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 各类书籍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 (选编) 六、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六、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1.“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开展新时代的工作,接续他工作的是被他使用的人,人作的工作都是在肉身的神的职分以内的工作,并不能超出这个范围。若没有神道成肉身来作工,人就不能结束旧的时代,也不能带来新的时代。人作的工作只不过是一些分内的即人力所能及的工作,并不能代表神来作工,唯有道成肉身的神来完成他该作的工作,除此以外谁也代替不了他的工作,当然我所说的话都是针对道成肉身的工作而言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2.“耶稣代表的是神的灵,是神的灵直接作工,而且是作新时代的工作,是无人作过的工作,他开辟了新的出路,他代表的是耶和华,代表的是神自己。而彼得或保罗或大卫不论他们被称为什么,他们仅仅代表一个受造之物的身份,或是奉耶稣或耶和华的差遣。所以他们作的工作再多,行的异能再大,也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不能代表神的灵,是奉神的名或奉神的差遣去作工,而且是在耶稣或耶和华开展的时代中作工,不是作另外的工作,毕竟他们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

3.“神自己的工作由神自己来作,他是开展工作的,也是结束工作的,他是计划工作的,也是经营工作的,更是成就工作的。正如圣经里说的,‘我是初也是终,我是撒种的,也是收割庄稼的’。这一切的关乎他经营中的工作都由他自己来作,他是六千年经营计划的主宰,没有一个人能代替他的工作,没有一个人能结束他自己的工作,因他掌握一切。他既创世,便会带领整个世界来活在他的光中,他也必结束整个时代,来成就他的所有计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一)》

4.“约翰只作了开头的工作,更多的新工作都是耶稣作的,约翰也作了新的工作,但他并不是开辟新时代的。……约翰虽然也是讲‘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也是传天国福音的,但他的工作并未进深,只是开头,而耶稣开辟了新的时代,还结束了旧的时代,但是也成全了旧约律法,他作了比约翰更大的工作,而且他是来救赎整个人类的,他作了这步工作。约翰他只是铺好了路,虽然他作的工作也很大,说的话也很多,跟随他的门徒也不少,但他的工作只给人带来一个新的起头,人并未从他得着生命、道路或更深的真理,也不明白神的心意。约翰是一个大的先知(以利亚),他为耶稣的工作开辟了场地、预备了人选,是恩典时代的开路先锋。分辨这些从正常人的外壳根本看不出来,更何况约翰作的工作也相当大,而且约翰是圣灵应许的,他作的工作是圣灵维护的,这样,只有从他们所作的工作来分辨各自的身份,因为从人的外壳没法辨认人的实质,人也没法认准到底什么是圣灵的见证。约翰与耶稣作的工作不一样,工作性质不一样,应从这些看他到底是不是神。耶稣作的工作是开头、继续、结束、成就,作这几步工作,而约翰仅仅是开头。耶稣开始是传福音,传悔改的道,之后给人受浸、给人医病赶鬼,到最终把人类从罪中救赎出来,完成了他整个时代的工作。他也各处给人传道,传天国福音,这一点和约翰相同,不同的是他开辟了新的时代,把恩典时代带给了人。在恩典时代人该实行的、人该走的路都从他口里说出来,最终他完成了救赎的工作。约翰却作不了这工作,所以耶稣是作了神自己的工作,他才是神自己,直接代表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一)》

5.“人所说的话都是人所经历的,是人已经看见过的,人自己思维能达到的,人的触觉能感觉到的,就这些事人能交通出来。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说的话是灵的直接发表,发表的是灵已作过的工作,肉身没经历也没看见,但发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为肉身的实质是灵,发表的是灵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达到的,但是灵已作过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后就借着肉身的发表来达到让人认识神的所是,让人看见神的性情与他所作的工作。人作的工作是让人对人该进入的与人该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带领人明白、经历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为人类开辟新出路、开辟新时代的,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晓的事,从而让人认识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带领全人类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6.“神的说话不能说成是人的说话,人的说话更不能说成是神的说话,被神使用的人不是道成肉身的神,道成肉身的神不是被神使用的人,这在实质上都有区别。或许你看了这些说话之后并不承认是神的说话,只承认是人所得的开启,那你就太无知了,神的说话怎么能与人所得的开启相同呢?道成肉身的神的说话是开辟时代的,是带领全人类的,是揭开奥秘而且是赐给人新时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开启无非是一些简单的实行或认识,不能带领全人类进入新的时代,不能揭开神自己的奥秘。神总归是神,人总归是人;神有神的实质,人有人的实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7.“旧约先知说预言,同样,耶稣也能说预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就根据作工性质来区别,分辨这事你就不能看肉身性质怎么样,你也别看他所说的话到底是深还是浅,不管怎么样,你得先看他作的工作与这工作在人身上达到什么果效。当时以赛亚所说的预言不是供应人的生命,诸如但以理他们这些人所得的那些默示只是预言,不是生命的道。当时如果没有耶和华直接启示谁也作不了那工作,这是凡人达不到的,耶稣也说了许多话,但这些话是生命之道,人能从中找着实行的路。这就是说,其一,他能供应人的生命,因为耶稣就是生命;其二,他能把人的那些偏谬之处扭转过来;其三,他能接替耶和华的工作来接续时代;其四,他能摸着人里面的所需,知道人的缺少;其五,他能开展新时代、结束旧时代。所以说他是神,他是基督,不仅与以赛亚不一样,而且与任何一个先知都不一样。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拿以赛亚来对照,其一,他不能供应人的生命;其二,他不能开展时代,他是在耶和华的带领下作工作,而不是开展新时代而作工作;其三,他自己所说的话他这个人自己达不到,是神的灵直接启示的,别人听完也都不明白。这几条就可以证明他所说的话仅仅是预言,仅仅是代替耶和华作的一方面工作,但他不能完全代表耶和华,他是耶和华的仆人,是耶和华工作中的工具,他只是在律法时代以内作工作,是在耶和华作工范围以内作工作,并没有超出律法时代作工。而耶稣作的工作就不一样了,他超出了耶和华作工的范围,他是以道成肉身神的身份出现来作工,他作了钉十字架的工作来救赎全人类,就是说,他在耶和华以外又作了新的工作,这就属于开辟时代。还有一条,他能说一些人所达不到的话语,他作的工作是神经营中的工作,是关乎到全人类的工作,不是作几个人的工作,也不是带领有限的人而作工。……从他所作的工作来看:第一,他能开展时代;第二,他能供应人的生命,能把人要走的路指出来。这就可以定准他就是神自己,最起码他所作的工作能完全代表神的灵,从他所作的工作能看见他身上有神的灵。因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主要是开辟新的时代,带领新的工作,开辟新的境地,就这几条就可定准他是神自己,这就跟以赛亚、但以理他们那些大先知区别开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8.“你们得会区别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从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见什么?人的作工中人经历的成份多,人发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发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与人的所是并不一样。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经历、人的身世(人一生当中有哪些经历或遭遇,或者有哪些处世哲学),在不同环境中生活的人发表的所是也不相同。你是否经历过社会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么生活的、如何经历的,都能在你的发表中看出来,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社会阅历。他对人的本质了如指掌,各类人的各类作法他都能揭示出来,对人的败坏性情、悖逆行为他更能揭示出来,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与‘世人’的所有败坏,这是他的所是。他虽未处世,但却晓得处世的条条框框,因他对人的本性都已测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见、耳听不见的灵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晓,在这里包含着并非是处世哲学的智慧与人难测的奇妙,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开又向人隐秘,他发表的并不是一个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灵原有的属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国但却知天下事;接触的是一些无知识、无见识的‘类人猿’,但却发表出高于知识、高于伟人的言论;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规、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间,却能要求人类活出正常人性,同时也揭示了人类卑鄙、低贱的人性。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个属血气的人的所是。对于他来说勿须多此一举经历复杂、繁琐而又肮脏的社会生活就足可作他该作的工作,足可将败坏人类的本质揭示得淋漓尽致。肮脏的社会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说话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应给人处世的经验、教训,他供应人生命勿须调查社会,也不须调查人的家庭。揭示审判人并非是他发表自己肉身的经历,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恶人类的败坏之后才揭示人的不义,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开他的性情,发表他的所是,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属血气的人能够达到的。就他的作工来说,人就说不明白他到底属于哪类人,人也不能按着他的作工将他归于受造的人中间,他的所是也不能将他归于受造的人中间,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类中,但又不知该属哪一类,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类中,人这样做也并非是没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间作了许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9.“神来在地上只作在神性里的工作,这是天上的灵对道成在肉身的神的托付,他来了只是在各处说话,以不同的方式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说话发声,主要以供应人、教训人为目的,为作工原则,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或人的生活细节,他并不理睬,他的主要职分就是代表灵说话发声,就是神的灵实际地显现在肉身,他只供应人的生命,只释放真理,不插手人的工作,就是不参与人性的工作。是人就不能作神性的工作,是神就不参与人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10.“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审判人类的败坏才是彻底打败撒但,同样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审判人的不义,这是他本来就圣洁的标志,也是他与众不同的标志,只有神能有资格、有条件审判人,因为他有真理,他有公义,所以他能审判人,没真理、没公义的人是不配审判别人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11.“神作工或说话凡是针对人类的归宿的都是按其实质而作合适的处理,不会有一点差错,更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失误,只有人作工才会掺有人的情感或掺有人的意思,神作工都是最合适的,决不会诬陷任何一个受造之物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

12.“人作的工作只代表有限的范围,神作工作并不是向某一个人说话,是面对全人类说话,是面对所有接受他话的人说话,宣布结局是宣布所有人的结局,不是说某一个人的结局,他不偏待任何一个人,也不与任何一个人过不去,他是对全人类作工、说话……”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13.“神作工没有规条也不受时间、地理的限制,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发表他的所是,他作工都是随便作;人作工是有条件有背景的,否则他就作不了工,也不能发表出对神的认识或对真理的经历来。是神自己的作工,还是人的作工,只要对照你就知道人与神作工的区别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14.“在人的作工里面或许人的经历特别高、人的想象推理特别高,而且人性特别好,这只能达到让人佩服,但并不是敬畏与恐惧,人都佩服那些有作工能力而且经历特别深、可实行真理的人,但无论如何不能达到敬畏,只是佩服、羡慕,而经历神作工的人对神不是佩服,乃是感觉他作的工是人达不到,也是人没法测度的,感觉新鲜又感觉奇妙。人经历神的作工,对他的第一认识就是‘深不可测’、智慧又奇妙,而且使人不自觉地对他产生了敬畏,人感觉到他所作的工作奥秘,不是人的思维能达到的。人只希望能达到他的要求,满足他的心意,并不希望能够超越他,因他作的工作超出了人的思维、人的想象,他作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就连人自己都不知自己的缺少,而他却另外开辟新路来在人中间将人带入了一个更新更美的天地中,人类才有了新的进展、有了更新的开端。人对他所产生的不是佩服,也可以说不只是佩服,最深的体会是敬畏,也是爱,感觉到神确实奇妙,他作的工作人作不到,他所说的话人说不出来,经历他作工的人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经历更深的人对神特别爱,总是感觉到他的可爱,他作的工作太智慧、太奇妙,由此在人中间产生了一股无穷的力量,并非是惧怕也并非是偶尔的爱戴,而是深感神对人的怜悯与宽容,但经历他刑罚审判的人又感觉他的威严不可侵犯。经历了他多少作工的人对他也测不透,凡是真实敬畏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作工并不符合人的观念,都是反击人的观念。他不需要人对他能达到完全的佩服或外表的顺服,而是达到有真实的敬畏、真实的顺服。在这么多作工中,凡有真实经历的人对他都产生了高于佩服的敬畏之心。人都因着他刑罚、审判的工作看见了他的性情,由此对他有了敬畏的心。神是让人敬畏的,是让人顺服的,因为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并非是与受造之物相同的,是高于受造之物的。神是非受造之物,只有他是配让人敬畏、让人顺服的,人是没有资格的。所以,凡经历过他作工而且对他有真实认识的人所产生的都是敬畏之心,而那些对他不放下观念的,也就是根本没把他当作神的人根本就没有丝毫敬畏他的心,虽然跟随但未被征服,这样的人都是生性悖逆的人。他如此的作工所要达到的果效就是让受造之物都能有敬畏造物主的心,都能敬拜他,无条件地归服在他的权下,这是所有作工要达到的最终果效。”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15.“圣灵作工虽有多种方式、多种原则,但无论怎么作或在什么样的人身上作,都有其不同的实质,在不同的人身上作的工作都有原则,都能将作工对象的实质代表出来。因为圣灵作工相当有范围,相当有分寸。在道成的肉身中所作的工作就不同于在人身上所作的工作,而在不同素质的人身上作的工作也不相同。在人身上不作在道成肉身中所作的工作,在道成肉身中不作相同于在人身上的工作,总之,无论怎么作,对不同的对象作的工作都不相同,按着各种人的情形、各种人的本性他作工的原则也各不相同。圣灵作工在不同的人身上都是按着其原有的实质作工,并不超越人原有的实质来要求人,也不超越人原有的素质作工。所以,圣灵在人身上的作工都让人看见圣灵所作对象的实质。人原有的实质是不变的,人原有的素质是有限的,圣灵使用人或是在人身上作工都是按着人有限的素质作工,让人因此而有所得。圣灵在被使用的人身上作工时让其人的天才与原有的素质都发挥出来,不让其保留,都让其原有的素质发挥出来为工作服务,可以说,他是利用在人身上可利用的部分来作工,以便达到作工果效。而在道成的肉身中作的工作乃是直接发表灵的工作,不掺有人的头脑、人的思维,这是人的恩赐、人的经历、人的先天条件所不能达到的。……

……圣灵作工是借着各种各样的人来完全的,并不是某一个人能完全达到的,也不是某一个人能全部说透的,那些带领众教会的也不能将圣灵的工作代表得完全,只能作一部分带领的工作。这样,圣灵的作工可分为几部分:神自己的作工、被使用的人的作工与所有在圣灵流中的人身上的作工三部分。这三部分中,神自己的作工是带领整个时代的;被使用的人的作工是在神自己作工之后奉差遣或接受托付来带领所有跟随神的人,这人是配合神作工的人;圣灵在流中的人身上作工是为了维护他自己的全部作工,即为了维护全部经营,也是为了维护他的见证,同时成全那些可被成全的人。就这三部分工作才是圣灵的完全工作,但若没有神自己的作工,那整个经营工作也就停滞不前。神自己作的工作是涉及到全人类的工作,也是代表整个时代的工作,就是说,神自己的工作是代表所有圣灵作工的动态与趋向的,而使徒的作工是在神自己的作工以后而接续的,不是带领时代的,也不是代表圣灵在整个时代的作工动向的,只是在作人该作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经营的工作;神自己作的工作是经营工作中的项目,人作的工作只是被使用的人所尽的本分,与经营工作无关。由于身份与所作工作代表的不同,所以,尽管都是圣灵的作工,但神自己的作工与人的作工总有明显的实质性的区别,而且圣灵在不同身份的作工对象身上所作工作的轻重程度也各所不同,这就是圣灵作工的原则与范围。”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16.“即使是作为一个被圣灵使用的人也不能代表神自己,并不是说单这个人不能代表神,而是这个人所作的工作不能直接代表神。就是说,人的经历不能直接放到神的经营之中,‘人的经历’不能代表‘神的经营’,神自己作的工作都是他自己经营计划要作的工作,是关乎到大的经营的事。人作的工作(即被圣灵使用的人)都是供应个人的经历,都是在前人踩出的路之后又另外找出经历的路,在圣灵的带领之下来带领别的弟兄姊妹。这些人所供应的都是个人的经历,或是属灵人的属灵著作,虽然是被圣灵使用,但他们这些人作的工作不是关乎六千年计划中大的经营的工作,只是在各个不同的阶段被圣灵兴起来带领在圣灵流里的人,直到他们能尽的功用结束,或直到他们的寿命结束。他们作的工作仅是为神自己预备合适的道路,或者接续神自己在地上的经营中的一项,就这些人作不了经营之中更大的工作,也不能开辟更新的出路,更无人能将神旧时代的工作都结束。所以,他们作的工作只是代表一个受造之物在尽自己的功用,并不能代表神自己来尽职分。因他们作的工作与神自己作的工作并不相同。开展时代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工作,这工作除了神自己之外无人能作得了。人作的工作都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是在圣灵的感动或开启之下来作工,这些人所带领的都是日常生活中人如何实行的路与人该如何做到神的心意上,人所作的工作不涉及神的经营,不代表灵的工作。……所以,被圣灵使用的人与神自己所作的工作不相同,他们的身份与所代表的对象也就不相同了,这都是因为圣灵所要作的工作并不相同,这就决定了同样作工的人的不同身份与地位。被圣灵使用的人可能也作一些新的工作,可能也要废去一些旧时代的工作,但他们所作的仍不能把神新时代的性情与新时代的心意发表出来,只是为了废去旧时代的工作而作工作,并不是为了作新的工作来直接代表神自己的性情。所以,他们无论废去多少老旧的作法,或带来多少新的作法,仍是代表人、代表受造之物。而神自己作工之时,不公开宣布废掉旧时代的作法,也不直接宣布是要开展时代,他作工作是直截了当,直接作他要作的工作,就是直接发表他所带来的工作,直接作他原来要作的工作,发表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在人看,他的性情不同于以往的时代,他的作工也不同于以往的时代,但在他自己来看,仅仅是接续工作、进深工作。神自己作工是发表他的话语,直接带来新的工作,而人作工则是经过推敲或研究,或是在别人的基础上来加深认识,系统实行。就是说,人所作的工作的实质就是‘按部就班’,‘穿着新鞋走老路’,也就是即使是被圣灵使用的人所走的路也是建立在神自己亲自开辟出来的路之上的。所以,人总归是人,神总归是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一)》

17.“这些先知与被圣灵使用的人的说话与作工都是在尽人的本分,是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在尽自己的功用,是人当做的,而神所道成肉身的说话与作工是在尽职分,虽然他的外壳也是一个受造之物的外壳,但他作工并不是在尽功用,而是在尽职分。本分是针对受造之物说的,而职分则是针对神所道成的肉身而言的,这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并不能互用,人作工只是在尽本分,而神作工是在经营,是在尽职分。所以,尽管有许多使徒是被圣灵使用的,也有许多先知是被圣灵充满的,但他们的作工与说话仅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尽管他们的预言高过道成肉身的神所说的生命之道,甚至他们的人性比道成肉身的神超凡得多,但他们仍是在尽本分,而不是在尽职分。人的本分是对人的功用而言的,是人能达到的,而道成肉身的神所尽的职分则是与经营相关的事,这是人所不能达到的。道成肉身的神无论是说话或是作工或是显神迹,总之,他所作的都是在作经营工作中的大的工作,这工作是人不能取代的。而人作的工作只是在神某一步经营工作中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若没有了神的经营,也就可以说,若失去了神道成肉身的职分,那就失去了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工尽职分是在经营人,而人尽本分则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是为了满足造物主的要求,根本谈不上在尽职分。对于神的原有的本质即灵来说,神作工作是在经营,而对于道成肉身有了受造之物外壳的神来说则是在尽职分,无论他作什么工作都是在尽职分,人只有在他的经营范围内、在他的带领之下尽上自己的所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18.“人作的工作是有范围、有局限性的,一个人只能作某一阶段的工作,并不能作整个时代的工作,否则就把人带入一种规条之中。人作的工作只能适应某一时期或某一阶段,因为人的经历都是有范围的,人作的工作并不能与神的工作相比。人所实行的路、所认识的真理都适应于某一个范围,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说成完全是圣灵的意思,因为人只能被圣灵开启,不能被圣灵完全充满。……人所经历的真理的范围都因着个人的不同条件而不同,这样,对于同一个真理不同的人所发表的认识也不相同,就是说,人的经历都是有限的,并不能完全代表圣灵的意思,不能将人的作工看成是神的作工,哪怕人所发表的非常合乎神的意思,哪怕人的经历非常接近圣灵要作的成全的工作。人只能做神的仆人,作神所托付的工作,人发表的只能是在圣灵开启之下的认识与人亲身经历所得的真理,人并没有资格也没有条件作圣灵的出口,也没有资格说人作的工作就是神作的工作。人有人的作工原则,而且人都有不同的经历,都具备不同的条件。人的作工包括的是在圣灵开启之下的全部经历,这经历只能代表人的所是,并不代表神的所是或是圣灵的意思。所以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说成是圣灵所走的路,因为人的作工并不能代表神的作工,而且人的作工与人的经历并不完全是圣灵的意思。人作的工作往往容易陷入一个规条之中,作工的方式也容易局限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中,不能把人带入自由的方式中,跟随的人大多数也都是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中生活,经历的方式也都是在有限的范围中。人的经历都是有限的,作工方式也都是有限的几种,并不能与圣灵的作工相比,不能与神自己作的工作相比,因为人的经历毕竟是有限的。神自己的工作无论怎么作都没有规条,怎么作都不局限在一个方式中,没有一点规条,都是自由释放,人跟随多长时间对他的作工方式都总结不出规律来。虽然他的作工满有原则,但又总是在新的方式中,总有新的发展,而且是人所达不到的。神在一个时期能有几项不同的作工,有几种不同的带领,使人总有新的进入,总有新的变化。你摸不着他作工的规律,因为他作工总在新的方式中,这样跟随神的人才不陷入规条中。……神作的工作不符合人的肉体、不符合人的思维,反击人的观念,不掺有渺茫的宗教色彩,他作工的果效是未经他成全的人所没有的,也是人思维达不到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19.“在恩典时代,约翰为耶稣作了铺路的工作,他不能作神自己的工作,只是尽了人当尽的本分。约翰虽然为主的先锋官,但他却代表不了神,他仅仅是一个被圣灵使用的人。……约翰属于圣灵使用,他不能代表神,而且他也代表不了神,他若想代表神圣灵就不让了,因他作不了神自己要作的工作。……就如约翰也是圣灵见证出来的,也是圣灵显明出来做耶稣的铺路人的,但是圣灵在他身上作的工作相当有分寸,仅仅让他做耶稣的铺路人,只为耶稣铺路。就是说,圣灵只维护他铺路的工作,只让他作铺路的工作,其余的工作都不让他作。约翰代表以利亚,代表铺路的先知,这些圣灵都维护,只要是为了他的铺路工作,圣灵都维护,但他若说他是神的自己,说他是来完成救赎工作的,那圣灵就得管教他了。约翰作的工作再大,而且受圣灵的维护,但是他作的工作还是有范围的,圣灵维护他的工作这不假,但当时给他的能力仅限于让他铺路,其余额外的工作他一点作不了,因为他仅仅是一个铺路的约翰,并不是耶稣。所以,圣灵的见证是关键的一环,但圣灵允许人作的工作更是关键的事。约翰当时不也被见证得很响,作的工作不也很大吗?但他所作的工作却不能超过耶稣,因他仅是一个被圣灵使用的人,不能直接代表神,所以,他作的工作仅仅是一段有限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一)》

20.“若是人作工作就太有限了,只能将人作到一个地步,但并不能将人带入永远的归宿之中,人不能决定人的命运,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与以后的归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于人作的工作了,他既造人就带领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彻底,将人完全得着,既带领人就能将人带入合适的归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经营人就要对人的命运前途负责,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21.“以赛亚、以西结、摩西、大卫、亚伯拉罕、但以理他们这些人属于以色列选民中的领袖或先知,为什么不称为神呢?圣灵为什么不见证他们呢?耶稣一作工、说话圣灵就见证他呢?为什么不见证别人呢?同样是人,是肉身,也都称为主,不论对其怎么称呼,他的作工代表他的所是与他的实质,他的所是、他的实质代表他的身份。一个称呼并不关乎他的实质,而是以他所发表、所活出的来代表他的实质。被称为‘主’,这是旧约中极其平凡的事,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但他的实质与原有的身份永远也不能改变。”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

22.“人作的工作代表人的经历与作工人的人性,人所供应的、人所作的工作就将人代表出来了,人的看见、人的推理、人的逻辑,还有人丰富的想象都包括在人的作工里。尤其是人的经历更能将人的作工代表出来,在人身上他所经历的有哪些在他的作工里就有哪些成份,人的作工能发表人的经历。……而圣灵的作工又往往是随着人的情形在变的,是按着人的经历而作工的,并不强求人,而是按着人的正常经历过程来要求人。就是说人的交通与神所说的话不一样,人所交通的是交通个人的看见、个人的经历,在神所作的工作的基础上发表人的看见、人的经历,他们的责任也就是在神作工或说话之后找出当实行的、当进入的再供应给跟随的人。所以,人的作工就代表人的进入与人的实行,当然,这些作工里也掺有人的经验教训或人的一些思维。……人所发表的都是人所看见的,是人所经历的,是人能想到的,即使是道理或是观念也都是人的思维能达到的。人作的工作无论大小都不能超越人的经历、人的看见或人能想到的、能构思的这个范围。神所发表的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不能达到的,也就是人的思维所不能及的,他是发表他带领全人类的工作,并不关乎人的细节经历,而是关乎到他自己的经营。人发表的是人的经历,神发表的是神的所是,这所是就是神原有的性情,是人所达不到的。人的经历是在神发表所是的基础上而有的看见与认识,这些看见与认识都被称为人的所是,是在人原有性情与素质的基础上发表出来的,所以也称为人的所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23.“人的作工是寻求、摸索,都是在别人的基础上模仿或推敲,以至于有了更深的进入;神的作工就是供应他的所是,作他自己该作的工作,不是在任何一个人的作工上有所认识而供应教会,而是根据人的情形作现时的工作。所以,这样作工就比人作的自由几千倍,甚至在人看像‘不守本分’一般,想怎么作就怎么作,但所作的工作都是新的工作,但你该知道,神道成肉身作工从不凭感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五)》

24.“在人头脑里的作工人太容易达到了,像宗教界的牧师与首领,他们是靠恩赐与职称作工,长久跟随他们的人也都会被他们的恩赐所传染,而且被他们的一些所是熏陶。他们注重人的恩赐,注重人的才干与知识,他们也注重一些超然的东西与许多高深不现实的道理(当然这些高深的道理都是人达不到的),他们并不注重人的性情变化,而是注重培训人的讲道与作工能力,提高人的知识与丰富的宗教道理,并不注重人的性情变化如何与人所明白的真理如何,对人的实质他们丝毫不过问,更不掌握人的正常情形与不正常情形。他们不回击人的观念也不揭示人的观念,更不修理人的不足、败坏之处,跟随他们的人多数都是在天生的恩赐中事奉,发表出来的是知识与宗教的渺茫真理,与现实脱节,根本不能让人得着生命。他们作工的实质其实就是培养人才,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培养成一个神学院毕业的高才生,之后再去作工去带领。神作工六千年你能摸着规律吗?人作的工作规条多、框框多,人的大脑太教条,所以人所发表出来的也是人所有经历范围中的一些认识与体会,人并不能发表出这些东西以外的东西。人有经历或认识并不是出于先天的恩赐或出于人的本能,而是因着神的带领与神直接的牧养。人只有接受这些牧养的器官,并没有直接发表神性所是的器官。人并不能做源头,只能做接受源头之水的器皿,这是人的本能,是作为人所该有的器官。人若失去了接受神话的器官,失去了人的本能,那人也就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失去了一个受造的人的本分。人若在神的话上、作工上没有认识,没有经历,那人就没有了自己的本分,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也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的尊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25.“人的天性不能直接代表神,非得经过神的成全脱去之后,借着体贴神的心意,满足神的心意,而且经过圣灵的作工,人的活出才被神认可。活在肉体中的人没有一个人能直接代表神,除非是圣灵所使用的人,但就这样一个人也不能说他的性情、他的活出是完全代表神,只能说他所活出的是圣灵支配,就这个人的性情也不能代表神。

……撒但的败坏性情能够代表神吗?若有谁说他的性情是代表神,那么这个人是亵渎神,是对圣灵的侮辱!从圣灵作工方式来看,神在地作的工作只是征服工作,所以人的许多撒但败坏性情还未得着洁净,所活出的仍是撒但的形象,是人的好,是代表人肉体作为的,更确切一点说是代表撒但,绝不能代表神。即使有人已经爱神到一个地步,能够享受在地犹如在天的生活,还能够说‘神啊!我爱不够你’这样的话,而且达到最高境界,也不能说活出神、代表神,因为人与神的实质不同,人永远不能活出神,更不能成为神,圣灵支配的活出也只是按着神对人的要求而已。

撒但的所作所为都在人身上表现出来,现在人的所作所为都是撒但的发表,所以不能代表神。人就是撒但的化身,人的性情不能代表神的性情,有的人性格好,神借他的性格作一些事,他作的事是圣灵支配,但他的性情不能代表神,神在他身上作的只是借题发挥,就地取材,无论历代的先知、神使用的人没有一个人能直接代表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不能代表神》

26.“神的作工毕竟不同于人的作工,更何况神的发表与人的表达又怎么能相同呢?神有神特定的性情,人有人该尽的本分,神的性情发表在他的作工中,而人的本分体现在人的经历中,而且表现在人的追求中。所以,是神的发表还是人的表达借着作工就可知道,并不需要神自己表白或是人来竭力地见证,更不需神自己来压制任何人,这都是自然流露的事,不是强求的事,也不是人可以插手的事。人的本分在人的经历中就可以知道,并不需要人去作额外的体验工作,人在尽本分的同时就可将人的实质都流露出来,神在作工的同时就可将原有的性情都发表出来。是人的作工就不可掩盖,若是神的作工那神的性情更是无人能掩盖的,而且更是人所不能控制的。是人,就不能说成是神,更不能将他的作工说话看为是神圣的,或是看为不可更改的;是神,可说成是人,因他穿上肉身,但并不能把他的作工定为是人的作工或是人的本分,更不能将神的发声与保罗的书信相提并论,或是将神的审判、刑罚与人的教训之语相提并论。所以说,是神的作工还是人的作工,这都是有原则区分的,都是按实质来划分的,并不是按作工范围的大小或是作工暂时的效率而言的,多数人都会在这方面犯原则的错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对“十三封书信”持守什么态度》

27.“因为人毕竟是人,人只能站在人的角度与人的高度来看待一切,而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就完全不同了,无论神道成的这个肉身多么普通、多么正常、多么卑微,甚至人多么看不起,而他的心思与他对人类的态度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具备也是模仿不了的,他永远都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站在造物主的高度上来观察着人类,以神的实质、以神的心态来看待人类,他绝对不会以一个普通人的高度,以一个败坏的人的角度来看待人类。人看人类是用人的眼光,以人的知识、人的规条、人的学说等等作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肉眼能看得见的范围,是败坏人类能够得上的范围;神看人类是用神的眼光、以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看不见的范围,这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截然不同的地方。这个不同是因着各自的实质决定的,而正是实质的不同决定了各自的身份与地位,也决定了各自看待事物的角度与高度。”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 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28.“世界虽然分为几大派别,各个派别都有教主、都有统领,跟随的人也分布于地球表面的不同国家,分布于不同区域,在同一个国家中就有不同的几种派别,几乎每一个国家都是如此,不管是大国还是小国,但不管世界各地的派别有多少种,归根结底,全宇之下的人都是随着一位神的带领而生存的,并非是派别的教主或是统领带领其生存下来的。也就是说,带领人类的不是某个教主或统领,而是造了天地、造了万物又造了人类的造物的主在带领着全人类,这是事实。尽管世界有几大宗派,但不管宗派有多大都是在造物主的权下生存的,任何一个宗派都跳不出这个范围。人类的发展、社会的更替、自然科学的发达都离不开造物主的安排,这些工作并不是某一个教主能做到的。教主只是某一个宗派的统领,并不能代表神,并不代表是创造天地万物的,教主可以统领整个教派的所有人士,但并不能统领天下所有的受造之物,这是人人皆知的事实。教主只能是一个统领,不能与神(造物的主)平起平坐,万物都在造物主的手中,到最终也都得归在造物主的手中,人类本是神造的,不管是什么教派都得归在神的权下,这是必然趋势。只有神是万物中的至高者,受造之物中最高统治者也得归在他的权下。人的地位再高也不能把人类带入合适的归宿里,谁也不能把万物都各从其类。耶和华自己造了人类让人都各从其类,末了还是他自己作他自己的工作,让万物也都各从其类,除了神以外,任何一个人都代替不了。从开始到现在作的三步工作都是神自己作的,而且是一位神作的,三步作工的事实这是神带领全人类的事实,是谁也没法否认的,三步作工一结束就将万物都各从其类,全部归在神的权下,因为全宇上下只有这一位神存在,并不存在别的派别的说法。不能创造世界就不能结束世界,创造世界的定规能将世界结束,所以说不能结束时代只能让人修身养性的定规不是神,定规不是人类的主,他作不了这么大的工作,作这工作的只有一位,凡作不到的那就一定是神以外的仇敌,是邪教就不是与神相合的,不是与神相合的那就是神的仇敌。所有的工作都是这一位真神作的,整个宇宙都是这一位神掌管。”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

29.“若没有这步新工作的开始,你们这些大布道家、讲道家、解经家以及所谓属灵伟人说不定要发展到什么地步呢!没有这步新工作的开始,你们讲的还不都是那些老掉牙的东西吗?除了登宝座就是预备作王的身量,除了舍己就是攻克己身,除了忍耐就是凡事学功课,除了谦卑就是爱心,还不是老调重唱吗?都是换汤不换药!除了蒙头、掰饼就是按手祷告、医病赶鬼,还能有什么新的工作?还能有什么发展前途?让你这样带下去不是死守规条,就是按部就班,你们以为你们的工作都高得了不得,岂不知都是那些古代‘老人’遗留下来的遗传、遗教吗?你们所说、所做的还不都是老人的遗嘱吗?还不都是老人临终前的嘱托吗?你以为你们做的超过历代使徒、先知,甚至超乎万有了吗?”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

30.“你信神多年从来不会顺服神,不接受神的一切说话,而是让神顺服你,按照你的观念来,那你就是最悖逆的人,就是不信派,这样的人怎么能顺服神那些不合人观念的作工说话呢?最悖逆的人就是存心不服神抵挡神的人,这是神的仇敌,是敌基督。对神新的作工总是抱着敌对的态度,从来没有一点顺服的意思,从来没有甘心的顺服与降卑,在人面前他最自高,从来不会顺服任何一个人,在神面前他自以为是最会讲‘道’的人,是最会作别人工作的人。对自己原有的宝贝从来不舍弃,而是作为传家宝来供拜,来给别人讲,以此来教训那些崇拜他的糊涂虫。这样的人在教会中的确有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人是‘威武不屈的英雄世家’,世世代代寄居在神家之中,他们把讲‘道’(理)作为自己的最高职责,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他们都在厉行着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职责,没有人敢碰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敢公开指责他们,他们成了神家中的‘天王老子’,横行霸道于每个时代之中。这帮恶魔企图联起手来拆毁我的工作,我怎能容让这样的活鬼存在我的眼前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真心顺服神的人必能被神得着》

31.“你用天然个性来事奉神,按照个人的喜好来事奉神,还总认为自己愿意的就是神所喜悦的,自己不愿意的就是神所厌憎的,完全凭着自己的喜好来作工作,这叫事奉神?到头来你的生命性情一点没有变化,反而因着事奉神更加顽固,使你的败坏性情根深蒂固,这样,在你的里面就会形成一种以你的个性为主的事奉神的条条道道,按着个人的性情事奉而总结的经验,这是人的经验教训,是人的处世哲学。这样的人都属于法利赛人、宗教官员,这样的人若再不醒悟、不悔改,到末了必然成为末世出来的假基督,是迷惑人的。所说的假基督、迷惑人的就从这一类人身上产生。事奉神的人若是随从个性,按着己意来,随时都有被淘汰的危险。靠着人多年总结的经验事奉神来笼络人心,来教训人、辖制人、站高位,从不悔改、不认罪、不放下地位之福,这样的人在神面前必会倒下,这属于保罗一类的人,是倚老卖老、摆老资格,神不会成全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奉属于打岔神的作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取缔宗教的事奉》

32.“你们所有的人都在内,交代给你们一片教会或者一个区,有半年没人管你们就走歪歪道了,再有一年没人管,你就把那些人带跑了,带偏了,再有两年没人管,你就把那些人带到自己跟前了。这是因为什么?这问题你们考没考虑过?你们说你们会不会这样的?你们的认识只能供应人一段时间,时间长了,你总讲那些东西,有的人就会分辨出来,说你太肤浅没有深的东西,你没办法只好讲道理迷惑人了,总是这样,下面的人都按着你的方式、按着你的步骤、按着你那个模式去信神,去经历,实行那些字句道理,最后你讲来讲去都以你为标杆,你带领人讲道理,下面人也跟着学道理,走来走去人的歪歪道出来了,底下人都跟你走,你觉得这下可有权了,这么多人都听我的,能呼风唤雨了。人里面这个背叛不知不觉就把神架空了,自己就形成一个某某宗派、某某派别,各宗各派是怎么产生的?就是这么产生的。看各宗各派的首领,他们都是狂妄自是,解释圣经都是断章取义,凭自己的想象,都是靠恩赐与知识来作工的,如果他什么也说不出来,那些人能跟他吗?他毕竟是有些知识,会讲点道理,或者会笼络人,会用些手段,就把人带到他跟前了,把人都欺骗了,人名义上是信神,其实是跟随他的。如果遇见传真道的人,有些人就说:‘我们信神得问问他。’你看人信神还得通过人,这不就麻烦了吗?那带领的成什么了?是不是成法利赛人、成假牧人、成敌基督,成了人接受真道的绊脚石了?”

摘自《基督的座谈纪要·追求真理才是真信神》

33.“‘神’与‘人’不能相提并论,他的实质、他的作工都是最令人难测的,也是最令人不解的。神若不亲自作工说话在人中间,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样,即使那些为神奉献一生的人也不能获得神的称许。神不动工,人做得再好也是枉然,因为神的意念总是高于人的意念,神的智慧无人能测透。所以我说那些把神与神的作工‘看透’的人都是无能之辈,都是狂妄无知之人。人不该定规神的作工,更何况人并不能定规神的作工。人在神的眼中简直没有一只蚂蚁那么大,怎么能测透神的作工呢?那些口口声声说‘神不这么作工神不那样作工’、‘神是这样神是那样’的人不都是口出狂言的人吗?我们都应该知道,属肉体的人都是经撒但败坏的人,本性都是抵挡神的,不能与神平起平坐,更不能为神的工作出谋划策。神到底如何带领人这是神自己的工作,人理当顺服,不应有这样那样的看法,因为人只是尘土。我们既然有寻求神的意思,就不应把自己的观念摆在神的作工中让神参考,更不应用自己的败坏性情来有意识地极力抵挡神的作工,这不就是敌基督了吗?这样的人还谈什么信神呢?我们既然相信有神,既然想满足神、想看见神,就应当寻求真理之道,寻求与神相合之道,不应硬着颈项与神对立,这样做有什么好果子吃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34.“那些在大教堂里看圣经的人,整天背诵圣经,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明白神工作的宗旨,也没有一个人能认识神,更没有一个人能合神心意。他们都是无用的小人,都是站在高处教训‘神’的人,他们都是打着神的旗号却故意抵挡神的人,他们都是挂着信神的牌子却吃人肉、喝人血的人。这样的人都是吞吃人灵魂的恶魔,都是故意搅扰人走上正道的魔头,都是拦阻人寻求神的绊脚石。他们虽然都‘体魄健壮’,但那些跟随他们的人哪里知道他们就是带领人抵挡神的敌基督呢?哪里知道他们就是专门吞吃人灵魂的活鬼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不认识神的人都是抵挡神的人》

35.“他们不想让神的性情、也不想让真实的神自己占有他们的心,他们只想满足自己的欲望,只想满足自己的想象、满足自己的野心。所以这一部分人虽然信神,虽然跟随神,也能撇家舍业,但是他们的恶行不断,甚至有些人偷吃祭物,有些人挥霍祭物,有些人背地里还咒骂神,还有一些人利用地位之便不断地见证自己、高举自己,与神争夺人,与神争夺地位,以各种方式、用各种手段让人崇拜,总想笼络人心控制人,甚至还有些人有意让人误会他是神,从而把他当神待。他从来不向人说他是败坏的人,他也有败坏、有狂妄,别崇拜他,无论他做得多好都是神的高抬,都是他应该做的。为什么他不这样说呢?因为他深怕失去在人心中的地位。所以这样的人从来不高举神,也不见证神。他不高举神、见证神的原因是因为他从来就不去了解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一》

36.“这帮狐群狗党来在人间骚扰得鸡犬不宁,将人都带到了悬崖前,暗想将人推下摔得粉身碎骨,之后便侵吞人的尸骨……

……丑陋的灵魂还认为美得‘不可思议’,这伙帮凶!下到凡间寻欢作乐,兴风作浪,搅得世态炎凉,人心惶惶,将人玩弄得牛头马面,丑陋不堪,没有一点原来圣洁之人的痕迹,还想在世称雄作霸,将神的工作拦阻得几乎寸步难行,将人封闭得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作了这么多的孽,闯了这么多的祸,还不等着被刑罚?妖魔鬼怪在世横行一时,将神的心意、将神的心血封闭得滴水不漏,真是罪大恶极,怎能不叫神着急?怎能不叫神生发怒气?严重地拦阻、抵挡神的工作,太悖逆!就连那些大小妖精都狗仗人势,随风起浪,明知真理故意抵挡,悖逆之子!似乎它的阎王爷现在登上了带着‘王’的宝座,它便悠闲自得、目中无人。有几个寻求真理、随从正义?都是猪狗一般的畜生带着一群臭苍蝇在粪堆里摇头晃脑、兴妖作怪,自以为自己的‘阎王爷’是最大的‘王’,岂不知自己是臭苍蝇一个?而自己却倚仗着猪狗爹娘污蔑神的存在,渺小的苍蝇认为自己的爹娘大如齿鲸,岂不知自己太小而爹娘却是比自己大几亿倍的肮脏的猪狗?不知自身的卑贱却仰赖着猪狗身上的‘腐臭之气’到处横行,妄想繁殖后代,不知羞耻!挂着绿色的翅膀(指打着信神的旗号)便自以为了不起,到处炫耀自己的美丽、漂亮,将自身的污秽都偷偷地甩在了人的身上,而且还洋洋自得,似乎用自己一双挂着五彩的翅膀来掩盖自身的污秽,从而逼迫真神的存在(指宗教界的内幕)。人哪里知道,苍蝇的翅膀纵然美丽迷人,但它毕竟是一个满腹肮脏、满身毒菌的小小的苍蝇,倚仗着猪狗爹娘横行于世(指逼迫神的宗教界的官员倚仗国家的大力支持而背叛真神、背叛真理),猖狂已极,似乎犹太法利赛人的幽魂又随着神迁回了大红龙国家,迁回了它的老巢,开始了又一次的逼迫工作,接续它几千年的工作,这伙败类,终归得灭亡于地!似乎几千年后的污鬼更加‘老奸巨猾’,总想暗自破坏神的工作,诡计多端,要将几千年前的悲剧重新‘上映’在它的故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七)》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听神声音看见神显现

    得胜者的见证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事奉之路

    分享至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