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0 奇妙恩典 是谁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山东省 张淑云

我是一个饱经婚姻打击和病痛折磨的人。因我不能生育,丈夫把我根本不当一回事,他经常在外面鬼混不回家,回来后对我不是打就是骂,有时还动刀弄斧,特别凶狠。结婚二十五年,他六次提出离婚,因着受封建思想的束缚,开始我不同意,最后我被逼得实在没办法就离了。离婚后,养子(我二十八岁时领养的,是我亲侄子)也弃我而去,于是我独自生活,心里特别痛苦,再加上生活的拮据,迫于无奈,1997年秋天,我与同村的姜某又组建了家庭。婚后,他天天在外打麻将,什么活儿也不干,因那时我已信主耶稣,就始终忍着。1998年3月,我的肚子时常隐隐作痛,后来痛得越来越厉害,我就到荣城市一家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是子宫癌,这个结果就像晴天霹雳把我震蒙了,我不愿相信这个事实。过了几天,我又到文登市一家医院复查,诊断结果是一样的,医生建议我立即动手术,因我没有钱就回来了。后来,我肚子痛得无法忍受,便于1998年8月10日又去文登市这家医院做手术,结果开刀后,医生发现我肚子里面长满了瘤,癌细胞已经扩散,只好又原封不动地把刀口缝上,并告诉我只能活三个月。1999年春节前的一天,丈夫怕我死在家里就逼我走,我不走,他就把我的衣服扔到门外,万般无奈,我只好拖着垂危的身子含着眼泪离开了这个家。当时,可把我愁坏了,快过年了,我到哪儿去呀?在病危之时,谁敢向我招手,没办法,我住进了姐姐家。虽然我的病如此严重,但到了聚会的日子,我再怎么难受也捂着肚子背着圣经去聚会,因主是我唯一的依靠。

就在我肉体与精神都倍受折磨时,全能神的末世救恩意外地临到了我,并奇迹般地把我从死亡线上拯救了回来。1999年2月,一位姊妹给我们的带领传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带领接受后就把我们召集起来听见证。姊妹从创世记一直谈到启示录,接着见证神已道成肉身来在中国,发表话语来审判洁净跟随他的人,让我们赶快跟上羔羊的脚踪。听后,弟兄姊妹都接受了,我也觉得她讲得非常好,都是我从未听过的,可我还是怕信错了,心想:“你们接受你们的,反正我不接受,我认为信神就不能离开圣经,神作工也不能离开圣经,离开圣经就不是神的作工。”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就反复揣摩姊妹所谈的见证:姊妹谈的都没错呀!都合乎圣经呀!只不过神的作工拔高进深了,在主耶稣作工的基础上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就如主耶稣来时带来了恩典时代,结束了律法时代,今天全能神来了,带来了国度时代,结束了恩典时代,这不是合情合理的事吗?我为什么不能接受呢?如果说“离开圣经就不叫信神,离开圣经作工就不是神的作工”,那旧约圣经里记载了亚伯拉罕、以撒、雅各,还有挪亚……那时候还没有圣经,能说他们不叫信神吗?断乎不是,他们不仅信神并且信得都合神心意。还有恩典时代主耶稣来作工时根本就没有新约圣经,只是后人的记载才形成了今天的二十七卷新约圣经,神离开了旧约圣经不是照样作工吗?我却认为信神就不能离开圣经,离开圣经就不叫信神,这不是我自己的观念吗?想到这里,我就后悔自己当时没有接受,于是我就盼着天快亮,好去找带领要神话语书。第二天,我一早就来到带领家,对她说:“如果姊妹再来的话,你告诉她,我也接受,能不能给我本神话语书看?”隔了一天,那位姊妹就把神话语书送来了,她给我交通了神末世的心意,并告诉我这是真神的亲口发声,我很激动,从那以后就天天看神的话,我越看越定真这就是神的话,尤其看到神说:“他来在污秽之地作工是为了显明他的圣洁,为了他的工作他才这样作的,也就是为了拯救污秽之地的人类他才忍受极大的屈辱作这样的工作的。这是为了见证,是为了全人类,这样的工作让人看见的是神的公义,而且更能说明神是至高无上的,他的伟大与正直就表现在拯救一班无人瞧得起的低贱的人身上。”(摘自《话在肉身显现·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从神的话中我看到神的作工太奇妙了!神太爱人了!是神的话抓住了我的心,使我定真了神末世的新工作。从此,我得着了神话语的供应,享受着神话语的甘甜,我天天看,时时揣摩,感谢神的开启光照,我明白了好多好多真理,知道了撒但是如何败坏人的,神又如何拯救人的,还有神经营人的宗旨,人的实质与人的身份,怎样做才能与神相合、被神洁净,明白了信神就要追求认识神,认识自己,追求性情变化,也明白了作为一个受造之物理当敬拜神、顺服神,活出正常人性,做一个有人性、有良心、有理智的人……每当看神的话时,我就忘记了自己还有病,更忘了自己是个快要死的人,而病痛也不像以前那样折磨我了,缝了十八针的刀口也不觉得痛了,并且恢复得很好。有人看见我就说:“你现在怎么像换了个人似的,也不知道发愁了,就跟没病一样。”我用微笑作为回答,但心里很清楚,是神的话给了我力量,给了我生活的勇气,我更知道我的命在神的手中,不管能活三个月还是半年,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神说:“我话就是良药,是医治各种疾病的,只要肯到我面前来,就会给你医治,就会让你看见我的全能之所在,看见我的奇妙作为……”(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五十八篇》)“疾病临到是神的爱,必有神的美意在其中,虽然肉体受点苦,撒但的意念别收留。疾病之中赞美神,赞美之中享受神,疾病面前别灰心,屡次寻求别放弃,神会光照来开启。约伯的信心如何?全能神是全能的医生!活在病里就是病,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六篇》)不知不觉中我的病竟奇迹般地好转了,既没有打针也没有吃药,肚子就不痛了,精神也随之好了起来,我知道这都是全能神的奇妙作为,是全能神怜悯了我,医治了我的病,这使我更加坚信全能神就是独一真神。后来,我姐看到我的病因信全能神全好了,吃饭、干活都跟正常人一样,非常高兴,也相信我信的是真神,还对我说:“你好好信你的神,我也跟着沾个光。”

全能神末世福音的临到给我带来了新的生活:我坚持每天清晨三四点钟就起来读神的话、听磁带学新歌、背歌词,还和弟兄姊妹在一起聚会祷告、交通神的话、学跳舞赞美全能神,生活多姿多彩,一切都是新鲜活泼,我完全活在了神的爱中,体尝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快乐。我真是做梦也没想到,我这个快要死的人还能有今天,还能享受神家中这么丰富无比的筵席,这都是全能神的恩待和高抬!我享受了神太多太多,应该有良心还报神的爱,于是我向神祷告:“神啊!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你对我的爱无限无量,我无以回报。亚伯拉罕献以撒,约伯在失去所有时还能献上对神的称颂与赞美,而我什么都没献上,白白享受了这么大救恩、这么多恩典,我感到太亏欠你了!神啊!你知道我能尽什么本分,你也知道我能为你做点什么,求你加给我负担,我愿与你配合,体贴你的心意,尽上我的所能。”感谢神垂听了我的祷告,没过几天姊妹就告诉我说:“你有时间可以去传福音。”

在传福音的过程中,我才真正体尝到神在地作工的艰辛,同时对自己的败坏本性也有了更深的认识。记得有一次,我去给一位宗派信徒传福音,她一看又是我就把我往外推,还把我的围巾拽下来,往我身上抽,一边抽一边骂:“你这个魔鬼,你随魔鬼去吧!……”这时她不信的丈夫也过来了,二话不说冲着我的额头就是一拳,顿时我的额头鼓起个包,并渗出了血,我捂着额头说:“你们别这样,我是来给你们传末世福音的……”可他们根本不听,硬把我推到门外关上了大门。当时我心里很难受:“神啊!我的身量太小,缺少太多,不能把你的作工见证出去,我真是没用!”回家后,我躺在炕上,悖逆也出来了:“我大老远地到你家去,就是为了把末世福音传给你,你不听也就算了,怎么还打人呢?你凭什么这样对待我?我再也不去传你了,你这个恶人……”想着想着我委屈地哭了。后来,我转念一想:“不对呀!神从天来在地,受了天大的屈辱,默默忍受着一切的痛苦:人的毁谤、抵挡、辱骂、误解、埋怨,甚至亵渎……我受这点苦算什么呢?”于是我拿起神话语书,看到神说:“你可曾想到神的心何等忧伤着急,怎忍看着亲手造的无辜的人类遭受这样的折磨呢?人类毕竟是经受过毒害的不幸者,虽然今天幸存下来,但谁知人类早已经历了恶者的毒害。难道你就忘了你是受害者中的一个吗?你不愿因爱神而努力地将这些幸存者都拯救回来吗?以自己所有的力量来还报那爱人如爱自己骨肉的神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论到以后的使命,你当怎么对待》)从神的话中我明白了,神看到还有太多活在撒但黑暗权势下的人,因受撒但蒙蔽没有来到神的面前得着神的救恩,神的心是多么忧伤着急。想想神这次道成肉身来在人间,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拯救人,不管人如何悖逆抵挡,只要有一线希望,神仍是极力地拯救,神的心是何等的美丽、良善。而我一个经撒但败坏的受造之物,有什么资格定罪别人呢?若不是神的高抬,我和他们有什么两样呢?可我受了一点打骂之苦就不想再去了,这是体贴神心意吗?这是对神忠心吗?这又是还报神爱的表现吗?同是信神之人,他们还没有来在神的面前,仍然活在撒但的黑暗权势之下,他们是何等的可怜!而我今天享受了神这么大的恩典与祝福,还有何怨言可发呢?我真是太没理智了,也太悖逆神、抵挡神了!再想想神为拯救人类所受的苦,我受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揣摩着神的心意,我暗立心志:一定要用爱心、诚心去感化他们……感谢神!是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第二天,我又去了那位姊妹家给她传福音,虽然这次她仍没有接受,但我没有失去信心,因我相信,只要她是神所拣选的对象,最终她会来到神面前的,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我都愿依靠神继续给她传福音。后来,在神的带领下,我和弟兄姊妹共同努力把附近宗派的几个弟兄姊妹陆陆续续带到了神的面前,我心里很清楚,这都是圣灵作工达到的果效!

现在我的病已完全好了,真是人的生死都在神手中!是全能神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从心里向神献上感谢与赞美!

上一篇:真正的平安喜乐从何而来

下一篇:谁是我真正的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