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各国各方渴慕真理寻求神显现之人来考察
首页各类书籍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125 全能神给了我真正的人生

125 全能神给了我真正的人生

每当回忆往事,我的心里就满了心酸与痛苦,认为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不幸的事全让我给遇上了,凡是我所盼望的,在人来看并不过分的很普通的要求却都没能得到。为此,我常常抱怨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苦,到底是我哪里做错了?难道是我上辈子没干好事,这辈子遭到的报应?我茫然不知所措,始终没有答案。自从我跟随了全能神,是全能神的话语解开了我心中的“结”,知道了人世间遭受一切苦难的根源,也是全能神的话语使我摆脱了苦难的生涯,带领我走上了人生的正道。

从我记事开始,父母就经常吵架,父亲是个“暴君”(不讲道理,不知体贴别人),他经常因着一点小事就对母亲大打出手。每当他们吵架时,我和弟弟在一旁吓得直哭,哭得父亲心烦时,就打我们两拳或两巴掌,我们的童年就是在这样惶惶不可终日中度过的。由于受不了父亲的长期打骂,母亲一气之下丢下我和弟弟离家出走了,那年我十岁。没有母亲陪伴在身边,从此我的生活变得孤独无助,心里时常留恋母亲在家时对自己的关心与照顾,尤其是看到别的孩子都有父母的呵护,我就特别羡慕,常常一个人偷偷地哭泣,总盼着有一天母亲能重新回到我们身边与我们团聚,但一直杳无音信。13岁那年的一个晚上,我像往常一样睡在床上听收音机,无意中调到香港福音电台,主持人幽默风趣的说话吸引我听下去,当听到“神爱世人,甚至把他的独生子赐给人类……如果你有什么难处,就和神讲,他会帮助你,请跪下来和我们一起祷告……”我的心突然一亮,感到母亲回来有了希望,便一下子从床上爬起,跪下来将自己的难处向神诉说:“神啊,真的有你吗?你爱世人,为什么不爱我呢?我这么小为什么这么苦呢?别的孩子都有妈妈的陪伴,我妈妈为什么不在家呢?不能让她回来吗?我真的很想妈妈能够回来,求你帮助我……”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有神,也是第一次向神祷告。从此,我带着盼望,期待着有一天神能让母亲回来。从那时起,我也开始想得到一本《圣经》,想从中知道人的命运到底是怎么回事,人活着为什么这么苦……那时,我所在的村庄和乡镇都没听说有信耶稣的,所以我的愿望一直没有实现,只能靠每天晚上听福音电台来维持信仰。

19岁那年,母亲回来了。我以为是神垂听了我的祷告让她回来的,我满怀感激和希望,以为这个破碎的家终于可以破镜重圆了。但没想到的是,母亲回来竟是横下一条心——和父亲离婚的,这给我当头一击,希望一下子变成了失望。对母亲也立时由思念转为恨,恨她太绝情,为什么父亲都愿意改了,还不能原谅他,恨她心太狠,为什么我们那么小就扔下不管了,根本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让我们姐弟受尽了苦难。离婚时母亲想带着我,由于我对她的恨,所以不肯跟母亲去,我要报复她,让她想我的时候见不到我,让她老了时候靠不着我,也体尝体尝孤独无助的滋味,就如我这些年所受的一样。受仇恨的支配,23岁那年,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想到母亲的新家看看,去气气她,找机会和她吵架,好让她难受来解我的心头之恨。带着“复仇”的计划,我来到母亲这里,才知道母亲已经信了耶稣,在这里我得到了一本盼望了十年的《圣经》书,复仇的计划暂时被搁置了,因我要从圣经中找到我要的答案,到底我做错了什么事,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神是怎么爱世人的。带着这些疑问,我开始看圣经,做礼拜。一段时间下来,我并没有从圣经中找着我要的答案。这时,我对母亲的仇恨又复燃了,时常说一些顶撞的话让她难受,尽管母亲老让着我,我也不解恨,想起往事就要和她吵架来求得心里平衡,并扬言将来我要是有小孩,一定要尽自己所能地把孩子照顾、培养好,再苦也不离婚,也得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决不让他再受与我同样的苦。

可命运好像偏偏要与我开玩笑似的,在人生的转折点上,我又一次遭受了重创。我的婚姻并不幸福,而是一场不可告人的违背伦理的阴谋、骗局,将我折磨得遍体鳞伤,几乎死去。

27岁那年经人介绍,我谈了对象,可说是一见钟情。按照当地的风俗我们订婚了,之后我才知道他们那里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特别严重,如果哪家结婚没生儿子就会被人嘲笑、看不起。为此,他父母郑重地和我商量,让我们先不要登记结婚,等两人在一起生了儿子再办结婚手续,我一听火冒三丈,一口回绝了。因我从来都看不起重男轻女的老传统,认为男孩女孩都一样,否则那是低看自己。见我这样,他们也拿我没办法。一晃半年过去了,对象不时地在电话里和我商量,说他父母很可怜,整天哀声叹气,活了一辈子,连个孙子都没抱上,忙得也没劲,让我能帮他家这个忙,并说如果生了女儿先在外面养着,等生了儿子再回去罚款,多一个孩子也能养活,既能了结他父母的心愿,以后我与他父母也好相处……起初,我还能坚定立场,持守所谓的“尊严”,后来经不住他的苦苦哀求,最终我妥协了。当孩子生出来是个女孩,他的父母都不喜欢,逼着他把小孩送人,否则他父亲要上吊。当我看着女儿被送走时,我犹如晴天霹雳,承受不了这个事实,天哪!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原来对“重男轻女”的老旧思想深恶痛绝的我,现在却偏偏还要往里面钻,投降这一传统观念,原想光明正大成家立业,生儿育女,做一个贤妻良母,却为什么生个孩子连抚养权都没有,还谈什么尽义务?为什么这一切的痛苦都让我给撞见了?我呼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这样活着还怎么抬头见人?我恨母亲没尽到抚育我的责任,可母亲还把我养到十岁,还教会我一些生活方式与常识,可我什么都没做到,连做母亲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陷入了绝境,整天以泪洗面,甚至想到了死,几次悄悄跑到大河边想了结自己的一生,因我觉得这样活着比死还痛苦。可在那段日子里,总有信耶稣时学唱的赞美诗在耳边回响,总感觉有一种力量在支撑着我一定要活下去,是主耶稣的保守、带领我度过了那段痛苦又难熬的时光。之后,我想离开丈夫,但又承受不了社会的舆论,加上丈夫花言巧语的承诺,说他很懊悔自己的所行,以后会加倍地补偿我,如果再生一个小孩,不管男孩女孩都要自己带大,也不管他父母如何反对都会尊重我的决定,听了他的话我又一次妥协了……就这样,我苟且偷生、委曲求全,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九个月后,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但这次我并不想从书中找到任何的答案,因我在圣经里已失败了,加上这些年自己遭遇的挫折太多,创伤太大了,我已精疲力尽,只是出于感恩而聚会、看神话。一段时间后,我发现自己又怀孕了,我也想要一个孩子来履行做女人、做母亲的职责,实现自己一直没能实现的愿望。孩子生下来还是个女儿,但这次丈夫却一反常态,尽心尽力照顾我们母女,似乎在弥补上次的过失,并说等我身体恢复了就回去登记结婚,这使我受伤的心稍得一丝安慰,我也就满足于这样的生活,把女儿抚养长大,给她一个完整的家,不让她受苦就行了。女儿四个月时,教会让我起来配合教会工作,我知道是神的高抬恩待,于是开始投身于尽本分之中。渐渐地,丈夫开始逼迫、反对,由起初的一个星期让我跑一回,到后来什么恶毒的话都骂出来了,甚至还动手打我,分明一副魔鬼相,但为了不伤害女儿,我还是忍了。这时,教会安排我离开家尽本分。尽管我已从神话中看到,这次神来是打破人的家庭的,我隐约感到家庭破裂是迟早的事,但一想到现在就离开家投入到本分中,我又放心不下女儿,认为她还小需要我照顾,等再长大一点还行,总觉着她这么小,我就离开她,对她来说太残忍了。我在女儿与托付之间开始徘徊、挣扎,觉得放弃哪头对我来说都是极大的痛苦。就在我进退两难难以做出抉择时,我看到神话说:“在今天的光阴之中,人不曾宝爱我,心中并无我的地位,难道在以后的苦难日子里人能拿出真心来爱我吗?……难道人的心就能保障人的一生平安、快乐吗?为什么人在我向其发出要求之时,人总是从地上随手捡起一把尘土扬在我身上呢?”“难道在这短暂之际,人就不能放下肉体吗?什么物能把人与神的爱隔绝呢?有何人能拆开与神的爱呢?难道是父母、是丈夫、是姐妹、是妻子、是痛苦的熬炼吗?难道良心的感觉能把神在人里面的形像而涂抹掉吗?难道人对人的亏欠、对人的所作所为是人为的吗?难道是人可以弥补的吗?谁能自我保守呢?难道人都会自我供给吗?谁是生活的强者呢?谁能离开‘我’而独立生活呢?”神话开启了我,并给我指出了明确的实行之路。是啊!在今天平安稳妥的光阴中,我都放不下女儿,难道在以后更大的试炼中我就能满足神吗?按人的观点,儿女在父母面前永远都是孩子,永远都是放心不下的对象,现在我不能放下女儿,难道等到她十岁、二十岁我就能放下吗?若到我认为能放下的时候,那神的工作早就结束了,我早就错过蒙拯救被成全的机会了。再说,人的命运都是在神的手中掌握,神才是人生命的源头,是神的生命之气在支撑着人长大成人,人也是在神的看顾、保守之下才得以生存,父母给儿女的只是肉体上的一点帮助与照顾,并不能保障儿女的一生,也不能教育儿女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更不能给儿女带来人生的光明正道,反而还能给儿女带来一些败坏。这样,我为何不把女儿交在神的手中呢?我守在她的身边我能保证她的一生吗?我这败坏至极的人难道还能把她教育成人吗?难道我长这么大是母亲的供给吗?是自我保守吗?我是生活的强者吗?不都是在神的看顾引领、主宰命定中走过来的吗?事实证明,我的这口气息是神给的,我的人生轨迹也是神命定的,人离开父母、儿女、离开任何人都能生存下去,但人若离开了神的恩泽与供应那人是绝对生活不下去的,我对任何人没有亏欠,反而亏欠神的太多!现在神给我机会,让我配合教会工作,我当义不容辞背叛肉体满足神!于是,我毅然走出了家门,投入到了尽本分之中。

两年后,丈夫终于忍受不了我不在家的生活,提出分手,并提出两条路让我选择:一条是女儿我带走,他每年补贴生活费与学费,直到18岁;一条是女儿给他,一分钱不要我的,我想看女儿随时可以。此时,我知道我想给女儿保留一个完整的家及想做一个贤妻良母的愿望已经彻底被打破了,但我心里更清楚这是神在为我开辟出路。女儿我肯定不能要,我怎能扔下托付去抚养她呢?但我心里对女儿又割舍不下,心里是一百遍争战,一个劲地呼求神,求神加给我力量,让我做出明智的选择。之后,我忍痛放弃了女儿。当晚,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母亲家。看着活泼可爱的女儿(女儿在母亲家),我的心像碎了一样,好像这一次分离就永远失去了她,我因着没能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而内疚,觉得亏欠女儿,怕她懂事后会想我、恨我,就像我对母亲一样,我心如刀绞。痛苦中,我不禁开始寻思,回忆自己从小到大的一幕幕、一桩桩:为什么我总是屡遭不幸?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这些痛苦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我想得到的都没能得到?而我不喜欢的怎么总是让我给摊上?我想有正常人一样的童年,母亲却过早地离开了我,我想做一个贤妻良母,可也不能如愿以偿……神啊,在这些事上我该怎么认识你?我相信所临到的这一切都有你的美意,但你的美意究竟在哪里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败坏,需要你拯救,但我心里仍然有伤痛,没有完全得着释放,求你继续拯救我,使我找着答案明白你的心意。之后,神用他的话语开启了我,神说:“在撒但败坏的、肮脏污秽的淫乱之地又有谁能活出实际呢?不都是败坏加虚空吗?”“其实在神造的万物中,人是最低贱的,虽然人在万物中是主人,但在万物中只有人在受着撒但的愚弄,只有人经撒但百般地败坏,人根本没有自主权,多数人都活在撒但的污秽之地中,而且受着撒但的嘲弄,将人都捉弄得死去活来,受尽人间沧桑,受尽人间的苦难,将人都玩弄之后,便结束人的命运。所以人的一生尽是扑朔迷离,从未享受过神为人预备好的可享之物,而是让撒但糟踏得破烂不堪……”“几千年的‘民族气概’给人的内心深处遗留下的流毒、封建思想将人都束缚得没有一点自由,使人没有志气,没有毅力,不求上进,消极后退,奴役性特别强,等等这些客观因素给人的思想风貌,个人的理想、道德、性情造成了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秽的丑相,似乎人都生活在恐怖主义黑暗世界里,没有人想到超脱,没有人想到理想的世界里,只是安分守己地过着日子:生儿育女,出力、流汗、干活,梦想有一个安逸、美满的家庭,夫妻恩爱、儿女孝顺、欢度晚年,安然地度过自己的一生……几十年、几千年、几万年以至于到现在人仍然这么虚度着,没有一个人创造最美的人生……”“多次谈到神在末世作的工作是为了改变每一个人的心灵,改变每一个人的灵魂,以至于将人遭受极大创伤的心感化,将人深受罪恶侵害的灵魂挽救回来……脱离千古之罪,成为神所喜爱的人……”“现在你们都知道,神正在带领人走向人生的正轨,带领人迈向另一个时代的台阶,他又带领人超脱这个黑暗的旧时代,带领人从肉体中走出来,摆脱黑暗势力、撒但权势的压制,使每一个人都活在自由的天地里……”

神话犹如一轮明月照亮了我的心,使我知道自己从小到大所遭遇的这些不幸,都是因着撒但的败坏,是因着我活在撒但的权下,受着撒但的愚弄与践踏,我所受的一切痛苦都是撒但带来的。人类本是神造的,人的存活离不开神的看顾、保守,离不开神的引领、祝福,只有神最知道人该怎样活着,人该凭什么活着,只有神知道人类该有怎样的生存法则,人也只有活在神的权下才有人生,才有幸福。然而,我们却听从了恶者的引诱,远离了神,忘记了神,失去了神的带领与祝福,人心里充满的都是来自于撒但的毒素与生存法则,都在受撒但毒素的苦害、捆绑与束缚,致使人的思想腐朽、道德败坏、性情残暴、自私卑鄙,人与人之间根本没有真情实爱,只是身不由己地受着撒但的捉弄,生活在撒但的埋伏圈里,这样一个背弃神、远离神而追随恶者的人类怎能不走上黑暗、灭亡的道路呢?这样的人生又怎能不充满痛苦与不幸呢?仔细追忆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儿时就一直活在充满暴力的家庭中,父亲看母亲不顺眼就拳脚相加,使我们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日,致使母亲离家出走,撇弃亲情为自己寻找出路,这不是因撒但的败坏使人没有了人性,性情都残暴如狼导致的吗;我因着自身受尽了苦难而总是记恨母亲,报复母亲,想以牙还牙,根本不体谅母亲的苦衷,这不是因撒但的败坏使得我的本性太恶毒,太自私才行出来的吗;我认为母亲撇下我们不管,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不是受着“贤妻良母”这一撒但毒素的影响来衡量母亲而对母亲产生恨的吗;当我生儿育女时,却没有丝毫的自主权,受着公婆威逼、要挟,把刚生下的女儿就送给别人,使我们骨肉分离,使我痛不欲生,这不是因着撒但毒素“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养儿防老”、“传宗接代”的封建思想苦害与折磨吗;当女儿被送走后,我觉得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责任,没有把小孩抚养成人,便想跳河了结自己的一生,这不也是受着撒但毒素“贤妻良母”的捆绑,觉得自己不是个好母亲所导致的吗……这些不都是源于撒但的捉弄吗?总之,我所遭受的这一切不幸,所受的这一切痛苦,根源就是因着撒但的败坏,是因着撒但毒素的苦害。因着撒但掌权,使得这个世界太黑暗、太邪恶了!使得人的心太恶毒、太自私卑鄙了!因着撒但毒素捆绑、束缚了人,腐蚀了人的心灵,使得人只知为自己、为肉体活着,只为个人利益互相厮杀、惨斗,受尽了人间沧桑,受尽人间苦难。今天神来作工,就是要拯救人脱离撒但的黑暗权势,脱去人原有的撒但败坏性情,改变人千万年来的老旧思想、老旧观念,使人的思想、性情都得着更新与变化,将人受罪恶侵害的灵魂都挽救回来,彻底脱离撒但的捆绑,脱离被撒但毒害的苦难人生,摆脱这人间地狱的生活,使人都能认识神,都能活在神话的引领之中,顺服在神的权下,走上光明的人生正道,活在神的祝福中。那我今天为何还要抱着撒但的毒素不放,为何还要受“贤妻良母”这一枷锁的束缚而放不下女儿呢?难道女儿不在神的主宰之中吗?我总受“贤妻良母”这一毒素的束缚,抱着那没有生机、奄奄一息的梦想,希望能给女儿一个完整的家,生活在幸福之中,岂不知那只是撒但给人的一个永远都实现不了的幻想,是它引诱人背叛神、远离神的卑鄙手段,是撒但的诡计,也是撒但的阴谋。事实上,人若没有神的祝福与带领哪有幸福可言?人不顺服神带领,不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神,还想凭撒但毒素活着,编织幸福的生活,最终人得的到底是祸还是福,我不是最清楚吗?以往,我生不如死也要委曲求全,那是因为我太愚昧,太堕落。今天,神开启让我看清了撒但毒素对人的苦害与折磨,不忍心看着我在撒但权下继续受苦,要把我从魔鬼手中彻底拯救出来,做一个自由人,走上真正的人生之道,我若还是执迷不悟,那不就是太不识抬举、太瞎眼无知了吗?神哪!感谢你的开启光照,我愿弃暗投明,从梦中醒来,把女儿交给你,做一个聪明人顺服你的一切安排,我愿配合你的工作,尽上受造之物的本分。

此时,我心中不再忧伤、痛苦,而是从心里感谢神又一次拯救了我,让我从撒但的捆绑中逃脱出来,让我明白了人活在撒但的权下,就是活在人间地狱之中,活在撒但的捉弄之中,根本没有生存之路,没有真正的人生可言。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多年来从未得到答案:人的一生所充满的虚空与痛苦,都是因着撒但的败坏而带来的,都是因为人远离神而追随撒但造成的。同时,我也明白了自己所遭遇的这一切虽然都是撒但的苦害,但也在神的主宰之中,因着经历了撒但的败坏与苦害,才使我真正看清了到底是谁在败坏人,又是谁在拯救人,真正看清了人的生存离不开神的带领与供应,只有神最爱人,只有神在拯救、带领人。当我在人生的苦海中挣扎、无助之时,是神一步一步地带领我来到他的面前;当我被撒但折磨得痛不欲生,想了结此生之时,是神挽留我给了我生活的勇气;当我活在情感中,没有人生目标时,又是神用话语开启、光照我,救我脱离撒但的捆绑……若不是神看顾、保守,我早就被撒但吞吃命丧黄泉了,若不是神话语的带领,我将永远活在撒但的蒙蔽、践踏与蹂躏中永无出头之日,永远见不到光明。全能神啊!感谢你拯救我!今天我愿顺服你话语的引导,走你指给我的人生正道,追求尽上一个受造之物的本分,追求活出一个有意义、有价值的人生!

江苏省苏州市 单一

  • 话在肉身显现

    话在肉身显现(续编)

    末世基督的发表(选编)

    神的羊听神的声音(初信必读)

  • 末世基督经典话语

    国度福音经典神话(选编)

    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

    见证神的二十项真理

  • 考察真道一百题问答

    国度福音经典答题(选编)

    跟随羔羊唱新歌

    得胜者的见证

  • 基督台前的审判——生命经历的见证

    如何识破撒但的诡计

    我是怎么被神话语征服的

    圣灵引导人归向全能神的见证

  •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抵挡全能神遭惩罚的典型事例

    经历基督话语审判刑罚的见证

    神隐秘降临作工的见证汇编

  • 办事有原则的实行操练

    实行真理的操练

    生命进入的交通讲道经典选段

    讲道供应文选

  • 事奉之路

    分享至 :
    00:00:00
    00:00:00