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专访/志忠:一位老基督徒得福存心的转变

88

转 折

志忠,八十一岁,全能神教会基督徒。1993年接受救主耶稣,成为数百名信徒的讲道人,信主期间曾被抓坐监,为主站住了见证;1999年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因信神、尽本分再次被监禁,遭受百般折磨也未背叛神,他自认为就他这样的受苦花费,才有资格得福进天国。几经神话语的审判刑罚,他才领悟信神真意,扭转了信神得福的不对的追求观点。

为义受逼迫——无怨无悔

在信神的生涯中,志忠经历了两次中共的抓捕,提起这事,老弟兄显得有些激动:“那是1993年,我信了主耶稣,看到圣经上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提摩太后书4:7-8)看了保罗所说的这些话,我认为只要效法保罗努力地作工、花费,到最终就能得冠冕、进天国。从那时起,我苦读圣经,背诵名章名句,操练讲道、作工。因着我的付出赢得了培训讲道人的杨教士的青睐与鼓励:‘是主拣选了你,你要努力做一名好讲道人,必能进天国享受永远的福气。’听了这些话,我更有劲了。之后,我辞掉工作全职为主花费……”

短短几年,志忠所负责的教会就传进二百多人,并建立了教会,弟兄姊妹也都喜欢听他讲道,他喜不自禁,觉得天国就在眼前。可就在这时,志忠夫妇和一名同工被中共抓捕了。志忠说,当时他想到主耶稣的话:“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5:10)为义受逼迫是蒙神纪念、得神称许的,为了能进天国,他无怨无悔。出狱后,他仍继续为主花费。

講道人在講道

1999年初,志忠有幸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当他得知全能神就是救主耶稣的再来,是提接信徒进天国的那一位时,他认为盼望已久的梦想就要实现,因此为神撇弃花费的劲更大了,热火朝天地投入到国度福音的扩展中。没想到,在一次传福音中,志忠再次被中共抓捕,这一次他被判劳教两年半。提起这次的抓捕,志忠说:“虽然在刑讯和劳教期间,肉体上受了很大的痛苦折磨,也有消极软弱,但在神的看顾保守下,我没有灰心,立下心志跟随神走到底!”

遭遇挫折——初步认识信神掺杂

当问起志忠两次被抓坐监最大的收获时,他说:“那时就觉得我有两次为义受苦的记录,这应该就是进天国得福的凭据了吧!因从信主一直跟到神末世显现,我都没有掉队,并且我也在为神作工、跑路、花费,两次遭受牢狱之苦,我都为神站住了见证,虽然我还不及保罗作工大、受苦多,那也算是对神有忠心的人了吧。之后,我就经常在弟兄姊妹面前讲以往受苦的经历,谈我是如何为神作工、跑路、花费的,可是……”志忠停顿了一下,搓搓手继续说:“有些弟兄姊妹却给我指出,说我这样交通是在高举自己、见证自己,容易作恶抵挡神。对于弟兄姊妹的指点,我是一百个不服气啊!觉得自己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吹牛说大话,像我这样信神年头多又能为神作工、受苦的人,你们有什么理由说我是作恶的?我心里很是憋屈、难受,就在我不服不满时,想起圣经上主耶稣说:‘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主啊,主啊,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吗?”我就明明地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2-23)我不禁开始思索:这些为主传道、作工,奉主名赶鬼、行异能的人,他们也吃苦付代价了,主为什么却说他们是作恶的人呢?

我实在想不明白,便向神祷告寻求。之后,我看到神的话说:‘你用天然个性来事奉神,按照个人的喜好来事奉神,还总认为自己愿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愿意的就是神所厌憎的,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来作工作,这叫事奉神?……这属于保罗一类的人,是倚老卖老、摆老资格,神不会成全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奉属于打岔神的作工。人总是持守老旧的东西、持守以往的观念、持守以往所有的东西,这对个人的事奉是一个极大的拦阻,若你不摆脱,这些东西就会断送你的一生,即使你为“事奉”神而跑断腿、累断腰,甚至殉了道,但神却一点不称许,反倒说你是作恶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取缔宗教的事奉》)又看到讲道交通中说:‘现在还有很多人总抱着自己那些受苦的资本摆老资格,以为“我信神多年,撇弃许多”,以为“我信神多年,受了多少苦,还坐过监,受过酷刑,受过大红龙的严重迫害,这就是我蒙拯救的资本,进天国的资本”。这话不成立。根据什么说不成立啊?因为神的目的、神作工的果效是要达到让人认识神,敬畏神远离恶,在你身上正好就没收到这个果效,那你就得被淘汰。神是根据人有无真理来定规人的结局,这个“有无真理”指什么说的?就是你经历神作工是否达到了敬畏神远离恶的果效。’(摘自《讲道交通(十)·关于神话《认识神是达到敬畏神远离恶的途径》的讲道交通(一)》)

读完神的话和讲道交通,我感到羞愧难当,脸上火辣辣的,我不正是神揭示的保罗一类的人吗?信神多年持守的就是:我信神时间长,坐过监,受苦大,资格老,我就是顺服神、忠于神的人,就有资格蒙拯救进天国了。我丝毫不明白神拯救、成全人的条件、标准是什么,竟把劳苦作工和被抓坐监当成了招牌挂在胸前,恬不知耻地到处传讲见证自己,按自己的观念想象把人带入歧途,还自认为是对神最有忠心的人,我真是作孽呀!神话语的揭示审判使我醒悟了过来,才认识到原来我一直以来是在凭观念想象信神,还把保罗的话当成了追求的目标和进天国的标准,以跑路、受苦为代价与神搞交易,看到我信神所追求的目标、方向,所走的道路全错了。我终于明白了主耶稣为何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马太福音7:23)这话了!我也明白了神的良苦用心,今天临到这样的审判是为了让我认识自己错误的追求观点,及时止住我作恶的脚步,我看到了神对我极大的拯救和爱。”

这事过后,志忠信神的观点明确了一些,他再也不炫耀自己的“光荣史”了,并且他还把自己的认识和收获跟弟兄姊妹敞开交通,他心里体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甘甜和享受!

经历失败跌倒——重新审视所走道路

当谈到性情变化的过程,志忠感慨地说,性情变化不容易,得福存心并不是经历一两次神的作工就能变化的,需要经历一个长期的审判刑罚的过程。接下来他谈到了自己经历到的一次比较大的审判刑罚。

“一段时间后,教会安排我到外地尽教会带领本分,我非常高兴,便暗立心志要好好尽本分,把教会工作作好了,将来必蒙神祝福。于是,我跟配搭弟兄了解教会情况后就开始召集聚同工会、福音会……穿梭在弟兄姊妹中间,忙得不可开交。弟兄姊妹遇到什么难处我都主动帮助解决,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我的花费付出得到了不少弟兄姊妹的赞扬,尤其一些新人弟兄姊妹夸赞说:‘像老弟兄这样撇弃花费、作工讲道的人,以后肯定能蒙拯救。’”说到这里,志忠弟兄有些惭愧地说:“听了弟兄姊妹的夸奖,我不但没有把荣耀归于神,还在心里偷偷地享受、欣赏自己,甚至还得意地想:恩典时代信主时我就是带领几百人的讲道人,今天带这几十人不是小菜一碟吗?我对未来充满信心,坚信只要努力作工,就能得着神的赏赐。当我偏行己路不知回转时,神兴起一个年轻的弟兄给我指点,说我一天到晚光忙着作工跑路不注重生命进入,时间长了会失去圣灵作工的。当时我表面也承认,可心里却很刚硬,不愿意接受,心想:‘你懂个啥?我不比你明白得多!’”

老弟兄在聚會

志忠老弟兄因走的路不对,只注重作工没有生命进入,聚会也是守规条,导致弟兄姊妹得不到扶持浇灌,遇事不会经历神的作工,活在消极软弱中,教会各项工作果效都不好。期间,上层带领扶持帮助过他几次,但仍不见转机,后来就对他说:“老弟兄,根据你这段时间尽本分的表现来看,觉得你不适合再尽这个本分了,你还是回原教会参加聚会吧。”就这样,志忠被撤换了。

经历这次撤换,印象应该是深刻的。这个从志忠脸上的表情就能看出来。

志忠点了点头:“是呀,当听到被撤换时,就如五雷轰顶,我心里特别难受,真是一百个不情愿,本想好好大干一番,做出点成绩来得神的称许,这倒好,竟然被撤换了……回家后,我里面黑暗痛苦,情形很低落,谁也不想见,也不愿意说话,甚至不想看神的话,我意识到这样下去很危险,才向神祷告求神拯救引领我。

祷告后,我看到神的话说:‘现在多数人都是这种情形:为着得福我得为神花费呀!为得福我得为神付点代价呀!为得福我得为神撇弃一切,为得福我得完成神的托付尽好我的本分。这是受得福存心支配的,完全是为得神的赏赐、为得着冠冕才为神花费的,这种人心里没有真理,肯定只明白一些字句道理到处炫耀,所走的路正是保罗的路。这种人信神就是一个劲儿地作工,在他的心中好像工作作得越多证明对神越忠心,作得越多肯定神越满意,作得越多肯定在神面前越该得冠冕了,保证在神家得福最大。他认为如果能为基督受苦,能为基督传道,能为基督死,性命都不顾,并且把神所托付的本分完成好,这就是神最祝福的人,这就是得福最大的人,肯定就是得冠冕的人。这正是保罗所想象的、所追求的,正是保罗所走的路,保罗就是在这个思想指导下来作工事奉神的。这种思想存心是不是来源于撒但的本性?……人有撒但的本性在世界上就是追求知识、追求地位、追求学问、追求出人头地,如果在神家里就追求为神花费、忠心,最后得冠冕、得大福。’(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走彼得的路》)‘人都是为自己活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人本性的概括。信神也为自己,得福更为自己,为神撇弃是为自己,为神花费还是为自己,为神忠心也是为自己,总之,都是为了自己得福。在世界上都是为了自己得利,信神都是为了自己得福,是为了得福撇下一切,为了得福能受许多苦,这些都是人败坏本性的实证说明。’(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外表的改变与性情变化的区别》)又看到一段讲道交通说:‘因人类败坏太深,人只知道为自己活着,凡事对自己有利就行,只要自己得福就行,心里根本没有敬拜神的意愿,没有人追求该为什么活着,怎样活着有意义,人都没有人生目标,人的心里满了败坏性情,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所以,信神也是为了得福效力,为了出人头地、满足自己的私欲,完全是为了达到脱离灾难、逃脱死亡的“得福”目的,才不得已以“为神家效力”作为交换的条件。……没有被神话语征服的人,因天然的败坏性情没有受到大的打击与摧毁,信神为得福、为躲避灾难混得不死的结局的观念根深蒂固,所以,为神家花费乃是交易,是为了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祝福,或以大的付出换取荣耀冠冕。这种得福存心来源于人的本性,完全是出于撒但的根深蒂固的东西。’(摘自《生命的供应·蒙拯救被成全的生命经历四个阶段》)”

神的话及讲道交通把志忠从痛苦黑暗中带了出来,同时借着神话语的审判揭示,他开始反省认识自己不对的存心与败坏本性。他说:“读了神的话我才认识到,我们人类被撒但败坏之后,都凭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撒但毒素活着,本性都是自私自利,唯利是图,以至于信神尽点本分也都是为了得福,并不是为了还报神爱、体贴神心意!我完全是为得福才辞掉工作各处传福音、讲道的,甚至受羞辱、蹲监坐牢也不怕。出狱后不在乎世人及亲友的讥笑毁谤,继续在教会里奔波忙碌,觉得只要能换来大福受什么苦都值。我认为在教会做带领地位越高越能得赏赐,得福的机会就越大,所以,让我做带领我就有劲,被撤销带领职务就消极、痛苦,与神较劲,甚至觉得活着都没意思了。唉!没有神话语的揭示与事实的显明,我根本认识不到自己得福的欲望这么强烈,以往尽本分吃苦花费的那股子劲原来都是邪劲,根本不是为了满足神。我从中看到自己的本性实质就是自私卑鄙,一直都在跟神搞交易,想以这些付出受苦换取美好归宿。回想自己信神多年享受了神许多话语的供应,我不但没有还报神爱,反而带着诡诈的存心跟神搞交易,我心里感觉亏欠自责,同时也意识到一旦得福的欲望破灭了,我随时会埋怨神,跟神讲理,甚至还会背叛神离神而去。我认识到自己活在撒但败坏性情中的危险后果,更感恩神对我的拯救,不禁向神献上感恩的祷告。”

老弟兄在禱告

实行路途——信神该追求顺服神、爱神

志忠看到一段神的话:“你信神跟从神你得有爱神的心,你得脱去败坏性情,你得追求满足神的心意,你得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你既信神、跟从神就得为神献上一切,不应有个人的选择与要求,你得做到满足神的心意,既是一个被造的人,那你就应顺服造你的主,因你本不能掌握自己,也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本能。你既作为一个信神的人,就应追求圣洁,追求变化。”(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志忠说,他从这段神话里明白了神的心意与要求,神并不是看他作工多少,地位高低,主要看他有无受造之物的理智与顺服,能否站在受造之物的位置上顺服造物主的摆布安排,能否尽心尽意尽好受造之物的本分来满足神。明白了神的心意后,志忠知道自己该怎么实行了,就跟神祷告,愿意放下得福存心尽好本分满足神。从这以后,志忠在灵修时就注重看神揭示人败坏实质的话,借着神话语的审判、开启,他明白了受造之物与造物主搞交易是可耻的事,他得福的存心一点点淡薄了,对神也有了一些顺服,心里轻松释放了许多。

试炼再次临到——有了更深的认识

一年后,志忠又被选为带领,他深知是神高抬,给了他一次弥补过犯还报神爱的机会,他暗暗告诫自己绝不能再跟神搞交易伤神心了。可就在这时,事情又有了变化,第二天当他来到教会时,负责工作的弟兄告诉他,因中共再次加大了迫害、抓捕基督徒的力度,像他这样被抓捕过有案底的需隐藏灵修,不能尽教会带领的本分了。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志忠大为震惊。他谈到当时的感受:“我当时心里很下沉,觉得自己连本分都尽不上,还有什么资格蒙拯救呢?但心里有一个意识,这事临到有神的心意。于是我就向神祷告寻求,祷告后,想到神的话‘信神就当顺服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信神就当顺服神》),神话语的开启使我的心慢慢平静了下来。

又看到神的话说:‘我要的是什么样的人你得知道,国度里不容许有污秽的人进去,不容许污秽的人玷污圣地,你虽然作了许多工作,你虽作工多年,但到头来仍是污秽不堪,你想进我的国度,那是天理难容的事!从创世到如今我未曾对任何一个献私情的人开过这样的方便之门,这是天规,谁也打不破!……假如你就是为了得赏赐,不追求自己的生命性情有变化,那就一切都徒劳了,这是永不改变的真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我定规一个人的归宿不是根据其年岁的大小,不是根据其资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据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据其可怜的程度,而是根据其有无真理,除此以外别无选择。你们都应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样都要受惩罚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改变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还有一段上面的交通:‘人的信神观点如果不改变,人永远也不会具备约伯的信心;人的信神观点如果不改变,人永远都是在危险之中,随时随地都有背叛神而沉沦的危险。’(摘自《生命的供应·从人对神的观念看人信神的观点》)

此时,我明白了神拯救成全人的标准,神定规我的归宿不是根据我尽什么本分,资历多深,主要看我是否追求真理、得着真理,性情是否有变化,这才是进天国的凭据呢!我是否做教会带领,有无地位,这并不决定我是否能蒙拯救。只有好好追求真理,认识神作工,顺服神的主宰安排,才能得着真理达到蒙拯救。神鉴察一切,对我的卑鄙存心了如指掌,要不这样显明我对自己没有更深的认识,借此使我看到自己自私卑鄙的撒但本性根深蒂固,必须接受神多次的审判刑罚、显明、对付才能逐步变化。认识到这些,我从心里感谢神对我的审判刑罚。”

经历了这次的审判,志忠对自己自私的本性有了更深的认识,也看清了追求得福不追求真理的严重后果,他从刑罚审判中体尝到神拯救自己的心意,更有信心继续经历神的作工。后来,神又摆设环境检验他……

志忠说,因着他之前被抓捕过,而且年龄也比较大了,教会考虑到他的安全就暂时没给他安排本分,只让他每星期聚三次会。当时志忠也有点顾虑,担心自己的前途,但他马上意识到这样想不合真理,又是受得福存心支配的,就赶紧向神祷告背叛自己不对的存心,他想到神的话说:“现在即使你不是作工的人,但你能尽到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能追求一切任神摆布,神怎么说你都顺服,什么患难、熬炼你都能经历,虽软弱但心还能爱神。对自己生命负责的人是愿意尽到受造之物本分的人,这样的人追求的观点就对了,神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在神话语的带领下,他认识到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应该顺服造物主的摆布安排,不该有个人的选择和要求,不管把他放在哪儿、对他怎么安排,他都应追求真理,追求性情变化,满足神的心意和要求。他认识到具备受造之物的理智与顺服,是他该实行的真理,也是该尽到的本分。明白神的心意后,他开始操练写讲道稿、诗歌来见证神的作工,见证神的性情……当他放下得福的存心顺服神时,心里感到特别踏实、平安。他说在操练写讲道稿、诗歌的过程中,明白了不少真理,对自己、对神有了更真实的认识,也找到了该追求的目标——高举神、见证神,这才是一个受造之物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本分!

寫字

结语——经历后的收获

后来,志忠又看到神的话说:“信神就是为了让你这个人能顺服神,能够爱神,尽到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这是信神的目的。……信神主要是从肉体的生活之中转入爱神的生活当中,从活在天然里转到活在神的所是里,从撒但权下走出来,活在神的看顾保守之下,能够达到顺服神不顺服肉体,让神得着你的全心,让神成全你,脱离撒但的败坏性情。信神主要是为了让神的大能、让神的荣耀在你身上显明,来遵行神的旨意,成就神的计划,在撒但面前能够为神作见证。信神不应该是为了看神迹奇事,也不应该是为了个人肉体,乃是为了追求认识神,能够顺服神,像彼得一样顺服至死,主要是为了达到这个。”(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话语成就一切》)志忠说这段神的话再次把信神正确的追求观点与路途说出来了,他更加明白了信神应该追求顺服神、爱神;追求尽到受造之物的本分来满足神;追求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活出神话来荣耀神、见证神;追求像彼得一样爱神至极,成为一个认识神的人,这才是信神之人应该有的正确观点,才能达到蒙拯救。明白了神的心意与要求,志忠再次向神献上感恩的祷告。

回忆以往,志忠感慨万千,他谈的最多的还是神拯救他的良苦用心。他说:“为扭转我错谬的信神观点,使我走上信神正轨,神摆设了各种环境来变化我,虽然受了些痛苦和熬炼,但正是借着经历这一次又一次的审判刑罚、对付修理,使我的生命性情得到了一些变化,认识到为得福信神是可耻的,不能得到神的称许,也看到了神公义、威严不容人触犯的性情,同时也体尝到神对我父教子般深沉的爱和实际的拯救,从心里对神产生了敬畏和爱慕之心。现在我的心志是:甘愿做一个最小的跟随者,宁可一无所获也要追随神,为神效力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