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考察主耶稣的再来,只根据圣经预言却不寻求听神的声音,这种实行法错在哪里?

神话答案:

“咱们先别对号,看看圣灵怎么作,用真理来对照我们所走的路是否是圣灵的工作,用圣灵工作来检验我们所走的路对不对。至于哪句话没应验,哪句话应验了,我们人别插手,我们最好还是说说圣灵作的工作,说说神现在的最新工作。圣经那是当时先知传达的神的话、神使用的人写的话,只有神自己能解释那些话,只有圣灵能显明那些话的意思,只有神自己能够揭开那七印,展开那书卷,你说你也不是神,我也不是神,谁敢随便解释神的说话呢?你敢解释那话吗?就是先知耶利米来了,约翰来了,以利亚来了,他们都不敢解释那些话,因为他们都不是羔羊,只有羔羊自己能揭开那七印,展开那书卷,除他之外无人能解释他的话。……

……末世只是末世,只是国度时代,并不代表恩典时代,也不代表律法时代,只是在末世把六千年经营计划的所有工作都向你们显明了,这就是奥秘打开了。这样的奥秘是任何人都打不开的,人对圣经再了解也不过是字句,因人不明白圣经的实质,人看圣经或许能领受一些真理或解释一些字句,抠一些名章、名句,但就这些字句中间包含的意思人永远也解不开,因为人看见的都是死的字句,并不是耶和华作工的画面与耶稣作工的画面,人也没法解开这些工作的奥秘。所以,六千年经营计划的奥秘这是最大的奥秘,是最隐秘的,人根本测不透,神的心意谁也不能直接明白,除非他亲自向人解释、向人打开,否则,这些对人将永远是‘谜’,永远是封闭着的奥秘,不用说宗教界的人士,就你们这些人若不是今天告诉你们,你们也不会明白的。就这六千年的工作比那些所有的先知预言还奥秘,是创世到现在最大的奥秘,历代先知都测不透,因为这奥秘只在末了时代才打开,在这以先并没有打开过。你们若明白这奥秘,若能全部领受,那所有的宗教人士都会被这奥秘征服的,只有这才是最大的异象,是人所最盼望明白的,但又是人最不清楚的。”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道成肉身的奥秘(四)》

“当时犹太人都看旧约圣经,他们也知道以赛亚预言过有一个男婴降生在马槽里,为什么他们明知道有这样的预言还逼迫耶稣?这不都是因为他们悖逆的本性与不认识圣灵工作的缘故吗?当初的法利赛人认为耶稣作的与他们所知道的预言里的男婴并不相同,今天的人又因着道成肉身的神不按着圣经作工而弃绝神,他们悖逆神的实质不都是相同的吗?你能做到凡是圣灵工作你就一律接受吗?是圣灵工作那就是‘流’对,你就该毫无一点顾虑地接受,不该挑挑拣拣地接受。在神的身上你多长几分见识,多长几个心眼,这不是多此一举吗?你该做到勿须找更多的圣经根据,只要是圣灵工作你就接受,因为你信神是跟随神,你不该来考察神。你不该为我找更多的根据来证明我是你的神,你应会分辨我对你有无益处,这是最关键的。即使在圣经里找出更多的确凿的证据,也不能将你完全带到我的面前,你只是在圣经里活着的人,却不是在我面前活着的人……圣经里虽然预言了要有一男婴降生,但因着人不认识神的作工,所以,谁也看不透那个预言要应验在谁身上,致使那些法利赛人都抵挡耶稣。有些人知道我作的对人都有益处,但他总认为我与耶稣是两码事,格格不入。耶稣当时只说在恩典时代门徒该怎么实行、该怎么聚会、怎样祷告祈求、怎样对待人等等一系列在恩典时代的道,他作的是恩典时代的工作,他只论到当时门徒当怎么实行,当时跟随他的人该怎么实行,他当时只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并不作末世的工作。在律法时代耶和华制定旧约的律法,他怎么不作恩典时代的工作呢?他怎么不提前把恩典时代的工作都说透呢?这不都有益于人的接受吗?他只预言了要有一个男婴降生担当政权,但并没有提前作恩典时代的工作。神作每一个时代的工作都是相当有界限的,他只作本时代的工作,并不提前作下一步的工作,这样才能突出他在每一个时代的代表性的作工。耶稣当时只说了末世有什么预兆,只说当时怎么忍耐,怎么得救,该怎么悔改、认罪、背十字架、受苦,并没有说末世的人该怎么进入,怎么追求能满足神的心意,这样你若在圣经里找神末世的作工不就是谬妄吗?你只捧着圣经能看出什么东西来?无论是解经家、讲道家,谁能预先把今天的工作看透?”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将神定规在“观念”中的人怎能获得神的“启示”呢?》

“神在每一步工作中,并不是来专门应验古先知的预言,他不是来守规条或是来有意成就古先知的预言的,但他所作的又并不打岔古先知的预言,也并不搅扰他以往的工作,他作工的突出点就是不守任何规条,作他自己该作的工作。他不是先知,也不是预言家,而是‘实干家’,实实际际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来开辟他新的纪元,开展他的新工作。当然,耶稣来了作工作也应验了不少旧约古先知说的话,那现在作的工作也应验了旧约古先知的预言,只不过今天不与你翻那‘老黄历’罢了。因为有更多的工作需我作,有更多的话需对你们讲,这些工作、这些说话比起解释那些圣经章节重要多了,因为那工作对你们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多大的价值,不能帮助你们、变化你们,我要作新的工作,并不是为了应验圣经的任何一个章节。假如神来在地上作工单是为了应验圣经古先知的话,那你说到底道成肉身的神大还是古先知大?到底是古先知支配神,还是神支配古先知呢?这话你当怎样解释呢?”

摘自《话在肉身显现·称呼与身份的说法》

如今灾难频发,主来的迹象已出现,你想知道迎接主再来的路途吗?专题讲道,为你解答。
与我们联系
通过Messenger与我们联系

相关内容

两千年来人信主都是根据圣经,但接受全能神末世作工后都注重读全能神的话,那到底该怎么正确对待圣经、使用圣经?信神必须根据什么走信神的路才能达到蒙神拯救?

“你要走今天的新路,你就得从圣经里走出来,超越圣经记载的预言书或历史书的范围,这样才能将新的路走好,才能进入新的境界里、新的作工里。你得明白现在为什么不让你看圣经,为什么在圣经以外又另有工作,为什么不在圣经里找着更新、更细的实行,而是在圣经以外又有了更大的工作,这些都是你们当明白的。”

宗教界的牧师、长老常常讲解圣经中人的话,尤其是保罗的话,并不传扬主的话,不讲主耶稣的心意,这是事实。但是有一点我还不明白,圣经不都是神所默示的吗?圣经里的话不都是神的话吗?你们为什么把圣经中人的话和神的话分得那么清楚呢?难道圣经中人的话不是神所默示的吗?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这句话到底是谁说的?你们清楚吗?到底是神说的还是人说的?你们根据什么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这话不是耶和华神说的,也不是主耶稣说的,更不是圣灵说的,而是保罗说的。保罗不是基督,他只是一个败坏的人,他怎么能知道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呢?

你们说《话在肉身显现》是神新的说话,可启示录里明明说:“我向一切听见这书上预言的作见证,若有人在这预言上加添什么,神必将写在这书上的灾祸加在他身上……”(启22:18)这不是加添圣经吗?

另外约翰说这话的时候,还没有新约圣经。新约圣经是在主后三百多年才形成的,启示录是主后九十年左右约翰在拔摩海岛看见异象后记载下来的,很明显,约翰所说的“这书”是指启示录这卷预言书,而不是指整本圣经说的。

宗教界多数人都认为,圣经就代表主,信主就是信圣经,信圣经就是信主,离开圣经就不叫信主。请问这样信主是否合乎主的心意呢?

到底什么是信主?什么是信圣经?圣经和主是什么关系?是先有主还是先有圣经?到底是谁在作工拯救人?圣经能代替主作工吗?圣经真能代表主吗?迷信圣经、崇拜圣经代表信神、敬拜神吗?持守圣经能代表实行神的话、经历神的话吗?持守圣经能代表遵守主道吗?把圣经看得高于一切能代表尊主为大、敬畏主、顺服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