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怎样从神的作工中认识神的性情

相关神话语:

自从有了神的经营以来,他就在一直尽心尽力地作着他的工作。虽然他隐藏着他的本体,但他一直伴随着人类,作工在人类身上,发表着他的性情,以他的实质带领着全人类,以他的大能、以他的智慧、以他的权柄作工在每一个人身上,以至于有了律法时代,有了恩典时代,有了现在的国度时代;虽然神的本体向人隐藏,但神的性情、神的所有所是与神自己对人类的心意,神是毫不保留地都显现给人让人看见、让人经历。就是说,人类虽然看不见摸不着神,但人类接触到的神的性情、神的实质是完完全全的神自己的发表。这是不是事实?神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站在什么角度作工作,他都是以他真实的身份在对待人,作他该作的工作,说他该说的话;神无论站在什么角度上说话,或者是站在三层天的高度,或者站在肉身的角度,甚至站在一个普通人的角度上来对人说话,他都是尽心尽意,没有任何的欺骗,没有任何的隐藏。在他作工期间,他发表着他的言语,发表着他自己的性情,也发表着他自己的所有所是,毫不保留!他是以他的生命、他的所有所是来带领着人类。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神的性情向每一个人都是公开的,不是隐藏的。因为神从来没有有意识地去回避任何一个人,也从来没有有意识地去掩饰自己,从而不让人认识他,不让人了解他,而是神的性情始终是公开的,始终是直白地面对着每一个人。在神的经营当中,神作着他的工作,面对着每一个人,而且他的工作是作在每一个人身上的。他在作这些工作的同时,在不断地流露着他的性情,也不断地以他的实质、以他的所有所是来带领供应着每一个人。在每一个时代、每一个阶段,不管是好的环境或者是恶劣的环境,神的性情向每一个人都是公开的,他的所有所是对每一个人来说也都是公开的,就如他的生命在源源不断地供应着人、扶持着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三步作工是整个经营的中心,神的性情、神的所是都在三步作工中发表出来,不知道神的三步作工的人就没法知道神性情的发表方式,也不知道神作工的智慧,不知道他拯救人的多种方式与他对全人类的心意。三步工作是拯救人类工作的全部发表,不知道三步工作就不知道圣灵作工的各种方式与各种原则,那些只能死守一步作工中遗留下来的规条的人,都是将神限制在规条中的人,也是在渺茫中信仰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得不着神救恩的人。神的三步工作才能将神的全部性情都发表得完全,将神拯救全人类的心意发表得完全,将拯救全人类的全过程都发表出来,这是打败撒但得着人类的证据,是神得胜的证据,也是神所有性情的发表。了解三步作工中的一步作工的人就只知道神的一部分性情,这仅有的一步作工在人的观念中又容易形成规条,容易将神定规,只用一部分神的性情来代替神的全部性情,而且掺杂不少人的想象,将神的性情、所是、智慧、作工原则死死地限制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中,认为神一次是这样就永远是这样,而且到永世也不可能改变。只有认识而且也领受了三步工作的人才会准确地、全面地认识神,最起码不会将神定为是以色列人的神或犹太人的神,起码不会将神看为永远为人类钉十字架的神。若只从一步工作中来认识神,那认识就太少太少了,简直是大海中的一滴,不然为什么会有许多老宗教家将神活活地钉在十字架上,不就因为人将神定规在一个范围中的缘故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三步作工是神全部作工的纪实,是人类被拯救的纪实,并非虚构,你们若真愿意追求认识神的全部性情,那就务必得知道神作过的三步工作,而且一步不能少,这是追求认识神的人最起码要达到的。对神有真实的认识并不是人自己编出来的,也不是人自己想出来的,更不是圣灵特别恩待某一个人的结果,而是人经历了神的作工之后的认识,是经历过神作工事实之后才有的对神的认识。这样的认识不是能随便得到的,也不是某一个人能教出来的,完全是与个人的经历有关系的事。这三步工作的核心是神对人的拯救,但在这拯救工作当中又包括几种作工的方式与神性情的发表方式,这是人最不容易发现的,是人不容易领受的。时代的划分、工作的转变、作工地点的变迁、作工对象的转移等等这些都包括在三步作工中,尤其是圣灵作工方式的不同,神的性情、形像、名与身份或其他的变化都在三步工作中。一步工作只能代表一部分,只能限制在一个范围中,谈不到时代的划分,也谈不到工作的转变,其余的几方面更是不言而喻了,这是很明显的事实。三步工作是神拯救人的工作的全部,人都得在拯救工作中来认识神的作工,认识神的性情,若脱离这个事实来认识神,那就是空口无凭、纸上谈兵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在挪亚这个故事的记载当中,你们是不是也看到了神的一部分性情?在神那儿对待人类的败坏、污秽与强暴,神的忍耐有一个极限,当到了他的极限的时候,他就不再忍耐,而是开始他新的经营、新的计划,开始作他要作的事,显明他的作为,显明他性情的另一面。他这个“作”不是为了要显明他是不容人触犯的、显明他满了权柄与烈怒,不是为了显明他能毁灭人类,而是他的性情与他圣洁的实质不再容让、忍耐这样的人类活在他的面前,活在他的权下,所以说,当全人类都与他为敌的时候,当全地没有一个他可拯救的对象的时候,他就不再忍耐这样一个人类,而是要毫无顾忌地作出他的计划——毁灭这样的人类。神这样的举动是因着神的性情而决定的,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也是每一个活在神权下的受造之物必须承担的后果。由此可见,在当今这个时代神是不是迫不及待地想完成他的计划,拯救他要拯救的人类?在这种背景之下,神最关心的是什么?不是那些根本不跟随他或者是本来就与他作对的人怎么对待他、怎么与他对抗,或者是人类怎么毁谤他,而只是关心跟随他的人、关心在他经营计划中他的拯救对象是否被他作成了,是否达到他满意了。而对于跟随他以外的人,他只是不时地给予小小的“惩戒”,以示他的烈怒,比如:海啸、地震、火山爆发等等。与此同时,他也在极力地保守、看顾着跟随他即将蒙他拯救的人。这是神的性情:一方面,神能对他要作成的人类给以极大的忍耐、宽容与最大限度的等待;另一方面,神又极度地恨恶、厌憎那些不跟随他与他敌对的撒但的种类。虽然他不在乎这些撒但的种类是否跟随他,是否能够敬拜他,但他还是在心里忍耐的同时恨恶着这些撒但的种类,也在定规这些撒但种类的结局的同时等待着他经营计划的步骤的到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原本神造的人类,一个在神眼中看为很好的人类、与神很亲近的人类,在悖逆了神之后被一场洪水灭绝了。这样的一个人类在瞬间就消失了,神痛不痛心?当然痛心!他痛心的表现在哪儿呢?圣经中是如何记述的?那就是在经文中记载的:“我与你们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在这一句简单的话中流露出神的心思:对于此次的灭世他很痛心,用人的话来说,就是他很难过。我们可以想象:当洪水灭世之后,原来满了生机的地上现在变成什么样了?原来满了人类的地上现在变成什么样了?没有人烟,没有活物,到处都是水,水面上一片狼藉。这样的景象是不是神创造世界的初衷啊?肯定不是!神的初衷是看到生机遍地,看到他造的人类能够敬拜他,而且至少不是仅仅只有挪亚一个人来敬拜他,也不是仅仅只有挪亚一个人可以蒙他的呼召来完成他的托付。当人类消失的时刻,神看到的不是他初衷要看到的,而是恰恰相反,神的心怎会不伤痛?所以在他流露他性情的同时,在表达他心情的同时,他作出一个决定,一个什么样的决定呢?就是以云彩中的虹〔注:就是我们看到的彩虹〕来与人立约,约定好神不再以洪水毁灭人类,同时也告诉人神曾经用洪水灭过世,让人永远地记住神为什么作这样的事。

…………

在这里我们应该了解神性情的哪一部分呢?神恨恶人类,那是因为人类与神为敌,但在神心里对人类的眷顾、牵挂与怜悯始终是不变的,即便他毁灭了人类,他的这个心仍然是不变的。当人类满了败坏,悖逆神到了一个地步的时候,神便因着他的性情、他的实质按着他的原则不得不毁灭这个人类,但因着神的实质他仍旧可怜人类,甚至想用各种方式来挽回人类,让人类继续生存下去,而人却与神对立,继续悖逆神,不接受神的拯救,就是不接受神的好意,不管神怎么呼召,怎么提醒,不管神怎么供应、帮助,怎么宽容,人都不理解、不领情,也不搭理。在神伤痛之余,他仍旧不忘记给人最大限度的宽容,等待人的回转,等到了极限之后,他就要毫不犹豫地作他自己该作的,就是说,从神计划要毁灭人类,到神毁灭人类的工作正式开始是有一段期限的,是有一个过程的,这个过程是为人类的回转而有的,是神留给人的最后机会。所以,在毁灭人类之前这期间神作了什么呢?神作了大量的提醒、劝勉的工作。不管神的心有多伤痛、多难过,他在人类身上所作的都是不断地牵挂、眷顾与广施怜悯。那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什么呢?无疑我们看到了神对人类的爱是真实的,不是挂在口头上的,而是实实在在的,能够摸得着、体会得到的,没有虚假,没有掺杂,没有欺骗,没有做作。神也从来不以任何欺骗的手段或者是制造假象让人类看见他是可爱的,神从来不作伪证让人看见他的可爱,来标榜他自己的可爱与圣洁,那神的这些方面的性情值不值得人去爱呢?值不值得人去敬拜呢?值不值得人去珍惜呢?现在说到这儿,我想问你们:听了这些话之后,你们认为神的伟大是不是一纸空文呢?神的可爱是不是一句空话呢?不是,肯定不是!神的至高无上、神的伟大、神的圣洁、神的宽容、神的爱等等,所有的这些神的性情与实质的点点滴滴都落实在了神的每一次作工当中,体现在了神对人类的心意当中,也落实在了每一个人身上,体现在了每一个人身上。不管你是否曾经感受得到,然而神在无微不至地关心着每一个人,在用真诚的心、以他的智慧、以各种方式去温暖着每一个人的心,唤醒每一个人的灵,这样的事实是不容置疑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神用了火烧的方式灭掉了所多玛城,这个方式在神那儿是彻底灭掉一个人类或者一个东西的一种最快的方式。用火烧这些人类不仅仅是要灭掉其肉体,更要将其的灵、魂、体全部灭掉,达到从此这座城的人类在物质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不复存在,这就是神烈怒的一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这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是神烈怒的一方面实质,当然也是神公义性情的实质流露。当神的烈怒发出来的时候,神不再流露任何的怜悯与慈爱,也不再释放他的宽容与忍耐,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能说服神继续忍耐,说服神再次施怜悯,再次赐宽容,取而代之的是神会不拖延一分一秒地发表他的烈怒与威严,作他要作的事,而且作得干净利索,称心如意,这就是神不容人触犯的烈怒与威严的发表方式,也是他公义性情的一方面表现。当人看到神牵挂人、爱人的时候,人发现不了神的烈怒,看不到神的威严,体会不到神的不容人触犯,这些让人一直误认为神的公义性情里只有怜悯,只有宽容,只有爱,但是当人看到神毁灭一座城的时候,看到神恨恶一个人类的时候,他毁灭人类的怒气与他的威严便会让人看到神公义性情的另外一个侧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触犯。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想象的,也是任何一个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与影响的,更是不能冒充与模仿的,所以,神的这方面性情是人类最该认识的一方面性情。只有神自己有这样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备这样的性情。神之所以具备这样的公义性情,那是源于他恨恶邪恶,恨恶黑暗,恨恶悖逆,恨恶撒但败坏人类、吞吃人类的种种恶行,源于他恨恶所有与他对抗的罪恶行径,源于他圣洁无污的实质。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不容任何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与他公开对抗、公开较量,哪怕是他曾经怜悯的人,哪怕是他拣选的人,只要触怒了他的性情,触犯了他忍耐宽容的原则,他都会毫不留情地、毫不迟疑地释放流露出他不容人触犯的公义性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作事是很有原则的,在作出一个决定之前他会经过长期地鉴察与考虑,时机未到他断然不会作出任何决定与断案。亚伯拉罕与神的一番对话,让我们看见了神要毁灭所多玛城这一决定是没有丝毫误差的,因为神早已知道城中没有四十个义人、没有三十个义人,也没有二十个义人,甚至连十个都没有,城里唯一的义人是罗得。城里所发生的事与城里的情况在神眼中鉴察,神了如指掌,所以他的决定是不会错的。相比之下,在神的全能衬托之下的人却是如此麻木、如此愚昧无知、如此目光短浅,这就是在亚伯拉罕与神的对话中我们所看到的。神的性情从起初到现在一直在发表着,同样在这里又有我们所应该看到的神的性情。数字很简单,不说明什么问题,但是这里有很重要的神的性情发表出来。神因着有五十个义人不灭那城,这里是不是因着神的怜悯呢?是不是因着神的爱、神的宽容呢?你们有没有看到神这方面的性情?以至于只有十个义人的时候,神因着这十个义人也不灭那城,这是不是神的宽容、是不是神的爱呢?神因着怜悯、宽容与牵挂这些义人而不灭那城,这是神的宽容。我们最后看到的结果是什么呢?当亚伯拉罕说“假若在那里见有十个呢”,神说“我也不毁灭那城”,亚伯拉罕后来再没说什么,因为那城里没有他所说的十个义人,他就无言了,此时他明白了神为什么定意要灭所多玛城。这里看到了神的什么性情呢?在神那儿有一个什么样的定意呢?就是这座城如果没有十个义人,神就不容许这座城存在,神就必然要灭这座城,这是不是神的怒气呢?这“怒气”是不是代表神的性情呢?这性情是不是神圣洁的实质的流露呢?是不是神不容人触犯的公义实质的流露呢?在神那儿确定没有十个义人,神就必然要灭那座城,而且要重重地惩罚那座城里的人,因着他们抵挡神,因着他们太污秽败坏了。

……神的怜悯、神的宽容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但同时神的圣洁、神的公义在神发怒气的时候也让人看见了神不可触犯的一面。当人完全能够听从神的吩咐按神的要求去做的时候,神对人是广施怜悯;当人满了败坏,对神满了仇视,对神满了敌对的时候,神会深发怒气,而且这个怒气发到什么程度呢?一直到他的抵挡、他的恶行不再让神看得见,不再存在神的眼前,这个时候神的怒气才会消失。这就是说,无论任何一个人,如果他的心已经远离神了,已经背离神了,不可挽回了,无论他的身体或者他的思想在外表来看、在主观意愿上多么想敬拜神、想跟随神、想顺服神,但是他的心一旦背离了神,神的怒气会不断地发出来,甚至于当神深发怒气的时候,当神给了人足够机会的时候,神的怒气会一发不可收拾,而且永远不会再施给这样的人怜悯、宽容!这就是神的性情不可触犯的一面。在这里当神要毁灭一座城的时候,这个事在人看很正常,因为满了罪恶的一座城在神眼中是不能存活的,是不能继续存留的,神毁灭它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是在神毁灭所多玛城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事情中让我们看到了神性情的全部。他对于善的、美的、好的东西是宽容的,是怜悯的;对于恶的、属罪的东西、邪恶的东西他会深发怒气,以至于怒气不断。这是关于神性情最主要也是最突出更是神从始到终一直在流露的主要两个方面:广施怜悯,深发怒气。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耶和华造了人类之后,从亚当到挪亚,他并没有指示带领他们,而是从洪水灭世以后正式带领以色列人——挪亚的后代,也就是亚当的后代。他在以色列作工说话带领以色列所有的众百姓在以色列全地生活,以至于让人看见耶和华不仅能够吹给人气息让人有他的生命,从尘土中得复苏成为受造的人类,而且他能够焚烧人类、咒诅人类,用他的刑杖管理着人类,而且他又能带领人在地上生活,按照昼与夜的时间在人中间说话作工。他所作的工作只是为了让受造之物都明白,人本是来自于耶和华从地上捡起的尘土之中,而且是耶和华所造。不仅这样,他先在以色列作工更是为了让以色列以外的(其实并不是以色列以外的,而是从以色列人当中分出来的外邦与外族,但其祖先仍是亚当与夏娃)各邦各族能从以色列得着耶和华的福音,以便全宇之下的受造之物都能敬畏耶和华,尊耶和华为大。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律法时代的工作》

在律法时代,耶和华定了许多诫命,让摩西颁布给那些跟随他出埃及地的以色列民,这诫命在当时是耶和华赐给以色列民的,与埃及人并无关系,是为了约束以色列人的,以诫命来要求他们,是否守安息日,是否孝敬父母,是否拜偶像,等等,以这些为原则被定为罪或被称为义。在他们中间或者有耶和华的火临到他们,或者被石头砸死,或者得着耶和华的祝福,都是根据人是否守住这些诫命。人若没守安息日就被别人用石头砸死,若有祭司没守住安息日,就有耶和华的火临到他。人若不孝敬父母也被别人用石头砸死,这都是耶和华可称许的。耶和华定诫命、律法都是为了在他带领人生活期间能让人听他的话,顺服他的话,不至于悖逆他,以这些律法来控制住这些初生的人类,以便为以后的工作打下基础。所以,根据耶和华所作的工作称第一个时代为律法的时代。虽然耶和华说了许多话,作了许多工作,但是他只是从正面来带领人,带领这些无知的人学会做人、学会生活、明白耶和华的道,他所作的工作多数都是让人能够守住他的道,遵行他的律法,是在经败坏很浅的人身上作工,谈不到什么变化性情,也谈不到什么生命长进,只是借着守律法来将人约束,将人控制。对当时的以色列人来说,耶和华只是在圣殿里的神,也是在天上的神,是云柱,也是火柱。耶和华让他们所做的仅仅是今天之人所认为的律法、诫命,甚至可以说是规条,因为耶和华所作的并不是为了变化他们,而是将更多的、人该装备的东西赐给人,亲口告诉给人,因为人被造以后对人该具备的人根本没有。这样,耶和华就把人在地上生活所该有的赐给了他们,使经过耶和华所带领的人类超过了人类的祖先——夏娃与亚当,因为耶和华赐给他们的超过了起初赐给夏娃与亚当的。不管怎么样,耶和华在以色列作的工作只能成为人的带领,让人承认造物的主,但并不是征服,也不是变化,仅仅是带领,这就是律法时代的全部工作,是耶和华在以色列全地所作的工作背景、内幕、实质,也是六千年的起始工作——将人都控制在耶和华的手中,这样,就产生了六千年经营计划的更多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律法时代的工作》

耶稣作的工作是按着当时那个时代的人的需要作的,按着他的工作,他是来救赎人类、赦免人的罪,所以他带来的全部性情是谦卑、忍耐、爱心、敬虔、包容与怜悯慈爱,给人带来的是丰丰富富的恩典、祝福,也是人所享受的应有尽有的享受之物,人所享受的尽都是平安喜乐与耶稣的宽容、耶稣的爱心,还有他的怜悯与慈爱。当时人所接触到的之所以有大量的享受之物,心里平安踏实,灵里得安慰,以救主耶稣为依靠,他们能得到这些都是与他们所处的时代有关系。在恩典时代,人已经经受了撒但的败坏,要想作救赎全人类的工作,必须得有丰丰富富的恩典,有不计其数的包容与忍耐,更得有能够足以赦免人罪过的赎罪祭,以便达到作工果效。在恩典时代的人所看到的仅仅是我赦免人罪过的赎罪祭,即耶稣,他们只知道神能怜悯人、能包容人,他们所看到的仅仅是耶稣的怜悯与慈爱,这些都是因为他们生在恩典时代。所以,在他们未经救赎以先,必须享受耶稣赐给他们的许许多多的恩典,这样对他们才有益处,使他们因着享受恩典罪得赦免,也因着他们享受耶稣赐给他们的包容忍耐而得着赎罪的机会。因着耶稣的包容忍耐人才有资格罪得赦免,享受耶稣赐给他们的丰丰富富的恩典,就如耶稣所说的:我来了不是救赎义人,乃是救赎罪人,让罪人的罪得赦免。如果耶稣道成肉身带来的性情是审判与咒诅,而且从来不容人触犯,那样人就永远没有机会被救赎,人永远属于罪,这样六千年经营计划只能停止在律法时代,以至于律法时代持续六千年,人的罪只能越来越多、越来越深,造人类的全部意义就归于乌有,人只能在律法之下事奉耶和华,但人类的罪过却超过了起初所造的人类。耶稣越爱人类,赦免人的罪,带给人足够的怜悯慈爱,人就越有资格被耶稣拯救,称为耶稣用重价买回来的迷失的小羊,撒但对此工作也无从插手,因为耶稣对待跟随他的人就如慈母对待她怀里的婴儿一样,对他们不发怒,也不厌憎,而是充满了抚慰之心,他在他们中间从来不大发烈怒,他包容他们的罪过,不看他们的愚昧与无知,以至于他说“要饶恕人七十个七次”,以至于别人的心被他的心感化了,这样人才因着包容而罪得赦免。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

耶稣是为了让人继续生存下去、继续活下去,为了人更好地生存,把人从罪中拯救出来,不让人一直堕落下去活在阴间、活在地狱里,把人从阴间地狱里拯救出来,让人继续活着。现在到末世了,他要把人灭绝,彻底毁灭人类,就是改变人类的悖逆,所以,还按照以前怜悯慈爱的性情不能结束时代,也不能完成六千年的经营计划。每个时代都有特殊的代表性情,每个时代都有他所该作的工作。所以说,凡是神自己作的工作,每个时代都有他所发表的真正的性情,他的名、他所作的工作都是随着时代而变的,这都是整套全新的。在律法时代,以耶和华这个名作了带领人类的工作,在地上开展了第一步工作。作这步工作就是建造圣殿、建造祭坛,以律法来带领以色列民,作工在以色列民中间。带领以色列民,也就是在地上开展他工作的根据地,以此根据地来扩展以色列以外的工作,就是从以色列开始往外扩展,以后的人逐渐都知道耶和华是神,是耶和华造了天地万物,是耶和华造了所有的受造之物,借着以色列民往外扩展工作。以色列之地是耶和华在地上作工的第一个圣地,神在地上作工最初是在以色列全地,这是律法时代作的工作。在恩典时代,耶稣是拯救人的神,他的所有所是就是恩典、慈爱、怜悯、包容、忍耐、谦卑、爱心、宽容,他来作这么多工作就是为了救赎人类。他的性情是怜悯、慈爱,就按照他的怜悯慈爱,他务必得为人钉十字架,以此来说明神爱人如己,以至于将自己全部献出来。在恩典时代,神的名就叫耶稣,也就是说,神是拯救人的神,神是怜悯慈爱的神。神与人同在,他的爱、他的怜悯、他的拯救伴随着每一个人,人只有接受耶稣的名,接受耶稣的同在,才能得着平安喜乐,才能得着他的祝福,得着他极大极多的恩典,得着他的拯救。借着耶稣钉十字架,凡是跟随他的人都蒙了拯救,罪得赦免。在恩典时代,“耶稣”是神的名,就是恩典时代的工作是以耶稣这个名为主的工作。在恩典时代,神就叫耶稣,他在旧约圣经以外作了一步更新的工作,他的工作是以钉十字架来结束的,这是他的全部工作。所以说,在律法时代耶和华是神的名,在恩典时代耶稣这个名代表神,在末世,他的名是全能的神,就是全能者,他以他的能力来带领人、征服人、得着人,到最终结束时代。在每一个时代、每一步作工里都能看见神的性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在末了结束时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罚与审判,显明一切的不义,来公开审判万民,来成全那些真心爱他的人,这样的性情才能结束时代。末世已到,万物各从其类,都按着不同的性质被划分在不同的类别中,这正是神显明人的结局、归宿的时候,人若不经历刑罚、审判,人的悖逆、不义都没法显露出来。只有借着刑罚、审判才能将万物的结局都显明出来,人在刑罚、审判中才能显出原形,恶归于恶,善归于善,人都各从其类,借着刑罚、审判来显明万物的结局,达到罚恶赏善,让万人都归服在神的权下,这些工作都得借着公义的刑罚与审判来达到。因人败坏到顶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罚与审判为主的在末世显明的神的公义性情才能彻底将人变化、作成,才能将恶显明出来,从而重重惩罚所有不义之人。所以说,这样的性情都是具有时代性意义的,性情的显明、公开是为了每个新时代的工作,并不是无意义地随意显明他的性情。若在显明人结局的末世仍来对人施下不尽的怜悯、慈爱来爱人,仍然对人是爱,不是公义的审判,而是宽容、忍耐、赦免,无论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饶恕,没有一点公义的审判,那整个经营何时能收尾呢?这样的性情何时能将人带入人类合适的归宿中呢?就如一个法官他永远爱人,是一个心慈面软的爱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么罪的他都爱,不管什么人他都爱、都包容,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断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义的审判才能将人类都各从其类,才能把人带入更新的境界中,这样,就以审判、刑罚的公义性情来结束整个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今天审判你们、刑罚你们,也定你们的罪,但你该知道定罪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定罪、咒诅、审判、刑罚都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这都是为了你的性情能变化,更是为了让你认识自己的身价,让你看见神所作的一切都是公义,都是按照他的性情来作的,按照他的工作所需作的,也是按照他拯救人的计划去作工,他是爱人、拯救人,而且是审判、刑罚人的公义的神。你如果只知道你的地位低下,只知道你这个人败坏、悖逆,却不知道神要借着今天作在你身上的审判与刑罚来显明神的拯救,你不知道这些就没法经历,更没法走下去。神来了不是击杀,不是毁灭,而是审判、咒诅、刑罚与拯救。在六千年经营计划未结束以先,也就是在未显明各类人的结局以先,神来在地上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都是为了将爱他的人彻底作成,归服在他的权下。神无论怎么拯救人,都是借着让人脱离撒但的旧性,即让人追求生命来拯救人,人如果不追求生命就没法接受神的拯救。拯救是神自己的工作,追求生命是人接受拯救该具备的。在人看,拯救就是神的爱,但神的爱就不能是刑罚、审判与咒诅,拯救务必得有怜悯、慈爱,更得有安慰之语,有神所赐的无穷的祝福。人都认为,神拯救人是借着神给人的祝福、给人的恩典来感动人,让人的心都给神,从而将人拯救出来,即感动人就是拯救人,这样的拯救也就是交易的拯救。神赐给人百倍,人才能归服在神的名下,从而为神争气、增光,这都不是神对全人类的心意。神来在地上作工作一点不假就是为了拯救败坏的人类,否则他决不会亲自来作工作的。以往拯救的方式是施尽他的怜悯慈爱,以至于将自己的全部都交给撒但来换取全人类,今天并不比以往,今天拯救你们是末了各从其类的时候,拯救你们的方式不是怜悯慈爱,而是以刑罚、审判来更彻底地拯救人类。所以,你们接受的尽是刑罚、审判与无情的击打,但你们该知道,在这无情的击打里并没有一丝的惩罚,无论话语怎么严厉,临到你们的只是几句在你们来看没有一点人情味道的话语,无论我的怒气有多大,临到你们的仍是教训之语,并无一点意思要伤害你们,也并无意思要将你们治于死地,这不都是事实吗?你们知道,现在无论是公义的审判,还是无情的熬炼与刑罚,都是为了拯救,不管现在是要各从其类,还是要显明各类人,所有的说话、作工都是为了拯救那些真心爱神的人。公义的审判是为了洁净人,无情的熬炼是为了洁净人,严厉之语或责打都是为了洁净,都是为了拯救。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放下地位之福,明白神拯救人的心意》

现在是我拟定每个人结局的时候,不是我开始作人工作的阶段,我将每个人的言语、行为以及每一个人的跟随历程与原有属性或其最终的表现都一一列记在我的记事册上,这样,无论怎样的人都难逃我的手,都会按着我的分布而各从其类的。我定规一个人的归宿不是根据其年岁的大小,不是根据其资格的老幼,也不是根据其受苦的多少,更不是根据其可怜的程度,而是根据其有无真理,除此以外别无选择。你们都应明白,不遵行神旨意的人同样都要受惩罚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改变的。所以,受惩罚的人都是因着神的公义而受惩罚的,是因着他们自己作恶多端而遭到了报应。……

我的怜悯发表在爱我而舍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恶人所受的惩罚也正是我公义性情的证据,更是我烈怒的见证。当灾难降临之时,所有抵挡我的人都落在了饥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恶多端曾经跟随我多年的也难逃罪责,他们同样地落在了千万年稀有罕见的灾难中惶惶不可终日,而那些跟随我忠心无二的人则拍手称快,称赞我的大能,舒畅的心情难以表达,活在我从未赐予人间的欢乐之中。因为我宝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恶行。我带领人类至今巴望得着一班与我同心合意的人,而那些并不与我同心合意的人我从未忘记,从来都是将他们恨在心里,只等待机会报应其恶行,从而一睹为快,今天我的日子终于到了,我再也不必等待了!

最后的工作我不但是为了惩罚人,也是为了安排人的归宿,更是为了得到所有人对我所作所为的认可。我要让每一个人都看见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性情的发表,并不是人的作为,更不是大自然缔造了人类,而是“我”滋养着万物中间的每一个生灵。失去我的存在,人类只有灭亡,只有灾害的侵扰,不会有人再看见美好的日月,不会有人再看见绿色的世界,人类面临的只是阴冷的黑夜与不可抗拒的死阴的幽谷。我是人类唯一的救赎,是人类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类生存的寄托。失去了我,人类会马上停滞不前,失去了我,人类只有遭受灭顶之灾与各种幽魂的践踏,尽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无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报答我。尽管能报答我的人很少,我仍是结束我在人间的旅途,作我下一步即将开展的工作,因为我在人中间多年的奔波已有了结果,而且我非常满意,我在乎的不是人数的多少,而是人的善行。总之,我希望你们当为自己的归宿而预备足够的善行,这样我才满足,否则你们都不可能逃脱灾难的侵袭。灾难是由我而起,当然仍由我摆布,你们若不能在我面前看为善,那你们都难逃灾难之苦。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上一篇: 4 什么是跟随神,什么是跟随人

下一篇: 2 认识神的性情与实质的话语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