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我找到进天国的路了(上)

40

秦皇岛 陈艾

我从小随父母信主,眼看着就要步入老年,虽然信主信了一辈子,但到底怎样才能脱罪进天国,这个问题就像一个解不开的谜团一样一直困扰着我,令我感到迷茫、痛苦。我多么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找到脱罪进天国的路,这样到死时也能给自己的一生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最后能安然见主。

主耶稣叩门

为了解决这一困惑,我努力地查考圣经,从旧约翻到了新约,又从新约翻到了旧约,圣经翻了一遍又一遍,但终究没有找到准确的答案。无奈之下,我只好努力地按照主的教导行事为人,因为主说:“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太11:12)可在现实生活中我却发现,无论我如何努力,还是达不到主所要求的标准。就像主说的:“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太22:37-39)主要求我们达到爱神,弟兄姊妹之间也要彼此相爱,但就这一个“爱”字,我怎么也达不到,因为我爱家庭的心大过爱主的心,对弟兄姊妹也不能做到真正的爱人如己,相反,我还经常为了利益与人斤斤计较,不能做到包容、忍耐,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能得救进天国呢?而且关于进天国,主耶稣还说了很多的话,如:“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太18:3)“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太5:20)等等这些话我都行不出来,我还常常说谎,遇到不顺心的事时还能埋怨主,心思意念里还有诡诈、欺骗,整天在罪里打滚,犯罪认罪、认罪犯罪。主是圣洁的,经上也记着“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像我这样满身污秽的人怎么能得救进天国呢?为此我感到很苦恼。但每当看到罗马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中保罗所讲的因信称义的道:信而受洗,必然得救,我们信主心里相信口里承认就已经因信称义,永远得救了,主再来我们肯定能被提进天国,我心里就特别高兴,觉得自己不必为进天国犯愁。可又想起主说过的天国是靠人努力才能进去的话,心里就感觉不踏实,进天国真的因信称义这么简单吗?尤其是每当看到那些很虔诚的老前辈在临终前都感到忐忑不安,甚至泪流满面,没有一个是高高兴兴走的,我不禁思考一个问题:如果真如他们所说因信称义就可以进天国,为什么他们在面对死亡时会神色惶恐?看来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得没得救,死后又将去向何方!我反复琢磨着主耶稣的话,又琢磨着保罗说的话,发现保罗的话和主耶稣的话大不一样!如果按保罗所说的,人因着信主就被称为义,那没有一个不得救的。但主耶稣为什么又说“天国又好像网撒在海里,聚拢各样水族,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太13:47-48)这话呢?为什么主末世再来的时候还要分别麦子稗子、绵羊山羊、善仆恶仆呢?从主的这些话中,不就证明信主的人并不是都能进天国吗?对于“我到底得救了没有,我以后能不能进天国”这个问题,仍像谜一样萦绕在我心头,令我困惑不解。

撒网的比喻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又查阅了各个时期属灵名人的著作,可是书里的内容大多是罗马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中有关因信称义方面的解读,没有一本书能够解决我的困惑。之后,我开始四处拜访主内有名的老前辈,又参加了很多派别的聚会,但发现他们说的都是大同小异,进天国的奥秘谁也说不清楚。后来我找到一个外国的新兴教派,心想:新兴教派也许有新的亮光。于是,我兴致勃勃地参加了他们的聚会。刚开始听的时候,我觉得他们讲的有亮光,但听到最后,发现他们讲的还是因信称义的道,我感到很失望。聚完会我找到主讲牧师,问道:“牧师,您讲的‘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我没听明白,你能再给我交通交通吗?”牧师说:“这个问题很好明白,罗马书记着说:‘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罗8:33、34)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作了永远的赎罪祭,担当了我们一切的罪,也就是说,我们过去的罪、现在的罪以及将来未犯的罪全被赦免了。所以我们在基督里永远被称为义了,主都不定我们的罪了,又有谁能控告我们呢?所以咱们不要对进天国失去信心哪。”牧师的话让我更加不解,我继续问道:“可我记得希伯来书中说:‘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来10:26)那这句话该怎么解释呢?”牧师的脸红了一阵,没有再说什么,这个问题也就不了了之了。这场聚会不但没打开我的心结,反而加增了我的烦恼:“我信主几十年,难道最终也要白信一场吗?如果弄不明白将来我的灵魂是否会归到主那里去,那我不还是稀里糊涂地信了一辈子吗?”于是,我又踏上了四处寻求的路。

2000年3月,我参加了神学院学习,这个神学院是外国人办的,我满以为外国人讲的道高,一定能解决我的困惑,于是我下决心一定要把得救进天国的问题弄明白。可没承想,我满怀信心地学习了两个多月后,发现牧师讲道都是一些老生常谈的内容,一点新意都没有。在这两个月的学习中,我根本没听到一场生命的道,也没看着一篇属灵的文章,我的困惑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使我的心更加烦乱,我不禁感到困惑:“我来了两个多月究竟得到了什么?信神如果得不着生命,再继续学下去又有啥价值?”

宗教祷告

一天晚饭后,我向牧师寻求交通。我说:“牧师,我们上神学就讲这些呀?能不能讲讲生命的道啊?”牧师信誓旦旦地说:“我们上神学不讲这些讲什么?你就安心在这里学习吧!我们这儿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组织,在国际上是公认的。在这里培养你三年,发给你国际牧师证书,你走到哪儿,哪儿都承认,到时你就可以拿这个国际牧师证书到世界各国传福音、建立教会。”牧师的话让我感到很失望,因我不想当牧师,我只想知道怎么才能进天国。于是我问他:“牧师,这个牧师证书这么好使,那我拿牧师证能进天国吗?”牧师一听这话立马就不吱声了。我继续问他:“牧师,听说您从小就信主,到现在已经几十年了,那请问您得救了吗?”他回答道:“得救了。”我又问:“那您能进天国吗?”他胸有成竹地说:“当然能进了!”“那请问您根据什么说您能进天国了?您胜过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了吗?您爱人如己了吗?您圣洁了吗?想想咱们还常常身不由己地犯罪,违背主的教导,天天活在白天犯罪、晚上认罪的光景中,咱们这样浑身是罪能进天国吗?神是圣洁的啊,您说非圣洁能进天国吗?”经我这么一问,牧师的脸憋得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牧师的表现让我特别失望,我觉得再在这里学下去也无法明白得生命进天国的奥秘,于是便离开神学院返乡了。

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觉得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心想:“我到外国牧师办的神学院也没有寻求到脱罪进天国的路,我还要到哪里寻求呢?”想到这儿,我真是感觉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这时老父亲和老牧师临终前泪流满面的画面不由得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想想他们讲了一辈子因信称义、死后进天国的道,最终却抱憾而终,如今我信主一辈子也天天给别人讲死后进天国,可到现在对于怎么进天国我还是模糊不清,难不成我也要像他们一样带着遗憾走吗?伤心之余,我突然想起主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太7:7)对啊,主是信实的,不行!我不能放弃!只要我一息尚存,我还要寻求进天国的路。于是我来到主面前祷告:“主啊!我四处寻求脱罪进天国的道,却没有人能解决我的问题。主啊!我该怎么办呢?作为一名讲道人,我天天给弟兄姊妹讲要好好追求,忍耐到底,当我们死后主就会把我们接到天国,可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怎么才能脱罪进天国,那我不就成了瞎子领瞎子,把弟兄姊妹都带到坑里了吗?主啊!我该去哪儿寻找进天国的路呢?求你引导我!”

回到家后,我听说许多教会中的好羊、头羊都被“东方闪电”偷走了,好多人说他们的道有新的看见、新的亮光,就连老牧师听了都特别佩服。每每听到这些,我总会想:“看来‘东方闪电’的道讲得的确是高,可惜我怎么就没有遇到过信‘东方闪电’的人呢?如果有一天我能接触到他们那该有多好啊!到时候我一定得好好听听,寻求寻求,看看他们的道到底高在哪儿,能不能解决我多年的困惑。”

有一天,一教会带领告诉我说:“某某教会又有很多好羊被‘东方闪电’偷走了,现在各个派别都在加紧封锁教会,咱们也要叮嘱弟兄姊妹千万不要接待‘东方闪电’的人,更不要听‘东方闪电’的道,要是信徒都去信了‘东方闪电’,那咱们还给谁讲道啊?”听了这些话我心里很反感,心想:“教会是敞开的,为什么要封锁呢?你们为什么不让接待远方的陌生人呢?经上说:‘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来13:2)亚伯拉罕接待了陌生人,得到神的祝福,百岁得子;罗得接待了两个天使被救出了所多玛;妓女喇合接待了以色列的探子,全家得救;一个穷寡妇接待先知以利亚,避开了三年半的饥荒。这么多人没有一个因接待远方陌生的客旅而受害的,反而都得到了神的祝福,可见接待陌生人是合主心意的。可你们为什么却违背主的心意大肆封锁教会呢?”想到这些我摇了摇头,对姊妹说:“咱们这样做不合主的心意,我们的教会是神的教会,是敞开的,无论是谁只要是交通信主的事我们都应该接待,虚心寻求、共同探讨,这样做才符合主的教导。”

相关内容

探寻进天国之路(有声读物)
什么样的人才能进天国
基督教会电影《这是何等悦耳的声音》精彩片段:罪得赦免后能直接被提进天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