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谬论 有人说:“你们传全能神是来作合一的工作的,那现在怎么这么多宗派不信你们的神呢?而且哪个宗派都敌视你们,这也没有万教归一呀。”

103

:人认为全能神既来作万教归一的工作,就得把各宗各派所有的人都归到一起信全能神了,原来的派别都不存在了,这才证明神作合一的工作了,才证明是万教归一了,这纯属是人观念中的“合一”,并不是神要作的万教归一的工作。我们还是来查考一段圣经的经文,这样就可知道神末世是怎样作合一工作了。主耶稣说:“天国又好像网撒在海里,聚拢各样水族。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世界的末了也要这样。天使要出来,从义人中把恶人分别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13:47-50)从这段经文中看到,“网撒在海里”就是指主耶稣福音是面向世界的每一个人,“聚拢各样水族”就是指信耶稣的各宗各派的弟兄姊妹,“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就是指主的福音传遍地极之时,人子(基督)要来把各宗各派中“好的”全部都挑出来,使他们一同接受神末世作工(收在器具里),而把那些“不好的”就留在各自的原派别中(丢弃了)。这里的“好的”是指那些有蒙拯救余地的人,即:肯寻求神、渴慕神的人,能接受真理、追求真理的人,还得是人性品质比较好的、心地比较善良的人等等,这样的人才有机会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被神合一到他的家中(被人子挑在器具里);而这里的“不好的”是指那些对神的末世作工没有丝毫寻求之心、只知狂妄自大随意定罪神作工的人,那些在教会里打着信神的旗号喝人血、吃人肉的寄生虫一样的人,那些乱搞男女关系、偷吃神家祭物的人,那些厌烦真理只求吃饼得饱、挂名信的人,那些没有领受真理能力的头脑痴呆的、被邪灵附体的、有严重邪灵作工的人,那些胆敢杀人、抢劫、放火、强奸、诈骗属于恶人一类的人,这些人都是属于没有拯救余地的被神淘汰的人,神末后的作工根本不拯救这样的人,末世的福音也不传给这样的人,他们自然也不会被神合一到神的家中。可见,神所作的万教归一的工作不是把各宗各派所有信神的人都合到一起,只是从各宗各派中选一部分有蒙拯救余地的人,把这一部分人挑选出来合到一起,而把没有蒙拯救余地的人丢弃了,使其仍留在原派别中。所以,在全能神已经作了合一的工作之时,各宗各派还都依然存在,还有一些宗派里的弟兄姊妹没有接受全能神的作工,这是神作合一工作的必然结果,这样我们就不能因现今各宗各派还存在,还有许多人没有信全能神,便否认全能神作了合一的工作。

神话的权柄

至于各宗各派的人为什么至今还敌视信全能神的人,这主要是因为人有悖逆的本性,再加之人不认识神,所以神每作一步新工作,人都会抵挡悖逆,这是必然的。全能神说:“人之所以抵挡神,一方面是因为人的败坏性情,另一方面是因为人不认识神,不明白神作工的原则与神对人的心意,这两方面综合起来构成了人抵挡神的历史。最初信神的人抵挡神是因为人有抵挡神的本性,信神多年的人抵挡神是因为人不认识神而造成的,另外也附加人的败坏性情。”“本来人就不容易认识神,再加上人谬妄的心与人自高自大的悖逆的本性,这样人就更不容易接受神新的作工了。”从神话中看到,因着人有败坏性情、悖逆本性,再加之人对神、对神的作工没有认识,这两方面综合起来导致人抵挡神,不肯接受神的新工作。自从人类被撒但败坏后,人的本性就变成了撒但的本性,处处与神为敌、与神对抗,事事都自以为是、持守己见,再加之人不认识神,不知道神作工的原则,不明白神作工的心意。所以,每当神作新工作时,人都对神的作工充满观念、充满敌视,拒不接受神的新工作,无论神作的工、说的话怎样正确,怎样对人有益处,只要不符合人的观念想象,人就凭着悖逆本性顽固持守己见,竭力抵挡、定罪神的作工。就像当年耶稣来在地上作工时,虽然当时律法之下的人都亲眼目睹了耶稣行了许多超然的神迹奇事和异能,也亲耳听到了耶稣说了许多非常有能力、有智慧、有权柄的话,但因着他们本性狂妄自大、自以为是,顽固地持守自己,加之他们对神的作工是不断向前发展、常新不旧的这一原则没有认识,所以当他们看到耶稣作的新工作超出了圣经的范围,没有按律法行事,就对耶稣的作工产生了观念与敌视情绪,认为耶稣只是一个人,并不是那要来的弥赛亚,特别是那些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他们更是顽固持守己见,竭力抵挡、定罪耶稣的作工,最终将耶稣钉在了十字架上。同样,今天各宗各派的人敌视全能神的作工的原因也是如此,因着他们的本性里对神满了悖逆、抵挡,没有一点谦卑、顺服的意思,总是一味地凭自己的观念想象看待神的作工,再加上他们对神常新不旧、不作重复工作的作工原则没有认识,所以当他们听到有人传讲全能神来作工时,发现全能神的新工作与以往的工作对不上号,就对全能神满了观念、满了抵挡,认为全能神的作工就是撒但的冒充、撒但的迷惑,就是异端、邪教。尤其他们还受到许多恶仆、恶带领的迷惑和各种虚假谣言的熏陶,使得他们更加对全能神的作工产生抵触情绪,对全能神加以弃绝、毁谤,甚至是亵渎,拒不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可见,各宗各派的人敌视全能神,对信全能神的人满了仇恨、敌意,完全是因人的悖逆本性与人不认识神的作工所导致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各宗各派的人怎么敌视全能神,对全能神的作工怎样满了观念、满了抵挡,这些都无法阻挡全能神作工的步伐,都拦阻不了神作“万教归一”的工作,凡是真心信神、真正属于神的人,全能神必要显明他的全能与智慧,把这些人从各宗各派的教会中带到他的作工中,带到他的话语面前,使其得着他的救恩。如今,全能神的合一工作已经在中国作了二十年之久,神的末世作工已经在整个中国大陆全面打开,人对全能神的末世作工由抵挡到顺服,由逼迫到接受,由观念到认识,各宗各派中多数真心信神、真正属神的人都已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从原来的派别中走出来归回到神的宝座前,被神合一在全能神的教会中,一同吃喝享受神的话,配搭在一起尽功用,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铁的事实!愿我们不要错过时机,放下自己的观念,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成为全能神教会中的一员,否则,我们就将在神作“万教归一”的工作之时,还停留在原来的派别中,成了被落下、被淘汰的对象,失去最后的蒙拯救的机会。

相关内容

  • 揭开中共邪党公审面纱

    2014年8月21日,“5·28”招远杀人案在山东烟台公审,对于这次庭审,腾讯网在《招远血案被告人法庭自白:我就是神》一文中,比较详尽、真实地报导了被告的供词。而央视《新闻1+1》以《全能神,“神”在何处》为题的报导,采用偷梁换柱、移花接木的手法,硬把制造招远杀人案的精神病人,指认为全能神教会成员,以此为中共全面镇压各地下教会及全能神教会制造舆论,并将民众对中共的信任危机转移到对全能神教会的仇恨上来,其险恶用心让人不寒而栗。

  • 谬论 有人说:“经上记着说:‘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唯有耶稣是救主,并且昨日、今日直到永远是一样的。’神的名永恒不变,我们应该永远持守主耶稣的名,而你们又信了全能神,这不是背叛了主耶稣吗?”

    全能神说:“有人说神的名不变,那为什么耶和华的名又变成耶稣呢?说弥赛亚要来,怎么来了一个名叫耶稣的呢?神的名怎么会变呢?这些不是早已作过的工作吗?难道神今天就不能作更新的工作了吗?昨天的工作都可更换,耶和华的工作可由耶稣来接续,耶稣的工作就不能再有另外的工作来接替吗?耶和华的名可变为耶稣,耶稣的名不也可以更换吗?这都不是稀奇的事,只是因人头脑太简单造成的。神总归是神,不管他的工作怎么变,也不管他的名如何变化,他的性情、他的智慧永远也不变,你认为神只能叫耶稣这个名,那你的见识就太少了。”

  • 谬论 有人说:“主耶稣再来是以灵的方式来,不可能以道成肉身的方式来。”

    “人子在他降临的日子……只是他必须先受许多苦,又被这世代弃绝。”不也指主二次来要道成肉身吗?如果是灵或灵体来还能受苦吗?还能被人弃绝吗?圣经上还说末世有假基督出来迷惑人,人都知道,假基督肯定是人,那真的如果不是道成肉身来,而是灵体来,那假基督能模仿得了吗?能冒充吗?能迷惑住人吗?那耶稣何必说末世有假基督呢?这不更暗示门徒他再来还是道成肉身吗?人为什么就想不到这点呢?不是人想不到,而是人将神定规了,不愿意寻求,耶稣不是说人寻找就寻见吗?不是说虚心的人有福了,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吗?人不寻求、不虚心,也不饥渴慕义怎么能得到主的开启、引导呢?

  • 谬论 有人说:“神是慈爱怜悯的神,神愿让万人得救,不愿让一人沉沦,而你们信全能神的人光传有文化的年轻人,只拣选好人,不识字的、老弱病残的不传,邪灵附的、人性不好的不传,可见你们的神和耶稣不一样,不是慈爱怜悯人的神,所以你们所传的不是神的作工,神不可能这样作的。”

    “天国又好像网撒在海里,聚拢各样水族;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世界的末了也要这样;天使要出来,从义人中把恶人分别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13:47-50)这两个比喻明显地说到神末世要作收割、拣选、各从其类的工作,要把稗子薅出来,把“麦子要收在仓里”;拣选时将不好的丢弃了,“拣好的收在器具里”;世界的末了,要从义人中把恶人分别出来。既然如此,那全能神末世的工作“只拣选好人”不正应验了耶稣预言末世作工所设的比喻吗?又怎能说不是神的工作呢?

  • 全能神不嫌弃咱老年人

    今天在这道流中凡是真实爱神的人都有机会被神成全……年老的弟兄姊妹也有可尽的功用,神并不丢弃,在年老的弟兄姊妹身上也有可取的部分,也有不可取的部分。年老的弟兄姊妹处世哲学多、宗教观念多、行事原则多、总爱套规条、死搬硬套、不活、太死,这不是可取的部分,但是年老的弟兄姊妹遇事沉着稳重,性情稳定,不是一阵风一阵雨,总是一个劲,只不过领受东西慢点,但这不是大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