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1 谁是我真正的亲人

河北省 白得恩

我是从1981年开始信主的,后来就一直坚持聚会、祷告,盼望主早日来接我上天堂。在主的看顾之下,我的身体一直很健康。但在1989年年底,疾病不知不觉临到了我。我先是手痛、脚痛,后来全身各处关节痛,祷告也无济于事,吃什么药也不见好,痛得我坐在床上手脚都不知放哪儿好,更不知怎样躺着能舒服点儿。在极度的痛苦中,我也曾想到过死,但神开启我,使我想到了约伯:他一夜之间失去了家产、儿女,病痛也临到了他,妻子、朋友都讥笑他。他临到的不仅是肉体的痛苦,更有精神上的折磨,但他却没有否认神的存在,仍能顺服耶和华神,为耶和华神站住了见证。相比之下,我这点痛苦又算什么?就这样,我又有了信心活下去。在病痛的折磨中,我度过了两年的时光。两年后,我的病情越来越重,走路开始一瘸一拐,无奈我只好呆在家里。本来亲戚朋友、左邻右舍因我信主耶稣就很少到我家来,我有病后更没人来了,偶尔见面时都讥笑我说:“你信主耶稣怎么还病成这样?你信的主耶稣不保佑你啦?”面对众人的讥讽,我说:“我信神不是为今生得平安,而是为将来得永生。”话虽这样说,可心里仍然盼望有一天主能治好我的病,也盼着给主作见证,让那些嘲笑我的人抱愧蒙羞。到了1996年,我的病更加严重了,彻底瘫倒在床上,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只能由老伴儿伺候着。

1997年,两个儿子都下岗了。小儿子借了别人七万元准备开店铺,一个月后人家就把钱要回去了,还反咬一口说我儿子欠他十万元钱,并且告了公安局。公安局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儿子抓走了,并说:“拿两万块钱,否则别想放人!”天啊!我们去哪儿找这么多的钱呀!我已经病了好几年了,家里的钱早花得差不多了。我们家无权无势,这可怎么办哪?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祷告主:“主啊,我们为什么会遇上这样的事呢?这世上就真的找不到说理的地方了吗?求你看顾我们吧!”一肚子的冤屈使我们老两口悲痛欲绝。没办法,老伴儿只好东挪西借,凑了两万元把儿子赎了出来。之后的生活更拮据了,我们只能靠老伴儿那点儿可怜的退休金维持生活。更让人伤心的是,在这危急时刻左邻右舍都不肯伸手相助,就连亲戚朋友也一个个远远地躲着我们,我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心中别提有多难受了!这些难熬的日子我们都挺过来了,但随之而来的也是我意想不到的竟是教会弟兄姊妹们的弃绝,他们的所作所为对我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刚开始弟兄姊妹得知我的病情后都来为我祷告,一个姊妹对我说:“你肯定还有罪没认清,把罪认清了你的病就好了。”我就开始一条一条地认,一连半个多月,除了把以往的旧罪认了一遍外,我还把每天犯的新罪摆在主面前求主饶恕,甚至怕主不赦免,有的罪我一连认了好几遍,我认为自己的罪已经认完了,可病情就是不见一点儿好转。来的弟兄姊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对我说:“你肯定是被神弃绝的罪人,是被神咒诅的人,要不你的病怎么好不了呢?”这些话如五雷轰顶,我顿时呆愣在那里,心想:“我真的是被神弃绝、被神咒诅的人吗?主真的不要我了吗?”想到这些,我的泪水止不住地夺眶而出。从那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来看过我。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常常以泪洗面,想想亲戚朋友的弃绝,左邻右舍的冷嘲热讽,再加上自己以往认为最亲的弟兄姊妹也不来了,我心里倍感人世间的凄凉、人情的冷漠。“我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心里不停地默念着。老伴儿以往跟着我一起信过主耶稣,他劝我说:“想开点儿,别人不来,咱俩读圣经、祷告。咱们还有主耶稣呢!这不比有什么都强?”“是啊,我还有主耶稣呢!”听了老伴儿的话,我的泪水这才止住了。

感谢神,虽然人都弃绝我,但神时刻顾念着我,从未丢弃我。2002年年底的一天,北风呼呼地刮着,冷飕飕的风从窗户缝里挤了进来,雪花不时地打在窗户上。“咚咚咚”听到有人敲门,我很惊讶:“好几年没人来我家串门了,亲戚朋友也早已断绝了来往,这会是谁呢?”老伴儿打开门,我看到走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她说道:“我是信主的,听说你们也信主耶稣,我就想来看看你们,不知你们是否介意?”听说她也是信主的,我们就高兴地接待了她,因为我想起了圣经上说的:“不可忘记用爱心接待客旅;因为曾有接待客旅的,不知不觉就接待了天使。”(来13:2)看着她被刺骨的北风吹得通红的脸,我赶紧说:“你上床盖上被子暖和暖和吧。”她没有上床暖和,只是坐在了我的床边,我握住了她那双手,冰凉冰凉的,看这样子,她是走了很远的路。我想:“这么冷的天,一般没人出来,她不怕寒冷为信主的事来到我这儿,这肯定是神差派的,神知道我们一直没人管,今天差派人帮助我们来了!”我如同见到了亲人一样,心里特别高兴。她言谈举止落落大方,就像见了熟人似的问寒问暖,还谈了谈我的病情,后来谈的更多的是信主耶稣的事。我们谈到了约伯,她说:“我们应该学习约伯的顺服,别埋怨神,作为一个受造之物就该顺服神、满足神。”我赞同地点点头。临走时她说有空还来看我。我依依不舍地目送她到门口,此时一股暖流涌上我心头,感激的泪水禁不住流了下来,主并没有忘记我!过了两天,姊妹又来了,她对我说:“有两个姊妹也想过来看看你,行吗?”我急忙说:“行,让她们来吧!”第二天,她带来了两个姊妹,我很高兴,更让我和老伴儿惊喜的是,她们说:“神又作了一步新的工作,不再医病赶鬼,而是用话语来洁净人的罪性,使人达到与神相合。”她们讲了很多,这时我才明白为什么以前祷告主病情也不见好转,原来神已作了新的工作,恩典时代的工作早已结束了,现在全能神是作审判的工作,来更彻底地拯救人。谈完后,我们一起作了祷告,在场的几个人都哭了。我更是激动万分,看到主没忘记我,还差派他的使者把这个大好消息告诉我,我又回到了神的家中,看到了待我如亲人的弟兄姊妹,我多年的忧伤与痛苦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只有神的爱胜过一切,想想我曾经埋怨过神,误解过神,可是神并没有丢弃我,今天又一次拯救了我。我就像离家多年的孩子重新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又一次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接着,我们便开始在一起交通全能神的话,享受神为我们预备的丰盛筵席。

一天吃过午饭后,我和老伴儿正等着姊妹来聚会,偏偏这时我想解大便,老伴儿怕影响下午的聚会总是催我,他越催我越着急,一不小心竟然蹭到了被子上,这时老伴儿更是急得满头大汗。碰巧,姊妹推门进来看见此景,她说:“大伯,别着急,我来帮你。”只见她拿起卫生纸,二话没说,没皱一下眉头,用卫生纸擦了擦,等处理得差不多了,还说:“等散会后,我再用水洗一洗就干净了。”散会后,姊妹真的留了下来,把被子洗得干干净净,我和老伴儿都不知说什么好。我知道这都是建立在神爱的基础上的,是全能神的爱临到了我。在后来的一段日子里,类似这样帮助我的事太多了,如:喂我饭、喂我水、收拾屋子、帮着洗衣服……弟兄姊妹待我如亲人一般,这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呀!

几个月过去了,我一直活在神爱的暖怀里。每天我和老伴儿一块儿学诗歌、读神的话,借着读神的话我明白了很多的真理,看透了一些事,心里没有了烦恼、痛苦,心情无比舒畅,这样的生活太美好了!遗憾的是老伴儿得在家照顾我,不能出去传福音把这天大的好消息告诉给弟兄姊妹。凡事都有神的美意,我们不能出去传福音,但我们可以在家里尽点力所能及的接待本分。老伴儿高兴地说:“这段时间我们能尽上接待的本分,这是神对我们的爱,我干不了别的,能接待弟兄姊妹这也是全能神的高抬呀!”

之后,我听弟兄姊妹说现在传福音很难,宗教里的人因听信谣言都怕受迷惑不敢接受神末世作工。我听了这话心里非常难受,特别是听到各宗各派的人对全能神论断、毁谤的话,如:“东方闪电”只要年轻人,不要老年人;他们是骗人钱财的,是骗吃骗喝的……我心中更是难受。想想我是一个卧病在床的人,今年六十多岁了,神不但没有丢弃我,还通过弟兄姊妹把我带回神的家中,因为神的心意是把人从撒但的黑暗势力下拯救出来,使人的生命性情得到变化,成为一个真正被洁净的人。再说,因给我看病,我家生活已相当拮据,哪还有钱被他们“骗”?他们还“骗”得了什么好吃好喝的呢?说是我们尽接待本分,实际上是弟兄姊妹自己花钱买些菜、馒头来和我们一块儿吃,这又怎么能说是“骗”我们呢?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身感受到的,我实实在在体尝到了全能神对我们的爱。

借着实际的经历使我深深地体会到,只有来到全能神的面前才会找到真正的依靠、真正的爱,也只有来到全能神的面前才会找到真正的亲人、真正的家!

上一篇:奇妙恩典 是谁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下一篇:神爱激励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