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各类书籍正义与邪恶的较量33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33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狂妄的我

甘肃省 王珉

我原是三自教堂的一名神学生,2001年7月进入陕西省圣经学院学习。因着对信神有炙热的追求,我非常确信当主二次再来的时候定能将我接回天家,因此常常在脑海中描绘天国的美好景象,甚至常常眼望无边无际的蓝天盼望耶稣早日驾着白云接我到三层天上作王掌权。但万万没有想到,如此盼望耶稣再来的我竟然在耶稣到来后充当了当代的法利赛人,一度成了抵挡神、弃绝神的罪魁。多亏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否则我将会因着抵挡神而万劫不复,永远也没机会被神带入神的国中。

记得刚入学时,省统战部、民政局的领导来我们学校视察时说:“现在各地都出现了一个名为‘东方闪电’的异端、邪教组织,并且来势凶猛,搞得整个宗教界混乱不堪。你们将来都是教堂的骨干,所以,你们一定要严格遵循‘爱国爱教,荣神益人’的方针理念管理好教徒,坚决打击非法传教的狂热分子,维护好社会的稳定,别因着自己的失职给你们信仰的宗教脸上抹黑。”听了领导的一席话,我们学校的牧师便开始加强对信徒的管理,完善宗教的各项制度,还成立了“爱心基金会”,以此来洗刷“异端、邪教”给宗教带来的“污点”,同时为了抵制“异端”的破坏,校长张牧师还特地开设了一门“抵制异端、邪教‘东方闪电’”的课程。看到学校这样郑重其事地对待此事,我心想:对于异端、邪教没必要小题大做,有我们一大批神学生护教,可谓是“万夫莫敌”,谁也别想从我们手里把弟兄姊妹拉跑。后来,校长又跟我们说了很多有关“东方闪电”的“内情”,说:“他们把书里都抹了迷药,人一看就会大脑失常,不能自控,想退都退不出来。他们还把圣经否了,所传的没有一点圣经根据,那本书我已经看过了,我敢肯定那就是迷惑人的、骗人的……”听了这些话后,我对“东方闪电”产生了一种莫名的仇恨与敌视,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异端击垮、消灭,保护好弟兄姊妹。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写批判异端的文章、交流抵制异端的经验成了我的必修课,并且我自认为这样做就是对主忠心。

寒假回到家中,我目睹的却是一连串令我意想不到的事。“东方闪电”的人竟然把我们本地聚会点中一半的信徒都给拉走了,更令我惊讶的是,曾因信主被抓从不屈服的讲道人——我的父亲也被“迷惑”了。发生的这一切让我气愤极了,心想:哼!你们这帮不自量力的异端分子,竟敢在我堂堂神学生的头上动土,胆子也太大了!我正想见识见识,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大能耐,如今你们却送上门来了,我要叫你们有来无回!为了不让其余的弟兄姊妹也落入“虎口”,我赶紧对聚会点实施了全面封锁,不允许弟兄姊妹接待陌生人,紧接着开始“挽救”被“迷惑”的人。首先我用早已熟背的圣经知识与父亲展开论战,但五天过去了,一点果效也没有,不管我怎么说,父亲仍是“执迷不悟”。为了使父亲能早日“迷途知返”,我恐吓他说:“现在国家正在严厉打击异端、邪教,牧师都说那是一伙反党组织,如果被政府抓住还会判刑的,你赶紧回头,别再固执了。”父亲坦然说道:“从古至今,哪个信神的人不受逼迫?福音的种子不都是从殉道者的血泊中生长起来的?就连圣洁无罪的主耶稣,政府都不放过,将其钉死在十字架上,更何况跟随他的信徒呢?我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就不怕死。”听了父亲的回答,我感到束手无策,更加确定父亲是走火入魔了。为了持守对耶稣的“忠贞”,我厉声对父亲说:“头可断,血可流,耶稣的信仰不能丢,今天我对你提出最后的警告,给你三个选择做个了结。第一,你立即向耶稣祷告认罪悔改;第二,选择加略人犹大的自刑方式了结自己;第三,我跟你断绝父子关系,永远不承认你这个父亲,永远不回这个家,你既已背叛耶稣在天之父,那就别怪我背叛你了。”面对这三个选择,我本想父亲肯定会选择第一个,只见他沉默了一会儿,泪流满面地说:“我走!我走!这个家留给你。”随后父亲简单地收拾了点行李,拖着沉重的步子朝门外走去。看着父亲走出家门,我心里无比喜悦,感觉自己为耶稣打了胜仗,心里还默默地祷告咒诅这个叛逆的父亲。父亲没走多远又回过头来伤心地对我说:“我这一走,可能是永别了,但我还有个请求,我给你留下了一本神话书,放在抽屉里了,你以后把他看完。”说完父亲转身正要走,母亲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她跪倒在地,抱着我哭喊起来:“你赶快让你爸回来,你只要把神话书看完,看完以后你说啥我们都听你的。”我说:“我们的牧师早已把那本书看过了,确定那就是假的,是迷惑人的,我何必多此一举浪费时间呢?”在母亲的再三哀求下,我答应了她的请求,准备亲自深入“虎穴”查明究竟,以此来挽救他们。

但是,当父母满心欢喜地捧着神话书让我看时,我突然想起张牧师说过这些书里都抹了迷药,又联想到《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在书里抹毒药害死司马懿一事,顿时我毛骨悚然,不敢再碰那本书,心想:父母可能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中毒了,又想拉我下水,我才不会那么傻呢。于是,我一边敷衍父母,一边找来半截竹棍,小心翼翼地用竹棍翻开那本书。父母看到我如此举动不禁摇头苦笑,随后父亲说:“你是怕书里有毒啊,我不怕,我给你翻,你离远点看吧。”我连忙信誓旦旦地说:“这里面真的有毒,张牧师都跟我们说了,人一看就会大脑失常,不能自控。”父亲说:“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们牧师说他看过这本书了并确定是假的,然后又说这书里有毒,人一看就会大脑失常,不能自控。既然他已经看过书了,那他的大脑失常了吗?他说这话不是前后矛盾嘛,很显然这是他编的假话,三岁小孩子都能识破的谎言竟然把你给骗了。”听父亲这么一说,我心里不禁一愣: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些呢?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牧师说错了?也不大可能啊,他老人家现年八十岁了,从十三岁就开始信主,曾跟宋尚杰博士学过圣经,又因着信主曾入狱二十年,他这么虔诚怎么可能撒谎呢?我怎么也想不通,最后一想:唉!算了,不管他怎么说,我先把这本书看完再说,也许能从书里找着更有说服力的把柄来反驳父亲。

翻开这本书的第一页,我看到《写在前面的话》中说:“虽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么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达到合神心意。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人虽然知道‘神’这个字眼,知道‘神的作工’这样的词,但人并不认识神,更不认识神的作工,这就难怪所有不认识神的人都是糊涂信了。……‘信神’就是相信有神,这是最简单的‘信神’的概念,进一步说,相信有神并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种简单的信仰,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义是人能在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的基础上来经历神的说话,经历神的作工,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满足神的心意以及达到认识神,这样的历程才叫信神。”我一边小心谨慎地读着这些话,一边挖空心思地寻找其中的破绽,可是读到这里,我不但没有找着破绽,反而从心里很佩服这些话。因为我在传福音期间,世人也曾问过我这个问题,当时我很模糊地对他说:“信神就是口里承认耶稣为救主,心里相信他从死里复活。”后来,虽然我也曾参加过几次基督教义的培训,又上了神学,但对这个问题仍不清楚,就连我所接触过的几位著名的牧师都没有讲明白,今天这书里用一句话就把这个问题说清楚了,真是一语中的。虽然从这些话里没有找出漏洞,但我仍不甘心,心想:不行,我得继续找,一定不能漏掉书里面的任何蛛丝马迹,否则我的父母和那些被迷惑的弟兄姊妹就彻底完了。当我看到“耶稣在耶和华的作工以后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间,他的工作是在耶和华作工的基础上,不是独立成一体的,是神在结束了律法时代以后所作的新时代的工作。同样,在耶稣的工作结束以后神仍在继续着他下一个时代的工作,因为神的整个经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旧的时代过去就要有新的时代来取代,旧的工作结束就要有新的工作来接续神的经营。此次道成肉身是继耶稣的作工之后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这些话时,我心里高兴极了,心想:终于让我找着破绽了,圣经里哪处记载神还要第二次道成肉身了?这完全是胡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于是,我指着书向父亲怒吼道:“你看!这么明显的错误都看不出来,亏你还讲过道……”父亲忙安抚我说:“你刚才不是看见书上说‘寻求真理不是争争吵吵就能得着结果的’吗?你先把书看完再说。”“少来这一套,我才不上你的当呢!就凭这一点足可以定你们是异端,还有什么可看的,以前我没看书时你说我凭空抵挡,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赶紧把书毁了,别再上当了……”

正当我和父亲辩论之时,有两位弟兄来到我家,他们微笑着向我打了个招呼,我一看就知道跟我爸是一路的,就瞥了他们一眼,没吱声。其中一位弟兄很谦卑地说:“弟兄,我们听说你在上神学,你一定明白很多圣经知识,今天来是想和你交流交流,当然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次长进的机会,望你不要保留,如果我谈的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你多多指教。”我轻蔑地一笑,没好气地说:“有什么可谈的?不是一个道,不念一本经,不走一条路,哪有共同语言?你们不觉得这样的谈话是多此一举吗?你们还是走吧,别浪费口舌了,免得最后惹得彼此都不愉快,就一个‘神第二次道成肉身’就已经离道反教超出圣经了,还有什么可谈的?”弟兄听后很温和地问我:“圣经是什么时候成书的?”我脱口而出:“旧约圣经成书于公元前400年,新约圣经成书于主后300年。”弟兄又问道:“圣经是神作工之后有的书,还是神作工之前有的书?”我说:“废话,当然是神作完工之后使徒、先知才记载下来的。”弟兄笑着说:“你说得对,那么我们就可以肯定地说,先有神的作工后有使徒、先知的记载,也就是说,圣经是人根据神作工的进程而一点点记载下来的,神并不是根据圣经来作工的。就如恩典时代,耶稣没有拿着新约圣经去作工,而是按着父神的心意开辟了高于律法时代的新工作。当时的以色列人都看旧约圣经,都熟背旧约圣经,为什么他们还能把耶稣钉在十字架上呢?就是因为耶稣作的具体工作在旧约圣经里没有记载的缘故。在旧约圣经里根本没有说有一位名叫耶稣的要来,也没有记载耶稣来后要说什么话、作什么工作、活多大岁数,更没有提到神要道成肉身这事,所以当时的以色列人根本不知道耶稣的真实身份,直到耶稣作完救赎的工作之后,人们才知道他就是旧约里预言要来的弥赛亚。由此可见,圣经只是一部分神作工的历史记载,人从圣经中只能知道神已经作过的工作,并不能知道神在新时代要作的工作。比如:在律法时代,人就知道神能颁布律法、定诫命,带领以色列百姓出埃及等,他们绝对不会知道新约时代神的心意是让人悔改、认罪、背十字架、爱仇敌等;同样,在恩典时代,人就只能知道耶稣上十字架为人流血牺牲,作了人的赎罪祭,赦免了人的罪,绝对不会提前知道在末世神要作的工作及对人类的要求。因为神的工作作到哪儿,人就知道、认识到哪儿,神若不作工,人永远也不会提前知道神还未作的事。”我反驳道:“怎么不知道?耶稣作工时就已经预言他二次再来的事了,并且在《启示录》里都记载了耶稣再来时要作分别绵羊、山羊的工作,要作万教合一、赏善罚恶、揭开七印、展开书卷、审判活人死人、毁灭世界、造新天新地的工作,无非就是这些工作呗!”弟兄说:“这些确实是耶稣再来时要作的工作,但人知道的这些只是约翰从异象中看到的,圣经里并没有详细记载神具体是怎么作这些工作的,所以人也就不知道神怎么分别山羊、绵羊,万教归一都归到哪里,神根据什么来赏善罚恶,如何审判活人死人等等。同样,人只是从圣经上知道耶稣还要再来,但人却不知道主耶稣再来时究竟是以什么方式来。”我马上抢着说:“当然是驾着白云来了,到那时地上的人都看见他满载荣耀、大有能力地显现在空中,然后号筒一吹响,信徒都被提到空中,神再毁灭世界,最后造新天新地,让信他的人生活在其中。”这时弟兄反问道:“那圣经里说耶稣再来时像贼一样,这该怎么解释?还有路加福音17章24-25节中说:‘因为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好像闪电从天这边一闪,直照到天那边。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这又该怎么解释?”我立即回答:“那是指耶稣在地上受苦说的。”弟兄说:“那‘又被这世代弃绝’中的‘又’指什么说的?”“那节经文里根本就没有‘又’字。”我斩钉截铁地说。这时弟兄微笑着打开圣经找到那节经文拿给我看,我不禁一愣,看到上面确实有个“又”字,但我仍不甘示弱,急匆匆地找来我的圣经又看,同样也有一个“又”字,我心里很纳闷:怎么会是这样?我以前怎么没有看见过,真是奇怪了!连圣经都站在了他们一边,难道我一个堂堂的圣经高手就这样被他们击败了吗?不行!我得和他们挑战到底。此时的我脸上火辣辣的,面部表情很不自然,结结巴巴地追问道:“那你,你怎么解释?”弟兄说:“路加福音17章24-25节里记载的内容很明显是预言耶稣再来时的情景,这里的‘人子’‘受苦’都是指神第二次道成肉身说的,如果是指神的灵说的,那神的灵满载荣耀、大有权柄又怎么能被世代弃绝呢?只有道成肉身才能说是人子,才能谈到受苦。另外,圣经上所说的‘像贼一样’是指神道成肉身隐秘降临说的。”听了这些我无话可驳,但是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我还是故意找借口还击他,说:“你这是断章取义,曲解圣经。”弟兄听后很耐心地给我查考了圣经中所有预言耶稣再来的经文,如:“若不警醒,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启3:3)“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太24:44)“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太24:50)“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太24:27)“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太24:30)“看哪,他驾云降临,众目要看见他,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启1:7)并且弟兄还说:“这些都是预言耶稣二次再来的经文,这些经文看似矛盾,有的说像贼一样,有的说驾云降临,其实这正是把耶稣再来的情形、方式完整地预言了出来。也就是说,耶稣二次再来的时候先是像贼一样隐秘着来,然后再公开驾云而来向万人显现。如今神已道成肉身隐秘降临在人中间作工拯救人,不久神还要公开向人显现。所以,圣经中预言耶稣再来的经文都不相矛盾,都有它的所指,我们看圣经千万别断章取义,抓住一节经文就盲目下断案,以免步法利赛人的后尘。”唉!我说人家的话人家反倒用在我身上了。听了这话虽然我心里有些不自在,但说实在话,对于弟兄所讲的我是心服口服。眼看自己即将败北,索性我使出最后一招,不服气地说:“即使耶稣已经来了也轮不到你这个小民来报信。”听我这么说,弟兄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着说:“神的智慧高过人的智慧,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神要将自高的降为卑,将自卑的升为高;神要拣选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拣选贫穷的让那富足的羞愧,拣选愚拙的叫那聪明的羞愧。回顾耶稣在地上开展恩典时代的工作时,那些法利赛人、文士、祭司长自以为对耶和华特别忠心,但在耶稣眼中他们是假冒为善的毒蛇,神并没有拣选他们,也没有在他们中间作工,而是在圣殿以外拣选了一些法利赛人眼中的罪人,就像税吏、妓女、渔夫等。还有,在耶稣诞生时,神并没有启示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而是借着天使将信息报告给了牧羊人,身份卑贱的牧羊人却成了第一批得知救主诞生的人。”“神为什么有意这样作呢?”我不解地问道。弟兄回答说:“不是神有意这样作,我们看一段经文,在约翰福音2章里记载了耶稣在迦拿娶亲的筵席上所行的头一件神迹,当时耶稣选择了哪些人配合他的作工呢?”我说:“耶稣叫佣人把水倒在缸里,又差派佣人舀出来给客人喝。”弟兄问:“神为何不请管筵席的人或者新郎来做这事呢?”我琢磨了一会儿说:“他们不大可能去做,因为把水变成酒按逻辑是行不通的,况且他们还得考虑后果,这又是耶稣行的头一件神迹,如果水变不成酒,他们把水当作酒给客人喝,那不是戏弄客人吗?”弟兄说:“在人看耶稣得差派有地位、有名望的人去作工作,但神特别有智慧,就差派那些没身份、没地位的人,这样不但能使工作顺利完成,同时也能显明人,使那些自以为尊贵的人蒙羞,这就是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啊!”

弟兄的一番交通把我折服了,我哑口无言。原以为使出最后一招能给自己挽回一点面子,没想到我还是败阵了,以往自以为对神以后作的工作无所不知的我,在今天这场“较量”中才看到自己真是一贫如洗。最后弟兄给我读了几段神话:“全宇之下凡知道耶稣救主救恩的人都在‘苦苦地巴望’耶稣基督能够突然降临,来‘应验’耶稣在世时所说的话‘我怎么走,同样我还要怎么来’。人都这样认为,耶稣钉十字架复活以后,是驾着白云归到天上至高者的右边的,同样,他仍然驾着一朵白云(白云就指耶稣归到天上之时所驾的白云)带着犹太人的形像、穿着犹太人的服饰降临在苦苦巴望他几千年的人类中间,向他们显现之后赐给他们食物,向他们涌出活水,满有恩典、满有慈爱地生活在人中间,活灵活现等等这一切人的观念中所认为的。但是,耶稣救主却并没有那样作,他作的与人的观念恰恰相反,他并不在那些苦盼他重归的人中间降临,而且也没有驾着‘白云’向万人显现。他早已降临,但人却并不认识,人也并不知晓,只是在漫无目的地等待着他,岂不知他早已驾着白云(白云就指他的灵、他的话、他的全部性情与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胜者中间!……人若总是称呼我为耶稣基督,却并不知道我在末世又开辟了新的时代,开展了更新的工作,而是一直痴痴地等待着救主耶稣降临,这样的人我都称其为不信我的人,是不认识我的人,也是假冒相信我的人。就这样的人怎能看见‘救主耶稣’从天而降呢?他们所等待的并不是我的降临,而是犹太人的王的降临,也并不是盼望我能够将这个污秽的旧世界彻底灭绝,而是盼望耶稣再次降临将其救赎,就是盼望耶稣重新救赎全人类脱离污秽不义之地,就这样的人怎能成为成全我末世工作的人类呢?人所愿意的,并不能了结我的心愿,也不能成就我的工作,因为人只是仰慕或怀念我作过的工作,人并不知道我是常新不旧的神自己,只是知道我是耶和华、我是耶稣,却并不知道我是结束人类的末后的那一位。人所盼望的、人所知道的是人观念中的,也仅仅是人肉眼所看见的,与我所作的工作并不是相合而是分散的。若按人的想法去作,我的工作何时告终呢?人类何时进入安息呢?我又怎能进入第七日这个安息日呢?我是按着我的计划来,按着我的宗旨来,并不是按着人的打算来。”“如果按照人的想象,耶稣还要来,在末世还要叫耶稣,还驾着白云来,是耶稣的形像降在人中间,那不是作重复的工作了吗?圣灵还能守旧吗?人所认为的都是观念,人所领受的是按照字面的意思领受的,也是按照人的想象领受的,并不符合圣灵作工的原则,也不符合神的意思。神不会那样作,神不会那么愚昧、那么傻,他的作工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按人所做的所想的,耶稣驾着白云来了,降在你们中间,你们看见他了,驾着白云跟你们说他就是耶稣,你们还看见他手上的钉痕,你们认识了他就是耶稣,而且还要再次拯救你们,作你们大有能力的神,把你们拯救,赐给你们新名,给你们一个人一块白石,之后,让你们进入天国,把你们接进天堂里,这样认为不属于人的观念吗?你说神是按照人的观念作工,还是回击人的观念作工?”“你只知道耶稣末世要降临,到底他如何降临?就你们这样一个罪人,刚被救赎回来,不经变化,不经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吗?就你现在的老旧人,耶稣把你拯救回来了这并不假,你不属罪这是因着神的拯救,但并不能证明你没罪、没污秽,你没经变化如何能圣洁呢?你里面还尽是污秽,又自私又卑鄙,你还想跟耶稣一同降临,有那么美的事吗?你信神少一步过程,只是被救赎,没经变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亲自作工来变化洁净你,否则你只被救赎不可能达到圣洁,这样你就没资格与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经营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变化、成全的关键一步,所以,你一个刚被救赎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产业。

全能神的话语字字句句吸引着我的心,我越听越清楚,越听越透亮,这才认识到圣经上耶稣的话都是有实际所指的,并不是我所认为的字面的意思。原来,我所认为的耶稣会驾着天上的一朵白云降临接我到三层天上,这完全是我的观念、想象,神是不会按着我的想象作工的。虽然我热心追求,又上神学,又经培训,天天看圣经,但我每天也是认罪、犯罪,犯罪、认罪,耶稣再来时怎么可能把带着污秽的我接到荣耀里呢?我怎么可能不被洁净就进入神的国中呢?这不是太不现实了吗?看来还真得需要神再作一步变化人的工作,人才能进入神为人预备的新天新地之中。至此,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彻底征服了,确定“东方闪电”就是真道,全能神就是我苦盼的驾着白云降临的救主耶稣。我手捧着神话爱不释手,真不敢相信今天我也被这本书给“迷”住了,但不是因着书里有迷药,也不是我中毒了,而是全能神发表的真理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心,使我着了迷。这时,牧师所说的“书里抹了迷药”这话也不攻自破了,这完全是谎言,是他为诋毁全能神所编造的谣言。此时我悲喜交加,想想自己顶着一个“神学生”的头衔就目空一切,不知天高地厚,狂妄不寻求真理,还恐吓父亲、散布谣言,在神话上指指点点,甚至还疯狂定罪、论断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封锁教会拦阻人来到神面前……从始至终我一直都在抵挡神,与神对着干,按我的恶行该被神击杀、毁灭,但神没有按我所行的来对待我,而是以他极大的忍耐、宽容来拯救我,用他的话语来唤醒我,使我麻木的灵得以苏醒,使我这个狂妄忤逆之子能够迷途知返,得以回到神的家中。面对神如此的宏恩大爱,我暗立心志:今后我愿紧紧追随全能神,尽上我的全力把弟兄姊妹都带到神面前,以此来还报全能神的爱。

亲爱的弟兄姊妹,以上是我的亲身经历。我真心地劝告主内的弟兄姊妹不要重蹈我的覆辙,千万不要再听信谣言,不要再凭着自己的头脑想象、按着圣经的字面意思来定规、论断全能神的作工,放下自己来寻求考察一下,否则你会与再来的耶稣失之交臂,到有一天神公开显现了,那时你再承认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就晚了,因为神的计划是只造这一次人类,也只拯救这一次人类,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