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目录

16 这是一个怎样的“黑社会”?

——一个浪子重获新生的经历

辽宁省 小强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跟随全能神的基督徒,是全能神的看顾保守使我活到了今天,是全能神的话语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改邪归正走上了人生正道,也使我有了人生目标,知道如何做人,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人,知道了善与恶、真与假、正义与非正义、光明与黑暗的区别,明白了什么是真理,什么是邪说谬论,什么是弄虚作假、颠倒黑白,更看透了人世间的丑态、社会的黑暗、人心的险恶。因着信全能神,我得的太多了,我从心里感谢全能神,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我是在2001年接受的全能神新工作。在信神之前,我是一个满身恶习的人,吃喝嫖赌、打仗斗殴、谁也不服,我的人生法则就是,“天老大,我老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你是黑社会大哥,你干我,我也干你,你是大老板,我是小老板,你吃啥,我也吃啥”。

我16岁辍学,父亲给我开了个饭店,我就在社会上混,就开始打仗斗殴。19岁当兵,复员后,在公安局开车。在此期间局长让我们开车给区长、市长送礼。我父亲是个正直的老公安干警,当时办公室主任跟我说送礼这事不要跟父亲说,剩下的东西给我一份。回家后,我把这事告诉了父母,父亲非常气愤,就骂他们。父亲说:“咱不干了,咱不伺候那些混蛋!”后来我开始经商,从一个生意发展成两个,后来又开练歌厅。钱挣得多了,自然脾气越来越大,有钱就变态,天天喝酒打仗,在酒店赌博,吃摇头丸,吸大麻,最后跟别人斗殴,大动脉差半毫米就被砍断,差点被砍死,最后败坏到顶峰,洗桑拿、住宾馆、泡练歌房,整天吃喝玩乐、醉生梦死。这些就是我那时的日常生活,白天挣钱,晚上挥霍。当时我与妻子经常打仗,拿刀把家里的东西都打烂,包括所有家具及家里的大玻璃。在这期间,我从小最好的把兄弟跟黑社会老大殴斗,把黑社会老大砸死,最后被判了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但我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照旧奢侈糜烂。

我当兵时得了胰腺炎,后来转变成慢性胰腺炎,住院期间主任医生告诉我如果再喝酒就要成为胰腺坏死,我还有心脏病、阑尾炎,肚子疼时成宿睡不着觉,生不如死。就这样,恶习一样也没改掉,过后还是以往一样的生活。俗话说“恶有恶报”,上次殴斗时,我阑尾炎手术还没出院就又被砍倒抬进医院,大动脉差点被砍断。后来我妻子说:“挣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命没了要钱有什么用!咱们跟妈信主吧!”我听了觉得也对,我就和我妈、妻子去了教会信了耶稣。开始我还挺虔诚,每周末都去做礼拜,也听道也奉献,可我的脾气恶习都未改变。

我母亲在一次讲道中讲到现在出现一个“东方闪电”的教派,是假道,是黑社会,进去后就被割耳朵、打断腿,很厉害,叫弟兄姊妹千万别接触,讲了许多,资料也有很多。我听后心想:黑社会我也不是没见识过,我就不怕什么黑社会,要是让我遇上了就跟他们比量比量。后来有不少“东方闪电”的弟兄姊妹来我们这儿传福音,我发现这些人都是些中年妇女、小姊妹,也不是什么黑社会呀。后来终于看见一个“黑社会”,是个弟兄,骑个破自行车,头戴大皮帽,我一看就乐了,这就是所谓的“黑社会”呀!我跟母亲说:“你再别念那些资料了,我看来咱家这些人都挺好,你那么对待人,连讽刺带挖苦,给人白眼,人家也不打不骂,跟咱不一样。”在这些人当中有的还是我家亲戚,我都了解,什么“黑社会”,纯属造谣。后来我母亲被他们的真情和爱心感化,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开始,我母亲怕走错路,不让我们接受,她自己先考察,后来母亲仔细考察后,定真了是真道,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显现,就让我们全家都接受了。

从那以后我们就开始读全能神的话。从全能神的话中我看到了神的公义圣洁,神恨恶人的罪恶,同时认识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太深了,满身的污秽邪恶,没有一点真正人的样式,就是撒但的化身、丑陋不堪,不配活在神面前。全能神的话语让我产生了真正的敬畏之心,知道了自己败坏的根源,有了变化的路途,这是我在信耶稣时根本不明白、更达不到的。全能神的话语显出了威力,两个月以后,我就把烟戒了,酒也不喝了,外地客户来了,我也不敢去桑拿找小姐搞淫乱了,晚上不去赌博了,也不打仗骂人了,脾气越来越好,更重要的是,这在原来认为根本不可能的事,如今却变成了现实。家人看见我的变化,都高兴得把荣耀归给神,认识我的人也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我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一边做生意,一边敬拜神,与神的关系越来越近,我的生活越来越正常,最后慢性胰腺炎也好了,到现在也没复发,彻底好了。我并没有求神医治,但神却祝福了我。我对神存着天大感恩的心,全能神不光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还赐给我真理教我如何做人,把全人类的奥秘向我打开,让我知道天上地下的一切奥秘,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赞美神!从此我立下誓言为神传福音,把神拯救人的大好消息告诉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都接受神的拯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还报神的爱。

但当我们传福音的时候,却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遭到了大红龙的百般追捕和残酷迫害。有一次,我和弟兄被抓进监狱,大红龙大冬天把我扒光,往身上浇凉水,与我一同进监的小弟兄被毒打。这时,我从心里恨恶大红龙,以前我走下坡路,在社会上无恶不作,它们还高看我,跟我称兄道弟,真是社会上所说的“警匪一家”。如今我信全能神走正道、变好了,它们反倒逼迫、抓捕、毒打,把这些信神的人视若仇敌,要把你置于死地,大红龙真是一伙恶魔!在这个社会里,你越坏、越有钱有势它越惧怕你,你越是好人,越老实忠厚它越欺压你,越把你踩在脚底下。中国这个社会真是太黑暗了,大红龙太邪恶了!现在网络、报纸、电视都说全能神教会是邪教,什么绑架、淫乱等等,这纯粹是造谣,是对全能神的亵渎!如果电视台说的是真的,我敢向上天发誓,让我全家死光光,全家下地狱被火烧,万劫不复,今生来世永不超生!它们昧着良心编造谎言敢向上天起誓吗?全能神对人作高标准、严要求,他不允许人做一点违法乱纪的事,更不允许基督徒参与政治活动,只让人认祖归宗敬拜神,让人追求真理、会分辨善恶达到性情变化,脱离撒但黑暗权势,成为一个真正的人类,让人都过上真正的幸福生活,这是神的心愿,神对人没有半点恶意,对人都是拯救,都是爱。自从我跟随全能神以来的十多年间,我从没骂过人、打过架,更没有找过一个女人搞过一次淫乱。我们信神是为了敬拜神远离恶,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我们怎么可能去睡灵床、搞淫乱?如果那样又何必来信神,在世界上不是随便吗?人再没有人格也不能让自己的母亲、妻子去参加这种组织,除非是畜生!现在我们全家都信全能神,包括我父亲——老公安,他说因为他看到了神的全能,只有真神才能把他儿子改变,使他死里复活重新做人。我老父亲在1995年被医院判死刑,说是肺心病,还有萎缩性胃炎,又转胃癌。他看到儿子的改变后也归向了全能神,最后病得痊愈。我从心里感谢全能神对我们一家的拯救。

全能神说:“神不参与人类的政治,但神却掌握着每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命运,掌握着这个世界,掌握着整个宇宙。人类的命运与神的计划息息相关,没有一个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能逃脱神的主宰。想知道人类的命运就必须得来到神的面前,神会使跟随敬拜他的人类兴盛,会使抵挡弃绝他的人类衰退灭亡。”“一个人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人打入地狱;一个国家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国家毁灭;一个民族起来反对神的作工,神会让这个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复存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大红龙一贯打击正义、扶持邪恶,它们编造谎言、栽赃陷害、无中生有亵渎全能神,诽谤、论断、定罪全能神教会,把真的说成假的,把假的说成真的,这些虚假宣传让我真正看到了它的本来面目,它们就是抵挡神的恶魔,是神的仇敌,注定被神毁灭。

我奉劝那些真正有人性、寻求真道的好人们,不要听信大红龙的谎言,不要再受它们蒙蔽,因听信谎言和邪说谬论抵挡真神(全能神、老天爷)最后必定遭毁灭受惩罚,成为大红龙的殉葬品,岂不枉活此生!我们全能神教会的弟兄姊妹从来就不是信哪个人、哪个组织,而是看了全能神的话语,神话改变了我,所以我才认定全能神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天下人间只有全能神是真神,他就是主耶稣的再来,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同胞们,不要再犹豫,不要再徘徊,赶快接受全能神回到神的家中吧!全能神,人类的拯救者,他无时无刻不在等待着我们的归来,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