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国度福音全能神经典话语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九、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的区别

1.“神自己作的工作是涉及到全人类的工作,也是代表整个时代的工作,就是说,神自己的工作是代表所有圣灵作工的动态与趋向的,而使徒的作工是在神自己的作工以后而接续的,不是带领时代的,也不是代表圣灵在整个时代的作工动向的,只是在作人该作的工作,根本不涉及经营的工作;神自己作的工作是经营工作中的项目,人作的工作只是被使用的人所尽的本分,与经营工作无关。由于身份与所作工作代表的不同,所以,尽管都是圣灵的作工,但神自己的作工与人的作工总有明显的实质性的区别……”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2.“道成肉身作的工作是开展新时代的工作,接续他工作的是被他使用的人,人作的工作都是在肉身的神的职分以内的工作,并不能超出这个范围,若没有神道成肉身来作工,人就不能结束旧的时代,也不能带来新的时代。人作的工作只不过是一些分内的即人力所能及的工作,并不能代表神来作工,唯有道成肉身的神来完成他该作的工作,除此以外谁也代替不了他的工作,当然我所说的话都是针对道成肉身的工作而言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3.“‘道成肉身的神’与‘被神使用的人’在实质上并不相同,道成肉身的神能作神性的工作,但被神使用的人不能作神性的工作。在每一个时代的开端,神的灵都亲自说话,开始新的时代,把人带入新的起点,在他说话结束以后,就是神在神性里的工作结束了,以后人都随着被神使用的人的带领进入生命经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4.“神自己的工作由神自己来作,他是开展工作的,也是结束工作的,他是计划工作的,也是经营工作的,更是成就工作的。正如圣经里说的,‘我是初也是终,我是撒种的,也是收割庄稼的’。这一切的关乎他经营中的工作都由他自己来作,他是六千年经营计划的主宰,没有一个人能代替他的工作,没有一个人能结束他自己的工作,因他掌握一切。他既创世,便会带领整个世界来活在他的光中,他也必结束整个时代,来成就他的所有计划!”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5.“神自己作的工作都是他自己经营计划要作的工作,是关乎到大的经营的事。人作的工作(即被圣灵使用的人)都是供应个人的经历,都是在前人踩出的路之后又另外找出经历的路,在圣灵的带领之下来带领别的弟兄姊妹。这些人所供应的都是个人的经历,或是属灵人的属灵著作,虽然是被圣灵使用,但他们这些人作的工作不是关乎六千年计划中大的经营的工作,只是在各个不同的阶段被圣灵兴起来带领在圣灵流里的人,直到他们能尽的功用结束,或直到他们的寿命结束。他们作的工作仅是为神自己预备合适的道路,或者接续神自己在地上的经营中的一项,就这些人作不了经营之中更大的工作,也不能开辟更新的出路,更无人能将神旧时代的工作都结束。所以,他们作的工作只是代表一个受造之物在尽自己的功用,并不能代表神自己来尽职分。因他们作的工作与神自己作的工作并不相同。开展时代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工作,这工作除了神自己之外无人能作得了。人作的工作都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都是在圣灵的感动或开启之下来作工,这些人所带领的都是日常生活中人如何实行的路与人该如何做到神的心意上,人所作的工作不涉及神的经营,不代表灵的工作。……所以,被圣灵使用的人与神自己所作的工作不相同,他们的身份与所代表的对象也就不相同了,这都是因为圣灵所要作的工作并不相同,这就决定了同样作工的人的不同身份与地位。被圣灵使用的人可能也作一些新的工作,可能也要废去一些旧时代的工作,但他们所作的仍不能把神新时代的性情与新时代的心意发表出来,只是为了废去旧时代的工作而作工作,并不是为了作新的工作来直接代表神自己的性情。所以,他们无论废去多少老旧的作法,或带来多少新的作法,仍是代表人、代表受造之物。而神自己作工之时,不公开宣布废掉旧时代的作法,也不直接宣布是要开展时代,他作工作是直截了当,直接作他要作的工作,就是直接发表他所带来的工作,直接作他原来要作的工作,发表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在人看,他的性情不同于以往的时代,他的作工也不同于以往的时代,但在他自己来看,仅仅是接续工作、进深工作。神自己作工是发表他的话语,直接带来新的工作,而人作工则是经过推敲或研究,或是在别人的基础上来加深认识,系统实行。就是说,人所作的工作的实质就是‘按部就班’,‘穿着新鞋走老路’,也就是即使是被圣灵使用的人所走的路也是建立在神自己亲自开辟出来的路之上的。所以,人总归是人,神总归是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6.“这些先知与被圣灵使用的人的说话与作工都是在尽人的本分,是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在尽自己的功用,是人当做的,而神所道成肉身的说话与作工是在尽职分,虽然他的外壳也是一个受造之物的外壳,但他作工并不是在尽功用,而是在尽职分。本分是针对受造之物说的,而职分则是针对神所道成的肉身而言的,这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并不能互用,人作工只是在尽本分,而神作工是在经营,是在尽职分。所以,尽管有许多使徒是被圣灵使用的,也有许多先知是被圣灵充满的,但他们的作工与说话仅是在尽受造之物的本分,也尽管他们的预言高过道成肉身的神所说的生命之道,甚至他们的人性比道成肉身的神超凡得多,但他们仍是在尽本分,而不是在尽职分。人的本分是对人的功用而言的,是人能达到的,而道成肉身的神所尽的职分则是与经营相关的事,这是人所不能达到的。道成肉身的神无论是说话或是作工或是显神迹,总之,他所作的都是在作经营工作中的大的工作,这工作是人不能取代的。而人作的工作只是在神某一步经营工作中尽受造之物的本分,若没有了神的经营,也就可以说,若失去了神道成肉身的职分,那就失去了受造之物的本分。神作工尽职分是在经营人,而人尽本分则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是为了满足造物主的要求,根本谈不上在尽职分。对于神的原有的本质即灵来说,神作工作是在经营,而对于道成肉身有了受造之物外壳的神来说则是在尽职分,无论他作什么工作都是在尽职分,人只有在他的经营范围内、在他的带领之下尽上自己的所能。”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7.“耶稣代表的是神的灵,是神的灵直接作工,而且是作新时代的工作,是无人作过的工作,他开辟了新的出路,他代表的是耶和华,代表的是神自己。而彼得或保罗或大卫不论他们被称为什么,他们仅仅代表一个受造之物的身份,是奉耶稣或耶和华的差遣。所以,他们作的工作再多,行的异能再大,也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不能代表神的灵,他们是奉神的名或奉神的差遣去作工,而且是在耶稣或耶和华开展的时代中作工,不是作另外的工作,毕竟他们仅仅是一个受造之物。”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

8.“约翰只作了开头的工作,更多的新工作都是耶稣作的,约翰也作了新的工作,但他并不是开辟新时代的。……约翰虽然也是讲‘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也是传天国福音的,但他的工作并未进深,只是开头,而耶稣开辟了新的时代,还结束了旧的时代,但是也成全了旧约律法,他作了比约翰更大的工作,而且他是来救赎整个人类的,他作了这步工作。约翰他只是铺好了路,虽然他作的工作也很大,说的话也很多,跟随他的门徒也不少,但他的工作只给人带来一个新的起头,人并未从他得着生命、道路或更深的真理,也不明白神的心意。约翰是一个大的先知(以利亚),他为耶稣的工作开辟了场地、预备了人选,是恩典时代的开路先锋。分辨这些从正常人的外壳根本看不出来,更何况约翰作的工作也相当大,而且约翰是圣灵应许的,他作的工作是圣灵维护的,这样,只有从他们所作的工作来分辨各自的身份,因为从人的外壳没法辨认人的实质,人也没法认准到底什么是圣灵的见证。约翰与耶稣作的工作不一样,工作性质不一样,应从这些看他到底是不是神。耶稣作的工作是开头、继续、结束、成就,作这几步工作,而约翰仅仅是开头。耶稣开始是传福音,传悔改的道,之后给人受浸、给人医病赶鬼,到最终把人类从罪中救赎出来,完成了他整个时代的工作。他也各处给人传道,传天国福音,这一点和约翰相同,不同的是他开辟了新的时代,把恩典时代带给了人。在恩典时代人该实行的、人该走的路都从他口里说出来,最终他完成了救赎的工作。约翰却作不了这工作,所以耶稣是作了神自己的工作,他才是神自己,直接代表神。”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 一》

9.“道成肉身的神的说话是开辟时代的,是带领全人类的,是揭开奥秘而且是赐给人新时代的行路方向的;人所得的开启无非是一些简单的实行或认识,不能带领全人类进入新的时代,不能揭开神自己的奥秘。神总归是神,人总归是人;神有神的实质,人有人的实质。”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写在前面的话》

10.“人所说的话都是人所经历的,是人已经看见过的,人自己思维能达到的,人的触觉能感觉到的,就这些事人能交通出来。神所道成的肉身所说的话是灵的直接发表,发表的是灵已作过的工作,肉身没经历也没看见,但发表的仍是他的所是,因为肉身的实质是灵,发表的是灵的工作。即使不是肉身能达到的,但是灵已作过的工作,道成肉身之后就借着肉身的发表来达到让人认识神的所是,让人看见神的性情与他所作的工作。人作的工作是让人对人该进入的与人该明白的更加透亮,是带领人明白、经历真理的。人作的是扶持的工作,神作的工作是为人类开辟新出路、开辟新时代的,为人揭示凡人所不知晓的事,从而让人认识他的性情,他作的是带领全人类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11.“旧约先知说预言,同样耶稣也能说预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就根据作工性质来区别,分辨这事你就不能看肉身性质怎么样,你也别看他所说的话到底是深还是浅,不管怎么样,你得先看他作的工作与这工作在人身上达到什么果效。当时先知所说的预言不是供应人的生命的,诸如以赛亚、但以理他们这些人所得的那些默示只是预言,不是生命的道,当时如果没有耶和华直接启示谁也作不了那工作,这是凡人达不到的。耶稣也说了许多话,但这些话是生命之道,人能从中找着实行的路。这就是说,其一,他能供应人的生命,因为耶稣就是生命;其二,他能把人的那些偏谬之处扭转过来;其三,他能接替耶和华的工作来接续时代;其四,他能摸着人里面的所需,知道人的缺少;其五,他能开展新时代结束旧时代。所以说,他是神,他是基督,不仅与以赛亚不一样,而且与任何一个先知都不一样。先知所作的工作,就拿以赛亚来对照,其一,他不能供应人的生命;其二,他不能开展时代,他是在耶和华的带领下作工作,而不是开展新时代而作工作;其三,他自己所说的话他这个人自己达不到,是神的灵直接启示的,别人听完也都不明白。这几条就可以证明他所说的话仅仅是预言,仅仅是代替耶和华作的一方面工作,但他不能完全代表耶和华,他是耶和华的仆人,是耶和华工作中的工具,他只是在律法时代以内作工作,是在耶和华作工范围以内作工作,并没有超出律法时代作工。而耶稣作的工作就不一样了,他超出了耶和华作工的范围,他是以道成肉身的神的身份出现来作工,他作了钉十字架的工作来救赎全人类,就是说,他在耶和华以外又作了新的工作,这就属于开辟时代。还有一条,他能说一些人所达不到的话语,他作的工作是神经营中的工作,是关乎到全人类的工作,不是作几个人的工作,也不是带领有限的人而作工。……从他所作的工作来看,第一,他能开展时代,第二,他能供应人的生命,能把人要走的路指出来,这就可以定准他就是神自己,最起码他所作的工作能完全代表神的灵,从他所作的工作能看见他身上有神的灵。因道成肉身的神作的工作主要是开辟新的时代,带领新的工作,开辟新的境地,就这几条就可定准他是神自己,这就跟以赛亚、但以理他们那些大先知区别开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的职分与人的本分的区别》

12.“你们得会区别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从人的作工上你能看见什么?人的作工中人经历的成分多,人发表的是人的所是,神自己作工也是发表自己的所是,但他的所是与人的所是并不一样。人的所是代表人的经历、人的身世(人一生当中有哪些经历或遭遇,或者有哪些处世哲学),在不同环境中生活的人发表的所是也不相同。你是否经历过社会的事,在你的家庭中你到底是怎么生活的、如何经历的,都能在你的发表中看出来,而神道成肉身的作工中你就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社会阅历。他对人的本质了如指掌,各类人的各类作法他都能揭示出来,对人的败坏性情、悖逆行为他更能揭示出来,不在世人中生活但却知凡人的本性与世人的所有败坏,这是他的所是。他虽未处世,但却晓得处世的条条框框,因他对人的本性都已测透。他能知道人眼看不见、耳听不见的灵的作工,或今天或以往的他都知晓,在这里包含着并非是处世哲学的智慧与人难测的奇妙,这是他的所是,向人公开又向人隐秘,他发表的并不是一个超凡的人的所是,而是灵原有的属性、原有的所是。他并非周游列国但却知天下事;接触的是一些无知识、无见识的‘类人猿’,但却发表出高于知识、高于伟人的言论;生活在一群并没有人性,不懂人性常规、人性生活的痴呆麻木的人中间,却能要求人类活出正常人性,同时也揭示了人类卑鄙、低贱的人性。这都是他的所是,都是他高于任何一个属血气的人的所是。对于他来说,勿须多此一举经历复杂、繁琐而又肮脏的社会生活就足可作他该作的工作,足可将败坏人类的本质揭示得淋漓尽致。肮脏的社会生活并不能‘造就’他的肉身,他作工、说话仅是揭示人的悖逆,并不是供应给人处世的经验、教训,他供应人生命勿须调查社会,也不须调查人的家庭。揭示审判人并非是他发表自己肉身的经历,而是他早知人的悖逆、恨恶人类的败坏之后才揭示人的不义,他作的工作都是在向人公开他的性情,发表他的所是,这工作只有他自己才能作到,并非是属血气的人能够达到的。就他的作工来说,人就说不明白他到底属于哪类人,人也不能按着他的作工将他归于受造的人中间,按他的所是也不能将他归于受造的人中间,人就只好把他列在非人类中,但又不知该属哪一类,只好把他列在‘神’的一类中,人这样做也并非是没道理的,因他在人中间作了许多人作不了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13.“神来在地上只作在神性里的工作,这是天上的灵对道成在肉身的神的托付,他来了只是在各处说话,以不同的方式站在不同的角度上说话发声,主要以供应人、教训人为目的,为作工原则,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或人的生活细节他并不理睬,他的主要职分就是代表灵说话发声,就是神的灵实际地显现在肉身,他只供应人的生命,只释放真理,不插手人的工作,就是不参与人性的工作。是人就不能作神性的工作,是神就不参与人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神与被使用的人在实质上的区别》

14.“只有在肉身中的神审判人类的败坏才是彻底打败撒但,同样是有正常人性的人,在肉身中的神能直接审判人的不义,这是他本来就圣洁的标志,也是他与众不同的标志,只有神能有资格、有条件审判人,因为他有真理,他有公义,所以他能审判人,没真理、没公义的人是不配审判别人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15.“人作的工作只代表有限的范围,神作工作并不是向某一个人说话,是面对全人类说话,是面对所有接受他话的人说话,宣布结局是宣布所有人的结局,不是说某一个人的结局,他不偏待任何一个人,也不与任何一个人过不去,他是对全人类作工、说话……”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16.“神作工没有规条也不受时间、地理的限制,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能发表他的所是,他作工都是随便作;人作工是有条件、有背景的,否则他就作不了工,也不能发表出对神的认识或对真理的经历来。是神自己的作工还是人的作工,只要对照你就知道人与神作工的区别了。”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17.“人作的工作是有范围、有局限性的,一个人只能作某一阶段的工作,并不能作整个时代的工作,否则就把人带入一种规条之中了。人作的工作只能适应某一时期或某一阶段,因为人的经历都是有范围的,人作的工作并不能与神的工作相比。人所实行的路、所认识的真理都适应于某一个范围,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说成完全是圣灵的意思,因为人只能被圣灵开启,不能被圣灵完全充满。人所能经历的事都在正常人性的范围中,并不能超出正常人性的大脑思维这个范围,凡有实际发表的人都是在这个范围中而经历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18.“人所经历的真理的范围都因着个人的不同条件而不同,这样,对于同一个真理不同的人所发表的认识也不相同,就是说,人的经历都是有限的,并不能完全代表圣灵的意思,不能将人的作工看成是神的作工,哪怕人所发表的非常合乎神的意思,哪怕人的经历非常接近圣灵要作的成全的工作。人只能做神的仆人,作神所托付的工作,人发表的只能是在圣灵开启之下的认识与人亲身经历所得的真理,人并没有资格也没有条件作圣灵的出口,也没有资格说人作的工作就是神作的工作。人有人的作工原则,而且人都有不同的经历,都具备不同的条件。人的作工包括的是在圣灵开启之下的全部经历,这经历只能代表人的所是,并不代表神的所是或是圣灵的意思。所以,人所走的路并不能说成是圣灵所走的路,因为人的作工并不能代表神的作工,而且人的作工与人的经历并不完全是圣灵的意思。”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19.“人作的工作往往容易陷入一个规条之中,作工的方式也容易局限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中,不能把人带入自由的方式中,跟随的人大多数也都是在一个有限的范围中生活,经历的方式也都是在有限的范围中。人的经历都是有限的,作工方式也都是有限的几种,并不能与圣灵的作工相比,不能与神自己作的工作相比,因为人的经历毕竟是有限的。神自己的工作无论怎么作都没有规条,怎么作都不局限在一个方式中,没有一点规条,都是自由释放,人跟随多长时间对他的作工方式都总结不出规律来。虽然他的作工满有原则,但又总是在新的方式中,总有新的发展,而且是人所达不到的。神在一个时期能有几项不同的作工,有几种不同的带领,使人总有新的进入,总有新的变化,你摸不着他作工的规律,因为他作工总在新的方式中,这样跟随神的人才不陷入规条中。神自己作的工总是在回避人的观念,也是在回击人的观念,真心跟随他的人、真心追求他的人才能得着性情的变化,才能活在自由的方式中,不受任何规条的辖制,不受任何宗教观念的限制。人作工对人的要求是按着人自己的经历与自己所能达到的而要求,这些要求标准只限制在一个范围中,实行的方法也都是非常有限的,跟随的人也就不自觉地活在了一种有限的范围中,时间长了就形成了规条、仪式。”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20.“人的作工是寻求、摸索,都是在别人作工的基础上模仿或推敲,以至于有了更深的进入;神的作工就是供应他的所是,作他自己该作的工作,他不是在任何一个人的作工上有所认识而供应教会,而是根据人的情形作现时的工作。所以,这样作工就比人作的自由几千倍,甚至在人看像‘不守本分’一般,想怎么作就怎么作,但所作的工作都是新的工作,但你该知道,神道成肉身作工从不凭感觉。”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实行 五》

21.“人作的工作代表人的经历与作工之人的人性,人所供应的、人所作的工作就将人代表出来了,人的看见、人的推理、人的逻辑,还有人丰富的想象都包括在人的作工里。尤其是人的经历更能将人的作工代表出来,在人身上他所经历的有哪些在他的作工里就有哪些成分,人的作工能发表人的经历。……而圣灵的作工又往往是随着人的情形在变的,是按着人的经历而作工的,并不强求人,而是按着人的正常经历过程来要求人。就是说,人的交通与神所说的话不一样,人所交通的是交通个人的看见、个人的经历,在神所作的工作的基础上发表人的看见、人的经历,他们的责任也就是在神作工或说话之后找出当实行的、当进入的再供应给跟随的人。所以,人的作工就代表人的进入与人的实行,当然这些作工里也掺有人的经验教训或人的一些思维。……人所发表的都是人所看见的,是人所经历的,是人能想到的,即使是道理或是观念也都是人的思维能达到的,人作的工作无论大小都不能超越人的经历、人的看见或人能想到的、能构思的这个范围。神所发表的是神自己的所是,是人所不能达到的,也就是人的思维所不能及的,他是发表他带领全人类的工作,并不关乎人的细节经历,而是关乎到他自己的经营。人发表的是人的经历,神发表的是神的所是,这所是就是神原有的性情,是人所达不到的。人的经历是在神发表所是的基础上而有的看见与认识,这些看见与认识都被称为人的所是,是在人原有性情与素质的基础上发表出来的,所以也称为人的所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22.“在人头脑里的作工人太容易达到了,像宗教界的牧师与首领,他们是靠恩赐与职称作工,长久跟随他们的人也都会被他们的恩赐所传染,而且被他们的一些所是熏陶。他们注重人的恩赐,注重人的才干与知识,他们也注重一些超然的东西与许多高深不现实的道理(当然这些高深的道理都是人达不到的),他们并不注重人的性情变化,而是注重培训人的讲道与作工能力,提高人的知识与丰富的宗教道理,并不注重人的性情变化如何与人所明白的真理如何,对人的实质他们丝毫不过问,更不掌握人的正常情形与不正常情形。他们不回击人的观念,也不揭示人的观念,更不修理人的不足、败坏之处,跟随他们的人多数都是在天生的恩赐中事奉,发表出来的是知识与宗教的渺茫真理,与现实脱节,根本不能让人得着生命。他们作工的实质其实就是培养人才,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培养成一个神学院毕业的高才生,之后再去作工、去带领。神作工六千年你能摸着规律吗?人作的工作规条多、框框多,人的大脑太教条,所以人所发表出来的也是人所有经历范围中的一些认识与体会,人并不能发表出这些东西以外的东西。人有经历或认识并不是出于先天的恩赐或出于人的本能,而是因着神的带领与神直接的牧养。人只有接受这些牧养的器官,并没有直接发表神性所是的器官。人并不能做源头,只能做接受源头之水的器皿,这是人的本能,是作为人所该有的器官。人若失去了接受神话的器官,失去了人的本能,那人也就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失去了一个受造的人的本分。人若在神的话上、作工上没有认识,没有经历,那人就没有了自己的本分,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该尽的本分,也失去了一个受造之物的尊严。”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23.“神的作工毕竟不同于人的作工,更何况神的发表与人的表达又怎么能相同呢?神有神特定的性情,人有人该尽的本分,神的性情发表在他的作工中,而人的本分体现在人的经历中,而且表现在人的追求中。所以,是神的发表还是人的表达借着作工就可知道,并不需要神自己表白或是人来竭力地见证,更不需神自己来压制任何人,这都是自然流露的事,不是强求的事,也不是人可以插手的事。人的本分在人的经历中就可以知道,并不需要人去作额外的体验工作,人在尽本分的同时就可将人的实质都流露出来,神在作工的同时就可将原有的性情都发表出来。是人的作工就不可掩盖,若是神的作工那神的性情更是无人能掩盖的,而且更是人所不能控制的。是人,就不能说成是神,更不能将他的作工、说话看为是神圣的,或是看为不可更改的;是神,可说成是人,因他穿上了肉身,但并不能把他的作工定为是人的作工或是人的本分,更不能将神的发声与保罗的书信相提并论,或是将神的审判、刑罚与人的教训之语相提并论。所以说,是神的作工还是人的作工,这都是有原则区分的,都是按实质来划分的,并不是按作工范围的大小或是作工暂时的效率而言的。多数人都会在这方面犯原则的错误……”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对“十三封书信”持守什么态度》

24.“因为人毕竟是人,人只能站在人的角度与人的高度来看待一切,而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就完全不同了,无论神道成的这个肉身多么普通、多么正常、多么卑微,甚至人多么看不起,而他的心思与他对人类的态度是任何一个人都不具备也是模仿不了的,他永远都是站在神性的角度上,站在造物主的高度上来观察着人类,以神的实质、以神的心态来看待人类,他绝对不会以一个普通人的高度,以一个败坏的人的角度来看待人类。人看人类是用人的眼光,以人的知识、人的规条、人的学说等等作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肉眼能看得见的范围,是败坏人类能够得上的范围;神看人类是用神的眼光、以神的实质、神的所有所是为衡量标准,这个范围是人看不见的范围,这就是神所道成的肉身与败坏的人类截然不同的地方。这个不同是因着各自的实质决定的,而正是实质的不同决定了各自的身份与地位,也决定了各自看待事物的角度与高度。”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神的性情与神自己 三》

25.“在人的作工里面,或许人的经历特别高,人的想象推理特别高,而且人性特别好,这只能达到让人佩服,但并不是敬畏与恐惧,人都佩服那些有作工能力而且经历特别深、可实行真理的人,但无论如何不能达到敬畏,只是佩服、羡慕,而经历神作工的人对神不是佩服,乃是感觉他作的工是人达不到也是人没法测度的,感觉新鲜又感觉奇妙。人经历神的作工,对他的第一认识就是深不可测、智慧又奇妙,而且使人不自觉地对他产生了敬畏,人感觉到他所作的工作奥秘,不是人的思维能达到的。人只希望能达到他的要求,满足他的心意,并不希望能够超越他,因他作的工作超出了人的思维、人的想象,他作的工作不是人能代替得了的。就连人自己都不知自己的缺少,而他却另外开辟新路来在人中间将人带入了一个更新更美的天地中,人类才有了新的进展,有了更新的开端。人对他所产生的不是佩服,也可以说不只是佩服,最深的体会是敬畏,也是爱,感觉到神确实奇妙,他作的工作人作不到,他所说的话人说不出来,经历他作工的人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经历更深的人对神特别爱,总是感觉到他的可爱,他作的工作太智慧,太奇妙,由此在人中间产生了一股无穷的力量,并非是惧怕也并非是偶尔的爱戴,而是深感神对人的怜悯与宽容,但经历他刑罚审判的人又感觉他的威严不可触犯。经历了他多少作工的人对他也测不透,凡是真实敬畏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作工并不符合人的观念,都是反击人的观念。他不需要人对他能达到完全的佩服或外表的顺服,而是达到有真实的敬畏、真实的顺服。在这么多作工中,凡有真实经历的人对他都产生了高于佩服的敬畏之心,人都因着他刑罚、审判的工作看见了他的性情,由此对他有了敬畏的心。神是让人敬畏的,是让人顺服的,因为他的所是、他的性情并非是与受造之物相同的,是高于受造之物的。神是非受造之物,只有他是配让人敬畏、让人顺服的,人是没有资格的。所以,凡经历过他作工而且对他有真实认识的人所产生的都是敬畏之心,而那些对他不放下观念的,也就是根本没把他当作神的人,根本就没有丝毫敬畏他的心,虽然跟随但未被征服,这样的人都是生性悖逆的人。他如此的作工所要达到的果效就是让受造之物都能有敬畏造物主的心,都能敬拜他,无条件地归服在他的权下,这是所有作工要达到的最终果效。”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26.“若是人作工作就太有限了,只能将人作到一个地步,但并不能将人带入永远的归宿之中,人不能决定人的命运,更不能保障人的前途与以后的归宿,而神作的工作就不同于人作的工作了,他既造人就带领人,既拯救人就把人拯救得彻底,将人完全得着,既带领人就能将人带入合适的归宿之中,他既造人、既经营人就要对人的命运前途负责,这才是造物的主作的工作。”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恢复人的正常生活将人带入美好的归宿之中》

上一篇:神只有一位,“三位一体的神”不存在

下一篇:如何分辨假牧人、敌基督、假基督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