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目录

12 两个十年的鲜明对比

山东省 雨点

在我人生的旅途中,有两个十年很具特色,一个是与大红龙官员打交道的十年,另一个是接受神末世作工在全能神教会尽本分的十年,今天我愿将这两个十年中的所见所闻公布于众,让大家来评论一下什么是真理,什么是邪恶;什么是光明,什么是黑暗;什么是人生,什么是鬼生。

二十年前,我开了一个农副产品加工厂,这是个不起眼的小厂,厂子开起来后,马上就成了村支书、镇委书记和县长提高自己政绩的工具。先从村支书说起,有一次镇政府开会,村支书让我针对村里及我厂里的情况为他写发言稿,写好后,他看了一遍不太满意,原因是我写厂里的情况太实在,没有虚夸,没有虚报,没有吹牛皮,他让我按着他的说法再重新写一写。当时他说得太夸大其词了,让我感觉心虚,本来厂子里只有几个员工,他让我写能为社会提供200个就业岗位,本来厂子年产值不过100万,他让我写上年产值为1500万,我听着太玄乎了,吹牛皮得拿税,把税务局吹来了就麻烦了,我心里害怕,就不想写。可村支书却说:“这样写有好处,你若以后再扩建好批土地、好办手续、好贷款。”听了他的话,我觉得他说的倒也是实情,因为在大红龙国家牛皮吹得越响,事就越好办,谁若说个实话,那事就没法办。吹牛皮好办事,能升官发财,这已经成了大红龙国家的“传统文化”。不过我知道,村支书让我夸大事实的真正目的并不在于此,他是想借着我这个小厂子来往他的脸上贴金,以增加他的政绩,证明他有工作能力。于是,在他的吹捧、宣传下,镇委书记又到厂里来了,我这个小厂也就理所当然地又成了镇委书记显露他工作能力的工具,成了代表他领导有方的资本。后来,我也不知他们又是怎么吹的,又把县长给吹来了。有一天,镇上来人说,明天县长要来厂里参观,让我们怎么打扫卫生,怎么整理车间,还让我们写好一个大横幅“热烈欢迎××县长莅临指导工作”,镇里的人还教我们该如何向县长汇报工作,比如,他教我说:这都是党的政策好,是县委县政府领导得好,感谢县里领导的关怀,今天能有这个厂与镇委的正确领导和镇政府的大力支持是分不开的,这个厂年产值两千万,为社会提供500个就业岗位……听着他这些胡编乱造的话,我心里很不服气,但若不照着他们说的做还不行,他们就会整你,所以我只好点头答应。第二天,县长果然来了,我们就按照镇上的人教给我们的话向县长作了汇报,县长听后很满意地走了,带着这些虚夸的信息向他的上司汇报请赏去了。在与大红龙的这三级官员打交道的过程中,我看到他们都是吹牛皮说大话的高手,胡编乱造、谎言连篇,层层欺骗,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谎言,他们所谓的丰功伟绩全是编造出来的,全是子虚乌有!他们为了升官晋爵,竟捕风捉影,违背事实、违背良心说话,把我这一个根本就不起眼的小厂夸大了几百倍!大红龙体制的实质就是谎言公司,从大官到小官都在说谎,都在搞欺骗,这是我与大红龙党政官员打交道所亲历的“最耀眼、最夺目”的一幕。

在我办厂的前后过程中,必须与政府、工商、税务、国土、建委、商检、计量、银行等大红龙的行政单位打交道,哪个衙门口不经过也不行,但无论经过哪个衙门口都必须请客送礼,如果不请客送礼,他们就找各种借口来难为你,不给你办,直到你送上礼将它喂饱了,它才给你办,等它办好以后,你还得请客,而请客也得到他们规定的酒店,这些酒店一般都是新开的,或是比较有名气的,或是独具风味的,或是他们的亲戚朋友开的,等他们吃饱喝足之后,你还得向他们点头哈腰,感谢他们给办了这件事。本来,盖个章、办个证这是他们工作范围内的事,但就这小小的权力却都成了大红龙的党政官员搜刮民脂民膏的敛财法宝。不仅如此,我们每年都要定期给各个衙门上供,每年的中秋节、春节是必须上供的节日,每当这两大节日来临之际,我就头痛犯难,心里很不平衡,整天起早贪黑,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自己都省吃俭用不舍得花,可到时还得给他们买东西,但心里再不平衡也不行,若不给他们上供,过了节之后,这些党政官员就会给你点颜色看看,那时你吃不了兜着走。所以,每到节日来到之前,我就开始盘算给哪些人送礼,送什么礼,并把名单、礼单都列在纸上别落下,免得落下一个也是后患。在这期间,有的行政单位还直接打电话向我要,让我按着他们要求的标准、数量给他们买东西,他们要的这些东西是分给单位职员的,对于他们的主要领导,我还得另外给他们送。那时候送礼都是送酒、烟、猪肉、羊肉、植物油脂之类的东西,因送的东西太多,每到这时我们都是晚上用车拉着挨家送,到了目的地,进家把礼放下,寒暄几句就赶快走,不能停留,因为每逢节日来给领导送礼的人都是络绎不绝,得快走快倒场,如果走得慢了,后边送礼的人就又进来了。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为了厂子的生存,我只能任这些党政官员宰割、搜刮,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不光是节日送礼,就是在平常日子里,这些党政官员也随时来挤油水,有时他们开公车出去游山玩水,回来后就将加油的发票拿来让我给他们报销,这是什么逻辑?自己玩的加油费竟让我来出钱!但我只能生闷气,却不敢拒绝,更不敢怠慢,若办晚了就得罪了他们;有时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他们一行几人开着车来了,来了就得招待,就得伺候,我就得安排酒饭,等他们吃饱喝足后,我还得陪着笑脸和他们打牌玩耍……不管是哪个行政部门的人,对于他们这些官家老爷,我这个平民老百姓即使心里再不满也根本不敢招惹,若稍有不慎就会吃不消。他们就是从“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学院”毕业的学子,大红龙还给他们冠以“人民的公仆”“人民公务员”!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们分明就是一伙敲诈、勒索百姓的土匪强盗,是榨取人民血汗的寄生虫,是一群地地道道的吸血鬼!在他们中间,我听到的尽是满足他们欲望后的狂笑声和不堪入耳的淫词妄语;听到的是哪个酒店的菜好吃,哪个地方的小姐漂亮,哪个领导的二奶多;听到的是哪个单位又给他们送了什么东西,他们策划怎么敲诈哪个个体户。在这些大红龙的党政官员中,我看到的是他们贪婪的目光与无止境地榨取、剥削老百姓的手,看到的是他们对老百姓残暴如狼的土匪相与对上司讨好巴结的奴才相,看到的是他们天天花天酒地吃喝玩乐与不着边际地吹牛皮说大话。耳闻目睹了这些党政官员贪赃枉法、胡作非为的一幕幕,我觉得中国百姓被共产党耍了,被它骗了……它口口声声喊着“执政为公,执政为民”的高调,但实际上它们是为榨取老百姓的血汗而执政,是为自己花天酒地、醉生梦死而执政,是为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而执政。我与他们打交道的这十年是被它愚弄、压榨的十年,是在它的淫威下忍气吞声的十年。这十年让我感受到的是,大红龙所在之地处处淫乱邪恶、民不聊生,是暗无天日的人间地狱。

在与大红龙的党政官员交往期间,我拼命地装备撒但哲学,否则,我没法跟这些“父母官”打交道,所以,不知不觉中,我在“当官不打送礼的”“不溜须拍马一事无成”等这些至理名言的“指导”下学会了请客送礼、阿谀奉承,学会了吹牛皮说大话,也学会了看风使舵、听话听下音,我变得越来越诡诈了。虽然这些撒但哲学我能运用自如,但它并没有给我带来幸福,而是带来了不尽的痛苦,我每天都被请客送礼的事压得喘不过气来。为了维护好与党政官员的关系,我整天绞尽脑汁、苦思冥想,总担心哪个关系处理不好就被他们暗算了,天天在压抑、不安、忧虑、无奈、气愤中活着,一天下来精疲力竭,心里很苦很苦,我找不到摆脱苦恼的方法,就竭力地追求名利,追求出人头地,与大红龙的官员一样追求做人上人,追求吃喝玩乐,盼望这些东西能给我带来安慰和享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所追求的这些都得到了,我成功了,但物质利益与肉体的欲望得到的满足只是暂时的,我心里并没有喜乐,没有满足,天天还是特别的压抑、痛苦,整天愁眉不展,闷闷不乐,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没有人能回答我这个问题,后来有人把神的末世作工见证给了我,我在全能神的话里找到了问题的答案:“人类的心中没有神作地位的世界是黑暗的,是没有期盼的,是虚空的。”“你越满足肉体,它越得寸进尺,这次满足它,下次它还有要求……就是说你这次满足它了,下次还让你满足它,它总有奢侈的欲望,总有新的要求……”从神话中我明白了我的苦闷都是因为我心中没有神,人的心就是个无底洞,人的贪婪和野心太大,没有任何物质的东西能填平。钱财、名利、享受、情欲根本填补不了人心中的空虚,但神是无限的,当人心中有神了,这个填不满的无底洞就被填满了。神的话说得让我心服口服,因此我毅然接受了神的作工。后来,借着读神话,经历神的作工,我心灵里面一天天亮堂、充实起来,我明白了历世历代以来的人未曾明白的真理,明白了人生的奥秘,认识到了为追求真理满足神活着才是真正的人生,才是最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而大红龙所倡导的、让人追求的名利权势都是满足人的野心和私欲,都是最低贱的、毫无意义的追求,正是神厌憎、咒诅的。

时至今日,我与大红龙的党政官员绝交已有十年,也就是我接受神作工在神家尽本分已有十年时间,在这期间,我的生活环境与先前的生存之地相比简直有着天地之差!刚接受神作工不久,因躲避大红龙的追捕,我被迫离开家尽本分,来到教会后,虽然我面对的是弟兄姊妹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但彼此却没有隔阂,没有防备,他们常常耐心地与我交通神话,向我见证神的作工,并时常嘘寒问暖,问我缺少什么,需要什么,有什么难处等,虽然言语不多,但我从心里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感受到了弟兄姊妹之间的真诚、关爱与尊重,这是我在“人民的父母官”——大红龙的党政官员那里从未感受到的。一开始,因我长期与党政官员们打交道,早已习惯了阿谀奉承、看风使舵、小恩小惠,再说我开过厂,手里比较宽裕,所以我就拿侍候官家老爷的那一套来与弟兄姊妹相处,可每当我这样做的时候,弟兄姊妹却都婉言拒绝并拿出神话来与我交通,让我明白神要求我们该怎么做人,该怎么与人建立正常的人际关系,并告诉我我所实行的这些都是撒但哲学,神家不讲究送礼,送礼的人和受礼的人都是被神厌憎的,还告诉我与弟兄姊妹相处不应搞处世哲学、礼尚往来,如果真愿意施舍的话,可以帮助那些真正困难的弟兄姊妹。他们的话让我很蒙羞,也很受感动,心想:没想到在这个见钱眼开、见礼就笑的世界上还有这么一群人,原来撒但哲学在这里没有生存的空间,没有繁殖的土壤。有时我还在琢磨:弟兄姊妹为什么这样做?为什么能这样做?后来我发现了,他们无论做什么都以神是否满意为标准,以是否合乎神话为标准,并不按自己的意思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是弟兄姊妹行事为人的实行原则。我被他们的行为和品德感染了,愿意追求做一个满足神的人,做一个真正的人。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手里的钱越来越少,心里不禁开始受辖制,觉得自己手里没钱,眼看着天快要冷下来,可我没有冬天的衣服啊……我心里所想的好像弟兄姊妹都知道似的,还不到换季的时候,姊妹就给我拿来了不同型号的衣服,并告诉我说:“这些衣服是一个姊妹买的,因不知你穿多大号的,所以她多买了几个型号让你穿穿试试,你把合适的留下穿,不合适的再给送过去。”听着姊妹的话,看着眼前的衣服,我心里特别受感动,因我没想到还有那么多弟兄姊妹在关心着我,帮助着我,甚至比家人想得都周到……这些年来,不管我走到哪里,天热了,弟兄姊妹给我拿来夏天的单衣,天冷了,又给我送来御寒的棉衣,而且,其它日用品也是如此……虽然这些施舍帮助我的弟兄姊妹我们彼此素不相识,并且都不曾见过面,但是他们却实实在在地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让我知道在全能神教会这个大家庭里,弟兄姊妹讲究的不是血缘亲情,而是灵里同胞的手足亲情,不管天南地北的人,只要受全能神一灵所感,一灵所养,那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的手足,并不在乎相不相识。记得有一次,一弟兄开车接两个从外地来的姊妹,在车上,姊妹在谈话中说到她们那里有一个传福音的弟兄身患重病,因动手术需要高额的医疗费而不愿接受治疗,开车的弟兄听到后,就要求将那弟兄接过来出钱为他治疗。类似的例子很多很多很多,数不胜数,因为在教会中,不管谁有困难,都会得到弟兄姊妹这样丝毫不计报酬的帮助与安慰。有一次,我病了,教会安排了一个开诊所的姊妹给我看病,姊妹仔细地给我诊断、给我开药,像对家人一样关切,其实,我们并不相识,而她也只知道我是全能神教会的一员,是弟兄姊妹中的一个……全能神教会就是一个爱的大家庭,我在这里所享受的一切是我从“人民的父母官”那里永远都享受不到的。

因我长期与那些党政官员打交道,吹牛皮说大话早已成了习惯,不管说什么话都好夸大其词、虚张声势,对此弟兄姊妹也经常与我交通,说话要实事求是,不掺水分,并且通过吃喝神话我也看到神对人的要求是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撒谎掺水分,因此每当我流露这些败坏时,神的话就在里面责备、审判,这是我没信神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让我认识到神太圣洁了,不容许谎言、诡诈存在。因着弟兄姊妹都在按着神的要求操练做诚实人,说话都讲究实事求是,不撒谎、不夸大也不缩小,并且彼此都互相监督、制约,所以,“吹牛皮说大话、撒谎搞欺骗”在这里成了过街老鼠,谁若流露这一败坏,自己都感觉丢人现眼,见不得人,这让我感觉做人轻松了许多,不用再像以往那样绞尽脑汁地编造谎言来维护人际关系了。在全能神教会这个家庭里,虽然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有大学生,有公务员,有老百姓,有城市的,有农村的,有贫穷的,有富足的,有年轻的,有年老的,但人与人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主子奴才之分,在神面前、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谁,即使再普通的弟兄姊妹,只要他说的符合神话、真理,不管是带领工人还是神选民都得顺服、接受;如果带领工人说话做事不合真理,弟兄姊妹都可以给予纠正,或实行修理对付,若不悔改变化,弟兄姊妹就有权起来将其罢免、取缔,拒绝他的带领。平时,弟兄姊妹在一起没有人谈论吃喝玩乐的事,更没有人说淫词妄语,大家在一起都交通神话,都谈论自己对神话的经历、认识,谈自己在现实生活中实行真理的成功与失败,谈该怎样脱去撒但毒素活出真正人的样式,谈该怎样尽好本分满足神等等,都追求让神话成为自己的生命实际。在这个大家庭里,我所接触到的每个弟兄姊妹吃的、穿的、用的都很普通,但他们的心里都很满足、充实、开心,没有人讲究吃、穿、玩、乐,也没有人追求钱财、名利、权力、享受、情欲,都在竭力追求真理,都在为扩展福音工作废寝忘食地奔跑忙碌。因为弟兄姊妹知道,神毁灭败坏人类的大灾难马上就要开始,一旦灾难降下,人就会永远失去蒙拯救的机会,所以,大家为了让更多的人接受神的末世救恩,都在圣灵的带领下穿梭于大街小巷,宁愿被人讥笑、辱骂、殴打,宁愿被大红龙抓捕受酷刑折磨,但只要有人能来到神的面前接受神的救恩,大家就感到无比的欣慰,就觉得自己所付的代价、所受的屈辱痛苦有了结果。记得有一年深冬,两个姊妹给一宗派的弟兄传福音,俩姊妹给弟兄交通到深夜十二点,心里抱有观念的弟兄便将姊妹赶出了家门,两个姊妹无处可去,只好坐在弟兄家门口,露宿在正下着大雪的寒夜里。几个小时后,弟兄的妻子于心不忍,便将早已被雪花覆盖、冻得浑身没知觉的两个姊妹领到屋里,两个姊妹进屋后,不顾自身的寒冷,继续向弟兄姊妹见证神的作工,等看到弟兄姊妹终于愿意接受神的工作后,两个姊妹哭了,觉得弟兄姊妹能接受神的救恩,自己不管受什么委屈、痛苦都值了。在全能神教会中,我耳闻目睹、亲身经历到的全都是爱,都是安慰、宽容、扶持、帮助,都是神对我们最大的拯救。在这里,没有诡诈谎言,没有你争我夺、勾心斗角,没有敲诈勒索、剥削压迫,人人都凭神话活着,都按神的要求做人。在这十年里,我有神的同在,有神话语的引导带领,有神对我的审判刑罚,使我做人的良知有了知觉,使我活得踏实、平安、幸福,心灵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释放自由,更使我走上了人生的光明之路。

这些年来,我经历了两个不同寻常、有着天壤之别的十年。前十年,我是在人间地狱里生活,是在黑暗中与鬼共舞,是在追求腐朽、堕落的鬼生。在这十年里,我与大红龙的党政官员同流合污,所看到的、听到的全是谎言欺骗、敲诈勒索、吃喝玩乐、污言秽语,并且在这个大染缸里,我也毫不例外地被染了色、变了质,变得越来越圆滑诡诈、唯利是图、见风使舵,处处谨小慎微,如同奴才一样毫无自由,又像上了贼船一样任由人宰割、剥削、压榨,不敢反抗,不敢拒绝,犹如党政官员手中的傀儡、玩物一样毫无人格、尊严,活在黑暗、死亡中苟且偷生。而在全能神教会的十年里,我是在光明中与真正的亲人齐肩并进追求人生,在这十年里,我与弟兄姊妹朝夕相处,所看到的是诚实正直、端庄正派、爱心帮助、公平公正,在这里,我的污秽败坏得着洁净、洗礼,人性变得越来越有良心理智、单纯活泼、自由释放,心里的苦闷、忧伤、焦虑、不安、凄凉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喜乐、平安、幸福、踏实。在这里,没有“你恨我亡,我恨你死”,这里就是爱的家庭。亲爱的同胞们,请赶紧就光而来吧,这里有你需要的真理,有日夜盼望、迎接你归来的亲如手足的灵里同胞,有你蒙拯救的美好盼望,更有你该当追求的人生之路,你还在犹豫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