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正义与邪恶的较量24 惨遭大红龙半个世纪苦害 幸蒙全能神拯救尝到甘甜

24 惨遭大红龙半个世纪苦害 幸蒙全能神拯救尝到甘甜

——一位年近八旬老人的血泪史

河南省 马南

在你的心中有一个天大的秘密是你从未觉察到的,因为你活在了没有光明照耀的世界之中。你的心、你的灵被那恶者夺走;你的双目被黑暗遮蔽,看不到天上的太阳,看不到夜空中的那颗闪烁着的星斗;你的双耳被欺骗的言语堵塞,听不到耶和华打雷般的声音,也听不到从宝座之上流出的众水的声音。你失去了本该拥有的一切,失去了全能者赐给你的一切,进入了无边的苦海之中,没有救助的力量,没有生还的希望,只是在挣扎、在奔波……”这段神话就像揭谜底一样,揭开了我70多年迷雾般的生活,人世间的苍凉,大红龙惨无人道的欺骗和迫害,更证实了只有神是爱,只有神能给人间带来真光!为了使所有在世界上迷失方向、漂泊流浪、经受大红龙苦害的同胞们能早日醒悟过来归回神家,不再受大红龙任意欺压、残害,能识破大红龙的阴谋诡计,下面我把自己一生的经历叙述给大家。

我出生于1936年,今年已77岁了。在我六七岁的时候父亲不知了去向,母亲为了生活改嫁到山西,我在郑州跟姥姥相依为命,当时正好赶上了1942年河南大饥荒,姥姥给人做针线活,每天早出晚归,晚上回来时带回来一小把野菜,我们一天就吃这东西,饿得我天天在床上哭,白天饿急了就到街上捡些花生皮、瓜子皮之类的塞到嘴里充饥。在那个年头,有许多人被活活饿死,而我那么小却活了下来,如今想起来真不可思议,如果不是神的看顾保守哪还有今天的我。

1948年我12岁,共产党为了发展经济稳定政权,就把我们这些儿童召集在一起成立了一个工人学校,在那里开始教我们识字,管我们吃住,当时我们打心眼里感激共产党,是它给我们带来了这样的好生活。在那里我们接受了大红龙编造的一整套理论,如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唯物主义辩证法等,并说我们都是无产阶级,都是受压迫者,现在是工人阶级,是革命的先锋队,以后就是党和国家的接班人,只要听党的话跟党走,最终我们就会走向共产主义,从而实现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美好生活。并且还时时教导我们要讲革命、讲政治,不忘阶级苦,不忘阶级仇,要时刻坚持阶级斗争。当时我们自豪地想:万恶的旧社会终于过去了,是共产党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希望。慢慢地我们的思想改变了,“人的祖先是从猿猴演变而来的,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鬼神之说,信神是迷信活动必被历史所淘汰”,这套邪说谬论被植入心底。与此同时,学校又经常让我们唱歌颂毛主席、歌颂共产党的歌曲,同时还常给我们讲革命先烈的故事,让我们向他们学习,将来报效祖国报效党,把生命和青春献给党。当时我们太小太单纯,大红龙借此将他们的诡计种在了我们的心中,当时我们还感觉很正当、很高尚,感觉这样活着才是最有价值、有意义的一生。正如神话所说:“在人幼小的心灵里早就种下‘无神论’的瘤种,教育人‘学科学、学技术,实现四个现代化,世上根本没有神’这些谬理,而且还口口声声喊着‘靠我们辛勤的劳动来缔造美丽的家园’,让所有的人都从小做起,准备报效祖国,无意之中将人带到了它的面前,把功劳(指神手托着整个人类的功劳)毫不迟疑地安在自己头上,但从来也不觉羞耻,从来不觉着有羞耻之感,而且还恬不知耻地将神的百姓抢回其家中,而自己却如老鼠一样‘蹦’在桌子顶上,让人把它当作‘神’来敬拜,这等亡命之徒!

两年后,我被分配到纺织厂上班,成为了一名纺织工人,我的工作是接线头。我们一个人负责四台机器,一天下来得跑六七十里路,三班倒,一天加起来得干十个小时,后来慢慢地生活越来越差,工作越来越累,我们睡不好、吃不好,累得太狠打瞌睡还要挨批评。有一次,我不小心说了一句“下辈子不干纺织工”,结果被领导知道了,批评我“思想落后,不讲政治……”后来我们都是敢怒不敢言。

九年后,我经厂里介绍,结识了比我大两岁的丈夫,他是一名军官,在山东某炮兵学校当教官,从此开始了我人生中最痛苦、最难忍的长达44年之久的噩梦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不是我们自己夫妻不和造成的,而是大红龙惨无人道的迫害而强加的。结婚后,他回到山东继续他的工作,而我还在纺织厂上班,当时共产党为了实现政治目的和自己的幻想,搞起了“大跃进” “浮夸风”,要“两年赶超英,三年赶超美”,以至于三年人为的大饥荒席卷全国,饿殍遍野,民不聊生,数千万老百姓死于大饥荒。在这样的背景下,领导们为了自己能在国际上争口气,还大量出口粮食,置百姓的生死于不顾,并喊着说:“让人民勒紧裤腰带!”当时,我们一个人一个月仅分给28斤粮食,每次都不给够,大家整天饿肚子,晚上经常饿得睡不着觉,饿归饿,白天照样还要上10多个小时的班,走六七十里的路。业余时间还要参加运动,如大四清、小四清、反左、反右,运动一个接着一个,简直不让人有喘息的机会。好强的我在工作中要争先进当第一,就拼命多干活,后来实在走不动路了,浑身肿胀,经检查才知道得了浮肿性肝炎,休息调养了半年才康复。当时有好多人都是因这病死去了,而我却活了下来,真是神的看顾保守。

好不容易熬到了1965年,我被调到了山东某纺织厂,与丈夫得以团聚,心想着以后有一个幸福安稳、吃穿不愁的日子,谁知,噩梦般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文化大革命的恶浪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当时丈夫是副连长,他的连长是一个很正直的人,在当时被定为当权派,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天天定时定点挨批斗。当时我看到批斗的人把他拉到台子上,两个胳膊往后一架,两个人拉住胳膊,一个人按住头,批斗的同时,一群人上去拳打脚踢,我看了一次害怕就不敢再看下去了。批斗会一天好几次,天天如此,并且不准他回家,想回家还得请假获准,后面还有人跟着。他的家人也被扣上了反革命的帽子。最后,这个连长实在受不了肉体和心灵上的双重打击,在请假回家的过程中找了一根绳子藏在衣兜里,晚上趁人不备吊死在炮库的仓房里。他死后他的妻子成了精神病,到处乱跑,又哭又笑,往日那个美满幸福的小家庭七零八落,他的两个儿子沦落街头成了小乞丐,到处跑着捡西瓜皮、瓜子皮吃。

连长死后,政治批斗的矛头就指向了我丈夫,原因是他的上司作风不好,而他性子直说了真话,结果得罪了领导,他被扣上了“连长的黑参谋长”的帽子,他们还说他是胡宗南(国民党)的干儿子。所有莫须有的罪名都往他身上扣,他的敌对方想把他也安个反革命的帽子把他整垮整死,从此以后他也天天挨批斗,大会小会少不了。

我在单位里整天不敢抬头走路,生怕他们也给我扣上反革命家属的帽子,也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变成跟连长妻子一样的下场,更害怕他也去寻死上吊。那段时间,我的心整天都提在嗓子眼上,提心吊胆地活着,整天像在刀刃上行走,最后我就一直请长假陪着他,不知过了今天,明天会是什么样。在那个年代里没有人能理解你,也没有人敢理解你,你有冤没处伸,有气没处撒,只好闷在心里,在极度的压抑和痛苦中我感觉度日如年,久而久之,我就满身都是病。1970年底,我流产时大出血,晕倒后差一点死去,但奇迹般地又一次活了下来,这是神又一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从1965年到1970年,我丈夫被批斗了整整五年,漫长的黑夜终于熬到了黎明,部队结束了对他的批斗。可是早晨的太阳还未出现,乌云又遮住了天空,部队不但没有为他们平反解决问题,中央却又下发文件说让这些在文革中被批斗、被迫害的干部从哪里来还回到哪里去。他当时是从农村来参军的,当然还要让他回到农村去种地,当时跟他有同样遭遇的全国有40万人,我当时听了差点没气死。天哪!人间的公理何在,公平、公义何在?

我们不求什么荣华富贵,只求过个安稳的日子怎么就这么难!我气得哭笑不得,他从15岁就到部队参军,到现在已21个年头了,他为国家奉献了20多年啊!20多年的青春年华,为部队作出了许多的贡献,到如今竟落得个如此下场——批斗后又被扫地出门。当时我才感觉到我们就像秋后的落叶一样任风吹来吹去,像别人手中的棋子一样被人摆弄着。和他关系不错的战友来找他,暗地里说共产党不好,太恶毒,对他不公平,而他却还站在共产党一边说话,并说这些事都是下面人搞的,共产党和毛主席永远不会错。我当时也是这样看待的,只对那些苦害我们的一小撮人恨得起来,对中央和毛泽东还是像对待神一样敬拜,当时我们怎么也想不到我们所爱戴、拥护的领袖们竟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野兽、恶魔,它们残害人的手段竟是如此高超、毒辣和卑鄙。我们是它们手中的工具,是它们搞政治的牺牲品和幻想的陪葬品,被它们活活坑死还要含着眼泪对它们说谢谢。正如神话揭示:“这些魔鬼的手段极其残忍,似乎‘教育’‘培养’成了魔王杀害人的‘传统’的手段,借着它的‘深深地教导’将自己丑恶的灵魂全部掩盖起来,企图披上羊皮来骗取人的信任,之后趁人昏睡之机将人全部吞吃。可怜的人类哪里知道生养之地是魔鬼之地,养育自己的竟是害自己的仇敌,但人毫不觉醒,准备吃饱、喝足之后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人竟会是这样,现在仍不知道仇敌就是养育自己的‘国王’。”“从未对‘老魔鬼’的实质有真实的认识。活在阴间、地狱认为是活在‘海底宫殿’中,受着‘大红龙’的迫害自以为在接受国家的‘恩宠’,受着‘魔鬼’的嘲弄还认为在享受肉体的高超的‘技艺’,这班龌龊卑贱的窝囊废!惨遭不幸也不知晓,在这样的黑暗社会总是祸不单行,从来也不醒悟……

当时,我想方设法找关系送礼将他调到河南一个发电设备厂里,可是他的档案里有文革被批斗时被栽赃陷害的黑材料,这真是雪上加霜,祸不单行,黑材料是政治上的大问题,关系到厂里对他工作的安排,我想尽一切办法也取不出来。果然,到厂里人家没法按他处级干部的职务给他安排工作,就只好让他去木工房里干活,后来又让他去当门卫看大门,他当时才36岁,正是人生中施展抱负的好时候,却像皮球一样被人踢来踢去。再加上从部队到地方后他看到地方比部队还黑暗,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不择手段,他看不惯就生气,生气就喝酒,三天两头地喝酒,后来就得了高血压,再后来又得了脑梗塞,好不容易治好了,没过几年又犯了,他在病床上躺了整整四年直到去世。

他是老干部,看病原本是可以报销的,但是他们厂当时倒闭了,看病的钱没人管,家里的钱也花光了,没钱医院立即停药停针。我当时实在没办法,天天到他们厂里找领导要钱看病,眼泪都快哭干了,也没要到钱。后来,我们盼来盼去盼来了一位“大救星”——原河南省省长李××,他随厂领导来家访,我突然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党的“亲切的关怀”。李省长问我们家有哪些困难,我说:“我有三个困难:第一,老干部看病问题得解决;第二,住房的问题得解决;第三,子女的就业问题得解决。”李省长听了后对厂领导说这三个问题一定要给解决好,特别是老干部看病的问题必须得解决。谁知他走后一个问题也没得到解决,这更让我看到了大红龙虚假欺骗的实质,没想到这么大的官说出来的话竟像刮风一样,我的心彻底凉透了。邻居们看到李省长来家访都投来羡慕的眼神,而我却眼睁睁地看着他躺在病床上因无钱治疗在家等死。这就是一个戎马一生为党和国家奉献一生的老干部的下场: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大小便不能自理,需要我24小时守在他身边照顾他。那段时间我都快要崩溃了,就如活在地狱里一般,看不到一丝希望,也看不到半点光明,我不知道人为什么要活着,又为了得到什么,人间的痛苦都是谁给带来的,多少次我真想一死了之,但又想我死了孩子们怎么办,床上的他怎么办,只好拼命地鼓起勇气活下来,但心灵和肉体都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和煎熬。我不知自己还能这样撑多久,自己何时才能解脱,觉得死去应该比活着快乐一些吧。

我痛苦地在他床边陪伴他四年,他也在床上痛苦地躺了四年之后痛苦地死去了。生活给我带来的除了痛苦就是绝望,我不知以后的道路该怎么走,我的内心有一种天大的委屈和说不出的无人理解的滋味。正如神话所说:“死去的人带走活着的人的故事,而活着的人又在重复着死去之人的历史悲剧。人类不禁要问:我们为什么活着?又为什么要死去?是谁掌管着这个世界?又是谁创造了这个人类?难道真的是大自然的造化吗?人类真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吗?”“其实在神造的万物中,人是最低贱的,虽然人在万物中是主人,但在万物中只有人在受着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经撒但百般地败坏,人根本没有自主权,多数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秽之地中,而且受着撒但的嘲弄,被撒但捉弄得死去活来,受尽人间沧桑,受尽人间的苦难,而撒但将人都玩弄之后,便结束人的命运。所以人的一生尽是扑朔迷离,从未享受过神为人预备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让撒但糟踏得破烂不堪……

他死后,他们单位的领导来了说要写追悼词,我说如果写必须按我的意思写,他们说你说吧,我说:“老干部因无钱看病、住院而死。”单位领导说:“这……这不能那样写。”后来他们就写:“某某同志为党和国家戎马一生,做出了许多贡献……因病治疗无效死亡。”我看了此话,又恼又恨,大红龙把人逼死都不让人说句实话。

办完丧事之后,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感到一切都空荡荡的,想到死可能是一种解脱。从此以后,我天天都想到死及该如何死,是上吊还是喝药,但是又想到丈夫看病时借人的钱还没还,我还不能死。我整天昏昏沉沉,就如行尸走肉一样活着,感觉干什么都没意思,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十年。

2004年,我回老家给丈夫迁坟地,一个姊妹给我传了全能神末世的福音,又送给我一本神话——《羔羊展开的书卷》。我打开书后,上面谈到了神的三步作工,谈到了耶稣,这时不禁勾起我童年的记忆:小时候虽然生活苦,可姥姥每到礼拜天都带我到教堂里作礼拜,在那里我知道了耶稣基督,知道了他是爱和拯救,知道了他是为我们全人类钉在十字架而死的救赎主,我曾体尝到了平安、喜乐、爱和温暖。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世间的苦难和沧桑已抹去了我对神的记忆,今天看到了耶稣基督的名字使我倍感亲切和温暖,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我拿起神话舍不得放下,吃饭和睡觉都难以割舍,看神话使我忘掉了时间,忘掉了痛苦和忧伤,忘掉了人世间的一切烦恼,我仿佛走进了一个世外桃源、一个新天新地。这是我一生梦寐以求却从未实现的一个梦想,多年来在痛苦的生活中挣扎,我已不再奢望人间有真理的存在,有光明的存在,我已把神忘记,没想到已年过70的我能在有生之年又一次与主重逢,这是多么令人高兴的一件事啊!神没有忘记我啊!我捧着神的话常常泪流满面,祷告神也总是被神爱感动得流泪,仿佛几十年噩梦今天才彻底苏醒过来了。我看到神话说:“当天使鼓乐弹奏赞美我之时,不禁勾起我对人的同情,我心顿时忧伤万分,痛苦之情难以摆脱。……我要抚平人间的不平,我要在全地之上作我亲手作的工,不容撒但再残害我民,不容仇敌再任意妄为,我要在地上作王,将我的宝座‘挪到’地上,使仇敌都在我前俯伏认罪。

通过吃喝神话,我渐渐地认识到我们人类以往和今天所受的痛苦都是撒但、大红龙给我们带来的,撒但把我们败坏了六千年,我们已被撒但的毒素占有了,我们已成了撒但的后裔、大红龙的子孙,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自私、狂妄、贪婪、恶毒、诡诈等毒素。在与人交往中我们更是凭“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条撒但法则活着,所以人与人之间没有真爱,没有包容,只有利益,而撒但、大红龙却把它自己作恶的罪证强加在他人的头上,推在了资产阶级和地主的头上,从而使不同阶级的人之间互相争斗、互相厮杀,而它却冒充正义的天使趁机夺取政权。神是万物生命的起源,人是神造的,而大红龙却鼓吹万物都是大自然形成的,人是猿猴变的,从而使人从根源上来否认神,伺机窃取神在人心中的地位。在大红龙统治中国的60多年中,人心越来越败坏,越来越险恶,道德沦丧,世风日下,中国人仅有的一点良心理智与情义都荡然无存,使人都成了衣冠禽兽,成了活鬼。今天全能神就是来彻底打败撒但,结束它的命运,将人从撒但的手中夺回来。在末世神就借着审判刑罚的工作,揭示我们被撒但大红龙败坏的根源和实质,同时把真理、道路、生命供应给我们,使我们凭着神话真理活着,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最近一段时间,当神的国度福音扩展达到高潮时,许多寻求真道的人都来到了神的面前,可是大红龙这个恶魔不甘心失败,依仗着自己手中的权力,肆意剥夺人的信仰自由,只许人为它们做奴隶,为它们的幻想而献身,任它们宰杀、搜刮,不许人为真理、为正义而站立。它们在电视上、网络上、报纸上大肆造谣攻击、论断、定罪全能神教会,面对此情此景,不禁勾起了我多年的仇恨,是它把我们这一代人愚弄得昏迷不醒,不知天日,现在又妄图在临死之时吞吃更多的灵魂,让人都与它一同殉葬!我的一生都在受着大红龙的摧残苦害,被大红龙愚弄了一辈子什么也没得着,非常希望那些仍活在大红龙权下的同胞们看了我的经历能早日回到全能神的面前,不要再相信恶魔的鬼话,要看清它说话的动机和目的,不再上当受它的迷惑。大红龙所作的一切都是在欺骗人民,只为了永久地统治人民,好坐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永享万年。

全能神说:“因为神作的工作就是将赎回的、仍活在黑暗势力下的、从未觉醒的人从魔鬼集聚之地彻底拯救出来,脱离千古之罪,成为神所喜爱的人,将大红龙彻底摔死,使神的国得坚立,让神的心早享安息,将你们满腔的仇恨‘毫不保留’地爆发出来,将那些发了霉的毒菌消除净尽,摆脱这牛马一样的生活,不再做奴隶,不再被大红龙任意蹂躏、任意指使,你们不再属于这个败亡的民族,不再属于这个罪恶滔天的大红龙,不再受它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将被神摧毁,你们站在神的一边,是属神的人,不属于这个奴隶王国。对这个黑暗的社会神早已恨之入骨,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双脚都踩在这罪大恶极的老古蛇身上,让它永世不得翻身,不让它再坑害人,不容让它的过去,不容让它再欺骗人,历代以来的罪孽都一笔一笔地与它算清,神绝不放过这罪魁祸首,将它彻底灭绝!”“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他就在你的身边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转,等待着你突然恢复记忆的那一天:知道你是从神那里走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父亲’,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里等待着你的归来已经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着一个没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无价的,为着人的心,为着人的灵。或许这个守候是无期限的,又或许这个守候已到了尽头,但你应该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灵究竟在何处。”朋友们,全能神一直在等待着我们的归来,欢迎你们早日回家!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