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36

我曾是赞美派的同工,记得刚信主的时候,讲道人就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最有福的,能够活着被提,在空中与主相遇,现在主就在门口了……”那时,自己一直盼望主来的那一天,并在主面前立下心志:一定要把主迎接回来。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年年过去了,主还是没有回来。这时,因着各自的难处,人的心离神越来越远,每个人的灵里都处在了疲塌、打盹、昏睡的光景中。就在此时,朦胧中听到有人传说“神已道成肉身来到中国了”。我正要看看是怎么回事时,带领却说:“那是异端、邪教,接受他们之后就没好日子过了,他们会抱走你的小孩,会砍你的胳膊腿,会让你家破人亡……”听完带领的话后,心想:一定得为主站住见证,不能被异端、邪教迷惑。

有一天,我的老姨父到我家里来,他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住在离我家很远的城里,当时我想这么远他来干什么?进门后,他就告诉我说:“神已道成肉身来到中国了。”就这一句话,我心里就跟他抵触上了,随后便把带领的话一字不落地告诉了他,姨父临走时我还说:“你这么大年纪了,不在家享清福,跑这么远来干什么,以后别来了,我可没时间听你说。”一次、两次,老姨父一连来了好多次,可我丝毫没有被他这股劲所感动,每次我都用难听话将他赶走。有一次,他又来了并拿出圣经问了我几个问题,我竟被他问得哑口无言,心想:就这几天的功夫,他怎么懂了这么多?一会儿,两个讲道同工也来到我家,他们就在一块交通。我想讲道人一定能回答他提的那些问题,但在交通的过程中,讲道人却经常被问得哑口无言,到最后,没想到两个讲道人恼羞成怒竟然摆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指责我老姨父:“你是‘东方闪电’,是迷惑人的,别在这胡说八道了……”当时我特别担心他们会发生冲突,因我知道老姨父以往脾气不好,平时受不得半点委屈。但出乎意料的是他始终没有生气,依旧心平气和地和她们交通,说:“姊妹,真理可不是争争吵吵得来的啊……”这一切我都看在眼里,心想:老姨父还挺有耐心呢,以前他可不是这样,怎么变化这么大呢?

几天后,老姨父又带着一个弟兄来到我家,看到他们来后,我心里一直祷告说:“主啊,末了的日子要有假基督迷惑人的出现,求主保守我别偏离正道。”然后我就不搭理他们,干自己的家务活。老姨父屋里屋外跟着我说:“老姨父求你了,你还让老姨父怎样对你,你才能听呢?你有正常的大脑思维,是对是错你自己分辨分辨,你听了后如果不相信,老姨父决不强求你……”他的一番话让我心里很过意不去,毕竟他是我的长辈啊,当时我就想应付一下他们,让他们说完赶快走,反正他说什么我也不往心里去,便不耐烦地说:“好了,你们说吧,说完赶紧走。”谈了一下午,我却没让他们喝一口水,对他们总是冷冰冰的、爱搭不理,可弟兄始终都是微笑着跟我谈。因着我存着抵触的心理,对他们所谈的我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傍晚,我正要赶他们走时,我丈夫下班回来了,他们又接着和我丈夫交通。晚饭后,我来到教会给弟兄姊妹讲,来了陌生人千万别接待,特别是“东方闪电”的人更不要相信他们等等,又把带领说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叮嘱给弟兄姊妹,生怕他们忘了。一晚的“捆绑”课结束后,我一进家门就听到他们几个(婆婆、丈夫、和弟弟)和那个弟兄的谈笑声,进屋一看他们的表情,心想:完了,这几个人没分辨,肯定被他们迷惑了。我也没有搭理他们就径直走到我的屋里去了。第二天,丈夫没去上班,又接着和他们交通。孩子那天生病了,我让丈夫把机动车从棚里推出来带孩子看病。由于车在鸡棚里长期不用,车身上都是鸡屎,丈夫一看就烦了说:“那么脏,我不弄!”弟兄连忙走过来说:“弟兄,孩子看病要紧,这车我帮你刷。”说着就去端水找笤帚。弟兄是个城里人,穿得干干净净的,只见他三下两下挽起了袖子,一手端着水盆,一手拿着笤帚开始刷洗。他先把车厢车板上的鸡屎扫掉,用笤帚沾上水一点一点地刷,刷完了车板,又刷车厢,看他干得特别仔细,带有鸡屎的水点不时地溅到他那干净的衣服上,可弟兄却跟没看见一样,丝毫不在意。不一会儿这又脏又臭的车厢车板就被刷干净了。而丈夫自始至终只是在那愣愣地看着。弟兄的一举一动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也打开了我紧锁的心门。仔细想想,自从弟兄来到我家后,我就没给他一个好脸色,没给他一句好听话,弟兄根本不计较这些,始终对我们以诚相待。人家到底是图啥呀。现在让我受这么大的苦、用这么大的爱心为耶稣福音,我想我肯定做不到。从弟兄的活出上,我看到了一种特别宝贵的东西,那就是——爱。我被这种爱深深地感动着,我对他们由厌烦变为有些好感。下午,我能和他们心平气和地交通了,听完他们的交通后,觉得挺有道理,可心中还是有疑虑:信主这么多年,会不会在主来前被迷惑呢?可如果真是神作的新工作我不接受,那不就成抵挡神了吗?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之中不知如何是好,不敢轻易选择,迷茫之中一直没有定向。晚上,我躺在床上回想弟兄说的话:“人非圣洁不能见主的面。就我们现在这样认罪犯罪,犯罪认罪,等有一天主来了,会不会要我们呢?”我也深知自己并没悔改好,还是一个罪人,可是以前讲道人说过“主的宝血洗净我们的罪了,主来后,我们肉体就变成灵体了”,现在想想真是那么简单吗?真像孙悟空一样飘上天吗?经上说,主来时要审判活人死人,到那时死人复活,也接受审判,那得审判到什么时候呢?带领说就我们这有圣灵作工,那为什么教会荒凉成这样呢?这些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出现,成了解不开的迷。

聚会,传福音

三天后,我在没有想好如何选择时,他们又来了,并且还带着一个小姊妹。这天我第一次看到了神话。当他们把神话放到我的眼前时,我不知如何是好。看了又怕再也拔不出来了,不看又想知道其中的奥秘。我心里争战了很久,最后心想:那书上要是能解开我心中的疑团,说得让我心服口服我就信。弟兄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说:“姊妹,你自己读读吧。”我翻开了第一页,看到了《写在前面的话》:“虽然很多人信神,但很少有人明白什么叫信神,到底如何做才能达到合神心意。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人虽然知道‘神’这个字眼,知道‘神的作工’这样的词,但人并不认识神,更不认识神的作工,这就难怪所有不认识神的人都是糊涂信了。人对信神的事不求真,那都是因为人对信神的事太生疏、太陌生了,这样,人与神的要求就相差好远了。也就是说,人不认识神,不认识神的作工,就不能达到合神使用,更不能达到满足神的心意。‘信神’就是相信有神,这是最简单的‘信神’的概念,进一步说,相信有神并不是真正的信神,而是一种简单的信仰,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真正的‘信神’的含义是人能在相信神是万物的主宰的基础上来经历神的说话,经历神的作工,达到脱去败坏性情满足神的心意以及达到认识神,这样的历程才叫信神。但人往往把信神的事看得很简单、很轻浮,这样信神的人就失去了信神的意义,信到最终也不能得到神的称许,因为其所走的路不对。那些到如今仍是在字句里信神的人,在空洞的道理里信神的人,他们仍不晓得自己并没有信神的实质,并不能获得神的称许,仍然在祈祷上帝保佑他们得着平安、得着足够的恩典。不妨我们都静下心来好好想想:难道信神是世上最简单的事吗?难道信神的含义就只限于多得恩典吗?难道信神却不认识神、信神却抵挡神的人就能满足神的心意吗?”全能神的每一句话都说到了我的心里,当初亲戚说“你信了好几年,我看你也是糊涂信”时,我还不服气呢,心想:你懂什么!我是同工,整天给别人讲道我还会是糊涂信?可今天看了神话后,我才服服贴贴地承认我以前确实是糊涂信。我接着看了《称呼与身份的说法》:“你只知道耶稣末世要降临,到底他如何降临?就你们这样一个罪人,刚被救赎回来,不经变化,不经神成全,你能合神心意吗?就你现在的老旧人,耶稣把你拯救回来了这并不假,你不属罪这是因着神的拯救,但并不能证明你没罪、没污秽,你没经变化如何能圣洁呢?你里面还尽是污秽,又自私又卑鄙,你还想跟耶稣一同降临,有那么美的事吗?你信神少一步过程,只是被救赎,没经变化。要合神心意非得神亲自作工来变化洁净你,否则你只被救赎不可能达到圣洁,这样你就没资格与神同享美福,因你在神经营人的工作中落下了一步,就是变化、成全的关键一步,所以,你一个刚被救赎的罪人不能直接承受神的产业。”看了几篇神话后,我以往不明白的问题也找到了答案。从那天起,小姊妹就住在了我家,陪我一同吃喝神话。小姊妹在我家从来不多说一句话,与信神无关的闲杂是非从不谈及。当时我孩子还小,她就包了一大半的家务,整天忙里忙外,洗衣做饭,有时连我的内裤她都洗。当时我就想,带领说过:“你接受了,他们就会控制你,让你没有好日子过。”可在实际中我看到的是:当我不高兴闹情绪时,小姊妹急得团团转,一会儿这样交通,一会儿那样交通,直到我情形好了,她脸上才露出轻松的笑容;有时我和丈夫吵架,她一会儿劝这边,一会儿劝那边,直到我俩和好如初为止……想想教会中没有一点爱:同工之间嫉妒纷争、争权夺位,弟兄姊妹之间也是冷若冰霜;再看看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的言行,我感到了他们身上有一种特别实在的爱、特别单纯的爱。无论是从他们讲的道上,还是从活出上,我对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挑不出一点毛病,觉得这就是真道。可现在教会那么多人都没接受,我不忍心伤带领的面子啊。我该怎么办啊,求神引导我。弟兄知道我的情形不好后,第二天专程从外地赶来又给我交通了一天,我这时才定真了这步工作。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村的好多弟兄姊妹听了弟兄的交通后也都接受了全能神。

有一天,小姊妹正带我们吃喝神话,几个同工气势汹汹地闯进我家,进屋后,其中两个带领二话不说揪住小姊妹头发,按在地上就打,两个带领你一拳、我一拳,边打边骂骂咧咧地说:“你说神来了,让我看看……”好多话都难以入耳。小姊妹的衣服被拽破了,头发被抓乱了,小姊妹在两人的拳打之下没有一点反抗之力,只是说:“姨,姨,你们别动手,咱有话好好说,真理是心平气和得来的……”不等她说完,一个带领就说:“谁听你的,你这个死丫头,今天非把你交到公安局不可。”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便用力拉了那个带领一把,不小心把她拽倒了,那个带领却恶狠狠地说:“好哇你,你竟敢打我……”看到眼前的一切,我怔住了,我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两个人就是我以往所崇拜的带领,更不敢相信整天捧着圣经、在讲台上讲让人爱仇敌、让人谦卑忍耐的带领今天会一反往日的“温柔”,做出如此粗暴的举动。就在那一刻,我对她们彻底地失望了,她们爱仇敌的实际在哪里呀?再回想这一段时间我所接触到的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他们的一言一行都让我着实佩服,完全与谣言中说的大相径庭啊!经过这件事之后,我对全能神的工作更定真了,因为我在实际经历中亲眼看到:只有信全能神的人才有真正的爱的活出,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亲爱的弟兄姊妹,谣言中将信全能神的人视作恶魔,可我从所接触到的信全能神的人身上看到的最突出的一点就是——爱。马太福音7章17-18节里耶稣说过: “这样,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好树不能结坏果子,坏树不能结好果子。”要知道神就是爱,哪里有神哪里就有爱。是撒但就永远不会有爱的。没有神作工的人,即便平时伪装得挺好,一有合适的环境他的本来面目就会露出来的。我们应心思清明,仔细分辨分辨,这样才不至于偏离真道、失去蒙拯救的机会。感谢全能神拯救了我,他差遣他的使者用爱心感动了我,才使我以此认定了全能神就是独一真神。若没有这样的爱,我就会在黑暗中一直没有出头之日。弟兄姊妹,我用我的经历来告诉你: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河北省廊坊市 桂燕

相关内容

  •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若不是神的恩待和高抬,我这“圣经”的看家奴、撒但的帮凶真不配来到神面前。感谢神道成肉身,使我这个被撒但败坏至深的人蒙了极大的拯救。真心盼主重归的弟兄姊妹们,希望你们能以我为戒。神说: “你们不要因着末世要有假基督出现而盲目地定罪于神所发表的言语,不要因着怕受迷惑而做亵渎圣灵的人,这样岂不太可惜了吗?若你再三考察之后仍旧认为这些话不是真理、不是道路、不是神的发表,那你就是最终遭受惩罚之人,就是无福之人。这样的真理说得这么透亮、说得这么明白你都接受不了,那你不就是不配蒙神拯救的人吗?不就是没有福气归回到神宝座之前的人吗?好好想想吧!不要草率不要鲁莽,别把信神的事当作儿戏,应该为自己的归宿、为自己的前途、为自己的生命着想,不要玩弄自己,这些话你都能接受吗?”

  •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或许你听了真理的道看了生命的言语之后,认为这些话仅仅有万分之一合乎你的意思、合乎圣经,那你就在这万分之一的言语中继续寻求,我还要劝你做谦和的人,不要太自信,不要太自高。在你仅有的一点敬畏神的心之中将获得更大的亮光,你仔细考察反复揣摩,你就会明白这一句句言语到底是不是真理、是不是生命。

  •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全能神为人类忍辱含冤二次道成肉身来在污秽之地,受尽人的摧残,为的是将人类救起,使人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而残酷的人类却无情地推开神的拯救,将神一次一次地重钉在十字架上,误解、伤害神拯救人的一片良苦用心。但神却不与人斤斤计较,仍在默默作着他自己的工作,尽管人都不认识神,可神的工作却有条不紊地按照他的计划向前发展,正如神说:“天上的神来在一个最污秽的淫乱之地,从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无闻地受着人的摧残,受着人的欺压,但他从不反抗人的无理的要求,从不对人提出过分的要求,从不对人有无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劳任怨为人作着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导、开启、责备、话语熬炼、提醒、劝勉、安慰、审判、揭示。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生命?虽然将人的前途、命运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命运?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为了让人摆脱这苦难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势力的压制?哪一步不是为了人?谁能明白神的一颗慈母般的心?谁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九)》)

  •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他要寻找,寻找你的心,寻找你的灵,给你水给你食物,让你苏醒过来,不再干渴,不再饥饿。当你感觉到疲惫时,当你稍稍感觉这个世间的一份苍凉时,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随时都会拥抱你的到来。他就在你的身边守候,等待着你的回转,等待着你突然恢复记忆的那一天:知道你是从神那里走出来的,不知什么时候迷失了方向,不知什么时候昏迷在路中,又不知什么时候有了‘父亲’,更知道全能者一直都守候在那里等待着你的归来已经很久很久。他苦苦巴望,等待着一个没有答案的回答。他的守候是无价的,为着人的心,为着人的灵。或许这个守候是无期限的,又或许这个守候已到了尽头,但你应该知道,如今你的心、你的灵究竟在何处。

  • 全能神的爱征服了我的心

    我不由得想起几个月前的一幕幕:赵使女离开时,我帮着仆人散布谣言,封锁教会;过春节时那两个姊妹跟我谈神的工作,也被我无情地拒绝……想到这些,我心中真是懊悔万分,不禁失声痛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悖逆抵挡神的“罪证”,可是神却没有因我作恶多端而丢弃我,而是在我最痛苦的时候安慰了我,拯救了我。神对我的爱如此深切,若是我不能将弟兄姊妹带到神的面前,那将会留下永远的亏欠与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