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123 全能神的大爱唤醒了我麻木的心

123 全能神的大爱唤醒了我麻木的心

1999年5月,有人给我传神的新工作,作见证的弟兄说:神道成肉身在中国的工作马上就要结束了,不信的人以后都要被神灭于各种灾难之中,只有接受神新工作的人能躲过末世的大灾难,而且还能得着大福气。听了这话,我很高兴地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庆幸自己太幸运、太有福了。为此,我在神前立下心志:一定要好好信神,跟随全能神走到底,如果我背叛神,求神让我生不如死。

没过多久,丈夫看我常出去聚会耽误干活,便竭力拦阻我信神。一次,教会通知我去交通,临走前我跟丈夫用智慧说我妈病了,我回去看看她。谁知我走后,丈夫就去我妈家找,见我不在,就跟我妈大闹了一场。两天的交通会结束,我刚到家丈夫就对我大打出手,还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从那之后,我聚会常受丈夫的辖制,渐渐地我对神失去了信心,起初的热心也随之消失。抓工作的姊妹看我受丈夫逼迫、辖制,生命受到拦阻,就动员我出去操练。一听说离开家尽本分,我心里可害怕了,心想:几个孩子小,家里还办一个砖窑厂,我在家聚会耽误干活丈夫都逼迫,要是离开家尽本分丈夫会闹得更凶,再说,还有一个多月就收小麦了,我要不在家丈夫还不急疯了?但一想到神的工作即将结束,弟兄姊妹都在积极尽本分,自己什么本分都不尽也说不过去。此时,面对家庭与本分之间让我难以抉择,尽本分怕丈夫逼迫,拒绝教会的托付又怕得罪神……无奈,我勉强接受了教会的托付,但心里却是满腹怨言,尽本分也是心不在焉。一天,我骑着自行车在路上走,看到从外地开来许多收割机,想到我家也有一台收割机,麦收季节也要挣钱,于是我决定回去把麦子收完再出来。我正想着回家收麦子的事,突然迎面一辆大货车向我直冲过来,我躲闪不及,连人带车顿时摔倒在地。等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的脚不能动弹时,麻木的我竟然没意识到这是神的管教临到,反而担心脚轧坏了不能走路、不能收麦子怎么办?到医院检查后,医生说:“没有轧着骨头,但脚上的皮轧得挺厉害,露着骨头,还有一个脚趾骨折了,起码得休养两个月才能好。”

出院后我回到家,丈夫看我的脚受伤了不能干活,就天天和我吵架,还有意说一些难听的话气我。面对丈夫的吵闹和几个不懂事的孩子,我陷入了极度的痛苦之中,常常以泪洗面、忧心忡忡:这以后的路我该怎么走?继续信神,我实在没有信心,没有力量超脱丈夫的辖制,也放不下几个年幼的孩子;不信吧,我又不甘心错失蒙拯救的良机。我活在痛苦、消极中茫然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走以后的路。后来我的脚伤渐渐好了,丈夫为了不让我再信神,硬逼着我去北京打工,懦弱无能、逆来顺受的我,因摆脱不了魔鬼丈夫的辖制,只得流着泪来到北京。在北京的那段日子里,我天天活在痛苦之中,想到神今天作的是拯救人的工作,也是惩罚人的工作,我背叛了神,以后肯定得遭神惩罚。想到这些,我心里忐忑不安,惶惶不可终日,好像神的惩罚会随时临到。一段时间下来,我被折磨得几近崩溃,心想:反正我是快要死的人了,挣钱还有什么意思呢?与其死在外面,不如回去和家人死在一块,也省得天天牵挂三个年幼的孩子。于是,我回到了家,准备和家人一起等死。弟兄姊妹听说我回来了,多次上门找我,但我一直躲避他们不愿回到教会,只想一死了之。那段时间,我就像个傻子,什么也不知道干,就连家务活也做不好,整天浑浑噩噩,蓬头垢面、两眼发呆地坐在门口,甚至连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都分辨不清,左邻右舍见我这副模样,都感到奇怪,议论纷纷:往日多精明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一天,我正坐在门口发呆,忽然想起了自己以前在神面前立下的誓言:如果我背叛神,求神让我生不如死。想到这,我心里猛然一惊:我如今活着生不如死,难道是神在按我的誓言跟我兑现?此时,我似乎从梦中醒来一样,忽然清醒了许多。这时,神威严、带有烈怒的话语在我耳畔想起:“你既已立下心志来事奉我,我就不放过你,我是忌邪的神,我也是忌妒人的神,既然你已将你的言语摆在祭坛之前,我就不容让你从我的眼目中逃跑,我不容让你事奉两个主。你以为将你的言语摆在我的祭坛上、摆在我的眼目前之后你就可以另有所爱吗?我岂能容让人这样捉弄我呢?你以为你的舌头就能随意向我许愿、起誓吗?你岂能指着我至高者的宝座而发誓呢?你以为你的誓言都已废去了吗?我告诉你们,就是你们的肉体废去,你们的起誓却不可废去,末了的时候,我要按着你们的起誓来定你们的罪,你们却以为将你们的言语摆在我前来应付我,而你们的心却可以事奉那污鬼、邪灵。我的怒火哪里能容纳这些猪狗之类的欺骗呢?我要执行我的行政,将那些墨守成规的‘虔诚’的信我之人都从污鬼手中抓回来规规矩矩地‘伺候’我,来做我的牛、做我的马任我宰杀,我要你将你以往的心志都捡起来重新事奉我,我不容让任何一个受造之物来欺骗我。”神严厉的话语使我震惊,震撼着我的心灵,我心里顿觉亮堂了许多。原来这么长时间我所受的苦,受的刑罚,都是因着我对神的欺骗,因我违背誓言背叛神,遭到了神公义的惩罚,才活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中的。回想当初,我为了得到神的祝福、逃脱末日的灾难,在神面前海誓山盟,立志要好好信神、跟随神走到底,无论再苦再难也不背叛神;可临到丈夫逼迫时,我却一次又一次地远离神、背叛神,甚至神的烈怒管教、刑罚咒诅临到,我仍无动于衷,连回头上岸的心志也没有,宁愿在痛苦煎熬中等死,也不愿意向神回转。我真是太麻木、太悖逆、太刚硬了!虽然我不知珍惜自己的生命,但神却不忍心看着我一天天坠落阴间,在我即将落入死亡的深渊时,是神话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麻木的心灵,把我从死亡的边缘上拉了回来。虽然我因着悖逆体尝了神公义不容人触犯的性情,但我也感受到了神的爱,神在恨恶我悖逆的同时还在拯救我,神太可爱、太善良了!面对神的大爱我悔恨交加,俯伏神前认罪悔改:“神啊,我被撒但败坏太深了,信你却欺骗你、背叛你,但你并没有按我的过犯来对待我,而是借着无声的刑罚,让我看见你公义不容人触犯的性情,对你产生敬畏之心,让我脱离撒但的苦害、捉弄。神啊!是你把我从昏迷中唤醒,让我能迷途知返,这是你对我的爱与拯救,我感谢赞美你!现在我已明白你的心意,不愿再以死来与你对抗,我愿重新振作起来与你配合,不管以后临到什么样的事,我也不再背叛你,只愿尽好本分来安慰你心。”之后,我天天祷告、吃喝神话,圣灵也特别开启光照我、感动我,我不再感觉活着痛苦了,对神的信心也加增了,情形一天天好转起来。

紧接着,教会便安排我尽接待本分(丈夫打工不在家),我很高兴地接受了。可就在这时,丈夫却突然回来了,教会看我不能搞接待了,就安排我到文字组尽本分(因孩子在城里上学,我每晚去修改文章,都是以回城照顾孩子为由)。不久,丈夫还是发现了我在尽本分。他又开始逼迫我,村里的人也三五成群地在我背后指指点点,不仅如此,亲戚也开始拦阻,就连我妹妹也在丈夫面前挑唆,叫丈夫把我的腿打断,这样我就不会再到处跑了。面对世人的讥笑、毁谤,亲人的逼迫、弃绝,我心里难受极了,犹如一块巨石压得我不得释放。虽然我不敢再撂挑子,但总感觉信神这条路太难走了,心想:像我这样的家庭,一星期坚持聚三次会就已经不容易了,再让尽本分我哪能承受得了呢?我越想越受压,越想越无力前行,又一次陷入了消极之中。弟兄姊妹看我太懦弱,总不能超脱家庭、丈夫的辖制,便多次给我交通神的全能主宰,以及神拯救人的心意,可我一点也听不进去。不仅如此,我只要一听谁交通离开家尽本分的话题,心里就抵触,心想:无论如何我也不再离开家尽本分,把丈夫、孩子撂在家里不管不问未免太狠心了,再说,亲戚、邻居会怎么看我,我以后还怎么回这个家?因我对神没有信,对家庭、亲人的实质看不透,所以,不管弟兄姊妹怎么交通,我就是不愿意离开家,一直活在与神对立的情形之中。

时隔不久,一天,丈夫对我说:“三个孩子都在城里上学花销大,家里买房子还欠几万元的债,等麦子收完咱俩都出去打工,打两年工把帐还完……”丈夫的一番话说得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这几年因着信神尽本分,我也没好好照顾过他,为了这个家丈夫常年在外打工,也确实不容易。想到这些,我心里非常内疚,感到太亏欠丈夫了,但一想到出去打工我又害怕,怕自己背叛神再次遭到神的管教与惩罚,不去打工我又心疼丈夫,还怕丈夫不同意我留在家。就在我左右为难时,突然想到一个缓兵之计:先和丈夫出去打工,挣点钱之后再找机会回来信神,这样各方面就都兼顾到了。打定主意,我准备把麦子收完就和丈夫一起出去打工。谁知就在麦子全部收完的那天晚上,丈夫刚把晒好的麦子拉回家,正准备洗手吃饭时,突然摔倒在地,我急忙去扶他,喊了几声没有反应,只见他蹬了蹬腿就咽气了。就这样,活生生的一个人眨眼之间就没有了。看着丈夫的尸体,我心里既痛苦又害怕,我清楚地意识到丈夫是因着抵挡神遭到了神的惩罚,我若再背叛神,下一个遭惩罚的可能就是我。想到这,我感到恐惧战兢,看到神性情真是烈火!不容人触犯!那几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但我知道是神在暗中帮助、保守了我。办完丈夫的丧事后,看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与年迈多病的父母,我心如刀割,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是那样的沉重,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以后的生活,心里很乱,也很迷茫,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弟兄姊妹知道我的情况后多次来扶持、安慰我,给我交通神的心意,让我明白神拯救人的良苦用心,还与我一起吃喝神话。在神话的带领与弟兄姊妹的帮助下,我认识到人的命运都在神手中掌握,是神在为人安排、筹划着一切,并不是哪一个人,也没有哪一个人能为人做什么,只有依靠神才有路可行,没有神的看顾保守人只能是死路一条。今天神挪走魔鬼丈夫,虽说是对我的刑罚、剥夺,但也是为了拯救我,让我能放下情感,摆脱丈夫的魔爪,能自由地信神尽本分,这是神对我的爱。明白神的心意后,我不再为以后的生活忧虑,灵里释放了许多,情形逐渐恢复正常了。

转眼到了年底,外出打工的人都陆续回家与亲人团聚,我不由想起丈夫活着时一家人热热闹闹过春节的场面。顿时,我心里一阵揪心般地痛,眼泪也止不住地往下流,此时神开启我:你为什么痛苦呢?丈夫虽死了,你却享受到了神的爱,今天能在教会里吃喝神话尽本分,不都是神给开辟的出路吗?因着神的开启,我心里稍得安慰。于是,我擦干眼泪,翻开神话读起来:“从创世到现在,神工作中所作的一切全都是爱,没有一点恨人的成份,就是你看到的刑罚审判也是爱,是更真、更实的爱,这爱就是带领人走上人生的正道……他所作的工作都是为了把人带到人生的正道上,让人有正常的人类的生活,因人不会生活,没有这样的带领你只能虚空地活着,你只能毫无价值、毫无意义地活着,你根本不会做一个正常的人,这是征服人最深的意义。……你们都活在罪恶淫乱之地,都属于淫乱罪恶的人,今天你们不仅能看见神,更重要的是让你们得着了刑罚审判,得着了这样最深的拯救,就是得着了神最大的爱。他所作的对你们都是真实的爱,并没有恶意,是因着你们的罪恶而审判你们,以此让你们反省,得到这极大的拯救。这一切的工作都是为了作人,从始到终神一直在竭力地拯救人,他根本不愿把他亲手造的人完全毁灭,现在又来到你们中间作工,这不更是拯救吗?若对你们是恨,他还能作这么大的工作来亲自带领你们吗?何必受这苦呢?对你们并不是恨,也没有一点恶意,你们该知道神的爱是最实在的,只不过因着人的悖逆,务必得用审判来拯救人,否则还是不能把人拯救出来。因你们不会生活,也不知怎么活着,你们活在这淫乱罪恶之地,属于淫乱污秽之鬼,他不忍心让你们再堕落下去,也不忍心看着你们这样活在污秽之地,让撒但任意践踏,不忍心让你们坠落阴间,只愿意把这班人得着,把你们彻底拯救回来……作每步工作都是根据你的需要,按着你的软弱,按着你的实际身量作,并不把难担的担子强压在你们身上。虽然现在你看不透,觉着好像我跟你过不去,你总认为我对你天天刑罚审判、天天责备都是因为我恨你,你接受的是刑罚审判,其实对你都是爱,也是极大的保守。”“神审判也好,咒诅也好,总之对人都是成全,都是为了成全人里面不洁的东西。借着这样的方式给人带来了熬炼,人里面缺少的,借着他的说话、作工达到了成全。神所作的每一步工作,不管是话语严厉、审判、刑罚对人都是成全,实在太合适了,神历世历代都没有作过这样的工作,今天作在你们身上,使你们领略到了神的智慧。虽然你们里面受了一些痛苦,但总觉着心里踏实、得平安,你们能享受到神这步作工,这是你们的幸福。不管以后能得什么,总之看见今天神在你们身上作的工作全都是爱。”神话如阵阵暖流在温暖着我的心,抚慰着我心中的伤痛,使我感受到了神的可亲、可爱,明白了神对我无论是刑罚、管教,还是咒诅与剥夺,都是根据我的需要作的,都是对我的补足与成全,是极大的拯救。虽然因着悖逆、败坏使我受了一些熬炼之苦,但从神无情的击打、管教、惩罚与咒诅中我明白了一些真理,实实际际地看见了神的存在,神的奇妙作为,也认识了自己被撒但败坏的事实真相,更体尝到了神极大的爱,看见神的拯救之手一直没离开过我。当我活在家庭情感中不愿意尽本分时,神兴起车祸临到我,让我回转,但我的心太麻木刚硬,不但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地背叛神,迫于无奈神才以无声的刑罚来唤醒我,让我体尝离开神生不如死的痛苦;当我迷失方向、无路可走,在痛苦绝望中等死时,神又开启感动我,让我想起以往在神面前的誓言,使我麻木的心灵苏醒过来,重新回到神的面前;当我对丈夫的实质看不透,活在情感中深感亏欠他时,神又借着丈夫逼迫、打骂,让我认识丈夫的魔鬼实质;当我面对丈夫的逼迫、钱财的引诱无力超脱,活在悖逆中逆来顺受、自甘堕落,陷入撒但的诡计即将被其侵吞时,是神及时将丈夫挪去,让我看到神的公义、烈怒、威严,更看到神的性情如烈火一样不容人触犯,从而对神产生了敬畏与惧怕之心;当我活在肉体中,为失去丈夫而痛苦忧伤时,是神用他的话语循循善诱开启、引导我,拭去我的眼泪,安慰我忧伤的心,让我感受到神如慈母一样的温柔良善,对我百般怜悯、忍耐,时刻在抚慰着我忧伤的心灵,使我对神产生了依恋、爱慕之情。这一桩桩、一件件不都是神拯救我的事实吗?不都是神在我身上付的心血代价吗?是神的审判刑罚、管教击打唤醒了我,是神的爱手一直拉着我走到了今天,使我这个从起初只口里承认神存在,现在却能正常地信神、尽本分的无知之人,逐步走向了信神的正轨。这一路走来,神在我身上花费了多少心血代价,为我差派了多少效力品,就连我自己也数算不清。神的爱太真实了!神的爱长阔高深!今天,我虽失去了丈夫,没有了“和谐”的小家庭,但有神与我同在,有神的看顾保守,我心里踏实有依靠,因此我不再忧伤,不再迷茫,对人生充满了希望。我由衷地感谢神在我身上所作的这一切,感谢神的刑罚审判拯救了我。

回想自己跟随神这些年,在流露败坏与悖逆时神对我的刑罚与责打,在痛苦忧伤之际神对我的抚慰与爱怜,我懊悔不已,深感自己亏欠神太多。当神需要我的时候,我从没体贴过神的心意,反而跟神讲理、争执,处处维护自己的肉体;当神忧伤痛苦之时,我仍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从不理会神的忧伤之感,更不想着如何做能给神一点安慰。正如神话所说:“人在忧伤之时,我来安慰;人在软弱的时候,我来扶持;人在失迷之时,我来引路;人在痛哭之时,我拭去其眼泪。但当我忧伤之时,谁能以心来安慰我呢?当我心急如焚之时,谁能体贴我的心呢?当我悲伤之时,谁能补足我心的创伤呢?当我需要人时,谁能自告奋勇地起来与我配合呢?”是呀!我能走到今天都是神爱手的搀扶,神给我的爱太多、太大了,而我还给神的又是什么呢?除了悖逆抵挡、误解埋怨,就是难忍的无奈。此时我抵挡神、悖逆神的一幕幕又浮现在眼前:当教会让我尽本分时,我置之不理,只顾为自己的肉体考虑、打算,丝毫不顾及神的心意;当神的刑罚管教临到时,我却变本加厉地抵挡神、背叛神,并以死来与神相对;当神将魔鬼丈夫挪去时,我不知感谢神对我的拯救,反而因失去亲人而痛哭,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还给神的都是忧伤与失望。神在忍受着我对他的误解埋怨、悖逆抵挡的同时仍在拯救我,我何时体贴过神那忧伤着急的心,何时揣摩过神在我身上所作一切工作的良苦用心,何时为满足神的心意而花费自己的全人,我除了贪得无厌地享受神、讨好神,不明事理地抵挡神、攻击神、背叛神之外,我都为神做过什么?此时,我懊悔已极,倍感对神的亏欠太多太多,就是献上所有也难以弥补,更报答不了神对我的爱。我俯伏神前痛哭流涕:全能神啊!回想我在你面前的所作所为,我实在不配活在你的面前,也不配享受你这样的爱,这样的拯救,因我信你却不能为你而活,而是为家庭、儿女、丈夫活着,处处满足自己的肉体利益,我真是个卑鄙小人,本性太恶毒、太自私了!但不管我败坏有多深,对你悖逆抵挡有多大,你一直没放弃对我的拯救,借着刑罚审判、击打管教,竭力地呼唤,终于使我沉睡的灵得以苏醒,从死里复活。若不是你的刑罚审判,不是你对我的拯救,我不知早死在何处,更没有今天的新生活。神啊!是你一次又一次地刑罚审判、击打管教,让我看清了撒但对我的毒害,才有力量超脱撒但的权势在教会里尽本分。神啊!是你的刑罚审判,公义、威严不容人触犯的性情,更是你一步一步的作工将我带到了今天,使我在你的看顾保守下逐步长大成人,让我看到了你对我真实的爱,看到了你的善良与美丽,更看到你的实质就是爱,就是拯救。虽然现在我不能为你做什么,但我愿竭力追求真理,追求认识你,在自己的本分上尽上我的微薄之力,更愿在患难中站住见证来报答你对我的拯救之恩!

安徽省阜阳市 张丽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