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选择

2020年11月4日

川贵 白云

2012年3月份的时候,我妈把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传给我了。之后,我每天都读神的话,还经常和弟兄姊妹一起聚会交通神的话。我记得有一天我在灵修的时候,看到了一段全能神的话。全能神说:“作为人类中的一员,作为敬虔基督徒中的一员,我们都有责任、有义务为完成神的托付而献上我们的身心,因为我们的全人都是从神而来,都是因神的主宰而有的。若我们的身心不是为了神的托付,不是为了人类正义的事业,那我们的灵魂将愧对于为神的托付而殉道的人,更愧对于供应我们全部的神。”(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人是神造的,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从神来的,我应该还报神的爱,尽上自己受造之物的本分,于是,我就给周围的人开始传福音。

2012年12月份的一天,我在传福音的时候就被警察非法抓捕,当时是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被拘留了14天。在被拘留第七天的时候,丈夫和父母就来拘留所来看我,我记得当时一进接待室,我看到我爸跟我妈就站在那里等着,丈夫抱着刚一岁多的儿子,看到这一幕,我那眼泪也是在眼眶里直打转,我小声地跟父母打了声招呼,然后快步走到丈夫跟前,把孩子抱在怀里,心里也是感觉酸酸的:我们这个家本来是团团圆圆的,没想到居然就因为我信神传福音,竟然被共产党非法抓捕、关押,今天竟然在这里和家人见面。丈夫跟我说:“得知你被抓以后,我跟部队领导说起了这件事,他们让我劝你别再信了,你是大学生,又有文化,你要是坚持信神,那前途可就毁了!他们还说了,你要是再信神,我就得被开除党籍、军籍,明年转业的福利也全都没了!这些我都可以不在乎,但是你不为我着想,也得为儿子、为这个家想想,你要是再被抓,那可就不像这次被拘留了,肯定得判刑坐牢,以后儿子怎么办啊?不能考大学,也不能当公务员、参军,你让他以后怎么在社会上立足啊?难道你想让孩子一辈子抬不起头啊?”当时听丈夫这么说,我心里就更难受了,我心疼地抱着儿子,心想:如果哪一天我真的是被抓坐牢了,孩子还这么小,没有母亲在身边,他能健康地成长吗?会不会被别人嘲笑、歧视啊?丈夫一旦被开除党籍、军籍,他的前途可就毁了。当时我就不敢继续想下去,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丈夫他一看我不表态,就生气了:“我们领导说了,要么就劝你保证以后不再信神,要么就离婚,你必须作个选择!”他见我也不吭声,就一把抱过孩子,气冲冲地走了。我的心真是如刀绞,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流下来了。等到回监室的路上,我有些纳闷:丈夫为什么第一时间就把我被抓的这个情况跟部队领导汇报呢?他明知道说了对我对他都没好处,那不是不打自招吗?等再一琢磨,我就感觉:他这不是在自保吗?当想到这些的时候,我真的从心里不愿接受这个事实,特别痛苦、难受,我不禁在心里问道:信神敬拜神天经地义,不做任何违法犯罪的事,咱们信神的人在一块儿,也就是聚会读神的话,传福音尽本分,追求真理,再说,国家宪法不也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吗?可是共产党它为什么如此逼迫我信神,还逼着丈夫跟我离婚?当时真的是想不明白。

等我回到监室以后,我就把我的这个困惑跟一个姊妹说了,当时,姊妹小声地给我背了两段全能神的话:“这等魔王!怎能容让它的存在?将神的工作搅扰得破烂不堪、狼藉遍地才善罢甘休,似乎要与神作对到底,不是鱼死便是网破,故意与神作对,步步紧逼,丑恶的嘴脸早已暴露无遗,已到了焦头烂额的地步,仍不放松对神的仇恨,似乎恨不得将神一口全部侵吞方解心头之恨。”(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七》)什么宗教信仰自由,什么公民合法权益,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真正的自由、合法的权益在哪里?公平在哪里?安慰在哪里?温暖在哪里?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 八》)姊妹又开始给我交通:“末世神道成肉身来在地上作工说话,发表了使人得洁净、蒙拯救的真理,有心有灵的人听见神的声音都纷纷归向了全能神,可是共产党它是无神论政党,它极端地仇恨真理、仇恨神,它害怕人都从全能神的话中都明白真理,都跟随基督见证基督,都背叛它、弃绝它,这样,它就再也得不到人的拥护了,它妄图永远牢笼、控制中国人民的野心欲望也就破灭了。所以,共产党就极力地编造各种谣言鬼话来造谣、毁谤、定罪全能神,并举全国之力疯狂抓捕基督,残酷迫害基督徒,它的目的就是要彻底取缔神在地的作工,维护它的无神论独裁统治。共产党打着‘宗教信仰自由’的幌子,其实完全就是为了掩盖它迫害宗教信仰的恶行,都是欺骗、愚弄世界人民的手段。在中国,根本就没有真正的信仰自由,没有一点人权,在中国信神就必然得面临来自共产党撒但政权的迫害,这是肯定的。”当时听姊妹这么一交通,我对共产党仇恨真理、仇恨神的恶魔本性看清楚了一些,感觉这共产党真是太邪恶了!想想自己从小深受无神论教育的毒害,把共产党当成人民的“大救星”,特别仰望崇拜,对它说的话都是不打折扣地相信、听从,现在想想,真是太愚昧了!我又想到,当时给丈夫传福音的时候,丈夫跟我说过:“中央已经下达命令要坚决取缔全能神教会,并且在部队上已经把这个战备等级上升到三级战备,对待信全能神的人那就是敌我矛盾。并且我们现在每周的党课也由之前的政治学习转化为针对全能神教会的专项学习。虽然我也知道你信神好,但是现在是共产党掌权,胳膊拧不过大腿,那你不服从它的命令能怎么办呀?”当我想到这些话的时候,我心里真是特别气愤!共产党倒行逆施、逆天而行,它要发动所有的力量跟神对着干,它不仅把信神的人当成国家要犯,加以定罪、逼迫,还威胁、煽动人都站在它的一边,连丈夫也受它们的威胁、迷惑,是非不分,逼迫我信神。共产党不让人跟随神走正道,却让人都信它,跟随它,真是太邪恶、太卑鄙无耻了!我从心里恨恶、咒诅共产党这个恶魔!想到共产党利用儿子、丈夫的前途来威胁我,它就是让我背叛神,我决不能中它的诡计向它妥协!不管丈夫怎么逼迫,就算是再被抓坐牢我也要跟随神!

到了晚上,我躺在床上,想到了跟儿子在一起时快乐的情景,孩子毕竟还小,以后的路还很漫长,我信神会不会影响到他的前途呢?当想到这些的时候,我有些软弱了,就在心里默默地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当祷告之后,就想到了一段神的话:“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我说了算,什么事不是在我手中?我怎么说就怎么成,人,谁能改变我的心志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的说话·第一篇》)我一想,对呀,神主宰一切,儿子的命运也在神的掌握之中,神说了算,那不是哪个人能决定的,那我再担心又有什么用呢?于是,我就向神祷告把孩子交托在神的手中,祷告之后,心里就不那么痛苦了,也不那么担心了。就这样,因着神加给我的信心、力量,我在拘留所里度过了十四天。等到释放那一天,我爸开着车,我跟丈夫坐在后面。丈夫眼眶红红地对我说:“你不在家这段时间,领导一直给我做思想工作,让我汇报你的情况,他们说了,你要是再信神我就得被撤职,要么就离婚,我都快被逼疯了!我求你了,别再信了,一旦被抓就得坐牢,咱们这个家可就散了!”当时我看着丈夫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我感到一阵阵的心酸,就赶紧地在心里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的心。接着,我想到了一段神的话:“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与人接触,好像是出于人的安排,或出于人的搅扰,但是背后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赌,都需要人为神站住见证。”(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爱神才是真实的信神》)我意识到了,这是撒但的诡计,撒但它就是想利用丈夫拿离婚来要挟我,逼着我背叛神,我决不能中它的诡计!我就跟丈夫说:“不是我要拆散这个家,你也看到了,我信神之后也有了一些变化,咱们也不再争吵了,一家人也越来越和睦了,你以前也听过全能神的话和弟兄姊妹的经历见证,知道信神好,可是现在共产党它要定罪、抓捕我,要撤你的职,开除你军籍,逼着你跟我离婚,你说到底是谁要拆散这个家啊?你不恨共产党,还随从共产党来逼迫我信神,你这是不是是非不分哪?共产党是什么政党你比我清楚,它仇恨神、仇恨真理,誓死与神为敌,它抓捕残害了那么多基督徒,作了太多的恶,它能逃脱神的惩罚吗?神早就说过:‘道成的肉身所在之处正是仇敌灭亡之处,中国首先第一个被摧毁,被神的手灭没,神对它丝毫不留一点情面。’(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向全宇说话的奥秘揭示·第十篇》)现在灾难越来越大了,等大灾难降临的时候,共产党就是第一个要被神毁灭,到那个时候,凡是随从共产党抵挡神的都得倒毙在灾难中,还哪有什么安稳日子可过啊?你就不要再劝我了,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信神的!”丈夫一看我没有妥协的意思,气急败坏地重重地扇了我一个耳光,当时我看到丈夫受共产党的挑唆,他这么对待我,我感到特别痛心,也恨透了共产党!我心想:你越是逼迫我,我就越要信神!

回到家以后,丈夫继续劝我:“如果你实在要信,就在家信,我也不向领导汇报,这样行吧?”我心想:我从神享受了那么多恩典、祝福,还有真理的供应,不传福音、尽本分那还是信神吗?再说了,在家信神,不聚会交通神的话,生命长进慢哪。不行,我不能听丈夫的。然后丈夫他又花言巧语对我说:“以前都怪我没关心照顾好你,让你受委屈了,这段时间我不去单位,就在家陪你和儿子,你想去哪儿玩我都陪着,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买,只要你高兴!”当时听着丈夫甜言蜜语的这些话,我就有些动心了,但是很快就意识到了,这又是撒但的诡计,我在心里祷告神,无论如何我也得坚持信神、尽本分。可是接下来,不管我走到哪儿丈夫都跟着,我就怕他万一举报,给弟兄姊妹带来危险,我也不敢接触弟兄姊妹,我特别留恋被抓之前的生活。想想那个时候,我还能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交通神的话、尽本分,可是现在会也聚不上,做什么都受到限制,没法正常信神,正常生活,而且丈夫还受政府的威胁,非要逼着我放弃信神,否则就离婚。一想到要面临选择,我心里就很揪心、痛苦,其实在我心里,我一直希望丈夫能跟我一块儿信神,这样就不用离婚了。那段时间真是感觉度日如年,痛哭流泪地来到神的面前祷告:“神哪,面临这样的选择我特别痛苦、软弱,不知道该怎么办,求你带领我!”之后,我看到了神的话:“信与不信的本不是相合的,而是敌对的。”“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属于魔鬼,更是将来灭亡的对象。……凡不承认神的人都是仇敌,就是在这道流里与在这道流以外的不承认神道成肉身的都是敌基督!撒但是谁,魔鬼是谁,神的仇敌又是谁,还不是那些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读完了神话以后,我开始回想我被抓以后丈夫的种种表现:他几次三番地逼迫我放弃信神,然后用肉体情感来引诱我,拿离婚来要挟我,甚至还动手打我,目的不就是想让我背叛神吗?他的这些表现不就是神说的“不相信神的抵挡派”吗?得知我被抓以后,他首先跟部队领导汇报我的情况,那不就是为了保全他自己而置我于不顾吗?可见他的前途远远大过我在他心里的分量,他平时口口声声说对我好,都是假象!他选择跟随共产党,我选择跟随神,我们俩走的根本就不是一条路,在一起根本就没什么幸福可言。当想到这些的时候,我意识到了,接下来肯定面临着在信神和家庭之间得作出选择了,可是一想到这几年跟丈夫在一起的时光,我心里还是会揪心、痛苦,于是我来到神的面前,再次向神祷告,求神保守我。之后,我看到了神的话:“你得为真理而受苦,为真理而献身,为真理而忍受屈辱,为得着更多更多的真理而忍受更多更多的苦难,这是你该做到的。你别因为享受家庭的和睦而丢掉真理,别因为一时的享受失去了你一生的尊严、你一生的人格。你应当追求一切美的、善的事物,追求更有意义的人生的道路。这样庸俗地活着而且一点追求目标都没有,这不还是虚度吗?你能得着什么呢?你应当为一个真理而舍弃一切的肉体享受,你不应该为一点点享受而丢掉所有的真理,这样的人没有人格,没有尊严,没有存活的意义!”(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彼得的经历——对刑罚、审判的认识》)神的话使我有了实行的路途,也使我有信心了,我来到神的面前跟神祷告:“神哪!就算是离婚我也得跟随神!愿你能保守我的心,加给我信心能为你站住见证!”

有一天,我甩开丈夫去见了弟兄姊妹,等我一回到家,看到丈夫站在亲戚们中间,眼眶红红的,特别痛苦的样子,亲戚们有的特别忧愁,唉声叹气,有的就恶狠狠的。我意识到,撒但又借着亲戚们来围攻我了,我就赶紧默默地向神祷告,想到神的话说:“神所说的得胜者是在撒但的权势之下、撒但的围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势力里人还能站住见证,还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对神的忠心,不管怎么样你还能持守在神面前贞洁的心,持守你对神真实的爱,这样在神面前就站住见证了,这就是神所说的得胜者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当持守住你对神的忠心》)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我在心里暗暗地立心志,不管亲戚们怎么围攻,我决不背叛神,我要为神站住见证!

我大姨凶神恶煞地质问我:“你是不是又去信神聚会了?你到底还要不要这个家了?”我大姨父也冲我吼:“神?哪有什么神?中国是无神论国家,共产党掌权,你要信就得信共产党!”然后从手机上拿出共产党的反面谣言,就说:“你看!这就是你们信的全能神,国家重点打击的对象。只要一个人信那全家人都得跟着遭殃!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孩子考虑!”接着,我大舅妈也说:“你们两口子结婚时间不长,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你不能因为这点事就把家给拆了呀!你说你要是不信神,这家会是这样吗?”她这么一说,所有的人都开始跟着附和。当时听到他们说这些话,我真的是特别气愤,义正辞严地跟他们说:“到底是谁要拆散这个家呀?我信神走正道有什么错误?共产党它定罪抓捕信神的人,要把我送进监里,还威胁、恐吓你们,逼着我丈夫跟我离婚,这个局面都是共产党一手造成的!你们不恨共产党,还站在共产党的一边来攻击我,逼着我背叛神,你们这是为我、为这个家好吗?”听我这么一说,我小舅也说:“是,共产党的话是不可信,可它现在还在掌权哪,你只要信神共产党就要严厉打击,要抓你坐牢,咱们都是小老百姓,那能斗得过它吗?你还是听我们一句劝,别再信了,还是保住家庭最重要!”我就跟他们说:“现在灾难越来越大了,等大灾难降临的时候,凡是抵挡神的人都要遭惩罚,只有信神向神悔改,才能蒙神保守,真心信神的人才有好的前途、好的命运!不信神,哪还有什么前途啊?你们都是我的亲人,我真心希望你们都能蒙神拯救在灾难中剩存下来,我才一次次地给你们传福音,可是你们明知道是真道,但是害怕被抓捕,不敢信,现在还拦阻我,逼着我背叛神,你们这么做,就不害怕大灾难临到时跟共产党一同受惩罚吗?”听我这么一说,我大舅气得脸红脖子粗,气势汹汹地威胁我:“你再信,我立马吊你三天!我要报警抓你,让你坐牢!”说着就从兜里拿出手机去打电话,我大舅妈赶紧把手机给抢过来了。当时,看着我大舅那个举动,我真是特别心寒,感觉这哪是亲人哪?这不就是魔鬼吗!我跟他们说:“在辈分上我是晚辈,我尊敬你们,但是在信神选择道路的问题上,我是绝对不会听从任何人的!你们想让我放弃信仰背叛神,跟共产党走,这绝对不可能!”丈夫听我这么一说,就一巴掌把我打倒在地,我那眼镜都飞出去一米多远,他用手指着我,大声地就吼道:“你到底是要神,还是要这个家?你要是再信,咱们立马就离婚!”当时,看到丈夫他宁可跟我离婚也要保全自己的前途,我感到特别痛心,我也恨透了共产党!我就在心里默默地跟神祷告:“就算是忍痛割爱我也要满足神!”两个月后的一天,也就是我们离婚的前一天,丈夫给我打电话说:“明天部队领导会陪同我们一起去民政局办离婚手续。”当时,听了丈夫的话,想到我们这个家,就这样活活地被共产党给拆散了,共产党真是太邪恶、太卑鄙了!第二天,我跟丈夫就在部队领导的监督中把离婚手续给办了。从那以后,我跟丈夫就分道扬镳,我继续跟随神,传福音尽本分。这是我的选择,我永远都不后悔!感谢神!

基督徒如何才能摆脱罪的捆绑,得着洁净?欢迎联系我们,帮你找到路途。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通过WhatApp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在属灵争战中看见神的爱(有声读物)

因着我们信神的观点不对,当撒但苦害我们,利用身体的病痛来搅扰我们时,我们不会分辨撒但的诡计,反而一味地向神提出无理智的要求,结果当病痛迟迟不见好转时我们就消极软弱,对神生发怨言。

我看透了牧师的真相(有声读物)

全能神说:‘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抵挡耶稣的根源吗?你们想知道法利赛人的实质吗?他们对弥赛亚充满幻想,而且他们只相信弥赛亚会来却不追求生命真理,所以他们到今天还在等待弥赛亚,因为他们并不认识生命的道,也不知道什么是真理的道,你们说他们这样的愚顽、这样的无知会得到神的赐福吗?

“虎口”逃生(有声读物)

对照神父、会长、修女们的所做所行,又想到弟兄姊妹之前给我交通如何分辨法利赛人实质的话,我看清了这些神父、会长正和当年的法利赛人一样,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饭碗,想方设法拦阻我信全能神,就是怕我给我妈以及我们整个家族的人传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怕我们家族的人都信了全能神,这样他们牧养的人就少了,每月的奉献款也少了,他们可真是贪享弟兄姊妹奉献给神的祭物,还拦阻人进天国的恶仆、敌基督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