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教会App

聆听神的声音,喜迎主耶稣重归!

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纯色背景

主题背景

字体设置

字号调整

行距调整

页面宽度

0个搜索结果

没有相关的搜索结果

25 话语的威力大过神迹奇事

山西省 李洁

多年前我因病信了主耶稣,在信主耶稣期间,我享受到了主耶稣不尽的恩典与祝福:家庭和睦、平安,丰衣足食,有难事不求人,有病不求医,就连我多年久治不愈的血漏也痊愈了,不仅如此,在我传福音为人医病赶鬼的时候也常常有许多神迹奇事伴随。因此,我知道了神是无所不能、无所不在、使无变有、使有变无的神,是有求必应的神,是满了慈爱、怜悯的神。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在经历神作工期间,虽然我享受到的不再是主耶稣给人带来的丰丰富富的恩典与祝福,也没有超然的神迹奇事伴随,但通过读全能神的话语,经历全能神审判刑罚的作工,我对神有了更新、更深的认识,明白了神不仅是慈爱怜悯的神,而且还是审判刑罚、公义威严、不容人触犯的神,同时对自己的撒但败坏本性有了一些真实的认识,对神也有了一些真实的顺服与敬畏。我深深地感受到:虽然神这步作工没有显超然的神迹奇事,但全能神话语的权柄、威力却远远大过显神迹奇事的威力,只有全能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才能将人洁净、变化,使人脱离撒但的苦害,活出真正人的样式。

回想以往信主耶稣时,为了从主得着更多、更大的恩典与物质的祝福,我为主传福音、奉献、花费、受苦,火热之心从没有停息过。接受全能神的末世作工后,我仍是如此,为了表达自己跟随全能神的“真心”,我毫不犹豫地加入到传福音的队伍中,尽管家人对我的这一选择极为反对,但我仍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走这条路。因此,我很自信地认为自己就是一个真心信神、爱神、忠于神的人,甚至觉得自己心中只有神,家庭、亲人根本拦阻不了我尽本分满足神的决心。每当看到神的话说:“对于这位基督你们的信只是一分或两分,对于他的爱也只是零分。”(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到底怎样认识地上的神》)“你们跟随我这么多年来并未对我有一丝一毫的‘忠于’,而是围着你们所喜爱的人、喜爱的东西团团转,甚至无论何时何地都牢牢地挂在心上,而且从未丢弃。”(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对神所揭示人的这些话,我从不跟自己对号,也不认为神这话是在说我。当看到有些弟兄姊妹因着受家庭、情感辖制而不能为神的工作全身心花费时,我从心里瞧不起他们,认为他们都是没有心志、没有良心、不体贴神心意的人,他们才是神话语中所揭示的对神没有丝毫忠心的人。直到2005年,神智慧奇妙的作工将我的假面具完全撕掉,我才看清自己对神的“真心、忠心、爱心”里的掺杂,也看清了自己被撒但败坏至深的真相,才不得不俯伏在神前,老老实实地接受全能神话语的审判刑罚。

因着工作的需要,我被调到离家几百里以外的地方尽本分。当我来到异地他乡后,心里首先想到是:“以往我在当地尽本分时虽然对家人不能照顾得面面俱到,但隔三岔五还能回家看看他们,现在离家这么远,要回家一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唉,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虽然有些想念家人,但刚开始尽本分还能安下心来,可好景不长,大约两个多月后,我便不由自主地开始常常想家、想亲人,尤其是看到接待家一家人亲亲热热地生活在一起时,我更是揪心般地难受,不由得发起了怨言:“我都快五十岁的人了,怎么还安排我到这么远的地方尽本分,在当地不也照样能尽本分吗?如今远在异乡,我也照顾不了家人了,唉,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我越想心里越痛苦,越想越觉得亏欠他们太多,甚至觉得自己太无情无义了。后来为了得知家人的情况,我不惜把零花钱都用在了给他们打电话上,大约不到十天就得给他们打一次电话。原以为打完电话知道家人的情况后,我心里就不会再挂念他们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我越打电话,对他们越是牵肠挂肚,以至于每天一闲下来就开始想家人,甚至晚上常常失眠,白天无精打采,脑子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渐渐地,我对本分越来越没有负担,完全是应付了事,以致长达三个月的时间竟没有一点果效。上层带领给我交通后,我的情形稍好一点,但没过多久又恢复了原样,我仍是活在情感的网罗里不能自拔。正当我越陷越深,慢慢滑向死亡的深渊时,神严厉的管教临到了我。

一天早上起床后,我突然发现下身出血量比平时来月经还要多得多,当时我并没在意,认为自己已进入更年期,经血不正常也是正常现象。谁知,到了上午十点钟左右,因出血过多我感觉头晕目眩、心慌、气喘、四肢发软,一下子瘫卧在床上,即便这样,我也没有省察自己,反而认为这突如其来的病可能是神在试炼我的信心。尽管接待家与配搭的姊妹都提醒我,病痛临到有神的许可,有该学的功课,并让我反省自己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得罪神了,可麻木的我丝毫听不进去,并为自己辩解说:“我只是有些想家人,但我并没有因此离开工作岗位,也没有耽误本分,这不会是神的管教……”正在这时,负责人来了,她得知我的病情与情形后,便对我说:“你这病来得这么突然,是神的审判刑罚、管教临到了,你好好反省反省吧,你整天活在情感里,心被家人占有,对工作没有一点负担,尽本分应付糊弄,导致这一阶段的工作一直没有果效,直接拦阻、打岔了教会的工作,能不让神厌憎、恨恶吗?”姊妹直言不讳的话一下子刺痛了我的心,我这才有所醒悟。是啊,神是绝对不会作错事的,人所做的若是不涉及神的工作、神的名,神也不会随意责打管教人的。此时,我才开始反省自己:自从频繁地与家人通电话后,我的情形越来越糟糕,外表上我虽然在尽着本分,但心却完全被亲人占有了,尽本分纯属是走过程,根本没有用心去作神所托付的工作,我的所思所想神早已鉴察得一清二楚,我的所作所为早已让神恨恶至极。这时,我想起神的话说:“有谁真能做到完全为我花费、完全为我献上呢?都是三心二意、思前想后,考虑家庭、考虑外界、考虑吃穿,别看你现在为我在我前做事,可心里还想着家里的妻子、儿女、父母,难道这些都是你的产业吗?为什么不把这些交托在我手中呢?是信不过我吗?还是怕我为你安排得不妥当呢?为什么一再地挂念家里呢?挂念别人!我在你的心中占有一定的地位了吗?还说什么让我在你里面作主权,占有你的全人,都是骗人的谎言!一心为着教会的有几个?又有谁不考虑自己,而是为了今天的国度呢?自己好好考虑考虑。”(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基督起初的发表·第五十九篇》)“你们跟随我这么多年来并未对我有一丝一毫的‘忠于’,而是围着你们所喜爱的人、喜爱的东西团团转,甚至无论何时何地都牢牢地挂在心上,而且从未丢弃。……为了自己的儿女你们绞尽脑汁,费尽心思,这样你们仍不满足,仍然认为自己并未对儿女认真,并未献上自己的全力,而对我呢,你们从来都是马马虎虎,只是在记忆中,并不是在心中长存。我对你们的良苦用心你们从来就不去体会,从来就不去体谅,只是稍作思想自己就认为可以了,这样的‘忠于’并不是我期待已久的,而是我恨恶已久的。”(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你到底是忠于谁的人呢?》)神严厉的审判之语如同两刃利剑直刺我的心口窝,将我的本来面目与隐藏在灵魂深处的东西完全暴露在了光中,让我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我不禁扪心自问:信神、跟随神这么多年以来,我心里真有神的地位吗?其实根本没有,我的心时时刻刻牵挂的、忠于的是自己的家庭、亲人,而对神的托付则是采取应付糊弄、欺骗的态度,从始至终对神就没有一点忠心,也没有一点良心与理智。此时,我才看清自己信神多年从来没有真正忠于过神,更没有真心爱过神,我的跑路、受苦、花费完全都是外表的作法,是在不涉及自己情感、利益的前提下才有的,也是为了能从神得着更大、更多的恩典与祝福,更是为了以后能躲避灾难才勉强在神面前做点“好事”,我的所做所行完全是假冒为善,是在欺骗神。就这样,我还恬不知耻地看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好像只有自己是最忠于神、最爱神的人,我真是太不自量力、太不知羞耻了!想想自己信神至今享受了多少恩典、祝福,得着了神的多少看顾保守,神对我的爱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可我还给神的全是欺骗、埋怨、抵挡,我的言行早已将神那颗慈母般的心伤透,我实在是一个忘恩负义、大逆不道的逆子,就我这样的人怎能不让神痛恨、厌憎呢?怎能不让神发怒呢?可神在忍耐着我的悖逆的同时,仍在最大限度地宽容我、拯救我,借着病痛临到促使我反省认识自己,也借着审判刑罚使我认识神那公义、圣洁不容人触犯的性情。今天,我才深深地体会到神的审判刑罚对人是更真、更实的爱与拯救。此时此刻,我那麻木的灵与冰冷的心被神的爱感化,不由得全人仆倒在全能神面前,向神忏悔立心志:“神啊!从今以后我愿意把心交给你,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你,彻底背叛老肉体,不再挂念亲人,只愿尽好本分来还报你的爱,如果我违背自己的誓言,愿你更重的管教、惩罚临到我!”

之后,我的情形逐渐好了起来,病也不知不觉好了,心里觉得轻松了许多,工作也有了起色。这次的经历使我对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有了一点认识,对神的公义性情也有了一点了解,在神面前老实了一些,也有了一点敬畏神之心,这一切的果效都是全能神话语的审判刑罚带来的,我不由得从内心发出感慨:全能神的话语真是灵丹妙药,不仅能医治我肉体的病,更能医治我心灵里的“病”,全能神话语的权柄、威力真是胜过显神迹奇事的威力!

后来,当我看到全能神的话语中揭示人本性都是邪恶败坏时,我并没有注重反省认识自己的邪恶本性,反而还认为这些话都是说别人的,我可不是这样的人。因我从小就比较洁身自爱,信主耶稣后我更是守住了“不可奸淫”的诫命,再说我现在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可能做出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呢?直到全能神智慧奇妙的作工将我显明,才使我仆倒在神面前反省认识自己。一天,我与几个弟兄姊妹在一起学诗歌时,无意中听到一弟兄唱歌的声音特别悦耳动听,心里不知不觉对这个弟兄有了好感,为了多听听他的歌声,我便找借口让他教我们唱歌,心里还想:“如果我丈夫各方面都能像这个弟兄一样该有多好,这个弟兄如果是我丈夫就好了……”想着想着我都不敢抬头正视那个弟兄了。回到接待家后,我做什么都心不在焉,晚上也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那个弟兄的影子与他的歌声,胡思乱想着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后来,我意识到自己的情形不对了,心里一边默默地向神祷告,一边用力克制自己的心思意念,可我怎么也克制不住,仍在身不由己地胡思乱想,传福音也没心思了,心完全被邪恶的意念占有……这时我才感到害怕,看到自己的情形太危险了,便俯伏神前痛哭流泪地向神祷告、呼求,祷告后,我看到《实行 七》中神的话说:“你也别以为你心中所想我不知道,你的情欲、你的肉体纵使不放纵出来,但你的心中思想的、你的眼睛所恋慕的我还不知道吗?你们这些娇小姐打扮得如花似玉不是为了卖弄自己的肉体吗?男人于你们有何益处呢?真能救你们脱离这苦海吗?”“那些陷在淫乱中的轻浮的少男少妇、中老年男女,那些在人中间喜欢个人名利、追求个人地位的男人与女人,那些陷在罪中执迷不悟的所有的这类人不都是不可挽救的人吗?淫乱、罪恶、污医、邪术、亵渎之语、轻慢之言在你们中间盛行,真理、生命之言在你们中间被践踏,圣洁之语在你们中间被玷污。满了污秽、悖逆的外邦之种!你们的结局会归为何处呢?那些喜欢肉体、专搞肉体邪术的、陷在淫乱罪中的人还有何脸面活着呢?你不知道你们这类人已是不可挽救的蛆虫吗?”(摘自《话在肉身显现》)从全能神严厉的审判之语中,我感受到了神的怒气,也看到了神对活在邪情私欲中之人的恨恶、厌憎,神的性情是圣洁、公义的,人若始终陷在邪恶败坏里就不可挽救了。此时,我感到不寒而栗,也感到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更觉得无脸活在神的面前。想想自从听到弟兄唱歌开始,我就对弟兄产生了好感,打着学歌的旗号享受跟弟兄接触的感觉,甚至还希望他当自己的丈夫,反省自己的这些所思所想、所表现的,简直让人恶心肉麻,更让神恨恶、厌憎!可厚颜无耻的我还一直孤芳自赏、自命清高,认为自己不是邪恶淫乱之人,丝毫不接受神揭示人邪恶败坏方面的话语,致使我跟随神多年对自己的邪恶本性没有一点认识,活在罪中还不以为罪,陷在邪恶意念中不觉羞耻,活在抵挡神的情形中也不以为然。今天若不是神的显明,我仍不知自己的卑贱,不知自己到底是什么货色,不知自己的身份、身价低贱到什么地步;若不是神话语的揭示、审判,我仍不会醒悟,还会继续在撒但的权下卖弄情欲,最终死在何处都不知道。现在我才清楚地看到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是一个分文不值的贱货,是一个浑身上下满了情欲的污秽之子,按我的本性实质和所作所为只配得到神的咒诅与惩罚,根本不配神来拯救,不配享受神的爱。此时,我不由得俯伏神前:“全能神啊!感谢你对我的显明与拯救,使我不仅看见了自己污秽不堪的丑态与邪恶败坏的本质,更感受到了你不容人触犯的公义性情,看见了你圣洁、美丽、尊贵的实质,明白了你用话语审判刑罚人的良苦用心。神啊!今后我再也不会把自己排除在你的话语之外了,无论你的话语说得多么严厉、多么扎心、多么不合我的观念,都是真理,都是事实,我愿老老实实地接受你的审判刑罚,竭力追求真理,解决自己身上的败坏性情,早日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来安慰你的心。”祷告后,我不再受邪恶意念的搅扰了,心灵深处有了踏实、平安的感觉。

这次的经历使我看清了自己信主耶稣多年来从未看清的一个事实,凡是被撒但败坏、熏陶、毒害的人,不管年岁大小,本性实质都是邪恶的,神揭示的一点不假,同时也使我对神为什么把这方面列入了行政“四、人有败坏性情,更有情感,所以配搭事奉一律禁止异性单独配搭,若发现一律开除,谁也不行”(摘自《话在肉身显现·国度时代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有了一些真实的理解与体会。我也真实地感受到全能神的话语的确能使人摆脱撒但权势的捆绑,脱去败坏性情得着洁净,活在光中。这样的作工果效是神迹奇事远远达不到的,我再次体尝到了全能神话语的权柄、威力大过显神迹奇事的威力!

在一次次经历全能神话语审判刑罚的过程中,虽然我的肉体与心灵受了一些痛苦,但我却看清了自己被撒但败坏至深的真相,对自己的本性实质有了一些真实认识与恨恶,看见了自己的低贱、渺小、蛆虫不如,终于低下了高傲的头,同时对神圣洁、公义、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有了一些真实的认识,对神产生了敬畏之心。我明白了,人信神若不接受全能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永远不可能得着洁净蒙拯救,最终还得沉沦灭亡。因此,我从心里感受到了全能神话语的弥足珍贵,产生了追求真理、渴慕真理的心。如今,越经历全能神话语的审判刑罚,我的心越能归向神,撒但苦害我的机会越少,我也越来越得着了释放自由,心灵深处感到特别踏实、有享受,追求爱神的心志也越来越大了,我能有这些变化都是全能神的话语带来的,是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的心,的的确确全能神话语的威力远远大过显神迹奇事的威力!

上一篇:心灵的“医生”

下一篇:病痛背后的爱

你可能喜欢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