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末世基督的见证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十二 必须交通透亮聪明童女听神声音方面的真理

1 到底怎样分辨神的声音?怎么确定全能神就是主耶稣的再来?

参考圣经:

我的羊听我的声音,我也认识他们,他们也跟着我。”(约10:27)

我还有好些事要告诉你们,但你们现在担当不了(或作:不能领会)。只等真理的圣灵来了,他要引导你们进入一切的真理;因为他不是凭自己说的,乃是把他所听见的都说出来,并要把将来的事告诉你们。”(约16:12-13)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2:7)

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启5:5)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阿拉法、俄梅戛乃希腊字母首末二字),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1:8)

相关神话语:

“道成肉身的神的说话是开辟时代的,是带领全人类的,是揭开奥秘而且是赐给人新时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开启无非是一些简单的实行或认识,不能带领全人类进入新的时代,不能揭开神自己的奥秘。神总归是神,人总归是人;神有神的实质,人有人的实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认识神必须得借着读神的话、认识神的话、实行经历神的话。有的人说:‘我也没见过道成肉身的神,该怎样认识神呀?’其实神的话就是神性情的发表,从神的话当中可以看见神对人类的爱,神对人类的拯救,神拯救人的方式……因为话是神发表出来的,不是借着人写出来的,是神自己亲自发表出来的,神自己发表自己的说话,发表自己的心声。为什么叫心语呢?就是从心底里发表出来的,发表他的性情,发表他的心意、他的意念,发表他对人类的爱、对人类的拯救、对人类的期盼……在神的话里,有些话严厉,有些话温柔、体贴,有些话是不近人意的揭示,你若光看揭示的话感觉神挺严厉,光看温柔那方面的话就感觉神没有多大的权柄,所以你不能断章取义,你得从各个角度看。有时神是站在一个温柔、怜悯人的角度上说话,人看见神对人是爱;有时神是站在一个严厉的角度上说话,人看见神的性情不可触犯,人污秽不堪不配见到神的面,不配来到神的面前,人现在能来到神面前纯属是神的恩待。从神作工的方式、作工的意义上看到神智慧的一面,人就是不与神接触,从神的说话当中也能看到这些。”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怎样认识道成肉身的神》

“这次神来作工不是灵体而是很普通的身体,而且是神第二次道成肉身的身体,也是神重返肉身的身体,是一个很普通的肉身,你从他身上看不出与众不同的地方,但你能从他得着你从未听过的真理。就这样一个小小的肉身就是神所有真理的言语的化身,是神末世工作的承担者,也是人认识神全部性情的发表。你不是很想看看天上的神吗?你不是很想了解天上的神吗?你不是很想看看人类的归宿吗?他会告诉你这一切从未有人能告诉你的秘密,他还会将你所不明白的真理告诉给你的。他是你进入国度的大门,也是你进入新时代的向导。这样一个普通的肉身有很多人所不能测透的奥秘,他的所作所为能使你测度不透,但他所作工作的一切目标使你足以看见他并不是一个人所认为的简单的肉身,因为他代表神在末世的心意,他代表神在末世对人类的顾念。虽然你不能听见他的说话犹如惊天动地一般,虽然你不能看见他的双眼犹如火焰,虽然你不能受到他铁杖的管制,但你能从他的说话中听见神在发怒,又知道神在怜悯人类,看见神的公义性情,看见神的智慧所在,更领略神对全人类的顾念之情。”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神来在地上,他的工作、人所看见的都是超然,你眼睛看见的、耳朵听见的都是超然,因为他所作的、所说的是人没法明白、没法达到的,把天上的东西带到地上能不超然吗?把天国的奥秘带到了地上,人没法明白,测不透,太奇妙、智慧,这不都属于超然吗?……你看今天道成肉身的神所作的工作哪样不是超然?他说的话你不明白,也达不到,他作的工作人还作不了,他所明白的人还没法明白,他所知道的,人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有人说:我跟你是一样的正常,你知道的我怎么不知道呢?我比你年龄大,比你经历多,我不知道的事你怎么知道呢?这些在人来说都是人没法达到的。还有人说:在以色列作的工作谁也不知道,你怎么就知道了呢?解经家都解不出来,你怎么知道了呢?这不尽是超然的事吗?他没有什么奇异的经历,但是他什么都知道,他说话手到擒来,这不属于超然吗?他作的超乎肉体能达到的了,肉体思维谁也达不到,人的大脑理智根本没法想到。他也没读过圣经,却明白神在以色列的工作,他站在地上说话,但他说出的却是三层天上的奥秘。人看这些话就有这个感觉:这不是三层天上的语言吗?这不都是超乎正常人所能达到的事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他对人的本质了如指掌,各类人的各类作法他都能揭示出来,对人的败坏性情、悖逆行为他更能揭示出来,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与世人的所有败坏,这是他的所是。他虽未处世,但却晓得处世的条条框框,因他对人的本性都已测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见、耳听不见的灵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晓,在这里包含着并非是处世哲学的智慧与人难测的奇妙,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开又向人隐秘,他发表的并不是一个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灵原有的属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国但却知天下事;接触的是一些无知识、无见识的‘类人猿’,但却发表出高于知识、高于伟人的言论;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规、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间,却能要求人类活出正常人性,同时也揭示了人类卑鄙、低贱的人性。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个属血气的人的所是。对于他来说,勿须多此一举经历复杂、繁琐而又肮脏的社会生活就足可作他该作的工作,足可将败坏人类的本质揭示得淋漓尽致。肮脏的社会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说话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应给人处世的经验、教训,他供应人生命勿须调查社会,也不须调查人的家庭。揭示审判人并非是他发表自己肉身的经历,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恶人类的败坏之后才揭示人的不义,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开他的性情,发表他的所是,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属血气的人能够达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实质,既是道成肉身就有神的发表。神既道成肉身就要带来他要作的工作,既是神道成肉身就要发表神的所是,既是道成肉身就能带给人真理,赐给人生命,指给人道路。若不具备神实质的肉身那就定规不是道成肉身的神了,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人要考察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那就得从他所发表的性情与说话中来确定,也就是说,确定是否是神所道成的肉身,或确定是否是真道,必须得从他的实质上来辨别。所以说,是不是神所道成的肉身,关键在乎其实质(作工、说话、性情等等更多的方面),并不在乎其外表。人若因为考察其外表而忽视了其实质,那就是人的愚昧无知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从他所作的工作来看,第一,他能开展时代,第二,他能供应人的生命,能把人要走的路指出来,这就可以定准他就是神自己,最起码他所作的工作能完全代表神的灵,从他所作的工作能看见他身上有神的灵。因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主要是开辟新的时代,带领新的工作,开辟新的境地,就这几条就可定准他是神自己……”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耶稣在耶和华的作工以后道成肉身作工在人中间,他的工作是在耶和华作工的基础上,不是独立成一体的,是神在结束了律法时代以后所作的新时代的工作。同样,在耶稣的工作结束以后神仍在继续着他下一个时代的工作,因为神的整个经营是一直向前发展的,旧的时代过去就要有新的时代来取代,旧的工作结束就要有新的工作来接续神的经营。此次道成肉身是继耶稣的作工之后神的第二次道成肉身,当然,此次道成肉身也不是独立成一体的,而是继律法时代、恩典时代以后的第三步作工。……耶稣来在人间带来了恩典时代结束了律法时代,在末世,神又道成了肉身,这次道成肉身结束了恩典时代带来了国度时代,凡是能接受第二次道成肉身的人就被带入国度时代之中,而且能亲自接受神的带领。耶稣来在人中间作了许多工作,但他只完成了救赎全人类的工作,只是作了人的赎罪祭,并未将人的败坏性情都脱去。要将人从撒但的权势之下完全拯救出来,不仅需要耶稣作赎罪祭来担当人的罪,而且还得需要神作更大的工作将人被撒但败坏的性情完全脱去。所以,在人的罪得着了赦免之后,神又重返肉身带领人进入新的时代,开始了刑罚审判的工作,这工作将人类带入了更高的境界。凡是顺服在他权下的人将享受更高的真理,得着更大的祝福,真正活在了光中,得着了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当耶稣作工时,人对耶稣的认识仍然是渺茫,仍然是模糊不清,一直认为他是大卫的子孙,说他是大先知,说他是赎人罪的仁慈的主。有些人凭着信心一摸他的衣角病就好了,瞎子也能看见,死人也能复活了,但就人里面根深蒂固的撒但败坏性情人发现不了,也不知怎么脱去。人得着了许多恩典,就如肉体的平安、喜乐,一人信主全家蒙福,病得医治,等等这些恩典,其余就是人的善行与人敬虔的外表,人能以此活着便是合格的信徒,这样的信徒在死后才能进入天堂,就是得救了。但这些人生前根本不明白生命的道,只是犯罪认罪、犯罪认罪,并没有性情变化的路,恩典时代人就是这种情形。人完全蒙拯救了吗?没有!所以,那步工作作完之后,还有一步审判刑罚的工作,这步就是借着话语来洁净人,来达到让人有路可行,这步若再赶鬼那就没有果效、没有意义了,因为人的罪性不能脱去,只停止在罪得赦免这个基础上。借着赎罪祭人已经罪得赦免了,因为十字架的工作已经结束,神已胜过撒但,但是人的败坏性情还在人里面存在,人还能犯罪抵挡神,神并没有得着人类。所以,这步工作用话语来揭示人的败坏性情,让人按着合适的路去实行。这步作的工作比上步更有意义,比上步作的工作果效更大,因为现在是话语直接供应人的生命,让人的性情能够彻底更新,是一步更彻底的工作,所以说,末了的道成肉身完全了神道成肉身的意义,彻底完成了神拯救人的经营计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四》

“我曾经叫过耶和华,也曾经被人称为弥赛亚,人也曾经爱戴我叫我救主耶稣,今天我已不再是人以往所认识的耶和华和耶稣,而是在末世重归的、结束时代的神,满载着我的所有性情而且满有权柄、尊贵、荣耀地兴起在地极的神自己。人并没有接触过我,也不曾认识我,不曾知道我的性情,从创世到如今,无一人见过我,这就是末世向人显现的但又隐秘在人中间的神,活灵活现住在人的中间,如烈日,又如火焰,充满能力,满带着权柄,无一人一物不在我的话中被审判,在火的焚烧之下无一人一物不被洁净。最终,万国必因着我的话而得福,也因着我的话而被砸得粉碎,让末世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救世主的重归,我是征服全人类的全能神,也让人都看见我曾经作过人的赎罪祭,但在末世我又成了焚烧万物的烈日之火,也是显明万物的公义的日头,这是我末世的工作。之所以我取这名又带有这样的性情,就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看见我是公义的神,是烈日,也是火焰,让所有的人都敬拜我——独一真神,也让人都看见我的本来面目:并非只是以色列人的神,也并非只是救赎主,而是天上地下和沧海中的所有受造之物的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神继续着他的发声,以各种方式、多种角度来告诫我们当做的,同时也表达着他的心声。他的话语带着生命力,给我们当行的道,也让我们领悟到了什么才是真理。我们开始被他的话语吸引,我们开始注意他的说话语气、说话方式,也开始下意识地关心起这个不起眼的人的心声。他为我们呕心沥血,他为我们寝食难安,他为我们哭泣,他为我们叹息,他为我们病中呻吟,为着我们的归宿,为着我们的蒙拯救,他忍受着屈辱,我们的麻木、我们的悖逆让他的心在流泪流血。这样的所是所有是一个普通人所没有的,也是任何一个败坏的人所不具备也达不到的。他有常人没有的宽容、忍耐,他的爱是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所不具备的。除了他,没有人能知道我们的所思所想,没有人能对我们的本性、实质了如指掌,没有人能审判人类的悖逆、人类的败坏,也没有人能代表天上的神与我们如此说话,对我们如此作工;除了他,没有人具备神的权柄、神的智慧、神的尊严,神的性情与神的所有所是在他身上发表无遗;除了他,再没有人能指给我们道路,带给我们光明;除了他,没有人能揭示神从创世到如今还未公开的奥秘;除了他,没有人能拯救我们脱离撒但的捆绑,脱离败坏性情。他代表神,他发表着神的心声、神的嘱托、神对全人类的审判之语。他开辟了新时代、新纪元,带来了新天新地、新作工,给我们带来了希望,结束了我们渺茫中度日的生活,让我们全人彻彻底底地看到了蒙拯救的路,他征服了我们全人,得着了我们的心。从那一刻开始,我们的心有了知觉,我们的灵似乎也复苏了:这个普通的人,这个小小的人,这个生活在我们中间、被我们弃绝了许久的人,不正是我们朝思夜想、日夜盼望的主耶稣吗?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们的神!他就是真理、道路、生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现在作的工作是将恩典时代的工作向前推移了,也是整个六千年经营计划中的工作向前发展了,恩典时代虽结束了,但神的工作更向前进深了。为什么一再说这步工作是在恩典时代、律法时代的基础上作的?就是说,今天的工作是恩典时代工作的继续,也是律法时代工作的拔高,三步工作都紧紧相联,一环紧扣一环。为什么还说这步工作是在耶稣那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若不在耶稣那步作工的基础上,这步还得钉十字架,还作上步的救赎的工作,这就没有意义了。所以,不是工作彻底结束了,乃是时代向前推移了,是比以前的工作更高了。可以说,这步工作是建立在律法时代的基础上的,也是建立在耶稣工作的磐石上的工作,是一步一步建造起来的,并不是这步工作又另外起头了,三步工作的综合才可称为六千年的经营计划。这步工作是在恩典时代工作的基础上作的,如果这两步工作没关系,那这步工作为什么不重新钉十字架?为什么不担当人的罪?也不是圣灵感孕,也不钉十字架担当人的罪,而是直接来刑罚人,若不是在钉十字架之后作刑罚人的工作,而且现在来了还不是圣灵感孕,那就没资格来刑罚人,正因为与耶稣是一,才直接来刑罚、审判人的。这一步的工作都是在以前那步工作的基础上作的,所以说这样的工作才能将人一步一步拯救出来。耶稣与我是从一位灵来的。虽然肉身没有关系,但灵是一位;作工的内容虽不一样,担当的工作也不一样,但实质是一样的;肉身所取的形像不一样,那是因着时代不同,因着工作的需要而不相同;职分不同,带来的工作也就不一样,向人显明的性情也不一样。所以,人今天所看见的、所领受到的与以往都不一样,这都是因着时代的不同而有的。尽管他们的肉身的性别并不相同,形像也不相同,也不是生在一个家族中,更不是生在同一个时期,但他们的灵是一位。尽管他们的肉身没有任何血统关系,也没有任何肉体关系,但这些并不能否认他们是神在两个不同时期所道成的肉身。是神道成的肉身,这个是不可推诿的事实,但他们并不是相同的血缘,他们也没有共同的人类语言(一个是会说犹太语的男性,一个是专说中国汉语的女性),就因着这些,他们便分布在不同的国家中来作各自该作的工作,而且是在不同的时期。尽管他们是一位灵,也就是具有相同的实质,但他们肉身的外壳根本没有完全相仿的地方,只不过有相同的人性,但就肉身的长相、出生并不相同。就这些并不影响各自的作工,也并不影响人对他们的认识,因为他们总归还是一位灵,谁也不能把他们拆开,尽管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就他们的灵支配了他们的全人,使他们在不同时期担当了不同的工作,而且他们的肉身并不是一个血统。就如耶和华的灵并不是耶稣的灵的父一样,也就如耶稣的灵根本不是耶和华的灵的子一样,他们乃是一位灵。今天道成肉身的神与耶稣同样没有血系相联,但他们本为一,这乃是因为他们的灵原是一位。他能作怜悯慈爱的工作,也能作公义审判的工作,能作刑罚人的工作,还能作咒诅人的工作,到最终还能作灭世惩罚恶人的工作,这不都是他自己作的吗?这不是神的全能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二次道成肉身作的工作在人看与第一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完全不同,甚至在人看他们俩没有一点相同之处,第一次作的工作在这次根本看不到一点。第二次作的工作不同于第一次作的工作,但这并不能证明他们的源头不是一,他们的源头是否是一根据肉身所作工作的性质而决定,不是根据肉身的外壳而定的。三步工作中共是两次道成肉身,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都是来开展时代,都是作新的工作,两次道成肉身是互相补充的。用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出两个肉身竟是一个源头,当然,这是人的肉眼所不能及的,也是人的思维所达不到的,但其实质原本就是一,因为他们作的工作的来源本是一灵。看两次道成肉身的源头是否是一,并不能根据肉身的出生年代、出生地点,或肉身的其他条件来决定,而是根据肉身所发表的神性的工作而决定的。耶稣作的工作在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工作中就丝毫不作,因为神每次作工并不是按部就班而是另辟蹊径。第二次道成肉身不是为了加深或巩固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印象,而是为了补充、完善第一次肉身在人心中的形像,是为了加深人对神的认识,也是为了打破人心中的一切规条,取缔人心中之神的错谬形像。可以说,哪一步神自己的工作都不能让人对他有完全的认识,只是有一部分,但并不完全。因着人的领受能力有限,虽然他将他全部的性情都发表出来,但人对他的认识仍是不全。神的所有性情是无法用人的言语尽都说透的,更何况仅一步作工怎么能将神尽都说透呢?肉身的作工有正常人性的掩盖,人只能从他的神性发表来认识他,并不能从他肉身的外壳来认识他。他来在肉身借着不同的作工来让人认识,他的每步作工都不相同,这样,人对他在肉身的作工才能认识全面,而不定规在一个范围之内。虽然两次道成肉身所作的工作并不相同,但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工作的源头是相同的,只不过两次道成肉身是为了作两步不同的工作,而且两次道成肉身是在两个时代产生的,但不管怎么样,神道成的肉身的实质是相同的,他们的来源是相同的,这是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否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所在“肉身”的实质》

上一篇:到底怎样对待圣经、使用圣经才合神心意?圣经的原有价值是什么?

下一篇:历代神所使用的人所说的符合真理的话与神的话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