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目录

7 全能神将我从痛苦的漩涡中拯救出来

福建省 方元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在世上漂流 在罪恶中苦苦挣扎 活着没有丝毫盼望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被污鬼践踏 享受着罪中之乐 不知人生路在何方 若不是神拯救我 就没有我今天的蒙福 更不知人生存的价值 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每每唱起这首歌的时候,我就倍感神的高抬与厚爱,因着神的拯救,把我这样一个罪孽深重的人带到神的面前,是神的怜悯与恩待把我从黑暗的漩涡里拉了出来,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希望,使我有了人生的目标与方向,面对神的大爱,我心无以言表。然而,正当神的国度福音在中华大陆迅速扩展之际,大红龙却利用电视、报纸、网络大肆定罪、毁谤神的作工,散布各种谣言来诋毁、亵渎神,对此,我深感愤慨。作为曾经深受大红龙蒙蔽又罪孽深重的我不能再沉默下去,我要站起来揭开大红龙的“黑色面纱”,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我的同胞们都能识破大红龙在谎言掩饰下的丑恶,认清大红龙吞吃人的恶魔本性!

我曾是某县医院的一名妇幼科科长,从事医疗工作三十多年。我从小就梦想当一名医生,做白衣天使,我认为救死扶伤无上光荣,能看到一个个新生儿降生,而且能第一个迎接他们的到来,我感到无比欣慰和自豪。十九岁时我便带着满腔热情投奔于医疗工作中,在党的教育熏陶下,认为是国家政府培养了我们,因此得好好工作来报答党的大恩大德。在工作中我特别吃苦耐劳,工作表现出众,每天不分昼夜地工作,几乎每个晚上都要接生六七个孩子,我投身其中不辞劳苦。1976年我被调到一个工厂,为积极响应毛泽东的号召,我成为了一名文艺宣传员兼工厂医务人员,大肆宣传“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把共产党捧成一朵花,对党的一切要求我都言听计从,两年后我又被调到县医院工作。

1984年共产党打着“少生优生,幸福一生”的旗号实施计划生育,把计划生育列入国策,当成国家大事,但被蒙蔽至深的我哪里会想到这是大红龙扼杀灵魂的手段,是敛财吞物的借口。当时我被调到妇幼科抓计划生育,共产党说作为医务人员要带头做榜样,最先实行取环结扎,为了保住饭碗,我只能服从命令。我白天作妇幼保健工作,晚上抓计划生育,常常半夜三更去“敲门”,致使那些育龄妇女都活在恐怖气氛里,连一个好觉都睡不上,晚上一听到有人来,不顾天气冷暖到处躲藏,我们常常发现家里没人而被窝却是热的。人若在家被逮到了就强行结扎,怀孕的胎儿小的直接刮宫,然后马上上环;五个月左右稍微大的,直接用钩针先把脑颅戳破,然后用刀一块块地把肉割出来;七个月后的就催产。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个已经怀孕八个月的产妇被直接引产,是一对双胞胎儿子,结果被活生生地弄死了。当我看着那些无辜的灵魂一个个被扼杀在我们手中,我的心颤抖不止,心想:我这辈子的灵魂债呀,我该怎么还?可我无力摆脱,因为在我做每一个此类手术时旁边都站着计划生育专干、村干部、公社的领导,他们紧盯着每一个细节,为了谋生我身不由己。每天晚上出去两个队,一队至少结扎六七人,不在计划之内怀孕的都要被抓到公社里,大红龙威逼说如果谁让孩子生下了就让他倾家荡产,在家里抓不到妻子就把丈夫抓来结扎,若夫妻都不在家就把值钱的、能搬得动的电器和家具洗劫一空,直到你乖乖回来结扎,否则把你的家产全部私吞;但如果是有钱有势之人就另当别论了,有钱就让你生,以此中饱私囊。

在大红龙黑社会式的恐怖震慑下,人们都吓破了胆,一旦怀孕便“主动”来医院找我们结扎、做人流,为了让我们能帮他们把手术做得好一点,还得给我们送特产、请吃饭,甚至塞红包。我内心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扪心自问:“我热爱的党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吗?我所热爱的事业怎会变成扼杀新生命的事业,我的手术刀什么时候变成杀人的刀了呢?我到底是天使还是杀人恶魔呀?”我的心里充满了无奈,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但是现实却是这么的残酷,每天我还得继续我的“工作”。渐渐地,我开始变得麻木不仁,不知不觉卷入了“黑色漩涡”里,虽然医院的宣传栏、病房外标语写着不能收红包,可是我的同事们甚至连接生都收红包,我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作为妇幼科长的我,有了权力为了一己私利也做起了不法的勾当。我们全镇人口的出生、死亡证明都由我经手,平时开一张证明收5元的小费,如果没有我的证明就不能报户口。有一次,我的一个初中同学叫我帮他开一张出生证明(实际上我连他的孩子都没见过),他塞了500元的红包给我。虽然当时我的工资只有二三百元,但我每个月的“红包费”竟然比工资多出几倍。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医院更是层层欺骗,我也不例外。国家给的指标是孩子的出生率控制在千分之五至千分之十之间,死亡率控制在千分之一,出生率超过了就说明我们抓计划生育不力,死亡率超过了就说明我们妇幼保健没做好。要达到这个指标在大红龙国家简直比登天还难,但没达到就要追究责任还得罚钱,第一次没做好挨批,第二次没做好就撤职回家。迫于无奈,我们只能弄虚作假,在审核阶段,我们就奔忙于做好村民的“疏通”工作,提前教好台词,统一口径,被蒙在鼓里的村民还以为这不涉及他们什么,都特别支持配合我们蒙混过关;对下来检查的领导们只要招待他们吃好喝好,我们就顺利过关还评了先进,拿了奖金。

虽然金钱、名利双收,但是内心的谴责、良心的控告让我不敢面对患者,我常常质问自己:“我不是白衣天使吗?不是救死扶伤为人民服务的吗?可我怎么会做出如此勾当?我献身于医疗事业的初衷又是为了什么?如果我早知道自己会成为屠杀新生儿的刽子手、吸食人血汗的恶魔,我还会从事这个行业吗?现在我该怎么办?”我的良知不断地受着现实的撞击,我的内心一直受着煎熬,国家的压力、现实的残酷、内心正反势力的碰撞,仿佛一块千斤石压在我心里使我喘不过气来,我痛苦得快要窒息了。渐渐地,我厌憎这个职业,厌烦所谓的医疗工作,我不愿再违抗自己的内心,不愿再赚这些黑心钱,于是在1989年我借去台湾探亲之名离开了医院。但即便这样,我内心的谴责仍不止息,良心的控告时常纠缠着我,使我常常夜不能寐,甚至噩梦连连。

就这样,我迷茫、我彷徨、我挣扎,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陷入这样的一个漩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热衷的一个事业竟带给我如此的痛苦,我更不知道我作了那么多的孽究竟该如何去弥补,我该怎样做才能使我的内心得着平安、踏实。就在我极度痛苦的时候,神的爱临到了我,一个小姊妹把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传给了我,给我带来了全能神的亲口发声,在神话中我找到了自己痛苦的根源。全能神说:“悠久的‘民族传统’‘精神风貌’过早地给人纯洁而又幼小的心灵笼上一层阴影,毫无一点‘人性’地打击着人的灵魂,似乎是铁面无私,这些魔鬼的手段极其残忍,似乎‘教育’‘培养’成了魔王杀害人的‘传统’的手段,借着它的‘深深地教导’将自己丑恶的灵魂全部掩盖起来,企图披上羊皮来骗取人的信任,之后趁人昏睡之机将人全部吞吃。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但人毫不觉醒,准备吃饱、喝足之后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人竟会是这样,现在仍不知道仇敌就是养育自己的‘国王’。地上遍及死人的骨头,魔鬼狂欢不止,在‘阴曹地府’里继续吞吃着人的肉体,让人的尸骨与其一同殉葬,妄图将最后一部分剩下的残缺不全的人尽都吞吃,但人总也不明白,从未将魔鬼当作仇敌一样对待,而是尽心尽意事奉着它。”此时的我仿佛在黑暗中找到了一丝光亮,明白了原来我的这些痛苦都是国家、大红龙恶魔的苦害造成的。想当初,大红龙口口声声说“医者父母心”“白衣天使救死扶伤,是值得人尊崇的、是高尚的事业”“共产党一心为人民”,无知的我正是怀揣着为医疗事业献身,为共产党效忠,做白衣天使拯救更多人的美好愿望跨入这一行业的,但是现实却把我的美好盼望击得粉碎,共产党的暴劣将我所尊崇的事业变成了它残害人的工具,把“白衣天使”手中的手术刀变成了它杀人的屠刀,将本应解除人痛苦的“天使”变成了吸人血、吃人肉的刽子手,使原本纯真的我在它的高压政策下变成了一个欺上瞒下、只顾自己得利不顾他人死活的黑心人,使我背负上了无法偿还的血债,使我的内心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大红龙给我带来的,是它用谎言欺骗了我,是它一步步将我带入地狱的深渊,大红龙是我一切痛苦的祸根,是我罪恶的源头。此时的我对大红龙的谎言、欺骗、罪孽从心里产生痛恨,同时又为自己所作的孽甚感恐慌,因我知道了神是圣洁、公义、光明,他厌憎人的罪恶,痛恨人的污秽败坏,那我作了这么多的恶,神能饶恕我吗?还能拯救我这样一个罪孽深重的人吗?后来,小姊妹又给了我一本诗歌,当我唱到神话诗歌396首《神是最大限度拯救人》:“神这次来不是为击杀人,而是最大限度拯救人,人孰能无过?若都击杀了那还叫拯救吗?人有些过犯是故意的,有些过犯是身不由己,在身不由己的事上认识完能变化,那神还能不等你变化就把你击杀了?神能这样拯救人吗?神能这样拯救人吗?啊……不管你身不由己也好,或悖逆本性出来也好,记住:事后赶紧醒悟!赶紧追求,往上够。”唱着唱着,我心受感动,痛哭不止。我这十几年所作的恶,扼杀了那么多的灵魂,做了那么多的黑心事,但神还如此担谅和理解,还对我这样循循善诱,给我机会接受神的救恩,我真是不堪、不配。此时,我明白了当初我里面良心的谴责、内心的控告、良知的碰撞,都是神在感动我,神不忍心看着我在撒但的网罗中越陷越深,是神要拯救我脱离黑暗的漩涡,让我与这个罪恶的世界分别为圣,是神要赐给我真正的人生道路与目标,一步步带领我回到他的家中。正如神话说:“他不忍心让你们再堕落下去,也不忍心看着你们这样活在污秽之地,让撒但任意践踏,不忍心让你们坠落阴间,只愿意把这班人得着,把你们彻底拯救回来……”神的爱太深太大了!神的心最美最善,只有神对人才有真实的爱,只有神才能拯救我们脱离污秽、摆脱罪恶、远离不义。我多年的疑云与痛苦逐步消失,内心里有了平安、踏实的感觉,我仿佛又找回了当初那个单纯的我,一下年轻了许多,轻省了许多。又不禁哼起了诗歌:“若不是神拯救我 就没有我今天的蒙福 更不知人生存的价值 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若不是神拯救我 我仍在渺茫中信仰 仍在虚空之中度日 不知道应该忠于谁 我终于明白了 是神爱手牵我走 我才没有迷失道路 走上光明的历程 我终于明白了 神对人用心良苦 多年误解得消除 甘愿为神献身心”

亲爱的白衣天使们,虽然我们曾经为自己热爱的医疗事业奋斗不止,但在邪恶黑暗的大红龙国家里,我们只能沦为它吸食百姓“骨髓”的工具。这都已经成了公开的事实:医生早已丧失医德,开大方,搞抽成,收红包,没钱就见死不救,我去开会时听他们说,现在他们每个月的小费都是万元以上,医院已成了大红龙的摇钱树与屠宰场……或许你们也曾和我一样挣扎过、痛苦过、彷徨过,内心也一样受着煎熬,但是身不由己,无法摆脱这些试探,只能在其中越陷越深。若你想脱离这个黑色的漩涡,想要堂堂正正地活一回,活得踏实、坦然,若你想蒙拯救,脱离撒但的奴役与苦害,那就赶紧跟上神的新作工,追求真理走真正的人生光明路。现在全能神正急切地等待着我们的回转,等待着我们回到他的怀抱,全能神说:“全能者怜悯这些受苦至深的人,同时又厌烦这些根本就没有知觉的人,因为他要等待很久才能得到从人来的答案。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他就在你的身边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转,等待着你突然恢复记忆的那一天:知道你是从神那里走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父亲’,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里等待着你的归来已经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