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谬论(4)有人说:“如果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真道,那为什么长老、牧师、神父不接受?”

谬论(4)有人说:“如果你们传的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是真道,那为什么长老、牧师、神父不接受?”

:根据长老、牧师、神父是否接受来确定是否是真道,这是非常不准确的,也是非常不可靠的。我们都知道,耶稣基督的作工是真道,这是我们笃信不疑的,但当年耶稣在犹太作工时,当时的宗教上层就是那些大祭司、长老、文士他们接受耶稣的作工了吗?他们承认耶稣的作工是真道吗?他们非但不信、不接受,反而还极力拦阻别人相信耶稣、跟随耶稣,难道我们还能根据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不接受耶稣的作工来定规耶稣的作工不是真道吗?显然,以宗教上层带领是否接受来确定是否是真道,这太不准确了。其实,是否是真道,绝不能根据长老、牧师、神父是否认同、承认、接受来确定,也不能根据任何属灵伟人、名人来确定,而是应根据神自己的作工来确定,是神的作工,就必能发表神的性情,给人带来真理、道路、生命的供应,必能拯救人脱离败坏、恢复正常人性的生命性情,若是不能发表神的性情,不能作神自己的工作,不能拯救人类脱离败坏,那即使是牧师、长老、神父所认同的也不能证明就是真道。所以,衡量是否是真道应根据神作工本身来衡量,不能根据宗教界的上层带领是否接受来确定。

关于如何衡量真假道,全能神的话说得很清楚:“寻求真道最基本的原则是什么呢?那就得看到底有没有圣灵工作,这些话语有无真理的发表,见证的是谁,能给你带来什么。分辨真假道得需要具备几方面常识,最基本的常识就是看有无圣灵作工。因为人信神的实质其实就是信神的灵,即使是信道成的肉身也是因着这个肉身是神灵的化身,也就是说,这样信仍然是信灵。灵与肉身虽有区别,但因着这肉身是从灵而来的,是话而成的,所以,人信的仍旧是神的原有的实质。所以,区别是否是真道,首先得看有无圣灵工作,其次就是看这道有无真理。所谓的真理就是正常人性的生命性情,也就是神起初造人时对人所要求的,即所有的正常人性(包括人性理智、见识、智慧、做人常识),也就是看这道是否将人带入正常的人性生活中,看其所说的真理是否是按着正常人性的实际而要求的,这真理是否是现实的、实际的,是否是最及时的。若是有真理,就能将人带入正常实际的经历中去,而且人越来越正常,人的人性理智越来越完全,人的肉体生活、灵生活越来越有规律,人的喜怒哀乐越来越正常,这是其次的一条。还有一条就是人对神是否越来越有认识,经历这样的作工与真理是否能激发人爱神的心,使人与神的关系越来越近,这就能衡量出是否是真道。最基本的就是这道是否是现实的而且是不超然的,是否能作人的生命供应。具备这几条便可断定这道是否是真道。……神不作重复的工作,不作不现实的工作,对人不作破格的要求,不作人理智以外的工作,所作的工作都是在人的正常理智的范围之内的,不超过正常人性的理智,他的工作是按着人的正常需求而作的。是圣灵的工作人就越来越正常,而且人性越来越正常,人对撒但败坏的性情、对人的本质越来越有认识,对真理越来越渴慕。也就是人的生命能越来越有长进,人的败坏性情能越来越有变化,这是神作了人的生命的原意。若是这道不能将人本质的东西揭露出来,也不能将人的性情变化,更不能将人带到神的面前,不能使人对神有真实的认识,甚至人性越来越低下,理智越来越不正常,那这道就不是真道,或许是邪灵作工或许是旧道,总之就不是圣灵的现实作工。”事实就是这样,全能神揭开了神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奥秘,发表了人所需要的一切真理。在全能神的带领下,我们对神越来越有认识,看见了神的奇妙智慧、全能主宰、公义圣洁、伟大尊贵、信实与美善,心里越来越愿意爱神,与神的关系越来越近,同时我们对自己的败坏实质也越来越有认识,对真理越来越渴慕,随着真理的进入,我们的生命性情逐渐有了变化,我们的人性活出越来越正常;短短十几年时间,全能神教会在中华大陆越来越兴旺,并以得荣之势向全宇扩展,这与现今各宗各派的荒凉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事实足以说明,全能神教会有圣灵作工,全能神的道就是供应人生命的真道。

那么,今天的长老、牧师、神父为什么不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呢?其实,他们不接受真道的原因与当初那些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弃绝耶稣不接受耶稣的作工原因是完全一样的。下面我们就具体分析解剖一下当初的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不接受耶稣作工的原因,以便我们更能看清当今的长老、牧师、神父不接受真道的原因。

原因一,当初的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持守圣经字句,将神定规在了自己的观念想象之中,这是他们不接受神作工的主要原因。他们只注重经文的字句,对圣经中预言弥赛亚要来的经文充满想象,而当神作工的事实与他们的想象不符时,他们不是放下自己的观念想象来寻求、接受神的作工,而是持守自己的观念想象,极力否认基督,抵挡真道。正如全能神所揭示的:“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他们能见到弥赛亚吗?”我们都知道,当年的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他们都是熟读圣经的人,当他们看到先知书上预言说:“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赛9:6-7)他们便根据预言的字面意思对弥赛亚的到来展开了联想:那要来的弥赛亚既然是来担当政权的,那他来了一定像大卫一样作他们的王,并且一定会带领他们推翻罗马人的统治,把他们从罗马人的压迫、苦害下拯救出来,还有,弥赛亚既然是来作他们的王的,那他肯定要降生在王宫里,而且肯定长相超凡,才华出众。可事实却与他们的观念想象大相径庭,主耶稣不是降生在王宫里而是降生在了马槽里,不是生活在达官贵族之家而是生活在一个普普通通的穷木匠家里,不是长相超凡而是相貌普通与常人无异;尤其不合他们观念的是,主耶稣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作他们的王,带领他们推翻罗马人的统治,反而教导他们要包容、忍耐,要爱仇敌。因着主耶稣的作工与他们所想象的没有一点相符的地方,所以他们说什么也不承认耶稣就是他们盼望要来的弥赛亚,不肯接受神的新作工。他们只相信经文的字句,只相信自己头脑想象中的神,任何违背经文字句与他们头脑想象中的神不相符的神的新作工,都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就这样,这些宗教上层带领因着主耶稣与他们想象观念中的弥赛亚没有一点对号的地方,便认定耶稣并不是他们等候的弥赛亚,并想方设法地抵挡、定罪耶稣,毁谤真道,最终以“耶稣妄称神的名,不守律法”为由将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犯下了滔天大罪。再看看今天这些不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牧师、长老、神父等,他们不正是当初那些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的翻版吗?他们同样也是持守圣经预言的字面意思而将神定规在了自己的观念想象之中,当他们看见经上说“你们为什么站着望天呢?这离开你们被接升天的耶稣,你们见他怎样往天上去,他还要怎样来。”“看哪,他驾云降临。众目要看见他,连刺他的人也要看见他。”便对主耶稣的再来充满了想象,他们认为主再来时肯定是驾着天空中的一朵白云降临,而且主来肯定是公开来,主来肯定有大异象显大神迹;主来了肯定要提他们上天堂,让他们与主同享美福等等。可全能神的到来却大大反击了他们的观念,全能神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驾着天空中的一朵白云向人公开显现,而是道成肉身隐秘降临;全能神作工也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震动天宇、响彻云霄,而是无声无响、卑微隐藏,只发表话语不显神迹;全能神也没有把他们提上天堂让他们与神同享美福,而是发表审判刑罚的话语来揭露人的败坏悖逆,变化人的生命性情。就这样,这些牧师、长老、神父因着全能神的作工与他们的观念想象一点也不相符,他们也像两千年前的宗教上层领袖定罪抵挡耶稣一样定罪抵挡末世作工的全能神,将全能神的作工定为是撒但的迷惑、撒但的作工,拒不接受、极力抵挡并四处封锁教会,拦阻手下信徒接受真道,自己不接受也不许别人寻求。他们之所以不接受神的新工作并且奔跑行恶,就是因为他们没能从圣经的字句当中找到神末世作工的根据,就是因为末世神的再来没有合乎他们的观念想象,所以他们就大肆定罪亵渎末后的基督。这完全是因着他们将神定规在了自己的观念想象中造成的。

原因二,当初的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顽固守旧,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原则与方向,把神的作工定规在了旧约律法当中。全能神说:“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他们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由于神的作工总有新的进展,这样,有了新的作工,随之也就有了过时的、旧的作工。这些旧的作工与新的作工并不矛盾,乃是相辅相成的,是一步一步接续下来的。……神作工总是常新不旧,从不形成规条,而且在不断地发生着不同程度的变化、更新……而人的信神法也就大不相同了——持守旧的已经熟练了的规条、制度,而且是越旧越合乎人的口味,人这如同石头一样的敲都敲不动的愚笨脑袋怎能容得下神这么多令人不解的新的作工与说话呢?人都讨厌常新不旧的神,只喜欢旧的老掉牙的、走不动的白发苍苍的神。就这样,因着神与人各有‘所好’,人便成了神的仇敌……”从神话中看到,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抵挡耶稣是因为他们守旧、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不知道神的作工是不断向前发展、不断发生变化的,不知道神总是作新事、作奇事、作人所想象不到的事,因而将神的作工定规在了圣经里,定规在了律法之下,当耶稣所作的超出了圣经,没有按律法行事,他们就开始定罪耶稣,说耶稣作的工作不是从神来的,最终因耶稣“违背圣经、不守律法”将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如经上记载:“法利赛人中有的说:‘这个人不是从神来的,因为他不守安息日。’”(约9:16)“……彼拉多说:‘你们自己把他钉十字架吧!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犹太人回答说:‘我们有律法。按那律法,他是该死的,因他以自己为神的儿子。’”(约19:6-7)这不正是犹太法利赛人的可悲之处吗?同样,今天的牧师、长老、神父也与当年的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一样守旧,对圣灵作工的原则与方向不认识,不知道神的工作是不断向前发展的,是常新不旧的,他们认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变的,神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不能作人意想不到的工作,神作工务必得按着人的想象观念作,按着圣经的记载来作,绝不能走出圣经。他们把神的作工定规在了圣经里,定规在了恩典时代。所以,当全能神来作工时,他们发现全能神的作工与圣经对不上号,与圣经不相符,与他们的观念想象不相合,他们就竭力抵挡全能神的作工、定罪全能神的作工,把全能神的新工作定为“邪教”、“异端”。这就是他们不接受全能神的作工的又一个重要原因。

原因三,当初的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他们狂妄自大与不喜爱真理的本性是他们不接受神新工作的又一重要原因。他们自恃熟悉圣经,知晓律法,加之百姓对他们又是言听计从,他们的本性就变得越加狂妄自大、自以为是,越加顽固持守自己、相信自己,甚至相信自己过于相信神。这样,当他们凭肉眼看到耶稣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像预言中的弥赛亚时,他们狂妄自大的本性就如决堤之洪,一发不可收,虽然他们明知弥赛亚要来,也亲眼看到了耶稣显的神迹奇事,更亲耳听到了耶稣说的非常有能力、有智慧的话,但他们却没有一点谦卑寻求、虚心考察的意思,狂妄自大的本性驱使他们只相信自己的观念想象,并不相信任何不合自己的观念的神的新作工。所以他们一口咬定耶稣并不是那要来的弥赛亚,并想方设法抓耶稣的把柄,对耶稣妄加定罪,结果他们成了盼望弥赛亚却不择手段地抵挡弥赛亚、弃绝弥赛亚的千古罪人。正如全能神说:“……这些法利赛人的实质则是顽固、狂妄、不服从真理,他们信神的原则是:无论你讲的道有多高,无论你的权柄有多高,只要你不叫弥赛亚那你就不是基督。他们这样的观点是不是很谬妄,是不是太荒唐?”今天,各宗各派的牧师、长老、神父同样也是这样,他们自恃有恩赐、有素质、会背诵经文、在人中间又有高的地位,因而性情狂妄,自高自是,以为自己比谁都高、比谁都强、比谁懂的都多,认为自己的领受最纯正、绝对准确,并且要求别人也都听从,完全把自己的观念想象当真理对待。所以当他们面对神的新作工时,他们不是谦卑寻求、虚心考察,而是口出狂言随意论断、随意定规,听听他们所说的“不是驾着白云来的就定规是假基督”“讲的道再好,只要出了圣经就不对,就不是神的作工”这话,这与当初的法利赛人定规耶稣的作工不正是同一腔调吗?他们对神没有一点敬畏之心,没有一点寻求之意,只要神的作工与他们的观念不符,他们就认为不正确,并极力地否认、抵挡、逼迫、弃绝,根本看不出他们有一点谦卑,有一点敬畏,有一点寻求的意思,即使神的话说得再有权柄、有能力,里面再满了真理,他们也会摆出一副不屑一顾、以鼻嗤之的傲慢神态,顽固地凭自己的观念想象来抵挡定罪神的作工,根本不给圣灵一点作工的机会。所以,至今他们也不能得到神的启示认出全能神的作工就是真道,而是一如既往地作着定罪、抵挡、搅扰、拆毁的工作,这完全是因着他们的狂妄自大、顽固不化、不寻求真理的本性导致他们走上了敌基督的道路。

原因四,当初的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他们特别喜爱地位、喜欢享受地位之福,竭力谋取地位的野心是他们接受神新工作的又一道屏障。这些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都是犹太教的上层领袖,有着极高的地位、极大的威望,以色列的众百姓都仰望、崇拜他们。他们听惯了众人的阿谀奉承,享受惯了人的前呼后拥,地位之心早已牢不可破,如经上记着:“他们好穿长衣游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的安,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路20:46)他们巴不得人都对其崇拜有加、唯命是从、服服贴贴,甚至把他们当神对待。可耶稣的到来动摇了他们稳固已久的地位。耶稣在圣殿以外作了不同于律法的新工作,因着圣灵的作工,越来越多的人跟随了耶稣。这事令那些宝爱地位的宗教官员极其害怕,他们唯恐以色列的百姓都离开他们去信耶稣以致使他们失去拥有多年的地位。当他们看到耶稣的声望越来越大,并且自己手下的许多人也都去跟随耶稣了,他们便对耶稣产生仇视、痛恨,为了保住自己摇摇欲坠的地位,他们采取了各种手段抵挡、定罪、否认耶稣的作工,并对耶稣产生了杀心。这在圣经上也有明确记载:“祭司长和法利赛人聚集公会,说:‘这人行好些神迹,我们怎么办呢?若这样由着他,人人都要信他,罗马人也要夺我们的地土和百姓。’……从那日起他们就商议要杀耶稣。”(约11:47-53)从这里我们可清楚地看到,祭司长和法利赛人把地位看得高于一切,为保全地位不惜设罪杀害耶稣。最终他们将仁慈的主耶稣钉死在了十字架上。从始到终,他们对主耶稣的作工没有丝毫接受之意。尽管后来,他们知道了耶稣死里复活的事实,但仍没有悔改之心,而是更加惶恐不安,生怕百姓知道了这一消息后都会信耶稣,使他们失去地位、饭碗;为保全地位,他们竟买通兵丁使其编造谣言来掩盖主复活的事实真相(参阅太28章)。可见,名利地位早已充斥了这些宗教领袖的心,使他们成了拒绝耶稣、诋毁耶稣作工的历史罪人。同样,今天这些宗教界的牧师、长老、神父之所以拒不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并且百般抵挡、定罪、搅扰、拆毁,这与当初的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作工的心理状态及本性实质是完全一样的。今天的这些牧师、长老、神父在教会中也有着很高的地位、很高的名望,也享受众人的吹捧、拥护、仰望多年,他们站在高堂之上挥手扬言、发号施令,在他们的心里,早已觉得自己就是信神之人的领袖,就应该享受众人的吹捧拥护与仰望,虽然他们在人面前口口声声地说自己是众人的奴仆,是为神看管羊群的,但实质上他们早已坐在了神的位上,将信徒都霸占在自己的手下,使其成为自己施行权柄、享受地位之福的工具。因此,当神亲临人间来呼召带领他的羊群时,做惯了群羊之首的宗教首领们不甘心屈服于全能神的名下,更不甘心将神的羊乖乖地交出来让神亲自带领、牧养,他们竭力定罪神的作工,拦阻神的羊归向神。但全能神的作工势不可挡,神的羊听神的声音,许多人认出了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而归向了全能神,这使得这些贪爱地位的宗教首领惶恐不安,他们深怕全能神的新工作吸引自己手下更多的信徒跟随,以致使他们彻底失去拥有多年的地位,失去众人的拥护与追随。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保住自己的“铁饭碗”,他们打出了“保护羊群、捍卫真理”的幌子,不择手段地封锁教会、捆绑群羊,编造出各种各样的谣言来诋毁、定罪神的作工,抵挡神的到来。他们喜爱地位的野心与他们不喜爱真理的本性决定他们不可能接受真道,他们早已被神弃绝,只等待神公开显现时接受地狱的惩罚。这正是他们一味地追求名利地位、贪享地位之福所带来的恶果。

综上可见,牧师、长老、神父不接受全能神的作工,并不是因着全能神的作工不是真道,而是因着他们持守圣经的字句把神定规在了圣经里、定规在了自己的观念想象中;是因他们太守旧不认识圣灵作工的方向而将神定规在了神以往的作工中;是因他们狂妄自大不服从真理的本性驱使他们顽固地持守自己而否认神;是因他们强烈的向往地位的欲望驱使他们为保地位而誓死弃绝神的到来。因着这种种原因,他们否认真道、弃绝真神,不折不扣地扮演了当代法利赛人的角色,将神重新钉在了十字架上(即定罪神)。

但不可否认的一个事实是,虽然今天各宗各派的牧师、长老、神父拒不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并且竭力抵挡、定罪、搅扰、拆毁,但神的工作并没有因着他们的不接受及他们的搅扰与拆毁而受到拦阻,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已被绝大多数真心信神、渴慕真理的人所承认、接受,所有真心信神的人都将归在全能神的名下,这已是大势所趋,神的作工如汹涌的浪涛浩浩荡荡,任何敌势力也拦阻不了,如今全能神的作工已传遍中华大陆,并且已经开始向全宇扩展。这正如当年耶稣基督福音的扩展,虽然当初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一味地抵挡耶稣、定罪耶稣,甚至将耶稣从犹太人中间“除掉”,但是耶稣基督的福音还是传遍了宇宙地极,为全天下渴慕神救赎之人所接受。这让我们看到,是真神的作工任何人也败坏不了,任何敌势力也破坏不了。

弟兄姊妹,不要再因着哪个牧师、长老、神父没有接受,就认为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不是真道,这种观点实在太荒唐、太谬妄!衡量是不是神的作工绝不能根据带领是否接受来衡量,神的作工是根据神自己的计划、自己的意念来作的,而不是根据任何属灵伟人的想象观念来作的,若我们仍坚持以带领是否接受来衡量是否是真道,那我们就永远也找不着真道,看不见真神的显现了。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