心都是好的,是为拯救我。反省自己在业务上多钻研,存心不是为了满足神,而是为了显露自己,想得到负责人的高看,是为自己的名誉地位作工。神真是鉴察人心肺腑,当我存心不对,神的审判刑罚就临到了。凭着败坏性情尽本分根本不会有效率,也不会有好的结果。做事的源头错了,存心是为了个人的利益,在神眼中这就是作恶。以后我得端正自己尽本分的态度,可得存着敬畏神的心来尽本分,神的公义性情真是不容人触犯啊!”杨真感慨地说。

“杨真,跟你说句心里话,之前你常流露狂妄不能听取别人的意见,我也曾给你点过,但现在看到你变了!”沈姊妹笑着说。

“这一点,我也赞同,我也看到了你的变化。”许姊妹笑着点头给予肯定。

杨真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她激动地说:“感谢神,我的狂妄性情能有这点变化,这都是神的审判刑罚达到的果效!我觉得自己的生命进入才刚开始,还需更多地经历神的审判刑罚、修理对付、试炼熬炼,达到能在任何时候实行真理顺服神,那才是真正的变化。我离神的要求还相差好远哪!”

“对,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大家互相看看,传递着鼓励的眼神。

相关内容

基督徒日记——神爱带我走出争名夺利的痛苦日子...
神的审判洁净变化了我的狂妄本性
高大的我在磨炼中变得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