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83 还真理一个公道

83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原是地方教会的长老,由于持守自己的狂谬观点,再加上受谣言的迷惑,我对全能神产生了极大的仇恨,曾多次搜集材料攻击神的作工,但神并没有记念我的滔天罪行,而是以他极大的忍耐与慈爱宽容了我,引导我走上了人生正路。回想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真是愧悔无地、痛心疾首,痛恨自己丧尽天良、大逆不道。今天纵使我献上性命也难以回报全能真神的拯救之恩。为了使更多受谣言迷惑的弟兄姊妹能尽快归向全能神,在此我愿将自己抵挡神的恶行真实地“暴露”出来,还真理一个公道。

1997年12月,我在山西太原突然接到家中一封来信,信中说:“14日晚我们正在聚会,教会的王老姊妹带了几个陌生的姊妹进来了,起初,我们不知她们是‘闪电派’的,当她们讲话时,狐狸的尾巴就露了出来,说什么耶稣已驾着白云回来了,名叫全能神,还是个女的呢,还说什么圣经过时了,让人看他们那一本《话在肉身显现》的书……”看完信,一股怒火顿时在我心中燃起:早就听说这个“邪教”最会迷惑人,谁不信他们的神,就割掉谁的耳朵、挖谁的眼睛、打断谁的腿,想不到今天这异端邪教竟传到我们教会了。“狼入羊群,牧人有责。”我得赶紧回家,封锁、整顿教会,肃清流毒。这正是主耶稣考验我的关键时刻,也是我竭力为主尽忠献爱的时刻!想到这儿,我“虔诚”地低下头,向耶稣基督祷告说:“慈爱的救主啊,我们天天盼望你能驾白云降临,今天怎么来了一位未驾白云而归的女基督呢?不是驾云而降的就是假的,是冒牌的,主啊,求你咒诅‘东方闪电’那伙人,保守你贞洁的教会……”

12月17日早晨,我迫不及待地登上回家的列车。一到家,我第一件事就是查清“东方闪电”对教会搅扰的详细情况,并打听那晚被赶出教会的那三个女人的下落,我下定决心非要把“东方闪电”一查到底,摧毁他们的“根据地”。此时教会的李姊妹绘声绘色地向我详细讲述了那三人被赶出教会后的情况,她说:“那三人被我们赶出教会后,去了肖姊妹家,我们知道了很气愤,七八个人一同向肖家撵去。当时大约晚上12点,她们都已睡了,她家的房门用棍子顶着。焦弟兄很‘爱’主,甭看他七十多岁,‘咚’的一下就把房门踢开了,我们一齐涌了进去。我打开灯,那仨人穿着内衣,我们不管不顾冲上去就把她们拉下了炕。但她们挺顽固,没向我们求饶。焦弟兄用手指头捣着她们的鼻子大骂道:‘你们死皮不要脸,是撒但魔鬼,传的是异端邪说,你们是披着羊皮的恶狼。’她们一个个脸皮挺厚,死活不说一句话,但我看到她们眼睛有些红,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呸,撒但也会哭,谁同情她,谁怜惜她,这叫自作自受,谁叫她们年轻轻的传‘东方闪电’……”听到这儿时,我感慨万分:真佩服焦老弟兄对耶稣的一片“赤诚”和“忠心”,在关键时刻能为主站住见证,像这样爱主的人实在难得,我们教会应多几个这样的人。此时,我心里不觉为我们教会有这样的人而骄傲、得意。

“后来呢?”我着急地问。

“焦弟兄骂完后,气还没有消,冲着她们大吼道:‘给我滚出去!撒但魔鬼滚出去!’我们也一同大声附和着。就这样她们流着泪无奈地离开了……”

对于传“东方闪电”的这三个人得到这样的“下场”,我心里很高兴、很满意,又求主咒诅她们,让她们永远滚出我们教会,不要再来捣乱。

1998年元旦过后,我加快了封锁教会的脚步。每到一处教会讲道,我就专门强调耶稣的生、死、复活、升天、再来五大步骤,并特别突出主二次再来时是驾着一朵白云从天而降,信徒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宣称“东方闪电”说什么耶稣已重返肉身,发表一本什么审判教会的书,这明明是和圣经唱反调,否认耶稣的再来,背叛耶稣,我们决不能在圣经之外接受这些奇谈怪论……我还吓唬弟兄姊妹说:“不要听‘东方闪电’的那套,也不要和他们交谈,你若不信,你试试,你和他们交谈或听他们的道一个小时后,你会把圣经、诗歌、耶稣全部忘掉,好像太空外星人清洗地球人的大脑一样使你忘记一切,甚至成为植物人!因这是‘邪灵作工’,那时你就不由自主地相信他们的神了。”

1998年3月,我和一位弟兄来到成都,在那里我仍没有忘记对“闪电派”的攻击。有一天,我看到《天风》杂志中攻击“东方闪电”的一篇文章,我虽不喜爱基督协会、三自爱国会的刊物,但这一篇却很合我的心意。此篇说“东方闪电”的那本小书卷中错别字满篇,在一篇中错别字竟达四百多字,这使我很惊讶,更坚固了我抵挡“东方闪电”的信心。从此我也确信“东方闪电”的那些人定是些没有文化素质的低等人,“东方闪电”派也只能欺哄那些粗俗无知的人。

几天后,我结识了一位在成都任教的美国人——哈奇老弟兄,他在此地临时任教会长老。在交谈中,我们谈到了有关耶稣重归的问题。当时我对“耶稣重归一定是驾云降临”的结论胸有成竹,便大谈特谈了一番,但哈奇老弟兄只是望着我,轻蔑地摇摇头笑了。我很惊异,难道他不相信圣经吗?难道他也是“东方闪电”的人?老弟兄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很是平静、郑重地说:“在美国,我们的牧师跟我们讲,耶稣重归时是骑大白马同众天军从天而降。”我不服气,反问道:“有圣经依据吗?”“有!”老弟兄不紧不慢地说,“启示录19章11-16节写得清清楚楚,我们美国人都相信并等待耶稣二次重归骑大白马降临……”这时我才回忆起启示录那处经文,一时不知从何回答老弟兄。我不禁感慨道,就自己这么一点圣经知识、自觉“高明”的见解,还想走南闯北,我的脸不觉红到耳根。这次谈话在我心中留下很深的记忆,也给了我一个教训。从此,“耶稣再来定是驾云而归”这一定论在我心中开始动摇了。

回家后,我特别注重收集关于耶稣二次重归的画册,并详细考察圣经,想从中得到耶稣再来到底是什么方式的正确答案。不久,我在一本“连环画”上看到一幅关于耶稣二次降临的彩图,图上耶稣头戴金冠冕,端坐在宝座上,在光芒四射的火焰中降临,下方用小字写着:“到那时,主耶稣同他有能力的天使从天上在火焰中显现。帖撒罗尼迦后书一章……”这时我更迷茫了,耶稣二次再来到底是驾云降临还是骑白马而归?还是在火焰中显现?只有一位耶稣,怎么会有这么多种不同的降临方式呢?同拿一本圣经,每种方式都有圣经依据,究竟哪一种是正确的呢?我到底应持守哪一种观点呢?研究来研究去,我越来越迷茫,陷入了矛盾之中,也似乎是进入了迷魂阵。我试图查考圣经来摆脱这种痛苦,可这种痛苦正是由圣经的几种不同说法引起的,圣经又怎能安慰我呢?虽然不见白云心不死,“耶稣二次必是驾云重归”这一信念二十多年来在我心中牢不可摧,如今却是岌岌可危了。但我并没有因此放弃对“东方闪电”的抵挡、反击,虽然我不知道“东方闪电”那本小书卷说的是什么,可我却认定他们纯属“邪教”,是耶稣的“仇敌”、“叛徒”。

在1998年至2000年这两年间,我除了在教会抵挡、亵渎“东方闪电”外,还四处搜集诽谤“东方闪电”的材料,我认为拥有这些材料就能帮助我深入了解这一“邪教”。我收集的这些材料中,有从圣经角度反驳的,有退出“东方闪电”的人自己编写的。但等我阅读、考察完这些材料之后,我失望了,因我发现:某人退出“东方闪电”所写的材料,纯粹是把假基督“被立王”的犯罪事实及教义未加改动就扣在了“东方闪电”的头上,纯属“赝品”。那些诽谤的诸多材料也互相矛盾、说法不一、漏洞百出。比如:成都王某某带来的两份材料,一说某某在山东,一说在河南;更有两份材料,一说这道由美国传入中国,为欺骗中国人另有所图,根本无有其人,一说是由十几位作者合作拼凑成一部书《话在肉身显现》,这十几位作者分布在世界各国,为的是哗众取宠,愚弄中国人。面对这些说法不一、互相矛盾的材料,我该相信哪个呢?我心中责备那些印发这些材料的人,对待“邪教”怎能那么不严肃、不认真呢?我真盼望有一天能看到一份披露“东方闪电”本来面目的真实材料。

2000年8月份,我到西安“圣灵工”派别宣讲我们“地方教会”的“纯正真理”,那里的余长老连同其他八位同工一起听我讲道。我主要讲的是如何建立“地方教会”这方面的道,一共讲了两天,这些弟兄姊妹都听得非常认真,还作了详细的笔记,我很是满意。就在当天,来了一位姓张的姊妹,是他们一位同工的亲戚,经常在外边讲道牧养教会,当时她也愿意参加我们的聚会。我们都很高兴,特别是我,更是高兴有余,因我要讲的道已讲完了,就顺水推舟让这位新来的张姊妹也讲一点道,弟兄姊妹也很赞成我的提议,非要让她也谈谈自己的一点新亮光。于是,这位姊妹就讲了起来。我万万没有料到她对圣经的解释是那样的具体、明了、准确,有难得的独到之处。比如,对什么叫“基督”的解释,她一句话就总结了。记得来自韩国的金老师(毕业于美国神学院,就读七年神学,获得神学硕士学位),他在西安给我们讲课时,先后引用了新旧约十几节经文,讲了半天都没有把什么叫“基督”讲清楚,但这位姊妹用一句话就说明了。她说:“神所道成的肉身就称为基督。”再如谈到神、撒但、人的能力时,我以前虽有认识,但用语言表达出来却很繁琐,她也一句话就总结了。她说:“神是全能的,撒但是万能的,人是无能的。”她的讲道在我之上,我很佩服,同时也很嫉妒,真不知她的老师是谁!

她的道愈讲愈深,一连串新奇的名词从她的口中出来:圣灵作工的方向啊,人是撒但的化身啊,神的六千年经营计划啊,神已向人类露出圣臂啊,败坏的人类需要神的拯救啊……这些语句我从来没有听过,是这么的激动人心,我的心随着她讲的道而跳跃、欢快、激动不已。她所讲的道,就是“最纯正的神学”也望之莫及啊,也是在古今任何神学课本中找不到的。

但当她讲到第三天时,我突然意识到她是“东方闪电”的人,因她说耶稣已二次重返肉身审判教会,打开了小书卷,开始了神的第三步新工作。这真是冤家路窄,真想不到我最仇恨的“东方闪电”竟会在这种场合与我相逢,我决不相信这么高的道、这么精辟的见解,竟来源于“东方闪电”。那本低下粗俗、错别字满篇的“小书卷”哪会有如此高水准的言语?我怀疑我的听觉神经发生故障,是不是我把话听岔了,或是听错了?不!没有错啊,她明明重复着说神已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在中华大陆开始他的审判工作。顷刻间,那些“面面俱到”的驳斥“东方闪电”的材料,那些说“东方闪电”低俗、粗陋的小道传闻,以及我认为的“东方闪电”只能愚弄无知、无文化素质的人,等等这些平日用以抵制“东方闪电”的最具杀伤力的“武器”顿时都变成了一堆无用的废品。我意识到,要想驳倒“东方闪电”不是件容易的事,还得从长计议,否则将会惨败而归,没有渊博的神学理论、圣经知识、文学素养是不能驳倒“东方闪电”的。此时看到其他的弟兄姊妹大有要接受“东方闪电”的意思,因为他们对张姊妹讲的道听得津津有味,还不时提问,张姊妹一一回答。唉!这也难怪他们,在这种场合,石人也会心变三分,就连我自己也被她讲的道所吸引了。怪就怪自己没有听河南郑州大赞美派李弟兄的忠告。他说在任何时候千万不能听“东方闪电”的道,一听他们的道就会变成植物人,信他们的神。变成植物人倒是谎言,信他们的神却是事实。眼看这些弟兄姊妹就要被“东方闪电”拉走了,我的心悲痛万分,暗自流泪向主耶稣祷告,愿主保守这些弟兄姊妹。若在以前我一定会骂这位张姊妹是魔鬼,是撒但,但在这时我怎么也难以开口。而且我也知道这样做换来的只有失败,那些弟兄姊妹不但不会偏袒我,还会说我是个不讲理的蛮子,这样不仅不能挽救他们的生命,反而害了他们,会使他们愈发对“东方闪电”产生好感,促使他们接受这个“邪教”。既然“东方闪电”能讲出这么高的理论,我决不能小看他们,这时我也得文雅文雅,以理服人,我得等待时机,等到发现张姊妹在讲道中有错漏之处,再据理反驳,这样才能一举成功,从而救出这些弟兄姊妹,使他们心服口服地跟着主耶稣基督,不再上“东方闪电”的当。

然而,我的想法落了空,张姊妹讲的道简直是天衣无缝、无懈可击,没有任何漏洞、把柄让我可以抓的。她还不时地问我对她所讲的有什么地方需要指正、补充的,我支支吾吾,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可心里还是不服,面部表情很是难看。但她丝毫不在意我的表现,只是讲她的道,而我的心也随着她讲的道此起彼伏,随着她讲的道有时我感动万分,有时悲伤流泪……突然,我猛醒过来,倒吸了一口凉气:我怎能乖乖地坐在这不作声地听她讲道呢?她传的可是“东方闪电”,纯属“邪教”呀!再说,我——一位堂堂大汉,怎能甘心败在一位弱女子手下呢?我不甘心就这样败北,可我又有口难辩,因她比我懂的更多、更丰富,她所讲的道与我的“道”不是高低的问题,而是天壤之别。眼看着其他弟兄姊妹一个个都被她讲的道“迷”住了,归向了“东方闪电”,我心生一计:何不假装接受此道,把她在讲道中提到的小书卷——《话在肉身显现》骗到手,然后顺藤摸瓜,在此书中进深地了解“东方闪电”,找矛盾、抓把柄,作为反驳“东方闪电”的突破口,这样总比看那些攻击“东方闪电”的漏洞百出、张冠李戴的假材料要来得确凿可靠些,或许有一天,能通过自己的实地考察而写出一本披露“东方闪电”本来面目的“真实材料”,救回那些被“骗”去的人,以唤醒众教会。想到这里,我越发想早点得到那本《话在肉身显现》,心想:就是这本书,夺走了多少人的灵魂和生命,我现在倒要看看这本书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宝!这时,与成都哈奇老弟兄席间的一番谈话,各宗各派攻击“东方闪电”的流言蜚语,一堆错乱攻击“东方闪电”的材料,耶稣二次再来到底按哪种方式降临,等等都闪现在我眼前,这些里面的疑团三年来在我心中至今未找到答案,我虽“着迷”圣经,但仍像一只失迷的羊,寻找不出一条切实可行的路。三年了,这些问题也应有个了结了。于是,我佯装和其他弟兄姊妹一同接受了张姊妹所讲的道,我心里暗暗地想:一旦时机成熟,利用“东方闪电”的错误向她反戈一击,叫“东方闪电”上我的圈套。可张姊妹哪里知道我是在“演戏”,她讲完道后,双手递给我一本名叫《话在肉身显现》的书,便离开了。

我带着鄙视、轻蔑的眼光看着这本书。为着我的目的,我漫不经心地把他打开了,翻开目录,找到我急需的一篇话《“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我认真地读了一遍,顿时心中的疑问也随着这书上的话烟消云散了。神话说:“几千年来,人一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的降临,盼望能够看见救世主耶稣驾着白云亲自降临在渴慕盼望他几千年的人中间,人也都盼望救世主重归与人重逢,就是盼望那与人分别了几千年的救主耶稣重新归回,仍旧作他在犹太人中间作的救赎的工作,来怜悯人,来爱人,来赦免人的罪、担当人的罪,以至于他担当人的一切所有过犯,把人从罪中拯救出来。人所盼望的就是救主耶稣仍旧作人可爱的、可亲可敬的救世主,从不向人发怒,也不责备人,而是饶恕、担当人的一切所有罪过,以至于仍旧为人死在十字架上。自从耶稣走后,跟随他的门徒,以至于因着他的名得救的所有的圣徒都是在这样苦苦地想念他、期盼他,恩典时代所有的从耶稣基督蒙恩得救的人,都是盼望救主耶稣能够驾着白云在末世的某一个大喜的日子降临在人中间向万人显现。当然,这也是今天所有的接受耶稣救主之名的人所共同盼望的,全宇之下凡知道耶稣救主救恩的人都在‘苦苦地巴望’耶稣基督能够突然降临,来‘应验’耶稣在世时所说的话‘我怎么走,同样我还要怎么来’。人都这样认为,耶稣钉十字架复活以后,是驾着白云归到天上至高者的右边的,同样,他仍然驾着一朵白云(白云就指耶稣归到天上之时所驾的白云)带着犹太人的形像、穿着犹太人的服饰降临在苦苦巴望他几千年的人类中间,向他们显现之后赐给他们食物,向他们涌出活水,满有恩典、满有慈爱地生活在人中间,活灵活现等等这一切人的观念中所认为的。但是,耶稣救主却并没有那样作,他作的与人的观念恰恰相反,他并不在那些苦盼他重归的人中间降临,而且也没有驾着‘白云’向万人显现。他早已降临,但人却并不认识,人也并不知晓,只是在漫无目的地等待着他,岂不知他早已驾着白云(白云就指他的灵、他的话、他的全部性情与所是)降在了末世要作成的一班得胜者中间!”我这才明白了,耶稣二次重归不是驾着天上物质的白云降临,也不是骑一匹白马而归,更不是在光芒四射的火焰中显现,而是重返肉身,带着他发表的话语、他的所有性情与所是来审判教会。我的心被这篇话深深打动,我在书中不仅没有找到我要找的漏洞,甚至连一个错别字都未找到,却找到了在我心中隐藏多年悬而未解的许多问题的答案,这时我才意识到这是一部非同一般的书。我真不敢相信,自己这时竟也上了“东方闪电”的“当”,侍机倒戈的计划在这篇话面前顿时化为泡影。

我又翻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这篇话,此篇话所发出的生命光辉照亮了我的心,使我走出了有限的区域,知道了神六千年经营人类的三步作工,知道了神拯救人类的奥秘。神话说:“三步作工是整个经营的中心,神的性情、神的所是都在三步作工中发表出来,不知道神的三步作工的人就没法知道神性情的发表方式,也不知道神作工的智慧,不知道他拯救人的多种方式与他对全人类的心意。三步工作是拯救人类工作的全部发表,不知道三步工作就不知道圣灵作工的各种方式与各种原则,那些只能死守一步作工中遗留下来的规条的人,都是将神限制在规条中的人,也是在渺茫中信仰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得不着神救恩的人。神的三步工作才能将神的全部性情都发表得完全,将神拯救全人类的心意发表得完全,将拯救全人类的全过程都发表出来,这是打败撒但得着人类的证据,是神得胜的证据,也是神所有性情的发表。了解三步作工中的一步作工的人就只知道神的一部分性情,这仅有的一步作工在人的观念中又容易形成规条,容易将神定规,只用一部分神的性情来代替神的全部性情,而且掺杂不少人的想象,将神的性情、所是、智慧、作工原则死死地限制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中,认为神一次是这样就永远是这样,而且到永世也不可能改变。”“这三步工作的核心是神对人的拯救,但在这拯救工作当中又包括几种作工的方式与神性情的发表方式,这是人最不易发现的,是人不容易领受的。时代的划分、工作的转变、作工地点的变迁、作工对象的转移等等这些都包括在三步作工中,尤其是圣灵作工方式的不同,神的性情、形像、名与身份或其他的变化都在三步工作中。一步工作只能代表一部分,只能限制在一个范围中,谈不到时代的划分,也谈不到工作的转变,其余的几方面更是不言而喻了,这是很明显的事实。”看到这儿,我低下了头,想起自己总站在恩典时代的角度,以神的一步作工来衡量定规神的全部作工,真是鼠目寸光的狂妄之徒,还自以为满腹才华、博古通今,对神的新工作指手画脚、评头论足、攻击诽谤,真是何等的愚昧可恨,又是何等的大逆不道啊!

接下来的日子,我如饥似渴地吃喝着神的话,特别把《神话奥秘的揭示》重读了两遍。神的话使我心服口服,看到了自己的卑鄙、渺小,更使我情不自禁地赞叹神的奇妙作为和难测的丰富!我的心被全能神所发表的真理折服了,连我自己都难以相信。我原是为了能进一步了解“东方闪电”的内幕,准备写一份攻击材料而翻阅此书的,但万万没有想到,不仅无把柄可抓,相反,这本书所发表的生命真理,像一个强大的磁场一样,牢牢地吸引着我。此时我才认识到这本书不是出自人的手笔,而是神在末世对我们的审判,是圣灵向众教会的说话,因神的作工不是人能够代替的,人根本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些话不是神迹却胜过神迹。我的心激动万分,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盼望已久的愿望在今天终于实现了——耶稣早已驾着白云重返肉身,坐在荣耀的宝座上,审判已在神家起首,神早已开始了他拯救人类的第三步作工!此时,我拿着书的双手不由颤抖起来,这时我才感到这本书的分量有多重!

从此之后,我对《话在肉身显现》这本圣灵的发声说话更是爱不释手,整整用了三个月才把他读完,神的每一句话都如一把两刃利剑刺透我的心,我悖逆、狂妄、自是的败坏性情被神公义威严的话一一揭穿,使我无地自容。在神话审判和揭示中,我看到这是神对全人类的爱!跟随全能神后,通过三年的亲身经历,我不仅彻底放弃了反击的戈,而且还拿起了真理的“武器”与各种谣言、谬论打那“属灵的仗”,因我看到了神的的确确来到了人间,只是人不认识他,不接受他。三年前我想着手写一些反映“东方闪电”本来面目的材料这一愿望,在我实地考察后现今得以实现。在这里我只愿用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实,让那些不认识“东方闪电”的弟兄姊妹来重新认识“东方闪电”!来看清那些谣言的可耻,还真理一个公道!

陕西省咸阳市 潘杰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