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

12 叩门,就必给开门

中国 倾听

1989年,我随母亲接受了主耶稣的福音。信主后,我常常聚会、读经,知道是神创造了天地万物,是神创造了人类,也是神在供应着人类的一切。那时,讲道人常给我们讲:“无论有什么难处,只要我们向主祈求,主就会帮助我们。因为主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太7:7-8)主是信实的,我们有了难处向主祷告,主就会垂听我们的祷告,借着圣经跟我们说话,带领我们渡过一切的难关……”从那以后,无论是人生大事还是生活中的小事,我都向主交托。主果然垂听我的祷告,借着圣经上的话引导、带领我,使我在临到的问题、难处上知道该怎么做、怎么行,因此我把圣经看得越来越宝贵,走到哪儿都背着,形影不离。

1997年9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像往常一样来到聚会点。讲道的老姊妹说:“感谢主的恩待,今天我请了两个小姊妹给咱们交通,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我一直很崇拜这个老姊妹,她十八岁信主,今年六十八岁了,信主五十年翻破了三本圣经,她对圣经那是相当精通啊,可今天她竟让两个二十多岁的小姊妹给我们讲道,她们才信几天主?能给我们讲什么道呢?我心里很不服气,但因是老姊妹推荐的,我也就没说什么了。当小姊妹教我们唱启示录22章1至5节《一道生命河的水》时,我觉得这首歌既新鲜又好听,所以心情平和了许多。接着,她们又教唱了一首新歌《全能神已显现在世界的东方》,我觉得这歌也挺好,既有气氛又带有活力,与教会以往唱的歌相比更能给人信心。此时我心里对两个姊妹也不那么抵触了。可不一会儿,小姊妹却见证主耶稣已经回来了,还说神在末世又一次道成肉身成为人子显现作工了,在主耶稣救赎工作的基础上作了一步话语审判洁净人的工作,亲自打开了小书卷……姊妹在说话间放下了圣经,拿出一本《羔羊展开的书卷》,我心里一下子就翻腾起来:这些人信主居然把圣经放下了,这肯定不对!哪有信主不看圣经的?圣经是我们信主的依据,到任何时候也不能不看吧!我正要反驳她们,但一看老姊妹频频地点着头,我就把话咽了回去。想到老姊妹若认同她们所讲的,那以我懂的这点圣经知识怕是驳不过她们,自己反倒难堪,不如等她们走后再找老姊妹谈。信主离开圣经肯定不对,因为经上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圣经既是神所默示的,就代表神的心声,是否遵守圣经,可是关乎到我们是得福还是受祸的大事,这件事含糊不得,可不能让这两个小姊妹把我们给误导、带偏了。我心里一直很慌乱,揣着一肚子的不安,好不容易等到了散会,我看了看老姊妹,她似乎很认同小姊妹的交通,始终显得沉稳又喜悦,我心里不由得嘀咕:你怎么不说话啊?就由着她们离开圣经讲道吗?你还是主的好管家吗?

回家的路上,我越想越着急:我看了七八年圣经,现在竟然有人让我们把圣经放下,而老姊妹听了这话居然跟没事似的,这怎么能合乎主的要求呢?可教会的弟兄姊妹大部分都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如果我不接受的话,万一主真的回来了就是全能神,我不就错过迎接主来的机会了吗?但转念又一想:我可不能跟他们一样接受全能神的话而放下圣经,这可怎么办呢?因着心里不安,脚下的路似乎也变得凹凸不平,我慌慌张张地回到了家。丈夫见我神情慌张,忙问我:“你怎么心神不定的?有什么心事吗?”“唉!别提了,今天教会来了两个小姊妹给我们讲道,她们说主耶稣已经回来了,打开了小书卷,这不,还给我们每人发了一本书,说这是神的新说话,让我们以后就看这本《羔羊展开的书卷》。你说咱们信主多年,一直都看圣经,这圣经给咱们带来多少益处啊,咱们什么时候也不能放下圣经呀!”丈夫也惊奇地说:“噢,有这样的事?”丈夫沉思了一下说:“我觉得你说得对,咱对主得有良心,信神就得看圣经,什么时候也不能离开圣经。”丈夫肯定的回答更给了我持守圣经的信念。

晚上,我跪在圣经面前急切地向主祷告,求主看护他的羊,别让人给偷走了。此后的几天,我依然读圣经。到了星期天,我带上圣经提前出发,也把这本《羔羊展开的书卷》放进了包里,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这本书,想听听老姊妹和大家的意见。见到老姊妹,我把自己的观点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老姊妹听后笑了笑,说:“姊妹啊,这确实不是一件小事,需要我们慎重对待。如果我们在对待主来的事上盲目地下断案,就很容易得罪主。你多在主面前诚恳地祷告,相信主必开启光照,让我们明白他的心意。”我没想到老姊妹会说这话,但看到老姊妹的态度,似乎她对这件事已有了定论。晚上,我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想到老姊妹信主多年是个有分辨的人,当年教堂混乱,她能在牧师长老的逼迫排挤中,借着祷告寻求神的心意,毅然放下在三自教堂的地位加入家庭教会,冒着被抓坐牢的危险继续事奉主。我对老姊妹很尊重、佩服,相信这次她也不会不经过祷告寻求就随意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可是这本《羔羊展开的书卷》离开圣经了,怎么说也不对啊!主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这时,我想到老姊妹的嘱咐:看不明白的事,要多祷告寻求。于是,我就跪在主面前向主祷告:“为我们创始成终的恩主耶稣基督啊,现在弟兄姊妹都放下圣经,看起了《羔羊展开的书卷》,还说这是你的新说话,主啊!多少年来,所有信主的人哪有离开圣经的,可现在聚会交通的都不是圣经里的内容了,主啊!我该怎么信你呀?求你指引我前行的方向,因你是我脚前的灯,路上的光,我愿等候你的引领。”

此后,我仍然带着圣经去聚会,当听到聚会交通的内容与圣经的话相符时,我就勉强接受一点,不符合圣经我就当没听见,同时我也在等待着弟兄姊妹“醒悟”过来的那一天。但接下来我却发现弟兄姊妹的情形越来越好,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喜悦之情,而我的心情却是越来越沉重,只是强装笑脸迎合着弟兄姊妹的问候。这天聚会,弟兄姊妹都在兴致勃勃地交通对全能神话语的领受与认识,一个个高兴得像得着了宝贝似的,而我几乎听不懂他们的交通,呆若木鸡,一句话也搭不上,只能傻乎乎地站在一边,我心里感到很悲哀、很难受,只能在心里向主呼求:“主啊!以往你是那样恩待我,常常开启我,现在你怎么不开启我了呢?难道你不要我了吗?主啊,你是我唯一的盼望,求你不要丢下我……”虽然我努力地向主呼求,可却感觉不到主的一点回应与安慰。我的心凉了,主不要我了……

回到家,我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悲痛,趴在床上向主失声哭诉:“主啊,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不会放下圣经远离你。但我信你多年,从未感到心里这样的黑暗。主啊!求你不要向我掩面,求你怜悯我。弟兄姊妹都说这新说话是你再来的发声,读了这些话都有了很大的收获,都活在欢喜快乐中,而我却落在黑暗中感受不到你的同在。主啊!我心里很痛苦,也很迷茫,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一切,主啊,这本《羔羊展开的书卷》真的是你再来的发声吗?若真是你的发声,求你开启引导我!让我能听懂你的声音,我也愿意跟随你!”当我祷告到这里时,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幅主耶稣站在门外叩门的画面,似乎主已经在门外等待了很久。我心里一惊,猛然意识到是我把主关在了门外,顿时自责、懊悔、亏欠的泪水夺眶而出……我顾不得擦眼泪,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拿出圣经,看到启示录3章20至22节中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他同坐一般。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我确定这是圣灵的开启,于是我再次跪在主前,悔恨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我主,全能神啊,想不到我会以这种方式对待你的到来……是我瞎眼愚昧,听不懂你的声音,将你关在了门外……我让你伤心失望了……若不是你的怜悯,我仍会弃绝你的发声,活在黑暗中……全能神啊!我愿向你回转,接受你的说话,求你掩面不看我的过犯,继续在我身上施行你的拯救。”祷告后,我心里感到无比的释放,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头好像也挪开了,我的心好轻松!从此以后,只要一有时间我就读全能神的话语,恨不得把之前失去的光阴都弥补回来,但我心灵深处依然对神的作工离开圣经这事困惑不解。

一天,我打开神的话,看到神说:“信神到底该怎样对待圣经?这是一个原则问题。……多少年来,人的传统信法(就是世界三大教派中基督教的信法)就是看圣经,离开圣经就不叫信主,离开圣经就是邪教,就是异教,即使看别的书也务必是在解释圣经的基础上的书。就是说,你若说信主就得看圣经,你就得吃喝圣经,不可在圣经以外再崇拜别的不涉及圣经的书,否则,就是背叛神。自从有了圣经以来,人信主就成了信圣经。与其说人信主了,不如说人信圣经了;与其说人开始看圣经了,不如说人开始信圣经了;与其说人归在主的面前,不如说人归在了圣经的面前。”(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一)》)看完了这段神的话,我好像面对面的地听到了神的教诲。是啊,我心里的想法与神话揭示的一样,认为信神就得看圣经,不可看圣经以外的书籍,否则就是背叛神。可我还是不明白,圣经不都是神所默示的吗?我们信主不就是根据圣经吗?那么,归在圣经面前与归到神面前到底有多大区别呢?我继续在神的话中寻找答案。随后,我看到神的话说:“圣经属于神在以色列作工的历史记载,其中记载了许多古先知的预言,还记载了一些耶和华当时作工的说话。所以,人都把这书看为‘圣’(因为神是圣洁、伟大的)。当然,这都是人对耶和华的敬畏之心,也是人对神的仰慕之心,人这样称这本书,仅仅是因为受造之物对造物的主充满了敬慕之心,甚至有的人把这书称为‘天书’。其实,这书只是人的记载,并不是耶和华亲自命名,或亲自指导而作出来的,就是说,这书的作者不是‘神’,而是‘人’。称为‘圣’经只是人对这书的尊称,并不是耶和华与耶稣共同探讨出来之后又共同决定的,这只是人的意思。因为这书不是耶和华记载的,更不是耶稣记载的,而是许多古先知、使徒、预言家记载,后人收集汇编的一本在人来看特别圣洁的古书,而且在人来看,在这其中有许多人难测的高深的奥秘,有待于后人去打开。所以,人就更加认为这本书是‘天书’了,加上圣经新约中的四福音及《启示录》,人对这书的态度就更不同于任何一本书了,就这样,没有一个人敢解剖这本‘天书’,这都是因为这本书太‘神圣’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圣经的说法(四)》)全能神的话语揭开了千古的奥秘,把圣经的谜团解开了,也解开了我心中的困惑,神的话说:“圣经属于神在以色列作工的历史记载……”仔细揣摩真是这样啊,圣经中所记载的确实都是神在以色列作工的历史,是神在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所作的工作,但神是创造天地万物、主宰全人类的神,神一直在带领、供应着人类,他怎么可能只在以色列作工呢?又怎么可能只说圣经中这些话呢?圣经被人称为“圣书”,是因为其中记载了神的许多说话,人因着对神的敬畏而对圣经有了这样的尊称,但事实上圣经的作者是那些古圣先知、预言家和使徒,并不是神。看来,圣经并不都是神所默示的,并不都是神的话语,只是一本为神作见证的历史书,难怪主耶稣说:“你们查考圣经,因你们以为内中有永生,给我作见证的就是这经。然而,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约5:39-40)结合全能神的话,再对照主耶稣的话,我对主的话一下子明白了。于是,我在心里问自己:神是造物的主,是生命的源头,神能创造天地万物、主宰万有,圣经能作这些工作吗?不能。这样看来,圣经确实不能代表神,圣经与神不能相提并论,我应该跟随神的脚踪,不应该持守圣经拒绝神的新工作。越揣摩神的话语我对圣经的实质、内幕越有认识,也越感到蒙羞惭愧。想想自己多年来信神所持守的观点,把圣经看得跟神一样重要,等同对待,觉得离开圣经就不是信神,但事实上我对圣经的实质和圣经的原有价值根本不清楚,也从来没想过信主与信圣经有什么区别,对信神的实际含义一概不知,却把自己的观念当作真理,还口出狂言,拒绝神的末世作工说话,我实在太愚昧无知、太狂妄没有理智了,但神并没有按照我的无知对待我,没有定我的罪,还开启、带领我,把我一步步从圣经里带出来,来到了神的宝座前,得以接受全能神话语的喂养浇灌,逐渐明白了一些真理,认识了圣经的实质内幕。我封闭已久的心门终于向神打开了,再也不躲避神的拯救了,而是在神新的发声说话中,尽情地享受着宝座流出的生命活水的供应,我由衷地向神献上感谢和赞美!

上一篇:这声音从哪儿来的

下一篇:主已在东方显现了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