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神是怎样向人类显明他的公义性情的

相关神话语:

在末了结束时代的工作中,神的性情是刑罚与审判,显明一切的不义,来公开审判万民,来成全那些真心爱他的人,这样的性情才能结束时代。末世已到,万物各从其类,都按着不同的性质被划分在不同的类别中,这正是神显明人的结局、归宿的时候,人若不经历刑罚、审判,人的悖逆、不义都没法显露出来。只有借着刑罚、审判才能将万物的结局都显明出来,人在刑罚、审判中才能显出原形,恶归于恶,善归于善,人都各从其类,借着刑罚、审判来显明万物的结局,达到罚恶赏善,让万人都归服在神的权下,这些工作都得借着公义的刑罚与审判来达到。因人败坏到顶峰了,人的悖逆太重了,只有以刑罚与审判为主的在末世显明的神的公义性情才能彻底将人变化、作成,才能将恶显明出来,从而重重惩罚所有不义之人。所以说,这样的性情都是具有时代性意义的,性情的显明、公开是为了每个新时代的工作,并不是无意义地随意显明他的性情。若在显明人结局的末世仍来对人施下不尽的怜悯、慈爱来爱人,仍然对人是爱,不是公义的审判,而是宽容、忍耐、赦免,无论人犯多大的罪仍是饶恕,没有一点公义的审判,那整个经营何时能收尾呢?这样的性情何时能将人带入人类合适的归宿中呢?就如一个法官他永远爱人,是一个心慈面软的爱人的法官,不管是犯什么罪的他都爱,不管什么人他都爱、都包容,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断清案呢?在末世,只有公义的审判才能将人类都各从其类,才能把人带入更新的境界中,这样,就以审判、刑罚的公义性情来结束整个时代。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异象 三》

神道成肉身在最落后、最污秽的地方才能显明他的全部圣洁公义的性情。他的公义性情是借着什么显明出来的呢?就是借着审判人的罪,审判撒但,厌憎罪,恨恶悖逆抵挡他的仇敌。今天我所说的话就是为了审判人的罪,审判人的不义,咒诅人的悖逆,人的弯曲诡诈,人的言行举止,凡是不合他心意的东西都得经过审判,人的悖逆被定为罪。就是围绕审判的原则来说话,借着审判人的不义、咒诅人的悖逆、揭示人的所有丑相来显明他的公义性情。圣洁就是他的公义性情的代表,他的圣洁其实也就是他的公义性情。今天说话的这些背景,都是借着你们的败坏性情来说话、审判,作征服的工作,这才是实际的工作,这才能完全衬托出神的圣洁来。如果说你没有一点败坏性情,神就不审判你了,也不让你看见他的公义性情,你有败坏性情,神就不放过你,借此显出了他的圣洁。如果人的污秽太多,悖逆太大,他看见了也不说话,也不审判你,也不因着你的不义而刑罚你,证明他就不是神,因他根本不恨恶罪,而是与人同污秽的。今天我审判你是因着你的污秽而审判你,今天刑罚你是因着你的败坏、你的悖逆,并不是在你们中间大显威风或故意欺压你们,而是你们这生在污秽之地的人沾染的污秽太多了。你们简直是失去了人格,失去了人性,与其他生在最肮脏的地方的猪类一样,就是因着你们的这些才审判你们,对你们施下烈怒。正因为这些审判才让你们看见神是公义的神,神是圣洁的神;正因为他的圣洁、正因为他的公义他才对你们审判,才对你们施下烈怒;正因为他看见人的悖逆能显露出他的公义性情,看见人的污秽能显露出他的圣洁,才足可说明他就是圣洁无污点的但又生活在污秽之地的神自己。若是与人同流合污的人,他没有圣洁的成分,没有公义的性情,他就没资格审判人的不义,也没资格作人的审判。人若审判人,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同样污秽的人,哪有资格审判他的同类呢?能审判污秽的全人类的只有圣洁的神自己,人怎么能审判人的罪呢?人又怎么能看见人的罪,怎么能有资格定人的罪呢?神若没有资格审判人的罪,他怎么会是公义的神自己呢?人有败坏性情的显露,他说话审判人,才让人看见他是圣洁的。审判刑罚人的罪,揭露人的罪,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这审判,凡是污秽的都被他审判,这样他的性情才说是公义的,要不怎么说你们是名副其实的衬托物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达到果效的》

现在你认识到什么程度了?你的意念、你的心思、你的行事、你的言谈举止,所有这些表现不都在衬托神的公义与圣洁吗?你们的表现不正是神话里所揭示的败坏性情吗?借着你的心思意念、你的存心、你所流露的败坏来显明神的公义性情,显明他的圣洁。同样生在污秽之地他一点不沾染污秽,跟你生活在同样污秽的世界当中,他有理智、有见识,他厌憎污秽,甚至你的那些言行举止,你自己发现不了的污秽的东西,他都能发现,都能给你指出来。以前你那些老旧的东西,没教养,没见识,没理智,落后的生活方式,借着今天一揭露,都显明出来了,神来在地上这样地作工,人才看见了他的圣洁与他的公义性情。他审判、刑罚你,让你认识,有时你的鬼性表现出来了,他能给你指出来,对于人的实质他是了如指掌。他生活在你们中间,跟你吃一样的饭,在同样的环境里生活,他就知道得多,就能揭示你,看透人的败坏实质。人的处世哲学、人的弯曲诡诈都是他最厌憎的,尤其恨恶人的肉体来往。他虽然不懂人的处世哲学,但对人流露出来的败坏性情他就能看透并且揭示出来,他作工就是借着人的这些东西来说话、来教训人的,就借着这些来审判人,显明他的公义圣洁的性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第二步征服工作是如何达到果效的》

神的不容人触犯是神自己独有的实质,神的烈怒是神自己独有的性情,神的威严是神自己独有的实质,而神发怒的原则则是代表神自己独有的身份与地位,不言而喻,他也是独一无二的神自己实质的象征。神的性情是神自己原有的实质,他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有任何的改变,也不会因着地理位置的改变而改变,他的原有性情是他固有的实质,无论他的作工对象是谁,他的实质不会改变,他的公义性情不会改变。当人触怒神的时候,神所发出来的是他原有的性情,这时他发怒的原则没有变,他独一无二的身份与地位没有变。他发怒的原因不是因为他的实质有了变化,不是因为他的性情产生了不同的成分,而是因为人与神的对抗触犯了神的性情。人对神的公然挑衅是对神自己身份与地位的严重挑战,在神来看,人对神的挑战就是在与神较量,也是在试探神的怒气,而当人与神对抗的时候,当人与神较量的时候,当人在不断地试探神怒气的时候,也正是罪恶泛滥的时候,这个时候神的烈怒自然就会流露出来,就会表现出来,所以说,神烈怒的发出是一切邪恶势力不复存在的象征,是一切敌势力被毁灭的象征,这就是神公义性情的独一无二,是神烈怒的独一无二。当神的尊严、神的圣洁受到挑战的时候,当正义力量被阻挡、不被人看到的时候,也正是神的烈怒发出的时候。因为神的实质,所以,地上凡是与神较量的,凡是与神敌对与神抗衡的这些势力都是邪恶的,都是败坏的,都是非正义的,都是从撒但来的,是属撒但的。因着神是正义的、是光明的、是圣洁无瑕的,所以,一切邪恶的、败坏的、属撒但的东西都将随着神烈怒的发出而消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当神的怒气发出的时候,邪恶之势被制止,邪恶之物被毁灭,而正义的、正面的事物受到神的看顾、保守,得以继续。神之所以有烈怒发出,是因着非正义的、反面的、邪恶的事物阻拦、搅扰或破坏了正义、正面事物的正常进行与发展。神发怒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护神自己的地位与身份,而是为了维护正义的、正面的、美与善的事物的存在,是为了维护人类正常的生存规律与法则,这就是神烈怒发出的根源。神的怒气是神性情很正当很自然很真实的流露,在他怒气的背后没有存心,没有狡诈,没有阴谋,更没有败坏人类身上共存的欲望、奸诈、恶毒、暴力与邪恶等等成分包含在其中。在神的烈怒发出之前,神早已把每件事情的实质都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对每件事情早已给出准确清楚的定义与结论,所以神作每件事情的目标都很明确,他的态度也很明确,他不是稀里糊涂,不是盲目,不是一时冲动,不是随随便便,更不是没有原则,这也是神烈怒的实际一面,人类正是因着神烈怒实际的一面而得以正常地生存。失去了神的烈怒,人类即将落入无常的生活境地,一切正义的、美善的事物将被毁灭,不复存在;失去了神的烈怒,受造之物的生存法则与规律将遭到破坏,甚至被彻底颠覆。人类受造以来,神不断地以他的公义性情维护并维持了人类正常的生存,因着他的公义性情里有烈怒有威严,所以一切邪恶的人、事、物,一切搅扰、破坏人类正常生存的东西都因他的烈怒而被惩罚,被管制,被毁灭。几千年来,神也不断地以他的公义性情击杀、毁灭在他经营人类的工作中与他对抗、充当撒但帮凶、撒但差役的各类污鬼、邪灵,因而,神拯救人类的工作一直都按着神的计划在向前迈进,这也就是说,人类中间最正义的事业因着神烈怒的存在而从未遭到破坏。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对待无知与愚昧的全人类主要以怜悯、宽容为主,而神的烈怒在绝大部分时光里、在绝大部分的事件中都是隐藏着的,都是不为人知的,所以人很难看到神烈怒的发表,也很难理解神的烈怒,这样,人对神的烈怒便不以为然了。当神宽容人、饶恕人的最后一部分工作、最后一个步骤临到人的时候,也就是当神的最后一次怜悯、最后一次警示临到人的时候,如果人仍旧采取同样的方式与神对抗,丝毫不悔改、不回转、不接受神的怜悯,神的宽容与神的忍耐就不再继续赐给这些人了。相反,在这个时候神便会收回他的怜悯,随之他向人发出的就只有烈怒了。他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的烈怒,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惩罚人、毁灭人。

神用了火烧的方式灭掉了所多玛城,这个方式在神那儿是彻底灭掉一个人类或者一个东西的一种最快的方式。用火烧这些人类不仅仅是要灭掉其肉体,更要将其的灵、魂、体全部灭掉,达到从此这座城的人类在物质世界、在人看不到的世界都不复存在,这就是神烈怒的一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这种方式的流露与表达是神烈怒的一方面实质,当然也是神公义性情的实质流露。当神的烈怒发出来的时候,神不再流露任何的怜悯与慈爱,也不再释放他的宽容与忍耐,没有任何人、没有任何事、没有任何理由能说服神继续忍耐,说服神再次施怜悯,再次赐宽容,取而代之的是神会不拖延一分一秒地发表他的烈怒与威严,作他要作的事,而且作得干净利索,称心如意,这就是神不容人触犯的烈怒与威严的发表方式,也是他公义性情的一方面表现。当人看到神牵挂人、爱人的时候,人发现不了神的烈怒,看不到神的威严,体会不到神的不容人触犯,这些让人一直误认为神的公义性情里只有怜悯,只有宽容,只有爱,但是当人看到神毁灭一座城的时候,看到神恨恶一个人类的时候,他毁灭人类的怒气与他的威严便会让人看到神公义性情的另外一个侧面,那就是神的不容人触犯。神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能想象的,也是任何一个非受造之物所不能干涉与影响的,更是不能冒充与模仿的,所以,神的这方面性情是人类最该认识的一方面性情。只有神自己有这样的性情,也只有神自己具备这样的性情。神之所以具备这样的公义性情,那是源于他恨恶邪恶,恨恶黑暗,恨恶悖逆,恨恶撒但败坏人类、吞吃人类的种种恶行,源于他恨恶所有与他对抗的罪恶行径,源于他圣洁无污的实质。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不容任何受造之物、非受造之物与他公开对抗、公开较量,哪怕是他曾经怜悯的人,哪怕是他拣选的人,只要触怒了他的性情,触犯了他忍耐宽容的原则,他都会毫不留情地、毫不迟疑地释放流露出他不容人触犯的公义性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无论神当时对尼尼微人的怒气有多大,但当尼尼微城的人宣告禁食、披麻蒙灰的那一刻,神的心渐渐地软化了,开始回心转意了。在神向他们宣告要毁灭这座城的前一刻,也就是他们认罪悔改的前一刻,神还在对他们发怒,而当他们有了一系列的悔改之后,神对尼尼微人的怒气便逐渐转为对尼尼微人的宽容与怜悯。神的这两方面性情同时在一件事上流露出来这并不矛盾,这里的不矛盾人应该怎么来理解与认识呢?这两个截然不同的实质,在尼尼微人悔改先后在神身上表现出来、流露出来,让人看见神实质的真实与神实质的不容人触犯。神在用他的态度告诉人:并不是神不宽容人,不是神不愿意怜悯人,而是人难得向神真正地悔改,难得真正地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也就是说,当神向人发怒的时候,神希望人能有真实的悔改,希望能看到人真实的悔改,这样,神会毫不吝惜地继续施于人怜悯、宽容。这就是说,人的恶行招来神的烈怒,而神的怜悯、宽容则赐予听神的话、在神面前真实悔改的人,赐予能离开所行的恶道、丢弃手中的强暴之人。在神对待尼尼微人这件事上,神的态度很明确地流露出来:神的怜悯、宽容并不难得,神需要人真正的悔改;只要人离开恶道、丢弃强暴,神便会回心转意,改变对人的态度。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当神对尼尼微人回心转意的时候,他的怜悯与宽容是不是假象呢?当然不是!那么神这两方面性情在同一件事情上的转换让你看到了什么?神的性情是完整的,并不是分裂的,他无论是发怒还是怜悯宽容人,都是他公义性情的发表。神的性情是活灵活现的,他根据事物的发展而改变他的心思与态度,他对尼尼微人态度的转变告诉人类他有心思、有意念,他不是机器人、不是泥像,他是活生生的神自己,他可以向尼尼微人发怒,也可以因着他们的态度而饶恕他们的过去,他可以决定降灾祸于尼尼微人,也可以因着他们的悔改而改变他的决定。人喜欢套用规条,也喜欢用规条来定规神、定义神,人也喜欢用公式来认识神的性情,所以,在人的思想领域里认为神不会思想,神没有实质性的意念。事实上,因着事物的变化,因着环境的变化,神的心思也在不断地转换,在转换的同时,神的实质会流露出不同的方面来。在转换的过程当中,在神回心转意的那一刹那,神向人类展示的是神生命的确实存在,展示的是神公义性情的活灵活现,同时神用自己真实的流露在向人类证实他的烈怒、他的怜悯慈爱、他的宽容是的的确确存在的。他的实质将会因着事物的发展而随时随地地流露出来,他有雄狮般的烈怒,他也有慈母一样的怜悯与宽容,他的公义性情不容任何人置疑,不容任何人侵犯,也不容任何人改变、曲解。在万事万物之中,神的公义性情也就是神的烈怒与神的怜悯随时随地都能流露出来,他活生生地发表在万物的每一个角落,活生生地施行在每一个时刻。神的公义性情不受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也就是说,神的公义性情不是按着时间或者空间的限制机械性地发表出来、流露出来,而是游刃有余,随时随地。当你看到神回心转意,不再发烈怒,也不再毁灭尼尼微城的时候,你能说神就是怜悯慈爱吗?你能说神的烈怒就是一句空话吗?当神大发烈怒收回他怜悯的时候,你能说神对人类没有真实的爱吗?因着人的恶行神大发烈怒,神的烈怒是没有瑕疵的;神的心因人的悔改而感动,因人的悔改而回心转意,他的感动、他的回心转意及他对人的宽容对人的怜悯都是没有任何瑕疵的,是干干净净的,是纯粹的、纯洁的,没有任何掺杂。神的宽容就是宽容,怜悯就是怜悯。因着人的悔改,因着人的种种表现,他的性情流露出烈怒,也发表怜悯与宽容,无论他流露发表的是什么,都是纯洁的,都是直接的,都不同于任何受造之物的实质。在神发表的作事原则、神的心思意念或神的任何一个决定,以及神的任何一样举动中,都看不到任何的瑕疵与任何的污点。神既这样决定了,既这样作了,他就这样成就,这样的结果都是准确无误的,因为它的源头是无瑕疵、无污点的。神的烈怒是无瑕疵的,同样,神的怜悯、宽容也是受造之物不具备的,是圣洁无瑕的,也是经得住推敲与体验的。

在了解了尼尼微城的故事之后,你们是不是又看到了神公义性情中另外一方面的实质呢?是不是又看到了神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的另外一方面呢?在人类中有没有任何人具备这样的性情呢?有没有任何人具备神这样的烈怒呢?有没有任何人具备神这样的怜悯与宽容呢?在受造之物中有谁能大发烈怒决定毁灭或降灾祸于人类?又有谁能有资格施怜悯宽容人类、赦免人类,而改变灭掉人类的决定?造物主以他独有的方式与原则发表着他的公义性情,他不受任何人事物的左右与限制。在他独有的性情里,没有人能改变他的心思与意念,也没有人能说服他、改变他的任何一个决断。受造之物的一切行为与心思都在他公义性情的判决之下,是发出烈怒,还是施下怜悯,没有人能掌控得了,只有造物主的实质也就是造物主的公义性情来决定,这就是造物主公义性情的独一无二!

通过解读神对尼尼微人态度的先后转变,你们能不能用“独一无二”这个词来形容神公义性情中的怜悯呢?之前我们说了神的烈怒是神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中的一方面实质,现在我把神的烈怒与神的怜悯这两方面定义为神的公义性情。神的公义性情是圣洁的,是不容人触犯的,也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是任何受造之物与非受造之物所不具备的,是神特有的,也是神独有的,这就是说神的烈怒是圣洁的,是不容人触犯的;同样,神公义性情的另外一方面,也就是神的怜悯也是圣洁的、不容人触犯的。任何受造之物或者非受造之物都不能代替或者代表神作神要作的事情,也不能代替或者代表神毁灭所多玛,或者拯救尼尼微,这就是神独一无二的公义性情的真实发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独一无二的神自己 二》

神的怜悯、神的宽容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但同时神的圣洁、神的公义在神发怒气的时候也让人看见了神不可触犯的一面。当人完全能够听从神的吩咐按神的要求去做的时候,神对人是广施怜悯;当人满了败坏,对神满了仇视,对神满了敌对的时候,神会深发怒气,而且这个怒气发到什么程度呢?一直到他的抵挡、他的恶行不再让神看得见,不再存在神的眼前,这个时候神的怒气才会消失。这就是说,无论任何一个人,如果他的心已经远离神了,已经背离神了,不可挽回了,无论他的身体或者他的思想在外表来看、在主观意愿上多么想敬拜神、想跟随神、想顺服神,但是他的心一旦背离了神,神的怒气会不断地发出来,甚至于当神深发怒气的时候,当神给了人足够机会的时候,神的怒气会一发不可收拾,而且永远不会再施给这样的人怜悯、宽容!这就是神的性情不可触犯的一面。……他对于善的、美的、好的东西是宽容的,是怜悯的;对于恶的、属罪的东西、邪恶的东西他会深发怒气,以至于怒气不断。这是关于神性情最主要也是最突出更是神从始到终一直在流露的主要两个方面:广施怜悯,深发怒气。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二》

人都说神是公义的神,只要人跟随到底,他一定不偏待人,因他是最公义的,人跟随到底,他还能把人甩掉吗?我不偏待任何一个人,而且以公义的性情来审判所有的人,但我对人要求的都是有合适条件的,我所要求的无论什么人都得达到,我不看你资历多深、资格多老,我只看你是不是遵行我道的人,是不是爱慕真理的人。你若是没有真理,反而是羞辱我名的,不按着我的道去行,只是无忧无虑地跟随,那时我会因着你的恶来击杀你、惩罚你,你还有何话可说?你还能说神不公义吗?今天我说的话你都遵守了,这样的人我称许。你说你一直跟着神受苦了,风里来雨里去,跟神同甘苦共患难,但就是神所说的话你没活出来,你就想天天为神跑路、花费就行了,你也没想活出一个有意义的人生,你还说:“反正我相信神是公义的,我为他受苦、为他跑路、为他奉献,没有功劳还有苦劳,他保证纪念我。”神是公义的这不假,但这公义之中不掺有杂质,并没有人的意思,不掺有肉体,不掺有人的交易,凡是悖逆抵挡的、不遵守他道的都得经受惩罚,一个不饶恕,谁都不放过!有的人问:“我现在为你跑路,到最后你是不是能给我一点祝福?”那我问你:“我说的话你遵守了吗?”你说的公义是按着交易而言的,你只考虑我是公义的,不能偏待任何人,凡是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跟随到底的必能得着我的祝福。我所说的“跟随到底的必然得救”这话是有内涵的,跟随到底的人是被我完全得着的,是被我征服以后寻求真理而被成全的人。你达到几条了?你就达到跟随到底,其余呢?你遵行我的话了吗?我提出五条要求你就达到了一条,其余四条你也没打算达到,你就找一条最简单轻省的路,存着侥幸的心理来追求,我的公义性情对你这样的人只是刑罚,是审判,是公义的报应,对一切作恶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凡是不遵行我道的,即使跟随到底的也必然受惩罚,这才是神的公义。当这公义的性情发表出来惩罚人的时候,人就傻眼了,懊悔跟随神时没有遵行他的道,“那时只是跟随着受了点苦,也没遵行神的道,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就受刑罚吧!”但心里还想:“反正我跟随到底了,你让我受刑罚,也不能受太重的刑罚,受完这刑罚之后你还得要我,我知道你是公义的,你不能这样一直对待我,我毕竟跟灭亡的不一样,灭亡的受重重的刑罚,我受轻一点的刑罚。”公义性情并不是你所说的这样,并不是对任何一个认罪认得好的人都从轻处理。公义就是圣洁,也是不容人触犯的性情,凡是污秽的,没经过变化的,都是他厌憎的对象。公义的性情并不是法律,而是行政,是国度中的行政,这样的行政对任何一个没有真理、没经变化的人都是公义的惩罚,没有挽救余地。因为在人都各从其类的时候罚恶赏善,是人类的归宿显明之时,是拯救工作结束之时,之后再不作拯救人的工作,而是报应每个作恶的人。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

什么是审判,什么是真理,你都明白了吗?若你明白了,我劝你还是服服帖帖地受审判,否则你永远没有机会得到神的称许,永远没有机会被神带入神的国中。那些只接受审判却总不能被洁净的人,也就是在审判的工作中逃走的人将永远被神厌弃,他们的罪状比那些法利赛人的更重、更多,因为他们背叛了神,他们是神的叛逆者,这些连效力都不配的人将受到更重的惩罚,而且是永久的惩罚。神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曾口头对他忠心却背叛他的叛徒,这样的人将受到灵、魂、体都受惩罚的报应,这不正是神公义性情的流露吗?这不正是神审判人、显明人的目的吗?神将在审判期间作恶多端的人放在了邪灵群居之地让其任意毁坏其肉体,他们的肉体散发着死尸的味道,这是他们应有的报应;神将那些并不忠心的假信徒、假使徒、假工人的各种罪状一一列在他们的记事册上,在合适的时候将他们扔在污鬼之中,让污鬼任意玷污他们的全身,使他们永远不得超生,使他们永远不能再见到光明;神将那些曾经一度时期效力却并未忠心到最终的假冒为善的人列在了恶人中间,让其与恶人同流合污成为乌合之众,最终将其灭掉;神将那些从未对基督忠心或从未献出一点力量的人扔在一边从不搭理,更换时代时将他们统统灭掉,他们便不再存活在地上,更谈不上进入神的国中了;神将那些从未对神真心而是被逼无奈应付神的人列在了为子民效力的人中间,他们这些人仅能存活一小部分,大部分的人将同那些连效力都不合格的人一同被毁灭;最终,神将所有与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众子以及神所预定做祭司的人带入神的国度之中,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着的结晶。而那些并不能归于神所划分类别中的人则都被列在外邦人的行列之中,他们的结局是什么你们是可想而知的。我该说的都对你们说过了,该选择怎样的路那都是由你们自己的选择而决定的。你们应明白这样一句话:神的作工从来就不等待任何一个跟不上他步伐的人,神的公义性情对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情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我话要成就一切,任何人插不上手,任何人作不了我要作的工,我要将全地之气消除干净,将地上的妖魔都消除不留痕迹,我已动工,我要在大红龙居住之处着手我刑罚的起步工作。足见我的刑罚已向全宇倒下,大红龙以及各种污鬼必不能从我的刑罚中逃脱,因我在鉴察全地。当我在地的工作完成之时,即审判时代结束之时,我正式刑罚大红龙,我民必看见我对其公义的刑罚,必因我的公义而赞不绝口,必因我的公义而永远颂扬我的圣名,从而正式尽你们的本分,正式在全地赞美我,直到永远!

当审判时代达到顶峰之时,我并不仓促结束我的工作,而是结合刑罚时代的“证据”让所有的子民都看见,以便达到更好的果效。所谓的“证据”是我刑罚大红龙的手段,让子民都亲眼看见,从而更加认识我的性情。当子民享受我时,是大红龙“受刑罚”之时,让其民众起来反叛它,这是我的计划,是我成全子民的方式,是所有子民生命长大的好机会。……今天,我与人同步迈进刑罚时代,与人齐头并进,我在作着我的工作,即我将刑杖击落在人间,降在人类的悖逆之处。在人的眼中,似乎我的刑杖具有特异功能一般,凡是我的仇敌,刑杖便临到其身不轻易放过;凡是抵挡我的,刑杖便在其中发挥其原有的功能;凡在我手中的一切都按照我的本意“各尽其职”,不曾有违背我意的,不曾有变质的。因此,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人要反复无常,太阳要暗淡,月亮要漆黑,人不再有安居之日,地不再有安静之时,天不再冷静下去,不再静默,不再忍耐,万物都要重新“更换”,恢复“原貌”。地上之家都“破裂”,地上之国都“分裂”,不再有“夫妻团聚”之日,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旧态都被我打破。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二十八篇》

我的怜悯发表在爱我而舍己的人身上,而那些恶人所受的惩罚也正是我公义性情的证据,更是我烈怒的见证。当灾难降临之时,所有抵挡我的人都落在了饥荒、瘟疫之中哀哭,那些作恶多端曾经跟随我多年的也难逃罪责,他们同样地落在了千万年稀有罕见的灾难中惶惶不可终日,而那些跟随我忠心无二的人则拍手称快,称赞我的大能,舒畅的心情难以表达,活在我从未赐予人间的欢乐之中。因为我宝贝人的善行,痛恨人的恶行。我带领人类至今巴望得着一班与我同心合意的人,而那些并不与我同心合意的人我从未忘记,从来都是将他们恨在心里,只等待机会报应其恶行,从而一睹为快,今天我的日子终于到了,我再也不必等待了!

最后的工作我不但是为了惩罚人,也是为了安排人的归宿,更是为了得到所有人对我所作所为的认可。我要让每一个人都看见我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我所作的一切都是我性情的发表,并不是人的作为,更不是大自然缔造了人类,而是“我”滋养着万物中间的每一个生灵。失去我的存在,人类只有灭亡,只有灾害的侵扰,不会有人再看见美好的日月,不会有人再看见绿色的世界,人类面临的只是阴冷的黑夜与不可抗拒的死阴的幽谷。我是人类唯一的救赎,是人类唯一的希望,更是全人类生存的寄托。失去了我,人类会马上停滞不前,失去了我,人类只有遭受灭顶之灾与各种幽魂的践踏,尽管人都不在乎我。我作了无人能替代的工作,只希望人能用一些善行报答我。尽管能报答我的人很少,我仍是结束我在人间的旅途,作我下一步即将开展的工作,因为我在人中间多年的奔波已有了结果,而且我非常满意,我在乎的不是人数的多少,而是人的善行。总之,我希望你们当为自己的归宿而预备足够的善行,这样我才满足,否则你们都不可能逃脱灾难的侵袭。灾难是由我而起,当然仍由我摆布,你们若不能在我面前看为善,那你们都难逃灾难之苦。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上一篇: 2 认识神的性情与实质的话语

下一篇: 4 神的全能、智慧主要显明在哪些方面

万物的结局近了,你想知道主再来是怎么赏善罚恶,定人结局的吗?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设置

  • 文本设置
  • 主题背景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行距

页面宽度

目录

搜索

  • 本篇搜索
  • 本书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