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目录

2 大红龙泯灭了我的人性 全能神恢复了我的良心

——记一名记者性情变化的过程

云南省 杨明

全国人民有一个共同的喜好,就是每当吃晚饭时打开电视观看7点整准时开播的央视金牌栏目《新闻联播》以及随后的《焦点访谈》,虽然《新闻联播》几十年如一日地陈词滥调,前十分钟为共产党歌功颂德,各种会议胜利召开、闭幕,中间十分钟是国内各行各业一派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最后十分钟是国外政局动荡,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落后面貌。但老百姓仍是乐此不疲,丝毫看不出大红龙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阴谋诡计。《焦点访谈》更是老百姓心目中最信任的讲真话的节目,因为几十年来都是那令人紧张的音乐一出,紧接着打出五个大字“用事实说话”,老百姓一直对这五个字深信不疑,所以这两档栏目的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但是老百姓哪里知道这些新闻节目中所播放的都是经过政府审核、包装、处理后的假新闻呢?谁又知道政府播放这些假新闻的目的是为了掌控老百姓的思想,让大众按着国家的步伐走路呢?

我是一名中国大陆边疆省份的普通记者。我出生在一个并不幸福的下层草根家庭,因着家境贫寒和父母的离异,从小我就很自卑,但我学习特别用功,优异的成绩使我赢得了掌声和羡慕。在学校里,这个社会被形容得如何繁荣昌盛、正义、可爱,这个国家被吹捧如何历经沧桑后蜕变为如今的盛世大国,而外国是如何混乱、如何反华、如何强权……天真的我以为世界真的是这样。老师又教育我们要“爱国、爱党、爱人民!”学校要求我们为建设四个现代化,建设民主、富强、独立的中华民族而奋斗终生!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年少的我看到的却是,周围有太多不公、太多让人觉得义愤填膺的黑暗……于是,我萌生了想当记者的志向,为的是能把握话语权,揭露社会的黑暗面,为老百姓鸣冤叫屈、伸张正义!让社会更加光明!那时在我年轻的心里充满了向往正义、光明的渴望!之后我便选择了新闻专业,但自从踏入这一行,学校、教科书上就给我们灌输“新闻媒体是党的喉舌”,要建立“马克思主义新闻观”,也就是一切要以党的利益为中心、要为党说话……即便这样的教育如雷贯耳,但我心中仍然充满理想,幻想自己能成为一名针砭时弊、卧底打黑、掀开惊人内幕的媒体正义之士……然而,现实中我却发现这一切不过是我幼稚的白日梦而已。

经过层层筛选、百里挑一进入媒体后,我的锋芒渐熄。媒体内部的“新闻纪律”相当严格,几乎隔一天就下发一篇《报道提示》,要求各媒体绝对服从,被提示到需要注意的新闻事件便是各媒体不可逾越的雷区,若胆敢跨出半步轻则罚款,重则写“小楷”(让媒体写悔过书);这板子要是打在个人身上那就吃不了兜着走——辞职是小事,被赶出行业后还得写入档案通知各单位终身不得录用,甚至成为政治犯被判刑的也屡见不鲜。记者如果敢私自透露真相,就等着“喝茶”吃牢饭了。有一位记者叫高应朴,2009年底因为在自己的QQ上写了几篇批评重庆打黑行动的日记,触犯了当时的政要,不久便被逮捕,秘密判刑三年,而且不许其上诉,更不许对外公开,高应朴的妻子还按照重庆有关领导的要求写了书面保证绝不向外界透露此案的实情。现在高应朴仍在服刑中,但外界却一无所知,他的邻居朋友问起高的下落,高妻只敢说她丈夫在伊拉克做生意。在中国共产党这种画地为牢、禁锢思想的强权管制下谁还敢报道社会的黑暗面?谁还敢伸张正义?谁还敢不向着共产党说话?它让媒体说一,我们不敢说二,它让媒体说谁坏,我们就是明知道事实真相也不敢说好,否则我们的饭碗和前途都要毁于它的手中。

我再给大家介绍一下《报道提示》的具体内容,实质就是政府提醒媒体把最近发生的贪官黑幕、群体性事件、大红龙的负面报道等一律删除,如2012年两会期间《报道提示》中要求删除一切“关于境外媒体涉及中央领导的负面报道”,如“云南省代表大会期间严控负面新闻”,又如“浙江省永康市发生大规模嫖宿学生处女事件,涉及多名人大代表和企业家,各媒体只能采用官方通稿”,坚决删除“选美小姐变市委秘书 网友发帖质疑被拘十天”“湖南麻阳三官员偷拍县委书记受贿视频”等等此类的新闻。这样的删除指令数不胜数,又如晋宁连环失踪案报道,现场记者明明了解到失踪被害人数已达上百人,但打出的新闻字幕和报纸版面上,必须按官方通稿统一口径报道11人被害。所以我们经常能看到一些不伦不类的假新闻,只要大家稍加注意就能发现其中的破绽,就如2010年8月13日四川省绵竹市清平乡发生的一次大规模的泥石流,新闻报道中是这样说的:“凌晨12点30分发生灾害,479座民房被掩埋,只有7人死亡。”我们可以想想,夜里12点正是人们在睡梦中的时间,近500所民房被突如其来的泥石流掩埋,却只有7人死亡,这样的谎言只能骗三岁的小孩!但这些“潜规则”就是媒体的“新闻法”!中国共产党想尽一切办法掩盖自己的黑暗面,却美其名曰此举是“为了建设和谐社会”,实际上就是蒙蔽老百姓!傻子都知道,一个国家要想国泰民安就得从打击犯罪、整顿贪污腐败开始,这样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而我们国家搞“和谐”社会是捂住老百姓的耳朵、蒙上老百姓的眼睛,让你看不见、听不见政府里的黑暗内幕,不管共产党怎样胡作非为,只要老百姓不知道就不会起来闹事,这样社会就“和谐”了。

在这种奇特的“治国方针”下,我们媒体所能发布的新闻无非就是一些被“和谐”了的、无关痛痒的官样文章。老百姓关注的所谓“民生新闻”、“社会新闻”根本就看不到,能看到的要么是些鸡毛蒜皮、张家长李家短的街边新闻,要么是作秀装样、名不副实的愚民手腕,再不就是经过多方审查在某些部门允许的范围内丢出去的几个无关大局的“社会小丑”,供百姓吐口水,成为转移社会各阶层视线和愤怒的饭后谈资。由于现在各种政府腐败、集体嫖娼、携款潜逃的事件频发,各种刑事案件陡增,但《报道提示》一篇接一篇地来,所以我们媒体能说的“话”就太少了。不知大家有没有发现,现在你拿起一张报纸看到的广告几乎占据了60%-70%的报纸版面,报纸早已失去了它的意义,而电视上除了广告之外就是弄些吃喝玩乐的东西来麻痹大众,最近央视耗巨资拍摄了13个月,隆重推出了一部饮食系列片《舌尖上的中国》,就是把各地的美食怎样制作告诉给人们,引导大众全身心地投入到“吃”里面。可见政府为了转移老百姓的视线真是费尽心思啊!其实,我们每天都会收到大量的老百姓打来的反映社会黑暗面的爆料电话,每当接到这类电话,听着他们哭泣着诉说自己的冤屈,每当目视到那些来我们单位门口喊冤上访的可怜群众,每当看见网上那么多企图借助网络鸣冤、发泄不满的愤青们,我才发现我什么都不能做,年少时怀揣的梦想已化为泡影,我的正义感和那点良心被这个国家的政权压制得几近消失,我敢怒却不敢言,我愤恨却不敢声张,我越来越沉默了……我心里可怜的是这些不明真相、怀抱“正义”幻想的老百姓以为媒体就是青天大老爷,以为只要见诸媒体事情就能有所转机,呼吁一千遍,狼就能变成羊,多么幼稚的想法!他们哪里知道我们媒体是姓“官”的呀!我们媒体工作者的口和手中的笔不能由自己掌控啊!他们更不知道那些《新闻法》《报道提示》根本就不可能让我们把百姓的心声反映出来!那些“用事实说话”“反映老百姓的心声”只不过是句虚假的广告语而已。也许有人会问,现在也有很多媒体和个人敢指责政府啊,难道它不管吗?不是不管,而是不想管。因为大红龙颠倒黑白、倒行逆施的行为早已恶贯满盈了,受它苦害的人太多了,大量怀有不满情绪的人便借助网络揭露真相,发表对大红龙的愤恨。大红龙则是一方面加快屏蔽速度,一方面稍微透露一点,但“这一点”却是大红龙采取的“舍卒保车”的变通策略,因为它知道自己很无耻,如果再不给群众讲两句话发泄一下,人们迟早是要起来采取行动推翻它的。现在整个社会就像一个沸腾的水壶,大红龙只是把盖子揭开,允许冒出一点热气,这都是为了避免整壶沸水不断地涌出来不得已而为之。但是,如果哪个人或媒体的言论“过了格”,就一律镇压、格杀勿论。

入行后我才知道,让我们的社会如此“和谐”“充满阳光”的操控者原来是“宣传部”。所谓的“宣传部”就是大红龙的核心机构“党委”内部的重要部门,是专门负责实施“党管新闻、党管言论”的狗腿子,从中央到地方,层层设控,监管并操控所有的言论,所以在中国根本就没有言论自由。所有的媒体每年都被限定一个分数,一旦某媒体不听话报道了不该报道的东西,触犯了新闻纪律就要被扣分。一旦分被扣完,该媒体就面临关门“下课”的悲惨结局!在如此铡刀高悬的情况下,没有几家媒体敢得罪“衣食父母”,也没有几个记者敢“出轨”,而是甘于做个讨好献媚的走狗。2013年1月初,《南方周末》风波,正好应验了这个潜规则。《南方周末》是中国敢揭露大红龙的报纸之一,常年以来都被监控打压。就在前几天,该报与其同盟的另一家报纸《新京报》因为不听“宣传部”的要求和指令,《南方周末》最高领导下台,甚至连维护他们的广东省宣传部部长都被赶下了台,《新京报》也受到严厉批评。这是在杀一儆百,给我们所有的媒体提个醒,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我们媒体工作者的正义之心和人格就这样被大红龙蹂躏、泯灭了!各级“党委”不仅借着“宣传部”控制媒体,还把它的触角延伸到任何一个可以伸到的角落。学校、机关、单位、组织……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有“党委”,他们会借着大会小会给人洗脑。而“宣传部”还负责收买文人、写手,专门撰写颂扬大红龙的马屁文章,然后引导舆论,就是叫这些文人胡扯瞎编掩饰它自身的腐败堕落,这些写手便是和谐社会的“建设者”!“宣传部”则是我们这个和谐社会的“策划者”!想必大家再看到此类文章时就知道它的“研制”过程和目的了吧。

其实,新闻媒体也是大红龙各个利益集团、派别厮杀对决的阵地,政府部门最擅长制造假新闻,更擅长借助公众的力量清除异己。就如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打黑英雄”王立军,电视上曾播放过他缴获一个地下兵工厂的画面。事实是这样的,王立军调集了重庆千余名特警乘专列赶赴重庆的秀山,把秀山包围起来,央视记者架好摄像机对准王立军,王局身穿黑色皮大衣,用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拿着对讲机,摆好姿势,冲着对讲机喊:“大家准备好了吗?开始行动!”特警们立刻如天兵天将出现,疑犯见状便丢盔弃甲落荒而逃,警方大获全胜。其实,哪有什么地下兵工厂啊?就是几个农民弄两把锉刀和老虎钳,并没有查出枪支,为了弄假成真,王局当即下令让各个分局“缴枪”,很快几千支锈迹斑斑的枪就弄过来摆好了,央视记者再次架好摄像机开拍:看看!这就是地下兵工厂啊,造了这么多枪!“电影”就这样拍成了,然后在各大电视台一播,从此王立军便成了央视塑造出来的风靡一时的“英雄”,成了老百姓心目中的正面人物。这样的“劳模”“英雄”“三八红旗手”在新闻中比比皆是,现在大家知道了这些新闻是如何炮制出来的了吧!但是到了2012年,薄熙来、王立军等人与中共高层对立,不久便被“法办”,之后的新闻舆论立刻又倒向了另一边,开始揭露王立军是怎样整人治人的,一位曾协助王立军拍“电影”的公安分局副局长后来被其提拔,再后来因得罪了王立军被拿下,说其是黑社会的保护伞,关了一年多,被打得遍体鳞伤,据此人透露,当年那几千支从地下兵工厂“缴获”的枪都是十多年前收缴的,从各区县分局调来的,而且王立军给他们下达了指标,每个分局必须送来多少,就是为了充数、拍电视。另一位江北分局的刑警支队长更惨,在一次抓捕行动前,他忘记了通知王局去“拍电影”,让王局带着枪,拿着对讲机,准备好摄像,然后第一个冲进现场!结果,他擅自行动了,王局很生气。再就是一个普通案件,王局却非要把他包装成黑社会,把很多不相干的罪行套在这名嫌疑犯身上,这位队长提出了不同意见,后来被边缘化,发配到边远区县万州,让他去搞当地的区委书记和区长、公安局长的黑材料,再后来被拿掉,关押了几个月,被打断了左侧锁骨。“王局”倒台后像这样的负面报道如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王局”顷刻间由一个“英雄”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这就是媒体的“力量”!而老百姓也早已看透这些权权相争的幕后黑暗,调侃说:“你是公仆还是黑社会,关键看你有没有站错队。”若站对了队,能跟中共穿一条裤子,黑社会就成了“公仆”的光辉形象;若站错了队,不与中共一个鼻孔出气,黑社会就成了黑社会了。可悲的是,我们媒体被捉弄得就像一个见风使舵的跳梁小丑,一会跳到这边,一会又跳到那边,丑陋极了,我们在共产党的强权下完全丧失了人格、尊严!我们的人性完全泯灭了!

我虽然身为记者,但我从来不看新闻,更不相信媒体说的一切话。大家想想,《新闻联播》《焦点访谈》这样的栏目那更是国家监控的重中之重,它敢报道实情吗?它敢说一句实话吗?绝对不敢!这时,我想起了上学时老师说的话,要“爱国、爱党”,我不由得怒火中烧,试问:这样的充满虚假、谎言、强权、腐败的党,让我怎么去爱?这么黑暗的国家,我又怎么能爱得起来呢!

作为一名记者我不敢说真话,也不能说真话,只能随波逐流,我若“出轨”带给我的将是不尽的灾难!为此我的心里矛盾、挣扎……我儿时匡扶正义、打击邪恶的梦想被现实撕得粉碎,行业的黑暗使我原本的一腔热血消失殆尽。虽然我心里一百个不服,但我还是不得不屈服于国家的黑暗统治!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的黑暗集团,我无力回天,我的心凉了……麻木的我每天例行公事地面对各类采访,无非就是替别人粉饰吹嘘兼打广告,然后等着邀请单位的红包,只要有钱,一切都好办。采访大红龙的各种会议更是简单,大红龙的会议都是台上念稿子,台下打瞌睡,互相糊弄,全是浪费时间、走形式。那些所谓的新闻镜头、新闻照片究竟有多少是真实的?据我了解,包括我自己在内,很多时候都是让被采访的人摆好造型才拍照,甚至把面对镜头时讲什么话都告诉对方,如同演戏,而记者很多时候就扮演了导演的角色。客观地说,大红龙的官员虽然没什么真本事,但演技还是高超的,演什么像什么。每当开什么两会、党代会,我们媒体内部便如临大敌,因为这是我们“喉舌”发挥作用的关键时刻。老百姓以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就能体察民情、反映民声了?错了,这些能到省会、北京开会的全都是在大红龙内部严格筛选出来的,是大红龙“最放心、最满意”的一群人。这些人平时说官话,开会就穿着民族服装装成群众样。这里面又隐藏着多少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啊?你说这些代表委员能说什么、敢说什么呢!

在我写稿子的时候,只要涉及高层领导的新闻,那就要使上浑身解数,掏空一切人类的词汇形容领导的美好形象,并要详细报道好领导嘴里吐出来的每一句“重要”的废话。如果把领导的名字、官级、排位写错了,你的“后来”会无法想象,这事就涉及到自己的仕途了。至于老百姓提供的爆料,可以选几个无关痛痒的话题表示一下亲民。而上访鸣冤的,就是我写了,领导也不会批,还要被批评,说我政治觉悟低,带上“破坏社会和谐”的帽子。更何况,我们要自负盈亏,发这么多新闻那广告放在哪?所有事情都必须围着“经济”和“领导”转才是王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听到各种新闻的真实内幕,各种腐败的丑恶嘴脸,各种耸人听闻的不幸惨剧,我渐渐地习以为常了。我起初的满腹正义被几年的工作“经验”磨得无棱无角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像变了一个人,我学会了“大智若愚”,学会了办公室哲学,学会了人际交往,懂得了取悦领导,因为不会这些,那就无法在这个社会中生存;若想升迁,得有“裙带关系”,还得有姿色敢“潜规则”,得鞍前马后拍着领导的马屁,得昧着良心整人治人,得有满嘴谎言还心不跳脸不红的定力。愚昧的我看不透这社会黑暗的实质,在一次次被领导血喷、讽刺、打击、否定后,还硬着颈项参加了“民主”选举,真是不识时务,其实职位早已内定了。渐渐地,我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见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就这样,我向这个邪恶的世界妥协了,被大红龙一步一步地毒害、侵吞。每当我看见新来的同事满嘴“我认为”自以为聪明时,我就替他捏把汗,这小子看来不懂行情,行情是什么?行情是领导说的才是永远的“伟大、光明、正确”,但如果同事变得“沉默是金”了,我就知道“他上道了”;每当我看见有人还抱着“新闻理想”,意气风发想要扶助残弱时,我就知道,他要么刚毕业,要么就是没吃够苦头,反之若对群众总是面露难色推三推四时——我就知道“他上道了”;每当我看见一个愤世嫉俗的怨妇变成一个文静的女记者,或一个活泼的男记者变得自闭了,我也知道——“他上道了”。而我自己在这个政权的蹂躏下同样变得自私冷漠、桀骜不驯、贪婪麻木、恶毒诡诈、狗眼看人低……

就在我即将沉沦于这个罪恶的汪洋大海的时候,2009年5月,朋友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传给了我。起初,我根本不相信,觉得是天方夜谭,心中各种猜测都有。朋友劝我看看全能神的发表,我一目十行,傲气十足地评价纠错,第一遍看“神话”只觉得话语过于严厉,对人并不友好。但感谢神怜悯无知的我,在无数次挣扎和怀疑后,在无数次圣灵的开启带领后,我看出了“神话”的与众不同——如同利剑刺中人心灵深处的隐情,让我从自以为是的云端跌进了全面自我否定的低谷,我才发现自己的真面目——就是撒但的化身,早已是满身污秽!

神话说:“因为整个人类的上空混浊黑暗,毫无一点清晰之感,人间又是漆黑一团,活在人间‘伸手不见五指’,抬头不见阳光,脚下之路泥泞坑洼,蜿蜒曲折……就这样的时代,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人间乐园’上哪去寻找人生的乐趣?人又上哪找着人生的归宿?”(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正的“人”指什么》)“生在如此污秽之地的人严重地受到社会的传染,受到封建礼教的熏陶,受到‘高等学府’的教育,落后的思想,败坏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观,卑鄙的处世哲学,毫无价值的生存,低贱的风俗与生活,这些东西都严重地侵扰着人的心,严重地破坏着人的良心,打击着人的良心,因而人离神越来越远,人越来越抵挡神。人的性情变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没有一个人能为神甘心舍弃,没有一个人能甘心顺服神,更没有一个人能甘心寻求神的显现,而是在撒但的权下尽情地寻欢作乐,在污泥之地尽情地败坏着自己的肉体。”(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性情不变化就是与神为敌》)神话一针见血地将这个世界的黑暗与撒但是如何泯灭人性里寻求正义、向往光明之心的诡计揭示出来。我不禁陷入回忆之中,回想少年时代的我曾经满腔热情,心里也向往光明,也想做一个好人,想带给别人更多的帮助;但是通过学校的教育和社会潮流的传染我的良心逐渐失去了功能:学校经常教育我们长大后要“爱国、爱党、爱人民”“是祖国把我们养育大,以后要报效祖国”,学校的说教使我把祖国当成了“亲妈”,一心想为“亲妈”做点贡献;学习了新闻专业后学校又一个劲地用教育的方式暗示我们,以后要听党的话,一切看党的眼色行事;进入媒体行业后党就直接封了我的口,我只能任其摆布,渐渐地我失去了做记者的初衷,我开始顺应这个社会潮流,同他们一起应付、一起做假新闻,可怜到只为钱活着;而且在这个大染缸里,我逐渐地“传染”上许多坏习气,我变得左右逢源、圆滑世故……渐渐地,社会的黑暗看多了,各种行业的潜规则知道多了,我的心由愤愤不平的激荡到无力回天的无奈,再到习以为常的麻木,最后完全被其吞噬、同化!我已经被撒但败坏得失去了自我,失去了起初的模样,良心——这人性里最宝贵的东西已悄悄地离我远去……神话使我猛然醒悟,也使我后怕,撒但的诡计真毒辣呀,在外表上我们的眼睛所看到的是周围的生活环境在日新月异,世界越来越繁华,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好像人类的文明在进步,而我们的肉眼看不到的是撒但借着各种手段将原本神造人时给人的向往正义、光明的良心、人性全部抹杀掉了!人若失去了人性就变成了衣冠禽兽了,写到这里,我禁不住叹了一口气,这个人类哪里是进步了,完全是倒退了,堕落了!怪不得现在社会越来越黑暗,世态炎凉、世风日下呢!原来都是撒但败坏人的结果啊!我作为其中的一员也一直在受着撒但的蒙蔽、苦害,没有人生的目标、没有追求的方向,在这污泥浊水中我却浑然不知,活得悠然自得,若不是神话将我点醒,我至今仍身陷泥潭。当我为自己被撒但败坏至深痛苦不堪时,神的话又在安慰我:“全能者怜悯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时又厌烦这些根本就没有知觉的人,因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从人来的答案。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全能者的叹息》)神话如涓涓溪流滋润着我这颗受伤已久的心灵,又如慈母一样抚慰着我悲痛的心,给我安慰、给我供应,使我感到了温暖和依靠!使我有了挣脱撒但黑暗权势的力量!

进入教会后,我看到弟兄姊妹虽然还有败坏流露,但人人都注重认识自己、背叛自己、改变自己;在神家中,实行的是真正公平公正的民主选举,只有既有真理又有人性的弟兄姊妹才能做带领工人;弟兄姊妹单纯可爱,有啥说啥,就算有败坏流露,也能因着神话的教导彼此包容饶恕,相互理解;所有人同心协力,都在为传扬国度福音配合神拯救人类的工作而尽着各自的本分。弟兄姊妹之间不分亲疏长幼、不分地位高下,所有的人都一律平等;越是带领工人,反而越做众人的仆人。这些都是在如今这个败亡的世界里闻所未闻的,完全与这个物欲横流、金钱至上、贪官横行的邪恶世界形成鲜明的对比!我又看到人的交通中说:“做诚实人要说真话办实事,要单纯敞开,与人相处要彼此尊重、顺服、体贴、照顾、担谅、包容、忍耐、饶恕,要知恩必报,不亏欠人……这些都属正常人性所是……”(摘自《座谈纪要·认识自己的真意》)“只有先做诚实人,就成了对的人,人有了良心理智,有了人的尊严与人格,这样就有了人的样式……所以说,做诚实人是达到性情变化的前提,是做人的根本,是做人的基础。”(摘自《座谈纪要·追求真理达到性情变化必须抓住的四个指标》)这些交通使我心里深受感动,原来在神家所倡导的、教育给人的都是正面事物,也是当今这个邪恶世界所不再提及的正常人性该具备的真理!我明白了在神家里就是要学习做一个真正的人!这正是我年少时曾追求向往的,也是我后来迷失后所失去的,如今我又找到了!借着吃喝神话,使我明白了活出正常人性的原则,以往狂妄的我习惯对人呼来喝去,自从进入神家后我开始学习尊重别人;以往自私的我只顾自己,但现在我学习体谅别人的难处;以往我得理不饶人,好与人斤斤计较,现在我学习宽容饶恕别人;以往我喜欢哗众取宠、显露自己,现在借着神话的审判刑罚让我看清了自己的丑相,愿意低调做人;以往我奉行“只占便宜不吃亏”的撒但法则,现在对于别人的帮助能知恩图报,不亏欠别人……越在教会里聚会我越觉得自己人性里缺少的东西太多了,我很想多多地实行真理,生怕被神的作工落下!

渐渐地,我的看事观点发生了改变,神话揭示了什么是正面事物、什么是反面事物,怎样认识神,怎样认识自己,怎么分辨邪说谬论,怎么看透人的实质,怎么做事有原则,怎样成为诚实人……数不清的功课等着我学,而我也在一次次的审判刑罚中稍有了变化,每次的实行真理都使我心灵深处享受到踏实、快乐,我越来越向往光明和正义,我渴望得到这些真理。我能感觉到神的话在一点点地唤醒我那沉睡已久麻木的心灵,我的良心、理智在悄悄地恢复着。与神话越亲近就越恨恶那些黑暗邪恶的勾当,越实行真理就越想远离那些污秽虚假的人群……那些让人恶心肉麻的共产党的“官样”文章我再也落不下笔了,那些以前昧着良心敢干的事情我不敢再做了,那些虚伪的追求不再成为目标,因为我不想做对不起我的神的事!我再也不愿与这个败亡的世界同流合污了,我要在神话的带领之下与它分别为圣!虽然我经历尚浅,用神话来说,还不成人形,但三年多的种种经历与所见所闻,让我定真这就是真神、就是真道!神话说:“被征服与被成全都是为了作人,使人恢复人原有的模样,脱离撒但的败坏性情,脱离撒但的权势。”(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征服工作的内幕(四)》)“所谓成功的路就是恢复受造之物原有的本分、原有的模样的路,是恢复的路,也是神从始到终作的全部工作的宗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成功与否在于人所走的路》)神的话使我对神的作工更明白了,撒但是在想方设法败坏人,神却在竭力拯救人;撒但用各种诡计打击人的良心,泯灭人的人性,神却用他的话语唤醒人的良心,恢复人的人性!这是一条恢复之路,是正与邪的较量,是毁灭与重生的斗争,也是人类中最伟大的工程,最正义的事业!这一切更坚定了我走这条人生正道的信心!

可是,最近各大媒体疯狂亵渎毁谤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让很多不明真相的弟兄姊妹受蒙蔽。作为一名记者,我真是义愤填膺,别的咱暂且不说,大家可以看看我这个原本被大红龙“挖走”了良心的人的经历与变化,事实胜于雄辩,到底谁是善、谁是恶?谁是正、谁是邪?相信每一个有良心知觉的人都应该很明白了吧!我们在这个泯灭人性的国家中常听到这样一句话:良心值几个钱!这句话说明什么?人们在这邪恶当道的社会风气下都在亵渎人性,在人的心中这些正面事物已被看为最不值钱的东西,这样的结果是谁教化出来的?不就是那个邪党吗!打击正义,崇尚邪恶,这不是它一贯的行事法则吗!它对外大力鼓吹“信仰自由”,但实质上却是假自由真限制!

我一看这些“新闻报道”就知道,这完全是大红龙利用“谎言攻击”引导舆论导向的诡计。这些谎言正是大红龙收买的那些写手杜撰出来的文章,为的是制造舆论,他们随意造谣中伤、编谎陷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从来都是大红龙的拿手好戏!而这些所谓的新闻,只要稍稍细看,就能发现颇多疑点,且前后矛盾,比如“新闻”中说“全能神教会敛财并专供上线享用”,但又在另一则新闻中说:“已逮捕了全能神教会的一个上层带领,该带领面色憔悴、身着寒酸,其家境更是十分贫穷。”请问,如果真如大红龙所说,教会是在敛财为什么这样的上层带领却如此贫穷呢?在教会中,我们所有的书籍全部免费发放,对贫穷的弟兄姊妹神家还给予一定的帮补,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敛财之说完全是恶意污蔑!“新闻”中还有大量栽赃陷害,列举多起刑事案件全部嫁祸到全能神信徒身上,但据我查阅,这些耸人听闻的“大事件”根本没有在网络上记录过,都是些无中生有的空穴来风!

如果你是中国人,难道就忘记了文革的痛楚、“六·四”的惨烈了吗?大红龙什么时候说过真话!它的宗旨就是镇压一切反对它的人,掩盖一切对其不利的事实真相,它的罪状罄竹难书!作为一个媒体中人,我敢负责任地说,在中国境内你永远看不到事实真相!一切你们所能看到、听到的“新闻”都是经过严格审查,是符合大红龙最高统治阶层利益的,其他的声音必须一律封杀!所谓真相,是指事件的前因后果,各方观点。但大红龙始终都是一家之言,闭塞视听,根本不容许对质,不容许真相的存在!这一切除了证明大红龙是独裁统治以外,还能得出什么答案!

同胞们,醒悟吧!神的作工已接近尾声,我真诚地奉劝对真相还不明白的弟兄姊妹,在这关系到自己前途命运、生死存亡的大事上,千万不要被撒但的谎言遮蔽了双眼,凡事都要亲身考察才能得到事实的真相,道听途说只能使自己被谎言毒害!但你也该明白,神为什么这么急切地呼唤?就是因为神拯救人的工作即将结束,一旦大灾难降临时,那所有的人都没有机会了,就像当初洪水灭世时,神差派挪亚到处呼喊人进方舟,但是没有人相信,当洪水发起神把方舟的门关闭之时,人们又去拍打方舟的门,撕心裂肺地呼救,但已经晚了,神拯救人的时候已过去了,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了……

今天只要我们能冲破黑暗势力的阻拦,历史的悲剧就不会重演在我们身上!同胞们,认真对待这件事吧,赶紧跟上神的脚踪,免得耽误了自己的前途同时又辜负了神的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