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26

我叫卓爱艳,出生在基督教家庭,12岁就开始讲道,19岁就离开家走上了专职事奉神的道路。我上过神学,接触过很多国外的牧师和传道士,我总以这些为资本,再加上熟读圣经,凭着多年的作工经验和主给我的恩赐,高高在上,把主耶稣的二次再来定规在圣经和自己的头脑想象、观念当中。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疯狂抵挡长达六年之久的全能神竟是我日思夜盼的主耶稣,在这六年中不管我如何抵挡,神的手一直没有离开我……

那是1996年的一天,沈阳两个弟兄来到我们教会传神末世的福音,我毫不客气地把他们撵出了教会。因为我们的大仆人告诉我:现在有一伙人叫“东方闪电”的,他们到处传神来了,与圣经不符。他们还非常恶,是黑社会的,若你不接受他们的道就打断你的腿,挖掉你的眼睛,他们传的是另外一个福音,加拉太书1章9节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后来他们又多次找我交通,都被我拒之门外。

我们本派有一个接待主要同工的老姊妹李姨,我以往作工时曾在她家住了一年多的时间,李姨的人性特别好,对我犹如亲生女儿。1998年春季,我听说她接受了“东方闪电”就急忙赶过去与她交通,她不但不回转,反而还劝我接受。我一气之下把禾场从她家挪走了,并通告所有教会的人都弃绝她,并且警告弟兄姊妹谁若与她来往就在她罪上有份了。可老人不但没因我所做的记恨我,反而还不厌其烦地一次次到我家来给我传。开始我还给李姨点儿面子,后来我就不愿理她,生怕一时感情用事被“东方闪电”“迷惑”。记得有一次,老人来我家给我传神新工作,我说:“你这么大岁数了,脸皮是真厚啊!你明知道我不愿接待你,你怎么还来?”此时老人眼含泪水从包里拿出一本书,对我说:“爱艳哪!看看这本书吧!这是神的亲口说话,别再抵挡了。”我说:“你赶紧走!我不会看的,别白费口舌了。”老人见我还如此刚硬,就双手捧着书卷哭着说:“爱艳哪!听姨一句话吧!这真是神的说话呀!”我说:“你死了这条心吧!除了圣经我啥也不看,今天要不是看在你曾经接待过我的份上,我早就报‘110’了,你赶紧走吧……”在我的威胁之下,老人哭着把书收好,步履蹒跚地走了。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不知是一种什么滋味,但想起《晚钟》上说“东方闪电”的人最能软磨硬泡、献爱心,目的是想得到别人的同情,然后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以我对老人的所作所为并没有动心。

1998年8月中旬,我家孩子整天哭闹不止,不能回家,回家就哭,怎么哄也不好,还不能走重复路,只要是走过的路,他就哭闹着不走,上哪看都不好,所有同工为此禁食祷告也不行。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根本没有往悖逆抵挡全能神而遭到管教这方面想,反而变本加厉地在教会大肆宣传关于“东方闪电”的谣言,用手中的权势封锁教会,还捏造各种谎言说:“东方闪电”绑架人,把人弄到他们那,如不接受他们的道就把你的肋骨打断等等没影儿的事,并且带领弟兄姊妹念“咒诅单”(咒诅“东方闪电”的话),如果哪个人不念就把他赶出教会。我当时还以为这样做才是有忠心、有见识的仆人,神一定会加倍祝福我的。

可事实恰恰相反,1999年6月我丈夫得了结核性脑炎住进了医院,这期间传全能神新工作的人经常来与我交通,但我仍旧没有回转。8月份丈夫出院回家,以往的一位朋友领两个弟兄来我家,刚开始与他们交通还挺融洽,当弟兄说:“姊妹,我报给你一个好消息,末后有一个福音,就是启示录14章6节说的永远的福音,能使我们身体得赎。”我一听又是“东方闪电”,就说:“救恩只有一个,哪来的永远的福音。”不等他们说完我就赶他们走,并把手中拿着的桃子往弟兄的头上砸,可弟兄一点不生气,仍然和气地说:“姊妹,你应该到神面前寻求寻求,为什么家里会临到这些事?这里面都有神的心意呀!神多么希望你能醒悟,快快回转呀!”我说:“死都不用你们管!”朋友也劝我,这时我拿起电话要打“110”,朋友哭着与弟兄一起走了,望着他们远去的背景,我心里没有一丝责备。从那以后我丈夫的病情又恶化了,到长春检查后确诊是脑瘤,医治无效于2000年11月2日去世了。这对于年仅32岁的我打击太大了,我想:自己信主信得这么诚心,光讲道就有20年了,教会建了20多处,信徒达到上千人之多,我怎么还遭到如此祸患呢?我不敢埋怨,没有办法又重新站起来讲道,可我觉得没有能力,没道可讲。加上生活的压力(给丈夫治病欠下了外债),我就开了一家饭店,由于经营不善赔了两万多元钱,一股火使我病倒住进了医院,我整天不吃不喝还睁不开眼睛,口里往外流血,大夫也诊断不出是什么病,只说是很严重。在我住院期间,传全能神工作的几位姊妹经常来看我,她们对我的照顾真是无微不至,不管我对她们的态度如何,她们对我的爱总是持之以恒。其中有一位乔姐,不管工作多忙,她总是在家做一些可口的饭菜拿来给我吃,并且总是给予我安慰、鼓励,使我一颗冰冷的心感觉到了一份真爱。为了减轻我经济上的负担,乔姐还把我接到她家住,这使我心里十分感激。

2002年12月5日,天下着雪,乔姐家来了两个弟兄,其中有一个岁数大一点的,全身是雪花,眉毛、胡子上也是白霜,像是走了很远的路,进屋后弟兄便说:“姊妹平安,我们来想与你交通交通。”我一听心想:完了!又来给我传新工作来了。我连忙拿起毯子说:“我难受想休息,别打扰我。”这时弟兄诚恳地说:“姊妹,我们信的是一位神,还有圣经作尺子,合乎圣经就接受,不合乎圣经你就不听,今天咱们交通不离开圣经,你看怎么样?”我一听,话都说到家了,只好勉为其难地说:“我提几个问题,你如果交通得在理,我就接受。”弟兄高兴地说:“行!你问吧!”

“第一,罗马书10章9-10节说:‘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他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我已经得救了,你们为什么还总给我传?有那么多不信主的你们为什么不去传?哥林多前书3章11节说:‘因为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你们今天不是另立根基了吗?”弟兄和蔼地说:“人被造后是有灵、有魂、有体,充满生机的活人,被神放在伊甸园中生活,是圣洁的,可以与神面对面说话,自从人类被蛇引诱吃了禁果后,人的灵魂体就落入了撒但的手中任其践踏,但神不忍心将自己亲手造的人类毁灭,所以开始了他六千年拯救人类的工作。起初神在人中间作的是律法时代的工作,是从正面来带领人,让人学会做人,学会生活,明白耶和华的道,那时神是在经过败坏很浅的人身上作工,不谈什么变化性情,不谈什么生命长进,只要人守住耶和华所吩咐的一切诫命,这就是人的义了。(申6:25)这并没有达到神拯救人的目的,所以神在恩典时代又开展了一步新工作,就是借主耶稣上十字架把我们的灵魂从撒但的手中拯救出来(雅1:21;彼前1:9),今天我们如果光灵魂得救,那就恢复不了起初圣洁的人类,就见不到主的面,(来12:14)所以神又给我们预备了末世的救恩,(彼前1:5)为的是使我们的身体得赎,(罗8:23)也就是使人灵魂体全然成圣,(帖前5:23)这才是神完整的救恩。正如神说:‘第一次道成肉身是将人从罪中赎出来,是借着耶稣的肉身来将人赎出来,就是将人从十字架上救了下来,但是撒但的败坏性情仍在人的里面存在。第二次道成肉身不再是作赎罪祭了,而是将那些从罪中赎出来的人彻底拯救出来,让那些罪得赦免的人能够脱离罪,得着完全的洁净,达到性情变化而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归到神的宝座前,这样人才完全圣洁了。’‘人犯罪能借着赎罪祭而得着赦免,但究竟如何能使人不犯罪,使人的罪性完全脱去,使人的罪性能够有所变化,对这个问题人没法解决。人的罪是得着了赦免,这是因着神钉十字架的工作,但人仍旧活在老旧的撒但败坏性情之中,这样,就得把人从撒但的败坏性情之中完全拯救出来,让人的罪性完全脱去,而且不再发展,使人的性情都能达到变化。这就需要让人明白生命长进的路,让人明白生命之道,明白性情变化的途径,而且让人都按着这路去实行,达到人的性情逐渐变化,活在光的照耀之下,让人所做的凡事都合乎神的心意,让人脱去撒但的败坏性情,让人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达到人能完全从罪中出来,这样,人才得着了完全的救恩。’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四)》)”念完神话弟兄接着说:“至于你信了主我们为什么还总给你传?这是因为神末后所作的是把属他的羊都找回来归为一群。(约10:16)神要把羊归为一群,难道我们还不让吗?各宗各派的带领都说自己是本会的牧羊人,其实真正的牧羊人是神自己,人谁配牧养呢?因此在耶稣基督宝血救赎的基础上合一、洁净、成全,不是另立根基。因这末后的救恩是给信耶稣的人预备的。(彼前1:5;5:10)”我听得心服口服,无可反驳。我接着又问了第二个问题。

“希伯来书13章8节,‘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你们怎么说耶稣时代过去了,你们不是把基督的福音更改了吗?”弟兄笑着说:“咱们来看诗篇146篇6、10节,‘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他守诚实,直到永远……耶和华要作王,直到永远。锡安哪,你的神要作王,直到万代。’律法时代到耶稣基督一来就结束了,耶和华说要作王直到万代,也没到万代就有了新约,难道神作错了吗?咱们再看以赛亚书43章10-11节,‘……我就是耶和华,在我以前没有真神,在我以后也必没有。惟有我是耶和华,除我以外没有救主。’ 那怎么在耶和华以外又有了耶稣救主了呢?其实神作工说话都是根据本时代说的,我们不能把神定规在旧约,也不能把神定规在新约,说主耶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是指神永远是神,他的实质不会变,神永远不会变成撒但,神怎么作都是拯救人,这个核心、宗旨永远不会变,他拯救人的心意永远不会变;但神的工作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就像律法时代会发展到恩典时代,恩典时代又会发展到国度时代,神拯救人的工作一共分为三步,之后撒但被毁灭,神与人一同进入神的国中安息。正如神说:‘神的作工在一直向前发展,虽然作工的宗旨不变,但他作工的方式在不断地发生变化,这样那些跟随神的人也在不断地变化。神的作工越多人对神的认识就越全面,而且人的性情也随着神的作工在相应地变化着。但因着神的作工总是在变化,那些不认识圣灵作工的人、那些谬妄的不认识真理的人都成了抵挡神的人。神的作工总是不符合人的观念,因他的作工总是常新不旧,他不重复旧的工作,而是作他以前从未作过的工作。因着神不作重复的工作,又因着人总是用以往的神的作工来衡量神今天的作工,所以神的每一步新时代的工作都很难开展,人的难处太多了!人的思想太守旧了!人都不认识神的作工,但人又都定规神的作工。人离开神就失去了生命、失去了真理、失去了神的祝福,但人又都不接受生命,也不接受真理,更不接受神对人类的更大的祝福。人都想得着神但又不容许神的作工有变动,那些不接受神新工作的人都认为神的工作是一成不变的,都认为神的工作总是停滞不前。他们认为只要守住律法就能得着神永远的救恩,他们认为只要悔改认罪就能永远满足神的心意。他们认为神只能是律法下的神,神只能是为人钉十字架的神,认为神不应该也不能超越圣经,就他们的“认为”将他们牢牢地钉在了旧的律法之下,钉在了死的规条之中。’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弟兄读完神话又谈了许多,使我明白了神作律法、恩典、国度三个时代工作的内幕、意义与宗旨,对于圣经的奥秘也明白了一些,最使我激动不已的是我苦苦盼望的主耶稣真的回来了,当弟兄郑重地把小书卷递给我时,我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水一样涌了出来,手捧着这本被我多次弃绝的神的亲口发声,不禁大哭起来,此时我真恨自己实在是愚昧瞎眼,为何不早醒悟,错过了多少良机,信神不认神,整整抵挡神的末世作工六年之久,真是太悖逆了,对传这步工作的弟兄姊妹更是“刀枪棍棒举”,我简直没有一点人性,神培养我多年,可我却用神给我的反过来抵挡神,亵渎神,是十足的当代“法利赛人”。我亲身体尝到了,全能神真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我的铁石心肠终于被神的爱感化了!

如今我接受全能神作工快一年了,在这期间,我真正看到了全能神的奇妙作为,领略了他的智慧全能,也看到了神为人真是用心良苦,越发感到自己被撒但败坏得太深,不配承受神这么大的救恩,我只愿把自己的余生全部献给神,虽不能还报神爱的万分之一,但也愿神那颗忧伤的心得着一点安慰,好弥补一点儿我以往的罪愆。

吉林省敦化市 卓爱艳

相关内容

  •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全能神为人类忍辱含冤二次道成肉身来在污秽之地,受尽人的摧残,为的是将人类救起,使人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而残酷的人类却无情地推开神的拯救,将神一次一次地重钉在十字架上,误解、伤害神拯救人的一片良苦用心。但神却不与人斤斤计较,仍在默默作着他自己的工作,尽管人都不认识神,可神的工作却有条不紊地按照他的计划向前发展,正如神说:“天上的神来在一个最污秽的淫乱之地,从不喊冤,也不埋怨人,而是默默无闻地受着人的摧残,受着人的欺压,但他从不反抗人的无理的要求,从不对人提出过分的要求,从不对人有无理的要求,只是在任劳任怨为人作着一切人所需的工作:教导、开启、责备、话语熬炼、提醒、劝勉、安慰、审判、揭示。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生命?虽然将人的前途、命运挪去,但神所作的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命运?哪一步不是为了人的生存?哪一步不是为了让人摆脱这苦难而又漆黑如夜的黑暗势力的压制?哪一步不是为了人?谁能明白神的一颗慈母般的心?谁能理解神那急切的心?”(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作工与进入(九)》)

  •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末世的基督带来的是生命,带来的是长久的永远的真理之道,这真理就是人得着生命的途径,是人认识神被神称许的唯一途径。你若不寻求末世的基督供应的生命之道,那你就永远不可能得着耶稣的称许,永远没资格踏入天国的大门,因为你是历史的傀儡,是历史的囚犯。被规条、被字句、被历史的枷锁控制的人永不能得着生命,永不能得着永久的生命之道,因为他们得着的只是持守了几千年的污浊之水,而不是从宝座之上流出的生命之水。没有生命之水供应的人永远是死尸,永远是撒但的玩物,永远是地狱之子,这样,还能见到神吗?你只求能守住历史,只求能原地踏步保持原状,却不求改变现状淘汰历史,那你不就是永远与神为敌的人吗?神作工的步伐浩浩荡荡,如汹涌的浪涛,如翻腾的响雷,而你却坐以待毙,守株待兔,这样怎么能算是跟随羔羊脚踪的人呢?怎么能说明你守住的神是常新不旧的神呢?

  • 真理与事实让我定真了独一真神——全能神

    在国度时代神用话语来开辟时代,用话语来改变作工方式,用话语来作整个时代的工作,这是话语时代神作工的原则。他道成肉身站在不同的角度说话,使人真正看见了话在肉身显现的神,看见了神的智慧与奇妙。这样作工是为了更好地达到征服人、成全人、淘汰人的目的,这才是话语时代话语来作工的真实含义。

  •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祷告中,我第一次仆倒在全能神面前,声泪俱下地懊悔自己:全能神哪!我是个抵挡你的罪恶之人,是一个心灵冰冻已久毫无一丝知觉的麻木之人。是神你以你极大的慈爱和怜悯,没按我的恶行待我,是你不厌其烦地差遣你的使者把你的爱传递给我这愚昧瞎眼的谬妄人,是你的爱熔化了我的心,是你又给了我新的生命,使我这枯骨得以复活。神哪!我一个蚂蚁不如的小小受造之物本无法还报你的爱,但我愿把自己向你全部交托,让我的一切任由你安排掌握,愿为你旨意的通行,把你对人类的爱向更多的人传播。

  •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救主早已驾云重归了,我却不认识,犯了空守耶稣的名,却不择手段地抵挡耶稣实质的错误。我真恨自己瞎眼,更恨自己狂妄自是,没有分辨,信神仰望人,听信谣言。按我所作的恶就是现在遭神击杀,我也得喊神是公义的,但神却没有按着我的所作所为待我,而是借着弟兄姊妹竭力地拯救我,我真是不配承受神这么大的爱。神啊!我实在太亏欠你,我愿用自己毕生的精力来报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